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他从社会底层,一步一步奋斗,走上巅峰


第1章 美女总经理

腊月。

清水市的冬天,十分寒冷,简直滴水成冰。

刘名扬裹了裹自己的破棉大衣,看着那总经理室的门牌,咬了咬牙,还是敲了敲门。

里面就算是火坑,他都得跳。

因为在慧园建筑的工地上,还有一群人,在眼巴巴的等着他。

等着他拿钱回去,大家也好回家过年。

已经是腊月二十了,按照惯例,他们早该回家过年了。

可是他们却无法回家。

因为他们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的工钱,都被那没良心的包工头,给卷跑了。

这些人,家里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就眼巴巴的等着这工钱,割肉买年货,买过年的新衣服,甚至还得给孩子准备学费,拿不到工钱,他们,

没脸回家。

带大家出来的刘名扬咬了咬牙,暗自决定,得去找总公司负责人谈谈,一起商量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无论如何,也得把年过去不是。

刘名扬心里清楚,这种事情,找那些部门领导,毛用都没有,踢皮球就能够把刘名扬踢死。要找就得找最高层。

所以刘名扬直接赶到了总公司,悄悄来到了总经理室门前。

这时候,房间里好像传出来了答应的声音,刘名扬收回了思绪,直接拧开了门,走进了办公室。

他拧开门把手,四处看了看,办公室里,却没有人,不过他听到旁边的套间里,好像有动静。

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就走了过去,伸手推开了套间的门。

眼前的一幕,让他一下子呆若木鸡。

一个女人,正在那里换衣服……

一头乌黑的秀发,自然下垂,一件白衬衫,却被那丰富的内容差一点撑破。

女人弯着腰,把一件黑色职业裙,朝上面提去,偏偏上身正对着门口,从这个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女人的骄傲,就连里面那两个重点,都隐约可见。

裙子刚刚提上来一半,一条红色的小裤裤,直接暴露在空气当中,那两腿中间的位置,让人的思想,延伸到了缥缈虚无的地方……

刘名扬咕咚咽了口唾沫,手中一抖,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女人反应过来,猛地抬头,看到正站在门口的刘名扬,顿时尖叫一声,一下蹲到地上,双手捂住了自己关键所在,然后歇斯底里吼了一句:“谁?滚出去!!”

“哦,立马就滚。”刘名扬楞了一下,很快就听话的滚了出去。

可是刚到了门口,又折返了回来。

他的正事好像还没办呢!

时间不大,女人穿好了衣服,从套间走了出来。

当刘名扬看到女人时,控制不住的吞咽了口唾沫。

绝色尤 物啊!

一头乌黑的秀发,自然垂到了肩膀上,得体的职业装,把那娇躯勾勒的曲线玲珑,高挑的个子,纤细的腰肢,还有那张比明星还好看的脸蛋子……

刘名扬在这清水市,也晃荡了几年了,可是这么漂亮的女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当女人看到刘名扬仍然站在房间里,站在那里狂吞唾沫时,她的柳眉一下子竖了起来,她盯着刘名扬,冷冷道:“滚!”

刘名扬并不在意,反而嬉笑道:“我已经滚出去了,不过因为有正事,我又滚回来了。”

女人警惕地盯着刘名扬,目光锐利,声音愈加冰冷:“我再说最后一次,滚,出,去!”

“哦。”

刘名扬被对方那强大的气场,给压得一下子没了脾气,他真的转身朝门口走去。

“回来。”刘名扬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女人又喊了一句。

刘名扬疑惑的转过身,却听到女人冷冰冰的说道,“找个拖把,把你留下的脚印给我拖干净再走。”

刘名扬一听,顿时被气乐了,他看着女人说道:“大姐,我知道看光了你的身子,你觉得委屈,不过,我也不是故意的。”刘名扬歪着脑袋想了想,找到了一个自以为很合适的解决办法,“大姐,要不这样,我也让你看看我的身子,这样你就不吃亏了,你看行不?”

“你……”女人气得脸都白了。

刘名扬很和蔼的说:“你是总经理的秘书吧?我告诉你,你和我啊,本质一球样,都是伺候人的,所以你不要见人就吆三喝四的,那样不好……”

刘名扬的话还没说完,女人却咬牙切齿的开了口:“如果我是总经理呢?”

刘名扬觉得自己一下子矮了半截。

妈呀,这就是总经理裴佳媛啊!

自己刚才竟然看光了裴佳媛的身子,我的天,这真是……

太幸福了。

“还不滚,信不信我让保安过来!”裴佳媛语气冰冷。

刘名扬看了裴佳媛一眼,真的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裴佳媛这才松了口气,她都郁闷死了,今天身上来例假,把裙子弄脏了,在套间换个衣服,没想到都能够被人看到。

她恨不得让保安把这个人拉出去暴打一顿,可是她想了想又忍住了,算了吧,要是被人知到自己换衣服被人看见了,那还不羞死个人。

裴佳媛刚喘过来气,刘名扬竟然又回来了。

裴佳媛的怒火蹭一下就窜了上来。

狗皮膏药啊!

看着一脸厌恶的裴佳媛,刘名扬赶紧指了指手里的拖把,笑着说道:“按照你的指示,来拖地的。”

“你给我出去,这地我自己拖。”裴佳媛恨不得这厮立马从眼前消失。

刘名扬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能让你脱呢,还是让我来脱吧。”

裴佳媛双手抱胸,冷冷的盯着刘名扬,一言不发。

刘名扬一边拖地,一边说道,“裴总,我是慧园工程工地的一个小工头,我来找你,无意看到你换衣服,哦不,我什么也没看到,我找你是因为我们那里的大工头,把钱卷走了,害得大家都拿不到工钱,现在我的老乡都还在冰冷的工地上,无法回家过年,所以,想找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

裴佳媛盯着刘名扬,冷冷的说道:“工钱,我已经付给工头了,他不给你们,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刘名扬一听,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裴总,话不能这么说,工头卷钱跑了,这是我们工人的错吗,凭什么这错误,要让我们工人全部承担?我以为,公司应该追查那个工头,在追回他卷走的钱之前,公司应该拿出一部分钱,让工人回家过年,等找到那个工头,钱再归还公司都行。”

“这只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想法,你们找到工头,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找我没用。所以,你可以走了。”裴佳媛说着,转身走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

刘名扬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他心里暗骂,为富不仁,就是说你这种人的,工人为你拼死拼活的干,你却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想到这里,刘名扬冷冷一笑说道,“裴总,我今天是代表十二位老乡,过来向你要钱的,你要是不给钱,那我就跟着你,你去哪我跟到哪,反正我也无法回家过年了。”

刘名扬说完,走到了那雪白的沙发上,直接坐了下来。

“谁允许你坐的,你给我起来。”裴佳媛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刘名扬,竟然直接坐到了那沙发上,她一下子火了。

“你给我钱,我立马起来,并且把地板拖干净。你要是不给钱,哼!”刘名扬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你信不信我叫保安。”裴佳媛的脸色冷的吓人。

“别说保安,你就算把警察招来,我也不怕,拿不到工钱的农民工,本来就是弱势群体,我相信,政府会给我一个公道的。裴总,给钱了,什么都好说,不给钱,你回家我跟你回家,你吃饭我跟着吃饭,你睡觉,哦,我不睡觉。”刘名扬一副狗皮膏药的样子。

“你回去,我调查一下,再给你结果。”

裴佳媛被刘名扬搞的一阵头大,她看着刘名扬退了一步说道。

“不行,我一走,你就把这件事情忘了,所以, 你不给我钱,我就跟定你了。”刘名扬挪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沙发上。

裴佳媛分明看到,刘名扬刚刚坐过的地方,有着一个明显的人形印记。

黑色的。

裴佳媛真想把刘名扬给踢出去,可是她知道刘名扬说的没错,现在拿不到工钱的民工,就是大爷,自己要是真把刘名扬惹急了,他在媒体上胡乱说上几句,自己慧园建筑,可就臭名远扬了。

可是自己已经付过钱了,让自己再付一遍钱,也没有这道理啊!

和这个农民工在这里胡搅蛮缠,裴佳媛觉得实在没价值。想到这里,她直接站起来,拎起自己的包,转身朝门口走去。

刘名扬赶紧站了起来,跟着裴佳媛,真的一步不离。

裴佳媛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直接下楼,经过门口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刘名扬,又看着保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怎么值班的,怎么什么人都让进公司?”

两名保安一听,一下子明白了,他俩直接拦住了刘名扬:“你是干什么的,怎么溜进公司的?”看着走到了车子旁边,伸手拉开车门上车的裴佳媛,刘名扬急得心都快蹦出来了。

今天自己逮到裴佳媛,实属幸运,这要是裴佳媛开车离开,自己以后还上哪里去找她。所以,他拼命躲开了两个保安的纠缠,朝着裴佳媛的车子窜去。

可是他还没跑几步,裴佳媛的车子,已经驶了出去。

刘名扬一看,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好一招金蝉脱壳。

哼,想跑?你跑不了。

刘名扬跑到了大路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迅速跳了上去,把自己仅有的三百块钱掏出来,拍到了仪表盘上:“师父,跟上那辆宝马。”

师父看了一眼仪表盘上的钱,二话不说,一脚油门,车子疯狗一样的窜了出去。

宝马缓缓停到了半岛酒店门口。

裴佳媛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径直走进了酒店。

刘名扬心里暗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不舍得给我们血汗钱,却舍得来这里浪费。我今天就盯上你了,不给钱,你别想吃好饭。

刘名扬下了出租车,尾随裴佳媛,朝酒店走去。

可是裴佳媛根本没有去餐厅,她进了电梯,直接按了七层。

这么晚了,她不回家,却来酒店开房,她想干什么?

难不成她今晚上,是要和哪个男人快活?

想到这里,刘名扬对裴佳媛的印象,一下子坏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不但为富不仁,并且还风流成性,很好,我今天就抓住你的把柄,到时候,我看你给不给我钱。

想到这里,他也直接进了电梯,按了七层。

刘名扬出了电梯的时候,正好看到裴佳媛进了708房间。

当门关上的时候,刘名扬悄悄跟了过去,在708房间门口,他分明看到,两双鞋子,并排放在鞋架上。

一双男鞋,

一双女鞋。

刘名扬朝房间啐了一口,心里暗骂,臭不要脸的,果然是出来和男人开房的。

刘名扬刚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却听到电梯响动,他赶忙躲到了洗手间。

酒店服务员推着一辆送餐车,从电梯出来,来到了708房间的门口,叫开了门之后,他把酒菜送进了房间,然后转身离开。

刘名扬等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这才从洗手间溜了出来,来到了708房间门口,刚想把耳朵贴到门缝上听,可是那门,竟然直接被他推开了一条缝。

原来刚才那个服务员疏忽,竟然没有把门关上。

刘名扬心里一乐,掏出了自己的山寨手机,然后掏出一只丝袜,套到了头上,这才悄悄挤了进去。

虽然这手段,有些不道德,但是良心丧于困境,为了大家的工钱,干他娘的。

刘名扬刚一进去,眼前的景象,让他一下子愣在那里,目瞪口呆。

一个粗壮的男人,正把裴佳媛压到那大床上,她那上衣,已经被扯了下来,那女人的骄傲,就那么露在外边,一颤一颤的。

“美人,我都想死你了,来吧,让我好好享受一下……”粗壮男人说着,他那咸猪手,直接按到了那上面,那肥厚的嘴唇,急不可耐的在裴佳媛脸上拱着,一只大手,直接掀起了裴佳媛的职业裙,那大片的美好,一下子暴露在刘名扬的面前……

第2章 你就当没有看见

“章总,你喝醉了,别这样,救命,救命……”裴佳媛一边挣扎着,一边凄厉的喊了起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名扬一下子明白了,这个男人,要对她用强。

听到裴佳媛喊救命,刘名扬再也顾不得拍照了。

他抡起手里的手机,朝着粗壮男人的脑袋就是一下,那血直接就流了出来。

男人捂着脑袋,惨叫不止。

刘名扬伸手拽起床上的裴佳媛,转身冲出了门外,迅速上了电梯下楼,朝着裴佳媛的车子跑了过去。

裴佳媛这时也缓过劲来,她赶忙上车,看到刘名扬也上了车子,裴佳媛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裴佳媛也不说话,把车子开的飞快,足足跑出去了有十几公里,这才把车子停到了路边,直接趴到了方向盘上,身体颤抖了起来。

良久,她抬起了头,然后拿起lv皮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刘名扬,把钱递了过去,声音沙哑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这是我一点谢意,另外,我希望你能够忘掉你看到的一切。”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一言不发。

裴佳媛皱了皱眉,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沓钱,递了过去。

“这些钱,不够。”刘名扬瓮声瓮气的说着。

那丝袜勒着嘴巴,说话很不方便。

“你……”裴佳媛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你想要多少钱?”

“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刘名扬很准确的报出了数字,“这是我们十三个人一年的工钱。”

刘名扬一边说着,一边把头上的丝袜给取了下来。

“是你?”裴佳媛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笑嘻嘻的说道:“我说过了,你不给我钱,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裴佳媛一阵无语。

她瞪了刘名扬一眼,犹豫了一下:“钱,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个条件,那就是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有看见。”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一脸疑惑:“今天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裴佳媛松了口气,这个人,还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好了,你跟我回家,我给你取钱,我身上的现金不够。”裴佳媛看了刘名扬一眼。

“好的好的,别说去你家取钱了,就算是陪你到天涯海角,只要能够拿到钱,我也会跟你去的。”刘名扬高兴的,北都找不到了。

裴佳媛朝窗外啐了一口,心里话,谁和你到天涯海角去。

她也想开了,把这笔钱先垫付给刘名扬,也算是还他一个人情,至于包工头卷走的那些钱,总有办法追回来的。

裴佳媛发动车子,朝自己家里驶去。

刘名扬靠在座椅上,一脸舒服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那座位上包皮,然后看着裴佳媛,很虚心的请教道:“这是人造革呢,还是皮的呢?”

裴佳媛不想和刘名扬说话了。

刘名扬也看出来了,于是他很自得其乐的自言自语:“肯定是皮的,这宝马车里面,怎么可能有人造革呢?”

裴佳媛心里话,你还算识货,可是刘名扬下一句话,差一点让裴佳媛把车开到沟里去。

“不过这是猪皮的呢,还是狗皮的呢?”

裴佳媛强忍着,就是不搭理刘名扬。

刘名扬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东摸摸西碰碰,裴佳媛也没有理他,可是她握着档杆的玉手,突然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她吓得尖叫一声,赶紧缩回了手,然后侧过脸一看,那,竟然是刘名扬的手。

“干什么你?”裴佳媛愤怒的喊了一句。

“对不起,我看你总握着那个,我也想摸摸。”刘名扬很阳光的笑着说道。

裴佳媛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可是刘名扬却问了一句让裴佳媛想把他蛋咬掉的话:“裴总啊,今天那个男的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对你那样?”裴佳媛一脚刹车,车子猛地停在了那里,刘名扬一个没注意,差一点一头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

裴佳媛盯着刘名扬,喘着粗气说道:“刘名扬,刚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没看见吗?”刘名扬一愣,很快明白了过来。

他看着裴佳媛,一脸疑惑的问:“裴总,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啊?”

裴佳媛心里恨得不行,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钱给刘名扬,让他赶快滚蛋,她觉得这厮就是个丧门星,今天碰到他,那些让自己心烦的事情就接连不断。

接下来,刘名扬坐在副驾驶座上,靠在了靠背上,一副思考者的样子。

裴佳媛的心里立即不爽起来,这怎么看自己怎么像是他的专职司机。

车子到了圆梦小区,缓缓停了下来。

裴佳媛的家,到了。

裴佳媛下了车子,径直朝前面走去,刘名扬在后面紧紧跟着。

裴佳媛转身看着刘名扬,一脸厌恶的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回家给你取钱。”

刘名扬无奈的站住了脚步,看着裴佳媛娉娉婷婷的走进了楼道,心里暗骂,这裴佳媛,长得蛮漂亮,可是这人却不怎么样,自己明明救了她,可是她却连家都不让自己进。这不是明显看不起自己嘛。

算逑了,不让进就不让进吧,只要自己把钱拿到手,今天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刘名扬正在那里,眼巴巴的等着裴佳媛给他拿钱,他突然听到对面楼盘上面,有人尖叫了一声,他抬头一看,一家阳台上,一个硕大的花盆,正朝下面掉落下来。

在花盆下落的方向,一个小女孩,正蹦蹦跳跳的经过那里。

“危险。”刘名扬喊了一声,猛地朝小女孩扑了过去。

当他冲到小女孩身边,猛地把小女孩扑倒,把她压到身下的时候,那个花盆正好砸落下来,直接砸到了刘名扬的肩膀上。

就那一下,把刘名扬疼的,差一点冒泡。

“青青。”刘名扬刚把小女孩从地上扶起来,就听到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到了自己身边。

一个人伸手拉过小女孩,急促的问道:“青青,你没事吧。”

“妈妈,我没事。”小女孩稚嫩的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都吓死妈妈了。”后面那个人伸手把小女孩搂进了怀里。

刘名扬转过头一看,眼珠子差一点掉出来。

原来在自己身后的人,竟然是,

裴佳媛。

“谢谢你。”看到孩子没事,裴佳媛这才松了口气,她抬头看着刘名扬,真诚的道谢。

那一刻,她真的是感动了,一天之内,先是救了自己,接着又救了自己女儿,这个人,不是自己的扫把星,而是自己的,猩猩!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挠了挠头,笑着说道:“裴总,我觉得咱俩之间,可真是黑猩猩的大便,猿粪(缘分)啊!”刘名扬一开口,让裴佳媛对他的那份美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瞪了刘名扬一眼:“粗俗。”

“我粗俗,我粗俗好吧,你把钱给我,我立即消失,再也不在你面前粗俗了。”

刘名扬朝裴佳媛伸出了手。

裴佳媛皱了皱眉头:“钱等会儿再说,刚才我看到花盆砸到你肩膀上了……”

“没事,我皮糙肉厚,你把钱给我,一切都OK了。”

刘名扬什么时候都不忘自己的初衷。

“让我看看。”裴佳媛沉下了脸。

“你要是看了我的,咱俩可两清了。”刘名扬严肃的说道。

裴佳媛狠狠瞪了刘名扬一眼,直想用眼皮把他夹死。

刘名扬把破大衣脱下,然后扒开了肩膀上的衣服,裴佳媛一看,惊叫了一声:“都出血了,走,跟我回家,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说完,站起身来,拉着青青转身就走。

刘名扬想了想,还是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吧,要是感染了,可就真麻烦了。

青青看着跟过来的刘名扬,天真的问:“叔叔,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刘名扬看了前面的裴佳媛一眼,眼珠一转,低低的对青青说:“因为我是你爸爸啊!”

第3章 无理的要求

一想到这个裴佳媛高高在上的样子,刘名扬就觉得不爽,所以听到青青问他,他就恶作剧了一把。

他以为给孩子说说,裴佳媛又没听到,有毛事。

可是,刘名扬没想到,青青这丫头,那么实诚,她直接看着裴佳媛,大声说道:“妈妈妈妈,这就是我爸爸吗?”

裴佳媛瞪了她一眼:“小孩子家,不要胡说。”

“妈妈,我没有胡说,是他亲口告诉我,他是我爸爸。”青青很固执的说道。

裴佳媛一下子站住,目光冰冷的盯着刘名扬。

“嘿嘿,我随便说说,随便说说。”刘名扬都尴尬死了。

“你在孩子面前,不要胡说。”裴佳媛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妈妈,我腿疼。”青青喊了一句。

裴佳媛赶紧蹲下身子,拉开青青的小裙子一看,她的腿上一片淤青。

可能刘名扬刚才把她压倒的时候,碰到了孩子的腿。

“那妈妈抱你走吧。”裴佳媛说着,用力抱起青青,朝着楼梯走去。

看着裴佳媛穿着高跟鞋,步履艰难的样子,刘名扬紧走两步,看着裴佳媛说道,“还是我来吧,我力气大。”说完,伸手把青青抱了过来。

刘名扬十分喜欢小孩子,看着青青那肉肉嫩嫩的脸蛋,他忍不住用下巴,在青青的脸蛋上蹭了蹭。

“爸爸,你的胡子真扎人。”青青搂着刘名扬的脖子,咯咯笑着说道。

“不许叫他爸爸。”裴佳媛在后面冷着脸纠正。

青青嘟了嘟嘴巴,没有说话。

等到了裴佳媛家里,裴佳媛去找消毒药,青青搂着刘名扬的脖子,委屈的说道,“爸爸,学校的小朋友,都说我没有爸爸,他们都欺负我。”

青青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刘名扬一听,眼睛一瞪:“青青,以后谁在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去学校教训他们。”

“爸爸真好,爸爸,我有好多玩具,一会儿你陪我玩好不好。”青青兴高采烈的说道。

看来青青十分缺乏父爱,她还真把刘名扬当成自己爸爸了。

刘名扬心里疑惑,这孩子的爸爸,到底去了哪里,怎么就不照顾孩子呢?

刘名扬正在胡思乱想,裴佳媛拿着消毒水和棉签走了出来。

“把大衣脱了,我给你上药。”裴佳媛看着刘名扬说道。

刘名扬把大衣脱了,然后把毛衣掀开,露出了伤口。

裴佳媛弯着身子,用棉签蘸着消毒水,给刘名扬上药。

一股淡淡的清香,直朝刘名扬的鼻子里钻,那味道好闻极了。

刘名扬无意抬起了头,他的眼睛,一下子直了。

裴佳媛弯着身子,那衣服自然下垂,通过那衣服领子,刘名扬清楚的看到那丰富的内容,还有中间,那差一点把刘名扬的眼珠子陷进去的,

深深的沟壑。

咕咚。

刘名扬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听到咽唾沫的声音,裴佳媛疑惑的看了刘名扬一眼,当她看到刘名扬那直直的眼睛时,一下子明白了。她赶紧直起了身子,脸色通红的瞪了刘名扬一眼:“好了。”

“嗯。”刘名扬还沉浸在那美好的意境里。

“我说好了。”裴佳媛都气死了。

要不是刘名扬救了自己和青青,她早就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了。

“哦,”刘名扬老脸一红,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站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

可是走了一半,他又回来了。

这一激动,差一点把正事给忘了。

他看了裴佳媛一眼,赶紧转过了头,讪笑着说道:“裴总,那个,钱。”

裴佳媛瞪了刘名扬一眼,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小皮箱,扔给了刘名扬,“钱,都在这里面了。”

刘名扬一听,激动地腿肚子都差一点转筋。

钱,终于到手了。

他赶紧把那黑色皮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沓钱,在手指头上吐了口唾沫,一张一张点了起来。

“不用点了,我刚从银行提的钱,一沓一万。”

看着刘名扬一张一张的点钱,裴佳媛一阵无语。

“嘿嘿,当面点钱不为过,我还是点一下吧。”刘明扬一脸兴奋的说着,然后把那钱拿起来,一张一张的对着灯光照着。

“我说了,刚从银行提出来的,不会有假钱。”裴佳媛都快要崩溃了。

“好,我信你。”刘名扬总算是说了句人话,“裴总,你是个好人,我代表我们乡亲谢谢你了,他们都还等着这钱回家过年,我就先走了,以后我再回来谢你。”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深深鞠了一躬,小心翼翼的拎着皮箱,还用破大衣遮挡了一下,直接离开了。

看着刘名扬的背影,裴佳媛的嘴角微微上翘:“色是色了点,不过,本质并不坏呢!”

刘名扬拿着钱,离开了裴佳媛的家,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朝着慧园建筑工地赶去。

当他来到慧园工地的工棚时,却看到十几个工友,都呆呆的坐在那里,唉声叹气。

刘名扬心里一阵酸楚,幸亏把钱要回来了,不然的话,他真的无法面对大家了。

看到刘名扬回来,那些工友都赶紧围了过来,紧张地看着刘名扬喊道,“名扬,钱,要回来了吗?我们也不奢求太多,能回家过年,就行了。”

刘名扬听了,喉咙一阵发堵,这些善良的工友们啊!

他从破大衣里面掏出了那个黑色皮箱,朝大家扬了扬,努力挤出笑容,“大家的工钱,都在这里了,一分不少。”

“哦~~~”

大家都欢呼起来。

刘名扬把钱分给了大家。

大伙兴奋地点着钱,嘴里不停地合计着,明天给孩子老婆带点什么东西,再给老人买几件衣服……

看着大家兴奋的样子,刘名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家不过是拿到了自己该拿的钱,竟然兴奋成了这样。

农民工,真是太苦了。

他暗暗决定,等到将来自己发达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些弟兄们。

奔波了一天,刘名扬实在是困了。他掀开了被子,刚想躺到地铺上睡觉,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刘名扬拿起电话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疑惑的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刘名扬,我是裴佳媛,你立即给我回来。”

“喂,发生什么事情了?喂喂……”刘名扬赶紧喊道,可是电话里却只有一阵嘟嘟声。

难道给自己钱给错了?不可能啊,刚才给大家分的时候,数目正好啊?

难道是青青的腿又疼了?那赶紧送医院啊,给自己打电话有个毛用,自己又不是医生。

刘名扬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不过裴佳媛给了自己这些钱,刘名扬对她十分感激,所以无论什么事情,刘名扬都应该去一趟。

刘名扬起来,给工友们说了一声,直接出门,打了一辆出租,朝裴佳媛家里赶去。

刘名扬赶到了裴佳媛家里,敲了敲门。

时间不大,门被打开,裴佳媛气呼呼的瞪着刘名扬。

刘名扬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青青就跑了过来,伸手抱住了刘名扬的腿,哭了起来:“爸爸,我不要你走,我要你陪我玩,陪我睡觉。”

刘名扬赶紧蹲到地上,伸手抱住了青青,柔声安慰,“青青,我不走,我陪你玩,陪你睡觉。”青青这才止住了哭声。

这时候,裴佳媛在后面冷冷的说道:“刘名扬,有意思吗,你骗孩子干什么,你说你是她爸爸,这可好,晚上也不睡觉了,非要让她爸爸陪她,这都大半夜了,他还不睡一直哭,你说我怎么办,怎么办?”

刘名扬转身看着裴佳媛,苦笑着说道:“裴总,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玩笑开大了,这样吧,我把孩子哄睡,先不要影响孩子,你看行不行?”

裴佳媛的火气,这才消了一些。

刘名扬抱着青青,不住地逗她,玩了一阵,青青困意袭来,她打了个哈欠,看着刘名扬说道:“爸爸,你陪我睡觉吧。”

“好好,我陪你睡觉。”刘名扬说着,跟着青青,朝卧室里走去。

看到刘名扬真的朝自己卧室走去,裴佳媛气得脸都绿了,“刘名扬,你还真准备在这里睡觉?”

刘名扬转过身,看着裴佳媛,笑着说道,“我这不是哄孩子睡觉嘛。”

“这也不行。”看着刘名扬那脏里吧唧的破大衣,还有一身的污垢,一想到这个人要躺到自己的床上,裴佳媛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嘛,我就要爸爸陪我睡觉,我就要,呜呜……”青青又大哭起来。

“你再闹,我就不要你了。”本来想着,让刘名扬过来哄哄青青,她就睡了,没想到青青越来越过分,裴佳媛终于恼了,她狠狠地吼了青青一句。

“哇,爸爸不要我了,妈妈也不要我了,呜呜……”青青大哭了起来。

“你干什么,她还是个孩子你知不知道?”刘名扬看着裴佳媛,怼了一句。

裴佳媛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她有点搞不懂了,这青青,好像是自己的孩子吧?

正在裴佳媛发愣的时候,刘名扬已经拉着青青,来到了床前。

“等等。”裴佳媛无力地喊了一句。

刘名扬转身看着裴佳媛。

裴佳媛咬着牙说道,“你,你去浴室把自己洗一下,都恶心死了。”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赶紧解释:“裴总,你误会了,我只是哄青青睡觉,我就走了,我哪里会在你这里住。”

刘名扬的话还没说完,青青就喊了起来,“不嘛,爸爸就在这里睡,就在这里睡。”

“你先去洗个澡吧。”裴佳媛无奈地说道。

刘名扬想了想,洗个澡就洗个澡,工地上也没有条件,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洗澡了,这就当是自己打出租的车费吧。

刘名扬去了浴室,直接把自己的战袍脱了,刚想挂到衣裳架上,却看到了那衣裳架上,分明挂着一个红色的……!!

第4章 很无耻

刘名扬咕咚咽了口唾沫。

自己经常在工地上干活,就见过做饭那个大婶的裤裤,中间还有一片黄黄的东西,隔多远都闻到那骚味。

他哪里见过这么干净,这么好看的贴身衣物。

刘名扬朝外边看了看,咬了咬牙,然后他颤抖着手,把那贴身衣物拿了下来。

那上面,干干净净的,一点污物都没有,并且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比大婶的,好闻多了。

一想到这东西,就贴着裴佳媛的最隐秘地方,刘名扬很无耻的,

有了反应。

不过,他最后还是把那贴身衣物,又挂到了衣架上。

自己要是真把那贴身衣物糟蹋了,裴佳媛非和自己拼命不可。

刘名扬终于洗完了,拿过自己的粗布裤裤,刚想套上,可是自己那粗布裤裤,太脏了,要是穿上,刚才那澡,就白洗了。

刘名扬想了想,伸手把那贴身衣物拿过来,直接穿到了自己身上。

他也没想那么多,贴身衣物,不就是穿的嘛。

房间里空调开得很足,所以刘名扬就穿着,那贴身衣物,直接走进了裴佳媛的卧室。

青青竟然一直没睡,就坐在床边,等着刘名扬。

看到刘名扬过来,青青伸手抱住了刘名扬,亲热的喊道,“爸爸,你抱着我睡觉。”

“好,我抱着青青睡觉。”刘名扬抱着青青,刚准备朝床上躺,旁边侧着身子看书的裴佳媛转过身来,刚要说话,可是当她看到刘名扬,竟然就穿着一件裤裤的时候,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刘名扬,你,你耍什么流氓?”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一脸懵逼,“裴总,我怎么了,就耍流氓了我?”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裴佳媛都气死了,一个大男人,进了自己卧室,还不穿衣服,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还怎么见人。

刘名扬很无奈的说道:“裴总,我晚上睡觉,一般都不穿衣服啊,今天要不是觉得住在你这里,我本来是裤裤也不穿的。”

裴佳媛恨不得把刘名扬咬死,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享受到多么高级的待遇一样。

她俏脸一沉,“去把衣服穿上。”

“哦,那好吧。”刘名扬很听话的出去,可是他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裴佳媛的尖叫,“刘名扬,你,你竟然穿我的,我的……”

“哦,我的脏了,看到那里有一件裤裤,就换上了,你要是不想让我穿,我还给你挂在那里。”刘名扬很随意的说道。

“你穿着吧。”裴佳媛无力地说着。

那小裤裤都被刘名扬穿过了,自己还怎么穿。

刘名扬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浴室里有件绿色的睡衣,你先穿着吧。”裴佳媛又喊了一句。

她真怕刘名扬,又把他那件战袍给穿进来。

一番折腾,青青终于搂着刘名扬,一脸笑容的睡熟了。

刘名扬很舒服的躺平了,然后直接闭上了眼睛。

“哎,你还真准备在这里睡啊?”躺在床另一边的裴佳媛,盯着刘名扬,喊了一句。

“哦,我这就走。”刘名扬赶紧坐了起来,可是青青却死死拉着他的手不放。

刘名扬无奈的看着裴佳媛。

裴佳媛叹了口气,这青青也是太缺乏父爱了,所以才会这么黏刘名扬。

她想了想,低声说道,“你就搂着青青在这里睡吧。我到隔壁房间去。”

裴佳媛说着,站了起来,转身来到了门口,拉开了门,刚想出去,青青突然惊醒了过来,她坐了起来,看着裴佳媛,尖利的哭了起来,“妈妈,你不要走,不要走,我怕,呜呜……”

裴佳媛赶紧转身回来,伸手抱住了青青,急促的说道,“青青,妈妈不走,妈妈不走。”

青青这才止住了哭声,又慢慢睡了过去,这一次,她左手拉着裴佳媛,右手拉着刘名扬,这两个人,是一个也跑不掉了。

“嘿嘿,这孩子,真闹人,要不等她睡着了,我再走?”刘名扬坐在那里,尴尬的说道。

裴佳媛满脸通红的瞪了刘名扬一眼,“躺那边上睡吧,再折腾,青青也没法睡了。都怪你,没事给孩子说那些干什么。”

裴佳媛说完伸手把灯关了,然后躺到了青青另一边。

裴佳媛的衣服,穿得好好的,根本就没有脱。

也是,和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她哪里敢脱。

虽然通过刘名扬做的事情,可以看得出,他的人品,还不错,但是他和自己躺到一起,谁知道他会不会兽 性发作,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要是真发生点事情,那自己,可就悲催了。

所以,她根本睡不着,也不敢睡着。

裴佳媛都郁闷死了,这都什么事情。

她睡不着,刘名扬也睡不着。

以前在工地的地铺上睡觉,那硬硬的地板硌的腰痛,可是这席梦思床,一点都不硌的慌,不过,他刚睡这种床,还真的不适应。

更重要的是,旁边,还躺着一个大美女。

那阵阵幽香,让他浑身荷尔蒙急剧升高,他觉得混身都不自在起来。

趁着窗外的光辉,他偷眼看了一眼裴佳媛。

裴佳媛躺在那里,那女人的骄傲,美好无比,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裴佳媛露着雪白的样子,于是,

他很果断的,

撑起了帐篷。

他真想伸手去试试手感,可是,理智又让他老实了下来。

自己要是真对裴佳媛做了什么,她不把自己送去吃免费饭,才怪。

刘名扬强忍着心里的旖旎,把桃花源记默诵了二十遍,心里的火热,才算是压下去了不少。

直到凌晨三四点,刘名扬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他正睡得舒服,耳边突然响起了裴佳媛的声音,“该起床了。”

刘名扬赶紧起来,他刚想出去,裴佳媛拿了一件羽绒服,递给了刘名扬,“你穿上这件吧,应该合身。”

“不是,我还是穿我的大衣吧,那隔风。”刘名扬讪讪的说道。

“那破衣服啊,我已经扔了。”裴佳媛一边给青青穿衣服,一边淡淡的说道。

“扔了?那可是我的宝贝啊,白天当衣服,晚上当被子……”刘名扬一副肉痛的样子。

“穿上。”裴佳媛狠狠说了一句。

“穿上就穿上。”刘名扬无奈的把羽绒服穿上。

还别说,这羽绒服,比自己的战袍,暖和多了。

第5章 失足掉进老虎洞

等到刘名扬洗过脸,裴佳媛已经把饭菜摆到了桌子上。

青青拉着刘名扬的手,高兴地坐到了餐桌前。

裴佳媛盛了三碗小米汤,放到了三个人面前。

早餐很简单,也很丰盛。

小米粥,一个酸辣土豆丝,一个酱香牛肉,一个凉拌黄瓜,一个炒豆芽。

一屉小笼包,几根油条。

刘名扬吃着,心里突然有了家的感觉。

可是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想什么呢!

吃过了饭,刘名扬站了起来,看着裴佳媛说道,“裴总,要是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工友们都等着我回老家呢!”

裴佳媛还没开口,青青就哭喊了起来,“我不让爸爸走,我要爸爸陪我逛公园,人家小明的爸爸都经常带小明去公园,就没人带我去公园玩,呜呜……”

裴佳媛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刘名扬也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裴佳媛瞪了刘名扬一眼,赶紧转身看着青青安慰道,“青青,爸爸不走,一会儿就陪你去公园,好吗?”

青青这才破涕为笑。

“刘名扬,把碗筷帮我端到厨房。”裴佳媛端着菜盘,转身朝厨房走去。

刘名扬答应了一声,端着碗来到了厨房。

裴佳媛看了一眼正在外边玩耍的青青,然后转过头看着刘名扬说道,“刘名扬,以前我总告诉青青,她爸爸在国外,很久之后才能回来,我好不容易把她骗过去,你倒好,你一句话,算是把事情彻底弄糟了,你也看到了,青青现在很缠你,你要是走了,那青青怎么办?”

听了裴佳媛的话,刘名扬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自己的嘴巴怎么那么贱!

他看着裴佳媛,无奈的说道:“那,裴总,这可怎么办啊?”

裴佳媛皱了皱眉头,然后抬头看着刘名扬,问了一句,“你能不能不回家,这个春节,你就在这里带青青,你放心,我会付你工资的。”

刘名扬苦笑着说道,“裴总,不是钱的问题,你说我一年都没回家,这大过年的,我不回去,我爸我妈会牵挂的。”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叹了口气,“算了,我也知道我的要求过分了,毕竟是春节,都要回家团聚的,好了,你走吧。”

“那我要是走了,青青真的哭闹了怎么办?”刘名扬看着裴佳媛,反问了一句。

“哭闹就哭闹呗,过一阵子就好了。”裴佳媛无奈的说了一句,低头开始洗起碗来。

刘名扬看着在外边开心玩耍的青青,再想想晚上她哭闹的揪心样子,他心里就是一软,他转过头,看着裴佳媛说了一句,“裴总,要不我今天就陪青青去公园,我晚一天再走,你看行不行?”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眼睛一亮,“我替青青谢谢你了,”她想了想接着说道:“我会付给你报酬的。”

听了这句话,刘名扬心里十分不舒服,他看着裴佳媛说道:“裴总,钱是很重要,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谈钱,那就没意思了,我今天带青青出去,主要是我喜欢这个小家伙,不忍心看着他哭闹而已。”

刘名扬说完,转身走进了客厅,和青青玩了起来。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的背影,眼神里多了一些什么。

收拾完毕,三个人一起,坐着裴佳媛的宝马车,朝着清水市最大的公园,清水公园赶去。

一路上,青青跟着刘名扬,叽叽喳喳的,高兴的就像小鸟一样。

裴佳媛看着青青,悠悠的叹了口气,自己欠孩子的,实在太多了啊!

到了公园,刘名扬抱着青青,裴佳媛在后面跟着,青青看着刘名扬,指了指旁边的风车,“爸爸,我要要那个风车。”

“买。”刘名扬笑着来到风车摊位前,给青青买了个风车。

“妈妈,我要吃香肠。”青青拿着风车,转过头朝裴佳媛喊道。

裴佳媛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哦,叫自己妈妈,叫刘名扬爸爸,这不是有点扯吗?

她沉着脸,斥了青青一句,“不许叫他爸爸,要叫他叔叔。”

青青一听,不干了,眼睛一红,又哭闹了起来,“不嘛,我就要叫他爸爸,我好不容易才见到爸爸,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他爸爸……”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赶紧说道,“你和孩子斗什么气,本来是带孩子出来开心的,你看你把她都逗哭了,她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我不在意。”

裴佳媛都快气死了,她心里话,你当然不在意,是我在意好不好?

可是看着青青哭泣的样子,她的心也软了,算了,为了孩子,忍了。

“好了,小乖乖,不哭了,我带你去看大老虎好不好?”刘名扬捏了捏青青的鼻子,笑着说道。

“好啊好啊,看大老虎去啦。”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哭哭啼啼的,这一下子就阳光灿烂了。

刘名扬抱着青青,直接来到了老虎园。

老虎在一个深四五米的深坑里,四周都是水泥结构,也是公园方面,为了保证大家安全,做出的设计。

当刘名扬抱着青青,和裴佳媛一起来到老虎园的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不少人拿着手机,正探着身子,对着那慵懒的老虎拍照。

青青看见了老虎,拍着小手,不住喊着,“大老虎,大老虎。”

刘名扬看着青青,笑着说道,“青青,要不我把你扔下去,让你抱抱老虎好不好?”

刘名扬说着,还把孩子朝前举了举。

“不要,不要,大老虎会咬人的。”青青吓得赶紧喊道。

可是青青的话音刚落,旁边一个拍照的朝前面一挤,碰了刘名扬一下,刘名扬的身体一趔趄,一不小心,青青就掉了下去。

她真的,掉下了老虎坑。

刘名扬分明看到,旁边一个带着口罩,穿着米黄色羽绒服的女人,正惊恐抓着手机,盯着老虎洞里青青。

他一下子明白了,这分明是她拍照时,身体碰到了自己,才导致青青掉进老虎坑的。

“青青。”裴佳媛吓得惨叫一声,挣扎着就要朝下面跳去。

“我来。”刘名扬伸手把裴佳媛推了过去,然后直接就跳了下去。

四周的人们都尖叫了起来,“不好了,有人掉进老虎坑了。”

“快去叫管理员啊!”

这个时候,那本来慵懒的躺在那里的老虎,看到了青青,竟然站了起来,径直朝青青走去。

等到张梦远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向青青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那老虎,已经走到了青青的面前。

“青青,”裴佳媛惨叫一声,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第6章 小屁孩

幸运的是,那老虎到了青青面前,竟然没有咬她,而是瞪着虎眼,看着青青。

“青青,快过来。”张梦远急促的喊道。

他慢慢的朝青青走了过去。

他不敢走的太快,生怕把老虎惹怒了,它真的伤害了青青。

“爸爸,这个大老虎,真的很可爱啊!”青青竟然摸了摸老虎的脑袋。

“危险。”老虎洞上面的人,惊恐地喊了起来。

刘名扬看到老虎不动,他猛跑几步,迅速来到了青青面前,把青青抱在了怀里,还不停的朝老虎发出吼吼的声音。

老虎死死盯着刘名扬,发出了一声}人的吼声,身体也紧绷起来。

那是要攻击的节奏啊!

老虎洞上面的人,都捂住了的眼睛,他们都不忍心看到那血腥的一幕。

正在这关键的时刻,管理员到了。

他把一根绳子垂了下来,急促的喊道,“快把女孩绑住。”

刘名扬伸手抓住绳子,绑到了青青腰上,上面的人赶紧拉绳子,把青青提了上去。

这个时候,老虎暴怒了起来,猛的朝刘名扬扑了过去。

上面的人都尖叫了起来。

因为 他们明白,想要在老虎的嘴下面逃生,难度太大了。

可是,刘名扬偏偏逃过了老虎的一扑。

生命攸关,刘名扬拼了命的朝旁边窜去,再加上老虎一直在这里关着,那野性和灵活性,都降低了许多。

所以,刘名扬侥幸逃过了一劫。

就在这时,那绳子又垂了下来,管理员大喊了一声,“抓住绳子。”

刘名扬赶紧抓住了绳子,上面的人用力开始拽了起来。

老虎猛的又扑了过来,差一点咬到刘名扬的脚,上面的人一起用力,终于把刘名扬拽了上去。

当刘名扬被放到地下的时候,他一下子就瘫在了那里。

周围的人欢声雷动。

这时候,裴佳媛正好苏醒了过来,她抱住了青青,失声痛哭。

刘名扬也站起来,来到了青青身边。

青青伸手搂住了刘名扬的脖子,喊了一句,“爸爸。”

看着不顾自己的安危,跳进老虎洞,去救青青的刘名扬,裴佳媛突然觉得,青青叫刘名扬爸爸,她竟然没有那么反感了。

她看了看他身上没有伤,这才红着眼睛说道,“谢谢你了。”

刘名扬老脸一红说道,“别谢了,要不是我不小心,青青也不会掉下去,这也算是我将功补过吧。”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眼睛突然亮了。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苦笑着说道,“裴总,我的腿都软了,你拉我起来吧。”

裴佳媛看了刘名扬一眼,“我还以为你不怕呢!”说完,朝刘名扬伸出了手。

刘名扬尴尬的笑了笑,“面对那畜生,谁都怕。”

裴佳媛拉住了刘名扬的手,用力拉他起来。

握住裴佳媛的手,一股酥麻的感觉,顺着刘名扬的手,迅速传遍了全身。

裴佳媛的手,很柔软,也很光滑,就像煮熟的鸡蛋白一样。

“放手。”裴佳媛用力拽了两下,都没有把自己的手拽出来,她瞪着刘名扬,面红耳赤的斥了一句。

刘名扬这才反应过来,嘿嘿笑着,松开了裴佳媛转身抱起青青,“小乖乖,我们去植物园看花好不好?”

“好。”青青奶声奶气的说道。

三个人朝着植物园走去。

刘名扬没有看到,那个戴着口罩的女人,远远地盯着刘名扬,眼神发亮。

来到了植物园,青青正好看到她幼儿园的小朋友,就跑了过去,和小朋友玩了起来。

裴佳媛和刘名扬,坐到了一张连椅上,看着青青在那里玩耍。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问了一句,“刘名扬,刚才你明明知道老虎危险,你为什么还会直接跳下去?”

刘名扬笑了笑,“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看到青青有危险,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眼睛亮了许多。

她想了想,又问了一句,“刘名扬,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你这么年轻,不会就想着一直干建筑工的活儿吧?”

刘名扬听了裴佳媛的话,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他叹了口气说道,“我爸患了心脏病,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可是我家里条件差,拿不出手术费,我只能先干着,把我爸的手术费先凑齐了再说。”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沉思了一下,又问了一句,“那要是把你爸的手术费凑齐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刘名扬的眼里,出现了一丝亮光,“我都想好了,如果我爸做完了手术,我就攒钱开一家服装批发超市,其实,我蛮喜欢做生意的。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沉思了一下说道:“刘名扬,我有个想法,你这春节回家,不是也没有事情吗,要不你就在这里,帮我照顾青青,她跟你感情蛮好的,你就以她干爸的身份和她相处。我一天给你二百块钱的报酬,你也可以更快的攒够你爸的手术费,你看这行不行?”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淡淡的说道:“裴总,我带青青,纯粹是喜欢她,不是为了钱,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那钱,我不要。”

看到裴佳媛陷入了沉思,刘名扬接着说道:“裴总,说句不该说的话,你最好还是让青青的爸爸回来,孩子现在,正是需要父爱的时候,如果孩子的性格因为她爸爸产生了缺陷,你们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知道了。”刘名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佳媛直接打断,“我家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枉加评论。”

“我……”刘名扬差一点被噎死。

这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正在这时,青青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那个胖乎乎的小朋友。

青青指着刘名扬,对小胖子喊道:“小明,这就是我爸爸,所以,我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小胖子看了刘名扬一眼,又看着青青说道:“哼,我不信,我爸爸妈妈晚上都睡在一起,他们呢?睡到一起了吗?”

青青掐着腰,理直气壮的的喊道,“我爸爸和妈妈晚上就睡在一起。”

裴佳媛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不但裴佳媛受不了,刘名扬也觉得老脸火辣辣的。

现在着这小屁孩,说话也太火爆了吧。

可是刘名扬没想到,更火爆的,还在后面。

第7章 怒放的牡丹

小胖子看着青青,又逼了一句,“你说她俩晚上睡在一起,谁看见了?”

青青愣在了那里。

好像爸爸妈妈睡到一起,看到的人,真的不多耶!

这时候,胖子又说道,“青青,如果那个男的亲你妈妈一下,我就信那是你爸爸,并且我还会告诉其它小朋友你有爸爸。”

“这个死胖子。”裴佳媛羞的,差一点钻到地缝里。

没想到青青还真的跑了过来,青青看着刘名扬,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爸爸,小明不相信你是我爸爸,你亲我妈妈一下,他就信了。”

裴佳媛一听,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她瞪着青青,斥了一句,“青青,不要胡闹。”

青青一听,跺着小脚就哭了起来。

刘名扬赶紧把青青搂在怀里,然后看着面色阴沉的裴佳媛说道:“裴总,不要总斥责好孩子,我以为我们可以……”

“不可以。”刘名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裴佳媛粗暴的打断,“刘名扬请注意你的身份,不要太过分了。”

刘名扬哭笑不得说道:“裴总,我怎么过分了,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我是说,我们俩可以用其他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裴佳媛看了刘名扬一眼,俏脸更红了。

刘名扬搂着青青,从旁边拿过来一个变形金刚,朝胖子摆了摆手,“小胖子,过来。”

小胖子疑惑的来到了刘名扬面前。

刘名扬把变形金刚递向了小胖子,小胖子眼睛一亮,伸手就要去接。

刘名扬手一抬,笑嘻嘻的说道:“小胖子,变形金刚,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告诉你们班的小朋友,青青有爸爸,听懂了吗?”

胖子看着那变形金刚,急促的点了点头,“叔叔,我懂了。”

刘名扬把变形金刚递给了小胖子,接着说道,“以后到学校,不许再欺负青青,记住了吗?”

胖子认真的点了点头,“叔叔我记住了,以后,我和青青,就是好朋友了。”

胖子说完,伸手拉住青青的手,稚嫩的说道,“青青,我们以后是好朋友了。”

青青高兴地拉着小胖子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裴佳媛看着刘名扬,一脸惊诧。

事情还可以这样解决?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笑着说道,“裴总,其实,你只要多点耐心,多想想办法,问题总会得到解决的,如果只是粗暴的呵斥孩子只会给孩子带来伤害。”

裴佳媛低着头,沉默不语。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青青和小胖子,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

这时候,裴佳媛看着刘名扬,说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在这里看着青青。”

刘名扬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青青玩耍。

时间不大,刘名扬听到后面又争吵的声音,他转过头一看,只见裴佳媛和一个男子,正站在那里,激烈的说着什么。

刘名扬皱了皱眉头,把青青叫了过来,抱着青青,就朝裴佳媛走了过去。

当他来到两个人身边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停止了争吵,刘名扬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瞳孔骤然紧缩。

那个人,正是那天晚上,对裴佳媛动手动脚的男子。

刘名扬的眼眉一下子竖了起来。

这个杂碎,竟然敢公然欺负裴佳媛。

他刚要过去,裴佳媛却转身走了过来,刘名扬分明看到,裴佳媛的俏脸,变得惨白无比。

“裴总,那个杂碎是不是又欺负你了?我……”刘名扬的话还没说完,裴佳媛低低说了一句,“走。”

“不是,这是法治社会,容不得他猖狂……”刘名扬还要说什么,可是裴佳媛却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又喊了一句,“走。”

刘名扬瞪了粗壮男人一眼,这才抱着青青,转身跟着裴佳媛,朝远处走去。

他没有看到,当他转过身的时候,那个粗壮男人,转身盯着他的背影,目光森冷。

刘名扬跟着裴佳媛,径直朝公园外边走去。

刘名扬心里就不明白了,裴佳媛,和这个男人,到底什么关系,那天晚上他的做法,裴佳媛完全可以报警,让警察把这个杂碎抓起来,可是裴佳媛却没有那么做。

今天那个男人,明显又欺负了裴佳媛,可是裴佳媛却要不声不响的离开。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刘名扬实在忍不住了,他紧走几步,追上了裴佳媛,然后问了一句:“裴总,你和那个杂碎,到底什么关系?”

裴佳媛猛地转过头,眼睛通红的盯着刘名扬,冷冷的说道:“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你最好别打听。”

刘名扬又被怼了回来。

刘名扬想了想,也就没再开口,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打听人家这些事情,的确有点不合适。

回到了家里,裴佳媛皱着眉头说道:“我困了,去休息一下,你帮我带一下青青。”

刘名扬点了点头,陪着青青,在客厅里玩了起来。

一直到了下午五点钟,裴佳媛才从卧室出来,当刘名扬看到裴佳媛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这几天的接触,刘名扬很少见裴佳媛化妆,可是今天,裴佳媛竟然化了妆。

化了妆的裴佳媛,俏脸更加粉嫩,那嘴唇红的妖艳,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怒放的牡丹。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咕咚咽了口唾沫。

太好看了。

裴佳媛发觉了刘名扬那毫不掩饰的目光,皱着眉头咳嗽了一声,刘名扬这才缓过神来。

“刘名扬,我出去一下,你帮我照顾好青青。”说完这句话,她从包里掏出二百块钱,递向了刘名扬,“我晚上有事情,没法给你们做饭了,你们就出去吃点吧。”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没有去接那钱。

裴佳媛把钱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蹲到了青青面前,伸手抚摸着青青的脑袋,“青青,在家里听爸爸的话,我出去忙完了就回来,回来给你带玩具,好不好?”

青青伸手搂住了刘名扬的腿,很听话的点了点头:“妈妈,你回来给我买一个大布娃娃。”

“好,我给你买大布娃娃。”裴佳媛的声音有些沙哑,她说着,猛地把青青搂在了怀里,搂的那么用力。

到了最后,她还在青青的额头吻了一下,这才转身朝门外走去。

刘名扬看着裴佳媛的背影,觉得她今天怪怪的,特别是她拥抱青青,还吻了青青,刘名扬总觉得,裴佳媛心里有事。

想起裴佳媛能够把自己几个人的工钱,一把给了自己,这说明,裴佳媛的人,不错,但是这天都黑了,她却打扮成那样,急匆匆的出去,连孩子都不顾,她要做什么?

他的脑海里,突然又出现了上一次那个杂碎轻薄裴佳媛的情形,刘名扬的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

难道裴佳媛,是要去干那见不得人的事情?

刘名扬的心里,一阵难受,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真的是那种人?

他实在不能接受。

他决定去看看,裴佳媛到底要去做什么。

第8章 又见那个男人

刘名扬拉着青青,来到了楼下一层,敲开了小胖子家的门,然后急促的对小胖子的妈妈说道,“麻烦了,我和裴总有点急事,需要出去一趟,让青青在这里和小明玩一会儿,好吗?”

小明妈妈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好好和小明玩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我回来给你买布娃娃。”看到青青点头,刘名扬飞快的朝楼下跑去。

当刘名扬下了楼的时候,裴佳媛已经驱车离开了小区,朝着大道驶去。

刘名扬迅速跑到了大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直接掏出二百元钱,朝仪表盘上一拍,“师傅,跟上那辆宝马车。”

司机看了一眼那二百块钱,二话没说,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你老婆?”司机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刘名扬,很八卦的问了一句。

“开好你的车。”刘名扬沉着脸怼一句。

司机很同情的看了刘名扬一眼,再也没有说话。

宝马车来到了翠园小区,驶了进去。

刘名扬跳下出租,朝着宝马车追了过去。

宝马车在F楼栋停了下来,裴佳媛从车上下来,四处看了一眼。

刘名扬赶紧躲到了一颗大树后面,等到裴佳媛走进了门洞,他才迅速跑了过去。

他看着电梯,在七层停了下来,他迅速按动电梯,等到电梯下来,他按了六层,很快升了上去。

电梯在六层停了下来,刘名扬出了电梯,顺着步梯,朝七楼跑去,当他来到步梯拐角处的时候,看到裴佳媛正在敲门,那门正好打开,一个男子走了出来。

刘名扬一看,正是那个粗壮的男人。

男人看到裴佳媛,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美人,你终于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男人说着,直接搂住了裴佳媛,那猪嘴就朝裴佳媛的俏脸拱了过去。

“不要,呜呜……”裴佳媛刚说了两个字,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然后大手一操,直接把裴佳媛抱了起来,转身朝门里面走去。

“哈哈,美人,今晚上我一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

听着男人的污言秽语,刘名扬的心,一下子碎了。

裴佳媛在他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轰然倒塌。

原来裴佳媛竟然是这种人。

是这种下贱的女人。

刘名扬的心里难受极了,本来以为,裴佳媛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是人尽可夫的贱货。

他不断安慰自己,裴佳媛什么人,和自己什么关系,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

想到这里,刘名扬咬了咬牙,转身就准备下楼。

正在这时,他听到房间里传出来裴佳媛凄历的尖叫声,“你不是说只是让我陪你喝酒吗,你别碰我,别碰我……”

“呵呵,喝酒?我想喝你下面的酒……”男子说着,发出了一阵荡笑。

“不要,救命,救命啊,呜呜……”听着裴佳媛那尖历的呼救声,刘名扬条件反射般的冲上了七楼,猛的朝那扇门就是一脚。

那门虚掩着,根本没有上锁。

刘名扬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眼前的一幕,让他呆住了。

那个男人,没穿衣服,正趴在裴佳媛的身上。

裴佳媛的衣服,几乎全部被撤掉,只剩下了一条红色小裤裤,那女人的骄傲,就那样颤微微的暴露在空中。

男子趴在裴佳媛的身上,大嘴贪婪的吃着,一只大手,已经伸到了小裤裤里面,那小裤裤表面,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裴佳媛两只手用力推着男人,可是她的反抗是那么的无力。

裴佳媛嘶哑的喊着,“救命,救命。”

刘名扬分明看到,两颗泪水,顺着她的俏脸滑了下来。

刘名扬再也忍受不住,他猛的冲了过去,伸手揪住男人的头发,把他的头拽了起来,猛的一拳,就砸到了男人的头上。

男人的身体朝后面一仰,差一点栽倒,他刚站稳身子,刘名扬猛的抬腿就是一脚,正好踹到男人的下面,男人闷哼一声,捂着下面就跪到了地上。

刘名扬怒不可遏,他从地上操起一个方凳,朝着男人就扑了过去,嘴里还愤怒的喊道:“我砸死你。”

男人看着刘名扬,眼神里竟然出现了一丝惊恐。

正在这时,裴佳媛从后面就搂住了刘名扬,急促的喊道:“不要这样,会出人命的。”

“你放开我,我今天非砸死他不可。”刘名扬喘着粗气,还想朝男人扑过去。

“刘名扬,你冷静些。”裴佳媛用力抱住刘名扬,大声喊了一句。

刘名扬转身看着裴佳媛,眼睛血红。

他猛的把凳子砸到了地上,转身就走,

到了这步田地,当事人都那么冷静,自己冲动个蛋啊!

刘名扬刚出了房屋,就听到那个男人阴冷的喊道:“小子,很好,我记住你了。”

刘名扬一听,那火又窜了上来,“马勒戈壁的,你还记住我?我今天非灭了你不可。”

刘名扬转身就要朝房间冲进去,却被裴佳媛伸手拦住,“刘名扬,你不能打死他!”

刘名扬的身体一僵,狠狠瞪了裴佳媛一眼,转身就走。

他对裴佳媛都失望透了,那个男人都把她欺负成那样了,她还替他说话,这个好坏不分的贱人。

刘名扬顺着步梯,直接朝下面走去,他觉得自己都快被气爆炸了。

当他来到楼下的时候,裴佳媛竟然已经站在楼下。

她一定是乘电梯下来的。

刘名扬看了裴佳媛一眼,冷哼了一声,转身边走。

“名扬你等等。”裴佳媛紧走几步,伸手拉住了刘名扬的手。

刘名扬嫌恶的一甩手,裴佳媛失去了重心,一下子趴到了地上。

可是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又踉跄着,朝刘名扬追了过去,“名扬,你别走。”

刘名扬侧脸看了裴佳媛一眼,看到她膝盖已经磕破,正朝外边渗着血。

刘名扬的心里一疼,他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裴佳媛终于追上了刘名扬,她伸手又拉住了刘名扬的手,急促的说道,“名扬,快上车,我带你走,刚才我听到章志成打电话叫人,他的人马上就来了,你要是不走,他们会打死你的。”

“我死活不用你管。”刘名扬瞪着裴佳媛,恶狠狠的吼道。

裴佳媛愣了一下,然后红着眼哀求道:“名扬,听话,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看着裴佳媛那凄绝哀怨的样子,刘名扬的心里就是一疼。

他叹了口气,转身朝裴佳媛的车子走去。

看到刘名扬上了车子,裴佳媛这才松了口气,她赶紧上了车子,迅速朝小区外边驶去。

宝马车刚出了小区,四辆车子风驰电掣般的冲进了小区。

裴佳媛这才松了口气,一脚油门,车子迅速朝远处驶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