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猫儿,怕不是要上天!要嫁,也是你嫁我!”

 “你这猫儿,怕不是要上天!要嫁,也是你嫁我!”

第1章 成了水下亡魂

十月,霜寒露冷,枫叶流丹。

东毓国,京城郊外的秋枫山下。

一个身形瘦削的白衣少女仰躺在河边,半个身子都浸泡在冰冷的河水中。

她脸色惨白,唇色发紫,本是十四五岁的韶华年纪,却已经成了水下亡魂。

可站在她面前的绿裙丫环担心她还没死透,想到四小姐的吩咐,从袖中抽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匕首。

寒芒冷锐。

居高临下地睨着三小姐那张绝美的小脸,她一脸鄙夷。

“呸,一个痴傻废物居然也敢肖想宁王殿下,真是不要脸!还要害我跑到这荒郊野地里来,实在晦气。也罢,现下就再送你一程,也好回去向小姐交代!”

说着,她蹲下了身子,握紧手中匕首狠狠扎了下去。

可就在刺下的一瞬间,少女眉心轻蹙,骤然睁开了双眼。

那眼神锋芒如刀,寒意乍现。

诡谲森然的黑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犹如鬼魅。

绿裙丫环被那骇人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手中的匕首一下子就扔了出去。

她噗通一下跌坐在地上,见三小姐如厉鬼一般回魂,吓得一边往后挪一边颤抖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我告诉你,你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死了也是活该,就算活过来我也不怕你!”

“聒噪!”

璟璃强忍着脑中嗡嗡作响的声音,起身的同时出手如电,一把掐住了丫环的脖子。

耳边终于清净了。

她单手扼住丫环,环顾四周,眼前是一片荒山野地。

见状,璟璃拧了拧眉。

奇怪,她不是在渡轮上执行S级的高危任务时,被沉船带入了海里吗?

没想到她堂堂“魅夜”的王牌特工,最后却落得个这样的死法,真是讽刺。

在心里嗤笑一声,还没想明白眼前的情况,她的脑子里就突然挤进了一些本不属于她的记忆。

沐星大陆,东毓国,定远侯府的三小姐慕璟璃。

竟然与她同名,也叫璟璃。

可惜同名不同命,这位三小姐不仅是个痴傻之人,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整日里遭人耻笑欺侮。

偌大的侯府中,唯有祖父和她的亲哥哥愿意护着她。

然而两年前,祖父带兵出征,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龙凤胎的亲哥哥又在半月前的秋猎中被凶兽重伤,伤了丹田,成了一个废人。

自此,再也没人能护着她了。

也因此,那些早就想占尽好处的人,终于按捺不住了。

明天,就是她那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宁王的生辰。作为寿星,他请了众多宾客在郊外的采枫山庄观枫赏菊。

本来是一件喜事,却成了她的催命符。

被自己的庶妹骗得掉下了琼河,为此丢了性命。

然而,她那个庶妹似是还不放心,竟然派了自己的贴身丫环碧桃过来。

死了还不放过,居然还要补刀?

这对主仆还真是恶毒。

不过——

这具身体既然被她接收了,作为报酬,她一定会为“她”报仇。

从今往后,她就是慕璟璃,慕璟璃就是她,她会代替原主好好活在这个世上。

想到这儿,她猛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第2章 烤了祭五脏庙

碧桃感觉到了从她身上传来的杀意,脑子里一片空白。

为了活下去,拼命地挣扎起来。

可任凭她使出了浑身解数,却撼动不了分毫。

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惊恐道:“不!你……你不能杀我!四……四小姐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话,裙子下面淅淅沥沥湿了一片。

慕璟璃见状嫌恶地蹙眉,嗤笑道:“放心,你不过是先走一步罢了。等你死后,你家小姐很快就会来陪你的,你就安心地在地狱里等着她吧!”

“咔!”

一声脆响,碧桃大睁着双眼,脖子歪到了一边。

慕璟璃松手丢开她的尸体,忽然感觉到左臂处传来一阵疼痛。

她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发现左臂有些轻微骨裂。除此之外,身上还有几处擦伤。

看起来这具身体的原主还算幸运,死之前并没有承受太多的痛苦。

她长吁一口气,打算沿着河边往上游走寻找出路。

谁知还没等她走出多远,就听见了一阵冲天的兽吼声。

那吼声此起彼伏,竟是距离她越来越近,震天响声犹在耳边。

她转头望去,就见一只九尾白狐正朝这边狂奔而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体型彪悍到吓人的赤蝎。

饶是慕璟璃的心理素质再过硬,面对这么玄幻的场面还是难以接受。

只见那群赤蝎个个都至少有一米多高,三四米长。通体暗红,甲壳泛着乌光。

挥舞着巨大的螯钳,仿佛下一秒就会将那只白狐夹得粉碎。

见此情形,她唯有拔腿就跑。

没办法,原主活了十四年都没见过的凶兽,她不仅遇到了,还一来就是一大群,她哪里招架得住?

也不知道那只白狐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引得那群蝎子倾巢出动。

其实不能怪她大惊小怪,就算在这片异世大陆,也没有多少人能有机会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凶兽。

即使是那些身经百战的佣兵们见了,也得拔腿逃命。

这时,九尾白狐和慕璟璃擦身而过,忽然开口,“速度太慢,不想死的话就跑快点儿。”

那声音清朗,如美玉相击,令人心驰神往。

慕璟璃讶异地望过去,心知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要是放在平时,她一定会好好研究一下。但现在对她来说什么都没保命要紧,根本无暇分心。

见那只狐狸隐隐跑到她前面去了,赶紧咬牙跟上。

一边跑一边问候它的祖宗十八代,微喘道:“它们追的是你,你能不能别跟我往一个方向跑?”

“晚了。”

白狐见她跟了上来,紫眸中闪过一抹讶异。

这人身上明明没有半点灵力波动,居然能够跟上它的速度,倒是不简单。

要知道就算他现在身受重伤,连人形都维持不了,也不是谁都追得上的。

然而,慕璟璃只想一把掐死他。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难道要被一只狐狸坑死?

看来想要活命的话,唯有豁出命拼一次了。

赤蝎不会游泳,河水又不像上流那样湍急,应该能够搏得一线生机。

于是,她纵身跳入了琼河。

哪曾想,那只白狐竟然也跟着她跳进了水里,还直接趴在了她的头上。

恨得慕璟璃咬牙切齿。

心想着等她逃过这一劫,一定要把这只死狐狸扒皮抽筋,烤了祭她的五脏庙。

“哗!”

“咕噜噜……”

这时,一个大浪掀起,将慕璟璃拍进了河里。

挣扎间,她的心口处忽然发出一道耀眼的银芒,将她和白狐吸入了一个神秘的空间。


第3章 记住我的名字

慕璟璃是被热醒的。

一恢复意识,就被水里氤氲的雾气朦胧了双眼。

影影绰绰间,看到一个人影正在朝她缓缓走来。

随着他逐渐走近,慕璟璃才分辨出那是一个容颜精致到近乎完美的男子。

尖耳紫眸,冰晶玉肌,简直就像个魅惑人间的妖精。

走动间,一头长长的雪发飘荡在水面,与身后那九条狐尾渐渐融成了一体。

薄如蝉翼的纱衣松散的披在身上,衣襟大敞,邪肆妖冶。

“哗哗。”

妖精踏波而来,最终停在了慕璟璃的面前。

那双幽深而缀满星芒的紫眸专注地凝着她,轻笑,“不好意思,借你的碧灵泉一用。放心,今日你救了我一命,我一定会报恩的。”

碧灵泉?她的?

慕璟璃似乎从那双慵懒的眸子里读出了一丝危险,直觉告诉她应该远离这只妖精。

更何况,自己刚刚还差点儿因为他淹死在琼河里。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她已经认定,他就是那只差点儿害死自己的白狐。

“不必了。”报恩?怕不是恩将仇报吧?

可那妖精却缓缓摇头,凑近她的耳畔,“这可不行,我一向恩怨分明。不过,为了让我有机会报恩,你总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这灵泉不错,建议你多泡一会儿。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在里面泡过吧?”

话落,他便抬步往外走去。

只是两人擦身而过时,他脚下一顿,又停了下来。

“对了,有件事差点儿忘了。我叫泠渊,记住我的名字。”

记你奶奶个腿儿!

慕璟璃咬了咬牙,忆起自己和这只狐狸精之间的仇怨,抬掌就往他颈后劈去。

可泠渊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身子一侧一弯就躲开了她的攻击。

一条狐尾精准地扣住她的脉门,剩下的几条狐尾禁锢住她的身体,修眉微挑,勾起一抹森冷的笑,“猫儿的爪子太利可不是好事。呵,还是安心泡你的灵泉水吧,不然要是没了命,可就没有张牙舞爪的机会了。”

“……”

慕璟璃刚刚试探那一下,就知道自己想要教训这只狐狸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过她一向都很有耐心,所以并不着急。

等到泠渊离开,慕璟璃望着他那张扬狂放的九条狐尾,琢磨起了他话里的意思。

顿了顿,她抬手给自己号了号脉。

仔细检查一番后,她发现自己体内潜藏着一种毒。

只是那毒隐藏在丹田处,她之前没有发现。怪不得原主不能修炼,恐怕和这所中之毒脱不了干系。

看来,她要先想办法给自己解毒才行。

不然就像那个泠渊说的,自己怕是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

可这灵泉水越泡越热,令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想要挣扎,身子却越来越沉,晕了过去。

“喂,醒醒。喂……”

耳边响起一道悠远如天籁的声音,令慕璟璃慢慢恢复了意识。

谁知道刚一睁开双眼,面前就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人脸。

一双清亮的大眼直勾勾地望着她,几乎快要贴上来了。

她二话不说,伸手就是一拳。

“砰!”

“哎呦!”

属于孩童般稚嫩的嗓音一声大叫,委屈又愤怒地道:“你……你这女人,没想到几百年过去,还是这么粗鲁!要是没有我,你已经被水淹死了,你居然恩将仇报,太过分了!”


第4章 塔灵星宸

“抱歉,你离得太近了,我容易条件反射。”

慕璟璃审视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四五岁大,白白嫩嫩,还围着红色肚兜的小豆丁。

并没有因为他长得玉雪可爱,就放松警惕。

犹记得濒临昏迷的时候,她正泡在一汪灵泉里。

这小豆丁说是他救了自己,那只狐狸精呢?哪儿去了?

慕璟璃环顾四周,不动声色地问道:“小家伙,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啊?”

“哼,就不告诉你!”

小豆丁移开捂住左眼的小胖手,泪眼汪汪地控诉道:“你看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这么完美俊俏的脸你都下得去手,简直……简直不是人!”

“噗嗤。”

慕璟璃发誓,她本来是不想笑的。

可她实在有点儿忍不住。

只见他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此时正明晃晃地顶着一只青紫的熊猫眼,实在是太好笑了。

“你……你还笑?没良心的坏女人,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你进我的灵均塔了,哼!”

小豆丁鼓着腮帮子,扭过身不搭理慕璟璃了。

慕璟璃望着他那胖嘟嘟的小身子,粉嫩嫩藕节似的四肢,简直被他萌翻了。

走到他的面前,俯下了身轻哄道:“好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刚刚是我不对,不应该打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唔,算了,反正生气也是白搭,又不能和你解除灵魂契约。”小豆丁别扭地别开眼。

灵魂契约?

慕璟璃的眸光闪了闪,挤出一个笑脸,“现在能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吗?”

“我叫星宸,乃是这灵均塔的塔灵。”星宸挺着小胸膛自我介绍道。

“塔灵?星宸啊,以后我就叫你小宸宸好不好?可爱的小宸宸,给我讲讲灵均塔的事呗?”

星宸听到慕璟璃夸自己可爱,白皙的小脸上顿时浮起了两抹红晕。

慕璟璃见状弯了弯唇,调侃道:“小宸宸,原来你还会脸红啊?”

“谁……谁脸红了?不准笑!还有,不许叫我小宸宸,听到没有?”星宸奶凶奶凶地瞪着眼。

慕璟璃担心自己玩笑开得太过,真的惹恼了他。

从善如流地点点头,笑道:“嗯,你没脸红,是我看错了,行吧?”

话落,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在淌水的衣服,拧了拧眉,“小宸宸,能不能先帮我找一身换洗的衣服?”

“哼,你们女人就是麻烦,跟我来吧。”虽然嘴里说着嫌弃的话,但还是走到前面带路去了。

慕璟璃跟着他走到一座竹屋前,望着后面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竹林,顿时眼前一亮。

没想到这所谓的灵均塔内,居然还有这么风雅的景致。

星宸见她喜欢,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可等到她望过来时,又连忙绷住了脸,指着里面道:“衣服就在里面,你随便挑吧。反正这里除了你,也没有人会穿那些衣服。”

“那我就不客气了!”慕璟璃忽然伸手捏了捏星宸的小脸,在他发飙前冲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却也因此,没有看到星宸眼中一闪而逝的怀念和伤感。

须臾,慕璟璃挑了一套耀眼的红裙走出门,一出去就看见星宸眼睛上的青紫完全消失了。


第5章 狐狸围脖

她惊讶地走上前,打量着他道:“我现在能确定你不是人了,人类可没有你这么快的恢复速度。要是我也能有你这样的体质,将来就不怕受伤了。”

“这算什么?少见多怪。”

“是,我少见多怪,那你就多给我讲讲呗?“

被慕璟璃成功套路,星宸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原来,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只是灵均塔的底层。

灵均塔一共七层,每一层都只有修为到达了相应的境界才能开启。

用星宸的话说,就是她能进入底层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想上其他几层纯属痴心妄想。

而底层分为四个区域,东边最大的区域种植着大片的灵药,里面有很多都是外面千金难求的珍宝。

像是百年人参、千年雪莲这样的普通草药,在里面都是杂草般的存在。

但是由于太久没人打理的缘故,很多灵药都随着时间凋零了。到最后,只留下了一些种子,一直被星宸保管着。至于为什么会没人打理,星宸并没有细说。

而相对应的,西边的区域有一座药庐,可以在里边炼丹炼药。

药鼎、丹方、银针等工具一应俱全,不用说,里面的每一样拿到外界都是至宝。

算是底层中最小的一个区域,只占了一个角落。

和东西两个区域相比,北边的那座碧灵泉也是弥足珍贵。

不论受了什么样的外伤,在里面泡一泡都能痊愈。

怪不得她身上的那些伤口都没了,原来是泡了碧灵泉水的缘故。

除此之外,碧灵泉水还有其他妙用。

用泉水炼丹效果会特别好,常年喝灵泉水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温养灵魂。

“喝?这又喝又泡的,是不是口味太重了一点儿?”慕璟璃一想到自己要喝自己的洗澡水,顿时一个激灵。

星宸看着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当然是分开的啊!你这个笨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哦,分开的啊,你不早说!”慕璟璃松了口气,问道:“那南边的区域呢?有什么?”

“南边就是我们所在的地方,只有一片竹林和一座竹屋,剩下的空间都空着。反正你是灵均塔的主人,以后想怎么安排都可以。”

“那就先空着吧。”

慕璟璃现在没有心思去想那些,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解毒和报仇。

提起报仇,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咬了咬牙,问道:“小宸宸,和我一起进入灵均塔的那只狐狸呢?”那只狐狸精,最好别被她找到,否则她一定把他烤了吃了,用狐狸皮做个围脖戴。

正想着,就听星宸急切道:“那只九尾云狐不能烤,它……它是……妖兽,对,妖兽的肉一点儿都不好吃!”

“那就扒了它的皮!”

“不行!它……总之不能扒皮。你要是想要狐狸围脖,我……”星宸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慕璟璃微眯着眸,问道:“小宸宸啊,你能窥探到我的想法?”

虽然是疑问句,但她的心里非常肯定。

星宸被她问得一噎,别扭道:“能……能听到怎么了?你是这灵均塔的主人,而我是塔灵,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要是不喜欢,以后我不听就是了,反正我一点儿都不稀罕!”

“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能忘哦!”慕璟璃得逞地一笑,道:“现在能告诉我,那只狐狸在哪儿吗?”

“你真的要去找它?虽然它的妖灵伤得很重,但毕竟……总之你还是少接触它为好,这可是为你考虑!”


第6章 真是绝情的猫儿

星宸不太愿意让她接近那只九尾云狐,可有些话又不能明说,担心说多了反而不妙。

慕璟璃看出他的担忧,笑着安慰道:“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人身安全开玩笑的。你要是不想我去找他,不去找他就是了。”反正只要他还在这里,早晚都有机会报仇。

心里有了计较,她话锋一转道:“小宸宸,帮我去找几种草药过来,应该没有问题吧?”

“什么药?你又不能修炼,炼不了丹药。”星宸以为她要自己炼丹,慕璟璃闻言摇摇头,报完药名后道:“不是炼丹,只是配制一种药剂。”

“药剂?”那是什么?

星宸皱了皱眉,想开口问慕璟璃又觉得丢脸。

那纠结又傲娇的小模样,一下子就萌到了慕璟璃。

伸出魔爪捏了捏他胖嘟嘟的小脸蛋,笑道:“小宸宸,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什……什么可爱?都说了不许说我可爱。还有,不准叫我小宸宸!”

星宸被她捏的小脸一红,“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慕璟璃望着他消失的方向笑了笑,抬脚往西边的药庐走去。

须臾,当她走进药庐,一下子就看见了里面摆放的十几尊药鼎。

药鼎有大有小,有圆有方,材质和造型各不相同。乍一看上去,就像个药鼎的展览室。

见状,慕璟璃惊讶之余,一一观赏起来。

正当她拿起一尊圆形小鼎捧在手上抚玩时,星宸走了进来,“喂,你要的草药。”

“这么快?”原来这小子不但长得可爱,办事效率也这么高,真是不错。

一想到自己体内的毒很快就能解了,心情顿时大好。

不过她还没高兴得昏了头,忙问道:“小宸宸,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觉得好像过去很久了似的?”

“放心吧,灵均塔内的时间和外界不同。塔内一百天,外界不过才一日。”对于慕璟璃的“小宸宸”,星宸翻个白眼选择了无视。

慕璟璃没想到这个灵均塔居然这么神奇,这会儿也就不着急出去了。

还是先解毒要紧。

虽然她不会炼丹,但是身为华夏的“圣手神医”,配制一瓶解毒的药剂还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在忙活了大半日后,终于将自己体内的毒素都清除干净了。

星宸对于她配制的药剂十分感兴趣,没想到不能修炼的她真的有办法帮自己解毒。

慕璟璃看出他的好奇,知道这个傲娇的小家伙肯定不会开口问她,主动给他讲起了药剂的配制方法。

“原来你还懂医?真是让我惊讶。”这时,泠渊缓步走了过来。

虽然嘴里说着惊讶的话,但那双紫眸里却没有丝毫波澜。

慕璟璃见他出入这里就像游逛自家的后花园似的,眯了眯眼,冷声道:“你还真是不怕死,居然还敢出现?怎么,你是认定我动不了你,是吧?”

“哎,还真是绝情的猫儿呢,我可是专程过来为你解毒报恩的。”

“怕不是想毒死我吧?”这只狐狸精会有这么好心?她要是信了才有鬼。

慕璟璃心中嗤笑,手上银芒一闪,三根银针就射了出去。

泠渊不躲不避,只是轻轻抬了抬袍袖,一阵风就卷着银针钉进了药庐的墙上。

“呵,这点儿小伎俩可要不了我的命。还真是牙尖爪利,这可已经是第二次了。”

见泠渊抬起那双慵懒的眸子望过来,慕璟璃闻言哼笑一声,翦水秋瞳划过冷意。

“两次而已,怎么,你怕了?放心,很快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不知道你会不会一直这么好运,次次都能躲开!”


第7章 六品破劫丹

“啧,气性可真大,看来我还要时刻小心才是。不过,恩怨分明,有恩还是要报的。”

泠渊话落手腕一转,掌中忽然多了一个木盒。

随着盒盖缓缓开启,有一股异香飘出,沁入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这是什么意思?”

慕璟璃望着躺在盒中的紫红色丹药,上面流动着丝丝白雾。

虽然她不会炼丹,对丹药也是一知半解,但好坏她还是看得出来的。就凭这浓郁的药香,也知道不是凡品。

泠渊笑道:“自然是给你的。服下它,你便有了重新修炼的机会。”

闻言,慕璟璃蓦然一惊,凝望着那颗丹药沉默了下来。

她心里清楚,自己体内的毒虽然解了,但伤害已经造成,灵根和丹田所受的损害都非常严重。

丹田还能靠灵泉温养,但灵根受的伤害却不是那么容易修复的。

要想修炼,除非重塑灵根。

可是以她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的那点儿认识,暂时还想不到有效的办法。如果这颗丹药真的能够帮她重新修炼,那她不但不能记仇,反而还应该好好感谢他。

不过——

“我如何相信你?倘若这丹药真的如你所说,为什么要送给我?我可不觉得仅凭你说的那所谓的救命之恩,可以让你送出这么珍贵的丹药。”

泠渊听到她的话,眸中闪过一抹赞许之色。

见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失去理智,还能冷静地分析,他破天荒地耐心解释。

“这么多年来,你的丹田和灵根一直都被毒素侵蚀着,已经衰竭枯萎。这颗丹药乃是六品丹药破劫丹,取破而后立的意思。”

见她眸光一亮,他勾唇:“服下它,便能够帮你重塑灵根。不过,你的体质有些特殊,只凭这颗丹药还不够。要想修炼,还需要一本辅助的功法才行。”

六品丹药?

功法?

慕璟璃听了他的话,在脑子里仅存的那点儿有用的信息里搜索了一下。

发现整个东毓国最高贵的炼丹师,就是皇宫里的御用炼丹师。

名字她虽然没有记住,却知道他是一名四品低阶炼丹师。也就是说,他最多只能炼制出四品低阶的丹药。

要知道,炼丹师可不是大白菜,一抓一大把。

那可是让整个沐星大陆都尊崇的职业。

定远侯府里不过养了一名二品炼丹师,都能被原主的大伯父当祖宗一样供奉着,可见炼丹师之珍稀。

这个泠渊竟然随随便便就拿出一颗六品丹药,还有什么功法,对她来说,这种事简直比天下掉馅饼还不可信。

嗤笑一声,道:“你不会真把我当傻子糊弄吧?六品丹药?你干脆说这是一颗神药算了!”

“孤陋寡闻。六品丹药算什么?若是本……总之,我没有必要骗你。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问问那个塔灵。况且之所以送你这些,也不是白送的,自然有我的条件。”

泠渊眯了眯那双紫眸,隐隐透着不悦。

慕璟璃拧了拧眉,询问地看向星宸,“小宸宸,这真的是六品丹药破劫丹?”

“是啊,确实是破劫丹,能够重塑灵根。不过……”星宸皱着小眉头,一脸防备地看向泠渊,“你到底想干嘛?有什么目的?”


第8章 从来都不是废物

“我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另外,需要她帮我寻些东西。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要不要接受,你们可以慢慢考虑。”

泠渊随手一挥,面前就出现了一张暖玉雕琢的床榻。他优雅地侧躺在上面,微阖着眼,一派悠闲。

慕璟璃闻言放心了不少,顿了顿,问道:“你想让我帮你找什么东西?万一你要找的东西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怎么办?找不到又怎么办?你还是说明白一点儿比较好,不然我可不敢答应。”

“放心,既然是公平交易,自然不会让你为难。你只管找就是,找不到我不会怪你,亦不会让你冒险。相反,我还会在这段时间之内保护你的安全。”

“好,那就一言为定。”慕璟璃仔细斟酌了一下,答应这个交易她不但不会吃亏,反而还占了便宜。

毕竟答应他的事只是一个口头承诺,能不能做到还两说。

但这会儿得到的实惠却是实打实的,更别说还得了个免费保镖。

星宸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最后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瞪了泠渊一眼,算是给他的警告。

泠渊轻扬唇角,对于这个结果一点儿都不意外。

至于星宸给他的警告,他则完全选择了无视,抬手将木盒送到慕璟璃的面前,道:“吃了它,我在这里帮你护法。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忍过去就好。只是,倘若忍不过去的话,轻则永远是个废人,重则性命不保。”

慕璟璃看了眼那颗流光溢彩的丹药,犹豫了一秒,拿起来扔进了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眨眼间就变成了发苦的汁液。

一股灵力随着药汁从咽喉流向四肢百骸,一顿横冲直撞后聚集在了丹田。

霎时间,猛烈的药力仿佛要将她的丹田撕碎,疼得她冷汗直流。

渐渐的,那种疼痛遍布到了全身,仿佛敲打拉扯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又仿佛将她整个人都架在火上烘烤,痛苦深入骨髓。

饶是慕璟璃的意志力再强大,也是忍不住喊出了声音。

就在她的意识变得有些模糊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冷冽的声音,说:“忍住。若是这点儿苦都受不了,还谈什么修炼?你想一辈子都被人笑话是个废物吗?”

“不……不想!废物?我从来都不是!”就算从前是,以后也必将崛起!

慕璟璃紧咬着牙,身上止不住地轻颤。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拼尽全力吼出来的。

星宸见她这么痛苦,心疼得攥紧了拳头。小身子绷得直直的,恨不得开口叫她放弃。

可这个念头一起,就被他自己狠狠地掐灭了。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一切不过刚刚开始而已。若是现在就选择放弃,等将来她记起一切,一定会后悔莫及。

所以就算他再心疼也没有劝她,而是去装了一瓶碧灵泉水过来。

就这样,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对慕璟璃来说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慢慢的,那种蚀骨般的疼痛如潮水一样退了下去,她的丹田处重新出现了一个新的灵根。

奇异的是,那新出现的灵根竟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任何一种,而是一个近乎透明的花苞状的灵根。

此时,一团雾气正包裹着它,让人看不真切。


 “你这猫儿,怕不是要上天!要嫁,也是你嫁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