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以初,颜家大小姐,却是因为亲母早死,遭到亲父漠视

颜以初,颜家大小姐,却是因为亲母早死,遭到亲父漠视

第1章 是黑非白都看不清楚

M市机场。

女子身着一袭白裙站在机场出口,看着身边各色的人,似是寻找着什么。最后,嘴上只是挂着一丝自嘲的笑,颜以初,为何还要这般不死心?

她拉着自己的小型行李箱,缓缓向机场大门走起。

“滴滴”颜以初的手机发来一则短信,“颜颜,你下飞机了吗?”

颜以初看是好友叶子衿发过来的短信,停下身,笑着回信。正要按“发送”键时,颜以初感觉自己被谁撞了,身子不稳便要往地下倒,颜以初紧闭着眼睛,接受即将来临的疼痛,但她拿手机的那只手却被人用很大的力道拉回来,使得她扑进了那人的怀里,一阵清香扑进颜以初的鼻尖。

“你没事吧?”低沉却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颜以初这才回过神来,忙从男子的怀里起开,道:“真是不好意思,先生。”

“抱歉,刚才不小心撞了你。”男子有礼貌的说着。

“不不不,我也有错,我不应该站在路中央,我也有错。”颜以初摆摆手,微微笑着说道,“你……”颜以初看了看男子,男子拥有着俊美的五官,如刀削一般,轮廓分明,似名家手中的雕塑一般,很美,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却给她一种如菊般高贵淡雅的气质。但他带着黑色的墨镜,手上还拿着一根新型拐杖。颜以初在心中猜测他是一个盲人,但她不好意思说出口,怕伤了他的自尊。

男子似是知道颜以初在犹豫什么,淡笑道:“没错,我看不见。”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颜以初有些不好意思。

男子依旧是淡笑着,说:“无碍。”

颜以初看看他周围,问道:“你的家人呢?他们怎么没有陪着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怎么可以扔你一个人在这里?……”

颜以初的问题如炸弹般轰炸,男子笑着说:“他们只是去买东西,很快就回来了,小姐不用担心。”

“我……”颜以初被这么一说,有些脸红。确实,才刚刚见面,这样替别人操心不怎么好。“那……我扶你到那边坐下吧,站在这里不是别人撞了你,就是你撞了别人,要是遇上不讲理的,肯定要讹你钱了。来!”说着,扶着男子到附近的座位坐下。

男子坐下后,将拐杖折叠收好拿在手中,道:“多谢小姐。”

颜以初莞尔一笑,道:“那我就先走了,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颜以初。”

“我叫……”男子还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便被颜以初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颜以初说了一声“不好意思”便走到一边接电话了。

颜以初听着电话一端的对话,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匆匆挂了电话,走到男子身边,说:“先生,我有事要先走了,你……一个人可以吗?”

“自然,颜小姐走好。”男子彬彬有礼道。

“不用叫我‘颜小姐’,叫我以初就好了。那……我先走了。”某人似乎忘了要问名字。

辕祈夜微微颔首,颜以初便这样拉着行李走了。

“少主!”鬼魅从不远处走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保镖。

辕祈夜点点头,道:“走吧。”

颜家大宅。颜以初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拉着行李走了进去。一进门,在玄关处换鞋时,便从大厅里传来一阵欢笑声,有男有女。

颜以初换好鞋,拉着行李走过大厅,要往楼梯走去。在走到一半时,便传来严厉的男音:“站住!”

颜以初停下步伐,慢慢转过身,眼神淡淡地看着坐在正中央的颜正敖,问:“爸爸,有什么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的爸爸、妈妈、妹妹、客人都坐在这里,你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吗?”颜正敖厉声说道。

颜以初的眼神扫过,颜正敖左边坐着自己的妻子,第二任妻子——沈悦宁,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是颜以玲、颜以瑶以及所谓的客人陆、熙、然。

陆熙然此时正挽着颜以瑶的腰,有些扎眼,甚至有些讽刺。颜以初冷笑一声,道:“对不起,我没有看到。”

颜正敖被颜以初的这句话给气到了,没有看到?说话声音这么响,没看到总听到了吧?“你……”颜正敖站起身来想要打颜以初,却被一旁的沈悦宁给拉住,沈悦宁一只手顺着颜正敖的气,一边柔声说道:“正敖,不要生气,以初才下飞机,一定是累了!”

“是啊爸爸,你先让姐姐去休息嘛!有什么话,等姐姐休息好了再说啊!”颜以玲适时说话。

颜以瑶不知何时起身给颜以初到了一杯茶,她笑着走到颜以初身边,道:“姐姐,一路奔波,一定很累吧!我给你到了一杯茶,你喝喝解解渴吧!”说完便将茶递到颜以初手边,当要到颜以初手边时,她将茶杯一歪,热茶水溅到了她的手背上,她“嘶”了一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将拿在手里的茶杯落在了地上。

“瑶瑶!”陆熙然紧张地上前看,她的手背上是一片通红。“颜以初,你在干嘛!”

“以初,你在怎么不开心,也不可以拿自己的妹妹出气啊!”沈悦宁看着颜以瑶受伤的烫伤,一脸心疼地说。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颜以玲眼圈通红地看着颜以初,看的是一副心疼妹妹而心痛到哭的画面。

颜以瑶摆着手说:“不是的,不是你们看的那样,是我自己没有拿稳,才会把自己烫伤的,不关姐姐的事!妈妈,爸爸,姐姐,熙然,你们不要误会姐姐!是我自己笨手笨脚的……”

“妹妹把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你的茶杯我根本没有碰到,我又怎么会把茶水倒在你的手上呢?不是你笨手笨脚又是什么呢?嗯?还有啊,也不知道某些人的眼睛是长在哪里上,连是黑非白都看不清楚!”颜以初淡淡的说。

颜以瑶听后轻咬了一下唇,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够了!颜以初,你不要一回来就闹事,以瑶是善良才会这么说,你不要不知……”颜正敖还没有说完便被颜以初接着说:“不知羞耻是吗?这有什么好不知羞耻的?还有,请爸爸擦亮那双蒙尘的眼睛,是谁在闹事,是谁想要这个家不安定!”

“姐姐……”颜以瑶含泪看颜以初,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陆熙然看着甚是心疼,将颜以瑶揽在怀里,对颜以初说道:“以初,有什么事冲我来,以瑶是无辜的!”

颜以初听到“无辜”二子,苦笑一声,道:“无辜?陆熙然,扪心自问,一年前,谁才是最无辜的?”她看着陆熙然满是悲伤。

第2章 原来是你

陆熙然身子一僵,颜以瑶察觉到了,忙上前说:“姐姐,一年前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不关熙然的事,请你原谅我好不好?”

“好啊!那你告诉我,你错在哪里?”

被这样一问,颜以瑶再次不知道说什么了,“我……”

颜以初轻笑,道:“说不出来了?那就让我来说吧!你错就错在不应该抢别人的东西,不应该做人人唾弃的……”在颜以初内说出“小三”二字时,一个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客厅里,颜以初的脸往旁边一偏,手抚上被打的侧脸,然后看着颜正敖,“怎么,我说错了吗?她就和自己的妈妈一样,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喜欢作贱自己!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你为什骂要这样气愤的打我?是因为我说出了事实!”

沈悦宁听见她拐着弯骂自己,心中有怒气,但此刻却不好发作出来。“以初,我知道你还在为你妈妈的死耿耿于怀,我也很自责……”

“你闭嘴!”颜以初双目赤红,向沈悦宁吼道:“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妈妈?有什么资格?如果不是因为你,她不会离开我!都是因为你!”

“颜以初你够了!不要再在这里无理取闹!你再这样,就给我滚出颜家!”颜正敖吼道。

“正合我意!颜老爷,我这就走,不会在这里碍你们眼,还有,我已经向公司辞职了。本来我是不打算回来的,可是你刚才打电话给我,我也没办法,所以就回来了,却不想……呵呵,颜老爷,再见!”颜以初转过身,拉着行李箱外走去。

“颜以初,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你辞职是吧?我让你在M市找不到工作!”颜正敖咆哮道。

颜以初的步伐没有一刻停顿地走出颜家大门。

看着颜以初远去的背影,颜正敖仿佛看见了她的妈妈,心莫名一痛。就这样,和她一样,决绝的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颜以初离开颜家后,便到了好友叶子衿的家里。颜以初抱着叶子衿说:“叶叶,我失业了,求抱抱!求大腿!”

叶子衿嘴角那叫一个抽啊,“颜颜啊,你不要让我戳破事实好吗?是你自己要辞职的,现在没饭吃,怪得了谁?”

“哼,真是不够朋友!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安慰我吗?说‘颜颜,没关系,大不了我以后养你,只要有我一口饭吃,绝对不会饿着你的!’真是的,看来误交损友啊!”颜以初坐在沙发上说道。

“喂喂喂!谁是损友啊?你说,谁是损友啊?啊?”叶子衿有些怒了。

颜以初喝着热水,翻着杂志,说:“放心,我不会一直呆在你这儿的!你愿意让我呆,我还不乐意呢!我是那种人吗?我告诉你,颜正敖让我找不到工作,那只局限于比较正式的工作,他就是不想让我在别的公司上班,想等我去求他。嘁,我像是那种只会去大公司的人吗?我告诉你,我就算是给餐厅洗碗,去别人家做保姆,我也不会回去求他!”

“厉害厉害!此处应该有掌声!”叶子衿说着便鼓起掌来。

“我不是离他就生存不了,我要让他看见我离了他可以过得更好!”

接下来的两天,颜以初去了各个餐厅、培训班,可就是没有人录取她。看来是她想错了,颜正敖这次是真的把她的路都给封杀了。现在我,她正在应聘保姆,可是却都被拒绝了。此时,她正站在一栋非常非常豪华的别墅面前,应聘女佣的工作。

她上前按了按门铃。很快,便有人出来开门。

“小姐,你有什么事吗?”张妈问道。

“您好,我是来应聘的。”颜以初说。

“哦,请进。”

“谢谢。”

张妈领着颜以初来到走进别墅内部。虽然,颜以初不是没见过世面,但是她还是被别墅里的情景给震撼到了。这栋别墅很大,一开门便可以看见一个喷泉池,喷泉池周边镀上了一层金,中间是一个拿着琴的小天使。门两边下去,直至别墅门口,都有一排青葱的树木以及许多奇花异草还有花园,有草坪,有游泳池……应有尽有。

张妈领着颜以初上到二楼,走进最里面的房间。她敲了敲门,道:“少爷,应聘的人来了。”

房内传来低醇磁性的男音,“让她进来。”

“是。”张妈将门打开,道:“小姐请进。”

颜以初点点头,便走了进去。房间很大,是蓝白黑三个色调,房间的风格偏欧式。

男子坐在阳台外,手中正端着茶杯,喝着茶。

颜以初鞠了一躬,道:“您好,我是来应聘的。”

当辕祈夜听到颜以初的声音时,手上一滞,继而将茶杯放下,伸手拿过身旁的盲杖,起身,缓缓回过身,启齿道:“原来是颜以初小姐,颜小姐,别来无恙。“

颜以初疑惑的抬起头来,见是辕祈夜,一时惊喜,说:“原来是你啊,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是这栋房子的主人?”

辕祈夜微微颔首。

接下来,便是一阵的沉默。二人都没有说话,使房间内的氛围怪怪的。

“过来。”辕祈夜率先打破沉默。颜以初顿了一秒,而后向辕祈夜走过去。辕祈夜感觉到颜以初的靠近,当颜以初站定在他的面前时,他伸出手来抚上颜以初的脸,颜以初下意识得躲了一下,“你要干什么?”

辕祈夜面上挂着笑容,道:“忘了告诉你,我应聘的不仅仅是女佣,我还要带着她去应对各个酒会宴会,所以,你的相貌必须符合我的要求。”

“额……那我……我帮你来。”说着,颜以初拿着辕祈夜的手,从额头慢慢摸到下巴。“这是额头……眉毛……眼睛……”

辕祈夜就这样让颜以初拿着自己的手,慢慢熟悉她的面部。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她的手好软,握着他的手掌,掌心传来她的温度。

“就是这样了……”说着,颜以初便将手放下。放到一半时,辕祈夜将她的手抓住,颜以初身子一僵,想要从他手中把手抽回来,辕祈夜用力一拉,颜以初就顺势到了他的怀里,颜以初挣扎着。

辕祈夜柔声说道:“别动。”颜以初也不知怎的,真的不动了,就这样呆在了辕祈夜的怀里。

辕祈夜还没有放开颜以初的手,他拿着她的手,从自己的额头开始,道:“这是我的额头,我的眉毛,我的鼻梁……”

颜以初的脸不由得一红,她还没有这样近距离的和一个男人接触过,更是像此刻这般轻抚着一名男子的五官,听着男人心脏铿锵有力的跳动。

“我叫辕祈夜,轩辕的辕,祈祷的祈,夏夜的夜,你记住了吗?以初?”辕祈夜凑近颜以初的耳畔,问道。

第3章 原来又是戏

颜以初木讷的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可以站好了呢?”

“啊?”一回神,才发现,自己还在辕祈夜的怀里,她赶忙离开,道:“对不起。”

“没事。你被录用了。从今天起,你就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张妈带着颜以初熟悉别墅及日后的工作。

“少爷的房间在二楼最里边,你每天要在五点半起床,因为少爷在六点钟会起来,在这半小时里,你要为少爷找好当日要穿的衣服,在卫生间为少爷准备好牙刷、毛巾。牙刷要放在洗漱台的左手边,毛巾要放在右手边……

这是少爷的衣橱,从左到右一次是上衣、下裤,领带、袜子、鞋子以及袖口。少爷的衣物必须是手洗的,洗完后必须用熨斗熨平。像是穿了三个月以上的衣物,不用多说,尽管扔掉,现在挂在这儿的,是新的,所以你要记住。扔了之后自会有人把新的送过来……

少爷每天都会在书房里办公,但不会很久,只要把紧急的重要文件处理了之后就可就会离开。在少爷办公时,他的特助会跟在他的身边,所以你不用进到书房,还有,少爷不喜欢别人乱动他的东西,特别是书房里的,所以,书房这个地方你可以不用打扫,会有特别指定的人进去清理……

少爷早餐没有什么要求,但是最好以西式为主,中餐、晚餐的菜式一天不要重样。餐后,最好带少爷在外面的花园里散步。少爷喜欢健身,每天锻炼一小时,你要在旁陪着少爷……

由于我们这栋房采用的是隔音设备,所以你最好晚上睡在少爷房间的侧卧,以便少爷半夜有事需要你,当然你也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就在少爷房间对面。

你的月工资是一万,当然做得好的话,少爷会给你加薪。还有,我不是天天待在这里,只是少爷有需要时叫我才回来,所以整栋房,除却几个打扫的,就是你和少爷了,那些人在十点后会离开别墅,到后院的房间里住,在十点以后,你要贴身照顾少爷,不得让少爷有半点闪失,明白吗?”

“明白了,谢谢张妈。”

“嗯,那我就先走了。今天是你上班的第一天,好好表现,不要让少爷生气。”

“嗯!”

颜以初走到辕祈夜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

颜以初推门走了进去,她走到辕祈夜身边,道:“少爷,我扶您下去用餐。”

辕祈夜从位子上站起来,道:“以初,不用和我这么生份,叫我祈夜吧。”

“不,这不合规矩。现在你是主,我是仆,不能这样。”

“这是我的命令!”辕祈夜的声音虽不是很响,但却带有这不容抗拒。

“是。额……祈……夜……下去吃饭吧!”

辕祈夜点点头。颜以初牵着辕祈夜的手,慢慢向房门口走去,然后是楼梯,是大厅,最后是餐厅。颜以初将椅子拉开,辕祈夜缓缓入座。颜以初将筷子放到辕祈夜手中,道:“呃……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我今天先做了面……给你吃。”

辕祈夜淡笑,没有说话,然后开始吃面。刚吃了一口,辕祈夜便顿住了。颜以初见辕祈夜没再吃下一口,便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难道不好吃吗?”

辕祈夜没有回答,于是颜以初便认为真的不好吃了。怎么会不好吃呢?自己可是跟老师学过的啊?难道太久没做了?不会啊,才几天而已啊,怎么会不好吃呢?“没事没事,不好吃我再给你做别的吃!”说着便要收走辕祈夜手中的筷子和桌上的面。而辕祈夜在这时出声道:“好吃。”

颜以初不知道该怎么答。“好吃啊……那……你慢慢吃吧……”说着,将手慢慢收回。

辕祈夜继续吃面,动作优雅,仿佛吃的不是一碗面,而是高级西餐。颜以初偷偷的看向辕祈夜,看着他优雅如画的动作,有些移不开眼。

吃完午餐,颜以初扶着辕祈夜走到外面散步。

走在大街上,人们纷纷投来羡慕、好奇、嫉妒的眼光,原因无他,只因男的帅、女的靓。颜以初牵着辕祈夜,慢走着,一边走着一边说:“今天天气晴朗,街上有好多人,我们要小心一点,不然你会被人撞到的。对了,走了这么久,你口渴吗?要喝水吗?”

“不用,我们就这样走走就行了。”

“哦。”颜以初撇撇嘴,不再说什么。

“姐姐!”从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颜以初没有回头,因为她并不知道别人在叫她,尽管声音很熟悉。

“姐姐!”有人从身后拉住颜以初的手,颜以初被迫停下脚步。转过身,看见了一脸喘息的颜以瑶,瞬间甩开拉着自己的手,问:“颜小姐,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什么姐姐。”

颜以瑶顿了顿,微笑道:“姐姐,你在说什么啊?你是我姐姐,我怎么会认错?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八年!我怎么会认错呢?”

“哼,十八年?你也知道,我们生活了十八年,那你又是怎么对我的呢?”

“我……”颜以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在这时,她瞟见不远处走来的陆熙然,瞬间换了一副哭丧的脸,道:“姐姐,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真的,我希望你原谅我……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说着,又攀上了颜以初的手臂,暗下用力。

颜以初的手臂被颜以玫抓的生疼,于是再次甩开颜以玫,颜以玫故作没站稳,脚一崴,就要向地下摔去。

“玫玫!”陆熙然见颜以瑶瑶要摔倒,快步上前接住颜以玫。

颜以初收回本想抓住颜以瑶的手,不由得冷笑一声,原来又是戏。

“你干什么啊!”陆熙然愤怒地推了颜以初一把,颜以初没站稳,向后倒去,结果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颜以初抬起头来看,映入眼帘的是辕祈夜那张俊美的脸。怎么就忘了他还在身边。不知怎的,此刻颜以初不想让辕祈夜知道她不堪的家事。

“熙然你干嘛推姐姐,姐姐你没事吧!”颜以玫瑶关心的问。

戏,满满的都是戏,颜以初不想再予以理会。

“瑶瑶,你还这么关心她干什么?她从来都没把你当妹妹,你还当她是姐姐干什么!”

“熙然!”

“够了!你们如果想再说什么,就离我远一点再说,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姐姐,你不要这样……”颜以瑶想再说什么,看见她身旁的辕祈夜,便问:“姐姐,这位是……”

颜以初看看辕祈夜,不知道该怎么说,但细想一下,又道:“他是谁与你有什么关系?”

“呃……”确实没什么关系。虽然颜以初身旁的男子周身散发着与身俱来的王者气息,面容俊秀,但他戴着一副墨镜,手上还拿着拐杖,一眼便看出是一个盲人,可惜了他这么……如果不是盲人,他肯定比陆熙然还要出色,还要熠熠生辉……

“瑶瑶这也是关心你,怕你被什么人给骗人。”

“我还不需要你们来担心,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颜以初便扶着辕祈夜要走。

而辕祈夜则是继续站在哪儿,道:“以初,难道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我们两个的关系吗?”

颜以初被辕祈夜这么一问,有些懵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关系?”颜以瑶故作八卦的问道:“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是不是我未来的姐夫啊?!呵呵,姐姐你不要不好意思说嘛!”

“我们俩才……”

“你说对了,我就是你姐夫。”

第4章 三年前

“啊!”这一下,不是颜以瑶和陆熙然惊住了,就连当事人也给惊住了。

“姐姐,你们……你们结婚了?”

陆熙然的手不由得握成了一个拳头。“哼,你说是就是,有什么证据?你们领证了?”

“……”颜以初站在那里还没缓过神来,她从未想过辕祈夜这么说。

“证我们还没领,因为我知道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好,等我眼睛好了,我们再领证,以初,对不对?”辕祈夜宠溺地摸摸颜以初的头。

颜以初只是呆呆的点点头。

不知怎的,陆熙然的心中有一团怒火正在不断燃烧。

颜以瑶干笑两声,道:“没想到姐姐才几天便和……”

辕祈夜打断颜以玫的话,道:“不,我们已经认识三年了!”

“什么!”又是一惊。颜以初抬起头来看着辕祈夜,怎么可能,才见过一面,怎么说是三年前就认识了?说谎也不打草稿……

三年……三年前,就是因为认识了他,所以才会不来吗?可笑……

“这么久了?姐姐你可真不够意思,都没带姐夫来过家里。”

颜以初冷笑一声,“家?那是家吗?那只不过是你们的家而已,与我何干?”

“姐姐……”

“你不要总是话里带刺,瑶瑶真心把你当姐姐……”

“熙然不要再说了……姐姐,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熙然,我们办正事吧!不是说好去‘COCL珠宝’看设计好戒指吗?走吧!”颜以瑶故意说出后半句话来给颜以初听。

颜以初的手有些颤抖。COCL?那是自己最喜欢的设计师,曾经有人说过,要给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婚戒,会请COCL亲自为她设计,可现在……物是人非……

“是吗?好巧,我们刚好也要去。我正好想去拿订做好的项链给以初,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吧!”辕祈夜淡淡的开口道。

颜以初看着辕祈夜,心想:是不像自己在别人面前给他丢脸吧!

COCL珠宝。颜以瑶与陆熙然先踏进了店面,颜以初和辕祈夜随后。

“陆少、颜小姐你们来了,你们定做的婚结已经到了,这边请。“销售员笑嘻嘻的迎上前。

陆熙然点点头,便要向VIP贵宾室走去。

“辕大少您大家光临寒店,真是有失远迎啊!来来,这边请,您订做的项链‘蔚海’早就到了,您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人为您不要了!”珠宝店的经理毕恭毕敬的小跑到辕祈夜面前,掐媚的说道。

辕祈夜只是笑笑,随后揽着颜以初的腰,道:“我们走吧。”颜以初点点头。

“姐夫这是什么身份啊 居然让经理Jack这样讨好他,还亲自招待他。”颜以瑶似是不经意的发出疑问,实则心中醋意横飞。

VIP贵宾室。Jack小心翼翼的拿出项链“蔚海”放到辕祈夜面前,道:“大少,这是您的项链。”

“嗯。”辕祈夜淡淡回应一声,“Jack,你先出去。”

“好好好,你们慢聊。”说完便出去了。

等Jack出去后,颜以初便开口问道:“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们已经认识三年了?明明我们才见过一次而已,还有,我们不是主仆吗?为什么忽然变成了夫情侣关系?……”

“我没有说错,我们是认识三年了,你难道不记得三年前曾经就过一个人吗?”

“三年前?……”颜以初陷入沉思,“是你!”

见颜以初想起来,辕祈夜的嘴角不由得上扬。

三年前的那一晚。

颜以初开心地拿着用自己打工的钱给陆熙然买的限量版袖口走在街边的道路上。

迎面,一人跌跌撞撞的走过来,撞到了颜以初,那人便是辕祈夜。辕祈夜抬眸看了颜以初一眼,而后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赶忙带着颜以初一起躲到一旁的树丛中。

树丛中,颜以初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辕祈夜,想大叫,但双唇已被辕祈夜用满是血的手给捂住了,只能发出“呜呜”声。

“快,他肯定没跑远!身上受伤受了伤,眼睛也被下了药,快,要抓活的!”

“是!”

当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辕祈夜方才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整个人似是失去了力气般,倒在一边。

接着月光,颜以初看见辕祈夜白色的衬衫上有鲜红的血迹,忙从衣兜中拿出自己的手帕,为辕祈夜的伤口止血。就要碰到他的伤口时,由于警惕,辕祈夜睁开双眼,一把抓住颜以初的手,冷言道:“你要干什么!”

“我……我看你身上……有伤,所以想帮你处理一下……”颜以初颤抖的说道。

听后,辕祈夜慢慢松开颜以初的手,睁着双眼,想看清颜以初的脸,但是视线却变得很模糊,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鼻尖却闻到一股清香,很好闻,很舒服。感觉到眼睛的刺痛,辕祈夜不由得皱紧眉头,将手肘放在额头上。

颜以初抬头时看见辕祈夜不动,心下一慌,眼泪没来由的便掉了下来,“你……你不要死啊!怎么办……你醒醒,醒醒,不可以死!不可以死!醒醒!呜呜……怎么办?”

“不要再哭了!”辕祈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但是心里却划过一丝温暖,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她却会害怕那人会死,不希望那人死,还在为他哭泣,“不要哭了,我只是有些累了……”

颜以初听见辕祈夜说话,擦了擦眼泪,欣喜道:“太好了你没死!你……哪来不舒服?”

“头痛。”辕祈夜有些虚弱的说道。

“那我帮你按按,我为……我学过!”说完,便帮辕祈夜按头。

颜以初慢慢将辕祈夜的头放在自己的膝上,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那双纤细柔嫩的双手帮辕祈夜揉着太阳穴,仿似有魔力般,瞬间缓解了他的疼痛,紧锁的眉头也渐渐放松。

“快,要找到少主!少主受伤,现在不知道在哪,快!”鬼魅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颜以初听见后,轻声问:“他们……是来救你的吗?”

辕祈夜轻轻点头。

“那我把他们带过来,你先在这里躺一下,很快的!”说完,便将辕祈夜的头轻轻放在草坪上,起身向外面走去。

辕祈夜伸手将颜以初的手帕放起来,他会找到她的,对她说一句谢谢。之后,便昏了过去。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

“可是,当时你的眼睛看不见,而且现在……你还是……嗯……那个那个,又怎么会知道我就是当年救你的那个人呢?”

第5章 许你一世欢喜,让你无忧一生

“我不会记错你的声音,还有你的味道。”

“味道?”颜以初小心的闻了闻自己身上,可是好像没什么味道啊!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辕祈夜从怀中拿出一个手帕,“还记得吗?你的手帕。”

当颜以初看见那个手帕时,把相信了,真的是他,三年前的那个人。当年,为了救他,她误了与陆熙然的约会,也正因为这样,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听到了她不想听到的话,好像要谢谢他,要不是因为他的出现,自己也不会那么早的认清楚陆熙然这个人,还有那丑恶嘴脸的颜家!

“谢谢你。”

颜以初苦涩地笑了,道:“我才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嗯?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但是,你为什么要说我们俩是情侣?我们……根本就不是啊!”

“你难道不想吗?”辕祈夜一脸受伤的问道。

见此,颜以初有些慌张,忙道:“不,不是的!”但是一说出来,便很想打死自己。辕祈夜听后,笑了起来。

“不!我的意思是……呃……”怎么办,说出来好像很让他受伤,可是不说出来自己有很尴尬,啊啊!怎么办啊!

“以初。”辕祈夜握住颜以初的手,柔声道:“我是真的希望能够和你在一起。虽然我们没相处过,但是你救过我,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儿,而且直觉告诉我,你……很好,很好。感情可以培养,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在一起。我会许你一世欢喜,让你无忧一生……好吗?”

许你一世欢喜,让你无忧一生……这是承诺吗?还是誓言。颜以初的心有些动容,真的可以吗?

“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如果,你嫌弃我的眼睛看不见,不用担心我……”

“不,我没有嫌弃你!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去接受你的感情,我害怕失去,更害怕拥有,没有拥有就没有失去……

“真的吗?那……你愿意嫁给我吗?”从不曾紧张的辕祈夜,此刻却很紧张,怕颜以初会拒绝自己。

“……”

颜以初许久都没有回答,辕祈夜心中划过一丝落寞,但没有表现出来,“没关系,我知道是我太唐突了,我们……”

“我,我愿意……”不想看见辕祈夜伤心,也循着心,回答了出来。

辕祈夜听后,一滞,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自己,心中是说不出来的喜悦。

“以初,谢谢你……“似是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来。

颜以初对着辕祈夜笑了,尽管他看不见。

“今后,我会好好做你的……嗯……妻子,哈好好照顾你。”颜以初有些羞怯的说。

“嗯!”辕祈夜用力的点了一下头,“来,我给你带上‘蔚海’,这是……三年前,我决定送你的礼物,希望你可以喜欢。”

颜以初看着辕祈夜手中的项链,深深的被它给吸引了,这条项链是由蓝色玛瑙制作而成,制作成海浪的形状,海浪上海点点闪光的东西,放在灯光下可以看见上层的海浪只是薄薄的一层,不似钻石般耀眼给人一种如海般平静的感觉,说不喜欢是骗人的。

“喜欢……我很喜欢,这是……COCL设计的吗?”

“不。”辕祈夜回答道。

“是吗?那设计这条项链的人也很有才华,比起COCL的作品,我好像更喜欢他的!”

辕祈夜的嘴角翘起,道:“是吗?那我给你戴上。”

颜以初点点头,转过身让辕祈夜给她戴项链。

辕祈夜慢慢的为颜以初带上项链,靠近她时,他嗅到了她身上的清香,很好闻,很舒心。颜以初也闻到了辕祈夜身上的气息,也很好闻,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给她很安全的感觉。

其实颜以初不知道, 这条项链是辕祈夜自己设计的。当听见颜以初说喜欢自己设计的项链时,是多么的开心。既然喜欢,以后再为你设计。

“好了。”

颜以初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然后再看看辕祈夜,道:“谢谢你送给我这条项链,我会好好的珍藏它的,不辜负你的心意。”

以初,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以初?”

“嗯?“

“你能叫我的名字吗?”

颜以初的脸瞬间就红了,“我……我在家里的时候不是叫过吗?”

此刻,辕祈夜和颜以初的距离很近,到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辕祈夜说道:“那不一样……刚才在家里的时候,你还没答应做我妻子,乖,叫一声。”

似带着哄骗的语气传入颜以初的耳朵,令她本就红扑扑的脸蛋更加红了。

“大少,外面……”Jack推门而入,从他的角度上看过去就好像两人在亲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咳咳咳……所以咳咳咳!”

颜以初赶忙推开辕祈夜,将脸低下来,能多低就有多低。辕祈夜见好事被打扰,目光如寒,周身散发着冷清。

站在门口的Jack感觉到了辕祈夜的气场,身体瞬间颤抖起来,“外……外面……两位说,说……”

“姐姐,你们还在这儿啊!过来帮我看看我们的戒指怎么样吧!”颜以瑶不等Jack说完便闯了进来,只一眼便看见了颜以初脖子上待着的项链,心中很是一番嫉妒,原因无他,那条项链太好看了,“姐姐,你的项链好好看啊!经理,你这儿还有吗?”

Jack的目光瞟向辕祈夜,然后道:“不好意思颜小姐,这项链是辕大少订做的,如果本人不允许是不可以翻作的。”

也就是说这条项链是独一无二的!可恶!

“是吗?那真是好可惜啊……”颜以瑶一脸的失落。

陆熙然走进来,道:“有什么可惜的?瑶瑶,你要是喜欢,我也给你做一条。”

“熙然,你真好!姐姐,来看看我们的婚结吧!”

看到颜以瑶和陆熙然两个人,颜以初方才好了的心情再次变坏了,“真是对不起,我对你们的婚结一点也不感兴趣。”

“姐姐……”

“既然以初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回去吧!”辕祈夜拉着颜以初的手说道。

“好!小心点。”

颜以初扶着辕祈夜走出去,经过陆熙然身边时,陆熙然拉住颜以初的手,道:“你想怎样?瑶瑶希望你看一下,你为什要这样说?”

“原来你们都喜欢强人所难啊,难怪会在一起。我不喜欢勉强。”

“那你和他在一起就不是勉强?他是一个瞎子……”

“啪!”颜以初一巴掌打在陆熙然的脸上,“不是你说他是瞎子!瞎子又怎样?只要心不瞎,能够看清世事的,尽管眼瞎,也不会像别人一样心瞎!祈夜,我们走。”说完,边快不拉着辕祈夜走出去。

心瞎?要不是因为你,我的心怎么会瞎?

第6章 不自觉的落下

“熙然,你的脸怎么样……”

颜家。

“你说颜以初她傍上了大款?”沈悦宁坐在沙发上问道。

“是啊,我看他很有势力,应该不比我们颜家差。”颜以瑶认真的说道。

拜托,不是不比你们差,是你们根本就没法比好吗?!

“但,他是一个瞎子,应该也做不出什么太大的事来。”

“瑶瑶,你太年轻了,说不定他不瞎呢,这些叫做商业伪装!”颜以玲说道。

“姐姐,什么商业伪装啊我是不懂的,我啊,只想好好和熙然在一起!别的啊,什么都不想!”

“好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玲,你去查查颜以初身边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以瑶,你就安心准备和熙然的婚事。我……这几天不只是怎么的,特别容易累,这说说话就觉得腰酸背痛的……唉……不知道是不是老了。”

“哪有,妈妈你才四十,一点也不老!看起来就像三十岁!”颜以玲甜甜的说道。

“就你嘴甜!我先上楼了。”

晚上。沈悦宁从浴室中出来,便看见站在阳台上的颜正敖。笑着走过去,从后面拥住他。

“正敖,在想什么呢?”

虽然颜正敖已经四十五岁了,但是他一直都有锻炼保持身材,因而没有这个年龄的男人该有的肚腩,这让沈悦宁很是欢悦。每当与颜正敖****时,她都会摸上他的腹肌,这时会使她兴奋异常,也会是他更加卖力。

颜正敖收回眼中的悲伤,转而笑着对沈悦宁说:“还能想什么?想你啊!宁宁,你还是这么美!”

没当颜正敖叫着“宁宁”时,沈悦宁都不能确定他叫的是她还是那个女人,但是总会用千万种理由来告诉自己,叫的就是她沈悦宁!

“讨厌……”沈悦宁娇羞的说道,但手却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颜正敖的脖子,与他相拥而吻。

颜正敖也热情地回应着沈悦宁。他们吻得天昏地暗,很快边来到了床边。颜正敖将沈悦宁按在床上,透过她那张几分相似的脸去看另外一个人,“宁宁……”

“正敖。”

一瞬间,便清醒了,他知道,这不是她。他笑着说道:“小妖精,还这样风情?好,我给你!”

就在两人颠鸾倒凤之际,沈悦宁的小腹痛了起来,使她不由得吃痛的叫出声来,“啊,好痛!“

颜正敖听见后赶忙停下动作,心急的问:“宁宁,你怎么了?”

当颜正敖离开自己的身体时,沈悦宁感觉到下身一热,有什么液体流了出来。她捂着腹部,道:“正敖……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啊!”

“肚子痛?怎么会?宁宁忍住,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辕家大宅。辕祈夜的房间。

颜以初洗完澡走进辕祈夜的房间,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奇怪,他去哪里了?

正想着,便听见楼下传来“啪”的声响,颜以初赶忙跑下楼。一下楼边看见辕祈夜赤脚站在茶几旁,周围是碎玻璃,他的一只脚正要踩向碎玻璃,颜以初赶忙出声道:“别动!”并快步走到辕祈夜身边,服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是要喝水吗?怎么不叫我?你一个人下来很危险的不知道吗?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吗?”颜以初一边帮辕祈夜到说一边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片的沉默。

“欸……”颜以初见辕祈夜不回答,便知道自己说到他痛处了,“对不起……我……”算了,还是不说了,说多了会错。

将水杯放到辕祈夜手中,然后弯身收拾地上的碎玻璃。很静,只能听见颜以初在收拾玻璃时发出的声音。

让他是不是生气了?都不讲话了……

“嘶!”一不留神,玻璃便扎进了自己的手里。辕祈夜听见后慌忙将水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就要查看颜以初的伤势。但是,颜以初还没有收拾他脚边的碎玻璃,当他一脚踩下去时,颜以初仿佛能够听见玻璃扎进辕祈夜的脚时发出的声音,心中莫名抽痛。

“你站起来干什么?我还没有收拾好,玻璃都扎进你的脚里了!痛不痛啊?”颜以初急得都快哭了,直想跺脚。

但辕祈夜丝毫没感觉到疼痛,拉着颜以初的手,问:“你的手怎么样?”

颜以初此刻是该气还是该感动,他自己的脚上的比自己还严重,还在这里关心别人。颜以初扶辕祈夜坐下,道:“我的手没事,倒是你,脚痛不痛啊?医药箱在哪?”

“在茶几下面中间的抽屉里。”辕祈夜回答道。

颜以初拿出医药箱,先用酒精和棉签把自己受伤的伤口清理一下,再用创可贴贴起来,然后拿着镊子,将辕祈夜受伤的脚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当看到脚底还在流着血的伤口时,颜以初的眼圈红了,“一定……很痛吧!都是我不好……你忍着点,我要把碎玻璃取出来了。”

辕祈夜淡淡的回了个“嗯”字,仿佛受伤的人并不是自己一般。

颜以初拿着镊子的手颤抖着,她用镊子夹住肉里的玻璃,然后拔出来,辕祈夜痛的闷哼了一声。颜以初听见后抬头看向他,不敢继续再拔。

“怎么不继续?”辕祈夜见颜以初不再拔,疑惑的问道。

“我……我怕你疼……”我也疼。

“没事,继续拔。”

接下来,颜以初把剩下的玻璃都拔出来,而辕祈夜则没再发出过一点响声。

颜以初把辕祈夜的脚处理好,帮他穿好拖鞋,再把地上的碎玻璃收拾好,然后走到辕祈夜面前,眼泪,不自觉的落下。

似是听见颜以初的抽泣,辕祈夜一把将她拉在怀里,柔声问道:“怎么哭了?”

颜以初意外的没有推开辕祈夜,而是呆在他的怀里,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我怎么这么笨,连玻璃都不会收拾……我应该先收拾你脚边的玻璃的,这样你的脚就不会上的这么严重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好笨……”

怀里的人在自己的怀里自责,辕祈夜只想好好的爱抚她,“傻瓜,不是你的错,你一点错都没有,真的,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颜以初摇着头说:“不,是我的错,如果我……呜……”颜以初还没说完,辕祈夜便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第7章 卿不负我,定不负卿

颜以初睁大眼睛看着辕祈夜,伸手想推开他,但终究没遂了自己的愿。

不知吻了多久,辕祈夜才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虽然看不见,但是辕祈夜知道,此时颜以初的脸必定通红。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上去睡吧。”

“嗯?啊?哦……”一连发了几个短音颜以初才从刚才的吻里回过神来。

辕祈夜笑着刮了刮颜以初的鼻子,道:“嗯什么嗯啊什么啊,这是个小笨蛋!”

“哼,你才是小笨蛋!”颜以初本能地回嘴道。

“怎么?听你这语气,你还想和我打架吗?”辕祈夜调笑道。

“嘁,我才没有。”说着,扶着辕祈夜慢慢往楼上走。

走到房间后,颜以初帮辕祈夜铺好被子,拍拍手,道:“好了,你睡吧。”

辕祈夜听见后,将墨镜拿下,放在茶几上,转身向床走去。

颜以初见床角的被单有些皱,便弯身整了整,当她整好转身时,辕祈夜也恰巧走到她的这个位置,于是她便撞了个正着,身子不由向后倒去,辕祈夜似是感觉到她要摔去,一把将她抱住。

于是颜以初便对上了辕祈夜的眸子。虽然他的眼睛空洞、没有焦距,但是他的眸子真的很好看,是罕见的血红色,那样深邃,那样迷人。

“祈夜……你的眼睛……好美,好美,我……”好喜欢,好喜欢,怎么办?!

“是吗?那要我送给你吗?”辕祈夜在颜以初的耳边轻轻说道。

温热的气息在颜以初的耳边萦绕,使她不由得缩缩脖子,“你在说什么呢?啊!”

辕祈夜将颜以初压在床上,用自己富有磁性的嗓子说道:“怎么回事瞎说呢?只要我是你的,它,不也就是你的了吗?”

被辕祈夜这样一说,颜以初那张脸又红了起来,今天都不知道是第几遍了。

“你……你又在瞎说什么啊!快,快点去睡觉啦!真是的……”颜以初不敢看辕祈夜。

“以初。”辕祈夜认真的说:“你还记你下午说的吗?”

颜以初有些疑惑的看着辕祈夜,想了想,道:“我下午说过好多话,你说的是哪一句啊?”

“你说,你愿意做我的妻子,愿意好好照顾我。”

“咳咳!”颜以初尴尬的咳了咳,“是,是这么说没错,怎么了?”

“那夫妻,就应该一起睡觉,谁在同一张床上,枕一个枕头,盖同一床被子……”

“停停停!你是想让我跟你一起睡?”

辕祈夜点点头。

妈妈啊!这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办(⊙o⊙)!

“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我只是想你陪着我一起睡,只是想抱抱你。”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失落。

“祈夜……你怎么了?”

“没事。那……好吗?”

“好。”

关了灯,颜以初和辕祈夜一起躺在床上,辕祈夜抱着颜以初。颜以初不知为何,一点也不排斥辕祈夜的怀抱,在之前,她非常排斥异性的怀抱,连陆熙然也没有抱过几回。

“祈夜。”

“嗯?”

“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要我做你妻子?”

“怎么你反悔了?”

“不,不是的。我是想你再好好想想,我们一点都不熟悉彼此,连感情基础都没有,以后在一起……真的可以吗?”颜以初不确定的问。

辕祈夜用手轻抚着颜以初的头发,说:“我不是说过吗?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只要你愿意。”

“可是……我有些害怕……自己也不知道怕什么,就是莫名的生出这股害怕来……”

“乖,有我在,不要怕。以初,我对感情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抛弃。”

“嗯!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也不会抛弃你!我对感情也有一个要求,不要背叛!”

“卿不负我,”

“定不负卿!”说完,颜以初便伸手抱住辕祈夜,“你说我好不好笑,本来我是来给你家做女佣的,却不想,还没做一天,就要和你做夫妻了!呵呵,好戏剧啊!感觉都是假的,在做梦!”

“那……”辕祈夜轻咬了一下颜以初的耳垂,“现在呢?是不是在做梦?”

“你好坏!信不信我打你!”

“好了,别闹了,已经很晚了,我们睡吧!”

“嗯……”

第二天。阳光照在颜以初的脸上,使颜以初有些不舒服的将脸埋进“枕头”里动了动,然后抬起惺忪的睡眼,一看,便吓了一跳。

“啊!你是谁?你怎么在我的房间?”

“娘子,才一个晚上就忘了我是谁啊?”辕祈夜调笑道。

“你……谁你娘子?说话没正没经的。”

“那我也是只对娘子你一个人没正经。”

“我现在才发现你很……很……”

“很什么?”

“很像一个流氓!跟你的形象完全不符!你外表看着挺……君子的,没想到,咳咳……你懂的。”

本以为辕祈夜会生气,却不想他却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既然娘子都说我像流氓了,那我不做点流氓该做的事情,是不是很对不起娘子呢?”

“你……你要干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够了!别挠了!哈哈哈!”颜以初被辕祈夜挠的快喘不过气了。

“砰!”

“啊!”

由于颜以初想阻止辕祈夜对自己挠痒,双手双脚都动弹着,却不想,一脚把辕祈夜给踹下了床。当知道自己把辕祈夜踹下去后,颜以初赶忙做起来,“祈夜!”

颜以初从床上下来,“祈夜,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把你踹下,痛不痛啊?要我给揉揉吗?”

辕祈夜抱住颜以初,开玩笑道:“你可真狠心,哪天不会拿把刀杀我吧?”

不知道辕祈夜在开玩笑,颜以初眼圈红了,“不会的!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拿刀杀你!”眼泪不自觉的掉下来。

辕祈夜感觉衣襟前一片湿热,安抚说:“笨蛋,我那是说笑的,有什么好哭的?嗯?只是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祈夜,以后不要开这个玩笑好不好?我……我会当真的……”

“好,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乖,不哭了。”辕祈夜亲吻着颜以初的头发。

以初,我也不会让别人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我会好好护着你的。

洗漱完毕后,颜以初扶着辕祈夜慢慢走到楼下去。

下楼后便看见张妈在楼下候着。颜以初忽然想起什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钟表,哎呀,已经快七点了。张婶好像说过要在五点半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以初,我昨天说过……”张妈刚想说什么,便看见辕祈夜受伤的脚,然后关心的问道:“大少爷,你的脚怎么受伤了?”

“没事,昨天晚上倒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杯子砸了。“

张妈听后便有些生气,对着颜以初厉声道:“以初,你怎么可以让少爷一个人去倒水?你是雇来照顾少爷的,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还有,现在都快七点了!你不要跟我讲你是在五点半起来哈,你有把这份工作放在心上吗?啊?”

颜以初忙回答道:“有!张妈我有!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做的!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我保证!”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可以……”

“够了,张妈。”

“大少爷……”

“以后以初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想怎样就怎样,听明白了吗?”

第8章 在风中凌乱

从辕祈夜嘴中听到“妻子”使颜以初不由得脸红起来,而张妈在听到这一震撼的消息后,一时怔住了,继而一脸笑容,道:“好,好啊!大少爷你终于想明白了,太好了太好了!张妈替你高兴啊!”

What?等等,怎么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张婶不是应该说什么你怎么勾搭上我家少爷的?对我家少爷下了什么蛊之类的话吗?怎么会是张妈这种反应?颜以初有些不敢相信。

张妈再看向颜以初时,眼中莫名多了一丝感激之情,使颜以初很不明白。

“颜小姐,很感谢您,如果不是您……”

“张妈,不该说的话,请您不用再说下去了。”

“是是是,您瞧我这……一高兴什么都忘了!颜小姐……不不,大少奶奶,您和少爷需要马上用餐吗?”

“张妈,你不用那么客气,叫我以初就好了……我,我有些不适应……”

“不适应,慢慢就会适应的。”

我竟无言以对……

颜家。昨晚,颜正敖与沈悦宁正在云雨一番时,沈悦宁忽然感到不适,还流血。当家庭医生赶到,做了检查后,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妈,没想到你怀孕了!”颜以玲不敢相信的说道,“真是太好了,你要给我生弟弟了!”

沈悦宁有些害羞,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孕。

“说什么呢,就不能是个妹妹啊!”

“不行!我已经有瑶瑶这么一个妹妹了,当然要有一个弟弟了!我敢保证,这是一个弟弟!嘿嘿,弟弟,你好啊!我是你大姐!你要好好待着哦,别让妈妈累着!……”

沈悦宁笑了笑,然后问:“你查到那个男人了吗?”

颜以玲的笑僵了僵,道:”只能查到一点,他叫辕祈夜,是AJM集团的总裁。”

“什么?辕祈夜?”

“对。看来颜以初这次走运了!”颜以玲不服的说。

“以玲,恐怕你还不知道他另一个身份。”沈悦宁皱着眉头说。

“妈,他还有什么身份?这AJM集团总裁的身份已经够镇住我们了,他……还有什么身份?”

“他是辕家的长孙!”

“什么!妈,是那个辕家?”

“没错!辕家有百年基业,他的爷爷辕锦宸是军区的老司令,掌握着M市的军权,他的父亲辕凌擎是辕氏集团的董事长,是美国的第一大集团,掌控了美国三分之一的财力,他的大伯辕凌伟是黑道老大,就是最大的帮派——幽狱!……再多的我也是不知道了!不过总而言之,辕家在黑白两道都有很高的威望,是让所有人都忌惮的家族!”

“颜以初怎么会这么……”幸运!但她说不出口。

“以玲,看来我们要好好谋划一下了……”

“为什么你要吃药啊?你有没有生病!”颜以初递给辕祈夜药,看着他吃完的时候,疑惑的问道。

“笨蛋,因为我的眼睛是被人下了药,这些要可以帮助我眼睛恢复视力!”

颜以初冲辕祈夜吐吐舌头,然后又问道:“不是可以换眼角膜吗?”

辕祈夜听后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招招手,道:“以初,你过来一下。”

“哦。”颜以初应声走过去。

离辕祈夜只有一步的时候,辕祈夜一把将颜以初拉进怀里,伸出手,敲了敲颜以初的脑门,道:“真的是个小笨蛋!我的眼睛是被下药了!是换换眼角膜就能好的事吗?再说了,这样治标不治本,毒素还在体内。”

颜以初吃痛地揉着被辕祈夜敲过的脑门,道:“你有没有说过,我怎么会知道?!哼,还骂我是笨蛋!”

“我没有说过?小笨蛋,你是有失忆症吗?昨天我们在珠宝店说三年前的时候,我说过什么?”

颜以初细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啊……三年前那些人说给他眼睛下了药。

颜以初轻声咳了一下,道:“那,那又怎样?”

辕祈夜眯了眯眼,道:“那要怎样?当然是要惩罚你啦!小笨蛋,看你以后敢不敢忘记!”说完,又要伸手挠颜以初的腰。

“咳咳!少主……”刚走进来的鬼魅,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不是有意要打破这么……甜蜜的画面的,只是赶巧了而已。

听见声响后,颜以初赶忙从辕祈夜怀里起来,道:“我……我先出去理理花园。”

辕祈夜对着她笑笑,继而转身一脸冰冷的对着鬼魅,“去书房。”

于是鬼魅便扶着辕祈夜上了书房。

“少主……”鬼魅刚想说什么,便被辕祈夜一个手势制止了,“不要叫少主了。”

“那……叫什么?”

“随你,就是不要在叫少主了。”

“总裁?”

“鬼魅,私下里不要叫的这么生硬,你并不是我的特助,我的手下,是我的兄弟!”

鬼魅认真的说道:“公是公,私是私,公私要分明。”

“看来你是想会去了。”辕祈夜不咸不淡地说着。

鬼魅自然知道辕祈夜说的是那里,赶忙说道:“大哥,不要,我改口还不行吗?”不是说好了随便吗?

鬼魅看了看辕祈夜,在心中小小抱怨了一下,便继续说道:“洛槿回国,并且他说找到了治疗您眼睛的药,一个月后去医院手术。”

辕祈夜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轻轻淡淡地说:“是吗?一个月?看来他的效率有所下降啊,都快三年了,还要一个月?” 

鬼魅不知道说什么,干咳了两声,然后道:“那个……大哥啊,那位小姐是谁啊?刚才看你们俩,挺……那个啥的啊!”

“以后叫嫂子。”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出去。

什么?!嫂子?那……鬼魅在风中凌乱了。

颜以初,颜家大小姐,却是因为亲母早死,遭到亲父漠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2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