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顾维廷命悬一线的时候,乔莞选择了嫁入豪门

三年前,顾维廷命悬一线的时候,乔莞选择了嫁入豪门

第1章 被丈夫卖给别人

雨点噼里啪啦的拍打在窗上,偶有惊雷乍起,伴随着一道惊厉的闪电,房间里亮了一瞬,又很快恢复漆黑。

乔莞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脑子还有些混沌,迷蒙中只看到两个黑影在她的床前忙活着。

“这样做行得通吗?万一她不认账怎么办?”女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担忧。

“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到时候只要咬死是她勾引薛家三少,薛家人岂能放过她?”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丝得意,乔莞想起来了,是她丈夫靳禹城。

“当初她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嫁进靳家,害珊珊出了车祸,我就一直在等今天。”黑暗中,靳禹城的目光透着阴毒,“明天天一亮,靳太太婚内出轨的消息就会挂满各大网站头条,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还有脸呆在靳家!”

“还是城哥你有办法……”这个声音……是靳禹城的秘书林然。

果然他俩早就厮混在一起了……

“那是自然。”靳禹城得意的一笑,亲昵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拍,“你去门口看着点,别让人盯上咱们。”

看着林然出去了,靳禹城这才走向床边,伸手拍了拍乔莞的脸,勾唇笑道:“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我送你的这个大礼你还喜欢吗?虽然乔家现在破产了,岳父也成了植物人,十万块钱不多,但起码够他在医院里再住几个月,趁着现在薛家三少还肯花钱买你,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不然再过几年你真的是贱卖都没人要了。”

“你……”乔莞抬起手指指向她,眼神又恨又痛,可是身体实在是太无力,以至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靳禹城笑了笑,握住她的手,靠在她耳边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亲爱的和薛少的春宵一刻了。好好享受今晚吧,毕竟过了今天,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卖到一晚上十万这么值钱了。”

他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乔莞看着她的背影,想要说话,可是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就这样陷入了黑暗之中。

*

希尔顿酒店的走廊长的几乎看不到尽头,乔莞紧紧地攥着胸前的浴巾,光着脚逃命似得在走廊上飞奔着。

“给老子站住!”

一声厉吼让她的心上一停,回头便看到薛磊捂着汩汩流血的额头,在她身后紧追不舍。

她从套房里逃出来的急,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几分钟前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了脑海里,男人下流的淫笑让她心惊,本能的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死女人,你最好乞求你今天别被我抓到,不然老子饶不了你!”

薛磊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目色狰狞。

雪白的浴巾上染着刺目的鲜红,酒店走廊上的客人们纷纷侧目唏嘘。也对,她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又是在酒店这样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逃命似的跑着,难免不让人往那方面想。

薛磊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们的距离也渐渐缩短。

乔莞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不能被抓到!

前方传来了男人们的交谈声,乔莞还来不及回头,就猛地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突如其来的冲击力太过强烈,那人扶着她猛地向后倒退了两步才稳住。

她伏在那人的胸口上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男人身上清冽的薄荷味混杂着男性特有的阳刚之气,争先恐后的窜入她的鼻息,明明是陌生的气息,却让她慢慢平静下来,莫名的心安。

平复下来后,她缓缓的抬头,那个男人也同样低头去看她。

四目相对,乔莞不由得一怔。

是他……


第2章 云泥之别

乔莞没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记忆的最后,他站在大雨里,扒着她的车窗,声声哀求她不要离开。

而她却面无表情的坐在车上,把他花了两个月工资买的手链摘下来扔出车窗,冷冷的给了他一个“滚”字。甚至不顾他被车撞到的危险,面无表情的踩紧油门加速离开。

而现在,她衣不蔽体,头发凌乱光着脚站在地上,承受着周围鄙夷又下流的目光,他却一身笔挺考究的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整个人清冷而又倨傲。

顾维廷同样低头望着她,视线落在她不能蔽体的浴巾上,深邃的黑眸中满是深意,薄唇微抿,情绪难辨。

乔莞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急忙从他怀里脱离出来,垂着眼道:“对……对不起。”

她疏离的样子让顾维廷眸色一深,正要开口,走廊上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薛磊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站在他们一米开外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到薛磊,乔莞的眼里明显闪过一丝紧张。

一个怒气冲冲,一个衣衫不整,发生了什么事,在场的人基本上已经能猜出个大概了。

薛磊捂着冒血的伤口,怒喝道:“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被女人打过,你胆子可不小!不过是老子花了十万买来的床上用品,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清纯女神?今天不跟我回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乔莞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不由得又想起了靳禹城和林然的对话。

还真是一家人啊,她的好丈夫就是这么对她的。

平时和薛磊厮混的几个小混混也闻讯赶了过来,见他像个血葫芦似的站在那里,急忙问:“三少,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薛磊向地上啐了一口,暴躁的喊起来,“别提了!羊肉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你们把这个贱货带回我的房里,老子今天得好好调教一下这个带刺的!看她还敢嘴硬。”

乔莞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向后退着喊道:“你们别过来!我要报警了……”

她看着那些步步紧逼的男人,又看了看身旁的顾维廷,想向他求救,又怕遭到拒绝。

毕竟她过去那样对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脸面再去求他。

眼见那些人的手就要伸过来了,乔莞心一横,拉住男人的衣袖,仰头望着他,小声道:“救……救救我……求你……”

就算他再恨她,但两人毕竟也有过四年多的感情,哪怕是个陌生人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顾维廷也低头看着她,她的眼中满是祈求,目光哀切的望着他,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不放,甚至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良久,顾维廷慢慢抬起手握住她的手腕。

男人的掌心的温度通过她的手腕传至全身,方才还觉得周身寒冷的乔莞,这一刻终于慢慢镇静下来,心也放下了不少。

她就知道,他那样温柔的男人,一定不会对她见死不救的。

薛磊见状也蹙起了眉,拔高声音喊道:“喂,你和这个女人认识吗?”


第3章 她是我的人

顾维廷闻言低头看向她,她的眼里满是感激和庆幸,像是松了口气一般朝他微笑了一下,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却僵在了嘴角。

顾维廷掰开她紧攥着他衣袖不放的手指,一字一句道:“不认识。”

乔莞以前看到过这样一道题。

“如果你的前任掉进水里了,你要怎么做?”

当时她还把这道题拿给顾维廷看,拧着他的胳膊警告他,如果他敢对不起她,她不仅会见死不救,还会在旁边给他放上一首《好日子》,然后给他加油助威。

那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放心吧,我一辈子都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她虽然脸上不信,可心里却在窃喜,不死心的追问:“那如果是我掉进水里怎么办?”

他笑了笑,故意气她说:“当然是和你一样,而且我不仅要放《好日子》,还要带着我的现女友一起给你助威看你沉下去,让你知道背叛我的后果。”

那时她笑着扑上去,两人纠缠在一起,他用一个吻堵住了她接下来的无理取闹。

只是乔莞从来没想过,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如今竟然一语成谶。

而顾维廷也确实如他说的那样,不仅没有救她,甚至还向她落井下石,想看她怎么死的。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可顾维廷却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随即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嫌弃的眼神就像是上面沾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一样。

听他说“不认识”,薛磊便立刻一挥手,“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小婊子给我拉回去,我今天非得给她点颜色看看!”

话音刚落,就有人冲上来拉扯乔莞,她绝望的望着顾维廷,却只看到了他眼中的漠然和冷冽。

“别碰我,放开,放开我……”

男人们七手八脚的推搡拉扯她,她想反抗,可是又怕浴巾会滑下来,几个男人轻松地就把她制服了,压着她往薛磊的房间走。

古人那句话说的还真是没错呢,自作孽,不可活。

乔莞自嘲的笑了笑,当初她那样对待他,就该料想到会有今天,就像当初开的玩笑一样,背叛过自己的前任遇到危险,不上去踩一脚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出手相救?

注定要被人踩在脚下,或许这才是她应得的结局。

薛磊洋洋得意,转身正要回房间,还没抬脚,就听后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等等!”

众人闻声转头,视线落在了前方的男人身上,就连乔莞也是一愣,转过头错愕的望着他。

顾维廷双手插着口袋,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就只是这样淡淡的看着他,却让人莫名觉得有种压迫感。

薛磊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有事儿?”

他被一群人拥簇在中间,仰起下巴睨着薛磊,“薛少不声不响的带走了我的人,现在是不是应该跟我打个招呼呢?”

薛磊一愣,暗中打量着他考究的衣着,怎么也想不起自己还认识过这号人物,莫名道:“你不是说不认识她吗?”

顾维廷一笑,“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刚刚不过是开个玩笑,惩罚她最近不听话罢了。现在玩笑开完了,薛少该把人还我了。”

薛磊还没反应过来,却见顾维廷回头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个手下立刻心领神会,上前架起薛磊便向外走。


第4章 你不会还以为我对你还有什么想法吧

“你们想干什么?知道我爸是谁吗?你放开我!乔莞你给我等着!这事老子跟你没完⋯⋯”

薛磊被带走了,顾维廷看那几个男人还紧紧地抓着乔莞不放,微一眯眼,眼锋带着寒意,冷声说:“你们还不放手,是等着将你们一起扔出去?十楼还是十八楼,你们随便选。”

几个男人松开乔莞就跑,终于摆脱了那些人,乔莞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心有余悸的喘着气。

一件充满男人气息的外套就在这个时候被扔到了她身上,接着头顶便飘来两个不带感情的字。

“穿上。”

*

站在总统套房门口,乔莞看着顾维廷拿出房卡,张了张嘴刚想说自己去别的地方住,只听“滴滴”两声,房门已经被打开了。

温馨的暖光在房间里流泻开来,他一进来就开始解自己的领带,乔莞见状心中立刻警铃大作,站在门口没有再往进走。

顾维廷进去先打开了一层吸顶灯,见她还站在门口不动,蹙眉问:“不进?”

乔莞拉了拉身上的男士外套,抿唇道:“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还是去别的地方住吧……”

她说着便攥紧了浴巾快步向外走,还走到玄关口,顾维廷忽然长臂一伸挡住她,“哪里不太好?”

他靠过来的一瞬间,乔莞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似的,急忙侧过头道:“我很感谢今天顾先生出手相救,但孤男寡女的……难免惹人非议……”

“是吗。”顾维廷一笑,忽然侧身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手臂和怀抱里,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如果我说,我无所谓呢。”

他说着,手指从她的肩头轻轻地滑下,乔莞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身子猛地一颤。

男人低哑的声音带着魅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际,乔莞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供氧不足,头都不敢抬的大声道:“顾……顾先生!您出手帮我,我很感激,但是也请您自重一点!”

“自重?大半夜裹着一条浴巾在酒店乱跑,到底是谁不自重?”顾维廷的指腹在她的肩头轻轻摩挲着,眸光晦暗。

乔莞气急,脱口道:“你再这样我不客气了!”

“怎么,打算给我也打个头破血流?”男人上扬的尾音带着戏谑,一把勾住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乔莞被迫对上他的双眼,却在看到他眼中难辨的情绪时微微一愣。

“我……”

正当她想要更清楚的看清男人的双眼时,不待她开口解释,顾维廷却忽然松开了她的腰讽刺的笑了,“乔莞,时至今日,你不会还以为我对你还有什么想法吧?”

乔莞一怔,下一秒便听到他覆在她耳边道:“说实话,就算你现在里面什么都没穿的站在我面前,我对你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乔莞只觉得心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了一样,疼得说不出话来,下巴却忽然被他挑起,下一秒,他的脸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闯进了她的眼中。


第5章 她已经结婚三年了

“刚刚薛磊说,他花了十万买你?”顾维廷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着,“想不到当初连分手费都能给出五百万的乔大小姐,如今竟然只值十万。怎么,经济不景气,连卖身都卖不了一个好价钱了?”

“顾维廷!”乔莞猛地拔高了声调,红着双眼瞪着他,却只在他眼中看到了浓烈的恨意。

良久之后,她长长叹了口气,垂下眼缓缓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你能抛开恨意救我,我由衷地感激你,我向你保证,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过去……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对不……”

“起”字还没说出口,顾维廷便已经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男人咬牙切齿的盯着她,手背上青筋凸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以为我稀罕你那句对不起吗?”

“顾……顾维廷……”乔莞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想要掰开男人的手,奈何他的手劲儿实在太大,怎么也掰不开,艰难的道:“放……放开我,好……痛……”

眼见她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扼在她脖子上的手终于慢慢松了力道,一把将她甩到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道:“当初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我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我们拭目以待吧。”

他说完不再多看她一眼,转头摔上房门便离开了。

乔莞捂着脖子跪坐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良久之后,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

从房间出来之后,顾维廷便径直下了地下停车场。

入秋的天已经有了些凉意,而他却只觉得心头像是点了火一般,沸腾的厉害,这股火从他的心头蔓延到四肢百骸,一想到那个女人方才的样子,他就觉得整个人几乎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忍不住狠狠在车后胎上踢了一脚。

警报器很快就尖叫起来,整个停车场都回荡着警报的声音,顾维廷闭上眼仰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助理梁进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号的女士链条包。

他随手扯了扯紧箍着他几乎让他窒息的领带,蹙眉问道:“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是刚刚薛少退房后酒店经理交给我的,他以为和乔小姐是朋友,所以想让您把这个转交一下。”

顾维廷盯着那个包看了几秒,一把拿过来转头便准备回去。

只是刚走了几步他便停了下来。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回去找她,只怕看见她的脸他就会忍不住爆发。

顾维廷摇了摇头,转过身径直上了车,“走吧。”

黑色的迈巴赫无声而缓慢的穿梭在深夜的道路上,明明窗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可是顾维廷的视线还是固执的停留在车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

良久,他才沉声问:“让你查的东西,都查的怎么样了?”

“按照您的要求,都查好了。”梁进接着道:“我去酒店问过了,乔小姐傍晚八点先去了餐厅,订座位的是乔小姐的未婚夫靳禹城,据说今天是他们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结婚三周年吗?

顾维廷看着窗外兀自扯了扯嘴角,原来距离他命悬一线,她却跑去跟别人结婚,已经过去三年了。


第6章 那年深爱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那位靳先生就结了账,还跟服务生解释说乔小姐喝多了,要送她去楼上休息。不过客房部的经理说,乔小姐入住的房间,是一位叫林然的女士开的房,之后也是靳先生和林女士一起把乔小姐带回房间的。”

顾维廷蹙眉,“什么意思?”

梁进的表情隐隐有些尴尬,“客房部的经理说,乔小姐的丈夫和那位林小姐的关系,似乎……”

“好了我知道了。”顾维廷嫌恶的打断他,“然后呢?”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自然也明白,无非就是男女之间最不堪龌龊的事情。

“然后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乔小姐就衣衫不整的跑出来了,就是咱们遇到她时候的样子。”

——“你是老子花了十万买来的,今天不跟我回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脑中瞬间想起了先前薛磊说的话,顾维廷的脸色也慢慢浮现出一抹鄙夷和讽刺。

当初为了钱跟他分手,转头就嫁入豪门的女人,如今竟然被丈夫和小三联合起来以十万块钱卖给了别的男人。

乔莞,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和你要追求的生活吗?

*

又是一个大雨倾盆的晚上。

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医院住院部楼下,雨刮器已经开到了最大,但挡风玻璃的雨水依然刮不净。

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屏幕上的名字不知疲倦的跳着,好一会儿屏幕才终于归于平静,但还没过半分钟,铃声便再一次响了起来。

坐在驾驶座的乔莞低头看了看手机,隔着倾盆的大雨,静静地望着住院部楼下那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

距离他手术结束还没过多久,他的头上还裹着绷带,包着纱布的手抵在腹部,明明很疼,可是却仍然不停地左右张望着,一遍一遍的拨着电话,甚至隔几分钟就会跑进大雨里看一看,发现没有他要等的人,就会落寞的转身重新回到楼下。

她看了一会儿,刚准备发动车子离开,手机却忽然震了两下,她拿起来看到屏幕上的内容,脸色一冷,抓起一旁的雨伞便推开了车门。

乔莞下了车才发现雨比她想象的下的还要打,住院部附近基本没什么人,她整个人被笼罩在黑色的大伞下,还没走到楼下,那个人便已经发现了她。

顾维廷脸上几乎是瞬间露出了笑容,不顾外面的瓢泼大雨便朝她冲了过来,猛地抱住了她,或许是因为太过惊喜和激动,就连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他的脸色是大病未愈的苍白,脸上的擦伤刚刚结痂,明明是很帅的一张脸,可现在却像调色盘一样青一块紫一块。深秋的季节,他却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病号服,一只手不安的拉着她,像是怕她下一秒就跑了一样,另一只手则假装很随意的抵在腹部受伤的地方。

乔莞被他拥着猛地向后退了两步,只是刚一稳住脚步,她便淡漠的推开了他。


第7章 跟你在一起的爱情太恶心了

大约是察觉到了她的疏离,顾维廷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却还是微笑着道:“你迟到了,不过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的,肯定是堵车……”

不待他话说完,她便打断了他,“没有堵车,我只是不想来而已。”

饶是他再迟钝,再自我安慰,她这样的态度也让他觉得有些不安,拉着她的衣袖勉强笑着,“乔乔,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你可以告诉我,我都会帮你解决。”

乔莞抬头凝视他半晌,忽然一把扯开了他的手,向后退了一步道:“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废话的,顾维廷,我要分手。”

他还是在笑,可是嘴角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乔乔,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因为你爸爸觉得我没钱?那你不用担心,其实我已经……”

“是我觉得腻了。”她甩开他的手,极其不耐烦的说:“顾维廷你真的很烦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一天开心过,我周围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跟你这样穷的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约个会还要去公园里的人在一起。”

乔莞脸上厌恶的表情刺痛了顾维廷,可是他依然不死心,“但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

“谁都对没经历过的事都会有那么点新鲜感。偶尔去公园约个会,吃个路边摊,我可以当做是一种情趣,但每次都是这样,我真的觉得很丢人。”她同情的看着他,“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跟你在一起,我体会不到没钱的日子有多难过,吃路边摊穿大甩卖住筒子楼的爱情太恶心了,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我走了。”她说完,甚至没有多看一眼他的表情,转头便朝着自己的车大步跑去。

上车、关车门、发动引擎,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就像生怕自己慢一秒一样。

只是刚发动引擎,外面便传来了敲车窗的声音。

乔莞转头看过去,顾维廷站在大雨里不停地拍着她的车窗,“乔乔,你下来,我还有话跟你说,你爸爸想要的,我都可以办到,我已经……”

大雨将他淋得湿透,头发贴在额头上,脸上湿漉漉的,看不出是雨水还是泪水,他一直在敲她的车窗,就连手上的纱布渗出了血迹也没有停下。

只是她最终也没有放下车窗,反而是飞快的发动了车子,不顾他还在拉她车门的动作,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直到她的车开出去很长一段路,她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后视镜。

他跌倒在雨地里,冲着她离去的方向大声的嘶吼着什么,可是她却一句话都听不到了……

*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啊——!”

随着一声惊叫,乔莞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白的有些吓人,额头上还有着细细密密的冷汗,脸色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又是那个梦……

好一会儿,她才慢慢镇静下来,将脸埋在膝盖里,闭上眼长长呼了口气。


第8章 怎么看见我就想跑?

为什么又做这个梦了?

除了他们分手的前三个月,她就像是梦魇了一样,时常会梦到那个场景,可时至今日,她努力的在让自己忘记过去,已经很少再做这个梦了。

是因为昨天遇到他的缘故吗?

一想到昨晚他离开前的样子,乔莞就觉得心头不由得一痛,就连呼吸都有些发紧。

良久之后,她才用力摇了摇头,刚要去洗漱,却猛的意识到外面一直在响着敲门声。

这么早,难道是客房服务?

乔莞把被子一掀,急忙小跑着去开门。

只是外面的人却并不是客房服务。

顾维廷垂着头站在门外,眉眼隐在阴影之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隐隐显得有些疲惫,眼下有着一圈青影,似乎很累的样子。

是因为昨天的重遇,所以他也没有休息好吗?

听见门响,顾维廷抬起头对着她上下看了一眼,视线落在她光裸的脖子上,这才发现他昨晚掐的痕迹已经有了淤青,白皙的脖子上一圈青紫,像是被虐待了一般。

发觉他盯着自己不放,乔莞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随即不自在的拉了拉浴袍,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顾维廷也不说话,只是径直走进房间,将手上的袋子往沙发上一扔,扬了扬下巴道:“给你的衣服。”

“给我的?”乔莞一怔。

“不然你今天早晨打算穿着浴袍招摇过市吗?”顾维廷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随即低头看了看时间,“我时间有限,你换衣服最好速度一点,我没心情跟你耗。”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乔莞还是拿了衣服乖乖去浴室里换。然而一打开袋子,她就不由得愣住了。

乔莞更错愕的是里面的衣服从内衣到鞋子应有尽有,甚至连尺寸都跟她的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差错。

她出来的时候,顾维廷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财经杂志,听到声响,他把视线从杂志上移到了她身上。

她的上身是一件白色的V领衬衣,下面配着一条紧身的牛仔七分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鞋,她本就清瘦,这下双腿显得更加笔直修长,微卷的长发自然的披散下来,既有职场女性的知性和沉稳,却又不失温婉恬静。

衣服是他拜托别人给挑的,尺寸也还是她三年前的尺寸,却没想到竟然意外地合身。

她一点妆都没有化,没有人工刻意的脂粉气,反倒多了分自然纯净,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

“那个⋯⋯”

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她浑身不自在,终于忍不住轻咳一声提醒他,“我换好衣服了,谢谢你帮我,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从他昨晚的举动来看,乔莞已经能断言顾维廷对她的恨从来没有消失过,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愈演愈烈了。

能躲就躲,才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办法。

她说完转身就想走,只是手搭上门把,身后的人便大步走上来一把按住了门板,接着她便听到头顶响起了他冷然的声音。

“这么久不见了,怎么看见我就想跑?”


三年前,顾维廷命悬一线的时候,乔莞选择了嫁入豪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