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拯救家族企业,她被迫嫁给霍家大少

为了拯救家族企业,她被迫嫁给霍家大少

第1章 结婚证上她丈夫的名字

深夜,江市最大财阀的霍家,还在忙着送宾客。

楼上的新房,叶佳身上的婚纱还未脱,她坐在床上,不安局促的扣着手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口传来声音,叶佳全身都是精神紧绷着的,直到坐在轮椅上面的男人映入他的眼帘。

她还没看清男人的长相,她的房间内的灯就灭了。

黑暗中,听觉会很敏感,他轮椅滑动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叶佳听着声音,和隐约看到那个男人的方向,她全身紧绷着,舔舐了粉唇,开口问道:“可以开灯么?我看不见。”

“很晚了,我要洗澡。”霍庭琛的声线冰冷,像是生存在冰窖里的人一样,光是声音就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双腿残废的人,不出门见人,整天活在阴暗的地方,说是冰窖里出来的人,都算是好过千倍万倍的了。

听着霍庭琛的话,叶佳有些迟疑,房间内就他们两个人,他的腿不方便,他的意思是让她帮他洗澡吧。

可是……她还没有接受他是她的丈夫……

见叶佳不动,他又开了口,“过来,帮我。”

命令的口吻不容置喙,声音也比刚才又冷了好几个度。

前一个小时之前,霍家人已经警告过她了,如果霍庭琛有一丝的不满,叶家就拿不到一毛钱!

她嫁进霍家就是为了钱……

叶佳迟疑的起身,“我身上的婚纱还没脱,这样很不方便。以前都是谁帮你洗的,我帮你去叫他。”

她想缓缓,脑子这会乱成一锅粥,所以用仅剩的清醒,在和他周旋。

“没人告诉你,我娶你,是要你做什么的么?”他剩下仅有的耐心也没有了,滑行轮椅向她逼近。

的确没人告诉她,她一天都忙着婚礼,直到她被送回这间房间之前,她都还以为她的丈夫是霍家二少——霍庭瑀。

而霍家人也来告诉她,也只是简单的几句威胁,让她不许惹怒霍庭琛而已。

母亲原以为霍家让她嫁过来,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当了豪门太太,家里的企业也能有霍家支援,渡过难关。

只是都没想到,让她嫁的会是坐在轮椅上的霍庭琛。

他的靠近,让她感受到了寒气扑面。

她可以不认这场婚礼,毕竟是霍家骗婚!对她可以现在就离开霍家!

下定了主意,叶佳停止背脊,鼓起勇气开口,“我不知道我要嫁的人是你……”

“如果想滚,就快点滚!”他冰冷的声音里还噙着不耐烦。

这个妻子,本来就不是他要娶的。

原本就这么可以走掉的叶佳,脚却像是粘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她嫁进霍家初衷就是为了母亲,为了叶家里企业,现在她离开,那么一切就毁了。

她要怎么办?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过一辈子,还是选择看叶家没落,母亲以泪洗面?

思衬见,她缓缓迈步走向霍庭琛,声音清浅,已然认命了,“我帮你洗。”

房间内昏暗,她见霍庭琛的轮椅正往浴室的方向,也看不见她,叶佳先脱了婚纱,换上一条睡裙。

伺候人洗澡,叶佳这是头一次,但是在家里她经常有给狗狗洗澡,所以她帮霍庭琛洗澡,也打算用同样的步骤,她先把浴缸里放满水。

浴室里的灯光灭了,还亮着的是镶嵌在墙壁上微弱的led光。

第2章 冷血

这灯光对于叶佳是恰到好处,刚好能看到人影,但又不会看到人脸,很多时间不用看到,就可以避免尴尬。

霍庭琛顺着光线却能清楚的看到她精致小巧的瓜子脸,她看想去很清瘦,弯腰事露出了大片的锁骨。她将手放在浴缸里,试了试温度,很耐心的在调水温。

水温可以时,她才正脸看向他,杏核眼,小巧的鼻子,嘴巴。微热气蒸得泛红的脸蛋,像是出水的芙蓉一般。

叶佳咬了咬唇,艰难的吐出字音,“那个,你脱衣服要我帮忙么?”

说完这话她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她应该站在一边当个木头人,等着他命令再动才对。

“过来!”他微微吐出字音。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冷,他没说一个字,让让她觉得心底冷的发毛。

她走过去,举步维艰,走到他面前,抬手帮他脱了上衣。

裤子……

“能不能,裤子你自己脱?”她问出这话时,就后悔了。

双腿瘫痪的人,上衣自己脱可以。

霍庭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双眸盯着她,她站着一动不动。她给他脱裤子,她得扶他站起来才能脱吧?

“你能扶着轮椅,撑着身体么?”叶佳看着他,很是为难,她也就能想到这个法子了。

如果现在这里的灯光够亮,他一定早就看到她脸上如滴血一般的涨红了。

见霍庭琛不开口,她便上前扶着他,扶他时,她很是吃力,身体摇摇晃晃的站得不稳。

她咬着牙,吃力的问着,“你太沉了,平时帮你洗澡的是几个人?”

他还是没有回答,她又继续说着,“如果你以后都要我伺候你洗澡,那我得想想办法,给你买一根拐……”

“滚!”霍庭琛如冰凌一般的声音,猛然甩开她碰触他的手。

骤然,空气中像是结了冰一样。

她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字音,只能生生的咽回去。被他推开,她的身子踉跄了一下,没站稳摔倒,头磕在浴缸的边上。

“疼……”她拧紧眉心,抬手摸着额头,嘤咛了一声。

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霍庭琛竟然大怒,将她甩开。她摔倒的位置是额头正对着浴缸,猛然撞了一下。

此刻叶佳的脑袋晕,根本就不知道那句话得罪了他,她的眼前越来越黑……

在浴室昏迷了一个晚上,没人管她,就让她在地砖上睡了一夜。

是霍庭琛让她头撞到了浴缸,他也是亲眼看着她昏迷。是什么样的男人,可以冷血至此,把她丢掷在这里不管不问。

叶佳醒来之后,目光寻视了一圈,从地上爬起来,出了浴室,再到卧室,都没有见到霍庭琛的身影。

床上也没有动过的痕迹,叶佳的视线停在了闹钟上,看了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她竟然昏睡了这么长时间。

房间内的衣柜里,她挑出了一套简单的家居服,换上之后下了楼。

这套房子是欧式建筑,楼梯是旋转楼梯,墙壁上挂了一个石英钟。

叶佳下楼后,便看到婆婆眼睛盯着石英钟,脸色冷着。

她上前打了招呼,“妈。”

第3章 霍家还有家规

“哟,你还知道起床?你看看现在是几点了?”顿了顿,霍母端起咖啡杯,浅浅的呡了一口,冷笑着,“又不是什么真的叶家千金,到还真养尊处优上了。”

说话很难听,不像没结婚之前,霍母对她那般,还给亲自带她去选珠宝首饰。

结婚第一天,是不该起的这么晚,可是她是有原因的。

见霍母在气头上,她想开口解释,只是霍母没有给她开口解释的机会。

霍母冷睨了她一眼,“这也怪我,你是我选进门的。再进门之前,我没给你说说霍家规矩。我是看你孝顺、乖巧,才选了你进了霍家,当霍家儿媳妇。”

“庭琛是你的丈夫,你的任务就是要照顾好你的丈夫。以后你的作息时间改改,起床要比庭琛早半个小时才行。”

关于霍家的家规,霍母一条条给叶佳说了。

除了要照顾霍庭琛,她每天早上还要给公公婆婆奉茶。

有些家里传统,她是知道些的,可是霍家订的家规太苛刻了,其中有不许她出门,更不许和除丈夫以外的男人说话。

听完训斥后,已经到了中饭时间,她额头上的伤到现在还没有处理。

中午饭,餐桌上坐着的有霍家二老,还有霍庭瑀,霍庭琛不在。

看出她的疑惑一般,霍母解答,“庭琛都是在房间里吃饭。”

叶佳扒着碗里的饭,头埋的很低。

“我希望你记住你是庭琛的老婆,可不是什么佣人。我让你照顾庭琛,若你只是照顾他,那你和那些佣人有什么区别?”霍母提点完她,便继续吃饭。

对于霍母的话,叶佳能听明白。

一般霍庭琛都是呆在楼上不出来,楼上他们新房的最里面那间。吃完饭后,霍母催促她去楼上照顾霍庭琛。

叶佳打开门,里面是一间书房,霍庭琛坐在轮椅上,腿上放了一本书。

房间内的窗帘都是放下的,像是晚上一样,能见度不高。

叶佳将手里端着的水果盘放下,“你要不要吃点水果?”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记忆犹新,所以现在面对他,是有些小心翼翼保持足够的距离。

霍庭琛抬起眼睑睨了她一眼,“端过来。”

让她端过去,叶佳迟疑端起果盘,走向他。

霍庭琛迟迟不伸手,目光却落在她的额头上。

黑暗中这道目光让她无法忽视,她抬手摸了一下额头受伤的地方,小声说着,“你昨天用的力气太大了,所以……”声音里没有抱怨,只是在解释她额头上伤的来由。

“所以什么?”他开口,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她是看到霍庭琛还知道看她额头上的伤,所以以为他或许还是有点知道关心人的,但是此刻听他说话,她觉得是他自己想多了。

“没事么?”气氛有些僵,叶佳把水果盘放下,改口换了话题,“今天外面的阳光挺好的,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

她手碰到他轮椅的刹那,蓦然被他攥住,一拉扯,他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疼痛感,加上缺氧,让叶佳的脸色泛紫。

叶佳用手想掰开他的手指,可是她两只手还没有他一只手的力气大。

霍庭琛一字一字像是从齿缝中蹦出来一样,“谁给你的胆子?”

他为什么会生气,她一点都不懂,她只是想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关心他照顾他而已。

直到她快奄奄一息了,脖子上的那只手才松开,她像是小死过一回一样,全身瘫软跌坐在地上,窒息的疼痛感让她眼眶泛起了氤氲。

“赶紧给我滚!”霍庭琛坐着的轮椅滑动着,声音里压制着怒气。

这道声音像是从地狱一样传来,让她背脊都发凉。她还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氧气,想快点从地上起来,只是身体还没有那么多的力气,能够支撑她起来,快点逃离。

这样阴晴不定的男人,像个不定时炸弹一样,只要一发怒,随时都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她从地上爬起来后,撑着身体,走出了书房。

门外霍庭瑀像是站在门口好像时间了,他双眸勾着,似鹰眸一般的锐利,“我妈真是挑错了人。你还是做好准备,被赶出霍家吧。霍氏已经给了叶氏一笔资金了,你嫁进霍家,干得是佣人的事,拿的钱可比他们多的多。”

声音尤为的凉薄,似乎对她极其不满意。

叶佳瞪着她,刚死里逃生,她心里的委屈和愤怒都爆发了,“你为什么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真心想嫁进霍家,想当好霍家的媳妇。你们霍家从一开始就是骗婚!我什么都没抱怨,你们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刻薄?”

第4章 下手太狠了

对她没抱怨过,就算让她嫁给一个残疾她都没嫌弃。

“难听么?既然要那么多的钱,总该值这个价才是。如果不是你们叶家贪心,想着你嫁豪门,还能从霍家捞钱,怎么可能会让你嫁入霍家?”

“丑陋的嘴脸,就被想着擦粉,会让人觉得恶心。知道么?”霍庭瑀嘴角讥笑,撂下话后,便迈步离开。

叶佳咬紧牙关,满眼雾气的瞪着他。

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嫁个好人家,好丈夫?不过都是正常人,至于把她父母说的如此不堪么?

从她被霍母看上,她的母亲就高兴不已,很欣慰的说她对得起她爸爸了。

提出让她嫁进霍家是霍家人提的,钱也是霍家主动要给的。她到底哪里有错了?凭什么把叶家说的如此不堪!凭什么!

回了房间,叶佳看了一眼房间内,没有一件东西是她带过来的,她要离开很简单,不会有一丝累赘。

但是她想离开霍家前先和母亲说一声,打了通电话过去。

接通电话后,电话那端的人笑盈盈的声音传来,“佳佳,在霍家有没有听婆婆的话?霍家是大门大户,你可不能耍小性子。你不知道你嫁给霍家,有多少人羡慕你呢。”

“霍二少更是不用说,一表人才,将来霍氏的继承人。你嫁进霍家就只有享不尽的福。”

叶佳半响犹豫的开口,“妈。”

电话那端显然还在兴头上,没有听到她说话,“今天霍氏给你叶氏打款了。你叶叔叔对我们母女两一直都很好,你能嫁进霍家,帮你叶叔叔的忙,我很高兴。”

是呀,叶叔叔对她和母亲都很好,她放心不要母亲,也想报答叶叔叔这么多年对她的养育之恩。

“佳佳,你刚才要说什么的?”叶母恍然,问了一句。

叶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欢快,“没什么,就是想妈妈了。突然换了一个地方生活,有些不适应。”

第5章 回门

“过几天就好了,你要是实在不适应,就和庭瑀商量一下,回娘家住两天也行。”

她急忙开口拒绝了,“不用了,庭瑀最近挺忙的。”

和母亲通完电话之后,叶佳整理了心情。

找出医药箱把额头上的伤口处理一下。

从房间里出来,霍母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面色冷着,“我让你照顾庭琛,是要你呆房间睡觉了么?”

“妈,我没有睡觉。”她低声的解释。

“你跟我直说,你是不是惹庭琛生气了?”

叶佳点了点头,“嗯。”

“你也看清楚你的身份,就算你是叶百顺亲生女儿,也配不上我们家庭琛。你是不是嫌弃他的腿了?是不是觉得我们骗婚,让你一辈子守活寡了?”

面对霍母咄咄逼人的质问,叶佳挺直背脊,“没有!我没有嫌弃庭琛!我是真心嫁进霍家的,我也想照顾好庭琛。感谢妈选中了我进霍家,还顾忌了我们家的颜面,让大家误以为是小叔要娶我。感谢妈愿意伸手帮叶家。”

知恩图报,又聪慧善良,这几个有点正是霍母事先就看中的,听着叶佳说的话,她脸上的怒气也消了几分。

“去吧,给庭琛倒杯水过去。”

叶佳点了点头,应声,“好。”

从现在起,她是下定了决心要留在霍家了,她不能让母亲难做,更要报答叶家。她要伺候好霍庭琛就得了解他的脾性,揣摩他的心思,不要触犯到他。

到了一杯温水之后,叶佳端着温水走进了书房。

“妈让我给你送杯水。”她声音很轻,怕打扰到他看书。

两次他发怒,她都记得很清楚,一个是拐杖,一个是见光。

霍庭琛刚才有听到她和霍母的谈话,不管她是不是在耍小聪明为了讨好霍母才说的那些话,她确实说了没有嫌弃他。

接过她递过来的水,霍庭琛敛了敛眸子,看向她,“你叫什么?”

他连自己娶的妻子都不知道叫什么。叶佳微微有些讶然,她以为只有她不知道自己要嫁的是他。

“叶佳,叶子的叶,倾城佳人的佳。”她回答的话是复述,对于她名字的解释是母亲的原话。

她声音轻轻的,他听着很顺耳。

霍庭琛在细细的品着她说的倾城佳人,看着她的长相倒是配得上这个名字。

他接过水喝了一口蹙了下眉头。“水太热了。”

水是她到的,水温她测试过了,确定刚好,她狐疑的拧着眉,伸手试了试杯子的边缘,一点都不烫,“不会呀。”

这几年来,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做这么随性的举动。

霍庭琛冷睨了她一眼,紧着眉头,“重新倒一杯。”

见他这样叶佳心里也有了犹豫,他太容易动怒,她也不敢轻易的忤逆他。但是,她还是柔声说了,“这个水温刚刚好,对身体有益。”

在她的脸上他明明就看到了害怕的神情,既然害怕,为什么还要忤逆他?

叶佳做好了他发怒的心里准备,屏住了呼吸。

良久,他都没有开口,只是喝了手里端着的水。

他喝完水之后,叶佳连忙接下他手里的杯子,“我觉得书房有些冷,你觉得呢?”

她问话有些过于小心,她是想调高温度的。

霍庭琛没有开口,只是手里拿出遥控,调高了温度,“以后和我呆同一间房,就多穿一些衣服。”

叶佳有自知之明,知道他这不是在关心她,是他不喜欢暖和的温度罢了。

第6章 学习适应他

“晚上你想吃什么?”叶佳又开口问了。

“随便。”

“我能和你一起吃饭么?”

“嗯。”

一番谈话也不算很多,但是已经很好了,至少这些话里,她没有说到触犯他的,她默默几下她刚才所说的话。能说的和不能说的,她都得要记清楚。

能让霍家人不排斥她的,就只有霍庭琛,只要霍庭琛不满意,她讨好任何人都是没用的。

距离晚饭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霍庭琛的作息,她要跟佣人打听清楚。

霍庭琛在看书,她呆在他面前,也不敢找话题,所以她还是打算少说话,多做事。

家里厨房,佣人已经开始在准备菜了,叶佳看了一堆菜里面,选了一些菜出来。她上学的时候,学的是护理,食疗她也略微的懂一些。

熬汤需要时间多一些,别的菜都做完了。

她跟佣人打听了,霍庭琛喜欢吃淡一点的口味,而她喜欢吃辣的,而且是无辣不欢,不辣吃不下饭的那种。

刚才她已经提了要和霍庭琛一起吃饭,可做的菜又得按照他的口味来,没办法她只能准备了一碟子的辣酱,过会吃饭沾着吃。

厨房里在做菜的佣人,叶佳喊她薛姐,因为整个霍家,她问关于霍庭琛的事情都没有搭理她,就只有年纪大一些的薛姐愿意回答她的问题。

从薛姐的口中她知道了一些关于霍庭琛的事情,也不算错,但可以避免惹怒他。

薛姐看着叶佳做的菜,脸上露出了笑容,“没想到大少奶奶竟然这么会做菜。现在的姑娘会做菜的已经不多了,出生好点的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想着的都是做指甲。”

听着薛姐的话,叶佳笑了笑。

把饭菜给端上去时,叶佳跟了霍母说了一声,她今天陪霍庭琛一起吃饭。

霍母脸色好看多了,她挑回来的媳妇儿,好在没挑错人。

书房里,霍庭琛腿上仍旧放着一本书,叶佳只能看到他腿上有本书摊开,但看不到书的页数是否翻动过,更看不清他看的是什么书。

和他相处,她就得适应这样的光线。

叶佳进门时,将饭菜都放在了桌子上,“吃饭吧。”

桌子上的饭菜,霍庭琛看得很清楚,是他喜欢吃的菜。他的轮椅滑动,到桌子前。

叶佳拿出了湿纸巾,“擦擦手在吃吧。”

学护理的时候,她就该是实习才是,也好有些经验,她照顾霍庭琛时,总担心会有照顾不周。

霍庭琛敛了敛眸子,接过湿纸巾,擦了手,拿起筷子吃饭。

很好吃,但是味道和他往常吃薛姐做的菜不一样,菜里都有茴香的味道。他咀嚼着,只是吃了一块,便没有再夹菜。

“是不好吃么?”见他不夹菜,叶佳有些忐忑,他是不是又发怒了?

这里的光线弱,她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良久,霍庭琛才开口说着,“这菜是你做的?”

“嗯。”

“不是太难吃。”霍庭琛淡淡的吐出这几个字。

对于叶佳来说就是如释重负。

见霍庭琛继续夹菜,她也安心的端起了碗,夹着菜沾着她面前准备好的那一小碟子的辣椒酱,送入口中。

第7章 他很爱吃她做的饭

辣椒酱的辣味很足,所以叶佳吃的也很香,完全没有察觉得到,霍庭琛在看着她。

这些细节看下来,他对她的印象比普通的佣人好上那么一些。不害怕他,不顺从他,她知道该怎么做比较好,这样相处下去,至少不会那么乏味。

吃完饭,叶佳把碗筷都送下去。

她下楼时,霍母上前迎过来,看着她手上端着的托盘,里面两盘菜一道汤都被吃光了,盛着米饭的碗也是干干净净的一粒米都不剩。

霍母脸上稍稍和气了些,“下次都准备几道菜,让庭琛多吃些。”

可,刚才霍庭琛只是说了她做的不是太难吃,她没打算再自己做菜。但她得听霍母的话,便应了下来,“嗯,好的。”

叶佳把盘子端到厨房时,薛姐惊讶了,“今天大少爷吃这么多么?”

其实也没吃多少,主要是她吃的比较多,叶佳尴尬的笑了笑,“我吃的比庭琛吃的多。”

“那也不少了。以前大少爷都是一个人吃饭,米饭只能吃半碗。我们这些做佣人的,很少能见到大少爷一面,见到大少爷时也看不清脸,也不知道现在人瘦成什么样了。”薛姐一番感概。

叶佳也看不出来霍庭琛瘦不瘦。

刚吃完饭要运动一下有助于消化,霍庭琛坐在轮椅上,没人敢靠近他,更没人会让他运动。

叶佳也没那个胆子想让他运动,但是她可以给他按按摩,尤其他的双腿,不行走就会肌肉萎缩。

盘子麻烦家里的佣人帮忙洗,她就先上楼去书房了。

霍庭琛坐着自动轮椅,到书架前,把书放上去。

“我想帮你按摩,可以么?”叶佳走到他面前,蹲下了身子,轻声的询问着。

他眸色变冷,声音也带着冷冽,“你想按哪里?”

从他的声音里,叶佳听出了冷意,他这么问,一定是知道了她想帮他按双腿。这让她瞬间大小了这个念头,但避免他起疑,她微微浅笑,“我想给按按肩膀,一整天你都没有出过书房,一直看书,肩膀应该有些酸。”

“不必了。”他冷冷的吐字。

霍庭琛收起了书,这个时间点,他应该是想要回卧室。

今天晚上如果霍庭琛再让她帮他洗澡怎么办?不说男女有别,就光只是他的体重,她都没办法扶着他。

忽地,她开口转移了话题,“我可以问一下,你晚上睡哪么?”

她记得早上起来他们新房的床上被褥没有被动过。

“睡轮椅。”他的声音仍旧是冷冰冰的。

轮椅上睡着,就等于是坐着睡了一个晚上。他宁愿坐在轮椅上睡一个晚上都没有叫人进来帮忙。她很好奇,以前照顾霍庭琛的佣人都是怎么照顾他的。

霍庭琛的轮椅滑动,往新房的方向。

叶佳跟在他伸手,一言不发。她好想再下去问问薛姐,平时都是谁伺候霍庭琛洗澡的。

于是进门前,叶佳找了个借口,“你有没有渴了?我去帮你倒点水。”

“没有。”

他如此的惜字如金,她连再张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进了房间之后,霍庭琛看向她,“明天你找下小李,以前都是他照顾的我。”

对他多些了解,才能更方便的照顾他,他也不想叶佳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更不想再发生前两次那样类似的不愉快事情。

第8章 洗澡

“嗯,好。”叶佳点了点头,记下。

她现在要帮他挑选好明天要穿的衣服,尽管他不出门,尽管没人会看到他穿什么衣服,她仍旧打开衣橱,用手机照亮,耐心的为他挑选着衣服。

挑选好了衣服之后,叶佳就去了浴室给他放洗澡水。

伺候他洗澡,她咬了咬下唇,想着把他当成一个她正在护理的普通病人,不要胡思乱想,更不好紧张脸红。

在伺候霍庭琛洗澡之前,她想先洗,免得又像昨天晚上一样,她洗不成澡。浴室内她调好了水温,因为太过昏暗,她仔细辨别架子上的洗发水时,不小心打翻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她扯了浴巾在身上裹着,将掉在地上的瓶瓶罐罐都捡起来。

耳畔一道声音传来,“你在干什么?”

如此冰冷的声音,她知道是霍庭琛坐着轮椅进来了,她把东西都摆好之后,看向他,“没什么,就是这里太黑了,我不小心把东西给打翻了。”

这光线对于霍庭琛不算黑,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叶佳,看到她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裹着一条浴巾。她的身体虽然清瘦,但是该凸的凸,特别是浴巾边缘包着的地方,前面像是呼之欲出。

玲珑有致的身材,此刻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感。

霍庭琛沉着声音,“谁让你先洗的!”

叶佳有些呆愣,从他声音里听到了怒气,也不敢开口说话,她怕再顶撞了他。

从她脸上看到了有些不知所措,霍庭琛敛了敛眸子,不去看她,“把浴缸清洗一遍。”

“好的。”她忙听从他的命令,她想先穿上衣服再清理,然而只是迈了一步,踩到了刚才打翻流出来的液体,她整个身体往前倾。

摔下的时候不疼,因为她的脸是落在了霍庭琛的腿上,而且正好是他的双腿中间。

蓦地,头顶传来的声音夹杂着滔天的怒气,“你还要趴多久?”

他的身体在起变化,她贴着他的那里,能清晰的感受到。

叶佳撑着身子,从他的身上爬起来。她的脸像是被火烧一样。

“不要指望一个下半身瘫痪的人能满足你。”霍庭琛冷冷的声音警告着,同时也在压制着他体内窜起来的火气。

这话的言下之意,叶佳是听懂了,如果她要继续留在霍家,就得做好守活寡的准备。可是她是不小心摔倒的,压根就没想着和他做那种事。

叶佳咬了咬下唇,看着面前坐着轮椅出去的霍庭琛。

他是不是以为她是欲求不满的那类女人?

中午的时候她还能和他一起吃饭,还可以和他不时的说上几句话。她以为这样的状态会继续维持下来,并且会越来越好,但是没想到到了晚上,一切又恢复了冰点。

洗完浴缸之后,霍庭琛坐着轮椅进了浴室,没让她在跟着。

她担心他在浴室里会摔倒,他双腿不能站立,又没有拐杖之类可以让他扶着的东西。

在浴室外,她就站着在那等着,等着他叫她,她立马就进去。

“进来!”

果然,浴室里霍庭琛叫她了。她推开门,进门见他已经把头发洗好了,身上的衣服还没脱。她上前,低低的说了一句,“你能把led灯也给关了么?”

为了拯救家族企业,她被迫嫁给霍家大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