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张浩然挑战混沌雷劫失败,重生回到高中时代。

道祖张浩然挑战混沌雷劫失败,重生回到高中时代。

第1章 重生

疼!

刺眼的疼!

火红的骄阳散发着强烈光芒,让张浩然几乎睁不开眼。

“我被混沌雷劫杀死,难道还活着?”

张浩然迷迷糊糊看向四周,他在一辆疾驰在高速公路的汽车中。

左侧是汽车的玻璃,透过玻璃,张浩然看到庄稼和树林在眼中快速划过。

张浩然视线重回车内。

戴着耳机的学生跟着节奏晃着脑袋,关系好的学生窃窃私语,长途疲劳的学生昏昏欲睡。

“耗子,你东看西看的干嘛呢,弄的我浑身发毛,先说清楚啊,兄弟我对你可没一点意思。”

说话的是张浩然身边一名短发学生,身材单薄,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一脸鄙视的说完后,又重新看向课本。

张浩然下意识道:“这不是高三的语文课本吗,上面是《池落花铭》第三章,节选的第七段内容吧。”

短发学生合上书,既古怪又震惊地望着张浩然。

“我只是随便翻了翻,你都记得这么清楚?不对,我们还没学到这篇文章吧。”

短发学生不知道的是,张浩然心里的震撼远胜过他。

“我重生了!”

张浩然震惊。

他本是炼虚合道级别的道祖,想要求证纯阳不朽,挑战混沌雷劫,却被雷劫击败。

没想到的是,张浩然大难不死,居然重生回到了高中时代。

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样。

张浩然父亲叫张鹏德,上一世张浩然高考后得知张鹏德查出绝症,由于家里条件一般,张家拿不出那么多钱给张鹏德治病,张浩然黯然神伤,到处打工借钱,干着多份兼职,甚至连导游这种招待游客的累活,张浩然也都接受。

结果张浩然当导游的时候,在泰山一不小心从悬崖摔落,坠入“华天神尊”途径地球时遗留的洞穴宝地,正是因为那宝地,张浩然有幸踏入修仙路,等从宝地出来时,已是数百年后。

爸妈早已不在,张浩然黯然神伤,内心愧疚,便一心入道,刻苦修炼,青出于蓝胜于蓝,一身修为超过华天神尊,成为后来名震修仙界的道祖。

前世张浩然修仙练功,逆天而行,经历了太多的你死我活,心身疲惫,如今重生,正好给了张浩然一个享受全新人生的机会。

车上是卧龙高中高三五班的几十名学生,他们参加完学校组织的春游活动,正返回襄州市一中的路上。

“凌欢,你还是老样子。”张浩然看着身边的短发同学,感慨万千。

两人都是来自普通家庭,所以才把学习当做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在学校里,凌欢是他无话不说的好兄弟,每次考试成绩榜上,学霸张浩然总是名列第一,凌欢屈居第二。

“耗子,你今天怎么了?要不这次春游后你回家休息休息,病养好了再回来,不就是一个高考嘛,咱们来年继续。”凌欢嘿嘿笑道。

“懒得理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张浩然翻了个白眼,这货是想让他回家休息,让出全校第一的位置呢。

张浩然和凌欢在汽车左侧的座位,隔着走道,右侧坐着一位靠窗的女生。

侧头看着窗外,乌黑长发披落在肩膀上,挡住女生一半的盛世容颜,女生背靠着座椅,极度吸引眼球的上身,挺拔如峰,玲珑有致的胸形足够让任何一个男生抓狂。

女生偶尔撩开挡住视线的长发,双目挑眉的轻轻一瞥,会不经意的扫一眼张浩然。

校花徐晴,梦想是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全高中的人都知道,徐晴对学霸张浩然暗中喜欢,只是性子高傲,从没有主动表达过暗恋的情绪。

“耗子,咱两换个位置吧。”凌欢推了推张浩然。

“人家又没看你,你激动什么。”张浩然摇头,让你刚刚说我,我就不换。

“靠,哪儿有你这么说话的,整个卧龙高中,谁不知道校花徐晴喜欢的人是你。”

凌欢道:“换个位置让我好好看书,是兄弟就不要为难我,说句心里话,我巴不得你们赶紧在一起,谈个恋爱什么的,这样你无心学习,成绩下降,我超过你成为卧龙高中第一学霸指日可待了。”

说起学习成绩可以超越张浩然,凌欢比谁都兴奋。

张浩然无语,凌欢的高中生活除了吃饭睡觉,便是想超过他成为第一,做梦都想。

“换就换吧。”张浩然耐不住凌欢的几次恳求,正要动身的时候,张浩然动作忽然停下。

“等等!”

“现在几点了?”

张浩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急忙问道。

“耗子,你”

凌欢话没说完,被张浩然截断:“别废话,快告诉我!”

凌欢一愣,从没有见过张浩然这种反应,他以为张浩然想反悔,悻悻道:

“今天是华历2005年四月十号下午两点三十分,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两月。耗子你喂,你干嘛呢,靠!这可是高速公路啊,你站着干嘛,不要命了啊!”

张浩然解开安全带,“哗”的一下站着,身体笔直如松,巡视大巴车上的几十名同学。

“肖薇薇在哪儿?”张浩然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他突然喊肖薇薇做什么,难道他喜欢肖薇薇?”右侧靠窗的徐晴脸色一黯。

心里像是有蚂蚁爬过,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第2章 快停车人命关天

汽车前排的座位,一名女生正戴着耳机听歌,脑袋一摇一晃的,沉浸在音乐的节拍里面。

一名男生用手臂轻轻碰了碰身边的女生。

“薇薇,别听了,有人喊你呢。”

女生“啊”的一声,摘下耳机,东张西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浩然,你喊肖薇薇做什么?”班主任方明捷就在肖薇薇不远处,她扭头质询张浩然。

张浩然没有立刻回应班主任方明捷的话,而是打量着肖薇薇。

肖薇薇相貌虽然比不了徐晴,但是论及长相,肖薇薇比大部分女生都要优秀,不然别人也不会有事喊她‘肖美女’,这可没开玩笑。

不过在这个时候,肖美女的脸色显得病态白,尤其是一双眼睛,和普通人差别很大,带着莫名的憔悴和困倦。

张浩然越看越心惊。

“和前世一模一样。”

张浩然清晰记得,前世这趟汽车正是在返回襄州市的路上,肖薇薇突然出现了急性阑尾炎症状,当时时间似乎是下午两点三十五分。

肖薇薇病发的时候,距离最近的高速公路服务区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所以肖薇薇病情迅速恶化,阑尾化脓穿孔,形成化脓性腹膜炎,引起休克。后来汽车司机从最近的高速公路收费站驾车离开,随后立刻报警求助,肖薇薇最终在医院捡回半条命。

“肖薇薇在医院里面抢救成功后,她的家人还特意给医院医生送了面锦旗表达谢意。”张浩然心里轻轻一叹,“可惜肖薇薇的家人并不知道,以肖薇薇的身体状况,经历那次抢救之后元气大伤,寿命大减,因为肖薇薇损失的,可是人体最为重要的元气。”

现在救人要紧!

张浩然心里有了计划,要尽快在肖薇薇发生急性阑尾炎之前,找到最近的医院,立刻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问题是漫漫高速公路,去哪儿找医院。

张浩然皱着眉头,他前世修仙,成为炼虚合道级别的道祖,舍了自身的私念,合了大道三千,从此聚散如意,再也无法被人杀死,缺胳膊断腿都能长出来,更别说区区阑尾炎。

“我重生归来早已不是什么道祖,就算是阑尾炎我也束手无策啊。”

张浩然脸色焦急,他这才发现,即使是拥有前世记忆,也无能为力。

“真的没有办法吗?”张浩然心中升起一丝无力感。

天意难为,肖薇薇真的命该如此?

张浩然心里“腾”的窜出火焰。

“什么天意难为?”

“我前世修仙不就是逆天而行?”

“我硬抗混沌神雷,对抗的可是宇宙意志,区区天意,我何曾看在眼里!”

肖薇薇性格好又爱学习,乐于助人可从来没有什么坏口碑,老天凭啥让人家寿元大减。

忽然的,张浩然想到了办法!

“方老师,让司机在右边的应急车道停下来。”张浩然急声道。

“什么?”

“停下来?这可是高速公路啊。”

同学们讶异,以为张浩然脑子坏了。

班主任方明捷更是一头雾水,不知张浩然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么一个毫无道理的要求,哪怕张浩然是她最喜欢的学生,她也不能纵容他。

“现在的学生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该答应学校教务处提出的什么春游计划,连张浩然这么好的孩子都能变。”方明捷遗憾的摇摇头。

“方老师,快点让司机停车啊,要不然来不及了,还有不到五分钟,人命要紧啊。”张浩然喊道。

方明捷当然不信,好端端的说什么人命要紧啊,断然拒绝。

这时汽车降低速度,向高速公路右侧应急车道靠近。

方明捷喊道:“刘司机,你要停车吗?”

刘司机膀大腰圆,面相憨厚,有着近三十年的开车经验。

刘司机回道:“方老师,不如就照他说的试试。”说完打开汽车的双闪灯,下车放好警示牌。

“张浩然这是无中生有,你们还跟他一起瞎起哄。”方明捷岔岔不平,却又无可奈何,她旁边的学生跟见到瘟神一样不敢看她。

徐晴和身边女生交换位置,然后隔着走道,小声问凌欢:“他怎么了?”

凌欢耸耸肩:“这个我真不知道,回学校后你找他亲自聊聊。”

徐晴脸一红,是她暗恋张浩然,又不是张浩然暗恋她,让徐晴亲自开口,这得脸皮多厚才能做到。

“我才不问呢,谁让他刚刚喊着肖薇薇的名字。”徐晴小女生的倔强性子出来了。

这时张浩然旁若无人一样,直接冲向汽车前排。

“你们让让,把脚都拿开!”

张浩然神情严肃,一把抱住肖薇薇,毫无半点亵渎的举动,一边说着“别动”,一边将肖薇薇慢放在汽车的走道,让肖薇薇保持半卧的姿势。

这动作着实有些亲密。

看到这一幕的徐晴彻底坐不住了。

“张浩然,大白天耍无赖,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

第3章 玄金归元术

周围的学生们叽叽喳喳议论开来。

“徐晴不是喜欢张浩然吗,怎么对他吼那么大声。”

“书呆子,懂什么是吃醋吗?”

“高速公路急停,这也太刺激了,是不是等会儿就会有外星人攻打地球?”

“想什么呢你,科幻片看多了吧。”

张浩然举手示意道:“大家安静点!”

学生们相继沉默。

肖薇薇自从懂事起,除了她老爸之外,哪儿有别人这么横抱过他,更何况张浩然和她的关系只是同学而已。

好在肖薇薇知道张浩然性格,不是那种喜欢占人便宜的人,饶是如此,肖薇薇的脸上依旧涌现出一抹羞涩的红云。

忽然,肖薇薇眼神怪怪的,她发现张浩然的一只手,竟然直接覆盖在她的腹部,温热的手掌甚至还在她的腹部轻轻摩挲。

肖薇薇心里顿时出现一股异样冲动。

这怎么可以!

对于一个还没谈过男朋友的高中女生来说,肖薇薇的腹部是她神圣不可侵犯的隐私部位!

“张浩然,难道我一直以来看错你了吗?”肖薇薇脾气上来了,正要发作,忽然感觉肚子那里一阵钻心的痛,本来就白皙的脸蛋,刹那间惨白,这种病态白根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肤色。

急性阑尾炎开始发作了!

同学们这才意识到,原来肖薇薇身体真的有问题。

“薇薇,你到底怎么了?”

“是不是生病了啊。”

“快打急救电话啊。”

“这可是高速公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张浩然在治病?”

班主任方明捷让大家安静。

肖薇薇疼的额头直冒汗,腰身弯成一团。

“张浩然,你老实告诉我们,肖薇薇她到底怎么了?”方明捷这个时候出声道,她暗自后怕,还好张浩然提前发现了问题,不然今天的事情就闹大了。

“方老师,肖薇薇她有潜在的急性阑尾炎征兆,随时会发病,我之前留意过她,感觉她可能会随时出事。”

张浩然随意编了个理由,心里却在想着计策。

“肖薇薇身体底子差,体内元气薄弱,所以才会容易患上急性阑尾炎,如果我给她补充元气的话,或许可以阻止病情。”

“要说补充元气的法门,我现在能够使用的也就只有《玄金归元术》,就是不知道,现在使用玄金归元术,我能不能坚持住。”

玄金归元术,是一门凝聚元气的法门。

每个人都有元气,平常人的健康和运动能力,都跟自身元气有密切相关的联系,只是人们不知道该怎样利用元气。

此刻,张浩然正使用玄金归元术,凝聚元气帮助肖薇薇治疗,无论张浩然能不能坚持,他都要试试。

张浩然右手贴在肖薇薇的腹部上,保持下按动作的同时,轻轻揉动,每揉动一圈,张浩然脸色就会白了几分,短短数十秒后,张浩然额头大汗淋漓,呼吸变重,按在肖薇薇腹部的手掌差点坚持不住。

反观肖薇薇,竟忍不住发出几声舒服的声音,和之前剧痛难忍的模样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这严肃的抢救现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在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呢。

在后面紧张观望的徐晴,两只手捏的紧紧的,她终于知道张浩然不是在开玩笑。

“坏蛋,早知道这样,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一惊一乍的,害人家误会了。”徐晴的梦想是外科医生,知道病人为重,所以她安安静静,没有打扰张浩然。

不过她好奇的是,张浩然治病的方式这么神奇,揉肚子就能治好急性阑尾炎的话,那还要医生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在徐晴看来,张浩然的“野路子”至少有了作用。

“大家快看,肖薇薇脸色好了一些。”凌欢惊喜道,“耗子,你什么时候这么牛叉了,用手按着转几圈都能治好急性阑尾炎了。”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张浩然转过头,展现给凌欢的却是一张惨白的脸。

“水,快给张浩然补水!”徐晴急忙道。

“我带的有水,春游营地打的热水,现在还热乎着,快趁热喝下吧。”一名女生递过水壶,张浩然拿起水壶“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喝慢点啊,也不怕呛到。”徐晴心里埋怨,要不是人多,她直接说出来了。

张浩然趁着喝水的空当赶紧休息。

张浩然刚刚调动自己的元气,催动玄金归元术,消耗自己的精力。

张浩然暗道:“元气是人体之根本,我用《玄金归元术》凝聚元气补充肖薇薇,支撑肖薇薇坚持到市里的医院就行。”

玄金归元术,仅仅是修仙一脉中,等级最低的法门,作用是凝结元气,前世道祖张浩然,对于玄金归元术这种弱到不能再弱的法门,根本是看都懒得一看。

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救人的宝贝。

不过,重生后张浩然使用玄金归元术,调动元气导致精力疲惫,元气耗损严重,需要休息。

“张浩然,谢谢你。”肖薇薇语气又是歉意又是感激。

方明捷和其他的同学不由松了口气,刚刚肖薇薇疼的哭喊让人心碎。

“小事一桩。”

郑浩然刚说完,却听肖薇薇“啊”的一声惨叫,花容变色,捂着肚子翻来覆去。

张浩然脸色一变:“玄金归元术失效了?”

病来如山倒,这下麻烦了!

肖薇薇呼吸艰难,她绝望的指着自己的小腹部。

“我这里好疼!”

“张浩然快救救我,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第4章 阴阳眼

同学们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徐晴赶紧问道:“大家有没有带药,如复方新诺明片、红毒素片及麦迪霉素片等,如果距离医院较远,短时难以到过医院,阑尾未穿孔者可先服用消炎药,不管怎么说,我们先让肖薇薇度过这一次难关。”

同学们摇头,春游只有一天时间,快去快回,图的是一个放松,就算是生病了,也可以就近选择医院。

没有人带药。

“方老师,我建议立刻让汽车送肖薇薇去医院。”徐晴郑重道。

“你的建议不错。”方明捷道,“急性阑尾炎可不简单,如果耽误了麻烦可就大了。”

唯独张浩然摇头。

“晚了。”

“去最近的医院至少也得一个小时。以肖薇薇的身体底子,就算是治疗及时,恐怕也会影响后半辈子。”

张浩然说的已经很委婉,准确说,肖薇薇的病情一旦耽误,会影响寿命。

徐晴生气,你是学霸不假,可这方面我比你专业些吧!

徐晴在高中的时候,已经预习了中西医大学中的临床病例,徐晴的家里也帮她聘请了大学老师专人辅导,所以徐晴自信在医学这方面,比张浩然强。

“张浩然,我问你。你知道肖薇薇现在能吃什么吗?”

“不知道。”

“你知道如果全腹部疼痛和压痛,腹部膨胀,出现寒颤,体温升至39度以上,意味着什么?”

“说说看?”

“意味着阑尾已经穿孔造成腹膜炎,病情危重,必须紧急送医院救治!现在肖薇薇的情况刻不容缓,你竟然在这里拖延时间,干扰我们,真出了事,你能负责吗!”

徐晴越说越气,让张浩然毫无半点颜面。

周围的学生一惊一乍的,这还是那个暗恋张浩然的校花吗?女人真可怕,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说过了,现在把肖薇薇送到医院就算是有用,她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张浩然摇头,丝毫不管徐晴怎么辩解,“现在只有我能帮助她,这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好好好,你是对的行了吧,什么都听你的,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救她。”徐晴气呼呼转过头。

其实她也明白,一个身体底子不好的人,一旦经历过大病,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影响。

徐晴之所以没有跟张浩然僵持下去,是因为她心里不知怎的,有一丝相信张浩然能够做到的感觉。

“耗子,是兄弟就认真回答我,你真的有把握?这要是拖下去,可是人命关天啊。”凌欢低声道。

“交给我吧。”张浩然道。

“相信你能做到!”凌欢重重点头。

张浩然重新端视肖薇薇。

现在肖薇薇的急性阑尾炎病症已经彻底爆发,伴有发烧症状的她,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消毒后的手术刀给我。”张浩然理所当然伸出一只手,显然是在问徐晴。

徐晴瞪了眼张浩然,老老实实的从医药箱中取出一把手术刀,消毒后递给了张浩然。

周围人不由自主后退,太可怕了,校花随身带刀啊,一些男生甚至庆幸校花喜欢的是张浩然,这要是喜欢他们,万一什么时候不爽了,给他们来一刀找谁哭去。

张浩然左手拿刀,右手按压肖薇薇的腹部。

“这可是涉及阑尾切割的知识,张浩然真的会开刀?”徐晴的心砰砰狂跳。

事实是,张浩然确实不会开刀,他也不需要外科开刀技术。

因为他用的,是比外科手术高端无数倍的修仙神通。

张浩然凝视肖薇薇腹部,心中默念。

“阴阳变易,易出万象,象定乾坤,坤育万物,万物能灵。”

“神通,阴阳眼!”

张浩然瞳孔霎时一变,没有一丝眼白,黑漆漆的眼睛像是被幽灵附身,说不出的诡异。

阴阳眼,具有透视的能力!

张浩然眼中此时呈现的,是肖薇薇腹部元气流动的画面,在腹部的一个位置,元气空空,像是被什么东西截断一样。

“病灶就在这里!”张浩然断定这就是阑尾所在的位置,急性阑尾炎爆发后,象征着生命力的元气会受到阻碍。

张浩然手起刀落,手术刀划开肖薇薇的腹部,打开一个切口。

同时运转玄金归元术,凝聚元气在右手,元气将右手包裹,张浩然握住手术刀,蝴蝶穿花般,隔着皮肤“盲目”操作。

周围的学生们,彻底看傻眼了。

第5章 神奇医术

有元气保护,张浩然不担心会伤害肖薇薇。

张浩然漆黑的瞳孔盯着肖薇薇腹部,精神没有丝毫懈怠,在阴阳眼注视下,肖薇薇腹中的手术刀所到之处清晰可见。

学生们惊呼,这要是错一点肖薇薇就完了。

“这是什么手术?”

“匪夷所思的操刀技术!”

“张浩然隔着皮肤,操控手术刀,这也太夸张了吧!”

张浩然避开了所有要害处,手术刀轻轻一划,取出阑尾,同时另外一只手运转玄金归元术,凝聚元气帮助肖薇薇止血化疼。

这动作看似繁杂,实际上全在张浩然阴阳眼的洞察之中,井然有序,按部就班。

张浩然的动作,全程落入周围学生们眼中。

梦想成为外科医生的徐晴,更是目瞪口呆。

“以前老师讲过,用纱布垫将小肠推向内侧,先找到盲肠,再沿三条结肠带向盲肠顶端追踪,即能找到阑尾。”

“可张浩然隔着皮肤就准确切到了阑尾,而且没有使用任何消毒物品”

徐晴有太多的问题,她最想问的是,张浩然如何避免手术过程中的出血?

张浩然从徐晴手中接过手术用的缝针工具,将肖薇薇的伤口缝合。

徐晴明明感觉张浩然缝针动作生涩,可就是能够将伤口缝合好,整个手术的过程“简陋”无比,但每一个细节的结果都是对肖薇薇有利的。

“没出血、没消毒、自带麻醉,这是怎么做到的!”

徐晴心中犹如万马咆哮。

报纸上写着的外科手术。

电视上播报的传奇手法。

传闻中神医酒青山“下针半秒、方寸之间”的奇针医术等等。

这些在徐晴脑海里刻下过极为深刻的烙印,促使徐晴立志成为一名优秀外科医生的医学传奇故事

顷刻间倒塌。

报纸上的外科手术和手法,和张浩然隔着皮肤“探囊取物”毫无可比性。

至于徐晴的偶像神医酒青山,徐晴断定,就算是酒青山在场亲自观摩张浩然的手术后,恐怕也要吐血三升。

这哪儿是手术?

这分明就是禽兽啊!

当然这里的禽兽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徐晴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的震撼。

因为她竟然看到肖薇薇不可思议的站起来了。

“就算是肖薇薇恢复能力再快,也不可能做完手术就能站着吧。”

徐晴的脑海轰的一下,展现在她面前的手术,绝对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她感觉自己的世界观,仿佛被张浩然用一把铁锤,狠狠地敲碎。

“校花美女,你在看哪儿?给你东西呢。”张浩然将手术刀和其他手术工具递给徐晴,却见徐晴毫无反应,便调侃了几句。

随后语重心长道,“手术过程和细节很重要,不能马虎任何一步。”

他还反过来教育我了?徐晴刚想反驳,看到张浩然一副疲态,心中莫名一软,接过张浩然递给她的手术刀和缝针工具。

张浩然对肖薇薇笑着说:“走几步看看,应该没事了。”

肖薇薇试探性走了几步,果真没事了,跟正常人一样。

“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你。”肖薇薇气色比之前好多了。

张浩然露出灿烂笑容,他脸色白里透红,毫无半点惨白,和之前精疲力竭帮肖薇薇完全不同。

这就是阴阳眼作用的另外一个体现,张浩然能够看到空气中流动的天地元气,使用玄金归元术将天气元气吸入体内,精神和身体状态迅速恢复。

第6章 一出好戏

张浩然抢救肖薇薇这事还是在学校传开了。

卧龙高中靠山而建,无论是空气还是环境,比市区的高中要好很多。

张浩然没有选择住校,而是选择在校外租房,距离不远,绕过卧龙高中后的小山,有一处专门给学生提供租房的居民楼。

张浩然结束晚自习后,和往常一样步行回家。

别人都是选择骑车回到出租屋,唯独张浩然坚持着每天步行十几分钟回去,原因很简单,省钱。

家里生活条件不好,张浩然的习惯就是省吃俭用,从来不做铺张浪费的事情。

经过一处昏暗的路灯后,远处光线暗了下来,依稀可见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停靠在路边。

张浩然皱眉,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谁会把轿车停在这儿,张哈然的好奇心顿时起来了,便走过去看。

等张浩然靠近之后,发现了异常,桑塔纳轿车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整个车身在上下有规矩的起伏。

张浩然的阴阳眼,很容易穿透车身,看到一副活春宫景象。

一男一女,女的叫佟魅,年十八,卧龙高中知名的“交际花”,仗着面容姣好,身材不错,喜欢勾搭校内有钱的公子哥,偶尔还会挑校外的有钱大叔下手。

男的叫季江南,一身腱子肉,身材雄壮,是卧龙高中的高三学生,这人平时在学校嚣张得势,没人敢惹他。

车里面,只见佟魅背靠着座椅,头发凌乱,面露痛苦,偶尔发出几声压抑的惊呼,季江南趴在佟魅身上,压住佟魅白花的腿,有规律的颤动,随后车窗摇下,几团纸丢了出来。

“小贱人,老子真想和你大战一晚上。”季江南粗狂的喘.息没有任何掩饰。

佟魅妩媚道:“听说学校的那个学霸张浩然,最近抢救了一个女生,都在传张浩然医术了得,你要是想在我身上多下功夫,或许让张浩然帮你看看,有奇效也说不定哦。”

季江南哼哼道:“就他?老子让他做的事,他敢说一个不字?他要是拒绝,老子揍死他。”

佟魅回道:“亲爱的可是跆拳道高手,摆平他还不是轻轻松松。”

季江南满意道:“小贱人,我就喜欢你这股辣劲!”

桑塔纳扬长而去,至始至终,两人都不知道有人早已围观了一出好戏。

张浩然摇摇头,真是一对狗男女。

第二天,高三五班。

肖薇薇找到张浩然,说她的姐姐肖亦珊,想中午请张浩然吃饭,报答张浩然在高速公路上施手相救的恩情,张浩然知道肖薇薇家境一般,委婉的拒绝了。

一旁的凌欢低声道:“耗子,肖薇薇姐姐肖亦珊,经营着一个小饭馆,生意可好了,我去吃过几次,人家请你吃饭,你不去总不好吧。”

张浩然翻了个白眼,“我看是你想去吃吧,你就是个吃货。”

凌欢嘿嘿一笑。

肖薇薇赶紧道:“我姐也邀请了凌欢过去,要不你们一起?”

张浩然只好同意。

凌欢想到自己可以混一顿免费的午餐,笑的登时合不拢嘴。

中午放学,三人去了阿梅饭馆。

快到阿梅饭馆,张浩然看见一个女生正微笑着等待着他们。

女生身高足有一米七,她穿着一件蓝色的牛仔外套,修长的腿型被牛仔裤紧紧包裹,本是青涩的年纪,无论是长相还是身体都没有一丁点的青涩感。

乌黑长发散披在肩上,遮住半边容颜,若隐若现的另外半边脸,足以让人迷醉,简直人间极品美人。

张浩然汗颜:“肖薇薇,你姐也邀请了徐晴?”

有点尴尬,这几天徐晴一直问张浩然,如何抢救肖薇薇的,张浩然没有告诉徐晴答案,让徐晴对张浩然颇有埋怨。

“当时你们一起帮了我,都是我的恩人。”肖薇薇笑道。

凌欢跟着道:“对对对,我帮耗子拿过水,耗子你说是不?”

张浩然无语,“凌欢,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三人来到阿梅饭馆,徐晴挽住肖薇薇的手臂嘘寒问暖,随后扫了眼张浩然,径直步入阿梅饭馆。

第7章 极品老板娘

“阿梅饭馆的老板娘肖亦珊,是你的表姐。”张浩然注视阿梅饭馆,他前世曾经来过这里。

“珊珊姐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几年前我家里遇到了车祸,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幸运的是我正好遇到了珊珊姐,珊珊姐很同情我,愿意资助我上学,便在这里开了一家阿梅饭馆。”肖薇薇低声道,”请你们吃饭的地方条件不好,希望不要往心里去。”

相比较周围的餐馆,阿梅饭馆的装修确实显得简陋。

不过阿梅饭馆的生意,却是整条街上数一数二。

“和前世一样,阿梅饭馆是卧龙高中旁边的这一条‘小吃一条街’上,生意最好的一家。”

张浩然一眼望去,只有阿梅饭馆外排着一条长龙,这些都是要打包带走的顾客,在阿梅饭馆里面,摆放的桌子旁早已坐满了人,另外一侧的两间包厢,一间人满为患,另外一间,则空空荡荡。

这间空出的包厢,就是肖亦珊特意为张浩然等人准备的。

阿梅饭馆生意好,两个炒菜的厨子,腰大膀圆的站在门口炒菜,顾客们排着长队等待,时不时吆喝几声,催促厨子们赶紧炒菜。

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将厨子炒好的饭菜打包装好,递给顾客。

张浩然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有着高佻的身材,体态轻盈,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因为弯腰的缘故,胸部的壁垒仿佛由硬变的松软,跟着垂落下来,随着她的动作摇摇欲坠,像是随时会掉下来的深水炸弹一样。

阿梅饭馆生意火爆不是没有原因。

如果说徐晴是人间极品美人,那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男人杀手。

女人明眸皓齿,白皙的脸庞和精美的五官交相呼应,,尤其是嘴角挂着盈盈笑容,像娇艳的花朵,总是能然人第一时间产生好感。

可以说,阿梅饭馆这么多顾客,大多数都是冲着女人而来。

“她就是肖亦珊。”张浩然深深看了眼肖亦珊,随后和肖薇薇前往包厢。

论模样,肖亦珊不输给校花徐晴,论气质,肖亦珊犹有过之,毕竟肖亦珊比徐晴大了两岁,二十芳华的肖亦珊,正是绽放魅力的时候。

包厢里面。

张浩然通过透明的玻璃窗,看向阿梅饭馆外的顾客排队景象,笑着道,“肖薇薇,我记得阿梅饭馆在这里开业也就才一个月吧,生意已经超过了这条街的其他饭馆。”

“是快一个月了,我表姐在这里开了一家饭馆,一方面是为了照顾我,一方面也是想赚点钱。”肖薇薇提起肖亦珊的时候,一副开心的模样,跟张浩然等人说着关于阿梅饭馆的种种趣事。

肖薇薇忽然想起什么,神色一黯,没再提阿梅饭馆的事,说道:“这会儿顾客比较多,我们估计要等二十分钟左右,你们先喝点茶吧,我出去帮一下我姐。”

肖薇薇不愿多说,张浩然却很清楚。

肖亦珊在这里开店一个月,有人惦记肖亦珊的美貌,追求未果后,便在这里玩了个圈套报复肖亦珊,前世肖亦珊就是因为这个圈套,导致阿梅饭馆名誉下滑严重,生意跌落低谷。

后来那个设计报复肖亦珊的家伙,逍遥的独身世外。

张浩然瞅了眼排着长长队伍的顾客们,他耗费一年寿命,开启维持七天的阴阳眼,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

此刻,张浩然可以清晰看清客人们的面貌特征,甚至张浩然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看到元气在客人们体内流动的景象。

“咦?”

忽然,他眼神一动。

第8章 有人挑衅

张浩然的视线看向一个人。

排队的人群中,有个模样猥琐的青年做贼心虚似的,东张西望,小心翼翼。

“就是他,让肖亦珊名声坠地,这人用下三滥招数陷害别人,如果在上一世被我发现,这种人早就被我五马分尸。”

“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名字叫崔凯。”

张浩然眼神一沉,握着茶杯的手却不由的加了些力量。

这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

原来是肖亦珊和肖薇薇一起,端着饭菜进来了。

肖亦珊一进门,立刻充满了歉意道:

“不好意思,刚刚有点忙,没有顾及到你们,我听薇薇说,张浩然喜欢吃青椒肉丝和水煮鱼片,我让厨子做了这些菜。”

肖薇薇在一旁帮忙端菜。

“味道不错。”张浩然捻了一块水煮鱼片,鱼片里香气四溢,朗朗上口。

凌欢都快饿坏了,直接大口大口的吞咽。

张浩然无语道:“凌欢,你都不怕抢着啊。”

这货什么时候能稳重一点。

徐晴吃了几口,点头称赞。

见大家满意,肖亦珊松了口气,然后道:“要是还想吃什么,尽管吩咐,我先去忙了。”

肖亦珊离开包间,肖薇薇留下。

张浩然问道:“按理说这里生意不错,我觉得可以把店面装修布置一下,顾客们说不定更喜欢。”

肖薇薇道:“表姐遇到我之前,在外面工作一直不太顺利,已经辞了好几个工作,也就是开了饭馆后,生意有了好转,表姐才放了心,装修店面的事我和表姐提过几次,表姐说装修需要花很多钱,先给我赚够上大学的学费。”

真是个好女人。

张浩然已经猜到了,肖亦珊在外面工作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再加上自己过人的相貌,工作上肯定被人骚扰遇到麻烦,不然也不会辞职。

“哪怕是肖亦珊开了阿梅饭馆,生意红火,有时候也照样被人算计,比如”张浩然扫了眼包厢外,嘴角露出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

“你们先吃,我出去买瓶可乐。”张浩然随口道。

“那怎么能行,我帮你去买吧。”肖薇薇急忙道。

“不用,你坐下,好好吃饭。”张浩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肖薇薇愣了愣,只好坐下。

徐晴早就觉得张浩然不太对劲,起身道:“我也去买东西。”说完,徐晴一副我就跟定你了的样子。

张浩然无语,没理会徐晴,离开包厢。

阿梅饭馆外,排队的顾客比之前少了一些,肖亦珊忙的香汗淋漓,又是收钱找钱又是帮顾客打包饭菜。

送走了一位顾客,肖亦珊迎向下一位顾客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崔凯,你怎么又来了!”

肖亦珊无比嫌弃的看着崔凯。

叫崔凯的平头青年一双猥琐的眼睛,不停的在肖亦珊身上打量,有人看出崔凯这幅猥琐样,顿时厌恶,保持距离。

有的人看不下去,便伸张正义道:“这位朋友,你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找茬的啊,没看到我们排队等了半天啊。”

崔凯火冒三丈道:“你们嚷嚷什么?这一条街除了阿梅饭馆,还有那么多饭馆你们怎么不去?”

“再说了,老子就特么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咋了?有本事咬我啊!爱吃吃,不吃滚蛋!”

崔凯脱下外套,露出白色背心,胳膊上、肩膀上全是张牙舞爪的青龙纹身,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来啊!

快来咬我啊!

崔凯见无人反对,哼了一声,眼神停留在肖亦珊身上。

嘴一张,露出一口黄牙,“珊珊,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阿梅饭馆开张不就是给人吃饭的吗,我饿了来这里吃饭没问题吧。”

道祖张浩然挑战混沌雷劫失败,重生回到高中时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