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万、一场商业联姻,亲生父亲将她卖给厉家二少。

一千万、一场商业联姻,亲生父亲将她卖给厉家二少。


第1章 嫁给一个植物人

A市商业巨头厉家娶亲了!

一千万,厉家为植物人厉二少娶了个冲喜对象,一时之间,黎沅沅成为全城笑柄。

厉家别墅。

黎沅沅穿着一身鲜红的中式嫁衣,在女佣的搀扶下进了主卧。

“二少奶奶,二少每天晚上都需要用热水擦一遍身体,再做个全身按摩。夫人交代过了,以后这些事都必须你来做。”女佣交代道。

黎沅沅神情微怔,许久,她麻木地点点头。

女佣离开了,屋里静悄悄的,灯光昏暗,红色盖头挡住了她的眼。

她看着满目的红,她嫁人了,可……新郎不是他。

她一个人坐了许久,才一步步走到床边,盖头下红色喜被的柔软大床上,男人结实有力的小臂落入眼中。

她小心翼翼地在床边坐下,似乎是在等着人来将盖头掀开,可……她很清楚,没有这样一个人。

因为她的丈夫,是个因车祸昏睡的植物人……

一个陌生人。

黎沅沅侧身,微微抬眸,视线顺着男人的身体慢慢上移到脸上。

只是这一眼,黎沅沅微怔,那张脸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数道狰狞的伤痕,这些伤痕横贯了他整张脸,把这张脸毁得面目全非,令人不敢直视。

是了,因车祸成为植物人,所以会有伤痕。

黎沅沅伸手轻抚这些伤痕,她不怕面目狰狞的植物人,衣冠楚楚的人间禽兽更可怕。

眼前的男人双目轻阖,胸口微微起伏,要不是还戴着呼吸机,她差点就要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这样也好。”黎沅沅呢喃着。

这样就可以避免一起同床共枕的尴尬了,只是,当她的目光在看到床边放置的一盆温水时,忍不住红了脸。

女佣临走前特地交代了,要让她给厉承夜擦身体,还要按摩……

黎沅沅拍拍脸,告诫自己不要多想,干脆连盖头也不掀了,半闭着眼去解他的睡衣纽扣。

直到衣服敞开,露出他精瘦结实的胸膛……黎沅沅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皮肤,温热,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凉意。

她将毛巾浸湿又拧干,闭着眼去擦拭他的身体,蓦地突然听到一声闷哼,她受惊般地睁眼,盯着男人睡裤的某一处睁大了眼睛。

植物人也会有反应吗?!

黎沅沅的脸色“嘭”地一下爆红,连忙将毛巾丢下,冲进了卫生间。

她拼命用水拍着脸蛋,想让脸上的燥热降下,可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却在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啪!”突然,卫生间里灯光一暗,整个视界都陷入黑暗中。

黎沅沅受惊地扶着墙壁,反复按了两下开关,毫无反应。

“跳闸了吗?”她疑惑地皱眉,摸索着想要出门叫人,可手才刚抵上门把手,就蓦地被人扣住,随即,一具滚烫的身体贴着她一起压在门上。

“谁?”黎沅沅惊恐地叫出声来,求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嘴唇就被人堵住。

极具侵略性的吻落在她唇间,丝毫不给她退缩的机会。

黑暗中,黎沅沅害怕极了,她双手抵在男人胸前拼命挣扎,男人却一把扣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她几乎能感觉到男人身上传来的滚烫气息。

“你放开我!”她羞恼地斥道。

男人埋在她颈间的薄唇微勾,呼吸喷在她耳边轻笑一声:“你叫得再大声点,把人吸引来了看看会怎么样?”

男人声音暗哑,却莫名让她觉得熟悉,黎沅沅浑身一颤……是他?!

第2章 陌生男人

黎沅沅想看清男人的脸,可卫生间里漆黑一片,她看不清,是她多想了吧,这里是厉宅,怎么会是他……

在她愣神之间,男人的掠夺席卷了她所有的感官,她挣扎不脱。  

新婚夜,她当着昏迷不醒的丈夫的面和别的男人……

黎沅沅羞耻不已,男人猛地一个用力,一股难以言喻的钝痛席卷,黎沅沅本就混乱的思绪在男人一波接一波的情潮中慢慢溃散……

……

次日清晨,黎沅沅缓缓睁开双眼,陌生的环境让她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她猛地坐起身,身上传来的酸痛感清晰地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男人灼热的气息似乎还萦绕在周身,让她整个人都如坠冰窖。

厉家二少的别墅,怎么可能会有男人进得来?

可……

黎沅沅侧目,看向躺在身边还戴着呼吸机的男人。

会是厉承夜吗?

心里的疑窦更大,她下意识地唤了声:“厉……厉承夜。”

没有回应。

男人依旧安静的睡着,就连她为了给他擦身体时半敞的衣服都与昨晚无异。

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睡了,黎沅沅的脸色瞬间苍白。

她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被迫嫁给厉承夜,她还可以说服自己,厉承夜是个植物人,她好歹能为了“阿夜”守住身子,等到将来离开厉家,她还可以……

想到那个她爱之入骨的男人,她所有的坚持都溃散了,她再也配不上“阿夜”了……

黎沅沅顾不得身体不适,下床拉开卧室的门:“有人吗!”

正在楼下打扫的女佣连忙跑过来:“二少奶奶,您有什么吩咐?”

黎沅沅颤抖着声音问她:“昨晚别墅里都有谁?”

“二少奶奶,别墅规矩,晚上8点以后不留人。昨晚除了您和二少,没有别人了。”

“不可能!我明明……”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了下来。

如果让别人知道昨晚……

她咬了咬唇,所有的委屈都只能吞咽入腹。

女佣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忍不住提醒道:“二少奶奶,等会医生要来给二少输营养液,您不能留在别墅里,还请尽快收拾一下出去吧。”

“为什么?”她皱眉,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

“这是别墅的规矩。”女佣不卑不亢地回答。

黎沅沅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攥紧了几分。

她知道,即使自己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也没有资格去改变这里的一切。

毕竟,她只是个用一千万买来冲喜的对象……

“我知道了。”她关上门,浑身力气都好似被抽干了,靠着房门跌坐在地上。

强忍了许久的眼泪忍不住滑落……

此时的黎沅沅并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躺在床上昏睡的某个男人早已睁眼盯着她看了许久……

等到她离开别墅后,厉承夜起身,拔掉呼吸机,他缓缓撕下脸上那一道道粘贴上去的人工伤疤,露出好看的脸来。

这是一张清俊的脸,雕刻般的五官,每一分都恰到好处,特别是那双深邃的眼,黑得几乎让人深陷其中。

如果黎沅沅此刻在这里,那她一定能够认出他!

这是她心心念念,是她爱之入骨的男人!

他是陈夜!

第3章 乞讨

陈夜、或者说是厉承夜看向阳台。

隔着透明的玻璃门,一道身影对他毕恭毕敬地鞠躬:“二少。”

“跟着她。”

“是!”

人影消失,他走到窗边,看着那道瘦弱的背影,眸色渐深……

……

别墅外,黎沅沅的手机响起,她一看,是黎少涛。

黎沅沅紧咬着下唇不语,握着手机的十指下意识地收紧。

一千万,她的亲生父亲黎成民以她重病妈妈的生命作为要挟,将她卖给了一个植物人!

在母亲重病后,父亲就把小三还有他和小三生的两个私生子女带进了家门!

黎少涛就是私生子之一!

耳边又响起送嫁当日,黎少涛在她耳边说的话:“黎沅沅,你收厉老爷子的红包时讨个巧多要一些,哥哥我这儿还差一百万,就靠你了!你最好给我老实听话,否则你妈妈那边……”

黎沅沅气愤地按掉了电话。

“嗡嗡……”

手机震动,是一条短信。

【我是来提醒你的,一百万,回门时我要是见不到钱,搞不死你,我弄死你妈!】

是黎少涛。

黎沅沅浑身颤抖,明明阳光和煦,照在身上却让她觉得刺骨阴寒。

想到母亲躺在病床上痛苦挣扎的那一幕,她握紧了手机,往庄园主栋而去。

……

一番波折,黎沅沅看着手里几个她抛弃自尊“乞讨”来的红包,自嘲一笑。

她知道厉家娶她回来的目的,那一千万已经很抬举她了,可新婚第一天,她就借着敬茶的名义来讨要红包,怎么想都很不堪。

只是,为了母亲,她不得不这么做……

“黎沅沅,你真贱!”黎沅沅喃喃自语,可却不曾松开手里的红包。

回到厉二少的住所,黎沅沅正准备进别墅,猛地看见离别墅不远处有栋独立小院。

她微微蹙眉,小院矗立在别墅群中显得格外突兀,但她更好奇的是,厉家怎么会允许这样一个院子出现在厉承夜的别墅附近?

院子周围被不少鲜艳的花植包围,显得十分清新雅致,仅是远远看着便赏心悦目。

她下意识地朝小院走去,双手在快要碰到门时猛地被人攥住。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落入眼中,随之而来的是男人微冷嗓音:“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黎沅沅一怔,这声音和昨晚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声音重叠,让她清晰地回忆起昨晚黑暗中的一幕幕。

是那个夺走她一切的男人!

黎沅沅猛地抬头,对那人的怨恨、愤怒,在看清男人的脸时猛地愣住。

她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攥紧她手腕的男人。

男人那轮廓分明的脸与记忆中的人影重叠,瞬间湿润了她的眼睛。

她手指轻颤地抬起,想要抚摸他的脸,喉咙里艰难地溢出两个字来:“阿夜……”

第4章 难为你还记得我

然而,就在黎沅沅的手在快要触碰到男人的脸时,被他猛地拍掉,那双曾经深情满满地注视着她的眼睛里满是嘲讽:“难为你还记得我,厉二少奶奶!”

一字一句,好似剜在她心口。

黎沅沅浑身轻颤不已,他好像……变了许多,她想开口问问他这些日子去了哪里?想要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想要告诉他,她有多想他。

可是,她所有的话还没问出口,就听他声音冰冷地问她:“黎沅沅,你离开我就是为了嫁给一个活死人做豪门太太吗?”

她咬着唇,拼命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她嫁给厉承夜是被迫,她也没想过要离开他,她……

想要解释的话几乎就要冲口而出,可黎沅沅猛然想起出嫁前父亲的话:“沅沅,乖乖嫁过去做你的厉家二少夫人,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妈妈了。至于陈夜那个穷小子?呵,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襟。

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嘲讽:“怎么?解释不出来了?黎沅沅,在一起这么久,我怎么就没发现,你是这么爱慕虚荣的女人?”

黎沅沅没有反驳,如果两人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么就让他这么误会吧。

毕竟她已经嫁给厉承夜了,已经是厉家二少夫人了,即使解释清楚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

这幅模样落在男人眼中直接成了默认。

他眸色微暗,脸色愈发冷冽,正要开口,突然,不远处传来人声,是两个正在打扫庭院的女佣。

黎沅沅面色一紧,连忙拉着他的手躲进一旁灌木丛的树后。

浓密的枝叶将两人的身形完全挡住,她的全部心思都在警惕着那两个女佣,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正紧紧贴在男人的胸前。

她呼出的气息隔着衣服喷在他身上,带着一丝丝痒意,他的鼻息间全是她身上好闻的味道,让男人的身体瞬间绷紧。

他揽着她的腰,猛地将她搂得更紧。

黎沅沅一声轻呼,这才发现两人距离极近。

她双手抵在他身前,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想到两人的处境,她压低声音提醒他:“阿夜,我已经嫁人了,我们……”

“嫁人了又怎么样?”他冷笑,好似故意一般,薄唇摩挲在她耳垂,性感低哑的字句溢出,“昨晚你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可是当着你丈夫的面。”

黎沅沅的脸色瞬间煞白,昨晚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现。

她绝望、害怕地挣扎,她的无助……原来都是这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造成的,是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给予的!

“为什么……”她低垂着眼睑,努力不让眼底的泪水滑落,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人微怔,眸光里的心疼转瞬即逝,冰冷的话语冷酷又残忍:“黎沅沅,你不要我也罢,要嫁给别人也罢,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狠心到要我的命!为了厉家的权势,你可真是不择手段!”

第5章 一直在骗他

黎沅沅错愕地睁大眼睛,她望着这个爱入骨髓的男人不断摇头:“阿夜,我没有……”

“没有什么?”他的眼底一片赤红,看起来疯狂而可怕,他扣住她的下巴,冷声逼问,“黎沅沅,都到了这一刻了还想要继续欺骗我吗?”

他给过她机会,只要她没有收下那一千万的聘礼,没有穿着嫁衣出现在这个别墅里,他依旧还会选择相信她,可是……当他看见她的那一刻,所有的理智都化为愤怒。

这个女人,一直在骗他……

看着他愤怒的眼,黎沅沅的心脏似乎猛然被攥紧,她知道,他再也不会信她了。

伴随着眼角清泪滑落,她目光空洞地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你说的对,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嫁进厉家纯粹是为了钱!”

四周似乎瞬间安静,一切都静止了,男人薄唇紧抿,死死望着面前的女人。

最后,他露出一个嗜血的笑:“黎沅沅,你可真狠!”

随即,“撕拉”一声,他狠狠撕碎了她的衣服,在她惊恐的目光中贴在她耳边说道:“猜猜看,如果被那两个女佣看见,他们的二少奶奶背着二少跟别人偷情,会是什么反应?”

“啪!”黎沅沅狠狠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手指生疼,却止不住地颤抖着。

她紧咬着下唇,双手捂着被撕碎的衣服狼狈地逃了出去。

男人站在原地许久未动用,直到安森出现在他身后,态度恭敬道:“二少,那两个女佣已经处理了。”

“嗯。”厉承夜沉声,锐利的目光望向别墅,“安排下去,我要以陈夜的身份出现在别墅。”

安森微讶。

“陈夜”只是二少和黎沅沅在一起时的穷小子化名,可如今两人已经结婚了,还要“陈夜”这个身份来做什么?

他怎么有些看不懂?

……

黎沅沅失魂落魄地回了房间,她将自己关进卫生间,脱下衣服后,昨晚欢爱的痕迹依旧鲜明。

她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将自己给了他。

阿夜应该恨死她了吧?

她唇角泛起一丝苦笑,更多的,却是他那些话带来的伤痛。

相恋至今,他从未对她露出过这么凶狠、怨恨、厌恶的模样。她选择嫁给厉承夜,果然伤了她……

“叩叩。”门外,敲门声响起,随即便是女佣的声音传来:“二少奶奶,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下去用餐。”

“知道了。”她应声,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走出来。

别墅里没有外人,那阿夜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她这么想着,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此时相见不如不见。

然而,就在她踏进餐厅的时候猛地顿住脚步。

餐桌旁,男人举止优雅地吃着饭,动作自然得就好似这本来就是他的地盘。

黎沅沅面色微变,匆匆走过去,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第6章 没有喜欢他的资格

男人抬眸,深幽的目光微微掠过她,不语。

反倒是跟着来上菜的女佣见她一脸惊讶,解释道:“二少奶奶,这位陈先生是陈董特地留在这里帮二少处理事务的。”

黎沅沅皱眉:“你认识我婆婆?”

“怎么?很意外?”厉承夜唇角微掀,“还是黎小姐担心我向陈董透露些什么?”

他意有所指,黎沅沅很清楚他话里的意思。

她干脆不答话了,跟着坐下来吃饭。

一顿饭下来,餐厅里安静得只能听见餐具碰撞的声音。

黎沅沅心里有事,根本没尝出来什么味道。

她想要问他究竟是谁?想要问他是不是因为她才来的这里?

可话到嘴边,却又什么都问不出口了。

她还记得刚刚在外面,他是怎样冷嘲热讽地羞辱她。

想到这里,黎沅沅眉头一皱,握着汤勺的手下意识地搁下,却没注意到碗里还盛着刚出锅的排骨汤,汁液溅出,瞬间烫红了她的手背。

“嘶!”她一声痛呼,捂着手背连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她正捂着手,不过一会儿,手边就多了冰块和烫伤药,她抬头一看,是厉承夜冷淡的脸。

他什么也没说,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可她看着这些东西,却有瞬间的恍惚。

仿佛曾经有那个爱她入骨的男人又回来了……

“阿夜……”她张口,有那么片刻,想要将她所有的委屈都告诉他,想要让他知道,她刚刚在外面说的那些话都不是真的。

她的心里……只有他。

可所有的话语还卡在喉间,就见一个女佣慌张地跑了进来:“不好了,白小姐发病了!”

黎沅沅还在疑惑白小姐是谁的时候,手上蓦地传来一阵疼痛,就见刚刚还紧张着自己烫伤的男人猛地站起身,大跨步朝门外走去。

黎沅沅没有忽略他脸上的急切慌张,他走的毫不犹豫,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跟她说。

这一刻,她只觉得被烫红的手更疼了……

女佣将药膏拿了过来:“二少奶奶,我帮您上药吧?”

“不用了。”她摇了摇头,稍微顿了顿,问她,“白小姐是谁?”

“您是说住在旁边小院里的白菲菲小姐吧?”女佣一脸八卦地说道:“别的我也不知道,就听说一个月前,是二……主子亲自将她带回来的,后来就一直住在那小院里,也从不见她出过门。”

“二少奶奶,您可不知道,那小院陈先生从不让人进呢,也不知道那位白小姐究竟是什么人,只知道她好像身体不是很好……”

女佣后面的话黎沅沅根本听不进去了。

一个月前……原来,在她被关在家里、被父亲逼着去嫁给一个老男人时,他的身边就已经有别人了啊……

亏她刚刚还以为,他是紧张自己、在乎自己的。

黎沅沅垂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揪痛,疼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手上的灼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她:黎沅沅,你醒醒吧,他早就不喜欢你了,而你……也早已没有喜欢他的资格了……

第7章 我已经嫁人了

一直到晚上陈夜都没有从小院里出来。

黎沅沅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去想,可总忍不住朝小院的方向看去。

快八点的时候,她蓦地站起身,朝着厉二少的房间走去,但是她手刚握住门把手,房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黎沅沅吓了一跳,目光警惕地看着突然开门的男人:“你是谁?”

“二少奶奶,我叫安森,是二少身边的人。”男人举止温和地开口。

“你一直在厉……承夜的房间?”

“是,二少今早输了营养液,医生还在给他做其他身体机能的检查,今晚还请二少奶奶委屈下住别的房间。”

安森不卑不亢,见黎沅沅狐疑地看向门里,他大方的错开了身子。

只见床边一堆仪器,还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围着,黎沅沅只能看见床上躺着的人的双腿。

“那就麻烦你们了。”她点了点头,打消了心里的疑虑。毕竟这是厉家,怎么可能会有心怀不轨的人敢这么大动静呢?!

同时,她心里也松了口气。今晚不用再给厉承夜擦身体按摩了……

黎沅沅随意找了个房间躺下,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睡梦中,手背上突然传来一股凉意,原本烧灼的感觉被舒服取代,她低吟一声,睡得更沉了。

不多时,她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鼻息间是曾经无比熟悉又迷恋的味道。

黎沅沅呢喃一句:“阿夜……”

“我在。”男人眸色微暗,低沉的嗓音覆在她耳垂应声。

酥酥麻麻的痒意袭来,还不等黎沅沅有所反应,只觉一只大手在她身上游走,如点火一般滚烫、灼热。

黎沅沅原本混沌的神志有了一丝清明,在男人压在她身上时猛地清醒过来。

她睁大眼睛挣扎着:“不要!”

男人埋首在她颈间,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黎沅沅羞红着脸,一边推搡着他一边急急说道:“阿夜,不要,我、我已经嫁人了!”

厉承夜的动作蓦地一顿,黑暗中,他深幽的目光死死望着她,声音还带着几分情欲后的暗哑:“所以?你要为了他守身如玉?”

黎沅沅咬唇。

他前一刻还在陪着那位白小姐,现在又跑来她的床上算怎么回事?

他将她当做什么人了?

她不说话,厉承夜便当她是默认了,脸色冷得更厉害。

他豁然起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摔门离开了。

黎沅沅蜷缩在床上紧紧抱着自己,随着他的离开,只觉得心里空荡得厉害。

……

离开别墅,厉承夜直接甩了个电话出去:“出来喝酒。”

接到电话的周谏之神情微妙,尤其是在看见他顶着那张“陈夜”的脸出现时,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这又是唱得哪出?”

周谏之是少数知道他假装植物人,并且对外有着“陈夜”身份的人。

厉承夜没有说话,径自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怎么?新婚第二天不正是蜜月期?你这一脸苦大仇深的,难不成是她发现你骗她是个穷小子,跟你闹了?”

“啪!”他狠狠将空掉的杯子搁在桌上:“她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什么?!”周谏之震惊了。

原本听说厉承夜要娶黎沅沅的时候,他还以为他终于想通了,可娶了又不说,还顶着一张陈夜的脸出现在她身边?

周谏之越来越糊涂了。

厉承夜也懒得跟他解释,顾自喝着酒。

可是越喝,黎沅沅那张脸就越清晰地出现在他脑海里。

最后,他豁然站起身,一旁的周谏之狐疑地看着他:“去哪儿?”

“回家!”

……

第8章 怎么就你一个人?

第二天,黎沅沅是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的。

接通,电话里传来黎少涛的声音:“黎沅沅,今天回门,别忘记答应我的事。”

“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望着空荡荡的别墅,她微微垂下眼。

收拾好自己,黎沅沅将婆婆陈美云给的那张支票放进包里。

出门前,她去主卧看了眼厉二少,男人亦如新婚夜那般安静地躺着,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他脸上,即便那张脸上有缺憾,却依旧能看出几分他健康时的神韵。

有那么一瞬间,黎沅沅莫名惋惜起这个名义上的丈夫。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如果还好好的活着,该是怎样的人物啊……

黎沅沅站在他床边自言自语道:“如果你醒着,一定也不想娶我吧?”

从她知道新婚夜那晚的人是“陈夜”后,她对厉二少更多的是愧疚。即使知道对不起厉二少,可她却私心的不想让“陈夜”受到伤害。

“对不起,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一定会主动离开,不会给你添麻烦。”

她神色坚定地留下承诺,同时暗自下定决心,要尽快找到妈妈的下落,到时候就带着她离开。

至于亏欠厉二少的,怕是她这辈子都无法偿还了吧?!

黎沅沅忍不住叹了口气,带上房门离开。

她走后,躺在床上的厉承夜缓缓睁眼,深邃的瞳孔里满是旁人看不懂的神色。

结束?呵,这个女人是打算拿到他的财产后就跑路吗?做梦!

黎家门口,黎成民带着一家人站在门口翘首以盼,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不少前来参加回门宴的宾客,一众人将不大的联排小洋房门口堵得满满当当。

黎沅沅坐在车里老远就听见黎少涛炫耀的声音:“我妹妹那可是厉家二少奶奶,她回门至少也得是个十人车队护送……”

她皱眉,等到黎少涛一番话吹嘘完,她所乘坐的出租车正好停在别墅门口。

黎沅沅付了钱,拎着两盒路过商场时买的补品下车后,洋房门口死一般的寂静。

她神色自然地走到黎成民面前,语气谈不上多热络,但表面的礼貌却维持住了:“我回来了。”

至于她父亲身边的女人和她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姐姐,黎沅沅直接选择无视。

她这一开口,周围愣住的宾客都反应过来,嘀嘀咕咕地议论起来,却依旧有不少话语传到了黎家人耳朵里。

“还十人车队呢!连个私家车都没安排,看来这厉家根本就没把这个儿媳妇放在眼里。”

“本来就是花钱买走的,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举行……”

难堪的字眼传到黎成民的耳朵里,他瞬间变了脸色,狠狠剜了黎沅沅一眼:“怎么就你一个人?”

一千万、一场商业联姻,亲生父亲将她卖给厉家二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