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变,阴谋,屈辱……我被渣夫算计

婚变,阴谋,屈辱……我被渣夫算计

第1章 背叛

我叫余依,是一名家庭主妇,每天围着丈夫和女儿忙前忙后,没社交,没工作,没钱,没自我,全心全意扑在了家庭上。

这天我抱着得了肺炎的女儿转了好几趟公交车才到了儿童医院,看完病回来时,下起了倾盆大雨。

当我浑身湿透,打开家门,走进客厅时,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就从半掩着的主卧房里传了出来:“梦辰,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婚呀?我这肚子都四个月了,昨天的B超显示是个儿子,告诉你,我耐心可没那么好……嗯嗯。”

“宝贝,很快,我早就想甩掉那个黄脸婆了。”男人动情的说道,两个人忘我的翻滚着。

吱呀吱呀的声音,激烈的传来。

霎时间,我整个人都懵了,只知道傻傻的盯着我的卧室,身子瑟瑟发抖!

女儿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房里的男女闻声,立马像见了鬼般惊叫起来。

我安抚着女儿,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屋内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沈梦辰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拿了件浴袍裹住了下-身,就冲了出来:“依依,你回来了,听我说……”

不等他说完,我使出全身力气,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依依,听我解释。”我撕心裂肺的哭,沈梦辰把我按坐在沙发上,他的唇在我耳边的小声的张合着,“这一切真不是我的意思,你也知道,妈想要抱个孙子……但是你刚做过剖腹产,医生说三年内不建议再生……”

“所以,你就找了别的女人?”我问着,却笑了,可笑的笑。

他怎么可以把产后出轨这件事,说得如此正义,如此体贴,仿佛,就因为我生了一个女儿,所以,我应该有这样的大度!

“梦辰,蔓云,我终于找到那个有名的保胎老中医了,给我孙子开了好多保胎药呢。”我的话音才刚落下,客厅房门一响,就看见婆婆提着大包小包的中药走了进来,满脸的兴奋。

婆婆没想到我在家里,抬眸时看到我,愣了下,脸上掠过丝尴尬,可很快,眸里就浮起了厌恶的光。

我心中冷笑。

怪不得好几天不见婆婆了,原来,她在暗中替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孙子到处找老中医呢!

而我的女儿正得肺炎,连着几天高烧到39度,却没有一个人来问津。

女儿哭的咳嗽了起来,看着病情加重的女儿,我心里揪成一团的疼。

我没有车,想让沈梦辰开车送我去医院,可,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

卧房里便传来了那个女人‘痛苦’叫声:“梦辰,我肚子好痛呀。”

婆婆脸色一变,十万火急的冲了进去。

而我深爱了如许多年的丈夫,只在看了女儿一眼后,也满脸紧张地朝着卧房里跑去,眼底里全是心疼,我知道,那抹心疼绝不是给我女儿的。

自我生下女儿起,他何曾对我和女儿有过半点这样的表情呢,甚至,她现在病成了这样,他们都可以视而不见。

痛苦,失望,绝望的我一怒之下抱起女儿冲出了家门。

第2章 神秘男人

沱大雨仍在空中肆虐,雨柱如鞭子般抽打在我的身上。

黑夜来临时,我仍抱着年仅一岁的女儿在大街上游荡着。

雨水淋湿了我的眼眶,我为自己感到好不值得!

想当初,为了沈梦辰大学毕业后能进市重点局,是我,苦苦哀求着爸爸拿出了大笔钱来替他跑关系,走门子。

后来他进了人人艳羡的部门,又怕他在单位里受排挤,也是我,再三求着爸爸去找老领导,托关系,终是让他一步步当上了重点局的分所所长。

我为了他的事业,彻底放弃了一切,甚至连原本很好的工作也丢了,每天围着他转。

事实上,第二年,我爸就查出了肝癌晚期,因为钱都花去了疏通关系,导致没钱治病,早早去世了。

几年下来,我灰头土脸,不修边幅,而他愈发的英姿勃发,伟岸英挺。

其实我也不过才二十四岁而已,想当初,也曾是学校的校花,惊艳了多少男人的眼!

我牙齿咬得红唇出血,绝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

“不许动。”伴随着一股冷风,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从我身后绕过来卡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拉进了一旁的巷子里,“嘶”的一下,我胸前的衣服被撕开了些,还没回过神来,一个带着腥风的唇,便狠狠吻住我……把我压在墙壁上。

我惊吓了一大跳,迅速抱紧了妮妮,因为这个男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把妮妮护进衣服里,惶恐,害怕,让我拼命挣扎起来。

可年轻男人健硕的身躯牢牢罩住了我和女儿,挣扎无果之下,我呼吸浅薄,身子渐渐绵软在了男人的怀里。

“乖乖配合我,还是你想当贞洁列女?”

男人身上的血,沾染在了我的手背上,我能感觉到那滚烫到可怕的温度,更加能领略到,他嘴巴里威胁的意思。

“快,别让他跑了。”正在此时,我借着昏暗的路灯看到黑乎乎的小巷子外面,人声嘈杂,一群男人正穷凶极恶地朝着这边跑来。

瞬间,我明白了。

为了妮妮,我直接踮起了脚尖,和他吻了起来。

心上涌上一丝报复的快感,沈梦辰,你抛弃我,可我却和一个比你帅百倍的男人接了吻,有眼无珠的那个人,是你。

一开始浅尝辄止,到最后,狂风骤雨,直到那些追踪的男人走了很久很久,面前的男人才终于松开了我。

我粗重的喘息。

男人沉默的看向我,一把拉我入怀,冰凉的指腹抚上我的红唇,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天空中,一道闪电惊雷劈下,电光火石间,我这才看清了男人的脸。

他长得可真帅啊,深遂的眸,沉锐的五官,完美得令我这个已婚女人的心都呯地跳了下。

我呆呆看着他,脱口而出:“余依”。

他唇角微勾出个惨白的弧度,磁性的声音低沉暗哑,“好,我记住了。”

说完,快速返身,高大伟岸的身躯朝着巷子深处大步迈去。

我呆呆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既使在浓浓的黑暗里,也能感觉到这男人的身体里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傲气。

只不过,为什么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第3章 许越

直到男人走了很久以后。

我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眼周围。

原来,我竟在神志不清的状况下,走到这样复杂的城中村来了。

经此一闹,我头脑彻底清醒了!

女儿已经睡着了,满腮通红,用手一摸,滚烫。

而我的身体一直泡在雨水中,不停地哆嗦着,虚弱得随时都会倒下去。

我抱起女儿快速去了医院。

看了看手机,仍然没有沈梦辰的消息,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又是晚上,可他对我们母女真放心啊,连个电话也没有。

也是,他现在正在全身心的伺候着那个小三。

我拿起手机,删了又删,最后才发过去三个字:“离婚吧。”

不到一秒,那边也回复过来了消息:“既然你考虑好了,那就离吧。”

我看着那冷漠的四个字,泪如雨下,忽然做了一场这么久的梦,彻底醒了。

第二天大清早,我抱着女儿,决定回家和沈梦辰详谈离婚的事情。

既然不得已走到了离婚的这一步,那大家就撕开那层遮羞布,好好清算清算,女儿的抚养费我可以不要,但房子当初一百万我爸妈花钱买的,如今已经涨到了五百万,我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下定决心后,我便抱着女儿出了医院。

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警车,警笛声,全城戒严,正在捉拿什么凶手。

店铺的电视里正在铺天盖地地播报着昨晚的新闻:昨晚,A城首富许家的唯一继承人许越遭歹徒枪杀,受伤严重,差点命丧黄泉。

许老爷子大怒,闹到了警局,警局十分重视,开始全城搜捕。

“这许越可是许嘉泽唯一的财产继承人,看来这起枪杀案不简单,听传言说许氏家族的几个叔叔非常不满由许越一人继承财产,眼红得很,内斗挺厉害的。”

“许越确实是个商业奇才,腹黑,有手段,接任公司不到一年,就让许氏集团的财富攀到了全国首富榜上,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物也有被人暗杀的一天,真是英雄也有落难时啊。”

……

到处都是关于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议论声。

对于‘许越’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电视新闻与财经频道上经常出现,但作为一名重心都在家庭的女人,像许越这样完全与我二个世界隔绝,高高在上的男人,说实话,我从没关注过,甚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呆呆听着这些议论声,微微出神,莫名的,就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年轻男人被歹徒追杀的事,心头一阵乱跳。

但很快,我就平静了!许越是什么人?豪门少爷,许氏集团总裁,平时出入都有保彪相随,又怎么可能会那么落魄呢?

更何况,这天下哪有那么凑巧荒唐的事!

因此,我甩甩头,很快就忽略了这些事不关已的议论声,只想着等下要如何来应付我的丈夫与公婆了。

从公交车下来后,我咬紧牙关快步朝着那个曾经的家走去。

电梯上了八层,我拿出钥匙。

可当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时,傻眼了。

门根本打不开了,锁心已被换掉!

他们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嘛?

行啊,看我有没有办法,我一怒,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报警了。

第4章 报警!

“警察吗,我要报警,有人非法住进了我的家,还非法换了我家的锁。”

放下电话,我冷冷望着这个曾经拼尽全力去爱过,去拼搏过的家,一时间竟觉得是那样的陌生,只因为,我再也闻不到属于我得气息。

警车呼啸而至。

我是女人,又带着孩子,明显的弱势方,警察在我拿出身份证,一番查询后,立即让我放心,说他们一定会帮我好好处理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婆婆他们竟然蛮横到这种地步,无论警察怎么敲门,他们都不开门。

直到客厅的大门被警察强行打开,婆婆,沈梦辰,还有小三这才走了出来,待看到是我时,他们三人的脸色都变了。

我心一痛,笑道:“这么如胶似漆,昨天晚上在我家过夜过的开心吗?”

“什么你家,你和梦辰已经离婚了,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专门来找不自在,还把警察给叫过来了。”婆婆一看我如此不识抬举,分外愤怒,立即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位大妈,请注意下文明用语,据我们查证这位余依小姐确实是您的儿媳妇,沈梦辰的妻子,他们只是口头协定离婚,还没有办离婚证,孩子也确实是你们家的孙女,这里是她们母女的家,法律上,她们是有权住进去的,你们现在这样的行为侵犯了她们二母女的人权,若不放人进去,我有权依法抓捕你们。”警察在看到我丈夫身边的女人及我婆婆对我的态度后,立即明白了什么,满脸正色,义正言辞地说道。

婆婆一听,吓了一跳,不敢吭气了,脸上嚣张的气焰也少了许多。

“余依,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为什么还要弄得这么难看?”沈梦辰脸色难看地问道。

“现在觉得难看了?你迫不及待换锁的时候,怎么不觉得难看?沈梦辰,你真想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这么算了吗?”我冷笑一声,“这些年我给你们家当牛做马,熬成了黄脸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把,可你呢,不仅把小三领进家门,怀上了孩子,还用这样卑鄙的方法算计我,赶我出去!你婚内出轨,犯了重婚罪,凭什么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算了?还有这套房子,全是我爸妈的钱买的,我也要拿回来!”

我这话一出,房子里的人全都噤声了,脸上变色,变得最厉害的就是小三赵蔓云,毕竟她已经把这个房子默认成她的财产了。

他们大概没想到,昔日软弱的我竟然会变得如此强悍了。

毕竟以前的我,在这个家里总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

可谁知,婆婆听到这句话后,竟然出奇淡定的哼笑了一声,说:“你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啊!警察先生,你可以看看清楚,到底是谁婚内出轨,是谁犯了重婚罪!”

说罢,婆婆丢给了警察一章纸,警察看了两眼,便用力得丢给了我,仿佛自己被欺骗了一样。

我一头雾水的接过纸来一看,喉咙里一股腥甜之气直冲出来,脑中轰轰响着。

因为那竟然是一份亲子鉴定书……上面写着妮妮并不是沈梦辰的亲生女儿!

第5章 我要报仇

这怎么可能!

我很想说,这一定是伪造的。

可我看着妮妮那张比沈梦辰漂亮太多的脸,我心里却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婆婆看着我说:“想要房子可以,现在就去做亲子鉴定!如果我说的是真的,那么你不仅拿不到房子,还要把这个赔钱货送到孤儿院里去!”

不……

我紧紧的抱着妮妮。

警察先生以为我是心虚了,叹了口气,对我说:“走吧,余小姐。”

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我吸了口酸溜溜的空气,抱着女儿,离开了。

我没地方可去,更不敢回家,最后只能游荡着,敲开了闺蜜林姣姣的门。

林姣姣打开门时,我只喊了声“姣姣”,抱着女儿朝她身上晕倒过去。

我病了,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

“余依,你有点出息好不好?被一个渣男弄成这样,值吗?”

“余依,当初我说沈梦辰这人口腹蜜剑,功利心重,你不信,现在看清了吧。”

“余依,给老娘起来,别半死不活的躺着,你TM给我活出点人样来。”

……

我是被林姣姣骂醒的。

眼开眼睛时,就看到林姣姣满脸憔悴,双手叉腰,站在床边骂我。

我微扭过头,妮妮正坐在我身边玩耍着,满身干净,精神很好。

我放了心,头一偏,满脸死灰地对着墙壁,眼泪仍旧不争气地流着,胸腔里的郁气堵塞得难受。

“余依,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想不通呢,那一家人摆明了就是在算计你,那样的渣男早离早好啊,看看吧,你在这里痛苦得要死要活,那个渣男现正在与那个女人结婚呢。”林姣姣拿着一张报纸咬牙切齿地吼,“你以后要是活得不比那个渣男好,我饶不了你。”

我咬紧牙关,不说话,眼泪仍是无法控制。

“余依,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你的女儿,还有你的妈妈。”林姣姣恨铁不成钢,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我忽的爬起来,“姣姣,我妈妈怎么了?”

林姣姣避过我的眸,没有哼声。

我意识到不妙,爬起来就跑。

“依依,人民医院307病房。”林姣姣大概觉得瞒着我不太好,就在背后喊,我听得摔了一跤。

赶到医院时,我的世界全部崩踏,那一刻的愤怒让我想要杀人。

原来就在我离家出走的那一晚,我的婆婆竟跑到了我的娘家大吵大闹,我妈受刺激之下,当场脑溢血晕死过去,幸亏邻居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里。

这几天都是林姣姣在照顾着她。

就算这样了,意识稍清醒过来的妈妈也没让人通知我,怕影响到我的家庭。

“妈,对不起。”站在病床边,我握着妈妈的手,泣不成声,内疚,痛苦让我直直跪了下去。

这一刻,我满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报仇!

无论怎样欺负我都能忍,可把我妈害成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

“请问您是病人家属吗?”我跪在地上,心里的恨意疯狂蔓延,护士小姐走了进来,轻声问道。

“是的。”直到她问了好几声后,我才反应过来,站起来机械的答道。

“病人的住院费已经用完了,请准时去续费。”护士小姐递给了我一张续费单,交待道。

“哦,好的,谢谢。”我忙接过来,转身就朝住院部收费处走去。

排队续费时我满脑海里都是沈梦辰,赵蔓云和婆婆的丑恶嘴脸。

“请交费。”收费员接过我手里的续费单在电脑前一阵操作后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伸手费力地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后,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我愣是忘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我是被净身出户的,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啊。

呆了会儿,在收费员责问的目光下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收费处。

二年前,我爸患肝癌时,妈妈几乎倾家荡产,把所有的钱都拿来给爸治病了,这二年里,妈妈就靠点退休金生活着,可爸爸走后,妈妈身体大不如前,每天药不离身的,那点退休金也剩不了多少了,前一个星期,妮妮周岁时,她还掏出几千元给妮妮买了礼物呢!

怎么办?我该要怎么办?

第6章 颠倒黑白

我回到病房,妈妈朝我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我弯腰俯身下去,听到她让我回家去翻那个柜子,大意是那里还有些钱。

我鼻子一涩,心酸不已,人都说养儿女防老,我不知爸妈养了我这个女儿有什么用。

回到家,翻开那个柜子,果然找到了一个老旧的存折,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二万元,我的眼泪涮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这一刻,我发誓一定要让妈妈得到最好的治疗与照顾。

正准备关掉柜子时,突然看到柜子里有个精致古老的长方形小木盒,我愣了下,犹豫着,还是拿起来打开了。

里面躺着一块黑乎乎的墨研,我掂了起来仔细看着,只见上面刻着‘白清梅’三个字,‘白清梅’是我妈妈的名字,我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随手放了进去。

来到医院交了住院费后我整个脑海都是空的,妈妈现在半身不能动弹,说话困难,这二万元只是杯水车薪,最多支持半个月,目前的我必须先放下仇恨尽快赚钱,女儿的奶粉也不多了。

晚上我回到林姣姣住处时,妮妮已经睡了,我瘫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电视正在播报着今天的新闻,我无意中抬头一看,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电视上面,是一场豪华盛大的婚礼,高朋满座,极尽奢华,西装革履的沈梦辰正挽着一袭白纱的赵蔓云满脸幸福地出现在里面。

大佬千金的婚礼,果然不同凡晌!

我瞬间咽喉处涌起股腥甜之气,呼吸困难,胸闷窒痛,如果单是这样或许还能接受,毕竟早有心里准备了,可接下来记者在旁边的解说让我坠入万丈深渊。

那名记者直接说沈梦辰的前妻不守妇道,在外面偷野男人,生下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沈辰梦不仅不计较,还原谅了她,可她不知悔改还在家中虐待婆婆,经常对婆婆恶言相向,甚至动手打她,沈梦辰在极其痛苦无奈之下才找了贤惠善良的赵蔓云,最后那名记者激动地说道:“善良的人终能得到好报,现在我们的好男人沈梦辰终于找到了真爱,与美丽善良的赵蔓云小姐喜结良缘,最后祝他们永远幸福。”

我的手指握成了拳,指甲刺进了掌心也不觉得疼痛。

那位记者所黑的沈梦辰前妻当然指的是我了!

我直直盯着电视里面一身名牌,满脸喜气,笑得合不拢嘴的婆婆,怒气又焚烧了我的理智,

我冲上去就要砸掉电视机,林姣姣从淋浴室里跑出来抱住了我。

我知道沈梦辰所在的单位是有头有脸的,他是公家人员,名声非常重要,如果他在婚前就把赵蔓云肚子搞大了,还用阴谋逼迫我离婚,仅仅三天就娶了A市大佬的千金赵蔓云,只要我去他单位一闹把这丑事揭发出来,他沈梦辰哪怕有赵蔓云的爸在暗中撑腰,前途也会毁了,况且舆论的压力也要让他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他是精明人,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此,他先发制人,反咬一口,把屎盆子先扣到了我的头上!让我一身黑,百口莫辩!

如此一来,我成了十恶不足的荡妇,恶女,全城皆知,而沈梦辰竟让人同情,变成了十足的好男人了,赵蔓云则直接由小三变成了善良的好女人!

真没想到沈梦辰这个渣男竟会是如此的阴险,恶毒!他是吃定了软弱的我只能吞了这口恶气吧!

第7章 复仇计划

“依依,给我冷静点。”林姣姣早就知道这一切了,早上她骂我时报纸上就刊登出来了,眼下的她倒是很冷静。

“姣姣,这事情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是无法体会到我的愤怒与悲哀的。”我双手掩面,浑身筛糠似的。

“切,光看着你的遭遇我都心惊胆寒了,怎么会体会不到呢?”林姣姣不屑地说道,“但愤怒能解决得了问题吗?”

我沉默着。

“知道你为什么会混得这么惨吗?就是因为太善良软弱了,人,有时候必须得强硬,要懂得替自己维权。”林姣姣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苦苦一笑:

“可你要我怎么去维权?现在沈梦辰攀上了大佬的女儿,凭我的力量,别说报仇,就是想撼动他根寒毛都难。”

林姣姣在房中踱着步,最后停在我的面前,郑重问道:

“依依,你知道沈梦辰为什么要从单位里出来另成立新公司吗?”

“为什么?”我抬头诧异地望着她。

林姣姣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声名赫赫的许氏集团工作,已是职场金领,手腕与社会经验比我强多了。

“哼。”她冷哼一声,蔑笑道:“你以为他是厌倦了官场吗?不,他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一个男人不当官出来自己开公司,当然是为了利益了,他抛妻弃女,攀上赵蔓云,都是为了这一步。”

我目瞪口呆。

“告诉你吧,他成立的设计所就是为了夺标A城的一项重大设计项目,那样的项目,随便夺标一个,一张小小设计图纸就能轻松赚个几千万,这样轻松的钱谁不想赚?”林姣姣继续说道。

一时间,我恍然大悟。

沈梦辰是典型的凤凰男,热衷于权势,不可能会舍弃官场的,但单位那点工资实在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傍上赵蔓云后必定会利用她爸的关系敛财,敛到钱财后,最终目的再去当大官,这样就能名利双收了。

只是我和妮妮成了他的棋子!

想清这一点,我为自己的幼稚感到悲哀。

“这样的男人功利心重,也很看重自己的名声与前途,因此,要想整垮他也不难。”林姣姣笑了笑,眸里闪过丝狡黠的光。

我滞了下后,沉吟着说道:

“姣姣,不要想得太简单了,一个连自己女儿都不要,能伪造出亲子鉴定书的男人,你真认为我还能有机会赢得过如此胸有城俯的小人么?”

“不见得。”林姣姣摇着头,眸中有亮光:“既然那份亲子鉴定书是他伪造的,那好办,只要我们再去做一张真的亲子鉴定书,就可以推翻一切了,然后你再凭着这张亲子鉴定书去单位里告他,很快就能还你一个清白的,这样的话,他婚内出轨在先,属于过错方,先且不说他的前途会怎么样,但至少,大部分财产都要划到你和妮妮的名下,这样你也可以拿回那套房子了。”

我眼前一亮,认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我要怎样才能让妮妮与沈梦辰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呢?要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他是铁了心不要妮妮了,我又怎么叫得动他?现在的他每天与赵蔓云在一起,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换了,我根本无法找到他的。”想到那天门锁换了,连警察过来都无法进门,我有点泄气。

谁知林姣姣一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有什么难的?亲子鉴定可并不一定要本人到场,只要一个手指甲,或者一根头发就行了,放心吧,有机会的。”

我看着她。

“告诉你吧,现在反贪污厉害,为了避嫌,上头把大部分项目招标了,我们许氏集团已经夺下了全部项目,想想我们的许总真是霸气有手腕啊,当时竞争的公司那么多,包括香港,台-湾公司都参与了,可最后全部败在了我们许总的手下。”林姣姣搂着我的肩膀,牛气冲天的样子。

我看她的眼睛在说到‘许总’时黑亮有神,满脸的自豪,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林姣姣在说起一个男人时有这样的表情,看来这个许总确实很牛逼了。

“所以,现在沈梦辰要想赚钱发财光靠着大佬的裙带关系还不行,还要看我们许总的脸色呢,说白了我家许总才是他的衣食父母。”林姣姣一口一声‘我家许总’弄得那个许越就像是她的什么人似的。

我低头沉思着,亲子鉴定是整个事情的关健,非常有必要重做,只要坐实了沈梦辰的婚内出轨,我肯定能拿回大部分财产,让妈妈和妮妮过上好日子。

沈梦辰负我欺我如此,我若不整得他声名狼籍决不会罢休!

但经历了重重打击的我,再不会那么盲目自信了,沈梦城这人城腑极深,我们能想到的,他也一定能想到,这事不会那么容易的。

目前来说,先找份工作赚钱是首要的,报仇只能放在其次!

“依依,放心,这些天沈梦辰天天往我们公司里跑,巴结着许总呢,我会帮你想到办法的。”林姣姣看我低头不语,这样宽慰着我。

我握紧拳头点头同意了。

第8章 挺意外的

第二天,我抱着妮妮先去医院照顾了下我妈,就开始去找工作了。

妮妮才一岁,不能放在家里,因此我准备了大瓶奶粉,一些换冼衣服及纸尿裤打了个大包背着,抱起妮妮出门了。

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原来的专业是学设计的,按理来说要找一份工作并不难,可自从与沈梦辰结婚后,多年的家庭主妇生活让我与外面的社会完全脱节了。

有些单位一看我一个女人还带着个孩子就直接拒绝了,有那么几家吧,大概是看我可怜,勉强对我进行了面试,可我在回答他们面试提出的各种问题时很难与市场相符,最后,他们也是直接摇头了。

在我连着找了三天的工作屡屡被拒后,心情糟到了极点。

六月的天气炎热,妮妮跟着我在外面奔波,不时烦燥不安地哭着,在又一次面试被拒后,我抱着女儿走在街头,听着她稚嫩的哭声,心疼似绞.

我的眼泪与女儿的眼泪流在了一起,是那么的心酸,路人都朝着我们娘俩望来,那一刻我就觉得这个世界已把我们娘俩给彻底遗弃了。

我咬紧牙关,抱着妮妮走进了一家高级酒店的大厅,准备借机上个厕所,顺便让女儿在空调底下舒服点,喝些奶粉。

可今天的妮妮非常烦燥不安,不仅不喝奶粉,还一个劲地哭着。

女儿的哭声很快就把大堂经理给引了过来。

“这位女士,请问您是住酒店的吗?”大堂经理刚开始还是很有礼貌地问着,我窘迫得很,我能说我只是进来行个方便的么!

“经理,我女儿不太舒服,想在这里借个地坐下喝点奶粉就走。”我小声说道,“只一会儿就好。”

大堂经理一听,脸上立即变了颜色,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位女士,大堂是酒店的门面,我们这是五星级酒店,您还是带着孩子尽快离开吧。”

妮妮哭得更加凄惨了,我的心痛到了极点,抱起女儿就走,可刚站起来,身上的包又掉了下来,里面的东西顿时散落一地。

大堂经理的脸色顿时难看极了:

“快走吧,我们领导来了,哎,真倒霉,怎么会在这个时侯遇到你们呢。”

我急得手忙脚乱,捡东西时,妮妮又差点摔了下来,正在忙乱得一团糟时,就听到一个磁性威严的声音问道:“魏经理,怎么回事?”

“许总,这二母女不知从哪里来的,赖在这里不走,我正在趋赶她们呢。”魏经理听到声音立即走过去陪着笑脸说道。

我窘迫极了,想着这下要连人带包被扔出去了,蹲在地下的我首先就抱紧了凄惨哭着的女儿,警惕地抬起头来。

只见大堂前面站着个年轻男人,他一米八几的身高,身着昂贵手工西服,皮肤白皙,得体的西装将他健硕的身材衬得一览无余,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清冷气质,无一不张显着他的高贵与优雅。

我愣了下,就听到他冷冷说道:“我们酒店的宗旨是欺负妇女小孩吗?你这大堂经理怎么当的?”

“我……不是。”大堂经理瞬间结结巴巴,满脸通红。

那年轻男人朝我和妮妮淡淡扫了眼,吩咐道:“开间客房给这二母女先休息下,让她们舒服些了再走。”

说完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酒店门口,二个黑衣男人恭敬地迎着他,护送上了一辆宾利豪车。

我呆呆站着,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住进了五星级酒店。

有了那个男人的吩咐,大堂经理立刻把我和妮妮带进了一间豪华客房里。

我给妮妮冼了个澡后,泡了杯泡面吃,又累又困的我竟抱着妮妮在客房里睡了过去。

晚上回到家时,林姣姣带给了我一个消息,许氏集团正在招聘设计师,文员,秘书及多个职位,她让我去试试。

我刚开始还连连摇头,可林姣姣把我拉得旋转了个360度后上下打量着我,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依依,你才24岁,可瞧瞧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这还是曾经那个优雅,自信,美丽的校花吗?不就是被一个渣男甩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现在也不是一无所有啊,至少还有女儿是不是?告诉你,如果你不能征服自己,改变自己,你就会永远走不出去,只会越活越糟糕,报复那对狗男女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活得光鲜靓丽的,许氏集团又怎么样,只要你有才能,有本事,照样进去。”

林姣姣的话仿佛让我才活明白了似的,是该要走出来了,我这人虽然外表柔弱,但骨子里也有倔强,不服输,不轻易向命运低头的一面。

“好,我准备好简历,设计图纸,我要去许氏集团应聘设计师。”我握紧拳头,郑重开口。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所认识的余依嘛,放心,我会帮你的。”林姣姣眼里露出了赞许的光,“告诉你吧,也就只有进到了许氏集团工作,你才有机会报复那对狗男女。”

婚变,阴谋,屈辱……我被渣夫算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