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把钥匙我。“ 何遇心急

“喂,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把钥匙我。“ 何遇心急


第1章 绝不

“何遇,我怀孕了,你看到这条信息尽快给我个电话。”

苏未晚按下发送键之后,便把自己窝在沙发里,无神的看着暖黄色的天花板,明明已经很小心,怎么还是中标了!

整整半个月了,每天一条同样的信息,可始终石沉大海,今晚,是苏未晚最后的努力!

即便在忙,即便国外再有时差,也该看到了吧?

苏未晚长叹,不是她的手机坏掉了,是何遇真的就这么消失在国外了!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一头扎进了被窝。

“我不会娶你,所以孩子不能留。”何遇冷酷而又决绝的声音在苏未晚耳边炸裂。

“不!”

苏未晚嘶吼,猛然睁开双眼,汗水打湿了头发,怔怔的看着窗外浓的化不开的夜色。

还好,是个梦!

苏未晚喃喃自语,想要找出一个答案,“我的宝宝,妈妈该怎么办?妈妈多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晚晚,你怀了何遇的孩子?”

苏母嘶哑的声音,冲击着苏未晚脆弱的神经。

苏未晚猛然扭头,张了张嘴想要否认,却最终话音转变。

“妈,你怎么还没睡?”

苏未晚伸手拧开台灯,橘黄色的灯光瞬间驱逐了黑暗,苏母布满血丝的双眼就那么暴露在苏未晚眼前。

苏未晚鼻子一酸,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你怎么这么问?”

“下午收拾你的房间,发现了这个。”

苏母把揉搓皱巴的化验报告单递到苏未晚眼前。

“晚晚,你和何遇是怎么商量的?”苏母轻叹,这两个星期她的女儿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

商量?呵,她连何遇的一条讯息都收不到!

苏母伸手把苏未晚揽进怀里,一如小时候哄她睡觉一般,轻声道:“晚晚,你放心,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苏母说完,不由自主的哼唱起了催眠曲。

熟悉的旋律,温暖的怀抱,苏未晚本就心神俱疲,再次昏昏沉沉睡去。

苏母小心的给苏未晚掖了掖被角,伸手想要抚平苏未晚紧皱的眉头,轻叹。

第二日,苏未晚早起却未见苏母,只当是例行晨跑,便留了便条去了工作室。

“好可惜终于失去你......”忧伤的旋律打断了苏未晚纷乱的思绪。

“我的姐啊,出大事了,姨妈去了何家说是商量你的终身大事。”

电话那头的林清奇看热闹不嫌事大,老姐总算是要修成正果了。

苏未晚一个头两个大,妈妈怎么擅作主张!

苏未晚来不及整理手里的工作,挂了电话便冲出了工作室,发动车子直奔何家。

如苏未晚所料,迎接她的便是何父何母的轮番轰炸。

“未晚啊,阿姨给你保证,何遇出差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和你领证。”在何母看来,儿子既然愿意和苏未晚生孩子,那肯定是乐意娶她的。

“就是,你就安心的等着做我们何家的儿媳妇吧。”何父想的更简单,这苏未晚肚子里可是他们何家货真价实的孙子。

而苏母,则满眼笑意,何父何母可是再三保证了,一定会好好对她家闺女。她家闺女老大不小了,终于要嫁出去了。

“妈,叔叔阿姨,我今天把话放这,如果何遇在孩子有心跳之前和我领证,我自然会好好的把他生下来,可是如果不愿意......”

“我绝不会留下。”

苏未晚一字一顿。

短短几句话,却抽空了苏未晚所有的力气。

她怎能不爱自己的孩子,可是,她怎么能让孩子如她一样成长在单亲家庭?

她绝不!

第2章 合拍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苏母尴尬,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把苏未晚拉到客厅,苏未晚半分不配合。

“叔叔阿姨,我带着妈妈先回去了,等什么时候联系上何遇了再说。”

苏母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未晚不由分说带出了何家。

“你这孩子,你也不想想,你都三十了,要是真不要这个孩子,多伤你的身体,再说,你都怀了何遇的孩子了,他怎么着都会娶你。”

苏母絮絮叨叨,可满心都是在给苏未晚打算。

苏未晚满心苦涩,他们虽然是经人介绍认识,可现在有了孩子,情况到底是不一样了,何遇怎么能这么狠心。

“妈,这件事让我自己处理吧。”

看着苏未晚眼底的悲恸,苏母只觉得在她心上狠狠插了一刀。

从这一天开始,何母每天上门,变着花样给苏未晚做营养餐,苏未晚怎么也阻止不了。

“未晚,你看这是阿姨特意起了大早去早市买的最新鲜的鱼,这鸡是你何叔叔特意去乡下买的自家喂的,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添加剂。”

每一次,何母不等苏未晚开口拒绝,便自觉进厨房忙活,而苏母则总有借口出门。

苏未晚怔怔的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何母,双手不自觉的抚上还算平坦的小腹,距离摊牌已经一个月,而苏未晚总算是等到了何遇的一条短信。

“我爸妈不能代表我的态度,这个孩子我不会要,所以,打掉。”

苏未晚赶紧打过去,却依旧无人接听。

苏未晚说不清她现在是什么心情,锥心之痛,也不过如此。

“未晚,你别站着了,赶紧去沙发上躺好,阿姨马上就做好了。”

何母扭头冲苏未晚笑了笑,看苏未晚不为所动,便亲自把苏未晚赶到了沙发上。

“听话。”

看着何母忙碌的身影,苏未晚泪流满面,喃喃自语:“我的宝宝,妈妈多想感受你一天天的长大,多想陪伴你成长,想要给你做好吃的,陪你看遍世间风景。”

“可是,你爸爸不要你,妈妈怎么忍心让你受和妈妈一样的苦。”

“对不起,我最亲爱的宝宝。”

苏未晚毅然决然的出了家门。

鱼汤的鲜美总算是让何母满意,然而苏未晚却不见了!

何母心惊肉跳。

“老何,赶紧的,未晚好像自己去医院了。”何母带着哭腔。

何父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工作驱车赶到何家,苏母急的团团转。

“我就不该为了给王姐创造机会出门的,这可怎么办,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这多伤身体。”

“你们先别着急,我已经让助理联系了各个医院,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何父安抚。

三人兵分三路在各个医院寻找,却始终不见苏未晚的踪迹。

苍茫的夜色中,苏母带着满心的疲惫和担忧推开了家门,却看到苏未晚斜靠在沙发上,踉跄两步:“晚晚,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妈,医生说,孩子有心跳了,他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了。”

她的孩子,正在一点点成长,一声一声的心跳和她是那样的合拍。

我最亲爱的孩子,不管未来的路如何,妈妈一定护你周全,用尽全力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如果不能,我一定会是最好的妈妈。

第3章 硬仗

心急火燎的何父何母,在接到苏母报平安的电话之后,总算是放下了这颗悬着的心。

“老何,你说这阿遇到底是怎么想的。”挂了电话,何母无奈的摇了头。

付博忠冷哼一声:“以前他怎么想的我管不着,现在既然有了孩子,这婚不结也得结。”

何母怔了一下,随即叹气,阿遇的性子,实在是让人担心。

第二日苏未晚起了个大早,既然决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熬夜工作。

欢快的门铃响起,苏未晚疑惑,这么早会是谁?随即想到每日报到的何母,再次无奈。

“阿姨,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会照顾好自己。”苏未晚打开房门,把何母让进房间,看着她手里的大包小包,想要接过去,却被何母让开。

“别,你赶紧歇着,这可是我托好姐妹从国外邮寄回来的,昨晚总算是到家了。”

何母一面给苏未晚解释,一面自觉的往冰箱里放。

“未晚,我给你讲,我怀阿遇的时候,刚好是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什么营养品都没吃,你都不知道,看到阿遇刚生下来瘦小一团,可我把愧疚死了。”

“所以啊,这孕期补品,是非常重要的。”

苏母絮絮叨叨,满眼温柔,随即握着苏未晚的手,眼泪几乎溢出眼眶。

“未晚,阿姨知道怀孕辛苦,现在阿遇更是被耽搁在国外,真的是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等阿遇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和你去领证,阿姨保证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落后一步的何父抬脚进屋,手上同样大包小包。

“就是,他即便是翅膀再硬,我也是他老子,只要他想喊我一声爹,就给我乖乖的去民政局领证。再说,你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相信他一定知道珍惜的。”

“哼,万一他一时想左,敢不去民政局,我就敢打断他的腿。” 

何父信誓旦旦,生怕苏未晚不相信,再三保证。

“未晚,孩子月份还小,你千万不能胡思乱想啊,对孩子的发育也不好。”

苏未晚低眉顺眼:“叔叔阿姨放心吧,我既然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就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绝不会委屈了宝宝的。”

“如果何遇真的不愿意和我结婚,我也会把宝宝生下来,我独自抚养,他只是我自己的孩子。我的工作性质叔叔阿姨也是知道的,照顾宝宝完全不成问题。”

苏未晚目光柔和,却直视何父何母。

“只是也希望叔叔阿姨记住自己的保证,我真心希望我的宝宝有一个完整的家。”

苏未晚目光坚毅,她一定用尽全力,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哪怕奉子成婚,她也在所不惜!

何母再次保证:“未晚放心,阿姨保证,阿遇一定会和你领证的。”

她虽然说的笃定,可儿子是个什么性子,她还是知道的,恐怕要打一场硬仗了。

苏母晨跑回来,何父何母的保证刚好听个正着,脸上的笑意更是浓了几分。

“亲家来了啊,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是我自夸,我家闺女啊,可还真是打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媳妇。”

苏未晚一脸无语,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有这么王婆卖瓜的吗?

“妈,说什么呢,也不怕别人笑话。”

第4章 序幕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何遇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何母则是每天挖空心思的给苏未晚做好吃的。

“王阿姨,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会照顾好自己,更何况还有......”

然而,苏未晚的话还没有说完,胃里便翻江倒海起来。

苏未晚一阵风冲进了卫生间,抱着马桶狂呕。

然而,早上的饭早就消化的渣都不剩,中午的饭还没吃到嘴里,结果可想而知。

苏未晚知道,她的孕吐生涯怕是要轰轰烈烈的拉开序幕了。

“晚晚,喝点水顺顺。”

苏母心疼的要死,恨不能把这难受转移到她自己身上。

苏未晚伸手接过水,刚喝了一口,便再次昏天暗地的干呕起来。

“未晚,你坚持一下,孕吐最多三个月,等孩子五六个月,就过去了。”何母真怕苏未晚因为孕吐生出别的想法,赶紧劝慰,同时再次保证。

“等这死小子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阿姨一定要他加倍补偿你。”

苏母觑了一眼苏未晚,继续道:“未晚,你多体谅体谅他,阿遇在国外.遇到了困难,但是他真的是归心似箭。”

何母说的斩钉截铁,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到底有多心虚,昨晚,何遇给她打来了电话,义正言辞的告诉她,绝对不能让未晚把这个孩子留下。

苏未晚两眼含着泪,实在是难受的要死,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摆了摆手,简单的漱了漱口,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苏未晚盯着窗外发愣,这个时候,别的女人怕是都有老公忙前忙后吧,而她却在等一个不确定的结果。

留在外边的何母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苏母轻叹,晚晚怕是心里委屈了,拍了拍何母的手:“王姐别多想,晚晚只是孕吐的难受,王姐也是经历过的,还请王姐理解理解。我去看看她。”

然而,苏母并没有直接进卧室,在厨房忙活了一阵子,端着一碗葱花面汤敲开了苏未晚的卧室。

“晚晚,你尝尝,当初我怀你的时候,也是什么都吃不下,就爱吃这葱花面汤,说不准你就随了我呢。”

苏未晚脸皱成了一团,还是咬牙接过汤碗,葱花和着小磨油的香味直接勾起了苏未晚的胃口。

“咕噜咕噜。”

苏母眼中含笑:“我就知道我闺女绝对随了我的胃口。”

一碗面汤很快便见了底,“妈,我还想喝。”此刻的苏未晚,像是还未长大的孩子,冲着自己的妈妈撒娇。

苏母伸手接过汤碗,笑道:“这又不是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就是先让你垫吧一下肚子,吃别的东西的时候不至于干呕,走吧,多多少少吃点肉类。”

苏未晚知道妈妈说的是实情,便随着苏母来到餐厅,冲着一脸担忧的何母笑了笑,坐了下来。

然而,一块鱼肉刚进了肚子,苏未晚再次冲进了卫生间,而这次可真的是吐的那叫一个彻底。

如此这般,每天既要忍受着孕吐,更要揪心何遇的态度,苏未晚即便是再好的脾气也磨没了。

在何母再次要做保证的时候,苏未晚只神色淡淡:“阿姨,你也不用在瞒我了,何遇是真的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了,你这段时间也确实辛苦了,以后也不用在来了,这孩子,从此和你们何家没有任何关系。”

何母哪受得了这个,泪水不要钱的往下流,“未晚,阿姨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等阿遇回来,阿姨一定让他第一时间和你领证。”

“叮铃”一声,苏未晚随手打开手机,看着静静躺在对话框的内容,只觉得遍体生寒。

“孩子赶紧打掉,大家都是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也不想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吧。”

第5章 有后

何母本就站的离苏未晚近,信息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保养得宜的脸上别提多精彩了。

“未晚,你放心,等这死小子回......”

“阿姨,我真的累了。”

苏未晚浑身打颤,心头更是千般委屈万般怒火,可良好的教养不允许她撒泼骂街,只留下一句无力的话转身进了卧室。

苏母揪心苏未晚的情绪,赶紧追了上去,却不忘和何母打声招呼:“王姐,今日实在是不能留你了,我们改日再谈。”

然而,苏母紧赶慢赶,还是被苏未晚关在了房间外。

“晚晚,你开开门,妈妈担心你。”苏母既后悔又懊恼,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让晚晚把这个孩子留下。

然而,回应苏母的是长久的沉默。

苏未晚把房间锁死之后,便一头扎进柔软的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捂的严实,呜呜的哭了起来。

“何遇,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即便你对我没有感情,可是孩子是你的亲骨肉啊。”

“宝宝,妈妈真的好累。”

这一刻,苏未晚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该怎么办,难道她的宝宝要和她一样,在单亲家庭中长大,要把她吃过的苦再次吃一遍吗?

不,她绝对不能放弃!

“宝宝,你在等等妈妈,等爸爸回来,妈妈亲自和他谈!只要有一丝希望,妈妈就绝不放弃。”

苏未晚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心,想到妈妈还在外边为她揪心,便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妆容,起身开了门,迎接她的便是苏母布满血丝的双眼,眼中满是愧疚和自责。

苏未晚鼻子酸涩,她这两个月强撑着心情,她的妈妈何尝不是,只怕是比她更揪心。

“妈,我想吃你做的手工面,葱花清汤面水的那种。”

苏未晚笑容灿烂,可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绝望,苏母还是看的出来的。

苏母伸手摸了摸苏未晚柔顺的长发,笑道:“好,妈妈这就和面,只是.....”

苏母踌躇了片刻,在苏未晚以为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再次开了口:“晚晚,之前是妈妈固执了,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妈妈都支持你,妈妈只希望你开心。”

苏未晚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苏母的怀里,强忍着哭腔:“妈,是女儿不好,让你跟着担惊受怕,不过我还是想在等等,等何遇回来了我亲自和他谈,如果他......”

苏未晚噎气,苏母轻轻拍着苏未晚的肩膀,似乎给了她无尽的力量。

“妈,如果何遇真的不要这个孩子,我就自己养。”苏未晚说的决绝,她有手有脚,还怕养不起一个孩子吗?

苏未晚从苏母的怀中抬起头来,眼中再无阴霾,调皮般的笑道:“妈,你看你把我养的这么好,相信我们两个一定能把宝宝养的更好,这样我们苏家也算是有后了,你说是不是?”

“你这孩子。”苏母气极反笑,伸出粗糙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苏未晚的额头,“这都是跟谁学的。”

苏母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既然这么说,怕是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这个孩子都会留下了。

“晚晚,妈妈只希望你开心幸福,不要后悔自己做的每一步决定,妈妈永远支持你。”

苏母语重心长。

苏未晚重重的点头,随即拿出手机,回了一条讯息。

“等你回来,我们谈谈。”

第6章 合约

这一日,苏未晚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来到工作室处理手里堆积的工作,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苏未晚的思绪。

“请进。”

苏未晚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看着门口站着的男人久久无语。

烟灰色的西装,把修长的身体衬托的愈发挺拔,微卷的头发让沉闷的男人生动了不少,只是表情却如欠他几千万一样。

男人的视线落在苏未晚微凸的腹部,眉头更是皱了几分,神色略冷。

“不是给你发讯息了,这个孩子我不会要,为什么还是留下来了。”

明明已经进入初夏,空气甚至有了几分沉闷,可苏未晚却觉得置身于大雪纷飞的冬季,男人冷硬的语气把她冻的死去活来。

“何遇,这是你的亲骨肉啊,他是一条生命啊,你说这话,你还是个男人吗?”苏未晚从未想到,自己居然会这般狼狈。

对上苏未晚愤怒的目光,何遇表情未变,随意的坐在了苏未晚的对面,姿态休闲。

“我之前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友,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才和你相亲了,我也没有想到会让你怀孕,所以很抱歉。而这次去国外,我意外的遇上了她,更是看到了复合的可能。”

何遇语速均匀,不紧不慢。

“而她也知道你怀孕了,她心太软了,就再次要离开我。但是我真的很爱她,也不想她伤心难过,所以才让你把孩子打掉,也不想因为孩子毁了你的一生。”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一意孤行,孩子既然已经这么大月份,你也只是想让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出生的时候有爸爸,所以这份合同你看看,要是没问题,就签了吧。” 

听着何遇简单的叙述,苏未晚只觉得天旋地转,何遇这是为了他自己的爱情所以才要牺牲掉她的孩子,更是拟出一份合同来!

好,她倒要看看,会是一份什么样的合同,咬牙拿起被何遇放在桌子上的合同,越看越愤怒,恨不得撕烂了何遇这张冷硬的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遇不理会苏未晚的愤怒,伸手点了点合同上的条款。

“我们定一个五年合约,五年之后桥归桥路归路,不领证,因为你的月份太大,所以举办婚礼也不方便,不过你也放心,孩子的户口问题我会解决掉,不会受到影响。”

“孩子有了完整的家,而我五年后,也能娶她。”

“可是,五年后孩子还是单亲家庭啊。”苏未晚满心苦涩,难道她用尽全力,依旧不能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吗?

“最起码,孩子出生之后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这五年我也会尽力做一个好爸爸。”

“所以,也算是入你所愿了。”

何遇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心早已飞到了国外,嫣然,你等我,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你走。

而被何遇惦记的林嫣然穿着暴露的比基尼,带着大墨镜躺在沙滩上,身边围着三四个健硕的白人帅哥,甚是亲密。

林嫣然享受着男人们的嬉笑怒骂,看着无尽的大海感叹千万。

还是单身的好啊。

第7章 还小

苏未晚咬牙切齿,她想要拒绝,她求的不是仅仅五年!可对上何遇平静的眼眸,便知道,这是何遇最大的让步。

不管怎样,宝宝不会被嗤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苏未晚向来果决,分得清轻重。

“好,我签。”

苏未晚挥笔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随即冷笑道:“还希望你记住自己的承诺,可一定要解决好宝宝的户口问题。还有这五年,我希望你扮演好爸爸的角色。”

“我承诺的自然会做到。”何遇露出一点笑意,嫣然,你等我。

苏未晚良久无语,也罢,她求仁得仁,至于其他有的没的,还想它做什么。

这一日,苏未晚把自己收拾妥当, 便准备出门去医院做产检,然而,开门却看到何遇斜靠在他的车旁,神色淡然。

“你怎么来了?”

何遇瞥了一眼苏未晚,转到副驾驶旁打开车门:“今天你不是做产检?走吧。”

苏未晚挑眉,把自己的车钥匙放进包里,矮身坐了上去。

妇产门诊,一屋子的人等待着医生检查,何遇皱了皱眉头,小心的护着苏未晚,生怕被撞上去。

一阵铃声响起,何遇出去接了个电话,然而等他回来,表情瞬间龟裂。

“苏未晚。”连何遇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担心苏未晚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苏未晚本来正排着队,后腰被猛然推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便是何遇无限放大的脸,眼中的焦急和恐慌那么明显。

“我没事。”苏未晚吃力的想要站起来,何遇扶起苏未晚,腾出手来直接对着苏未晚旁边的男孩呼过去。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哭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直接冲到何遇跟前,涂抹星子差点喷何遇一脸。

“你凭什么打孩子。”

何遇瞥了一眼眼前不可理喻的女人,指了指七八岁的孩子:“你问问他做了什么。”

小男人哭的更响了:“我就是想看看孕妇摔跤会不会像电视剧里一样流血怎么了?看吧,电视是骗人的,根本就不会流血。”

小男孩委屈死了,扑到女人怀里继续大哭:“妈妈,这个孕妇根本就没事,叔叔还打我,你替我出气。”

此时此刻,苏未晚气的浑身发抖,她觉得自己要是能动武,非狂揍一番不可,她珍若生命的孩子,居然被当成了试验品。

“你放心,我会替你出气。”何遇冷清的声音带着安抚的魔力。

苏未晚扶墙站着,怔怔的看着何遇冷清的眼睛,这一瞬间,她终于相信,何遇是真的想要做一个好爸爸。

“没事是吧?那我要不要揍你一顿,然后也说没事?”何遇声音冰冷。

小男孩直愣愣的看着何遇,随即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妈妈,他们都欺负我。”

男孩的妈妈一看这架势,一下子就火了,掐着腰站在何遇面前伸手指着何遇:“你这人脑子有病吧,你老婆不是没事嘛,哪有那么金贵,谁没怀过孕啊,再说,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

第8章 乐趣

何遇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扶墙站着的苏未晚,将来她可别和这个女人一样把孩子教育成这样。

男孩的妈妈看何遇不知声,更加肆无忌惮。

“你说两句还不成,居然上手打人,今天我非要和你理论理论。”

这本来就是妇产科,周围都是孕妇和孕妇家属,听到这女人不可理喻的话,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这要是招惹上她,也是麻烦事。

女人看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骂的更起劲,看着扶墙站着的苏未晚,眼珠子乱转。

“我说,这女人不是你找的小三吧?哪有老婆差点摔跤却抱都不抱一下的。”

“哼,一个怀孕的小三居然敢招摇过市,也不怕被雷劈了。”

女人的话音一落,人群立刻发出抽气声。

苏未晚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她虽然不是何遇的小三,可是想想之前何遇给她说的话,她岂不是差点被小三?

为了孩子,她忍!

苏未晚都觉得,为了这个孩子,她都快变成忍者神龟了。

男孩也不知道在哪看的乱七八糟的电视,这会儿更是来劲:“打死这个小三,孩子生下来也是个没名没分的野种。”

小男孩一句没名没分,直戳苏未晚心窝。虽然何遇承诺了会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可是......。

苏未晚越想越伤心,越伤心哭的越凶。

“妈妈,你看她哭的这么惨,肯定就是你说的那样,这女人就是个小三。”

小男孩挥舞着拳头要往苏未晚肚皮上锤。

“既然是个野种,还生下来干嘛。”

苏未晚吓了一大跳,赶紧转了个身,这小孩没轻没重,要真是锤上去了,宝宝还能保住吗?

“她不是小三。”

何遇小心的护住苏未晚,虽然不是他期待的孩子,可确确实实是他的亲骨肉,再说,这件事严格来说,苏未晚一点错也没有,是他对不住苏未晚。

“这姑娘哭的这么伤心,是不是被骗了啊?这男的怎么看都不是个好东西。”

“就是啊,肯定是小姑娘善良,不忍心打掉孩子。”

周围人的话,让何遇的脸色更加难看。

“她不是小三。”何遇再次解释。

听了何遇的话,苏未晚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些,可是这女人依旧不依不饶。

“哼,不是小三哭这么凶?肯定是戳到她心窝里去了,有本事做小三,没本事承认 ,也不怕将来遭报应,这孩子啊,生下来也是个没福的。”

刚才摔的那一跤,虽然没有伤到孩子,可是把苏未晚吓的够呛,这会总算是缓过神了,却听到这女人这么说她珍若生命的孩子,岂会善罢甘休。

苏未晚哭的更伤心了,泪水不要钱似的往下流。

“大姐,刚才那一跤,虽然宝宝没事,可我是个孕妇,我这魂都吓没了,难道不应该哭吗?到你嘴里怎么就变成小三了?”

苏未晚只要想到刚才被猛推到地上,就止不住的发抖。

“大姐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的孩子,你也是有自己的孩子啊。”

何遇轻轻拍了拍苏未晚颤抖的肩膀,心下微叹。

苏未晚抬眼,小男孩依旧一脸不忿,仿佛受欺负的是他,心里更怒,却哭的更凶。

“还有啊,你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恶毒。希望我的宝宝没有你这么坏。”

小男孩的妈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这女人吃瘪,苏未晚心里酸爽,继续道:“我哭是因为,在来的路上我闹着要吃冰激凌,他居然不给我买,所以我才不让他抱,这是小夫妻之间的乐趣,你怎么就能联想那么多?”

说到最后,苏未晚自己“噗嗤”一声,先乐了。

“喂,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把钥匙我。“ 何遇心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