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同胞姐妹,生来同一张脸,一个高高在上宛如公主

她们是同胞姐妹,生来同一张脸,一个高高在上宛如公主

第1章 替身

冷得瑟瑟发抖的冬夜,滂沱大雨,电闪雷鸣。

苏陌瑾全身淋湿,却漫无无目的地走在雨中。

“五十万,你代替希芸和陆少睡一晚,不然你母亲的手术,这个医院没人敢做!”

“这家医院,是你父亲投资的,没有他开口,你母亲就算是死在手术台上,也没人敢动手术。”

苏陌瑾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视线一片模糊。

过道空阔的大道上,一辆黑色的捷豹飞驰而来,正冲着在路中间的苏陌瑾。

直到那辆车子在近在咫尺,她都没动一下,似乎是一心求死,整个人抱着双臂愣愣的看着车子朝自己飞速开来。

砰!

一声巨响,捷豹车主急速转弯,因为车速过快撞上了山体旁的护栏。

苏陌瑾站在原地,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深夜,此处僻静,过往没有车辆。

被撞的车也安静得很,苏陌瑾在原地站了数秒才反应过来,看向路边的监控,确认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脸后,苏陌瑾走向车内。

苏陌瑾趴在车窗上面,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

拉开车门,苏陌瑾紧张的问,“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话未说完,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苏陌瑾的胳膊,将她抓了进去。

“你做什么!”苏陌瑾颤着嗓子,双眸里满是惊惧。

下一秒,车门落下锁。

男人火热的身体贴着她,大手犹如枷锁禁锢在她腰侧,令她动弹不得。

男人摇摇头,眼前视线开始模糊,燥热的温度逼得他发疯,他哑着嗓子,一把搂过女人的腰肢贴向自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不待女孩儿说话,男人就放下座椅,翻身将女孩儿抵住。

苏陌瑾感受到男人的不正常,和危险,挣扎想要从车里跑出去,伸出去的手却被男人举起放在头顶。

薄唇一低,径直擒住女人微微发抖的唇。

身体被进入的那刻,苏陌瑾疼得眼泪掉出来,单薄的身子微微颤抖,耳边传来男人压抑的声音,“很疼?乖,忍忍就好,嗯?”

她没说话,只是如小猫儿似的,哭声细细小小的,挠在男人心上。

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脖颈,鼻尖一动就能闻到男人凌冽的气息,她握紧的拳头慢慢放松,改为抓住手边的扶手。

男人食髓知味,抵着她一次又一次的缠绵。

凌晨四点,幽暗的车内,男人突然睁开眼,车内还有女孩儿牛奶沐浴露甜腻的香气。

人,不见了。

视线一挪,看到那抹暗沉的红,眸中带了几分异样。

男人拨了个电话出去,“调出我车所在的监控录像,十一点到四点的。”

挂断后,男人取出车内的行车记录仪。

苏陌瑾是半夜离开的,男人被下了药,动作粗暴狂野,没有任何怜惜。

她身下疼得厉害,脸上愈加苍白,显得孤寒单薄。

刚到路口,就看到车内那抹熟悉的身影,她咬了咬牙走过去。

“事情都办妥了?”顾希芸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衣服,大波浪的卷发性感妩媚,冷着脸看着她。

“他车内有行车记录仪,路口还有监控摄像头,都拍到了我的脸。”苏陌瑾冷着脸伸手,“答应我的钱呢?还有手术……”

明日,陆厉风就会查到,今晚的女孩儿是谁。

看着眼前女孩儿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除了脸一样,她们再无相像的地方,用金银珠宝养出来的千金小姐,浑身上下透着贵气,还有对她的轻蔑。

今晚她原本应该在手术室外,继母陈悦匆匆赶来,压住给母亲动手术的医生,用母亲的命要挟自己,就是为了她,顾希芸,自己的双胞胎姐姐。

顾希芸冷哼一声,抬手,抓过苏陌瑾的手将避孕药放在她的手心。

“呵,急什么?钱在爸爸那里,那个人的手术也已经在做了,现在我要看着你把这药吃下去,吃完赶紧走!”

她可不希望这个小贱人有了陆厉风的孩子,

苏陌瑾眉头微皱,看着手里的避孕药讽刺一笑,没喝水,而是将药一口吞下,干涩的药丸,刺得嗓子疼。

顾希芸这才让开路,苏陌瑾抿唇转走过去,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却被顾希芸一把按住肩膀。

“你最好拎清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你不过就是我的一个替代品,若是你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后果你可承担不起,想想你那个快要病死的妈!”

“那也是你的妈!”苏陌瑾眼神一冷,狠狠的拍开顾希芸的手,“放心,顾家的东西,我不稀罕,只要我拿到钱,今天的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

“哼,最好如此!”顾希芸警惕的看她,随后车开过离那辆捷豹出事最近的监控摄像头,呼啸而过。

苏陌瑾叫了个滴滴,快速的坐上出租车,去了顾家。

摇下窗户,隔开刺骨的寒冷,苏陌瑾裹紧黑色的羽绒服,闭上眼。

她和顾希芸是双胞胎姐妹,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六岁的时候,母亲被净身出户。

法院将她判给了母亲,顾希芸跟了父亲。

从此,十几年再无相见。


第2章 立刻离开这里!

一个月前,母亲查出,患了脑癌,晚期。

医生说做好心理准备,脑癌晚期患者生存时间在半年到一年半。

听到这话,苏陌瑾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带着母亲到了市里治病。

就是这个时候,顾家人找上了她,让她代替顾希芸和陆厉风睡一觉,顾希芸早期私生活混乱,哪儿还有干净的身子给陆厉风。

越想到这些,她分明难受,可却一滴眼泪都没流。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顾家公馆门前停下,苏陌瑾面无表情的来到客厅,片刻后房间里才走出两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父亲顾振远一脸紧张的询问:“怎么样?事情成功了吗?没有被怀疑吧!”

继母陈悦也上前问到:“陆少认出你的脸了吗?”

苏陌瑾只觉得万分可笑,在昨天的这件事上,他们对自己就没半分的愧疚,就算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也肯定倒霉的是自己。

可偏偏这些人张嘴闭嘴却只担心顾希芸,父亲又如何,还不是仅仅如此。

母亲还在医院,朝不保夕,他就没问过一句母亲怎么样。

“事情已经全部办妥当了,明日,你们只需要等着陆家的人来就可以了,你们答应我的钱呢。”

除了帮母亲做手术,她还要了五十万。

苏陌瑾微微低头,这是自己换来的妈妈的救命钱,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拿到手!

顾振远听到她这样说,一颗心放下,冷着一张脸:“你在这里等着!”

随后转身回到房间里拿钱,客厅一时间只剩下苏陌瑾和陈悦两人。

看着她脖子上的吻痕,陈悦脸上的笑容越发渗人:“陌瑾,阿姨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代替你姐姐的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怎么烂在肚子里吧?”

苏陌瑾点点头,她本来就不想惹麻烦,自然也不会出去乱说,倒是这些人多虑了。

见她这样听话,陈悦这才多少有些满意的样子,片刻后顾振远拿着一张银行卡从房里走了出来。

将银行卡直接丢在了苏陌瑾的脸上:“这卡里一共有七十万,比答应你的五十万还多了二十万,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赶紧拿着钱带着你妈离开A市,再也不要回来!”

顾振远的话不带有任何的眷恋,甚至充满了厌恶。

要想这件事情滴水不漏,那最重要的就是让苏陌瑾闭嘴,只有她离开了这里,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陆家豪门贵胄,陆厉风身价千亿,要不是机缘巧合,依他们家的情况,陆家怎么会和自己家做亲家。

要是苏陌瑾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被陆家发现,整个顾家,都得陪葬。

苏陌瑾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纵然心里恨透了他们的冷血无情,却还是点了点头:“你们放心,等我妈妈的病有所好转,我会立刻带着她离开,绝对不会再来你们身边碍眼。”

走到门边,顾振远阴冷的声音突然道,“这里,只能有一个顾希芸出现。”

纵然对父爱没有期望,可苏陌瑾还是被顾振远的话刺痛,都是女儿,就因为有着和顾希芸一样的脸,她活在阳光下的可能都没有。

哈哈,真是父女情深呀。


第3章 顾希芸订婚

出了顾家的门,苏陌瑾无视那些佣人厌恶的表情,叫了车直接去了医院。

想到病床上的母亲还在期待着自己的归来,苏陌瑾的心再次温热了起来。

换了一身高领衣服,遮挡住身上的痕迹后,苏陌瑾后快速回到医院,用银行卡里的钱缴了手术费,将余额全数转到了自己的卡里,随后便迫不及待的朝着病房走去。

隔着病房门上的玻璃,母亲戴着氧气罩,安静的睡在病床上。

手术已经做完,苏陌瑾问了医生,手术很成功,如果癌细胞不转移,母亲的会慢慢康复。

十几年前,母亲和父亲离婚,说是离婚,其实不如是被赶出来的,苏陌瑾至今还记得那些人将母亲和自己打出去的场景,带着棍棒,打在母亲的身上。

还有自己的身上。

然后母亲带着她去了乡下,外公发迹前住的地方,外公在哪儿留了一套房子。

母亲也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从小带着她相依为命,种种不容易她都是看在眼里的。

好不容易她长大,母亲却病魔缠身痛苦不堪,她真害怕,害怕这世上唯一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人就这样离开。

只要能救母亲,她所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一张膜,能换来母亲继续活着,这笔生意,不亏。

第二天一早,苏陌瑾整理好情绪,才推开门进去,母亲已经醒了,“妈,我回来啦!”

看见女儿,母亲苏萍蜡黄的脸上才终于洋溢起了微笑。

“小瑾回来啦,早上没看到你,护工说你爸爸昨晚接走你了?你爸爸怎么样?你陈阿姨没有为难你吧?”

苏陌瑾假装整理着刚买回来的水果,手指微微一颤,脸上却还带着笑容:“你才做完手术,操这么多心干什么?”

捻了下被子,苏陌瑾才扬起一抹微笑,“知道你惦记爸爸,昨天晚上睡的很好,陈阿姨人特别好,没有为难我,只是我急着你手术,不敢多留。爸爸也特别关心你的情况,还说过段时间和陈阿姨一起来看你呢。”

她不能让妈妈担心,若是这样的谎能让她舒服,那苏陌瑾愿意说一辈子谎!

“妈,这水果都是爸爸让我带过来的,还带了不少排骨,你刚手术,等一会儿我就给你熬汤喝,好好的补补身子。”苏陌瑾说着,将削好的苹果切成了丁,递给母亲。

顿了下,苏陌瑾又说,“还有,爸爸很关心你的,你看,这卡里的钱,是听说你病了,爸爸给的,让你不要担心,顾家有钱,肯定能把你病治好。”

听到顾振远,苏萍的脸上洋溢出一丝的期望,片刻后却又欲言又止:“小瑾,你爸爸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算了,他工作忙,不好来看我,那你姐姐呢?她……”

苏陌瑾知道,顾希芸毕竟也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她的心里不可能不惦记着,可还不等她想好怎么开口,电视上播出的一则新闻,就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陆氏集团总裁陆厉风,于今日一早放出消息,将与顾家千金顾希芸小姐订婚,如此金童玉女可谓郎才女貌般配至极,这般爱情实在让人羡慕!”

如此的介绍语,配上电视中的画面,只见昨晚的男人清隽矜贵的脸疏离淡漠,而顾希芸揽着他的手腕一脸春风得意。

看上去郎才女貌极了。

看到男人熟悉的脸,苏陌瑾心里一阵的心虚,暗自将衣服领向上拽了拽。

顾希芸平日里的生活一向不检点,为了和陆厉风订婚,才故意找了自己伪装第一次,现在看到这则新闻她知道,顾希芸成功了。

她冒着生命危险,逼停了陆厉风的车,成就了这桩偷天换日。

陆厉风的手段,查出昨晚的女孩是谁,易如反掌。

而她,从此就要带着面罩而活,同样的脸,能露出来的只有顾希芸。

“那个男人,你姐姐看上去很喜欢的样子,长得真好,是个有出息的。”

“你姐姐真是好福气,你爸爸有能力让她过上好日子,现在又和陆家的少爷订了婚,看到她现在这样幸福,我心里对她的愧疚也就能少一些了。”

苏萍说着暗自红了眼眶。

虽说顾希芸从小就锦衣玉食,可在一个母亲的心里,没能陪伴着孩子长大给她自己的爱,就是对孩子最大的亏欠。

看到母亲这般模样,苏陌瑾心里较劲的疼,却还是拍拍她的背安慰着。


第4章 判若两人

苏陌瑾虽然这样安慰,但她知道,顾希芸不会认母亲的,住院这么久,哪怕有一丝关心,顾希芸早就来看母亲了。

看到妈妈现在这般自责的样子,再想想那些人丑恶的嘴脸,苏陌瑾心口不停的抽搐着。

她很清楚,那些个可恶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妈妈的这份愧疚!

而此时此刻的另一面,在结束了记者发布会后,顾希芸跟着陆厉风一路来到了办公室。

陆厉风今天对自己照顾有加,显然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纰漏,可毕竟昨晚与他发生关心的人不是自己。

顾希芸的心里,多少还有些顾虑,如今自己应该做的,是真正的和陆厉风发生关系,反正现在自己这已经不干净的身子,已经不会让他起疑了。

这样想着,陆厉风在办公桌前工作,顾希芸端着泡好的咖啡,随机走到了他身边。

“你身体还没好,不能这么劳累,要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撞到防护栏,差点还……”说着顾希芸一脸愧疚。

陆厉风看到她这副乖巧懂事的样子,伸手拉过女人,声音磁性低沉,分外迷人,“那件事和你没关系,是我当时神智不清醒,没认出是你,最近我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好好陪陪你。”

顾希芸一听心里仿佛乐开了花,陆厉风一向都是个不苟言笑的性格,平日里连微笑都是极少的,如若不是自己的心脏是那个女人留下来的,恐怕陆厉风对自己也不会这般温柔。

也不会这么果断的选择订婚。

可她想要的不只是他的人,还有他的心他的全部!

陆家,让无数人仰望的家族,单是陆厉风,他的优秀,他的成熟帅气,哪一样拎出来都让人疯狂心动。

为了嫁给他,她做了太多努力了。

虽然昨晚第一次是和苏陌瑾,但只要以后的每一次,是和自己就好。

“昨晚,我失控了,弄疼你了没?”

昨晚……顾希芸反应很快的害羞捂脸,掩住眼里的慌乱,故意勾住男人的脖子,轻声道,“不疼,我早就好了。”

说着,顾希芸故意在男人怀里蹭了蹭,只要再次和陆厉风发生关系就好了。

虽然这里是办公室,但,不是更有情趣?

开了荤的男人,美色当前,没人会忍得住。

陆厉风脑海中猛然间想起昨晚的一幕幕,车内狭窄,两个人贴得很近,近得呼吸声都能听到。

他本是个清心寡欲的人,就算被下药了,也不会失去理智,却偏偏昨晚像失控了一样,欲罢不能。

她都哭了,像个小猫。

仿佛是具有吸力一般,身体便再一次燥热起来。

顾希芸踮起脚尖,闭着眼,将殷红水润的唇瓣送上去,两个人离得很近,近得顾希芸能闻到陆厉风身上的气息。

然而,等了几秒,意料之中的吻并没有落下。

顾希芸心中一急,在他的脖颈处啄了起来,陆厉风当即皱了皱眉头,昨晚上的她还害怕的浑身颤抖,甚至都不敢直视自己,笨拙的像个小孩,才一夜就如此长进,学会主动了?

看来是昨晚的自己,没有满足她。

这样想着,陆厉风当即反客为主,将她带到沙发前,大掌扣住她的腰肢,用力揉捏,掌下却忽然一滞,他隐约记得那晚,在女人的腰迹有一块凸起的痕迹,此刻手掌所过之处却没有。

他熟练的动作让顾希芸沉浸其中,当即一个没忍住,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娇哼!


第5章 冤家路窄

鼻尖闻到顾希芸身上浓重的香水味,陆厉风不悦的蹙眉,不对,和昨晚的感觉不对。

昨天晚上自己分明对她欲罢不能,根本停不下来,可今天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自己却丝毫没有那方面的欲望,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样想着陆厉风皱紧了眉头,站起身将衣衫不整的顾希芸推开,单手扣上女人解开的纽扣。

她身上的味道,和昨夜闻到的不一样,干净,清新。

就连刚刚亲吻的感觉也是天差地别,而顾希芸的身上,甚至没有一点昨晚的痕迹!分明昨天晚上折腾的那么厉害!

昨天的那个人明明就是她,一样的脸,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衣服。

陆厉风摇摇头,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迷惑。

刚刚还意乱情迷的氛围,瞬间消失。

见陆厉风的表情变幻莫测,顾希芸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以为自己露出了什么马脚,也跟着小心了起来。

赶紧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走到他的身后紧紧抱住他,随即温柔似水的说道。

“这里是办公室,你干什么呢,要是让人发现,你手下的人要笑死我了,你昨晚……都要了我那么多次。”

陆厉风却依旧眉头紧皱,昨晚的女孩儿不是这么撒娇的,只会咬着牙,等忍不住了才说,“我疼……”

“希芸,你脖子上的吻痕这么快消了?”

“嗯?”顾希芸一怔,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吻痕!?顾希芸瞬间反应过来,“我擦了散粉盖住。”

陆厉风点点头,下一秒冷静的道,“没事,昨晚累着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顾希芸哑然,想说自己不累,就是来再多次她都受得住。

陆厉风却没有给她任何挽留的余地,便直接叫司机将她带走。

点燃烟,青白的烟灰从指间落到烟灰缸里,陆厉风放大视频里女孩儿的模样,他有些烦躁,是一样的,车里的女孩儿,马路上的视频,的确是顾希芸,但是怎么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呢?

陆厉风揉揉太阳穴,是自己最近太累了?

晚上苏陌瑾拿着煲好的排骨汤来到医院,一路上她为了掩人耳目,而特意带了口罩遮挡的严严实实。

毕竟自己这张和顾希芸几乎一般无二的脸,在现在很容易招惹事端,她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安安稳稳的陪在母亲身边。

电梯门打开苏陌瑾将口罩往上拽了拽,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电梯门再次打开,却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苏陌瑾当即心里狠狠一颤!急忙低头,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厉风。

这男人天生的王者气息,让人不容忽视,更何况昨晚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苏陌瑾就算是眼神再不好,也认得出来他!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吗?

做贼心虚,苏陌瑾想了想,又将卫衣的帽子戴上,低着头默默的站在了电梯的死角,现在电梯上的人不多,但自己打扮成现在这样,他应该也不会认出来吧。

心里这样想着,苏陌瑾越发紧张,此刻电梯门再次打开,一群人蜂拥而至,他瘦小的身影便不受控制的被挤到了陆厉风的前面!

她当即背对着他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生怕被发现。

陆厉风是第一次乘坐这样的电梯,拥挤的感觉让他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下一秒,一阵熟悉的味道涌入鼻息。

经理见陆总面色不大好,头顶直冒汗,胆战心惊的道,“陆总,您何必亲自来,这儿人多眼杂……”

这人状告公司不说,自己从楼下摔下来,陆总何必搭理这样的人!

分明就是为了讹钱!

陆厉风冷冷的打断他,“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即可。”

经理手脚一僵,“好的好的。”

他眸中冰冷,面无表情,身高腿长,一身考究的西装,一言不发站在那儿姿势随意,也掩不住尊贵的气势。


第6章 滚开

陆厉风吹眸,视线在面前女人栗色的卷发上停留,

苏陌瑾感受到一股炽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紧张的心更加的绷紧了一些。

她一动不敢动,呆呆的站立着,此刻她只希望电梯能够早一点到达。

“哐当,哐当!”连续两声巨响,电梯猛然间的迅速下坠。

电梯内骤然黑下来,全然看不到。

突如其来的惯性,再加上速度的急剧上升,电梯里人也瞬间惊呼出声。

苏陌瑾站不住脚,晃得就要摔在地上,惊恐的朝旁边一抓,抓住能稳住自己的东西,此刻一双手也从后面稳住了她的身体。

原本电梯里有序站着的人,也因为慌乱瞬间拥挤起来。

苏陌瑾被男人强壮的手臂紧紧勒住,看不清男人的脸,但苏陌瑾闻到了那股清冽的楠木香,是昨晚的那个人……

苏陌瑾心下一沉,下一秒就害怕的推开男人。

陆厉风对这突发的情况倒是显得没有那么惊慌,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躺进自己的怀里的女人,冷漠的蹙眉,刚动手要推开,结果下一秒女人比自己动作还快的弹开,像他是什么病毒似的。

这个认知,让他心情忽然不爽。

不过女人这么一动,发丝上的香味隐约飘过。

陆厉风有一瞬的恍然,低笑,那晚顾希芸头发上的香味似乎也是这个味道。

有点想去问问顾希芸,她用的什么香氛,挺好闻。

因为这个插曲,对女人撞到自己的触碰,陆厉风心里的厌恶冲淡了些。

下一刻,电梯内的灯忽然亮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轻微的晃动。

苏陌瑾借着慌乱的机会,赶紧躲开,藏在一个陌生男人身后,完全遮住自己的身子。

努力的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重新向上拉了拉口罩,以及有些要脱落的帽子。

陆厉风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刚刚撞自己的女人不见了。

电梯被停在了2层,很快救援人员也赶到了现场,“里面的人不要着急,不要害怕,很快我们就会救你们出来,大家都不要惊慌,尽量往后靠。”

听到外面的救援队伍的呼喊,电梯里的人立马冲缝口挤动,“快救我们出去!这儿还有受伤了!”

“往后退!维修人员正在施工!”

听到了警告,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配合救援。

原本已经站满人的电梯,此刻竟然生生的留出一半的空余地方。

阴差阳错的,苏陌瑾又一次的被挤进了陆厉风的怀里。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Cao!

苏陌瑾紧张的心再一次被提到了嗓子眼,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再有任何的交集。

陆厉风幽黑的眼眸一黯,唇角一扯,看着这个重新出现在视线里的女人的背影,阴郁烦躁的心渐起,“滚开!”

男人隔得很近,说话间温热的湿气萦绕着苏陌瑾的耳畔,她浑身一个激灵,心脏狂乱而有力的跳动着。

苏陌瑾死死的攥着连衣衫的帽子,滚开?

她巴不得连滚带爬的滚开好吗?

现在人挤人,她脚不沾地,就是被驾着走的!

要不是怕男人看到自己的脸,苏陌瑾想转头就骂回去。

苏陌瑾粗着嗓子,快速的说了声,“对不起。”

然后努力的外旁边挤,小手不停的抠着手心,又惊又烦。

突然一阵好听的音乐响了起来,苏陌瑾自是熟悉,这就是自己的手机铃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她艰难的从衣兜里翻出手机,看也没看直接接听了起来。

“喂,老公,我好怕啊,电梯坏了,我差点就吓死了,你快来接我!”

“好了,一会见。”说完不容对方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陆厉风眸光瞬间闪了闪,盯着女人蠕动往旁边挤的动作,笨拙得很,突兀的唇角勾了下。

苏陌瑾这次离得远远的,心里倒是平静了一些,父亲的话不停的在脑海中回荡“A市只有一个顾希芸,她没有出现的资格。”

啧,她是八字不好吗?狗憎人厌。


第7章 她不是别的女人

叮的一声,电梯门被救护人员打开了。

苏陌瑾迫不及待的冲出了电梯。

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陆厉风收回目光,冷淡的侧身问身边的助理,“几楼下?”

助理一听陆总问自己,忙战战兢兢的回了。

苏陌瑾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楼梯的拐角,回头看了看,确定已经看不到陆厉风的身影了,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自己不就碰了下他吗?

态度那么恶劣,让自己滚开!

苏陌瑾一边走一边咒骂陆厉风,就连苏琳出现在身后,她都没有发觉。

“表姐!等我一下。”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苏陌瑾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琳琳,你怎么来了?话说我都穿成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我来啊!”苏陌瑾抬手摘掉了帽子和口罩,脸上露出了一对非常好看的小酒窝。

苏琳是苏陌瑾的表妹,苏琳的爸爸不是她亲舅舅,是隔着辈分的表舅舅,在城里的学校附近开个超市,生活水平还算可以。

苏陌瑾和母亲节衣缩食惯了,舍不得花什么钱,外公外婆早逝,家里就剩下舅舅一个亲戚,这些年舅舅来城里开店后,家里的经济水平好了些,苏琳经常给苏陌瑾带些零食水果之类的。

“那当然,表姐你就是背影杀手,这么好看,我要是个男人,看一眼就能认出了好吧!”苏琳故意色眯眯的看着苏陌瑾,手还不老实的乱摸,惹的苏陌瑾脸瞬间红了起来,“唉?表姐,你怎么把头发染了?”

不过美女就是美女,什么样都好看,黑长直更清冷孤艳,现在海藻卷的栗子红添了三分娇艳的风情。

表姐染成了栗子红,依旧好看。

从小到大,见过的美女也多,但是还真有一个比表姐还漂亮的。

苏陌瑾摸了摸头发,顾希芸的头发是这个颜色,为了以防万一,她染了和顾希芸一样的。

这个城市,只需要一个顾希芸,那么即使她出现,也只能是顾希芸的样子。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她的身体也被一个男人看过,只可惜,那个男人并没有认出她。

可苏琳能凭背影认出自己,那陆厉风呢?会不会也……

想到这里,苏陌瑾有些庆幸。

还好,陆厉风没认出自己。

顾家别墅。

顾希芸是哭着回的顾家,陈悦正在让佣人涂着指甲油,精致的妆容,用金钱堆砌养出来的女人,即使年过四十,看着也风韵犹存。

陈悦挑眉,笑着问,“不是和陆总去了公司?怎么哭着回来了?”

顾希芸瞥一眼佣人,不高兴的道,“你先下去!”

等人下去后,顾希芸立刻委屈的扑到陈悦怀里,“妈咪,厉风不要我!刚刚在办公室,我都那么主动了,但是最后关头……”

陆厉风竟然停下了!

陈悦还以为是什么事儿,抬起顾希芸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要是陆总那么容易就被美色蛊惑,经不起勾引,希芸,以后该哭的才是你。”

顾希芸一愣,觉得妈妈说得有道理。

但是,她就是不高兴,她又不是别的女人!

昨晚他能要了苏陌瑾,凭什么今天自己就不行了!

苏陌瑾那个贱人,勾引男人还真是有一套。

见顾希芸依旧不高兴,陈悦敛了温柔的模样,正色,“希芸,你以后可是陆家的少奶奶,这点气都受不了,现在就开始耍性子,你是想把陆总推向别的女人?”

顾希芸被呵斥得愣住,冷静下来,挽着陈悦的胳膊静静的说,“不会的,只有我才配得上厉风!!”


第8章 那么怜惜的哄着她

拿着卖身钱,苏陌瑾帮母亲转到了一个单人间,这样每天房间里就只有他们母女两个人,可以避免和外界的接触,避免惹是生非。

苏陌瑾将苏琳买的花摆放在花瓶里,橘色的花,为纯白的房间增添了一些颜色。

苏琳性格生性活泼,母亲总说自己性格过于倔强死气沉沉,这样并不好。

苏琳一边拿出水果削皮,一边插科打诨的逗母亲开心,“小姨,我来看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啊,你们来了这么久,表姐都不告诉我,太不够义气了,肯定是怕我抢了她的宠爱!”

“小瑾是怕医院晦气,过了病气给你。”苏萍和蔼的笑笑,“等我病好了,你想来就来,我不让小瑾拦你!”

苏萍被逗得禁不住大笑,苏陌瑾静静的看着,自从住院以来,母亲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因为化疗,母亲现在的精神不太好,平日里睡得比较多,聊了一会儿,母亲就睡着了。

苏琳悄咪咪的啃着半个剩下的苹果,皱着眉问,“对了表姐,我看到新闻说顾希芸和陆氏集团总裁陆厉风订婚了,这是真的吗?”

苏陌瑾整理东西的手顿了顿,消息传得这么快?一向只关注娱乐八卦的苏琳都知道了。

苏陌瑾很快便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回答:“是真的,他们订婚了。”

“姨父这也太偏心了,同样都是女儿,一个嫁给了陆氏总裁,一个却连基本生活都不照顾,哪有这样的父亲,你应该找他好好的理论一下,他这么做也太过分了。”苏琳气的用刀在苹果上狠狠的削了几下。

恨不得眼前的这个苹果就是顾振远。

苏陌瑾心中苦笑,是呀,同样都是女儿,从小就受着不公平的对待,这次要不是自己还有那么点用途,能帮助顾希芸拿下陆厉风,恐怕母亲的医药费,顾振远说什么都不会给的吧。

但是一想到那一家子恶心的样子,苏陌瑾脸色的笑意淡了些。

“无所谓了,等妈妈的病好了,我们就会离开了,还有顾振远不是你姨夫,妈妈小时候就和他离婚了。”苏陌瑾坚定的眼神看着病床上的母亲,叮嘱苏琳,“别和我妈提顾振远。

自从手术手,母亲就一直等着顾振远,虽然不说,但苏陌瑾知道,母亲想顾振远看看自己,哪怕是一面就好。

“好吧,我不叫,那顾……顾叔叔来看过小姨吗?”苏琳问,心里叹气,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顾叔叔不能两个都疼爱呢?

苏琳忍不住好奇,又问,“陆家家世那么好,大表姐怎么攀上陆厉风的呀?”

虽然顾家的家境也算好的了,但是和陆家比起来,完全不够看的,压根儿不在一个级别,陆家选媳妇儿,怎么会选到顾家了呢?

苏陌瑾眉一皱,突然就想到那晚车里,自己疼得哭出来,男人压着嗓子,喑哑的哄自己时,温柔的亲她的嘴角,带着怜惜的说,“很疼?希芸,你忍忍。”

可能是清醒了片刻,认出这张顾希芸的脸。

苏陌瑾开口,“大概是陆先生喜欢我姐姐吧。”

那么温柔,那么疼惜,陆厉风肯定是喜欢顾希芸的吧,只可惜,这么矜贵的一个人,居然早就被未婚妻戴了绿帽子!


她们是同胞姐妹,生来同一张脸,一个高高在上宛如公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0594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