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和结局都有了、再去纠缠、连自己都觉得贪婪。


········
第1章:出轨报复
········

我与老公相恋四年,结婚三年,感情深厚,是人人艳羡的模范夫妻,再加上,老公前不久在公司刚升职当了副经理,前途一片光明。

我就像是那些所有没有危机感的家庭主妇一样,照顾老公的生活起居,把他当成生活中唯一,却不知道,这样平静安逸的背后,却是背叛跟谎言。

其实,他的不对劲早在半年前就开始了,但出于对他的信任,我并不曾多想,直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响起……

那时候我才知道老公竟然用我们的婚房抵押贷款三百万给怀孕的小三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发现这件事后,我拖着闺蜜上门跟渣男贱女撕逼,却没想到被小三推倒小产。

其实这也怪我,因为天生一侧卵巢畸形的原因,我跟老公结婚三年都没怀孕,这次例假没来,我还以为又是大姨妈延期,并没有往怀孕的方面想,要不是闺蜜看到我裙子下面全是血把我送到医院的话,我还不知道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流掉一个孩子。

小产月子期间,老公跟小三在外面厮混,几乎是夜不归宿,他算准了我不会跟他离婚,因为一旦离婚,作为夫妻之间共同债务,我就要被分担上一百五十万的巨债,对于没有工作的我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我冷眼看着他拿了东西离开家里,没多大会,便收到小三传过来的信息,上面是甜蜜相拥的两人,那笑意就像是斗胜的公鸡一样,带着挑衅跟市侩。

被老公背叛再加上孩子流掉的痛处,我对他们恨得牙痒痒,可却在张诚的算计下,我连离婚也不行,而我能做的报复,只有出轨,给张诚戴上一顶绿帽子才能以解心头之恨。

选来选去,最后我把目标锁定在盛世公司新来的总裁上。

在我用上百般手段后,我终于找到了接近他的机会。

我穿着一双恨天高,打扮的青春靓丽的来到帝豪酒店的2001房间,站在门口的林毅早就把准备好的房卡递给我:“盛总今天参加宴会糟了暗算。”

那隐秘的话,作为已婚的我,心中了然,看来这一切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还有,我跟任晓的事……”林毅涨红着脸问我。

我朝着林毅挑了下眉眼,一副明白的眼神:“你放心,你跟任晓的约会包在我身上。”

说完拿着房卡,直接刷开了房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盛世华早就等不及了,我几乎是刚一进去,就被他一把拽进了怀里。

此刻,他猩红着眼睛问我:“洗干净了没?”

“放心,在家里就洗过了。”

我推搡了一下盛世华,然后把身上的外套解开,瞬间便露出里面低胸性感的连衣裙。

这连衣裙紧身的,深V的衣领,贴着身材曲线,裙尾恰好把我浑圆的臀部包裹住,这样的装束,男人只看一眼,便能够心潮澎湃。

果不其然,这一身装束更是点燃了盛世华所有的激、情,他几乎是亟不可待的便把我一把抱起,然后一边动手解着衣服一边往床边走去。

这一晚,我可以说用尽了浑身解数来讨盛世华欢心,跟张诚从没尝试过的姿势彻底解锁,放、浪形骸,毫无顾忌。

张诚埋怨我最多的便是床上太保守,像一条死鱼一样等他临幸,他早就厌烦了,而林凌在身心上跟他更加契合,所以他才会出轨,换句不要脸的话,那意思就是是我亲手把他推到了小三的怀里。

看,男人总是这样,爱你的时候,什么都是好的,等不爱你了,连床上的姿势都成了嫌弃的理由。

因为盛世华被下药的原因,他整整折腾了我一晚上才睡去,而我身体疲惫不堪,精神却亢奋起来。

没有什么比以彼之道还彼之身,更让人觉得畅快的。

熬到半夜,我终究是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被人从床-上扯下来的,睁眼便看到满脸怒气的盛世华。

········
第2章:我不是你报复渣男的工具
········

“你怎么在这里?”盛世华冷冽的眸子微眯,那眼神,就像是审视犯人一样。

我慌乱间拉着薄被盖在身上,强作镇定:“盛总难道要翻脸不认人?”

盛世华听我说完,嗤笑一声,忽然俯身用手指捏住了我的下巴,语气带着几分阴狠凉薄:“你的目的,我很清楚。”

这话让我身子一僵,心陡然提了起来,我安慰自己,他不可能知道的,然后一边调整着自己的表情,强装镇定:“盛总真是说笑了,我能有什么目的?”

盛世华冷冷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松开我的下巴,弯腰勾起地上的西装,从里面掏出黑色的钱包,利落的把里面的现金都拿出来,然后直接扔到了床上。

“这是给你的钱,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笔勾销。”

他那不屑的眼神,似乎连看我一眼都欠奉,我的自尊在被张诚践踏过一次后,又被盛世华再次踩在了脚下。

那种蔑视跟嘲讽,触碰了我本就敏感的心,我站起身子,斗气似的,把这些钱直接朝着盛世华的脸上扔去,语气骄傲又强硬:“我徐晓蓉还不至于为了这点钱去卖。”

从洋洋洒洒的钱砸在盛世华脸上的那一刻,他的脸色就阴沉的厉害。

阴鸷的眸子狠狠的盯着我,语气危险:“从我上任开始,手下的家庭情况我早就了解清楚,你处心积虑跟我睡一晚,不过是想让我成为你报复渣男的工具罢了,凭什么你挖了坑,我就要往下跳。”

最后一句,让我震惊在场,是啊!我婚姻不幸福,然后处心积虑的勾、引盛世华来报复渣男,说到底,我做的事情也并不是多光明磊落,可哪怕是这样,现实也不允许我这时候怯懦与退缩。

既然已经抛开了尊严,那么就彻底的沦落好了,至少,总比失了身,目的还没达到的强。

我轻笑着,不顾一丝不挂的身体,坦荡的站在盛世华面前:“我承认,我是用了手段,但盛总会在意这点手段吗?而且我这点聪明,到底还是逃不过您的火眼金睛。”

“你要是想用这一夜来要挟我帮你整治张诚的话,你就错了,我这人向来公私分明。”盛世华瞥了我一眼后,移开了目光。

说实话,一开始我确实是打着这样的目的,不过现在却转了主意。

盛世华对我的印象并不好,不管做什么,到底还是要循序渐进,再说,有些事,有些人,我还是愿意亲自出手的。

我苦笑一声:“既然张诚的那点事你都知道了,就不用我细说了,很简单,我现在并不能逃脱这样的婚姻,但我又不甘心为这样的男人蹉跎,所以,我也需要找点刺激。”

说着,我转脸看向他:“而你,颜好腿长能力强,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我,肤白貌美,长腿,细腰,配你也不差,最重要的是,我绝不会黏上你,我们之间只谈性,不谈爱。这样的交易很划算。”

盛世华微凉的眸光在我的身上扫视了一眼,喉结微动。

我心里冷笑,若是我脱、光、衣服站在男人面前都没反应,那我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好了。

其实,这样的场景我在心里已经演练了千百遍,虽然开头有些出乎意料,但我坚信,结局依旧在我的把握之中。

“你的提议确实不错。”

“那盛总是愿意了?”我脸上忍不住扬起一抹浅笑。

········
第3章:洗手间不期而遇
········

“我说过,我这人讨厌别人的算计。”他冷冷的丢下这一句,然后直接穿上外套,头也不回朝外走去。

男人都是提起裤子不认人的人,想着,我直接抓着枕头朝盛世华的方向扔去。

盛世华正好关门,那枕头砸在门板上,啪嗒一声掉落了下来。

而我处心积虑的爬上盛世华的床,却以失败告终。

等我从浴室内洗澡出来后,我的手机就不停的响了起来。

刚接到电话,就听到了张诚的声音:“徐晓蓉,你现在在哪?”

“你管我在哪里?反正你也夜不归宿。”我冷笑的回他。

这样语言上的争吵,自从发现张诚出轨后,已经发生了无数次了,就像是为了发泄心里的郁结之气一样,怎么伤人怎么来。

“徐晓蓉,我知道我出轨对不起你,但林凌怀孕了,我必须要负起责任。”透过电话,张诚的声音有些疲惫。

“那你打算怎么负责?用抛弃我去负责吗?还有,你只知道林凌怀孕了,可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孩子因为你的小三而流掉了。”

说到这里,我的心一阵抽痛,说不爱张诚是假的,我们大学期间相恋四年后毕业结婚的,恋爱的时候,我们是同学里面让人艳羡的一对情侣,结婚后,也是他们眼里的模范夫妻,但这样的模范夫妻,中途却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竟然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电话那头,张诚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的开口:“那样的事情我们谁也不想发生,林凌也跟你道歉了,而且你放心,林凌说不会破坏我们的家庭,只要孩子生下来后,我就抱回来给你养,反正你怀孕艰难……”

“张诚,你混蛋……”

我气得直接把手机摔掉,张诚到底是把我当成了傻子是吧!竟然还妄想着我帮他养外面的私生子。

………………

我气呼呼的回家,刚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张诚的车,车子的副驾驶座上坐着怀孕的林凌。

“徐姐这是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张诚找了你一夜。”林凌从车上下来,眼神中带着幸灾乐祸。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眼瞎,这样明目张胆的示威全然看不见,还真以为他心里的小三是一朵纯洁无比的白莲花呢!

“林凌,你现在也敢在我面前晃荡,难道就不怕我推你一下,让你肚子里的那块肉流掉吗?”我眼神阴鸷的盯着她的肚子。

林凌被我的眼神吓到,捂着肚子防备的后退一步。

张诚把车子停好,恰好朝着这边走过来。

“晓蓉,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别威胁林凌。”张诚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把林凌护在了身后,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我目光悲凉的看向张诚,心若死灰,语气里带着几分失望跟嘲讽:“张诚,我跟你在一起七年,你就这么想我的?”

张诚被我的话勾起一丝旧情,有些尴尬的回到:“我是害怕你太冲动,要知道林凌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孩子,这个词触动了我心里敏感的伤口,疼得涓涓流血。

而对张诚的失望,让我不想再跟他们多呆一分钟,语气不耐烦的开口问:“怎么?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吗?”

“我爸妈就要过来了,上午十点钟的火车,你记得去车站接去。”

果然,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他现在怎么可能记得起我。

我本来想着怼他一下,让他的小情人去接,不过想了想,到底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好了,我记住了。”

张诚以前工作忙,往常都是我去接的,不过以前跟现在心境到底是不一样。

“那好,我先去上班了。”

说着,张诚拉着林凌上了车,然后绝尘而去。

接张诚爸妈回到家已经十一点钟了,我也懒得做饭,直接带着他们在外面吃。

为此,我专门选了一家口碑好,价钱也最贵的一家,不为别的,只因为我当初省吃俭用便宜了小三,我现在就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傻。

“这也太奢侈了,买点菜在家里做就好了,你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攒钱生孩子,我跟你爸爸都等着抱孙子呢!”婆婆看着面前一桌子的菜,一脸肉疼。

听到她说起孩子,我的心又是一阵抽疼,眼泪险些就掉落下来。

“你怎么了?”

“我身体不舒服,我先去一趟洗手间。”心里的酸涩就像是潮涌一样,忽然蔓延开来。

我捂着嘴巴,到洗手台那里,眼泪才蜂拥而出。

从小产以后,闺蜜劝我别哭,对身体不好,我便一直忍着不哭,可在刚才婆婆问起孩子的时候,我却再也忍不住。

我打开水龙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狼狈不堪。

正在这时候,一张面巾纸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接过,闷声说了声谢谢,然后把眼泪擦干,一抬头,便看到盛世华抱着胳膊靠在洗手台那里。

“你怎么在这里?”我惊楞的看着他。

“陪客户吃饭,上洗手间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女人在这里不顾形象哭的稀里哗啦。”他面上带着一股嫌弃。

“你还真没同情心。”我擦了下鼻子,朝他呛声。

“我给了你一张面巾纸。”

我目光僵硬的看着手中的一张面纸,这就算有同情心了?

“难不成我要答应你的提议才算有同情心?”他忽然挑眉看向我。

“我的提议有什么不好?”

说着,我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踮起脚尖,朝着他吻过去。

盛世华没想到我胆子这么大,身子一僵,失神了一瞬,我便趁机攻城略地。

在这种场合强吻一个男人,这一定是我此生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了。

等我松开盛世华后,挑衅的看他一眼问:“感觉怎么样?”

“很好。”

我脸上得意:“偷情在于一个偷字,其中妙不可言的刺激才最是打动人心,盛总,跟我来一场婚外恋,可好?”

盛世华眸光沉沉的看着我,片刻后,脸上忽然绽放出一抹笑容,那笑容,邪魅神秘,让人只愿沉浸在他布置好的美色深渊里。

“好。”

而我却一直沉浸在他的美色了,说到底,不管男女,都是食色性也,容易被美色所迷,我也不例外。

“晓蓉,你好了吗?”

声音刚响起,我就被盛世华一把拉进了洗手间内。

也许是找的最近的,所以并没有看男女,一进门他就把我压在了墙上。

“你干什么?”我没想到盛世华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干你。”盛世华勾起唇角,语气有些冷:“你把我的情欲撩拨起来,不会没想着灭火吧!”

“别我婆婆还在外面。”跟盛世华偷情我倒是不在乎,但我可不想在洗手间被婆婆捉奸。

“你有胆子出轨,还怕被发现吗?”盛世华贴着我的耳朵,声音邪魅。

正说着,我听到洗手间的门被人打开,紧接着是我婆婆惊呼的声音:“晓蓉——”

“啊——”

········
第4章:惊弓之鸟
········

我像是一只惊弓之鸟一样,迅速把身子藏在盛世华的怀里,手指紧张的抓着盛世华胸前的衣服,盛世华身高有185,我一米六五,在盛世华面前很娇小,挡住我应该没有问题。

我听到婆婆慌乱的声音:“天啊!走错了洗手间了。”

然后匆忙的转身跑了出去。

我吓得一身冷汗,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湿了,我听到盛世华在我耳边取笑我的声音。

“这么点胆子还想学人偷情?”

想到他刚才的恶作剧,我气得直接冲着他胸前的一点咬了过去,不过我没用力,只是轻咬着。

我听到盛世华闷哼一声,呼吸急促了起来。

他一把把我抱起来,然后直接打开一扇放置杂物的隔间,抱着我钻了进去,然后反锁上了门。

“盛世华,这里不行。”刚才的惊吓让我的心还没有平复下来,忍不住用手推搡着盛世华。

“徐晓蓉,这是你主动招惹我的。”盛世华眼眸微眯,潜藏着一股危险。

“别——”

“徐晓蓉,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确定你要放弃?”盛世华眸光带着嘲弄的看向我。

最后一次机会,我知道盛世华的意思,若是我不从,可能以后再想爬上他的床就难上登天了。

想起我这些天所受到的煎熬,还有那天放弃尊严的引诱,这些都不允许我退缩。

想到这,我闭上眼,主动解开了身上的衣服,有些路一旦踏上了,哪怕满是荆棘也要光着脚走下去。

被贯穿的那一刻,疼的我眼泪差点留下来。

不过这就是我的选择,我好不容易把盛世华拉上我的战船,怎么可能轻易的放他离开,哪怕难受,我也极力的忍着,强烈迎合着他。

等盛世华解决后,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拿着,顺便去外面买一盒紧急避孕药。”

我不想拿钱,这样就显得太下贱。

“只是生活费,不算是被包养。”

他轻笑一声,然后直接把钱塞进了我的手里。

然后提上裤子,直接开门出去。

我双腿一阵酸疼,直接穿着裙子坐在了马桶上,目光有些恍惚。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可我此时没有想象中的欢喜,激、情过后,反而是无尽的空虚跟落寞。

不过这种伤感并没有让它维持几秒,我便收拾好干净了身体,直接出了洗手间。

外面公公婆婆已经吃饱了,还剩下很多菜,他们非要打包,我也不拦着,直接让服务员打包装起来。

把公婆接回家后,我就累得直接回卧室睡觉。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白天这一场,真的让我筋疲力尽,很快,我便迷迷糊糊睡去。

梦里,我梦到自己又跟盛世华翻滚在一起,他健硕的身子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忽然,觉得这梦太真实,我睁开眼,便看到张诚压在我身上,手正解着我身上衬衣的扣子。

我一下子把他推开,厉声道:“你干什么?”

“你那么大反应做什么?我爸妈还在家里,你小声点。”张诚脸色不满。

“别碰我。”我冷冷的看着他。

“你是我老婆,你不让我碰让谁碰?”张诚满脸阴鸷的看着我。

“要碰就去碰你的情人去。”说着,我翻了个身,背对着张诚。

“林凌怀孕了,现在不方便。”

“那我呢!我也是小产没多久。”

“你这不是早就干净了吗?再说,难道你不想?”说着,张诚又扑在我身上。

我心里一阵恶心,那感觉就像是被讨厌的人强暴一样,我不管不顾的踢着他,张诚没有防备,一下子便被我的脚正中红心。

疼得他吸了一口气,捂着自己的小兄弟,姿势就像是一个虾米一样。

“徐晓蓉,你真够狠的。”

“有本事你大点声啊!”

如果是以前,我早就心疼了,但现在,我只恨自己没穿鞋,这一脚还是不够狠。

张诚觉得自己失了面子,以往在他面前我很温柔的,他在家里的位置被我捧的高高在上,这一下的转变,让他都回不过神来。

“徐晓蓉,你现在心情不好,我不跟你计较,等你转过神来,咱们再好好谈谈。”他的声音忽然软了下来,一副迁就我的模样。

我懒得跟他废话,一时口舌之快,对我目前的处境并没有多大的帮助,更何况,公婆还在,我并不想在他们面前留下任何不好的把柄。

不过这觉终究是睡不下去了,我起身,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婆婆把饭店里带出来的剩菜热了下,又煮了粥,看到我刚起床,眉宇间很是不高兴:“你现在又不是怀孕了,干嘛还睡那么晚?”

怀孕……这个词,仅在今天我就听了无数次,心里的伤口撕了又裂开,涓涓流血。

“身体不舒服。”

“你成天也不上班,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还这么多毛病。”婆婆在餐桌上小声的嘟嘟囔囔。

公公咳嗽一声,小声提醒她:“好了,少说几句吧!”

本来饥肠辘辘的胃,顿时没了食欲了。

正想着,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刚准备从桌子上拿起来,就被张诚抢先一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8312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