末世降临,无数魔兽和异世界种族涌入,地球被游戏化

末世降临,无数魔兽和异世界种族涌入,地球被游戏化

第1章 惊变

一架明亮舒适的客机机舱里,一个中年男子刚从洗手间里出来,正向打开水龙头洗把脸时,突然感觉到脖子上多了一个尖锐的物体,同时一个声音从身后冷冷的传来。

“别动!”

突然发生的事情并未让男子太过慌张,微微抬起头,通过面前的镜子,他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人,从身形来看只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此时这年轻人正手握着一直圆珠笔抵在自己脖颈间。

身后的人完全不给他理解状况的时间,以极快的语速说道:“你好,贺杰,我叫孔哲,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我知道你并不认识我,这没关系,我对你倒是清楚的很,我知道你是个杀手,被组织派来绑架这飞机上的一名科学家,你有个妹妹贺玲,是平湖中学三年级三班的学生,你的妻子名叫祝秀筠,她现在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你准备干完这一单就收手,当然你的妻子和妹妹并不知道你的工作是杀手,更加不知道你在米国还有一个私生子!”

年轻男子以极快语速说出来的话顿时让贺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脸色大变,惊声问道问:“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别动!”年轻男子低喝了一声,手里的圆珠笔又离贺杰的脖子近了些,冷笑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惊讶,我也知道你现在很想拔出腰间的手枪一枪打爆我的头,但我劝你别这么做,因为在你扣动扳机之前,这只圆珠笔一定会先穿透你的脖子。”

贺杰已经移动到腰间的手不得不收了回来,他意识到一个能悄无声息摸到自己背后的人绝对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通过面前镜子的反光,贺杰仔细的看向身后的人,这个人做着威胁别人生命的事,脸上却丝毫没有紧张,慌乱等情绪,这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经过再三确认,贺杰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认识对方。

他怎么可能对自己如此知根知底。

要知道,身为一个杀手,所有的信息都是被严格保密的,更何况他在组织中算是高级一些的杀手了,平时也从不张扬,按理说组织是不会向外透漏他的信息的,更何况他在外有一个私生子的事情更是他精心隐藏的秘密,不要说组织了,就连那个孩子自己都不知道。可以说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事情,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

贺杰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不真实,难道是自己睡着了在做梦?

年轻人根本不理会他的态度,接着快速开口道:“我还知道这次的任务不是你一个人做,你有三个同伙,他们分别是第一排最左边第三排第三个和最后排第二个。你们已经在飞机上几个关键位置安放了炸弹,打算等飞机离开华夏足够远之后在开始行动,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们,在事成之后打算炸掉飞机做成事故的样子以掩盖真相。”

“你!”贺杰闻言顿时瞳孔放大,惊醒过来,这不可能是在做梦,因为连他都只知道其中两个同伙的位置,第三个人组织是为了防止出问题特别安排的,只有在最后才会出现。

“抱歉,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细说,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为了让你相信我接下来的话,虽然它听起来十分像是开玩笑或是恶作剧,但你必须相信,否则你就要大难临头了。”

“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我不知道你们想绑架几个人,也懒得管你们绑架他们想干什么。但是你们不会成功的,因为大概再过三个小时,地球将迎来末世,到时候异世界的魔力云雾将笼罩地球,太阳被遮蔽,全球进入冰河世纪,而同时异世界的魔兽和种族也会源源不断的降临地球,人类沦为最底层的猎物,地球变成了惨烈的人间地狱。而接应你们的队伍在中途就会被魔兽吃掉……”

“额,我……”

“你闭嘴,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认为我是个疯子,或者是在酝酿什么阴谋,但是很可惜,我说的都是真的,末世发生后,这架飞机会被飞行魔兽疯狂攻击,直接坠毁在太平洋里,飞机上的人无一生还。至于你在金城的妹妹第一时间就被一只鱼人吃掉,而你的妻子也很快被一群暴乱的人群毒打后惨死在家里。”

第2章 威胁

“什……你他妈……”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一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杀手,之前贺杰还能保持冷静,但是一听到年轻人咒骂他的妹妹和妻子,他就再也忍不住了,咒骂着就要暴起。

“给我老实点!”年轻人对此早有预料,一拳击在他腰上的一个部位,同时狠狠将他的头按在旁边的墙壁上。

“唔!”贺杰闷哼了一声,只觉得腰部剧痛无比,求生的本能让他立即就放弃了反抗。

这一击虽说力道不大,但是位置却很有讲究,能够让人瞬间麻痹。不过说来简单,能够一击做到这个效果,这个人一定是个顶尖高手,贺杰瞬间就确定了这一点,至少他想杀自己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没时间跟你们玩绑匪游戏,也懒得去告发你。”对方略微提高了音量,威胁道:“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现或者说如果你还想救你的妻子和妹妹,那么你就必须照我说的做,否则我保证她们会死无全尸!”

“首先,你要第一时间去拆除掉飞机上的定时炸弹,然后你要想办法混到机长室,威胁让他返航回金城。我想以你一个专业杀手的身份,做到这些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至于你剩下的三个同伙,我会解决的,你也不用担心你会因为没完成任务被组织追杀,因为再过一会儿,你的组织就不复存在了……如果听懂了就眨眨眼!”

贺杰此时也稍微冷静下来了,不管如何,此时都得先顺着他,听到年轻人的话,急忙猛地眨了几下眼睛。

接着他就感觉到年轻人缓缓放开了他。

他急忙站起来转身面对着年轻人,两手微微举起,做出戒备的动作。

虽然他很想立即拔出腰间的枪,但是他此时却不敢再做任何多余动作了,因为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解决他只需要一瞬间。而且对方好像对他并没有什么敌意,刚才虽然一直在控制他,但也是为了让自己听完他的话。

虽然还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但是至少可以肯定,对方不是国际刑警,否则以他的身手,早就将飞机上的四人一网打尽了,还用的着跟他废话吗?

贺杰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问道:“我只是很好奇,你既然这么强,为什么还要我来做这些事?”

“这你别管,你只要做好这几件事,我就会告诉让你和你家人躲过灾难的方法!”年轻人瞪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说完就大咧咧的转身离开了。

贺杰愕然的看着这一幕,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对方就这么把后背亮给自己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贺杰的手缓缓向腰间的枪摸去。

“哦,对了……”就在贺杰的手即将碰到枪的时候,年轻人突然回头出声,吓得贺杰这个杀手的心都猛跳了一下,冷汗瞬间就浸湿了后背。

年轻人好似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低头看了一下手臂上的机械表,对他眨眨眼道:“再过三十秒,整个飞机会猛地震动一下,到时候空姐会跟乘客解释是飞机遇到了乱流,但其实是一只从天而降的魔兽撞到了飞机。不用担心,这只魔兽不会攻击这架飞机,因为它提前进入空间裂缝,早已经空间乱流肢解,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过这次震动可不小,好心提醒你一下,你最好站稳扶好,否则就算你是个高手,也会摔的头破血流!”

年轻人留下这些话就头也不回的转身回到了机舱。

贺杰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似乎还在理解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几秒钟后,他突然惊醒,急忙拔出了腰间的枪对准已经离他很远的年轻人。

不过刚刚端起枪他就感觉到了不对,枪的重量太轻了!他下意识的向枪底看去,却发现弹夹处已经是空空如也。

弹夹去哪儿了?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被年轻人拿走了,可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自己刚才全程都没感觉到枪被动过手脚。

正当贺杰沉思的时候,飞机外突然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接着整个飞机就剧烈晃动了一下,贺杰此时还站在卫生间里,所料不及猛地往后栽去,头撞到了身后的水龙头,接着又栽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他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第3章 重生之后

在机舱里同时也响起了一阵阵的惊呼声,尖叫声,显然没人料到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好在飞机晃了一下后就又恢复平静了,贺杰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摸了摸头部被撞的位置,指尖能明显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显然已经撞出血了。

几秒后,空姐慌慌张张的经过卫生间门口,到了播音室里拨通了机长的内线。

贺杰所处的位置和播音室只有一墙之隔,所以他勉强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对话。

“……怪物……血……”

“左引擎撞坏……可以继续飞行……”

“……安抚……”

很快,飞机上就响起了空姐柔美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不要惊慌,刚刚的震动是由于飞机遇到了乱流,现在已经平稳度过,请您安心!您乘坐华夏国际航空公司CA576次航班,本次航班由金城飞往澳洲。飞行时间约10小时25分钟,剩余飞行时间为9小时12分钟,如果您因为刚才的摇晃身体有任何不适,请立即呼叫乘务人员……”

空姐播音完后,从播音室出来,急忙就想赶往机头,途径卫生间时,却发现瘫坐在地上的贺杰,脑袋上还在不断往外冒着鲜血,空姐大惊,急忙进了洗手间扶着他道:“先生,您受伤了?”

不过贺杰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空姐。

他那儿还管的了头上那点小伤,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是泛起了滔天巨浪。

飞机被撞,空姐的广播,头破血流……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个年轻人说中了,难道他能未卜先知吗?如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的地球末世……

……

孔哲对贺杰说完那些话后,就离开了洗手间,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并不担心贺杰会对他开枪,因为他的手枪弹夹现在已经在自己的袜子里了。至于他所说的贺杰是否会相信……孔哲毫不担心,他很了解对方,知道对方是一个多疑的人,而且把妹妹和老婆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所以他一定会相信的。

对于飞机上其他乘客而言,丝毫没有察觉到刚刚洗手间里发生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他们看来孔哲只是去上了个厕所而已,时间上也正好。

孔哲回到座位后就立即将安全带系好,以应对接下来的飞机晃动。系安全带的时候,偶然间注意到他旁边座位上的人。

坐在他右边的是一位长相平凡,绑着麻花辫的少女。孔哲不认识他,更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对她却有些印象,上一世飞机失事的时候,这个女孩临死之际好心的推了自己一把这才使得他没有受到飞机爆炸的伤害。所以孔哲对她还是有些好感的,注意到她的安全带没有系上,孔哲也来不及解释,快速的帮她扣好。

不过对于此时的少女来说,孔哲只是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而已,而系安全带的时候又难免有些肢体接触……

所以此时少女正有些紧张的看着他,双手护在胸前,像个受惊的小动物一般,显然是将他当成了流氓。

孔哲也没在意,只是对她微笑了一下。

几乎是下一刻,飞机猛地抖动了一下,机舱里的乘客全都往前栽去。

那些系了安全带还好,那些没系的,或者系的不紧的都是一头狠狠撞在前面的座位上。而一些正在吃东西的更惨,蛋糕糊了一脸,红酒洒了一身。

而孔哲和旁边的女孩都因为系好了安全带所以没受什么伤害。只不过少女被吓了一跳。

孔哲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下,所以连一点波动都没有。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感慨,如果那位机长不隐瞒飞机晃动真相的话,那么这将是一次绝好的预警机会,可惜就这么被错过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机长的决策,若是真的说出来恐怕会在飞机里引起恐慌的。

孔哲之所以会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并不是因为他能未卜先知,而是因为他是一个重生者,这些事情都是他曾经经历过的,刚刚他和贺杰所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的。除了一条:在原本的历史中,飞机坠毁后并不是全员死亡,有两个人活了下来,一个是贺杰,一个就是孔哲。

贺杰是凭借自己的身手和杀手的本能才活下来的,不过最后仍然被一条钢筋砸断了双腿。而那时候还是个普通人的孔哲就纯粹是因为逆天的运气,最后不但活了下来而且还没受什么伤。

第4章 孔哲的计划

他们降落到一个孤岛上,虽然两人心里都很想杀死对方,可是面对暴风雪和满地的魔兽不得不联合起来,贺杰虽然很厉害,但是他两腿都断了,需要依靠孔哲去搜寻食物和水,而那时的孔哲只是个普通人,那里斗得过那些魔兽,所以也得依靠贺杰,所以两人就那么相依为命的在岛上生活了一个月,直到后来孔哲成为觉醒者,拥有了魔法技能,才终于逃出荒岛。

也是因为这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所以孔哲才对贺杰那么熟悉,这个杀手看着冷血,但骨子里却是个话唠,每天都拿着他的钱包里的照片和孔哲唠叨他以前的事,听得孔哲耳朵都起茧子了。所以孔哲才会知道私生子的事。

后来孔哲虽说逃出了荒岛,但是却陷入了更大的绝望之中,整个地球已经模样大变,他在末世中苦苦挣扎了三年,最后因为抢夺一件宝物而被追杀致死,本来他应该在那个腥臭的亡灵地穴里孤独的死去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何他死后竟然重生到了灾难发生的三小时前。

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慌和激动之后,孔哲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三年的末世生活已经将他的心磨砺的如同钢铁一般。

接着他立即就开始计划这一世的事情了。

上一世的自己,只因为幼稚和鲁莽,吃了太多太多的亏。也错过了太多的机遇。

而如今,想到那一切都可以重来。孔哲只觉得一股狂喜涌上心头。

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的激动。

他知道,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再过三个小时,末世就要开始了,如果此时什么都不做的话,他将会和上一世一个结局。

前世,他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就是登上了这架飞机。因为末世的源头在南太平洋上,所以越是靠南的城市,魔兽的数量越多。而他所要去的澳洲,新世界里被称为魔窟,无疑是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在那里,遍地的魔兽使得孔哲根本没有成长的机会。几乎每天都处于东躲西藏之中。

可惜的是,现在飞机已经起飞了。孔哲必须想办法返回金城。

这除了因为金城比较安全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必须回金城找一样东西,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自己前世之所以送命就是因为这件东西,而且他还有些怀疑让他重生的也是这件东西。因为他在死前看到的最后景象就是这东西发出的妖异紫光。而根据孔哲所知道的信息,现在这件东西还是无主之物,就在金城的某处摆放着。

可是要回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他们可是在一万米的高空上,更何况飞机上还有四个杀手和数量不明的炸弹。

跳伞?装病?武力挟持强制返航?

孔哲一瞬间想到了许多方案,不过这些方案都不太现实。不是回不到金城就是落地后会被警方缠住,而且那些个炸弹也是隐形的威胁,如果自己强来,杀手们有可能狗急跳墙直接引爆炸弹。

快速仔细的思考了一阵后,他终于确定了一个对他来说最安全也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的方案:和这飞机上他唯一熟悉的贺杰摊牌,然后忽悠利用他将炸弹拆除,并且让他胁迫机长返航。

所以这才有了刚刚洗手间里发生的事。

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杂乱的想法,孔哲突然注意到旁边传来一股视线,扭头看去,却发现身旁的少女正感激的看着他,脸色微红,带着些歉意轻声道:“谢谢……对不起,我……”

孔哲知道她是有些抱歉将他当成了流氓的事,不过他到真没在乎这个,对他微笑了一笑,摆了摆手道:“没事!”

“对你来说也许是举手之劳,但刚刚要不是你,我就……”

孔哲没有听完女孩的话,因为他眼角余光看到贺杰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头上用纱布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对方先是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毫不停留,趁着机舱里还因为刚刚的骚动而有些乱哄哄时,悄悄通过机舱过道走到前面的机舱去了。

孔哲嘴角微微翘了翘,看来他已经信了,自己的计划正在稳步进行着。

一旁还在自言自语的少女看孔哲似乎有些注意力不集中,不禁有些无趣的撅了噘嘴,闭口不言了。

孔哲没有注意女孩,而是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一边靠着后座闭目养神起来。

片刻后,随着一阵微微的离心力传来,孔哲睁开了眼,他知道飞机此时已经改变航向了。

这股斜向下的离心力很小,如果不是专门注意的话很难发现,不过显然还是有极少数的人注意到飞机刚刚转了个弯。

几个比较心细的乘客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这趟航班是直达的,怎么会转弯呢?不过他们倒也没声张,毕竟飞机中途因为天气原因或者其他原因而稍微改变一下路线也是可能的,要是这都问,说不定还要被人认为是少见多怪。

不过那三个杀手可就不怎么想了,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一旦任务失败等待他们的下场就是死,所以不能容许一丁点的失误出现。

第一排的杀手扭头和第三排的杀手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都是决定提前动手,免得出意外。

正当机舱里不少乘客还在小声咒骂着刚刚的晃动时。

“砰”的一声,机舱内忽然响起一声枪响,只见两名中年男子拿着枪站了起来,手里的枪对着机舱内的乘客。

第5章 出手

“都别动,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我们只求财,不想杀人,希望你们乖乖的配合。”其中一名匪徒说道。

这之后,最后排也有一人持枪站了起来,对着前面的两人比了个手势,示意自己人。前面的两名匪徒微微点了点头,他们自然也是知道飞机上还有一名隐藏的同伙的,看来对方也为了保险提前现身了。

忽然其来的变故,顿时让机舱里的乘客乱成一团,一个个惊恐的看着面前三个持枪的匪徒。

面对那黑洞洞的枪口,在死亡的威胁下,每个人都只能乖乖的遵从劫匪的话。

孔哲看着这一幕并没有慌张,他早就料到这伙人会提前动手的可能性了。

至于这几个持枪的劫匪,他根本没有放在心里。他在末世中整天和魔兽战斗,和那些恐怖的魔兽比起来,这些低级杀手算的了什么。

就算孔哲现在还是个没有觉醒的普通人,但是三年的末世生涯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只要他想,足以在半分钟内将这些人全部击毙。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

毕竟他们都是手里有枪的,在飞机上开枪还是比较危险的。得想办法先废掉他们的枪。

这么想着,孔哲的手悄悄放到口袋里的两枚硬币上。

“姓方的怎么回事?刚才怎么突然离开了。”三个杀手凑到一起后,其中一个人皱眉问道。

“别管他,他是个老手,知道该做什么,而且这时他的最后一单了,他可能也想安安稳稳的做完,所以去前面检查了吧!”

“是,不用他,咱们三个还搞不定吗?到时候这单的零用钱我们自己平分,没他的份儿!”

“嗯,动作快点,赶紧收完还要去别的机舱呢……”

……

三人嘀咕了一会儿后,就又散开了,一个在前,一个沿着过道监视着众人,最后一个拿着一个黑袋开始收集乘客的财物。

对于他们来说,任务自然是第一位的,但是如果在任务之余能够稍微赚一些零花钱,那他们肯定也是愿意的。毕竟谁都不会嫌钱多,杀手也不例外。

看着那个巡逻的劫匪从自己身边走过,孔哲低着头做出和其他人呢一样害怕的表情,等劫匪经过他之后。他直接暴起一个手刀砍向这名劫匪。同时左手已经一把抢过他手上的枪。

这名劫匪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接被孔哲放倒了。

孔哲却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四肢,突然变成普通人的身体还真让他有些不适应。

剩下的两个劫匪立刻就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举枪就要朝他射击。

孔哲一甩手臂,两枚硬币分别向两个方向飞出,准确的飞向两人的枪,巨大的力道让硬币直接嵌在枪管里,一个想要强行射击的劫匪顿时炸了膛。当下惨嚎一声,枪被远远地丢出去。

一举废掉了劫匪的枪,接下来就好办了。孔哲自信肉搏的话,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箭步,冲到最前的两人身边。

这两人看枪没法用了,都从腰间抽出了匕首向孔哲攻来。

可惜,他们的动作在孔哲的眼里太慢了,躲避、肘击、翻滚,出拳,在短短的时间内,孔哲就一气呵成的做完了这几个动作。接着毫不停留,接着向两人发起了凌厉的攻击。

五秒后,原地站着的就只剩下孔哲了。

第6章 意外

现场的人都被惊呆了,他们本来已经认命,只希望把钱交出去能够活下来就好,但是这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一出手就瞬间制服了三人,他的身手简直就像是那些电影里的特工一样。

孔哲并没有用枪,他只是将几人打晕了,对付这这些人还用不着枪,更何况,在飞机上开枪是十分危险的,万一打穿了飞机内壁,光是气压和氧气的问题就足够致命了。

“你,你不许动!”

这时一个有些发颤的声音传来。

孔哲回身,却发现贺杰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此时正举刀架着一个人,正是坐在孔哲旁边的那个麻花辫少女。

孔哲看着这一幕不禁皱眉,对方的行动似乎和他想象中的有点差距。

“你什么意思?放开她,否则你的妻子和妹妹会怎么样我可不敢保证!”

贺杰冷笑一声:“我承认,你关于我的一切几乎都说对了,直到刚才我进入机长室之前都把你当成可以未卜先知的人,只可惜你有一点说错了,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心疼的不是我的妻子和妹妹,而是我在米国的儿子。”贺杰脸色难看的笑了两声:“但就算只有这一点也足够证明你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他说着说着脸色突然疯狂起来:“你还不知道吧,现在飞机飞往的并不是金城,而是米国!快,把能避开灾难的方法告诉我,我要去救我儿子!”

“什么?”孔哲闻言面色一变,怎么会这样?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前世那一个月贺杰明明白白的说过自己最爱的是他的妻子和妹妹,难道他那种时候都在说谎?

想起他当时一个大男人哭的稀里哗啦的,孔哲觉得那绝对应该是真情流露,如果连那都是在表演的话,那真应该给他发个奥斯卡小金人了!而且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啊!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孔哲只能摇了摇头,但是现在还有更棘手的事,总之因为情报上的错误,他的计划开始想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了。此时必须要赶紧做点什么补救。

“去米国是来不及的,你的儿子死定了,现在返回金城还来得及救下你的妹妹和妻子,当然还有你自己!”孔哲说着一边悄悄的向他靠近了些。

“你不许动,你说什么都没用,把枪放在地上扔过来,不然我就一刀捅死她!”

贺杰立刻就发现了孔哲的小动作,立刻恶狠狠的威胁着,不过,从他的发颤的声音中谁都可以听出一股子色厉内荏的味道。

贺杰确实害怕了,他知道只要给孔哲一秒钟的时间,对方就可以轻易的放倒自己,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和他为敌,可惜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不得不这么做。

孔哲楞了一下,估计这贺杰是看两人座位连着,而且刚才刚好看到他和少女谈笑的样子,所以把少女当成他的女伴了。不过孔哲并没有拆穿,他不动声色按贺杰的要求,将唯一一把还能用的手枪放在地上朝他推过去。

贺杰看着那把枪朝着自己滑过来,脸上露出喜色,就要弯腰去捡。

正在这时,趁着贺杰低头的一瞬间,孔哲一个箭步冲出,就像一个猎豹一般,一步跨过四五米的距离,飞速接近了他。

贺杰立即就慌了神,此时不管是捡枪还是将刀架在少女脖子上已经来不及了,他知道自己一旦被近身,肯定没有好下场,疯狂之下,一刀朝着被他挟持的女子身上刺去。

“老子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噗!”

“啊!”

刀身入肉的声音与女孩的惨叫声同时响起,不过下一刻,贺杰已经被孔哲卸了胳膊,晕死过去了。

孔哲一脚将劫匪踢走,急忙跑到受伤的少女旁边检查起来。女孩已经疼的昏迷过去了,好在这一刀虽然深但并不致命。

孔哲不禁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完全能够在少女受伤之前制服劫匪的,不过他却是故意慢了一拍。

只要有人受伤,飞机不得不返航了。在刚刚得知飞机的航向是米国之后,他就不得不重新拟定方案了,自己算是利用了这个女孩。

他也想过伤那几个劫匪,让飞机返航,不过这样的话,他很容易在返航后被警察缠住。他没有那个时间可以浪费,所以虽然有点对不起这个女孩,孔哲还是这么做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真的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第7章 魔力治疗

这时周围猛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乘客们刚才在黑洞洞的枪口下都吓坏了,他们这些成功人士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此时见有高手利落的制服了劫匪,都纷纷的欢呼起来,有的人相拥着喜极而泣,有几个甚至还在给孔哲鼓掌。

孔哲皱眉看着这一幕,这些人怎么回事?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躺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来关心一下就算了,居然还庆祝起来了。

“有医生吗?”

孔哲冷声问了一句。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的声音立即被现场的欢呼声掩盖了。

这时候,反而是那个空姐,最先反应过来,一看现场的情况,立刻就惊出了一身冷汗。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此时急忙跑到播音室。

“各位乘客,请安静,请安静,飞机上有一位乘客受了伤,请问在场的有没有医生?”

这一下终于让现场安静了下来,不过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半天没有人站出来。

“请问在场有医生吗?如果有的话,请站出来救救这个女孩!”

空姐又问了一遍,不过仍旧没有人响应。

这下空姐不由惊慌了,这女孩受伤这么重,如果没有医生的话,那可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孔哲一看现场这情况,也就不准备指望其他人了。

“我来!给我准备急救包!”

孔哲直接对一旁不知所措的空姐说道。同时横抱起地上的少女进了一旁空乘人员的休息室。

“啊?哦,好的!”

空姐闻言愣了一下,随后立即反应过来,急忙应道。

她本来以为这个人是一个特警的,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身手,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是一个医生。虽然不知道他的医术怎么样,但是此时也只能靠他了。

孔哲当然不是医生,不过他在末世里几乎每天都要受伤,一些急救的手段他还是会的。

本来他是不想用自己的半吊子手法去救人的,但是飞机上没有医生他也没办法,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孩都算是因他而受伤的,更何况这女孩前世还救过他,老实说他都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无耻,所以心里的愧疚感让他没法置女孩于不顾。

进入休息室,将少女放在床上,这里的空间很小,孔哲只能弯着腰。此时空姐已经拿着一个医疗箱进来了。

少女伤的位置在小腹靠下的地方,这个位置有些尴尬,治疗起来难免走光,不过孔哲却是完全不管这些,直接将少女的裤子退了下来。露出平坦的小腹和白生生的大腿。

空姐在一旁看得就是一跳,怎么说呢,这样的事,一般的医生都会顾虑一下患者的感受,就算要脱也是浅尝辄止的脱一点,露出伤口就行了。这个男人居然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反而还生怕露出的不够似得。这一瞬间,空姐都有些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医生,不会是专门来占便宜的吧!

不过随即就发现,对方面对这春光面不改色,熟练地麻醉,止血,缝合伤口。她立即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小家子气了。也许在对方的眼里,这真的就是一个患者而已,医者仁心,对方只是一心相救这个女孩,丝毫没有欲望掺杂在其中。

孔哲不知道空姐的想法,他当然没有什么医者之心,只是在做他认为最对的事而已,既然对方的衣物碍事,那就直接脱了。在末世之中保命都做不到,谁还会在乎这些。

当然,看到少女的身体,他也不是没反应。相反,孔哲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所以在看到少女身体的时候,他只感觉一股欲火升起,不过却被他强行压制下去了。

孔哲一下一下的缝合着伤口,他缝针的技术很一般,但是手很稳,而且如果仔细看得话就会发现他的手指上微微泛起蓝色的光芒。

这就是魔力,虽说现在末世还没有开始,但是已经有稀薄的魔力通过空间通道渗入进来地球了,所以孔哲虽然无法使用魔法,但是稍稍聚集一点魔力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魔力的帮助下,少女的伤恢复的会快一点。

也许是出于对少女的愧疚,孔哲想要尽量的帮她减少一些痛苦。虽然,这少女很可能在之后的末世中第一时间死去,但是至少现在,孔哲还是愿意帮助一下她的。

第8章 回到金城

片刻后,孔哲终于缝合完毕,说来也怪,孔哲这一停下,少女本来苍白的面色立即就变得红润起来,甚至轻轻发出一声低吟,微微张开了眼睛。

空姐在看到孔哲手指上的蓝光的时候就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不过现在看到少女睁眼,空姐彻底愣住了。

这是什么手段?这么简单的治疗居然起效这么快!

再联系到之前看到的蓝光,她不禁猜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是了,对方一定是那种武林高手,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身手。

孔哲没有理会空姐的惊讶,他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了,凭空凝聚魔力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负担。他现在只觉得头脑恍惚,就像缺氧了一样。

急忙走进了洗手间清洗了一下手上的血迹,洗了把脸,感觉终于好了点。随后孔哲有些脚步不稳的回到了机舱里。

那几个绑匪此时已经被绑好丢在角落里,几个壮实的男人正轮流看着他们。飞机在出事之后,就立即安排返航了,对此,大多数人都没有异议,毕竟人命关天,而且出了这档子事,他们也没心情坐飞机了。只有少数几个人嘟囔着,要在降落之后找航空公司要赔偿。

孔哲一出来,周围立刻多了一群和他搭话和示好的人。这飞机上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不少还是社会知名人士,可以说钱他们都不缺,但是如果能够认识一个身手了得还会医术的朋友,那是谁都不会拒绝的。

孔哲稍微应酬了几句,把那些递过来的名片往口袋里一踹,然后就没有再理会这些人,而是径直走回自己的位置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一个半小时后,飞机返回了金城。

120急救车与刑警早已准备就绪,飞机一落地,立刻就冲上了飞机将患者与绑匪接走。其他乘客暂时被要求留在候机厅里。

片刻后,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冲进大厅,大喊道:“制服绑匪的人呢?他在哪?”

这名警察是负责审问犯人的,一开始听说飞机上有人制服了犯人还没怎么在意,但是在听了犯人的陈述后,立刻就被惊呆了,一出手瞬间废掉两把枪,这是什么样的身手?所以他立即就放下手里的事来找人了。

众人闻言都下意识的寻找起那个高手的身影,不过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此时孔哲已经到了机场外的马路上,在飞机抵达后,他就趁着众人不注意,离开了候机室。

现在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家里,拿到那件东西。哪有时间跟他们在机场墨迹。

好在警察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绑匪身上了,对其他人没怎么关注,所以孔哲很轻易就逃了出来,而且也没有人注意到,孔哲顺走了一把枪。那把从劫匪手里抢来的枪,他一直插在腰间,没有人找他要。

在飞机上,乘客们包括那个空姐都觉得他拿着枪是理所应当的,而机场的那些民警却根本不知道这事。所以孔哲很容易的就将枪带出了机场。

他现在已经在机场外的马路上叫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到蓝山小区。麻烦快点,我赶时间。”孔哲一上车就直接说道。现在距离末世开始只有38分钟了。他必须抓紧赶到那东西所在的地方。

不过司机却完全没有体会到他焦急的心情,慢悠悠的说道:“想快也快不了啊!今儿这红绿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几秒钟换一次,弄的现在堵车了吧。”司机说着还在摆弄手机,骂骂咧咧的说道:“今天这破信号也是时断时续,连个导航都打不开。”

孔哲不禁皱眉,末世之前,由于魔力泄露进地球,的确会导致地球信号异常。

想到这里,他直接说道:“师傅,我是真的赶时间,不用管红绿灯了,我可以给你加钱。如果你能在半个小时内赶到蓝山小区,这一千块钱就是你的了。”孔哲说着直接将钱包里的一千块现金全部给了对方。

司机看着那一叠钱愣了愣,不过随即倔脾气也上来了,指着孔哲数落起来:“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以为钱是万能的吗?肤浅!钱能买到安全吗?钱能买到生命吗?钱能……”

司机突然停口,因为孔哲已经把枪架在了他的头上。子弹上膛的咔擦声差点让司机吓得尿裤子。

“大,大哥,我我……”

“现在,你只有十五分钟!”

末世降临,无数魔兽和异世界种族涌入,地球被游戏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