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四年,一朝突破,从此修炼之路风生水起

沉寂四年,一朝突破,从此修炼之路风生水起

第1章 四年沉寂

中州大陆上,修炼之人多如牛毛,尤其有些身份的世家,更是将修炼看得极为重要,这是家族是否能够传承下去的重要资本!冀州,悠远镇东方世家,自然不会例外!

东方家的一座庭院门口,一个眉清目秀的俊朗少年,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过来,十五岁的年纪,还略显稚嫩,但是嘴角那淡淡的笑意,充满了无尽的自信,眼眸如深夜孤星一般明亮,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少年一只脚刚刚踏入院子,一个十分轻蔑的声音,张扬响起:“东方墨,你也真好意思,每年都舔着脸来!你不过是我三叔的义子,是我二哥捡来的孩子,严格说,你根本就不是我们东方家的人,你也好意思每年浪费一株如此昂贵的上品灵草么!”随着声音落下,一道同样稚嫩的身影挡住了东方墨前进的脚步。

东方墨被迫停住了脚步,眼前是比他小两岁的东方焰。

“依照家族规矩,这上品灵草,我领的,理所当然!”东方墨并没有被眼前东方焰的气势所吓倒,不卑不亢,就连嘴角那一抹淡淡笑意,也是丝毫不减!

修炼之人最重要的,便是吸收天地之灵气,可在这世俗之中,灵气稀薄,故而,这灵草便显得极为珍贵,这是蕴含着浓密灵气的宝贝!

东方家不遗余力的鼓励族中晚辈的修炼,每一个满十二岁的东方家的子女,在自己生辰的那一日,都可以领一株上品灵草,直到十八岁。

“你竟敢跟我如此说话!”东方焰向着东方墨毫不客气的举起了手!

东方焰可称得上是东方家中出色的晚辈之一,前一段时间已经凝结气海,一个月后,离着悠远镇相近的三大宗门的试武大会便开始,不论是哪个宗门,已经很有希望通过!

而东方墨却已经沉寂四年,依旧没有凝结气海,这东方焰怎么可能将的东方墨放在眼里,加之东方墨是如此的身份,使得他毫无顾忌,挥舞起拳头,就朝着东方墨打去!

按照中州大陆已知的等级,分别为初元、初武、初心、凝玄四个境界,每个境界九重。气海凝结,便已经成功踏入了修炼一途,按照等级,便已经是初元三重。

而东方墨,不过是能够吸收灵气,顶多只能算是初元二重的境界,况且这还是一道有着悬殊差距的门槛,所以东方焰那带着气势的一掌,不是东方墨能够受的住的。

尽管如此,东方墨的脸上没有什么怯懦,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身子往旁边一闪,堪堪躲过了东方焰的拳头,由于东方焰已经凝结气海,举手投足的速度早已经不同寻常,见到东方墨竟然躲过了自己的一拳,不禁懊恼!

还不等东方墨喘一口气,东方焰已经低吼一声,这一次比刚才的那一拳更加凌厉,那是因为他带上了初元三重的功力!

铁定是躲不开了,东方墨却没有放弃,脚下用力蹬地,身子向后仰过去。

“噗通”一声,东方墨摔倒在地,左腿上重重的挨上了东方焰的一记重拳!这可不是普通的一拳,是东方焰提起自己丹田全部灵气的一拳,尽管东方墨的腿没有骨断筋折,却也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东方焰这下子才故作轻松的拍了拍手:“你要是老老实实等着,就不会挨这么重的打,多少次了,都不长记性!要是疼,就叫唤,小爷我能把你扶起来!”

东方墨紧抿嘴唇,愣是不出一声,脸上的表情依旧那么强硬,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仿佛在嘲讽东方焰!

东方焰最受不了的就是东方墨的这个表情,眼底寒芒一闪:“东方墨,你是找死!”说完,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刺向了东方墨的丹田!

东方焰这个疯狂的举动,让东方墨浑身冒出了冷汗,如果丹田被毁,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顾不上腿上的疼痛,狼狈的滚向了一边,东方焰却不依不饶的一下下冲着东方墨的丹田刺过来!

第2章 打赌

最后,东方墨实在没有力气了,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一丝求饶,却带着一种决绝的意味!

匕首的寒芒划过一道弧线,眼看落下,一只纤细玉手轻巧的拦住了东方焰,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悦:“东方焰,你又欺负东方墨!”

东方墨抬头一看,一张清秀且文静的脸映入眼眸,是同宗的姐姐东方紫,东方紫比他大三岁,已经是初元五重的修为,是悠远镇附近三大宗门剑宗的初级弟子。

“紫姐姐!”要命的一刺被东方紫拦下,东方墨报以感激的目光,压抑着身上的痛处,声音平静的叫了一声。

东方焰却十分不悦:“紫姐姐,你干什么,难道这个东方墨不该教训么!”

“你凭什么!”东方紫脸色冰冷的看了一眼东方焰,便拉伸手起东方墨,温和说道,“小墨,你没事吧?”

腿上挨过的那一拳还疼的要命,但是此刻,他却倔强的站了起来,强忍着剧痛,在面对东方紫的时候,脸上还呈现了一抹微笑,摇了摇头:“紫姐姐,我没事。”其实,让人看着心疼!

一旁的东方焰却嗤之以鼻,下一次,他绝对要毁了他的丹田,要了他的命!东方焰心底阴狠的想着。

东方紫温柔的扶着东方墨:“小墨,紫姐姐带你进去!”

“紫姐姐,你可真是,总是这么照顾一个外人!”东方焰抱着双肩,冷冷的盯着东方墨,“就他这种废物,再给他一百株灵草还是不能凝结气海,他根本就不是修炼的料!”

“要是我可以呢!”东方墨不动声色,似乎刚才东方焰的侮辱与他无关一样。

“做梦呢吧!”东方焰冷嘲热讽,“东方墨,你要是今年能够通过三大宗门任何一家的试武大会,我就把我下个月生辰的灵草送给你。”

“当真?”东方墨顿时抬头看着东方焰,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

“呦呵,东方墨,想白捡个便宜?”东方焰仿佛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没那么简单,你若是没有凝结成气海,就趁早给我滚出我们东方家!”

东方紫不干了,身子一晃,就想到挡在东方墨的身前,想要护着这个弟弟!

可还没等东方紫说话,东方墨已经轻轻的将东方紫推开,身姿挺拔,如夜鹰一般的双眸紧紧盯着东方焰:“东方焰,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不要后悔!”

东方焰双眉一扬:“东方墨,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就怕你不敢!”

“就如你所说,你要好好留着你的那株灵草,记住你说的话,待我参加完试武大会,就回来取!”东方墨坚定的说道。

说完,东方墨便转身去领属于他的那一株上品灵草。

看着东方墨转身,那一抹自信的微笑定格在东方焰的脑海中,这让他没来由的有一种担心,他不会真的可以凝结气海吧……,旋即,东方焰就轻蔑的摇了摇头,东方家的人,最多两年就凝结气海,这个东方墨,四年都不成,自己还怕什么!想到这里,便迈着轻松的步子离开了。

领完灵草出来,东方墨看到东方紫还在等着他,十分感激:“今日,多谢紫姐姐了!”东方墨故意让自己看起来如平常一样,尽管腿上的伤还疼得钻心。

“小墨,跟我还这么客气!”但是转而又低声问道,“小墨,凝结成气海了没有?”

东方墨只好摇了摇头,但是目光中却并没有什么不安与自卑,依旧带着淡定微笑!

东方紫并不再问什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袋,交给了东方墨:“小墨,拿着吧,加紧修炼,争取参加今年的试武大会!”东方紫显露出了一丝焦急,刚才东方焰把话说道这个份儿上,可算是把东方墨逼到了绝路上了。

东方墨疑惑的看着东方紫放在自己手中的东西,小心的打开一看,竟是整整十株下品灵草!

尽管下品灵草所蕴含的灵气不如上品灵草,但是十株,也抵得过一株上品灵草了!

这让东方墨有些不安,这些东西,不论对谁来说,都是极其可观的一笔财富了,他连忙将锦袋交回到了东方紫的手上:“紫姐姐,这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

第3章 凝结气海

“小墨,凝结气海重要,明白吗!”东方紫按住东方墨推辞的手,严肃的说道。

多年屈辱的生涯让他早就明白,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只有实力够强,才能让自己抬起头来!如今确如东方紫所说,凝结气海!

东方墨选择了收下,也同样十分严肃的冲着东方紫说道:“紫姐姐,这算是我借你的,日后,我一定会双倍奉还!”

东方墨的自信,让东方紫有些瞬间的迷失,这个一直沉默的弟弟,似乎很是与众不同,时时那么淡定,就算是被人欺负,嘴角也是带着那一抹桀骜的微笑,难道……

晚上,东方家的一间间屋子陆续熄了灯,只有东方墨的屋子还亮着。

简单处理了腿上的伤,确认并无大碍之后,东方墨便盘膝而坐,面前摆着手中所有的灵草,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弧度:“贪吃的家伙们,这一次,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点面子啦!”

原来,早在四年之前,原本安静的夜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人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威压的时候,东方墨却并没有这种感觉,这身体不由自己控制的来到了外面,他自己都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人人都避之则吉,可是他却有一种冲动,想要接近!

最后,一道十分刺目的闪电击中了他,当即他便发觉,自己的丹田之中,多了十二颗颜色各异的珠子!

他不知这是好是坏,但是当他开始修炼的时候,便感受到了这珠子的好处,他吸收灵气的速度,比常人不知要快上多少倍,所以,他当年十分顺利的进入了初元二重,可是随之而来的烦恼便是,此后,无论自行吐纳吸收灵气,还是炼化各种灵草,大部分灵气均被这些珠子吸收,修为却不见增长,这一停滞,便是四年!

尽管如此,东方墨从没有气馁过,因为他发现,这十二颗珠子随着灵气的吸收,正在逐渐凝聚,且其中蕴含的灵气也十分惊人,他相信,只要吸收足够的灵气,他的修为绝不会止步于此!

此时,东方墨拿起了那一株上品灵草,双手合十,将那灵草夹在中间,心念一动,一道奇异口诀飞出,那一株上品灵草瞬间被炼化,东方墨只感觉自己的丹田之处,那十二颗珠子如同一个个饥饿的小兽一般,你争我夺,也同以往一样,瞬间便将这颗灵草的灵气吸收了个精光!

要知道,这样一株上品灵草,在这个层次的普通人,怎么也要炼化上一个月才能吸收!可是东方墨,却只是眨眼之间,他渴望着自己丹田里发生那翻天覆地的变化!

东方墨默默感受着自己丹田中这些珠子的变化,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它们更加凝聚了起来,眼看便会融合成为一体!

这一变化,让东方墨有了些兴奋的感觉,连忙又拿起了一株下品灵草,同样飞快的炼化,似乎还是少了那么一点点!随着灵草一株株的炼化,直到又炼化了七株下品灵草,东方墨才感觉自己的丹田有种胀满的感觉!

“轰!”

东方墨只感觉自己丹田中的那珠子完全凝结在了一起,同时,灵气四溢,一股庞大的灵气从丹田之中奔腾而出,不断的冲刷着他身体中大周天三百六十五处大穴,东方墨感觉自身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加,筋骨也被这种灵气冲刷,这灵气似乎像是那种毛刷,让他有些微痛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舒服之极,有一种脱胎换骨之感!

当这纯净的灵气将身体冲刷一遍之后,又顺着经脉回到了丹田,安然的盘踞其中!

成功了!东方墨兴奋的睁开眼睛!想不到,坚持了四年,我东方墨终于凝结了气海!嘴角的那份自信的微笑更加浓郁!

第4章 连破两重

惊喜却不只这么一点点,丹田中的那一股灵气,似乎还是不太安稳,再一次疯狂涌出,这是一股更加磅礴的灵气,又一次冲刷着他的身体各处!

东方墨连忙盘膝坐好,调息吐纳,任由灵气全身流转,那种微痛、麻痒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可东方墨却有了更加浓郁的笑容,这种感觉,比刚才的那种冲刷,还要爽!

“轰!”

突破了!这一次何止是兴奋,东方墨简直乐得快跳起来了,那种兴奋难以形容,竟然一下子冲到了初元四重!连续冲破了两层!

终于成功了,这颗珠子并没有让他白白苦修,没有让他白白沉寂四年!兴奋的他,感觉到丹田内的灵气安稳的团聚其中,不再有什么异动,他才慢慢睁开眼睛,这一睁开眼睛,他才发觉,不仅仅是耳聪目明那么简单!

穿过窗子,他能看到黑夜中飞舞流萤的全貌,就连那小小触须的卷曲,透明羽翼的纹路都看的清清楚楚;远处大树上鸟雀在巢中酣睡翻身,他都能听得完完全全!

东方墨大喜过望!

感受了一会儿身体的不同寻常,便收敛了喜悦,这种感觉,也来之不易!

旋即,目光清冷起来,冲着东方焰的住处冷冷一笑,一个月后,除了要从你手中拿过灵草,也要让你将欠我的,一并还我!

到了东方日出,月亮却没有落下的时辰,东方墨如同往常一样,来到了院中,盘膝打坐,此时正是阴阳平衡、灵气最是旺盛的时刻。

当东方墨开始吐纳吸收灵气的时候,让他骤然发现,他周身的三百六十五个大穴,竟然都能够吸收灵气,而不单单是天灵穴等几个大穴!

只不过这稀薄的灵气,给他那十二头小野兽塞牙缝都不够了!东方墨喜悦之中又有些无奈,日后,他要怎么才能吸收到足够的灵气,弄到足够的灵草呢,现在,这自然界的灵气,已经不能让他的丹田有丝毫的感觉了!

“你们为什么偏偏进入了我的丹田里?”东方墨曾经不止一次探求过答案,很想知道自己丹田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每一次,都没有结果。

但不管如何,它们已经与他成为一体,并且没有给他带来坏处。

昨夜,东方墨也翻看了三大宗门试武大会的规则,单从修炼资源来看,无疑剑宗是最适合他的选择,权衡之下,东方墨还是来找东方紫。

“小墨,未凝结气海,参加试武大会,还是有些危险的。”东方紫怎么可能想得到,东方墨一夜之间凝结气海,而且连破两重!

东方墨却微微一笑:“紫姐姐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

一句并不明深意的话,让东方紫皱眉,但是见到东方墨那自信的微笑,便下意识没有再阻拦。

几天之后,在一个日落时分,东方墨跟着东方紫来到了剑宗!

剑宗是离冀州比较近的三大宗门之一,已经过了鼎盛时代,这几十年来,没落了不少,倒是冀州的另一个宗门,太极宗崛起异常迅速。

参加试武大会的人,剑宗会安排统一的住处,就像鸽子笼一样,每人一间,即便如此,条件也不是一般宗门可比的,毕竟还是单间,想要做些什么,还是相对自由些。

黄昏时刻,东方墨来到一处僻静的小树林里,盘膝而坐,他能够感受得到,剑宗到底是古老的宗门,剑宗山脉上,灵气的浓度比其他地方要浓厚的多,这让东方墨十分高兴,坐好之后,便开启了他周身的各处大穴,无所顾忌的吸收这天地灵气!

东方墨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吸收灵气比较快,但是丹田里那十二颗珠子吸收的更快,东方墨不禁有点不信邪,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能吃多少!

第5章 集结试武山门

东方墨心神合一的全力吸收灵气,只是其他人修为太低,看不到什么异动,如果是修为高深之人,就能够发现,小树林中,似乎有一个漩涡,这周围的灵气像是一股股水流一样缓缓的涌过去,绵延不绝。

马上,就有人抱怨:“剑宗里面的灵气不太均匀啊,这里灵气乎浓乎淡……”

“是啊,本来觉得这里是树林,应该浓密一些的。”马上就有人搭话。

“走吧,换个地方,顺便也看看我们将来要修炼的地方。”也有人不在意,朝着别处慢慢走去。

没有人注意树林角落里,一个面容尚显稚嫩的东方墨,努力用功!

直到天黑,东方墨才站起身子,尽管并没有要突破的感觉,但是丹田里的涌动的那团灵气,稍稍充实了一些。

剑宗给所有参加试武大会人两天的适应时间,也顺便将试武大会的规则与奖励通告所有人。

第三天一早,所有参加试武大会的人,云集试武山的山门处。

东方墨是今年数以万计参加试武大会的应试弟子之一,这些人多数都是初元三重的境界,也有些自恃为天才,只有初元二重的修为,就来到这里,想要试试,也有些已经到了初元四重的修为,这些人,便是冲着剑宗每年试武大会的冠军而来的。

因为夺得试武大会的第一名,便能获得宗门的重视,最直接的好处便是三年内,每年可以领双倍的灵草!而东方墨也是冲着这灵草而来!

第二天一早,所有参加试武大会的人都被带到了一处山脚下,东方墨也在人群之中。

“你们看,程天佑!已经初元四重了!”有人带着一种膜拜的表情,给同伴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男子。

东方墨也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着墨绿色长衫的男子,年纪跟自己差不多,但是在他的周围,人们很自觉的留出了一些空间,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应试弟子。

初元四重,东方墨默默的念着,自己也有这个实力的,淡淡勾起嘴角,东方墨不再多看,只是心中默默的想着昨夜发给他们人手一册的试武规则,思考着应试的方法。

“噢!”人群中又有一阵的骚动,东方墨的目光随着一阵惊呼,被带向了另一个方向,走上来的,是一个少年,“纪家的天才,纪晓风也来了!”

“什么,真的是纪晓风!”顿时也有人附和了起来,“据说刚刚突破,是初元四重了!”

“他好像才十三岁吧!果然天才就是天才!”

“看来今年的第一,还真不一定是谁,这俩人都是冲着这第一名来的吧!”

听着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东方墨的目光并没有过多停留在两个人的身上,而是平缓着心态,淡淡看着这一切。

这个时候,剑宗的山门缓缓开启,从里面走出了一位长老,身后有几名剑宗的弟子,身穿洁白长袍,但是其中一名弟子是一个妙龄少女,无论是脸蛋儿,还是身材,都极其完美,在一行人中,煞是惹眼,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停留在了这个妙龄少女的身上!

就连东方墨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随着她而动,东方墨的眼力尤胜,即使离得远,他也能清楚的看到戴语柔的全貌,只见这女子体态丰盈,属于那种初长成的女子,介于青涩与成熟之间,肌肤雪白,给人一种如若凝脂,吹弹可破的感觉,也许是今天的场合特殊,淡扫蛾眉,眉下如星辰一般的眸子清亮灵动。

几个人身子转动,断了东方墨的视线,他这才收住心神。

为首的这位长老径自走到高台的一侧,安然坐下,岿然不动,几名弟子立于身后,长老看了看下面的应试弟子,便冲着那妙龄少女点了点头。

只见这名女子弟子如天仙一般站在了高台的中央,还没有说话,便引来了台下一阵的唏嘘,接着便有那大胆之人,张狂的吹起了口哨!

第6章 节哀吧

面对着这般情景,这少女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微微一笑,尽管是笑,但是却给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她做了个下压的手势,偌大的广场上,顿时平静了下来!

但是人群中,顿时有人认出了这少女:“喂,各位,这个是戴语柔,这么年轻,已经是剑宗中的高级弟子,据说已经快要冲击初心境界了,可以称得上是剑宗中最优秀的女弟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剑宗中的第一美女,可真不为过,比冷艳暖一点,比妩媚清纯几分,真是完美女子!”说这话的人,目光直直盯着戴语柔,那绝对是看女神的痴痴眼神!

“我要是能通过这试武,能与这位师姐一同修炼,那简直如同进了天堂!”更有那些胆大而想入非非的人,吸着口水念叨着!

东方墨不禁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只听见高台上的戴语柔开口说道:“欢迎各位到我剑宗参加试武大会,这试武大会的规则与奖励,想必大家早就知道了,我在这里就不重复了!”说话十分具有亲和力,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却不过是招牌式的。

尽管如此,还是让台下这些只闷在家里修炼的标准宅男看得呆了,有的竟然还不害臊的留下了口水。

就在人们以为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这位美女师姐再次开口:“而今年,本宗长老给第一个通过试武的弟子准备了一份大礼!”

台上的女子似乎有意卖个关子,引得台下的人们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什么?是什么?”

“难道给配上一名师姐么,就如戴师姐这般漂亮的!?”更有胆大的人,高声的怪叫道。

戴语柔并没有生气,而是微微一笑,伸出一只纤纤玉指:“不分级技法一套!”

这足以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这么多实力雄厚的世家,也要将后背送到宗门中,就是为了宗门中的各种技法。

尽管有些百年流传的世家有那么一部技法,但是绝对不能跟这几大宗门相比,技法可以让修炼者将自己的灵气发挥到极致,造成恐怖的攻击力。

这些人,踏入宗门,就是为了修炼技法,而技法是分等级的,修为不够,是无法修炼的,而这种不分级技法,均是由高人所创,对修为的要求不高,即使修为低一些的人,依然能够修炼,可是威力却不容小觑!

人群顿时沸腾了,这是意想不到的好事!

听完这位戴语柔师姐的话,东方墨也是心中有些激动,目光沉稳的瞄准了那个入口……

“试武大会,现在——开始!”那美女师姐戴语柔笑着一声令下!

一座巨大的石门打开,人群如潮水一般涌了进去,由于刚才那不分级技法的刺激,让有些人已经昏了头脑,见石门一开,便疯了似的冲了进去,仿佛是那不分级技法正在召唤!

东方墨并没有第一时间冲过去,而是随着大批人群,进入了石门。

当最后一名应试弟子进入之后,石门便关闭了。

跨过石门,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直上直下的峭壁,连一条路都没有!

这便是试武的第一关,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要翻过这座山!

都已经是凝结气海之人,即使这山陡峭,却也难不住这些人,可变化就发生在一刹那,冲在前面的人已经开始攀爬,很快便传来了几声惨叫,这座看似平常的高山,却还有着无数的机关!

这些头脑发热的人,顿时失去了这次机会!只要掉下去,便被一种高深的阵法送出了试武山!

东方墨来到山下,开始小心的攀爬,瞥见身边的一个男子,抓住了一块看似十分坚硬的岩石,正当将着力点放在上面的时候,这岩石瞬间便化作劫灰飘走,使得那男子顿时摔了下去!

原来这机关还真不少!东方墨不禁暗自感叹,哥们儿,真倒霉,节哀吧!

第7章 悄悄略过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旁边有一条蔓藤,伸手拽了拽,倒有些韧性,便想要借助这蔓藤往上爬,正当他想要借力之时,这条蔓藤顿时化作了张着血盆大口的毒蛇,向着东方墨冲过来!弄得他只想爆粗口!东方墨情急之下,一只手急速的手指弯折,呈现鹰爪之状,运起灵气,灌注于手指,朝着如镜面的岩石狠狠的戳了下去,顿时,手指没入其中,才稳稳抓到了真实的岩壁!

双脚扬起,夹住了大蛇的尾巴,才阻止了那大蛇的攻击,另一只手狠狠捏住蛇的七寸,整条蛇才顿时软了下去!

东方墨深吸口气,将蛇扔了下去!躲过了这一次凶险,让他明白,翻过这座山,是需要依靠着自己的实力的,不能借助任何外力!

东方墨如法炮制,一爪一爪的下去,平滑的岩石上,留下了一路深深的爪痕,比之一般手法,要触目惊心!

抬眸看看前面,那两名被人们看作夺冠热门的两个人,也均是毫无保留的展现着自己的实力!也使两个人并驾齐驱,比肩而行,看不出强弱!

东方墨只不过留在了大批人群的前段,他并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自己过早暴露,有可能让那两个人变成战友!东方墨暗暗想着。

而此刻,那剑宗长老的手中,一道法诀飞快祭出,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虚幻的图形,是这试武山的全部机关图,尽管看不到每个人的情况,但是却能看到这机关被触动的情况!

但是这位长老突然眉头凝住,“咦”了一声,怎么这图的反应有些慢?!疑惑瞬间被最前面的两个红点驱散,这长老不禁赞许的点头:“这两个人,速度不慢嘛!”

眼看就到了山顶,而不远处,迎接他们的是一片黑雾,两个人毫不犹豫进入其中。

东方墨并不想离的太远,手上较劲儿,“蹭蹭蹭”几下,便也站立在了山顶之上!

眼前出现了一小片平坦的草地,草地上稀疏的有两三颗下品灵草,而且还不太精神,稍稍迟疑了一下,东方墨还是觉得以大局为重,如果能每年领到双倍灵草,这几株灵草实在是小儿科了!

刚要迈步踏入那片黑雾,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东方墨低头一看,是一个破了边的黑不溜秋的瓦盆。

“这里没人打扫吗!还有垃圾!”东方墨嘟囔一句,正当他要绕过去的时候,却突然瞥见了那盆底有一片奇异的字符,竟还能感受到一些灵气!

尽管是十分弱小的一丝灵气,却让东方墨不禁停住了脚步,不管是什么,先捡回去再研究,他迅速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袋子,将那瓦盆放入了袋子中,背在了身上,也迅速的踏入了这一片黑雾之中!

进入黑雾后,东方墨才体会到什么叫做黑暗!真是睁着眼睛如同闭着眼睛一样的感受!

适应了一段时间,将体内灵气灌注到双眸之中,才渐渐的看到了周围的环境,如同刚才那片草地环境差不多,只不过这里是一片树林,高矮粗细不同的树木在这里林立,试武规则讲得清楚,不能撞到这些树木,穿过树林,便能到达最后一关!

根据刚才第一关的情况,便能知道,只要一碰,就会被送出试武山!

可当他真正的踏入的时候,才知道,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看似生长在地上的树木,有些竟可以如幽灵一般的飘来飘去,也有些像是伫立在那里的怪物,只有稍有异动,便挥舞着杂乱的树枝胡乱攻击,但是在黑暗的环境里,确实能给人带来不少的麻烦。

可是这些,对于东方墨来说,倒是不难,东方墨身子灵巧的躲避着这些奇怪的树木,很快就来到了纪晓风与程天佑的身后。

东方墨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悄悄的超过两个人,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他稳了稳身后的那个破瓦盆,脚下开始加速,在两个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东方墨从他们身边悄悄略过!

第8章 终于有了反应

“纪晓风,我真是很佩服你,这个年纪,竟然就突破到了初元四重!”是程天佑的赞赏之声。

“哦,过奖了,程……程大哥……,啊……”纪晓风似乎就没有程天佑那么自如了,结结巴巴的回应着程天佑,“你比我强!”

听了这么一句对话,原本已经走远的东方墨不禁回头,很显然,这个纪晓风太嫩,程天佑在扰乱他!

“来,我们一起,这样可以把后面的人甩得更远!”程天佑看似好心的对纪晓风说道,“你注意你头上!”说话间便出言提醒纪晓风。

东方墨本不想理会他们,但是这一瞥之下,顿时觉得这个程天佑太阴险了,这明明就是想要让纪晓风触动机关啊!

因为纪晓风头上那飘忽的树木离着还有一段距离,他这么一提醒,纪晓风的注意力被转移,脚下已经有树木向着他袭击过去了!

东方墨最看不得这种阴险之人得逞,回身,两步跨到纪晓风的跟前,一把将他拉倒旁边,纪晓风才堪堪躲开那树木的袭击!

程天佑只感觉眼前一花,纪晓风竟然躲开了,再回头看去,纪晓风一脸的惊魂未定,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另外一个人,程天佑不禁大吃一惊,这个人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他竟然完全不知道!

“别轻易相信别人,信自己!”东方墨冷冷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纪晓风也不是傻子,看清眼前的情况之后,顿时冷眼看着程天佑:“你好卑鄙!”转而就冲着东方墨说道,“谢谢这位大哥出手!”说完,便抱拳致谢。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程天佑不承认,却狠狠的看向了东方墨,“你是谁?还遮着脸,见不得人么!”

“小爷的脸,你没资格看!”东方墨也不示弱,早在出手之际,已经将伸手背着的带着黑纱的斗笠戴在了头上。

冷声对着程天佑甩出这么一句话,便不再理他,转身冲着纪晓风摆了摆手:“谢就不必了,还是靠自己的本事!”

“哼!”程天佑狠狠的白了一眼刚刚出现的这个人,对于这第一名势在必得的他,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顿时生出了毒计。

看似转身,但是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圆球,朝着两个人站着的地上猛地一砸,顿时爆裂开来,让两个人不由自主的后退去,幸好东方墨手疾眼快,拉着纪晓风躲过了好几个机关!

趁着这个机会,程天佑拼尽全力,穿越着这黑雾森林,企图捡个便宜,东方墨一见,这个人真是死性不改,第一名那诱人的奖励绝不能落在这样的人的手中,他拉着纪晓风的手没有松开,丹田内磅礴灵气灌注于脚下,身子如飞一般在黑雾丛林中飞掠而过。

在最后阶段,东方墨带着纪晓风先程天佑一步踏出了黑雾丛林,程天佑眼看着两个人在自己的眼前飞掠而过,尽管他并没有看清东方墨的样子,但是他却暗下决心,利用最后的嗜血兽这一关,将他铲除,否则,后患无穷!稍晚一步,也踏出了黑雾丛林。

东方墨三人这一系列的行为,让在外面一直注视着机关图的长老十分惊讶,心中暗想,黑雾丛林内,一定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已经以绝对的速度超过了两个人,怎么又折回了,再往前移动的时候,竟然比之前更快!

站在周围的弟子也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戴语柔惊呼道:“快放嗜血兽!要不然他们就直接领了牌子拿技法了!”

有一名弟子忙伸手往虚空中一点,点下了放嗜血兽的机关的按钮!

“什么情况!”点完之后,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一下子,连这位长老的额头都涔涔冒出了冷汗:“快!再试试!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松的拿到那技法吧!”

戴语柔纤细玉指也点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反应,情急之下,玉指连弹,终于有了反应!可是这个反应却令她们全都变了脸色!

沉寂四年,一朝突破,从此修炼之路风生水起沉寂四年,一朝突破,从此修炼之路风生水起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