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被父母算计,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五年前,被父母算计,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第1章 难产

“生了吗?生了吗?这进去都两三个小时了,也不知道生出来没。”

一个六十岁模样穿着略有些破旧的妇女站在门口,一直踮着脚看着手术室望眼欲穿,脸上神情十分焦急。

“你能不能别晃了,都晃半天了,不就是一个女人生个孩子而已,还能死了不成?”

她旁边坐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脸上横着不少道深褶的皱纹,看上去显的有些丑陋。

“她生的这个可不是什么孩子,那可是钱啊,等这孩子一生出来,交给那家人,找他们要钱,人家可是开大公司,肯定不会小气,到时候拿到钱给儿子买套房,以后娶老婆也就不愁了。”

说到这里,男人猥琐的笑了起来:“还是你聪明,想出这个办法。”

两人正说着话,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病人家属在吗?”

“在在在,我就是!”妇人连忙冲了过去:“医生啊,她生了吗?”

“病人难产,保大人,保孩子?”

妇人一听,毫不犹豫的说:“孩子,当然保孩子,不用保大人,死了也没事,我们只要孩子就行。”

那边只说了要孩子,可没说要大人,当然是保孩子。

护士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像是想着自己是个医护人员,也没在说什么,伸手将手术同意书递给了她。等她签了字之后,快速转身走了进去。

手术室里,季桅躺在手术台上,手指紧紧攥着身下的衣服,她浑身都疼,像是被人活生生撕裂了一般,疼到连毛孔都在毫不客气都叫嚣着。

“季桅,你给我听好了,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就算你死,也要保证这个孩子活着!”

“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为家里做点贡献了,别只当个只进不出的废物!”

季桅颤抖着,脑中不听回荡着进手术室之前,吴翠花跟季淮生跟她说的话。

她不明白,明明她也是季淮生的女儿。

她也是跟他们流着同样血液的人……

护士走了进来,略有些同情的看了季桅一眼,见她眼眶通红,像是疼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一样。

她心一软,抓着她的手,柔声道:“放心,别怕,我们会尽力救你跟孩子的,相信我们。”

季桅开不了口,也动不了,只能眨了眨略有些僵硬的眼睛。

她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个孩子,她何曾想要,她连怎么有的孩子都不知道,刚怀孕的时候,她还会闹,要把这个孩子拿了。

可他们就将她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像看犯人一样看着她,生怕她伤了那个孩子。

季桅笑了笑,像是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在笑,眼泪却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若是这一次,她大难不死,她和他们也就再也没关系了。

生育之恩,她也用这个孩子还清了。

呵,不止如此……或许还得搭上自己这条命。

突然一阵啼哭声在手术室里响了起来。

季桅听见哭声挣扎的睁开眼皮,却是一片恍惚,还没等她看清,便坠入了一片黑暗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无边的痛楚,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季桅觉得自己有些累,像是再也撑不住一样,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阵惊呼声响起:“不好了,林医生,产妇好像快不行了……”

第2章 回国

五年后。

覃州机场。

一个五岁身穿黄色卡通短袖,下半身穿着牛仔背带裤的小男生,拖着同色系的小黄鸭箱子,粉嘟嘟的嘴角微微抿着,稚嫩的脸上显得有些老成。

他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不远处,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她脸上带着大墨镜,将姣好的面容遮了一半,皮肤雪白,身材凹凸有致,一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刚才,一下飞机,就被人借着问路给缠上了。

小男孩本来就微抿的嘴角,不动声色的又抿了一下。

他老成的叹了口气转身折了回去,加快脚步走到女人面前,抱着她大腿清脆的喊了一声:“妈妈。”

感受到那男人的诧异,季桅笑了笑,指着小家伙道:“我儿子,帅吧。”

那男人一看季桅有儿子,顿时找了个理由就走了。

季桅回身,伸手戳了下小家伙的脑袋:“季晖然,叫什么妈妈,要叫桅桅,你这样会把我叫老的。”

季晖然抬头看了季桅一眼,老成的掰着手指叮嘱道:“桅桅,跟你说了多少次,以后没事别老跟陌生人讲话。小心被人拐跑了,到时哭都来不及。”

季桅好笑的勾着嘴角,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然宝你这是担心我啊。”

季晖然连忙绷住脸,不回答。

他伸手抓住季桅都手指别扭都道:“赶紧走了,一会你的粉丝发现你换了航班,到时候你走都走不掉了。”

季桅忍不住又伸手捏了他一下:“然宝说的对,走了!”

一出机场,季晖然看见了远处的身影,眼睛亮了一下。

他抬头看着季桅:“桅桅,是叶叔叔。”

季桅伸手戳了下他的脑袋:“怎么,一看见你叶叔叔,就开心成这样?”

季晖然淡定的摸了下被季桅戳了的地方:“桅桅,以后别老戳我脑袋,这样会显得我很幼稚的。”

“啧,你个五岁小孩子,还知道幼稚不幼稚?”

季晖然认真的道:“五岁小孩怎么了,你可别瞧不起五岁小孩的智商,我可是天才级别。”

季桅伸手摸着他的脑袋:“是是是,我儿子这么聪明,以后肯定不会被人随便拐走。”

车边,叶慕辰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人,目光先是落在季桅身上,随后才看向季晖然。

他笑着道:“然宝,欢迎回来。”

季晖然眼中带着喜悦,明显是很高兴的样子,却还是故作老成的点了点头道:“叶叔叔好,初次回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说着他从他那身后黄色的小背包里,拿出一盒价值不菲的巧克力递了过去。

叶慕辰一脸无奈的看了季桅一眼,像是在说,谁教他的。

季桅耸了耸肩:“你可别看我。”说着打开车门:“走了,然宝。”

季晖然乖巧的爬进了车,随后季桅也坐了进来。

叶慕辰拿着那盒巧克力好笑的勾了勾嘴角,随后将它小心翼翼放在副驾驶上,这才驱车离开。

季桅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一转眼她离开覃州已经五年了。

五年前,她在医院差点死了,好不容易被抢救回来,发现肚子里还有个孩子。

好在,季淮生他们以为她只生了一个,抱着那个孩子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急不可耐的走了。

如果不是因为着急离开,或许,她连然宝都留不下。

第3章 我儿子

她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叶慕辰,叶慕辰问她要不要换个生活。

她那时无路可走,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愿意施以援手的人,她找不到理由拒绝。

她那时年纪小,叶慕辰便出钱让她去了美国留学。因为用的是叶慕辰的钱,她就拼了命学习,想早日把叶慕辰的钱还了。

那几年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连她自己都不敢回忆了。

后来,她兼职做模特,碰巧入了娱乐圈,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好,出演的第一部剧就留下了知名度,从那之后,更是接剧接到手软,只要是能挣钱的,她就拼了命的接。

直到她挣够了足够的钱,还给了叶慕辰之后,这才缓了下来。

这次回来也是因为工作,否则她大概永远都不会回来,如果可以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再碰见那几个人。

可若碰上了……

呵,倘若碰上了,她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当年的事情,也该一并算算了!

回忆戛然而止,季桅闭上眼睛靠在后椅上:“儿子,我困了,先睡会,到了喊我。”

季晖然乖巧的点头,伸手将自己的小黄鸭书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掏出一个充气枕头,吹满了气,将季桅的脑袋扳起来,给套了进去。

季桅好笑的勾了勾嘴角,伸手将身旁的季晖然勾在怀里,狠狠亲了一口:“不愧是我儿子。”

季晖然傲娇的擦了擦脸上的口红,微微绷着嘴角,隐约却还透着点微笑,一脸傲娇的缩在季桅怀中当抱枕。

……

车子在一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不用叶慕辰开口,季晖然就立马就温柔的叫醒季桅,声音像是大了一分都会吓到季桅一样。

叶慕辰啧了一声,没说话。

季桅睁开眼,顺手捏了一下季晖然的小脸,随后伸手打开车门,在儿子跳脚前跳下车。

“这段时间先住这吧,这里安保做得好,而且保密工作也很好,你在这也比较方便。”

季桅点头:“我好赖都行,不挑。”

季晖然从另一边抱着小黄鸭书包爬了下来:“是不挑,上一次住了一家条件差了点的酒店,结果自掏腰包出去换了个酒店。”

被儿子损了,季桅也不觉得丢人。

她伸手揉了一下季晖然的脑袋:“行了,别揭我老底了,一会底都给你透光了,再说了,我那不是舍不得我家然宝委屈嘛。”

季晖然淡定的将被季桅揉乱的头发给拨了回去,随后慢悠悠的道:“我可是男子汉大丈夫,吃点苦有什么。”

季桅抬头忧伤的看着叶慕辰:“你说,有没有什么高科技,能把他变回三四岁,那个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叶慕辰看着她微微一笑:“难。”

季桅:“……”

……

别墅里面打扫的很干净,面积不算太大,她跟然宝住刚好。

叶慕辰特意准备了一个儿童房,里面全是一些电子产品。季晖然平日里最喜欢将电子产品拆了再组装。

这会有叶慕辰陪着,乐得自在。

回来的路上她睡了一觉,这会反倒不困了。

季桅决定出门晃晃,正好熟悉下环境,果然跟叶慕辰说的一样,这里环境不错,出了别墅,季桅漫无目的的走着。

路过一栋别墅时,听见里面传出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季桅也不知怎么顺着笑声走了过去,就看见旁边一栋别墅里,一个浑身穿着粉红色衣衫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坐在草坪上,不知道在玩什么,咯咯的笑着。

季桅看着那小女孩,忍不住想,这孩子看上去跟她家然宝差不多大,不过,到是比然宝活泼多了。

也不知道然宝是遗传谁,天天绷着一股老成的俊脸。

哎,要是然宝也跟这小女孩一样活泼,肯定也特别可爱。

“傅染染。”

一道低沉犹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

第4章 女神驾到

傅染染听见声音,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迈着小短腿就跑:“爸爸。”

季桅有点好奇,这么可爱的孩子,这父母的基因得有多好?她抬头看去,正好被树挡住,隐约只能看见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她啧了一声,光从身型看,人长得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果然啊,基因很重要啊。

“桅桅……桅桅……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传来季晖然的喊声,她回头,就看着叶慕辰拉着季晖然走了过来,季桅看着那小小的身影,眼中不自觉染上笑意,她往前走了几步,拉住季晖然的手。

“儿子,回家。”

……

上午十点,傅城大厦门前挤满了人,一时间门口人声鼎沸。

一辆黑色迈巴赫在不远处停下。

“苏澄,怎么回事?”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

“傅总,听说是为了今天要来签约的季桅。”

后座高大的身影冷淡的看了一眼,随后道:“从后门走。”

黑色迈巴赫慢慢驶离,消失在傅城大厦后面。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一辆红色的跑车驶进了傅城大厦,门口拥挤的人流已经被保安暂时隔离,分别站在两边。

一看见那辆红色的跑车,那两拨人就开始疯狂的大喊道:“季桅!季桅!女神!女神!”

“季桅女神!啊啊啊啊!”

季桅两个字被喊得震天作响。

淡定的将车停在门口,季桅早已经习惯这样的阵仗了,做明星虽然来钱快,但是就是一点不好,没有什么隐私可言。

昨天回国也是,特意跟经纪人林夏他们错开了飞机,让她们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自己带着然宝先飞了回来。

好在她有先见之明,让人带着然宝从后门进去

这是她的职业,她没得选,但是然宝不一样,她对然宝的保护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不想让然宝暴露在公众目光下。

季桅打开车门,微微勾起唇角,姣好的唇形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见季桅出来了,场面一度更加失控,所有人都像是疯了一样站在原地高呼季桅的名字。

她淡定的笑了笑,缓缓朝里面走去。

突然,一个东西从保安防线里冲了出去,正好落在季桅脚边。

季桅吓了一跳,脸上却丝毫动静都没有,连微笑都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旁边不远处一个女孩连忙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季桅低头看了下脚边的盒子,又看了看那女孩,她笑了笑,伸手将盒子拿起来缓缓走了过去,将东西递给她。

“没关系,小心点就是,砸到别人就不好了。”

旁边的众人近距离接触到季桅,像是激动的要昏倒一样,又引发了一阵尖叫潮。

季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身后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两人蹲在那:“妈,还真的是季桅那小贱.人。”

“既然她敢回来,这一次绝对饶不了她,没想到这小贱蹄子命这么大,竟然没死成,还翻身成了大明星,儿啊,你放心,她是你的妹妹,妈保证要让她把属于你的拿给你。”

这两人,一个是季桅的妈妈吴翠花,还有一个是她那不争气,只会啃老的儿子,季明成。

季明成听见这话恼怒道:“这小贱.人真是狠心,这么多年一直躲起来,不让我们找到她,现在终于回来了,这次一定要她把该吐的都给我吐出来。”

两人盯着季桅,猥琐的眼神中带着一狠戾,像一条毒蛇一样,缠在季桅的身上。

第5章 乖,先松手

季桅进了大厅,不自觉的回了下头,四处看了一下,随后转过头,她眉头微杵,总觉得刚才有道异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无意间生出了一丝冷意。

林夏站在一旁,看见季桅的动作,忍不住关心的问:“怎么了?”

季桅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两人走了几步,就看见一群人走了出来。

苏澄带着几个几人缓缓走了过来,在季桅面前站定:“季小姐,我叫苏澄,傅总的助理,这边请。”

几人跟在苏澄身后,去了一间会议室。

季桅坐好后,苏澄才道:“季小姐稍等,我立刻去请傅总。”  

她优雅的点头:“麻烦苏助理了。”

苏澄走后,会议室只剩下季桅和林夏两人,其他人全都在门外等。

林夏咂舌:“没想到这傅城集团的傅总,架子这么大,不出面迎接就算了,还要你在这等。”

季桅笑了笑,姣好的嘴唇动了动:“客户至上,给钱的都是大爷,等会也无妨。”

林夏叹气,拿季桅一点办法都没有,无论是作为经纪人 ,还是做为好友。

“夏夏,我家然宝呢?”

“放心吧,我让人带着他四处逛逛,然宝那天才的脑瓜子,丢不了。”

“那是,我家然宝自然是很聪明的。”

……

傅城大厦顶楼办公室里。

“爸爸,染染想跟你在一起嘛。”

一个软软的声音,甜的能透出糖来。

“傅染染,你在这乖乖的,爸爸去办点事情,马上回来陪你。”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威严,可眼神中却透着无尽的宠溺。

傅染染抱着傅凉城,根本舍不得撒手。

“乖,先松手。”傅凉城低声道。

一向乖巧的傅染染竟然第一次抱着傅凉城的大腿,不肯松手。小手攥得很紧,一副坚决不松手的样子。

傅凉城无奈,他自幼对傅染染极宠,几年前,他爸妈突然将孩子抱到他面前,他才知道,他们背着他干了什么事。

那时孩子也生了,小小的一团,傅凉城看着白里透红的傅染染,心中生出了一丝无法形容的感受。

从那之后,点点大的傅染染就成了傅凉城的心头宝,旁人根本碰不得,就连他爸妈,也不行!

对于这个孩子的出现,傅凉城记忆中是有过火热的一夜,只不过记忆太过模糊,他只记得一个温热柔软的身体……

想到这里这里,傅凉城的目光凉了下来,敢来算计他,还拿着孩子来换钱的女人,要是被他找到,他保证让她后悔当初的大胆!

傅染染紧了紧抱着他大腿的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还带着几分委屈。

霸道的宠女儿狂魔傅凉城,想都没想,立马将傅染染抱出门。

门外苏澄刚好走来,看着傅凉城怀中的傅染染,不自觉的挑了下眉。

傅凉城扫了他一眼:“愣着干嘛,开会去!”

苏澄嘴角抽了抽,世人都知道自家傅总宠女儿,但是……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吧。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身材修长,浑身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气势,他一句话没说,只是推开门走了进来,会议室里不自觉的充斥着一股压力。

不仅如此,这人长得也是极为好看,冷硬的五官,像是用刀一点一点精心雕刻而成,找不到一点点缺陷,微薄的嘴唇紧抿着,透着一点点凉薄。

季桅的目光快速在他身上划过,不得不说,娱乐圈里美男众多,却没有哪个像他这般气质特殊。

她的视线落到他的胳膊上,微微怔了一下。

高冷总裁怀里有个小孩?

第6章 抱大腿

这配置……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

谈工作还带娃,高级!

面对打量,傅凉城表现的很淡定,直接抱着怀里的孩子走到季桅对面坐下。

他伸手将傅染染放在自己腿上,随后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熟练的拆开递给傅染染。

傅染染乖巧的坐在傅凉城腿上,手中拿着糖,可爱的像个小精灵一样。

季桅的目光中已经看不见傅凉城了,她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傅染染,眼睛微微睁大,带着一丝诧异。

这不是昨天别墅里的小娃娃吗?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见面了。

傅染染感受到了季桅的视线,连忙拿下棒棒糖,朝季桅眯着眼打了个招呼:“你好啊,漂亮姐姐。”

季桅微笑刚准备回答傅染染的话,就听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传来:“开始吧。”

季桅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傅凉城,这声音就是昨天在别墅里听到的,看样子是这孩子的爸爸。

只见他目光冰冷,带着一丝防备,看来他并不喜欢有人接触他女儿。

季桅没管他,朝傅染染笑了笑,人家小女孩都主动给她打招呼了,她当然要回礼,对孩子多少要礼貌点。

“你好啊,小公主。”

苏澄坐在傅凉城旁边,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在傅凉城身边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这么干脆忽视自家傅总的。

他下意识看向傅凉城,只见傅凉城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可周身的起压却是沉了几度。

啧,果然,他家傅总生气了。

对于傅凉城的变化,季桅没有任何反应,她淡定的看着傅凉城:“傅总,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开始吧。”

傅凉城冷淡的嗯了一声,随后将目光扫向苏澄。

苏澄被那刺骨的目光看的一激灵,连忙打开面前的文件,朝季桅递了过去。

“季小姐,这是我们合作的合约,请您过目。”

季桅没出手,旁边的林夏伸手接了过去。

林夏的业务十分熟练,她这么多年的剧本和广告全都是林夏谈的,这一点,她十分信任林夏。

果然,林夏快速浏览了一下合约。

随后将合约放在季桅面前:“没什么问题。”

“既然季小姐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您签字后,合约即可生效。”

季桅笑了笑:“当然,只不过不知道傅总这边,还有没有什么其他要求?”

傅凉城抬眸看了她一眼,薄唇冷淡的道:“季小姐想要什么要求?”

啧啧,这傅总一直对她冷着张脸,搞得她分分钟要跟他抢孩子一样,她表示自己很无辜啊。

季桅唇角微勾,没说话,伸手签了合约,随后递了过去。

傅凉城将自己面前的那本也签了字,推了过去。

两本合约签完,季桅朝傅凉城伸手:“傅总,祝以后合作愉快啊。”

傅凉城伸手,握住她微凉的手指,微微一顿就立刻松开,随后嗯了一声,抱着傅染染就准备离开。

傅染染却在这个时候,戳了戳傅凉城的胳膊,让他将自己放下来。

傅凉城见状看了傅染染一眼,像是在说:别闹。

傅染染见傅凉城不放自己,在他身上蹭了蹭,直接就准备爬下来,傅凉城怕弄疼她,这才松手把傅染染放了下来。

傅染染一落地,就冲过去抱住了季桅的大腿。

第7章 做我妈妈

季桅只觉得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贴在自己腿上,她低头就看见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抱着她腿。

季桅好笑的看着她:“小公主,你抱着我腿做什么?”

傅染染摇头:“漂亮姐姐,我叫傅染染,不叫小公主。”

季桅看着她那张肉乎乎的脸,忍不住手痒想上手戳,还没戳上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她伸出去的手指。

季桅抬眸,正好撞入一个黑眸,像一抹黑谭深不见底。

“傅染染,过来。”

傅凉城很快放开了季桅的手,看着傅染染沉声道。

傅染染一看爸爸生气了,连忙松开手,她不舍的看着季桅,清脆的道:“漂亮姐姐,你做我妈妈好不好?”

季桅:“……”

在场的其他人也石化了。

季桅扯了扯唇角,看着傅凉城呵呵了两声:“傅总啊,你家女儿……思想很特别啊。”

傅凉城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可那一道剑眉却是微微杵了起来。

他冷淡的说了句:“打扰了。”

随后伸手拉着傅染染离开。

傅染染被傅凉城拉走,还倔强的回着头看季桅,小嘴一动一动的像是无声在说着什么。

季桅看着她那小模样,不知道怎么,竟然有些心疼。

苏澄看着傅凉城远去的背影,低声道:“季小姐,以后合作愉快。”

季桅点头,笑了笑,跟着林夏走了出去。

苏澄站在会议室里,认真的思考,他看着傅染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抱着女人的大腿,说要她当她妈妈?

平日里,这小公主不是很傲娇吗?

除了傅总,可是谁都不搭理。

他耸了耸肩,心道,可能女孩子看人也是要看脸的吧……

……

出了会议室,傅凉城他们已经走远了。

“回去吗?”林夏看了看时间,还早。

“然宝呢?去看看然宝去。”

林夏带着她去儿童乐园,就知道她谈完事情第一件事就要去找然宝。

两人换了个方向,朝另一端走去。

傅城大厦二楼,是一个小型儿童乐园,据说是几年前,傅凉城为了他的宝贝女儿特意建的。

季桅跟着林夏上了二楼,二楼没什么人,这样也方便一些。两人缓缓朝儿童乐园那边走。

路上正好有两个清洁工推着清洁车走了过来。

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

季桅顿了顿,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两个清洁工远去的身影。

“桅桅,怎么了?”

季桅眯了眯眼睛,她总觉得这两个清洁工的身形有些熟悉,但是又说不清楚在哪见过。

林夏见她没有反应,伸手拽了她一下:“桅桅,在想什么?”

季桅回神,那两个清洁工已经走远。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刚才想起一点事情。”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季桅轻笑:“我能有什么事,走吧,然宝该着急了。”

两人说说笑笑走远,身后不远处,站在两个清洁工,他们站在角落看着季桅的背影。

“明成,刚才怎么不动手?”

吴翠花不悦的道,刚才从那小贱.人的身边路过,她就想动手,结果被儿子给拦住了。

季明成带着口罩的脸下,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

第8章 小丫头生气了

没想到那小贱仁竟然出落的这么好看,比他花钱找的那些女人,不知道美多少。

虽然已经生过了孩子,但这腰这腿……

钱他自然是要的,但是这人嘛……拿来玩玩也不错。

反正他跟这贱丫头也没有血缘关系,给别人玩也是玩,还不如给他玩,也好过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一想到这里,季明成那张本来就猥琐的脸,更加猥琐了起来。

“这里可是傅城大厦,要是动手被人抓了,不白瞎了。”季明成没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随意找了个借口敷衍道。

吴翠花就是个大字不识的典型农村妇女,哪知道这些,反正儿子说什么都是对的。

“好好好,儿子说的对,听你都准没错!”

季明成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他嫌弃的看了一眼吴翠花:“你在这等着,我过去。”

吴翠花紧张的抓着季明成的手:“儿啊,你一个人去可以吗?要不要我陪你?”

季明成嫌恶的甩开她的手:“你老老实实待在这,别给我添麻烦。”

说完之后,季明成推着清洁车就离开了。

他顺着季桅她们的方向跟了过去。

……

傅凉城带着傅染染回了顶楼的办公室。

傅染染坐在沙发上嘟着嘴,像是有些不高兴一样,她一个人抱着腿缩在沙发角落,看上去特别小可怜。

傅凉城本来打算晾晾她,但是这想法刚出现,傅凉城就已经蹲在傅染染面前。

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蹲在小丫头面前。

他伸手捏了捏傅染染的脸:“染染,生气了?”

傅染染转过头不看他,小嘴气嘟嘟的,表示自己现在很生气。

傅凉城眼中多了丝笑意,耐心的哄道:“怎么了,爸爸哪里又惹你不开心了。”

傅染染瘪了瘪粉粉的嘴巴,眼眶都红了:“我、我想让漂亮姐姐当妈妈。”

听见她再次提起这件事,傅凉城心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五年来,傅染染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妈妈两个字。

怎么一见到季桅,竟然要她当妈妈?

这个季桅,到底有什么魔力?

傅凉城耐心的哄着傅染染:“那是爸爸公司的合作对象,不是妈妈。”

“那合作对象,不能变成妈妈吗?”傅染染难过的时候也不哭,就这么红着眼睛,比哭起来还要让人心疼。

她小可怜的道:“我喜欢漂亮姐姐,我想要漂亮姐姐当妈妈。”

傅凉城伸手按了按额角:“你喜欢她什么?”

除了长得漂亮点,也没有任何特殊的。

傅染染吸了吸发红的鼻尖,小声道:“漂亮姐姐……身上有妈妈的味道。”

傅凉城无奈,当然不可能因为孩子一句话,真把季桅拉过来当妈妈,于是傅凉城换了个话题:“爸爸带你去楼下乐园去玩?”

傅染染沉默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什么,点了点头小声的道:“好啊,去楼下。”

见她总算是忘记了找季桅当妈妈这个念头,傅凉城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他对任何事情都可以运筹帷幄,不动声色。

唯独这个宝贝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

五年前,被父母算计,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