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2000,站在风口上,猪头都能大发横财!

重生2000,站在风口上,猪头都能大发横财!


第1章 重生

长桥,清水酒店。

叶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手机屏幕,嘴角勾出欢喜的笑容。

短信上有着一串长长的数字,让叶承感觉到半年前的孤注一掷,没有选择错误!

叮叮叮……

与此同时,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叶先生,很感谢您在我司的投资,现如今公司盈利,将带给您第一笔三千万的分红,请您确认查收。”

电话中传来一个甜美知性的声音,女人的话,让叶承浓郁的笑容已然遮挡不住:“收到了,多谢贵公司!”

“叶先生说笑了,您曾救我司于水火之中,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叫林鹿,如果您有什么事,尽管联系我,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说完,这名叫做林鹿的女子挂断了电话。

叶承望着窗外将暗的天,眸中浮现万丈光明,脑海中也渐渐回想起半年前的事。

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确切的说,叶承经历过这个时代,因为,他来自未来。

叶承,重生了。

二十年后的叶承经历人生风风雨雨,在一场酩酊大醉中,意外回到了二十年前。

昔日大学的生活场景历历在目,回想起毕业后的惨烈生活,叶承不禁泪湿了眼眶,发誓要将一切重新来过!

半年前,叶承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一年会有一个企业跌入低谷,濒临破产。然而,半年后却打破常理,一飞冲天!

在当时,这个例子甚至一度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却始终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

这一世,叶承先人一步,在这个企业最关键的时刻进行投资!

他将家中所有的存款,一共五十多万砸了进去,得到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坐实了股东的身份!

一晃半年多过去。

叶承终于如期等到了这家公司的消息,与上一世青山融资集团大火的消息,在时间上分毫不差!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如上一世的剧本发展。

而他,则是唯一的变故!这段历史,终将因他而发生改变……

“青山融资集团,只是我重振旗鼓的第一步!”

在幸福的笑容里,叶承沉沉睡了过去……

清晨。

疯狂的手机铃声将叶承叫醒。

“喂?承子,你在哪呢?兄弟们这都找你好长时间了!”接通电话,叶承耳边响起了一个粗狂的嗓门。

“我?我在外边酒店里……”叶承伸手遮了遮窗外的透进来的阳光,迷糊出声。

计算出昨晚可能会得到青山融资集团消息后,叶承决定一个人去酒店住一晚,他怕在寝室自己会太激动,把整个宿舍的人给吓到!

“酒店?”电话中的声音有些诧异:“你小子什么时候有钱住酒店了?”

“哎,算了!你抓紧回学校!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啊?”叶承明知却故问道。

“保密!你来了再告诉你!”

作为过来人,叶承很清楚赵强喊他的原因是什么,无非是因为青山融资集团的突然崛起!

这在当时,尤其是他们这种金融专业的学生群体中,引发了极端热烈的影响!说实话,叶承幻想毕业后能有一番伟大的事业,也是因为这件事初步产生的……

“承子!你终于来了!”校门口,几个身影看到叶承后纷纷露出笑容。

“怎么?哥几个?有什么好事儿?”对于大学期间的这三个室友,叶承可始终没有忘记,毕业后他们还时有交情,只不过三人后来都出去发展了。

“承子,你还没看今天的报道吧?青山融资集团!从一个半年前几乎快要破产的集团,现在竟然盈利数亿之多!”赵强一边走,一边拉着叶承说道。

“而且啊,这个青山融资集团现在是蒸蒸日上!有专业人员估计,下个月他们的盈利要破三十亿!”

“真厉害呢,要是这些钱是我的就好了!”顾天辰在旁边美滋滋的羡慕道。

“行了,别在这嫉妒了。”叶承见状好笑的摇了摇头:“走吧,我请你们去长桥大酒店吃饭。”

“长桥大酒店?”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惊呼声:“我说叶承,你什么家世咱班里都心知肚明,你这么吹也不怕把牛皮吹破?”

叶承闻言眉头一皱,转身看去,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冷笑望着自己。

“杨光明?”叶承眯了眯,眸中立时多了几分阴沉。

“怎么?谎言被揭穿不服气了?”杨光明嗤笑一声,突然从手中拿出来一串钥匙:“看到没有?宝马的车钥匙!”

“连我都舍不得去长桥大酒店吃一顿饭,就你这种穷逼也配?凭你们家打工赚的哪点钱”

“真是服了!这年头,什么打肿脸充胖子的人都有!”

“杨光明你够了!别仗着你班长的身份就可以胡言乱语!”顾天辰挺身而出,怒视对方。

家庭,一直是叶承的逆鳞。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杨光明依旧冷眼嘲讽。

“混蛋!”赵强早就忍不下去了,下一秒就冲了过去,一个拳头砸向杨光明的脸上。

第2章 冲突

“等等!”叶承突然上前拦住了赵强,脸上满是无奈。

杨光明家里有点小钱,在班里又是班长的身份,如果赵强打了他,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赵强!你竟然想打我!”杨光明后怕的看着叶承几人,目光中满是惊怒:“你给我等着的!”

“等着呗?”赵强冷笑一声:“你要是再不滚,我真敢把你揍趴下!”

说罢,赵强扬了扬手中的拳头。

杨光明见状,一张脸阴沉不已,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口气,他只有一个人,动起手来肯定吃亏!

“你们给我走着瞧!”

见杨光明灰头土脸的走了,四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叶承仿佛也回到了当年的感觉,大手一挥:“走!说好请你们去吃饭!咱这就去!”

“等等,承子,不会真的去长桥大酒店吧?”赵承有些担忧的问道。

“当然!”叶承神秘兮兮的开口:“实不相瞒,我最近中了点小钱!”他当然不能说自己当上了青山融资的股东这件事。

“中彩票了?多少钱啊?”

“十万!我去!承子你发了啊!”

……

到了长桥大酒店,四人随便找了个包厢举起酒杯,哈哈大笑着。

“庆祝承子财运天降!干杯!”

饭到中途,叶承来了个电话,看到电话的号码,叶承犹豫了一下,随即走出包厢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叶先生,您现在有空吗?”

“我现在在长桥大酒店跟朋友吃饭,嗯……有事吗?”叶承轻声问道。

“您也在长桥大酒店?那太好了!”林鹿笑了起来:“是这样,我们公司打算一个小时后在长桥大酒店举行一次股东会议,我想邀请您来参加,不知您有空吗?”

“股东会议?”叶承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包厢内吃得差不多的三人,叶承点了点头:“好,我参加。”

虽然叶承只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但人家已经邀请,他也不好意思不去。

半个小时后,叶承送赵强三人上了出租车,自己则留在酒店里等待林南等人,中途实在闲的无聊,便四处走了走,却意外看到了一个熟人。

“叶承?你怎么在这里?”

杨光明也看到了叶承,身旁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与他外貌有七分相似。

杨光明万分没想到竟然真的在长桥大酒店看到了叶承!

“噢,我等人。”叶承小小的诧异了一下,随后冷淡开口。

他语气中并没有过多的热情,由于经历了一世,他对于人情世故看得通透了许多,而他们这个班长杨光明,看起来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一个虚伪的人。

“你来这里等人?!”杨光明夸张的张大了嘴巴,眼底却是布满了嘲讽的笑意:“难不成是等你那些兄弟们?他们恐怕没你这么不要脸吧?”

“你说你这偷偷进来,撞见了我和我爹也没什么,可万一被人家保安发现,你不吃不喝进来白看,那岂不是丢我们学校的脸吗?”

“听我的,赶紧出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平日里在学校课堂,杨光明虽然身为班长,可成绩却没有多好,经常被叶承给压一头。杨光明家里有钱,可偏偏学校那地方没有什么机会显露,对此杨光明十分郁闷,久而久之对叶承也仇视起来。

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嘲讽叶承,他又怎么舍得放过呢?

长桥大酒店,这可是长桥市最豪华的酒店,平日里就算是杨光明本人也不舍得来这里办一桌!

这里最便宜的一桌,都要两三千起步,估计叶承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

就连他自己,这次也不过是沾了父亲的光,听说是谈一宗大生意,方才舍得请客!

至于叶承说的等人,杨光明更是嗤之以鼻,认为叶承完全是在掩饰。

叶承那一群好兄弟里,最有钱的就是顾天辰吧?那家伙虽说有些钱,可他们家里最多也就跟自己家一个档次,听说他家里还限制了顾天辰的消费!

故此,杨光明认定叶承是跑进来,增长一番见识!可没想,被自己给拆穿了!

“光明,这是谁啊?”这时候,杨光明身后的中年男子微微上前,看到叶承一身普通的衣服,眼底露出几分轻视。

“噢,这是我同学,叶承!”杨光明轻笑一声:“在学校,叶承可是我们班第一呢!”

“第一?”杨千熊忍不住嗤笑一声:“小家伙,看在你是光明同学我奉劝你一句,这年头做生意看的不仅仅是成绩,还要有眼色!”

“也就是说,首先你要学会看人!什么是会看人呢?比如说看一个穿的衣服,就能大概看出来一个人的身份地位。”

“没错,”杨光明冷笑一声:“譬如,你这身衣服,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听着父子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叶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们说完了吗?”

第3章 叶股东

重生之后,特别是成了青山融资集团股东的叶承,对于过去的自己早已经发生了改变。

有些人,值得叶承的笑容。

但有些人,就该冷眼相待!

“叶承,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叶承一副冷淡的脸色,杨光明顿时不悦起来:“我们这是在救你!你什么语气?”

“我若是叫来服务员,你下一秒就会被踢出去!信不信?”

“随你!”叶承冷笑一声。

别的他不知道,可自己刚刚在这里吃完饭,服务员是认识他的!到时候服务员来了,恐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是杨光明!

“算了。”这时候杨千熊拉住了杨光明:“等会我们还要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就不要跟这些底层人员纠缠了!”

“哼!这次就放过你!”听到杨千熊的话,杨光明方才甩手冷哼一声。

“哎,爸,你说这次我们要合作的对象,是什么人来着?”转过身去,叶承就听到杨光明急切的问道。

“呵呵,是一个很大的金融集团,叫青山融资集团,对方的总经理叫林鹿,我们就是跟她商谈业务。”杨千熊笑道。

“待会你可别乱说话,人家的实力比咱们可强多了……”

“青山融资?”叶承听的一愣,没想到林鹿是公司的总经理,而且要跟杨家合作……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一辆辆豪车停在了长桥大酒店门口,车中下来的人更是全部上了楼顶的包厢。

见此,叶承将目光移向那道留下来的窈窕倩影。

女子一身职业装束,惹火的身材曲线毕露,精致的鹅蛋脸略施粉黛,浑身上下有着一股英气魄人心神,叶承猜测这位很可能就是林鹿。

果不其然,林鹿一见叶承,美眸顿时眼前一亮,大步走了过来。

不远处的杨家父子见状,皆是激动的跑了过来。

“林……”

两人走至身前,话音还没落下,却是看到林鹿对着叶承伸出了右手。

“您好,叶股东!”林鹿的话让杨光明二人的眼神呆滞了下来。

“你说什么?他是股东?你们青山融资集团的股东?”杨千熊最为突出,瞠目结舌的看着林鹿,想起自己刚刚还对叶承说教,如果叶承真的是股东,恐怕他这脸皮都丢没了!

“没错,你们又是什么人?”林鹿蹙眉看着两人,刚刚他就注意到这俩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林经理,我是杨千熊啊!杨氏集团的董事!我是来跟您商谈合约的!”想起正事儿,杨千熊连忙摆正了姿态。

“哦,这个啊,我想起来了。”林鹿巧笑嫣然,恍然大悟道:“与你们公司的合作嘛……这不,我司的股东都来了,包括叶先生,如果他们同意,我直接就能敲定合同!”

林鹿流转的眼神落在杨家父子二人眼中,却是苦涩不已。至于叶承则是面色古怪的看着林鹿,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

虽然他拥有股份,可并不参与公司的直接管理,所以……

“不可能!你知道他是谁吗?!他不过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怎么可能是你们公司的股东?!”杨光明突然上前吼道,脸上写满了不信。

对于叶承他是再熟悉不过,他活在最普通的家庭,哪来的资格成为青山融资集团的股东?这可是市值过亿的公司!潜力无限!

“光明!住嘴!”杨千熊听到这话却是疾呼一声,眼里满是怒气,再看林鹿的脸色,顿时心中一凉。

自己这儿子怎么就这么蠢呢?林鹿都亲自承认了,怎么可能有假?他这时候质疑叶承的身份,不就是在质疑青山融资公司吗?

果不其然,林鹿的脸色此刻已经黑沉沉一片,她抿着红唇,而后看向叶承,轻声开口:“叶董事,关于杨家合作的事情,还请您拿主意!”

听到这里,叶承是彻底明白了林鹿的意思。

她是在给自己的面子,反正与杨家的合作无关痛痒,还不如卖自己一个面子,若是杨家与叶承关系不错,便可同意,若是关系不合,相信再找一家别的公司合作也不难……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聪明。

念此,叶承心中下定主意,看向林鹿的俏脸,面色严肃道:“林经理,我认为关于这次合作的事情,还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此话一出,杨千熊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连带杨光明,两人皆是目光怨毒的看向叶承。

“好,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关于合作的事情,我会重新考虑。”得到叶承的意思,林鹿的目光也就冷淡了起来。

身为公司的总经理,几乎是一手操办公司的事物,像与杨家的这种普通合作,一抓一大把,况且公司现在火气正盛,想要与他们合作的人那是数不胜数!

得罪了一个无关痛痒的杨家,却有了叶承这个股东的好感,事情的权衡利弊,林鹿自然看得通透。

更何况,叶承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股东吗?至少在林鹿的心里并不这么想。

虽然对方只是在关键时刻投资公司五十万,得到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可私下他也调查了叶承,他的家庭状况林鹿是了然于胸。

如此家庭,叶承竟然一下就拿出五十万投资,这里面没有什么蹊跷,叫林鹿如何能信?这也是林鹿为什么要亲自邀请叶承参加股东会议的原因。

叶承哪里知道林鹿会想这么多?更不知道林鹿已经将自己给调查了一遍,当然,就算他知道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叶承重生了.......

会议结束后,叶承满脸苦涩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道落落大方的倩影,正是林鹿。

“叶董事,您坐我的车走吧?”跟在叶承身后的林鹿突然小跑几步,俏生生立在叶承眼前。

叶承的步伐一顿,看着眼前身姿窈窕的倩影,扑面还能闻道一股淡淡的香气,她的眸子很好看,水汪汪的。

不得不说,林鹿是一个倾城倾国的极品美女,至少是叶承很少见过气质与容貌皆是绝佳的女子。

叶承感受到对方恭敬的态度,不由得想起刚刚会议发生的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刚刚……

第4章 股东会议

青山融资集团股东会议。

叶承神色郑重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奇特的打量了一周,他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在那种时候依旧投资青山融资,要知道很多人可都认为青山融资不可能会破镜重生。

坐在首位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身着一身正装,表情严肃,据叶承所知,这人应该就是青山融资目前最大的股东,占有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也是董事会的董事长。

“咳咳,自从半年前我青山融资集团陷入泥泞,涅槃重生后,今日终于得此成就,这一切还要多亏了大家共同的努力,在此,我秦业生敬大家一杯!”说着,秦业生便举起酒杯。

众人见状忙同举酒杯,其中一人含笑道:“秦董事这说的什么话?危难时期你为公司出力最多,可以说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们!所以这杯酒应当是我们大家敬你才对!”

“正是正是!”

……

接下来,叶承便听到了一众人附和的声音,叶承对此汗颜不已,当初他不过是出了小小的五十万,然后便当了个甩手掌柜,哪里出力帮过公司半分?

他将目光望向林鹿,发现她与大家的目光一样,皆是神色敬重的看向秦业生,他还敏锐的发现,这群人的眼神除了敬重外还带有一丝忌惮!

念此,叶承禁不住眯了眯眼,难不成青山融资的突然崛起,与这秦业生关系莫大?

正当叶承思索时,秦业生却将目光放了过来,只见其目露惊奇的看向叶承,笑道:“这位应该就是我们年纪最小的叶股东了吧?”

“听说你还只是一个学生,因为你学业繁重,我们以前便没有过多打扰你,不过你曾在危难中出手相助与青山融资,这董事的位置我等便商议一直为你留着,不知你现在可有空当,担任这个职位?”

“当然了,若有什么会议你因学业无法参加,可以让林鹿为你记下来,你有什么意见也可在董事会议后陈述,我们会重新考虑。”

对方一席话,是彻底惊到了叶承!

是人都知道,大学的学业并不繁重,一个董事的职位更是完全有时间担任。至于对方后面那些话,更加是为自己考虑!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承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通过对方一席话,他得到了太多重的消息。

其一,秦业生对自己有拉拢之意,或者说他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故此亲近于自己。

其二,秦业生支持自己继续当一个甩手掌柜,并且将董事的位置给自己,这等于变相为自己增加公司的话语权!

其三,林鹿应该是秦业生的人……

看了其他一众董事的表情,自然有人眼底露出不甘与轻视。

他叶承不过一个学生,何德何能与我们并列董事之位?

这恐怕是大家的想法,一旦叶承担任这个董事,恐怕会惹来更多的非议,所以……

“秦董事长,我同意。”叶承欣然答应。

他不是傻子,属于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不要?

“好!”秦业生哈哈一笑,端起酒杯:“那就……恭喜叶董事了!你恐怕是如今我们公司最年轻的董事!”

“嘿嘿,还请大家日后多多照顾,叶承定不辱使命。”叶承举起酒杯,含笑望向他人。

众人虽对此有些不情愿,可看在秦业生的面子上,一个个还是端起了酒杯。

“好。”秦业生扫视众人一周,轻笑一声又道:“今日来,为两件事。这第一件事已经说完,那么接下来便说一下第二件事。”

“相信你们大部分人也知道,我们在不久前刚刚收购了越洋集团,这个集团在长桥的地位影响不低,所以现在需要选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掌管越洋集团大小事物!”

“大家说说,有没有合适的推荐人选?”

这一席话,彻底给叶承整懵了,越洋集团可是长桥不小的房地产公司!虽然近期有些乏力的样子,可他着实没想到青山融资这么大胆,直接给收购了!

不过此刻,在场的众人却是没几个说话的,因为他们很清楚越洋集团的专业领域,他们这些家伙可都是学金融的,可没把握能经营好越洋集团。

然而有一个人却在此时舔了舔嘴唇,跃跃欲试。

这人正是叶承!

叶承心里很清楚,所谓的管理也就是定下发展方向而已,至于一些专业的东西,自然有专业的人去负责操作。

叶承最近正打算投资一块地,而这块地皮也是叶承在未来所知的,当建成一个商业街后,价值瞬间飙升了几十倍还多!

“叶董事,你对此有什么看法?”秦业生注意到了叶承的异样,忍不住出口问道。

“实不相瞒,我想担任越洋集团的负责人!”

第5章 负责人

“我不同意!”叶承的话说完片刻,就有人皱眉开口。

叶承抬眼望去,是一个略微年迈的老者,满脸的轻蔑之色。

“我也不同意!”

……

有一个人带头后,本就对叶承不满的众人纷纷开口,神色愤愤。

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担任越洋集团的负责人?

秦业生似乎早就料到会有如此结果,淡然的倒了一杯茶喝干,然后看向众人,一共十三个人,十人反对。

也就是说,除了秦业生与林鹿,还有叶承自己,没人同意。

林鹿不是股东,没有表决权,而其他人虽然与秦业生站队,可叶承未免太不服众!

“大家不妨先听听叶承有什么计划,如果不行,再否决也不迟。”秦业生轻笑,淡然自若。

“好,就听你小子能有什么说法!”那率先开口的人犹豫了片刻,轻哼出声。

叶承瞬间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很快意识到这人应该是青山融资的第二股东,占有百分之十八的股份!

收回心绪,叶承整理了一下想法,徐徐开口:“大家想必对长桥的地理也有一些关注,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城南有一块地皮,一直没有开发商对它动手?”

“当然知道。”那第二股东哼道:“这块地皮价格太高,而且有专家作出过估计,无论在这里建筑什么项目,都不会有太多的盈利。”

“非也非也。”叶承闻言乐了,这老家伙正中他的下怀:“这块地也许无法建成住宅,无法建成医院,无法建成大型商场,但是,它却可以建一个小型商业街!”

“小型商业街?你是说那种……”秦业生闻言也是眉头一皱。

“没错,只供吃喝玩乐的小型商业街!”叶承勾唇一笑。

“不不不,这不成立!”第二股东陈万象连忙摆起手来:“这旁边几乎荒无人烟,附近只有两个小区,哪里来的人去你的商业街?”

“的确,附近只有两个小区,可是,在七公里外却有着两所大学!陈董事,请问商业街最大的客户群里是什么人?”

“情侣。”陈万象皱了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请问大学里的情侣是不是很多呢?”叶承笑道:“其实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有钱人士,就特别喜欢去大学找些……咳咳……”

“所以,大学的情侣远比你想象的要多,而且……”

“而且什么?”陈万象问。

“而且长桥只有市中心那一条商业街还算大,可惜的是那条老街,太堵,人们也已经有了厌倦心理……”

“如果这个商业街可以建成,以城南到市中心只有二十分钟的距离,我相信会有不少人来的……”

此一席话,彻底点醒了众人。是啊,或许学校还不是重点,可长桥的商业街的确只有一个!

人是有审美疲劳的,不可能一直喜欢同一个地方,如果城南的商业街真的建设成功,别的不说,至少靠近城南的地区以及市中心的地区,绝对可以吸引大量人流!

至于北部……

长桥一直有一个流言,南富北穷!所以……

“好,干了!”秦业生一拍桌子,彻底敲定这一决策:“相信大家也已经听见叶董事的计划了,如此可还有人有什么异议?”

实际上,已经有专家分析过那里建设商业街的可能性,也考虑到了学校等等地势,可唯独没有从审美疲劳这个方面考虑,更忽略了长桥现有的商业街市场!

一众董事此刻皆是惊心于叶承的眼光,此刻哪里还有人敢反对?

“那好,就如此决定了!从今往后,越洋集团的盈利百分之十归叶承一人所有,其余按公司股份分红,叶承仍然享有第二部分分红!”

此言一出,叶承是彻底惊了,秦业生也太为自己着想了吧?

他本身只有百分之五的分红,可这么一算,他的分红比陈万象还要多了!

这也是叶承出来时,一脸苦瓜的样子,秦业生越是如此,他越是心底不安......

“怎么了?叶董事心情不好?”林鹿上前笑问道。

“没。”叶承嘴角一抽,忽然脑海中想起一件事,看向林鹿:“对了,这杨家的实力如何,对我们公司的合作又属于什么档次?”

林鹿俏脸一滞,没想到叶承会问这个,斟酌了一下后如实开口:“杨家在我们即将与之合作的那个领域里,实力还算是不错的。对我们来说,当属最佳选择之一。”

“最佳之一……”叶承嘀咕了一声:“既然如此,那能否麻烦你,再通知杨家一次,没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签订合约。”

“啊?”林鹿一呆,随即对叶承涌起一抹郑重之意:“是!”

也许旁人不明白叶承的意思,可久经商场的林鹿却是明白,真正的强者手段并不是单纯的消灭敌人,而是能让你的敌人为你所用,帮助你变得更强!

何为强者?

翻手便可让人覆灭,转眼又可予人生机!

叶承的一席话,让林鹿对他开始有了浓重的兴趣......

第6章 校园风波

“叶董,不如我就送您到这儿?公司还有事处理,我不好掉头。”车上,林鹿一双玉手握着方向盘,柔柔开口。

叶承笑笑点头:“好,谢谢林经理了。”

“叶董客气了,您现在又是越洋集团的负责人,可是我司罕见的青年才俊呢。”林鹿娇笑着开口,眸间秋波轻涌,满是异彩。

那一瞬间,美眸流转,千娇百媚的风情让叶承看的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说叶承是经历一世的人,可上辈子从未跟这般极品美女有近距离的接触,所以饶是以他那份坚韧的心性,此刻也有些悸动。

深吸一口气,叶承缓缓平复下心情,清澈的眼看向对方:“林经理,我先走了。”

林鹿看着从车前经过的叶承,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容,美眸忽闪着:“有意思……”

叶承脑海思索着未来的计划,不知不觉间已然到了学校门口,忽然有人挤了他一下,再然后人们纷纷推搡开来,叶承也被推到了人群中。

正当叶承皱眉时,耳边忽然升起低呼声:“是吴一轩!”

“轩哥今天看起来好帅啊!”还有女生的软甜声音响起。

“轩哥又是来接嫂子的吧?”还有人哈哈笑着。

“承子!”正当叶承呆滞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上前抓住叶承,正是室友赵强!

“承子,我们走吧。”赵强二话不说,拉着叶承就欲离开。

叶承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又看向不远处的吴一轩,脑海中一件尘封的往事逐渐浮现。

在叶承刚入大一的时候,曾坠入一场爱河,不过那场恋爱最后在一年前疾疾而终。

正思索间,一道靓丽的身影忽然闯入众人的视线,女子身着一身淡绿色的齐膝短裙,精致的容颜略施粉黛,玲珑有致的身材在短裙的包裹下,前凸后翘。

此女名叫周佳琪,正是叶承的前女友。

时间上没错的话,周佳琪现在已经跟了吴一轩,上一世,也就是在此刻,叶承才知道周佳琪的为人。

对方之所以跟他在一起半年,纯粹是因为他的成绩。

“轩哥!”周佳琪看到校门口的吴一轩时,俏脸扬起了幸福的笑容,张开双手扑到了对方怀里。

见此一幕,校门口一众人皆是嫉妒不已,周佳琪可是校里有名的大美女,此刻见到女神扑到别人怀里,众人心里那个酸劲,就别提了!

叶承身旁的赵强嘴角一抽,紧张的看向身旁的叶承。

“佳琪,今天我开着奥迪来接你的,开不开心?”吴一轩搂着周佳琪,嘴角勾着笑容,他很喜欢这种在众人风光面前的感觉。

“真的吗?”周佳琪闻言抬起白皙的俏脸,惊喜道。

“当然!”吴一轩轻笑一声,他这声音可不小,旁边众人听到纷纷露出惊讶的目光,人们这时也才注意到校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奥迪,看样子正是吴一轩新提的。

吴一轩,学生会主席,家里甚至比杨光明还有钱。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舅舅是校长!这就造成了吴一轩在学校的风头格外响亮。

“哇!不愧是吴一轩!好有钱啊!这可是最新款的奥迪啊!”

“我在网上见过!这车提出来要三十多万呢!学生时代就能用这车,真有钱!”

“我要是能当他女朋友就好了……”有女孩花痴的开口。

“你也不看看你的长相,跟人家周佳琪能比吗?人家那是天鹅,你就是丑小鸭!”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让吴一轩与周佳琪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两人高昂着头,像极了胜利归来的武士。

叶承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上一世他没有看清周佳琪虚荣的面目,甚至还为此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看来,却是没什么感觉了。

“赵强,我们走吧。”叶承叹了口气,拉着身旁的赵强向校园里走去。

“慢着!”一道身影忽然来到了叶承的身前,仰着下巴高傲开口:“你就是叶承吧?”

叶承闻言一愣,看着眼前的吴一轩与他身后的周佳琪,目光微微冷了几分。

“有事?”虽然心里猜到几分,可他的心底对此还是忍不住感到可悲。

“我听说,你似乎曾经追过佳琪?”吴一轩冷眼看着叶承,淡然问道。

叶承闻言,随即望向周佳琪,她与叶承对视了一瞬间,美眸顿时闪烁着撇到了一旁。

见此,叶承顿时明白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里满是苦涩。

周佳琪啊周佳琪,为了你心中那点虚荣心,你就一点都不念昔日情面,这么想让吴一轩当众踩我?

他笑,他彻底看错了人!

原本以为周佳琪只是想要借助吴一轩耍耍风头,可现在他是明白了,周佳琪为了得到吴一轩的好感,甚至隐瞒了曾经与自己恋爱的消息!

“你聋子啊?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呢?!”见叶承一脸傻笑,吴一轩脸色不耐烦了几分,喝道。

“你!”赵强闻言,顿时感觉对方欺人太甚,拳头立马就捏了起来!

“赵强!”叶承伸出手臂拦住了对方:“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这……”赵强犹豫了一下,看到叶承眼底的坚定,最后点了点头退开脚步。

叶承眯眼看着吴一轩二人,思索片刻后嘴角一扬轻轻开口:“吴一轩,你说我曾经追求过周佳琪,可有什么证据?”

“这还用得着证据?你对佳琪死缠烂打,几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既然如此,你也应该打听到了,我不只是追求过周佳琪,而是和她交往了一段时间吧?”

第7章 林鹿没走

“叶承!你胡说!”一道纤细的声音尖叫出来,周佳琪的眼底还有着一丝慌乱。

“分明就是你追求我不成,故意跟人散布谣言,四处传播我与你恋爱的消息!”

“我是一个弱女子!你又是我们学校顶尖的学霸,对你那卑劣的手段毫无办法,可是我告诉你!现在我跟轩哥在一起了!你要是再四处玷污我的声誉,轩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周佳琪的声音如同石子掉进小水沟,顿时激起了轩然大波。

吴一轩的脸色顿时漆黑下来,看着叶承的目光冰冷:“是这样的么?”

叶承闻言,脸色也是禁不住难看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周佳琪竟然无耻到了这个程度!颠倒是非!

“叶承,原本我以为你最多就是对佳琪死缠烂打一些!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对一个女子使用这种无耻手段!”

众人闻言,纷纷露出鄙夷不屑的目光,人声……顿时鼎沸!

“我就说嘛!周女神这么漂亮,怎么会看上叶承这么一个穷鬼!原来这家伙用了下三滥的手段!”

“呸!还学霸呢!真不要脸!玷污女神的清誉,算什么男人?真恶心!”

“真相终于大白了!我早就想揭开这个家伙无耻的面目了!仗着学习好简直无恶不作!”

一瞬间的铺天盖地的人言,将一切越描越黑。

就连赵强的脸色都变了,这群人未免也太是非不分了吧?更有些人,完全是为了讨好吴一轩跟周佳琪,声音嘹亮的不断吸引着过往的人。

叶承这次真的是一股愠怒涌起,看着周佳琪的目光再无半分感情,冰冷无比。

“周佳琪,你当真要如此吗?”叶承冷然的声音,让人听了如坠冰谷。

“怎样?”周佳琪扬起雪白的下巴,得意的望着叶承:“叶承,念在你以前还照顾过我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再有下次,哼哼!”

“叶承,听到没有?把你那些恶心人的手段收起来!再让我听到你半点诬陷佳琪清誉的事,小心我我撕烂你的嘴!”吴一轩趾高气扬的看着叶承,威胁道。

“佳琪,我们走!”说罢,吴一轩搂着周佳琪,走向不远处的奥迪。

叶承冷冷看着两人的身影,心中对他们已经下了黑名单。

“穷鬼?看到了吗?奥迪!你这辈子能有这么一亮车吗?”吴一轩搂着周佳琪到车前,又回过头来嗤笑一声说道。

“人渣!赶紧滚回去吧!别在这丢人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话,人群的情绪忽然高涨起来,纷纷对着叶承谩骂起来。

正嚷嚷着,忽然一道引擎咆哮的声音冲到了人群外围,一个侧身,完美的停在了校园外。

啪!

车门打开,一道风情万种的倩影从车里钻了出来。

女子的一颦一笑,顾盼生姿,霎那间,妩媚气场让所有人都缩紧了心神。

那倾城的容颜让在场的所有女性都忍不住自惭形秽,即使是周佳琪,也忍不住露出嫉妒的眼神。

只因为……这女人太美了!

吴一轩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起来,望着那极具诱惑的身子,不禁惊叹这才是真正的绝品尤物!

“玛莎拉蒂!那是玛莎拉蒂!”有人惊呼起来,看着女子的座驾夸张出声。

更多女生的眼睛恨不得放出光来,玛莎拉蒂,对于多少女性来说,这是既理想又奢望的座驾?

周佳琪也艳羡的看着女子、,同时好奇起来,这人一看就不像是校园里的人。那么,她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林鹿隔着奥迪与吴一轩之间,一眼就看到对面的叶承,刹那间展颜一笑,百花失色。

“我……我,她居然冲我笑?”吴一轩眼神顿时呆滞下来,心底荡漾起波浪,脑中思绪万千:“难不成她是公司新来的秘术?父亲让她来接我的?”

是了是了,前段时间父亲说要招一个新秘书!

念此,吴一轩整理一下衣衫,推开身旁的周佳琪,露出一个十分自信的微笑,抬起脚步向林鹿走去。

“我是吴一轩,你……”

吴一轩走到林鹿身边,话还没说完,却是见到林鹿看都没看他一眼,莲步移动,走到了叶承身前,绝美容颜间笑意盈盈道:“叶董,我们又见面了。”

场面,一度凝固到冰点,僵硬!

吴一轩回过头,脸色顿时涨红如同猪肝。

如果说林鹿没有理会他只是让他丢了面子,那她与叶承交谈的场景,便足以叫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赵强在叶承的旁边,看着近在咫尺的绝世美女,紧张的更是不知所措,嘴唇哆嗦不已。

哪怕不为女子这倾城的容貌,单是那周身环绕的气场就让赵强明白,她绝非普通人!

这种女子,叶承什么时候认识的?!

周佳琪的俏脸也是惨白不已,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幕,嘴中喃喃出声:“不可能……”

她跟叶承分手后,一度认为叶承是个废物,除了学习之外一无是处的废物!

可眼前,却有一个比她强无数倍的女子,就站在叶承的身旁,看两者的关系,似乎对叶承还极为尊重!

这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周围众人更是面面相觑,事发的这么突然,眼前这眉目如画的女子,竟然是找叶承的?

而且看这情况,两人关系明显不错,想起刚刚他们还在谩骂叶承,心底不禁生出几分不自然。

认识如此美女,叶承还犯得着去诬陷周佳琪的清誉?!

“叶董,你似乎遇到点麻烦呢?需不需要林鹿帮您解决呢?”见叶承本人也愣在了那里,林鹿忍不住掩嘴娇笑。

这一幕,在人群眼中却是成了打情骂俏……

第8章 逛商场

“咳咳,”叶承脸上掠过一抹疑惑,凑到林鹿精致的耳垂边,低声问道:“你怎么没走?”

感受到耳边的痒感,林鹿俏脸顿时攀上两朵绯红,媚眼如丝的看了叶承一眼。

随即,她学着叶承的样子贴在其耳旁,吐气如兰:“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叶承站在一旁,嘴角抽搐了起来,他那样做是怕别人听到,没想到林鹿竟然故意学他。

这么一来,两人的样子在他人眼中像极了热恋的情人!

林鹿瞥了一眼不远的吴一轩,清脆的声音悦耳响起:“叶哥,你不是说要下午要带我去夜云会所玩吗?怎么还不走啊?”

说罢,林鹿再度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只见她玉手环住叶承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配上她那故意柔腻的嗓音,着实让场中男子嫉妒的眼红。

叶承眼皮一跳,看到吴一轩与周佳琪铁青的脸色,顿时明白林鹿是在为自己找场子,不过感受着手臂上的柔软触感,心底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人群更是躁乱起来,只一瞬间,大家看向周佳琪的目光又是古怪,又是怀疑,又是讽刺。

“好吧。”叶承摸了摸鼻子,看着林鹿眸中俏皮的神色,人家好心替自己解围,他总不能不领情。

“赵强,我下午可能不回来了,你替我签个到。”跟赵强打了个招呼,叶承跟着林鹿上了玛莎拉蒂,留下一群吃瓜群众眼红不已的嗷嗷叫着。

“该死!”吴一轩忍不住怒骂一声,看着身旁还愣着的周佳琪,忍不住怒喝出声:“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别站在丢人了!”

周佳琪闻言,幡然醒悟,看到吴一轩已经上车,连忙灰头土脸跟着钻了进去……

“那个,我们真的要去夜云会所吗?”玛莎拉蒂上,叶承挠了挠头问。

夜云会所,一般都是有钱人去消费享受的地方,刚刚林鹿那一句话也着实把他给惊住了。

“去个头!”林鹿没好气的白了叶承一眼,轻啐出声。她刚刚不过随口说了句,没想这叶承还当真了!

“去公司!”林鹿轻哼一声,说罢一脚踩在刹车上,驶向了青山融资集团。

听到林鹿的话,叶承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眼眸不经意间瞥到对方胸前,嘴唇又是有股燥热感。

虽说林鹿在开车,可还是注意到叶承的举动,当即羞涩的咬住了下唇,耳根子也掠上抹绯红。

见对方如此,叶承忙将两眼望向窗外装作看风景。

叶承的目光转走后,林鹿忍不住松了口气,可心底莫名有些悸动,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这个,林经理,不是去公司吗?我们怎么又变道了?”

十分钟后,看着林鹿的车子忽然在路上掉头,叶承看着对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林鹿拿出手机在叶承脸前晃了晃,语气中透露着一抹欢喜:“刚刚我跟公司请过假了!”

“请假?”叶承瞪大了眼珠子:“那我们这是去哪?”

“去商场啊。”林鹿美眸瞅了叶承一眼,缓缓道:“你好歹也是我们公司的董事,开会总不能老穿这么一身吧?”

叶承闻言一愣,看了看自己这一身休闲服。

他还真得买几身正装穿穿,毕竟以后的商业谈判少不了要穿。

只是,他没想到林鹿放假之际竟然还会帮自己买衣服,一瞬间,叶承的心底忍不住微微升起一抹暖意。

林鹿小心翼翼的看了叶承一眼,看到对方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后,慢慢绽开了一个笑颜,美艳不可方物。

来到了长桥市最大的商场,林鹿与叶承并肩走在一起,叶承能够明显感到林鹿的气场也变得柔和了一些,少了些商战的凌厉,多了几分女人的味道。

“叶董,你看那边的西装怎么样?”林鹿忽然盯上一家高档西服专卖店,美眸明亮。

“行,要不……进去试试?”叶承迟疑了一下道。

谁知林鹿比叶承还要急不可耐,没等叶承说话就拉着他走了进去。

“服务员,我们要这件,还有这件,这件……都拿下来试一遍!”林鹿仰头连续点了好几套衣服。

招待他们的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虽说她对自己的容貌足够自信,可当看到林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露出艳羡的目光。

不仅仅是因为林鹿的容貌,同时林鹿身上那份气质,就让她明白,两人不在同一档次。

只是当她看向林鹿身后的叶承时,眸中却是不自然露出几分鄙夷。

叶承穿的太普通了,跟林鹿站在一起有着强烈的差异,一个光彩夺目,一个再为普通不过。

不过女服务员并没有说什么,乖乖将林鹿所选的衣服都拿了下来,她看出林鹿身上的穿着皆是价值不菲,并不担心他们付不起钱。

“都拿去试一遍吧?”林鹿将衣服推到了叶承身前,嫣然笑道。

“这么多,怎么试的完……”叶承扯了扯嘴角,苦涩一笑。

这一幕落在女服务员眼里,看向林鹿的眼神都变了几分,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喜欢叶承这种小白脸?

更何况,叶承长相也不英俊!

不过,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换上西装的叶承整个人立刻变了一番模样,气质也升华了几分。

“怎么样?”叶承淡淡一笑,他对于自身的形象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虽说不帅,但也不差。

“好看!”林鹿由衷的称赞道,不得不承认,叶承穿上西装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看起来格外舒心。

“那好,这些我全都要了,刷卡!”叶承瞥了一眼旁边的衣服,淡淡开口。

女服务员听到这话,整个小嘴顿时张大起来,看了看林鹿又看向叶承:“都,都要了……?您,您刷卡?”



第1章 重生

长桥,清水酒店。

叶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手机屏幕,嘴角勾出欢喜的笑容。

短信上有着一串长长的数字,让叶承感觉到半年前的孤注一掷,没有选择错误!

叮叮叮……

与此同时,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叶先生,很感谢您在我司的投资,现如今公司盈利,将带给您第一笔三千万的分红,请您确认查收。”

电话中传来一个甜美知性的声音,女人的话,让叶承浓郁的笑容已然遮挡不住:“收到了,多谢贵公司!”

“叶先生说笑了,您曾救我司于水火之中,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叫林鹿,如果您有什么事,尽管联系我,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说完,这名叫做林鹿的女子挂断了电话。

叶承望着窗外将暗的天,眸中浮现万丈光明,脑海中也渐渐回想起半年前的事。

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确切的说,叶承经历过这个时代,因为,他来自未来。

叶承,重生了。

二十年后的叶承经历人生风风雨雨,在一场酩酊大醉中,意外回到了二十年前。

昔日大学的生活场景历历在目,回想起毕业后的惨烈生活,叶承不禁泪湿了眼眶,发誓要将一切重新来过!

半年前,叶承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一年会有一个企业跌入低谷,濒临破产。然而,半年后却打破常理,一飞冲天!

在当时,这个例子甚至一度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却始终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

这一世,叶承先人一步,在这个企业最关键的时刻进行投资!

他将家中所有的存款,一共五十多万砸了进去,得到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坐实了股东的身份!

一晃半年多过去。

叶承终于如期等到了这家公司的消息,与上一世青山融资集团大火的消息,在时间上分毫不差!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如上一世的剧本发展。

而他,则是唯一的变故!这段历史,终将因他而发生改变……

“青山融资集团,只是我重振旗鼓的第一步!”

在幸福的笑容里,叶承沉沉睡了过去……

清晨。

疯狂的手机铃声将叶承叫醒。

“喂?承子,你在哪呢?兄弟们这都找你好长时间了!”接通电话,叶承耳边响起了一个粗狂的嗓门。

“我?我在外边酒店里……”叶承伸手遮了遮窗外的透进来的阳光,迷糊出声。

计算出昨晚可能会得到青山融资集团消息后,叶承决定一个人去酒店住一晚,他怕在寝室自己会太激动,把整个宿舍的人给吓到!

“酒店?”电话中的声音有些诧异:“你小子什么时候有钱住酒店了?”

“哎,算了!你抓紧回学校!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啊?”叶承明知却故问道。

“保密!你来了再告诉你!”

作为过来人,叶承很清楚赵强喊他的原因是什么,无非是因为青山融资集团的突然崛起!

这在当时,尤其是他们这种金融专业的学生群体中,引发了极端热烈的影响!说实话,叶承幻想毕业后能有一番伟大的事业,也是因为这件事初步产生的……

“承子!你终于来了!”校门口,几个身影看到叶承后纷纷露出笑容。

“怎么?哥几个?有什么好事儿?”对于大学期间的这三个室友,叶承可始终没有忘记,毕业后他们还时有交情,只不过三人后来都出去发展了。

“承子,你还没看今天的报道吧?青山融资集团!从一个半年前几乎快要破产的集团,现在竟然盈利数亿之多!”赵强一边走,一边拉着叶承说道。

“而且啊,这个青山融资集团现在是蒸蒸日上!有专业人员估计,下个月他们的盈利要破三十亿!”

“真厉害呢,要是这些钱是我的就好了!”顾天辰在旁边美滋滋的羡慕道。

“行了,别在这嫉妒了。”叶承见状好笑的摇了摇头:“走吧,我请你们去长桥大酒店吃饭。”

“长桥大酒店?”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惊呼声:“我说叶承,你什么家世咱班里都心知肚明,你这么吹也不怕把牛皮吹破?”

叶承闻言眉头一皱,转身看去,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冷笑望着自己。

“杨光明?”叶承眯了眯,眸中立时多了几分阴沉。

“怎么?谎言被揭穿不服气了?”杨光明嗤笑一声,突然从手中拿出来一串钥匙:“看到没有?宝马的车钥匙!”

“连我都舍不得去长桥大酒店吃一顿饭,就你这种穷逼也配?凭你们家打工赚的哪点钱”

“真是服了!这年头,什么打肿脸充胖子的人都有!”

“杨光明你够了!别仗着你班长的身份就可以胡言乱语!”顾天辰挺身而出,怒视对方。

家庭,一直是叶承的逆鳞。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杨光明依旧冷眼嘲讽。

“混蛋!”赵强早就忍不下去了,下一秒就冲了过去,一个拳头砸向杨光明的脸上。

第2章 冲突

“等等!”叶承突然上前拦住了赵强,脸上满是无奈。

杨光明家里有点小钱,在班里又是班长的身份,如果赵强打了他,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赵强!你竟然想打我!”杨光明后怕的看着叶承几人,目光中满是惊怒:“你给我等着的!”

“等着呗?”赵强冷笑一声:“你要是再不滚,我真敢把你揍趴下!”

说罢,赵强扬了扬手中的拳头。

杨光明见状,一张脸阴沉不已,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口气,他只有一个人,动起手来肯定吃亏!

“你们给我走着瞧!”

见杨光明灰头土脸的走了,四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叶承仿佛也回到了当年的感觉,大手一挥:“走!说好请你们去吃饭!咱这就去!”

“等等,承子,不会真的去长桥大酒店吧?”赵承有些担忧的问道。

“当然!”叶承神秘兮兮的开口:“实不相瞒,我最近中了点小钱!”他当然不能说自己当上了青山融资的股东这件事。

“中彩票了?多少钱啊?”

“十万!我去!承子你发了啊!”

……

到了长桥大酒店,四人随便找了个包厢举起酒杯,哈哈大笑着。

“庆祝承子财运天降!干杯!”

饭到中途,叶承来了个电话,看到电话的号码,叶承犹豫了一下,随即走出包厢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叶先生,您现在有空吗?”

“我现在在长桥大酒店跟朋友吃饭,嗯……有事吗?”叶承轻声问道。

“您也在长桥大酒店?那太好了!”林鹿笑了起来:“是这样,我们公司打算一个小时后在长桥大酒店举行一次股东会议,我想邀请您来参加,不知您有空吗?”

“股东会议?”叶承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包厢内吃得差不多的三人,叶承点了点头:“好,我参加。”

虽然叶承只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但人家已经邀请,他也不好意思不去。

半个小时后,叶承送赵强三人上了出租车,自己则留在酒店里等待林南等人,中途实在闲的无聊,便四处走了走,却意外看到了一个熟人。

“叶承?你怎么在这里?”

杨光明也看到了叶承,身旁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与他外貌有七分相似。

杨光明万分没想到竟然真的在长桥大酒店看到了叶承!

“噢,我等人。”叶承小小的诧异了一下,随后冷淡开口。

他语气中并没有过多的热情,由于经历了一世,他对于人情世故看得通透了许多,而他们这个班长杨光明,看起来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一个虚伪的人。

“你来这里等人?!”杨光明夸张的张大了嘴巴,眼底却是布满了嘲讽的笑意:“难不成是等你那些兄弟们?他们恐怕没你这么不要脸吧?”

“你说你这偷偷进来,撞见了我和我爹也没什么,可万一被人家保安发现,你不吃不喝进来白看,那岂不是丢我们学校的脸吗?”

“听我的,赶紧出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平日里在学校课堂,杨光明虽然身为班长,可成绩却没有多好,经常被叶承给压一头。杨光明家里有钱,可偏偏学校那地方没有什么机会显露,对此杨光明十分郁闷,久而久之对叶承也仇视起来。

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嘲讽叶承,他又怎么舍得放过呢?

长桥大酒店,这可是长桥市最豪华的酒店,平日里就算是杨光明本人也不舍得来这里办一桌!

这里最便宜的一桌,都要两三千起步,估计叶承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

就连他自己,这次也不过是沾了父亲的光,听说是谈一宗大生意,方才舍得请客!

至于叶承说的等人,杨光明更是嗤之以鼻,认为叶承完全是在掩饰。

叶承那一群好兄弟里,最有钱的就是顾天辰吧?那家伙虽说有些钱,可他们家里最多也就跟自己家一个档次,听说他家里还限制了顾天辰的消费!

故此,杨光明认定叶承是跑进来,增长一番见识!可没想,被自己给拆穿了!

“光明,这是谁啊?”这时候,杨光明身后的中年男子微微上前,看到叶承一身普通的衣服,眼底露出几分轻视。

“噢,这是我同学,叶承!”杨光明轻笑一声:“在学校,叶承可是我们班第一呢!”

“第一?”杨千熊忍不住嗤笑一声:“小家伙,看在你是光明同学我奉劝你一句,这年头做生意看的不仅仅是成绩,还要有眼色!”

“也就是说,首先你要学会看人!什么是会看人呢?比如说看一个穿的衣服,就能大概看出来一个人的身份地位。”

“没错,”杨光明冷笑一声:“譬如,你这身衣服,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听着父子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叶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们说完了吗?”

第3章 叶股东

重生之后,特别是成了青山融资集团股东的叶承,对于过去的自己早已经发生了改变。

有些人,值得叶承的笑容。

但有些人,就该冷眼相待!

“叶承,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叶承一副冷淡的脸色,杨光明顿时不悦起来:“我们这是在救你!你什么语气?”

“我若是叫来服务员,你下一秒就会被踢出去!信不信?”

“随你!”叶承冷笑一声。

别的他不知道,可自己刚刚在这里吃完饭,服务员是认识他的!到时候服务员来了,恐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是杨光明!

“算了。”这时候杨千熊拉住了杨光明:“等会我们还要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就不要跟这些底层人员纠缠了!”

“哼!这次就放过你!”听到杨千熊的话,杨光明方才甩手冷哼一声。

“哎,爸,你说这次我们要合作的对象,是什么人来着?”转过身去,叶承就听到杨光明急切的问道。

“呵呵,是一个很大的金融集团,叫青山融资集团,对方的总经理叫林鹿,我们就是跟她商谈业务。”杨千熊笑道。

“待会你可别乱说话,人家的实力比咱们可强多了……”

“青山融资?”叶承听的一愣,没想到林鹿是公司的总经理,而且要跟杨家合作……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一辆辆豪车停在了长桥大酒店门口,车中下来的人更是全部上了楼顶的包厢。

见此,叶承将目光移向那道留下来的窈窕倩影。

女子一身职业装束,惹火的身材曲线毕露,精致的鹅蛋脸略施粉黛,浑身上下有着一股英气魄人心神,叶承猜测这位很可能就是林鹿。

果不其然,林鹿一见叶承,美眸顿时眼前一亮,大步走了过来。

不远处的杨家父子见状,皆是激动的跑了过来。

“林……”

两人走至身前,话音还没落下,却是看到林鹿对着叶承伸出了右手。

“您好,叶股东!”林鹿的话让杨光明二人的眼神呆滞了下来。

“你说什么?他是股东?你们青山融资集团的股东?”杨千熊最为突出,瞠目结舌的看着林鹿,想起自己刚刚还对叶承说教,如果叶承真的是股东,恐怕他这脸皮都丢没了!

“没错,你们又是什么人?”林鹿蹙眉看着两人,刚刚他就注意到这俩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林经理,我是杨千熊啊!杨氏集团的董事!我是来跟您商谈合约的!”想起正事儿,杨千熊连忙摆正了姿态。

“哦,这个啊,我想起来了。”林鹿巧笑嫣然,恍然大悟道:“与你们公司的合作嘛……这不,我司的股东都来了,包括叶先生,如果他们同意,我直接就能敲定合同!”

林鹿流转的眼神落在杨家父子二人眼中,却是苦涩不已。至于叶承则是面色古怪的看着林鹿,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

虽然他拥有股份,可并不参与公司的直接管理,所以……

“不可能!你知道他是谁吗?!他不过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怎么可能是你们公司的股东?!”杨光明突然上前吼道,脸上写满了不信。

对于叶承他是再熟悉不过,他活在最普通的家庭,哪来的资格成为青山融资集团的股东?这可是市值过亿的公司!潜力无限!

“光明!住嘴!”杨千熊听到这话却是疾呼一声,眼里满是怒气,再看林鹿的脸色,顿时心中一凉。

自己这儿子怎么就这么蠢呢?林鹿都亲自承认了,怎么可能有假?他这时候质疑叶承的身份,不就是在质疑青山融资公司吗?

果不其然,林鹿的脸色此刻已经黑沉沉一片,她抿着红唇,而后看向叶承,轻声开口:“叶董事,关于杨家合作的事情,还请您拿主意!”

听到这里,叶承是彻底明白了林鹿的意思。

她是在给自己的面子,反正与杨家的合作无关痛痒,还不如卖自己一个面子,若是杨家与叶承关系不错,便可同意,若是关系不合,相信再找一家别的公司合作也不难……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聪明。

念此,叶承心中下定主意,看向林鹿的俏脸,面色严肃道:“林经理,我认为关于这次合作的事情,还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此话一出,杨千熊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连带杨光明,两人皆是目光怨毒的看向叶承。

“好,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关于合作的事情,我会重新考虑。”得到叶承的意思,林鹿的目光也就冷淡了起来。

身为公司的总经理,几乎是一手操办公司的事物,像与杨家的这种普通合作,一抓一大把,况且公司现在火气正盛,想要与他们合作的人那是数不胜数!

得罪了一个无关痛痒的杨家,却有了叶承这个股东的好感,事情的权衡利弊,林鹿自然看得通透。

更何况,叶承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股东吗?至少在林鹿的心里并不这么想。

虽然对方只是在关键时刻投资公司五十万,得到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可私下他也调查了叶承,他的家庭状况林鹿是了然于胸。

如此家庭,叶承竟然一下就拿出五十万投资,这里面没有什么蹊跷,叫林鹿如何能信?这也是林鹿为什么要亲自邀请叶承参加股东会议的原因。

叶承哪里知道林鹿会想这么多?更不知道林鹿已经将自己给调查了一遍,当然,就算他知道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叶承重生了.......

会议结束后,叶承满脸苦涩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道落落大方的倩影,正是林鹿。

“叶董事,您坐我的车走吧?”跟在叶承身后的林鹿突然小跑几步,俏生生立在叶承眼前。

叶承的步伐一顿,看着眼前身姿窈窕的倩影,扑面还能闻道一股淡淡的香气,她的眸子很好看,水汪汪的。

不得不说,林鹿是一个倾城倾国的极品美女,至少是叶承很少见过气质与容貌皆是绝佳的女子。

叶承感受到对方恭敬的态度,不由得想起刚刚会议发生的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刚刚……

第4章 股东会议

青山融资集团股东会议。

叶承神色郑重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奇特的打量了一周,他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在那种时候依旧投资青山融资,要知道很多人可都认为青山融资不可能会破镜重生。

坐在首位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身着一身正装,表情严肃,据叶承所知,这人应该就是青山融资目前最大的股东,占有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也是董事会的董事长。

“咳咳,自从半年前我青山融资集团陷入泥泞,涅槃重生后,今日终于得此成就,这一切还要多亏了大家共同的努力,在此,我秦业生敬大家一杯!”说着,秦业生便举起酒杯。

众人见状忙同举酒杯,其中一人含笑道:“秦董事这说的什么话?危难时期你为公司出力最多,可以说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们!所以这杯酒应当是我们大家敬你才对!”

“正是正是!”

……

接下来,叶承便听到了一众人附和的声音,叶承对此汗颜不已,当初他不过是出了小小的五十万,然后便当了个甩手掌柜,哪里出力帮过公司半分?

他将目光望向林鹿,发现她与大家的目光一样,皆是神色敬重的看向秦业生,他还敏锐的发现,这群人的眼神除了敬重外还带有一丝忌惮!

念此,叶承禁不住眯了眯眼,难不成青山融资的突然崛起,与这秦业生关系莫大?

正当叶承思索时,秦业生却将目光放了过来,只见其目露惊奇的看向叶承,笑道:“这位应该就是我们年纪最小的叶股东了吧?”

“听说你还只是一个学生,因为你学业繁重,我们以前便没有过多打扰你,不过你曾在危难中出手相助与青山融资,这董事的位置我等便商议一直为你留着,不知你现在可有空当,担任这个职位?”

“当然了,若有什么会议你因学业无法参加,可以让林鹿为你记下来,你有什么意见也可在董事会议后陈述,我们会重新考虑。”

对方一席话,是彻底惊到了叶承!

是人都知道,大学的学业并不繁重,一个董事的职位更是完全有时间担任。至于对方后面那些话,更加是为自己考虑!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承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通过对方一席话,他得到了太多重的消息。

其一,秦业生对自己有拉拢之意,或者说他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故此亲近于自己。

其二,秦业生支持自己继续当一个甩手掌柜,并且将董事的位置给自己,这等于变相为自己增加公司的话语权!

其三,林鹿应该是秦业生的人……

看了其他一众董事的表情,自然有人眼底露出不甘与轻视。

他叶承不过一个学生,何德何能与我们并列董事之位?

这恐怕是大家的想法,一旦叶承担任这个董事,恐怕会惹来更多的非议,所以……

“秦董事长,我同意。”叶承欣然答应。

他不是傻子,属于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不要?

“好!”秦业生哈哈一笑,端起酒杯:“那就……恭喜叶董事了!你恐怕是如今我们公司最年轻的董事!”

“嘿嘿,还请大家日后多多照顾,叶承定不辱使命。”叶承举起酒杯,含笑望向他人。

众人虽对此有些不情愿,可看在秦业生的面子上,一个个还是端起了酒杯。

“好。”秦业生扫视众人一周,轻笑一声又道:“今日来,为两件事。这第一件事已经说完,那么接下来便说一下第二件事。”

“相信你们大部分人也知道,我们在不久前刚刚收购了越洋集团,这个集团在长桥的地位影响不低,所以现在需要选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掌管越洋集团大小事物!”

“大家说说,有没有合适的推荐人选?”

这一席话,彻底给叶承整懵了,越洋集团可是长桥不小的房地产公司!虽然近期有些乏力的样子,可他着实没想到青山融资这么大胆,直接给收购了!

不过此刻,在场的众人却是没几个说话的,因为他们很清楚越洋集团的专业领域,他们这些家伙可都是学金融的,可没把握能经营好越洋集团。

然而有一个人却在此时舔了舔嘴唇,跃跃欲试。

这人正是叶承!

叶承心里很清楚,所谓的管理也就是定下发展方向而已,至于一些专业的东西,自然有专业的人去负责操作。

叶承最近正打算投资一块地,而这块地皮也是叶承在未来所知的,当建成一个商业街后,价值瞬间飙升了几十倍还多!

“叶董事,你对此有什么看法?”秦业生注意到了叶承的异样,忍不住出口问道。

“实不相瞒,我想担任越洋集团的负责人!”

第5章 负责人

“我不同意!”叶承的话说完片刻,就有人皱眉开口。

叶承抬眼望去,是一个略微年迈的老者,满脸的轻蔑之色。

“我也不同意!”

……

有一个人带头后,本就对叶承不满的众人纷纷开口,神色愤愤。

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担任越洋集团的负责人?

秦业生似乎早就料到会有如此结果,淡然的倒了一杯茶喝干,然后看向众人,一共十三个人,十人反对。

也就是说,除了秦业生与林鹿,还有叶承自己,没人同意。

林鹿不是股东,没有表决权,而其他人虽然与秦业生站队,可叶承未免太不服众!

“大家不妨先听听叶承有什么计划,如果不行,再否决也不迟。”秦业生轻笑,淡然自若。

“好,就听你小子能有什么说法!”那率先开口的人犹豫了片刻,轻哼出声。

叶承瞬间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很快意识到这人应该是青山融资的第二股东,占有百分之十八的股份!

收回心绪,叶承整理了一下想法,徐徐开口:“大家想必对长桥的地理也有一些关注,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城南有一块地皮,一直没有开发商对它动手?”

“当然知道。”那第二股东哼道:“这块地皮价格太高,而且有专家作出过估计,无论在这里建筑什么项目,都不会有太多的盈利。”

“非也非也。”叶承闻言乐了,这老家伙正中他的下怀:“这块地也许无法建成住宅,无法建成医院,无法建成大型商场,但是,它却可以建一个小型商业街!”

“小型商业街?你是说那种……”秦业生闻言也是眉头一皱。

“没错,只供吃喝玩乐的小型商业街!”叶承勾唇一笑。

“不不不,这不成立!”第二股东陈万象连忙摆起手来:“这旁边几乎荒无人烟,附近只有两个小区,哪里来的人去你的商业街?”

“的确,附近只有两个小区,可是,在七公里外却有着两所大学!陈董事,请问商业街最大的客户群里是什么人?”

“情侣。”陈万象皱了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请问大学里的情侣是不是很多呢?”叶承笑道:“其实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有钱人士,就特别喜欢去大学找些……咳咳……”

“所以,大学的情侣远比你想象的要多,而且……”

“而且什么?”陈万象问。

“而且长桥只有市中心那一条商业街还算大,可惜的是那条老街,太堵,人们也已经有了厌倦心理……”

“如果这个商业街可以建成,以城南到市中心只有二十分钟的距离,我相信会有不少人来的……”

此一席话,彻底点醒了众人。是啊,或许学校还不是重点,可长桥的商业街的确只有一个!

人是有审美疲劳的,不可能一直喜欢同一个地方,如果城南的商业街真的建设成功,别的不说,至少靠近城南的地区以及市中心的地区,绝对可以吸引大量人流!

至于北部……

长桥一直有一个流言,南富北穷!所以……

“好,干了!”秦业生一拍桌子,彻底敲定这一决策:“相信大家也已经听见叶董事的计划了,如此可还有人有什么异议?”

实际上,已经有专家分析过那里建设商业街的可能性,也考虑到了学校等等地势,可唯独没有从审美疲劳这个方面考虑,更忽略了长桥现有的商业街市场!

一众董事此刻皆是惊心于叶承的眼光,此刻哪里还有人敢反对?

“那好,就如此决定了!从今往后,越洋集团的盈利百分之十归叶承一人所有,其余按公司股份分红,叶承仍然享有第二部分分红!”

此言一出,叶承是彻底惊了,秦业生也太为自己着想了吧?

他本身只有百分之五的分红,可这么一算,他的分红比陈万象还要多了!

这也是叶承出来时,一脸苦瓜的样子,秦业生越是如此,他越是心底不安......

“怎么了?叶董事心情不好?”林鹿上前笑问道。

“没。”叶承嘴角一抽,忽然脑海中想起一件事,看向林鹿:“对了,这杨家的实力如何,对我们公司的合作又属于什么档次?”

林鹿俏脸一滞,没想到叶承会问这个,斟酌了一下后如实开口:“杨家在我们即将与之合作的那个领域里,实力还算是不错的。对我们来说,当属最佳选择之一。”

“最佳之一……”叶承嘀咕了一声:“既然如此,那能否麻烦你,再通知杨家一次,没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签订合约。”

“啊?”林鹿一呆,随即对叶承涌起一抹郑重之意:“是!”

也许旁人不明白叶承的意思,可久经商场的林鹿却是明白,真正的强者手段并不是单纯的消灭敌人,而是能让你的敌人为你所用,帮助你变得更强!

何为强者?

翻手便可让人覆灭,转眼又可予人生机!

叶承的一席话,让林鹿对他开始有了浓重的兴趣......

第6章 校园风波

“叶董,不如我就送您到这儿?公司还有事处理,我不好掉头。”车上,林鹿一双玉手握着方向盘,柔柔开口。

叶承笑笑点头:“好,谢谢林经理了。”

“叶董客气了,您现在又是越洋集团的负责人,可是我司罕见的青年才俊呢。”林鹿娇笑着开口,眸间秋波轻涌,满是异彩。

那一瞬间,美眸流转,千娇百媚的风情让叶承看的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说叶承是经历一世的人,可上辈子从未跟这般极品美女有近距离的接触,所以饶是以他那份坚韧的心性,此刻也有些悸动。

深吸一口气,叶承缓缓平复下心情,清澈的眼看向对方:“林经理,我先走了。”

林鹿看着从车前经过的叶承,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容,美眸忽闪着:“有意思……”

叶承脑海思索着未来的计划,不知不觉间已然到了学校门口,忽然有人挤了他一下,再然后人们纷纷推搡开来,叶承也被推到了人群中。

正当叶承皱眉时,耳边忽然升起低呼声:“是吴一轩!”

“轩哥今天看起来好帅啊!”还有女生的软甜声音响起。

“轩哥又是来接嫂子的吧?”还有人哈哈笑着。

“承子!”正当叶承呆滞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上前抓住叶承,正是室友赵强!

“承子,我们走吧。”赵强二话不说,拉着叶承就欲离开。

叶承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又看向不远处的吴一轩,脑海中一件尘封的往事逐渐浮现。

在叶承刚入大一的时候,曾坠入一场爱河,不过那场恋爱最后在一年前疾疾而终。

正思索间,一道靓丽的身影忽然闯入众人的视线,女子身着一身淡绿色的齐膝短裙,精致的容颜略施粉黛,玲珑有致的身材在短裙的包裹下,前凸后翘。

此女名叫周佳琪,正是叶承的前女友。

时间上没错的话,周佳琪现在已经跟了吴一轩,上一世,也就是在此刻,叶承才知道周佳琪的为人。

对方之所以跟他在一起半年,纯粹是因为他的成绩。

“轩哥!”周佳琪看到校门口的吴一轩时,俏脸扬起了幸福的笑容,张开双手扑到了对方怀里。

见此一幕,校门口一众人皆是嫉妒不已,周佳琪可是校里有名的大美女,此刻见到女神扑到别人怀里,众人心里那个酸劲,就别提了!

叶承身旁的赵强嘴角一抽,紧张的看向身旁的叶承。

“佳琪,今天我开着奥迪来接你的,开不开心?”吴一轩搂着周佳琪,嘴角勾着笑容,他很喜欢这种在众人风光面前的感觉。

“真的吗?”周佳琪闻言抬起白皙的俏脸,惊喜道。

“当然!”吴一轩轻笑一声,他这声音可不小,旁边众人听到纷纷露出惊讶的目光,人们这时也才注意到校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奥迪,看样子正是吴一轩新提的。

吴一轩,学生会主席,家里甚至比杨光明还有钱。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舅舅是校长!这就造成了吴一轩在学校的风头格外响亮。

“哇!不愧是吴一轩!好有钱啊!这可是最新款的奥迪啊!”

“我在网上见过!这车提出来要三十多万呢!学生时代就能用这车,真有钱!”

“我要是能当他女朋友就好了……”有女孩花痴的开口。

“你也不看看你的长相,跟人家周佳琪能比吗?人家那是天鹅,你就是丑小鸭!”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让吴一轩与周佳琪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两人高昂着头,像极了胜利归来的武士。

叶承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上一世他没有看清周佳琪虚荣的面目,甚至还为此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看来,却是没什么感觉了。

“赵强,我们走吧。”叶承叹了口气,拉着身旁的赵强向校园里走去。

“慢着!”一道身影忽然来到了叶承的身前,仰着下巴高傲开口:“你就是叶承吧?”

叶承闻言一愣,看着眼前的吴一轩与他身后的周佳琪,目光微微冷了几分。

“有事?”虽然心里猜到几分,可他的心底对此还是忍不住感到可悲。

“我听说,你似乎曾经追过佳琪?”吴一轩冷眼看着叶承,淡然问道。

叶承闻言,随即望向周佳琪,她与叶承对视了一瞬间,美眸顿时闪烁着撇到了一旁。

见此,叶承顿时明白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里满是苦涩。

周佳琪啊周佳琪,为了你心中那点虚荣心,你就一点都不念昔日情面,这么想让吴一轩当众踩我?

他笑,他彻底看错了人!

原本以为周佳琪只是想要借助吴一轩耍耍风头,可现在他是明白了,周佳琪为了得到吴一轩的好感,甚至隐瞒了曾经与自己恋爱的消息!

“你聋子啊?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呢?!”见叶承一脸傻笑,吴一轩脸色不耐烦了几分,喝道。

“你!”赵强闻言,顿时感觉对方欺人太甚,拳头立马就捏了起来!

“赵强!”叶承伸出手臂拦住了对方:“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这……”赵强犹豫了一下,看到叶承眼底的坚定,最后点了点头退开脚步。

叶承眯眼看着吴一轩二人,思索片刻后嘴角一扬轻轻开口:“吴一轩,你说我曾经追求过周佳琪,可有什么证据?”

“这还用得着证据?你对佳琪死缠烂打,几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既然如此,你也应该打听到了,我不只是追求过周佳琪,而是和她交往了一段时间吧?”

第7章 林鹿没走

“叶承!你胡说!”一道纤细的声音尖叫出来,周佳琪的眼底还有着一丝慌乱。

“分明就是你追求我不成,故意跟人散布谣言,四处传播我与你恋爱的消息!”

“我是一个弱女子!你又是我们学校顶尖的学霸,对你那卑劣的手段毫无办法,可是我告诉你!现在我跟轩哥在一起了!你要是再四处玷污我的声誉,轩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周佳琪的声音如同石子掉进小水沟,顿时激起了轩然大波。

吴一轩的脸色顿时漆黑下来,看着叶承的目光冰冷:“是这样的么?”

叶承闻言,脸色也是禁不住难看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周佳琪竟然无耻到了这个程度!颠倒是非!

“叶承,原本我以为你最多就是对佳琪死缠烂打一些!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对一个女子使用这种无耻手段!”

众人闻言,纷纷露出鄙夷不屑的目光,人声……顿时鼎沸!

“我就说嘛!周女神这么漂亮,怎么会看上叶承这么一个穷鬼!原来这家伙用了下三滥的手段!”

“呸!还学霸呢!真不要脸!玷污女神的清誉,算什么男人?真恶心!”

“真相终于大白了!我早就想揭开这个家伙无耻的面目了!仗着学习好简直无恶不作!”

一瞬间的铺天盖地的人言,将一切越描越黑。

就连赵强的脸色都变了,这群人未免也太是非不分了吧?更有些人,完全是为了讨好吴一轩跟周佳琪,声音嘹亮的不断吸引着过往的人。

叶承这次真的是一股愠怒涌起,看着周佳琪的目光再无半分感情,冰冷无比。

“周佳琪,你当真要如此吗?”叶承冷然的声音,让人听了如坠冰谷。

“怎样?”周佳琪扬起雪白的下巴,得意的望着叶承:“叶承,念在你以前还照顾过我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再有下次,哼哼!”

“叶承,听到没有?把你那些恶心人的手段收起来!再让我听到你半点诬陷佳琪清誉的事,小心我我撕烂你的嘴!”吴一轩趾高气扬的看着叶承,威胁道。

“佳琪,我们走!”说罢,吴一轩搂着周佳琪,走向不远处的奥迪。

叶承冷冷看着两人的身影,心中对他们已经下了黑名单。

“穷鬼?看到了吗?奥迪!你这辈子能有这么一亮车吗?”吴一轩搂着周佳琪到车前,又回过头来嗤笑一声说道。

“人渣!赶紧滚回去吧!别在这丢人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话,人群的情绪忽然高涨起来,纷纷对着叶承谩骂起来。

正嚷嚷着,忽然一道引擎咆哮的声音冲到了人群外围,一个侧身,完美的停在了校园外。

啪!

车门打开,一道风情万种的倩影从车里钻了出来。

女子的一颦一笑,顾盼生姿,霎那间,妩媚气场让所有人都缩紧了心神。

那倾城的容颜让在场的所有女性都忍不住自惭形秽,即使是周佳琪,也忍不住露出嫉妒的眼神。

只因为……这女人太美了!

吴一轩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起来,望着那极具诱惑的身子,不禁惊叹这才是真正的绝品尤物!

“玛莎拉蒂!那是玛莎拉蒂!”有人惊呼起来,看着女子的座驾夸张出声。

更多女生的眼睛恨不得放出光来,玛莎拉蒂,对于多少女性来说,这是既理想又奢望的座驾?

周佳琪也艳羡的看着女子、,同时好奇起来,这人一看就不像是校园里的人。那么,她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林鹿隔着奥迪与吴一轩之间,一眼就看到对面的叶承,刹那间展颜一笑,百花失色。

“我……我,她居然冲我笑?”吴一轩眼神顿时呆滞下来,心底荡漾起波浪,脑中思绪万千:“难不成她是公司新来的秘术?父亲让她来接我的?”

是了是了,前段时间父亲说要招一个新秘书!

念此,吴一轩整理一下衣衫,推开身旁的周佳琪,露出一个十分自信的微笑,抬起脚步向林鹿走去。

“我是吴一轩,你……”

吴一轩走到林鹿身边,话还没说完,却是见到林鹿看都没看他一眼,莲步移动,走到了叶承身前,绝美容颜间笑意盈盈道:“叶董,我们又见面了。”

场面,一度凝固到冰点,僵硬!

吴一轩回过头,脸色顿时涨红如同猪肝。

如果说林鹿没有理会他只是让他丢了面子,那她与叶承交谈的场景,便足以叫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赵强在叶承的旁边,看着近在咫尺的绝世美女,紧张的更是不知所措,嘴唇哆嗦不已。

哪怕不为女子这倾城的容貌,单是那周身环绕的气场就让赵强明白,她绝非普通人!

这种女子,叶承什么时候认识的?!

周佳琪的俏脸也是惨白不已,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幕,嘴中喃喃出声:“不可能……”

她跟叶承分手后,一度认为叶承是个废物,除了学习之外一无是处的废物!

可眼前,却有一个比她强无数倍的女子,就站在叶承的身旁,看两者的关系,似乎对叶承还极为尊重!

这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周围众人更是面面相觑,事发的这么突然,眼前这眉目如画的女子,竟然是找叶承的?

而且看这情况,两人关系明显不错,想起刚刚他们还在谩骂叶承,心底不禁生出几分不自然。

认识如此美女,叶承还犯得着去诬陷周佳琪的清誉?!

“叶董,你似乎遇到点麻烦呢?需不需要林鹿帮您解决呢?”见叶承本人也愣在了那里,林鹿忍不住掩嘴娇笑。

这一幕,在人群眼中却是成了打情骂俏……

第8章 逛商场

“咳咳,”叶承脸上掠过一抹疑惑,凑到林鹿精致的耳垂边,低声问道:“你怎么没走?”

感受到耳边的痒感,林鹿俏脸顿时攀上两朵绯红,媚眼如丝的看了叶承一眼。

随即,她学着叶承的样子贴在其耳旁,吐气如兰:“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叶承站在一旁,嘴角抽搐了起来,他那样做是怕别人听到,没想到林鹿竟然故意学他。

这么一来,两人的样子在他人眼中像极了热恋的情人!

林鹿瞥了一眼不远的吴一轩,清脆的声音悦耳响起:“叶哥,你不是说要下午要带我去夜云会所玩吗?怎么还不走啊?”

说罢,林鹿再度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只见她玉手环住叶承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配上她那故意柔腻的嗓音,着实让场中男子嫉妒的眼红。

叶承眼皮一跳,看到吴一轩与周佳琪铁青的脸色,顿时明白林鹿是在为自己找场子,不过感受着手臂上的柔软触感,心底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人群更是躁乱起来,只一瞬间,大家看向周佳琪的目光又是古怪,又是怀疑,又是讽刺。

“好吧。”叶承摸了摸鼻子,看着林鹿眸中俏皮的神色,人家好心替自己解围,他总不能不领情。

“赵强,我下午可能不回来了,你替我签个到。”跟赵强打了个招呼,叶承跟着林鹿上了玛莎拉蒂,留下一群吃瓜群众眼红不已的嗷嗷叫着。

“该死!”吴一轩忍不住怒骂一声,看着身旁还愣着的周佳琪,忍不住怒喝出声:“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别站在丢人了!”

周佳琪闻言,幡然醒悟,看到吴一轩已经上车,连忙灰头土脸跟着钻了进去……

“那个,我们真的要去夜云会所吗?”玛莎拉蒂上,叶承挠了挠头问。

夜云会所,一般都是有钱人去消费享受的地方,刚刚林鹿那一句话也着实把他给惊住了。

“去个头!”林鹿没好气的白了叶承一眼,轻啐出声。她刚刚不过随口说了句,没想这叶承还当真了!

“去公司!”林鹿轻哼一声,说罢一脚踩在刹车上,驶向了青山融资集团。

听到林鹿的话,叶承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眼眸不经意间瞥到对方胸前,嘴唇又是有股燥热感。

虽说林鹿在开车,可还是注意到叶承的举动,当即羞涩的咬住了下唇,耳根子也掠上抹绯红。

见对方如此,叶承忙将两眼望向窗外装作看风景。

叶承的目光转走后,林鹿忍不住松了口气,可心底莫名有些悸动,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这个,林经理,不是去公司吗?我们怎么又变道了?”

十分钟后,看着林鹿的车子忽然在路上掉头,叶承看着对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林鹿拿出手机在叶承脸前晃了晃,语气中透露着一抹欢喜:“刚刚我跟公司请过假了!”

“请假?”叶承瞪大了眼珠子:“那我们这是去哪?”

“去商场啊。”林鹿美眸瞅了叶承一眼,缓缓道:“你好歹也是我们公司的董事,开会总不能老穿这么一身吧?”

叶承闻言一愣,看了看自己这一身休闲服。

他还真得买几身正装穿穿,毕竟以后的商业谈判少不了要穿。

只是,他没想到林鹿放假之际竟然还会帮自己买衣服,一瞬间,叶承的心底忍不住微微升起一抹暖意。

林鹿小心翼翼的看了叶承一眼,看到对方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后,慢慢绽开了一个笑颜,美艳不可方物。

来到了长桥市最大的商场,林鹿与叶承并肩走在一起,叶承能够明显感到林鹿的气场也变得柔和了一些,少了些商战的凌厉,多了几分女人的味道。

“叶董,你看那边的西装怎么样?”林鹿忽然盯上一家高档西服专卖店,美眸明亮。

“行,要不……进去试试?”叶承迟疑了一下道。

谁知林鹿比叶承还要急不可耐,没等叶承说话就拉着他走了进去。

“服务员,我们要这件,还有这件,这件……都拿下来试一遍!”林鹿仰头连续点了好几套衣服。

招待他们的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虽说她对自己的容貌足够自信,可当看到林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露出艳羡的目光。

不仅仅是因为林鹿的容貌,同时林鹿身上那份气质,就让她明白,两人不在同一档次。

只是当她看向林鹿身后的叶承时,眸中却是不自然露出几分鄙夷。

叶承穿的太普通了,跟林鹿站在一起有着强烈的差异,一个光彩夺目,一个再为普通不过。

不过女服务员并没有说什么,乖乖将林鹿所选的衣服都拿了下来,她看出林鹿身上的穿着皆是价值不菲,并不担心他们付不起钱。

“都拿去试一遍吧?”林鹿将衣服推到了叶承身前,嫣然笑道。

“这么多,怎么试的完……”叶承扯了扯嘴角,苦涩一笑。

这一幕落在女服务员眼里,看向林鹿的眼神都变了几分,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喜欢叶承这种小白脸?

更何况,叶承长相也不英俊!

不过,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换上西装的叶承整个人立刻变了一番模样,气质也升华了几分。

“怎么样?”叶承淡淡一笑,他对于自身的形象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虽说不帅,但也不差。

“好看!”林鹿由衷的称赞道,不得不承认,叶承穿上西装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看起来格外舒心。

“那好,这些我全都要了,刷卡!”叶承瞥了一眼旁边的衣服,淡淡开口。

女服务员听到这话,整个小嘴顿时张大起来,看了看林鹿又看向叶承:“都,都要了……?您,您刷卡?”

重生2000,站在风口上,猪头都能大发横财!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