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那个女孩救了他一命,

第1章 手术和入赘

枫城,市人民医院。

“她属于先天疾病,而且体质孱弱,就算手术过后,我也要每天待在她的身边,避免出现什么特殊情况。”

医用口罩遮挡住年轻俊俏的脸蛋,林凡那磁性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所以,假如手术成功,我必须要入赘沈家。”

沈凌涛面露苦涩,院长曾说,普天之下,只有眼前此人能救她的女儿。

可这位怪医提出的要求却让人匪夷所思,甚至他认为这是趁火打劫。

“你……早就喜欢小曼?”沈波涛盯着林凡的眼睛,却无法从里面看出任何想要的信息。

林凡摇摇头:“不,我刚从国外回来,之前与小女并不相识。”

“那你……”

沈凌涛话没说完,就被林凡打断。

“病人剩余的时间不多,这手术合同你们到底签不签?”

沈凌涛深深叹了口气,他知道女儿早已有一位心上人。

如果合同签了,就代表要纳林凡为婿,女儿的幸福就葬送在自己手中。

但是如果不签……

“行,我签!如果你能救回小曼,那我就同意让你入赘!”沈凌涛一咬牙,签下林凡递过来的文件。

林凡笑了。

他仍然记得,15年前与他相约未来成婚的那个女孩!

那年,家中发生重大变故,亲兄弟莫名猝死,母亲也一病不起。

那边,那位歹毒的父亲露出丑陋的獠牙,从外面带来个陌生女人,赶走了林凡和病重的母亲,导致母亲客死他乡。

那年,大雪纷飞,一个心地善良的小女孩,坚持收留了在饭馆面前奄奄一息的他,两人虽相处不久,却相约长大成亲。

那年,一位神秘男子告诉林凡:“你身边的女孩,26岁前必死无疑。”

林凡不信,抄起板砖后被神秘男子打得遍地鳞伤。

但是最后,他不敢赌!

所以他跟着男子离开,前往远方。

走之前,他跟沈采曼约定,自己会回来救她,尽管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来到了枯漠。

这片纷争之地,每天都有新的、数不清的尸体。

可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林凡就已经有无敌的气势,让人望而生寒。

那时,他才是个13岁的少年。

又过三年,他已经清除了枯漠的所有阻碍。

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宰者。

杀人,让他麻木。

于是,他开始救人。

就连神秘男子,林凡的师傅,都不曾想过林凡有如此惊人的天赋。

医圣之名,不到一年,便响彻世界。

无论来自于哪个国家的富豪、甚至是王室、总统等,想要让林凡治病,通通都要预约!

治不治,看心情!

十五年的沉淀,造就了今天的林凡。

……

此时,手术间内,聚齐了十几号人。

他们都是顶尖的,国内外的心脏专家!

不同肤色、不同发色、其中不乏身份极其尊贵的。

但现在,他们都恭恭敬敬,站在林凡身后,给他打下手。

因为,她们都是从那个地方走出去的人!

枯漠。血腥之地,称之为魔域的地方!

当他们收到林凡的消息时,便放下手中一切,欣喜若狂地跑来枫城这个弹丸之地。

不为别的,只为要来此见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林凡。

传说中的医圣,救人性命如吃茶般简单安逸。

可同样的,也可取人性命。

这位医圣,有让人难以企及的权势。

更有让人难以企及的财富。

因为他是那片血腥之地的主宰,站在顶峰,俯视一切!

要是能和他拉上哪怕一丁点关系,那也受益无穷!

而林凡,悄然看着躺在冰冷手术台上,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女人,他缓缓摘下了口罩,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双眼中有着复杂的色彩。

心疼,怜惜,和懊悔,但更多是浓浓的情愫。

似乎感受到什么,沈采曼僵硬的身体微微一颤,嘴里断断续续地呢喃道:“林……凡……”

“小曼,我来了。”

林凡心中一痛,重新戴上了口罩。

手术室内安静异常,有股阴森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林凡的双手在灯下起舞,如同一道皙白的火苗,随即,那种如同死神般阴冷的气息,正在消退。

十八小时后。

医院楼上高级病房内,沈采曼安静地躺着,呼吸平稳。

手术很顺利。

看着眼前还未醒来的沈采曼,林凡有着掩不住的笑意。

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算没白费。

他做到了!

不过虽然手术顺利,可毕竟先天疾病还是留下了些许隐患,不能完全根除。

所以林凡才事先和沈凌涛签订协议,必须跟在沈采曼的身边,时刻守护着她。

要留在沈采曼身边,就需要隐藏身份。

因为他的身份太过敏感,他一离开枯漠,全世界各大势力都会注意。

到时候将把沈采曼置于一个危险的处境。

枯漠哪怕再凶险,都不如这万千世界的人心,林凡怕自己防不住所有。

而且林凡的师傅,也是那位神秘人,临死前给了林凡一个任务。

在完成之前,林凡不能暴露自己枯漠的身份。

这时,病房门被打开。

进来的是沈采曼的父母。

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是市医院的院长。

只有院长知道这次手术的难度,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对眼前的这个人膜拜。

而这个年轻人直接收购了医院,只为了给他的女人治疗。

这种浑厚的财力和背景,院长不敢想象此人的身份。

“医生,我的女儿还没醒吗?”

顾曼琳面色有些憔悴,她是采曼的母亲。

“应该快了。”

“醒了!女儿醒了!”

说话间,沈凌涛指着病床,兴奋地喊道。

沈采曼重新睁开了那双如弯月般的眼眸。

“爸?妈?”

“诶!在呢。”

这时沈采曼看到了眼前的林凡,虽然面容陌生,但心中油然而生一种熟悉感觉。

“你是谁?”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林凡。”

一听这名字,沈彩曼身子猛地一颤!

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名字……

而眼前这位,会不会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位?

她怯生生地开口:“林凡,你……你回来了?”


第2章 我不是他

“什么我回来了,我一直都在这里。”

林凡轻笑。

“什么?你不是……你过来,可以让我看下你的后背吗?”

说着,沈采曼有些脸红。

有紧张,也有惶恐。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要求,但是你病刚好,我就勉强答应你这个请求吧。”

林凡走到沈采曼跟前,背过身去。

沈采曼咬着红唇,轻轻掀起林凡的衣裳。

结实、健硕。

沈采曼的脸又是一红。

可紧接着,心中便是一紧。

“怎么会没有呢?”

她明明记得,林凡后腰处有一块胎记,她不可能记错。

当时她们约定终生,沈采曼不知林凡何时回来,也不知他以后的样貌。

唯一可以认出林凡的,除了姓名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这块胎记。

沈采曼心中失落,难过。

自己只是白高兴一场,只是巧合,出现了一个名字一样的人。

可这时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林凡脸上的一丝愧意。

林凡既然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必然要抹去过去的一切。

身为医圣,跟阎王爷抢人都不是什么难事,何况只是抹去一块胎记而已。

林凡自然也察觉到了沈采曼的失落,心中愧疚。

又有些紧张。

因为这时候,林凡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沈采曼,以后又该如何说明自己的身份?

沈采曼不知道的是,林凡口袋中还有一盒软糖。

这是他们小时候一难过就会拿出来吃的糖,陪着林凡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岁月。

如果这盒糖让沈采曼知晓,自己的身份恐怕会藏不住。

谁能想到。

枯漠上的主宰,这个不可一世的人。

竟然也会有一天因为一个女人而紧张。

“那个……”

“嗯?”

听到林凡开口,沈采曼才缓缓抬起头。

眼中噙着细泪。

林凡眼神躲闪,不敢直视。

他瞄向沈凌涛,笑道:“手术做完了,身体也并无大碍,以后只要照料得当就行,当然,合同也生效了。”

“什么合同?”沈采曼抬起头,眼中尽是疑惑。

“那个……”沈凌涛涨红了脸,缓缓说道:“小曼啊,为了治好你的病,爸替你做主,如果手术成功,就将林医生招为上门女婿。”

“啊?!”

沈采曼瞪大眼睛。

“爸!你怎么能轻易替我做主呢!我很感谢林医生救了我的性命……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说完,略显歉意地看向林凡。

闻言,林凡心中暗笑。

他知道采曼所说喜欢的人是谁。

刚想开口,沈凌涛的电话在此刻响起。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家没有这个人!”

“什…….什么,枫儿真的在你手上?可是…….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拿不出来?那就来给你儿子收尸吧。”

最后一句,是林凡从沈凌涛电话中听出来的。

一般人没有林凡这般的耳力。

沈凌涛呆呆地望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身体颤抖。

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余岁。

“爸,怎么了?”

看到父亲痛苦的神情,沈采曼问道。

父亲沈凌涛一阵苦笑,看了看林凡,又看向自己的女儿。

“女儿啊,你也知道,我们的公司已经大不如前了,现在资金周转都是个问题。”

“这个我知道。”

沈采曼点点头,自己毕业后就在帮助父亲打理公司。

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自己这段时间在医院,公司已经到了极限。

“是资金周转的问题吗?你刚才说拿不出那么多钱。”

“不是……哎,是你弟弟。”

“弟弟又怎么了?”

沈凌涛夫妇除了沈采曼这个女儿外,还有个儿子,叫做沈枫。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唉。”

女儿的连番追问下,沈凌涛还是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弟弟沈枫,心眼好,就是没什么脑子,做事不考虑。

为了救自己的姐姐,知道家里没什么钱,竟然去借高利贷。

高利贷背后那都是有人撑腰的,现在钱还不上,讨债的人已经把沈枫抓起来了。

而偏偏讨债的人又是怀州这一带的硬角色,也叫枫哥,但姓何。

“既然我入赘沈家,我可以帮你弟弟,保证他平安无事,只要你同意这门亲事。”

这时林凡已经知道个大概,他笑着,目光柔和地看向沈采曼。

“你帮我?”

沈采曼惊讶地看向林凡,一时又陷入了犹豫。

自己忘不了那个人,她明白,他们已经约定好了。

可目前不管是自己的身体,还是弟弟,似乎都只有眼前的人可以帮自己。

她该如何选择。

“你不用担心太多,我没有逼你马上嫁给我,我只负责你的病。”

“等你病好了,如果你想让我离开,我随时都可以消失。”

林凡看出了她的犹豫,笑道。

“你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沈采曼红唇轻启,看着林凡的眼睛。

她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吸引眼前这个人为她做那么多。

“我只是为我的病人负责而已。”

林凡笑的洒脱,没有丝毫破绽。

可沈采曼还是有些怀疑。

他们名字一样,长相也给自己一个熟悉的感觉。

可胎记为什么会消失呢?

他真的是当年的林凡吗?


第3章 容不下这尊神佛

弟弟为了自己去借高利贷。

现在身处险境之中。

沈采曼也不可能置之不顾。

何况枫哥的名号实在是太响亮,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每每想到那种画面沈采曼就心中一痛。

于是,沈采曼也只好答应。

“我答应你,但是我们说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对我…….”

“我知道。”

林凡笑着。

“对了,在我去救你弟弟之前,把药吃了再说。”

话音刚落,门外的护士就像是在等待指令一样走了进来。

接过护士手中的一小片药,沈采曼抿着红唇。

“要我喂你吗?”

沈采曼的抗拒被林凡所捕捉到。

闻言,沈采曼使命摇摇头,赶紧将药吞下。

“给你准备的。”

沈采曼刚将药吞下,林凡拿出了一粒糖果。

“这是根据你的病特制的糖,对身体有好处,而且不苦,以后在吃完苦药后吃这个,也可以缓解。”

“好。”

沈采曼伸出手,想接过糖果。

但林凡却避过,笑道:“这糖要我喂才有效果,张嘴。”

沈采曼有些纠结,可是林凡语气似乎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红唇轻启,吞下了糖果。

“好了,你睡会吧,你弟弟的事就交给我了。”

沈采曼点点头,躺了下来。

“你小心点啊医生。”

“妈,这时候还叫我医生就太见外了,叫我小林就好了。”

林凡笑了笑,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顾曼琳脸上表情怪异。

“我见不见外不知道,你还倒是真不见外。”

听到林凡忽然改变的称谓,沈采曼控制不住的脸色通红。

自己是不是不该答应?

可直觉又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半个小时后,随性酒吧的大门站着一个健硕修长的人影。

门口有几个保安,但一看上去就是混混。

“看什么看?”

林凡站在这也不进去,也不走,几个混混眉头紧蹙,嚣张地问道。

“你们老大呢,让他出来,我有事找他。”

“呦呵?找老大,你是个什么东西。”

一听林凡说的话,几个人都围了过来。

这一看就不是来酒吧消费的,看来是闹事的。

“你只需要知道,我姓林。”

“姓林的多了去了,你算老几,赶紧给我滚蛋。”

“我最后跟你说一遍,让你老大出来。”

自始至终,林凡甚至都没正眼看过他们。

其中一位混混来了怒意,走上前来,拳头不由分说地向林凡脸庞砸去。

“啊!啊!”

除了混混的惨叫声,还传来骨骼清脆的响声。

混混捂着手,痛苦地躺在地上哀嚎着。

林凡冷哼了一声,甩了甩手。

“你们还在那看什么呢!”

身边的混混反应了过来,一下全都冲向了林凡。

“砰!砰!砰!”

沉闷的声音接连传来,一个接一个的人影倒在了门口的地面上。

只剩下一个还有点行动能力的,急忙跑进酒吧内。

不久后,就有一个浑身痞气,脸上有着刀疤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让我看看是什么角色,敢到我陈哥的地盘上闹事。”

看到身边的小弟都躺在地上,眼前只有一个神色冷漠的人,可他眼中的冷意,不禁让陈瑞有些发怵。

“就是你?”

“是我,你就是陈哥?把你老大叫来,你还不配跟我说话。”

闻言,陈瑞心中大怒,一拳砸来。

这次的力道,更快!更狠!

显然比那几个小弟要厉害的多。

可在林凡眼里,还不值一提。

轻轻拦住陈瑞的拳头,林凡看向身边地上的一位混混,道:“你想知道他手是怎么断的吗?”

陈瑞心神一颤,咽了咽口水。

“对了陈哥…….他说,他姓林。”

“姓林?”

陈瑞瞳孔猛地一缩,自己接手酒吧的时候,老大再三叮嘱,如果有个姓林的年轻人来,不管是谁一定要先打电话给他。

可这么多年姓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从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久而久之,陈瑞也就不在意了。

难道就是他?

“你等一下。”

陈瑞收回手,拨通了电话。

“白老大,有个姓林的来闹事,我来打电话跟你确认一下。”

“姓林?”

“他…….他是不是在吃糖?”

刚说完,林凡掏出口袋中的软糖,拿出一粒嚼了起来。

“是…….”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我面前,我带他去见您吧?”

“别!我现在过去,你给我招待好他,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陈瑞目光呆滞地挂断了电话。

“你到底是谁?”

陈瑞现在可不敢再造次了,恭敬地问道。

“看到那边那个卖菜的没有,你去给我买捆菜过来。”

“啊?好。”

虽然不知道这人想干什么,可从白老大的态度来看,这人他反正是得罪不起。

乖乖照做,没两分钟,陈瑞拿了捆菜递给了林凡。

“好了,我是送菜的。”

接过菜,林凡笑道。

陈瑞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又过了会,白老大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快速走近。

“林…….林爷,真是您。”

白老大毕恭毕敬,看的陈瑞是一愣一愣的。

“好了,没什么事,你们可以走了。”

“虽然不知道您要干什么,但我还是通知一下里面的弟兄吧,特别是何枫,这小子气盛,怕得罪到您。”

“不用。”

林凡摆了摆手。

“好,我们这就走。”

如果说林凡,是枯漠的主宰,秩序的掌控,那么白老大,白枭,就是这怀州整个地下党的主宰,秩序的掌控者。

可他在林凡面前却是大气不敢出,不敢让林凡多说一个字。

白枭拉着陈瑞,赶忙上了车,没有多做停留。

与此同时又回到了他平时的状态,那种无意间透露出的煞气。

“白老大,刚才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啪!”

陈瑞话才出口,一巴掌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再让我听到你这么称呼林爷,我就先杀了你,明白吗?!”

陈瑞瞪大眼睛,拼命点头。

“唉,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怀州啊怀州,如何容得下这尊神佛。”

白枭叹了口气,心中暗道。


第4章 我跟你赌

酒吧深处,一个会员才可进入的地方。

这是一个非法的赌场。

“枫哥啊,这沈枫麻烦你给他点狠教训,让他长长记性。”

被称之为枫哥的男人,便是何枫。

他以心狠手辣出名。

何枫咧嘴笑着,面容有些猥琐。

“教训我自然是会给的,但我何枫没有白白做事的道理。”

“诶,我懂,我懂,待会我让手下再给你汇十万块钱过去。”

“好嘞,那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他记忆深刻。”

这时,林凡提着之前拿来的一捆蔬菜,走了进来。

远远便听到何枫殴打沈采曼弟弟的声音。

“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何枫擦了擦脸上的唾沫,勃然大怒。

“我是听你姐姐有几分姿色,让你姐姐来跟我商量,睡一晚上,可能你还能健全地走出去。”

“但是现在已经没机会了,你太嚣张了。”

说着何枫拿起一旁的铁棒。

“枫哥!枫哥!”

刚打算给沈枫一点教训,何枫却听到了外头的一阵哀嚎。

何枫皱起眉头看去。

只见几个小弟连滚带爬地进来。

他们身后好像还站着一个人,但何枫却看不太清。

“怎么了你们,谁来闹事了?”

“他...他...”

一位小弟爬到何枫的身边,颤抖地指向不远处的林凡。

“你是谁,敢来踢我的场子?”

何枫将铁棒拿在手中敲了敲,问道。

这酒吧虽是陈瑞掌管,可酒吧后台的这么大个非法赌博场所,都是何枫的地盘。

真要算起来,何枫的势力或者是实力,都比陈瑞要强上许多。

因为这的利润跟外头酒吧的利润,那可是天差地别。

酒吧只是个幌子而已。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要带走他。”

“笑话,随便来个什么人物就能带走我扣的人,我枫哥的名声还做吗?”

“也好,这里既然是赌场,那咱们便赌一把,这公平吧?”

“赢了,我带走他,输了,随你处置。”

林凡顿了顿,笑道。

“不可能,你打伤我那么多小弟,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何枫嘴角挂起阴险的笑容。

“小心!”

与此同时,一道冷光从林凡背后刺来。

林凡脚步轻点,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横移开来。

“啪!”

躺在地上的沈枫目瞪口呆!

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这个男人竟然用手中的一捆青菜,将人给扇飞了!

“别说我欺负你们,既然你想来硬的。”

林凡摇了摇手中的蔬菜。

何枫盯着林凡的双眼,陡然间,有一道冷峻的气势袭来。

不得不说何枫这么多年的经历,还是让他的气势颇有些杀意。

但在林凡眼前,不值一提。

林凡只是微微抬头,与其对视。

片刻间,何枫心中的恐惧如惊涛骇浪。

犹如死神降临。

他清晰地感觉到心脏的跳动,像是生命的倒数。

“我...我跟你赌。”

何枫好似被抽干了力气。

没过多久,林凡带着沈枫走出了酒吧。

沈枫鼻青脸肿,但却掩藏不住他殷勤的笑容。

“你是何方神圣啊?”

“啊?你是我姐夫?”

“那感情好啊,姐夫你教我武功吧?太厉害了!”

“姐夫我帮你打车吧。”

“姐夫我......”

不顾沈枫在一旁的聒噪,林凡拿出了口袋中的糖果,往口中一丢。

“姐夫!”

这声姐夫让林凡心中一紧,他难道知道什么?

“怎么了?”

林凡回应。

“你这糖果看着也太好吃了吧!可以给我尝尝吗?”

“不行。”

松了口气,林凡微微摇头。

“好吧。”

而酒吧赌场内的何枫,攥紧拳头看着赌场门口的方向。

“你给我等着。”

这是何枫近些年来,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屈辱。

另一边医院的高级病房内。

顾曼琳看着外边暗下的天色,有些担忧。

自然还是担忧自己的儿子。

“老沈啊你说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放心吧,林医生那么厉害你也是见识到了的。”

“可他没有说他擅长打架吧?万一儿子出点什么意外...”

“妈,你别太担心了,没事的。”

沈采曼刚出口安慰母亲的时候,病房门被一把推开。

“哈哈哈,我回来啦!”

一家三口看向门口的沈枫和身边的林凡。

先是愣了一下。

因为沈枫鼻青脸肿的,实在是有点难认。

“这是咱儿子的声音?”

“不是吧,亲爸亲妈,儿子都认不出来?”

这下顾曼琳才反应过来,冲上去抱住了沈枫。

“儿子,你没事吧,怎么伤成这样。”

“他就是活该!做事不动脑子,现在长记性了没有?”

“好了老沈,儿子都这样了就别骂他了。”

“就是。”

沈枫有些哀怨。

“说说吧,林医生是怎么救你出来的。”

“他好厉害的,跟何枫对赌什么的,赌赢了何枫,何枫就放我走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至于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林凡让他暂时不要声张。

“不过嘛姐夫边吃糖边耍酷的样子真的超帅的,我要是女的我可能已经爱上他了。”

“吃糖?”

沈采曼抬起了头,目光炯炯地看着林凡。

“吃什么糖。”

沈枫刚想开口,却背后一凉。

如同被一只野兽盯上的猎物,感到窒息。

“不知道我忘了哈哈,我们快点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还愣着干什么?爸妈,你们的宝贝儿子要饿死了,没听到吗?”

“好了好了,先吃饭,真是,伤成这样也不检查一下。”

过了一会,医院食堂内。

沈采曼身体还没恢复好,就先在病房里休息,采曼父母和沈枫跟着林凡一起到食堂。

丰盛的一桌,沈枫不管不顾,开始大快朵颐。

“林医...诶不,小林呐,刚才我听枫儿说那是个赌场吧。”

“是的。”

“那你在何枫的场子跟他赌,真的合适吗?”

“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你可千万不要沾那些东西啊。”

林凡听明白了沈凌涛的顾虑,这是怕自己沾上赌博了。

“放心吧爸,我是不会沾这些东西的。”

“嗯,那就好。”

可这时候沈凌涛忽然反应过来。

这家伙叫自己爸,怎么自己还应了呢。

沈凌涛抚着额头。

身旁的林凡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第5章 他是谁?

“快吃饭吧,再不吃都要被沈枫吃完了。”

夫妻两相视一笑。

说来奇妙。

这林医生不仅是女儿的救命恩人,现在更是儿子的救命恩人。

似乎从他的出现开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在那之前,接连的噩耗早已压的一家子喘不上气来。

......

“谢谢你。”

漆黑一片的病房中,沈采曼躺在病床上。

沈凌涛因为接连不断的事情下,身体也有些疲惫。

开始出现一些征兆。

林凡已经看过,目前都还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需要好好修养。

于是顾曼琳只好去照顾沈凌涛。

让弟弟留下来看管姐姐。

但林凡当然是不乐意这个电灯泡的,给他在隔壁开了个豪华“单间”。

现在病房内只有林凡和沈采曼。

“不用谢我这都是应该的。”

林凡躺在不远处的另外一张病床上。

“可是。”

“什么?”

“我还是想跟你讲清楚,不想对不起你,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他是谁,让你如此惦记。”

听到林凡的话语,沈采曼咬着红唇,陷入了沉默。

是啊,他是谁呢。

自己对于当年那个小男孩的印象已经愈发模糊了。

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的样貌。

可沈采曼想要守护这一份约定,可能是单纯,也可能是傻。

但她不在乎。

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一切,这个林凡听到了,说不定还会嘲笑自己太天真。

林凡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满脸笑意。

“不用跟我说也没事,我只负责照顾好你的身体。”

“没有你的同意,我不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说罢,林凡向口中丢去一粒软糖。

天微微亮起。

两人都已抱着各自的柔梦入睡。

到了早晨,沈采曼起身走动走动。

她恢复的不错。

“你们!你们!你们不要太过分了!非要逼我鱼死网破吗?!”

就在这时沈采曼听到了门外的声响。

好像是父亲沈凌涛传来的。

同一时间门被打开,弟弟沈枫走了进来。

“爸怎么了?”

沈采曼蹙着细眉。

“唉,好像是公司那边又出什么问题了吧。”

“爸现在除了住的地方和公司之外,已经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

沈采曼攥着秀拳,红唇轻启。

“我现在就去盛辉集团,这是我们公司最后的救命稻草。”

虽然不知道父亲那边出了什么事,但是自己住院之前,已经跟盛辉谈的差不多了。

“姐,不行啊,你身体才恢复,不能乱跑,姐夫叮嘱过的。”

林凡只是坐在一边,没有出声。

听到里头的动静,沈凌涛这才推开门走了进来。

“爸,你快劝劝姐,她现在就要出院。”

“女儿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想赶去盛辉一趟,不想让你压力太大了。”

“唉。”

沈凌涛摇了摇头,脸上有着抹不去的愁容。

“爸,到底怎么了?”

“咱们最后的希望,也被石才元给夺走了。”

“啊?什么意思啊。”

沈采曼心中一紧,有种不祥的预感。

沈凌涛在一旁的病床坐下,缓缓开口。

他好像已经没有了斗志。

石才元,是石天集团的老总,更是沈凌涛公司一直以来的对头。

在市场上两边就处处针锋相对,没有一刻轻松过。

石天集团知道目前沈凌涛公司内比较有能力的就是他的女儿。

得知他女儿住院的消息,石天集团便出手了。

原本公司和盛辉集团谈好的大项目,被石天集团半路截胡。

这是公司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现在也抓不住了。

“石才元,石天集团,欺人太甚!”

沈凌涛双目通红。

而沈采曼也是身形颤抖。

她不甘心。

“爸,让我出院吧,我再去盛辉争取一下,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沈采曼哀求道。

她不想就这么认输。

“不用争取了,还争取什么啊曼曼。”

病房门被推开,一道不屑的声音传来。

“石浩,这里不欢迎你,给我出去!”

年轻人长相有些妖异,面色偏白。

一看上去就是纵欲过度,整日花天酒地之人。

而偏偏这个人,就是石才元的儿子。

又一直在追求沈采曼。

只是看中沈采曼的姿色,这种人沈采曼一看到只觉得作呕。

但偏偏又是竞争对手,令人讨厌。

“哎呀,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这样是不好的,我只是来给曼曼送点水果的。”

石浩提着一篮水果,大摇大摆地走进。

“给。”

石浩将水果递到沈采曼面前。

与此同时还不忘盯着沈采曼的脸庞和身躯,面露贪婪。

“滚。”

沈采曼毫不客气。

“不喜欢?好吧。”

石浩耸了耸肩,将水果随手一丢,倒在地上。

散落各处。

“你...”

沈枫看不下去,刚想上前就被父亲一把拦住。

“沈枫?你这废物竟然还安然无恙。”

“关你屁事!”

“是不关我事,唉,我还忙着去签一个大项目呢,曼曼,你猜猜是什么呀?”

沈采曼攥着拳头,强忍着心中的怒意。

“哎呦,好像是你们公司跟盛辉的项目来着,怎么到我手上了?”

“真是奇怪了。”

“盛辉的老板叫什么?我想想,李总吧?我听他夸我们曼曼心灵手巧呢。”

“只可惜,手再巧还是敌不过桃花运呐。”

“随便找个女人就把他控制的老老实实的,曼曼,你要愿意用你身体去争取一下,李总说不定还能回心转意?”

“或者来我这,要求也不多,你就陪我睡那么一个月,我自然就腻了,到时候把你们的项目还给你们,怎么样?”

“好歹我比那秃头家伙强多了。”

石浩自顾自地说着。

沈采曼已经面色铁青。

“石浩,你不要太过分了!”

沈枫声音颤抖,双眼已经有了血丝。

“怎么?打我?哈哈哈。”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石浩的声音充满了不屑。

在这群人面前,他没有一点顾忌。

就连沈采曼,他也抱着必须占有的决心。

他要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没有吧?没有就乖乖的别放屁。”

“这怀州还没有人敢动我石...”

“啪。”

话音未落。

响亮。

清脆。


第6章 再次动刀

石浩捂着自己的嘴,因为力道太大,整个脸部都已经肿起。

人也躺在了地上。

半响才反应过来。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打本少爷!你!你!”

石浩也只是耍耍威风,但是没有想到,真的有人敢打他。

他缓缓爬起,指着林凡的鼻头,刚想开口。

林凡眼睛一眯,一道冷光绽放而出。

这一时间石浩竟是忘记了呼吸。

一股铺天盖地的压迫,紧张,心悸,让他连连后退。

甚至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来。

“你给我等着。”

“等着,都给我等着,听到没有!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石浩只敢放下一句狠话,窘迫地离开。

“小林...你怎么真的动手了呢。”

沈凌涛顿了顿,还是开口道。

虽然说痛快是痛快,但这石浩在怀州势力极大,他们也不敢招惹。

生意上的事归生意,可一动手性质就不一样了。

“因为他欺负我老婆,欺负你们。”

林凡淡淡开口,没有其他情绪。

“你...”

“你动手了,石浩他们一家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现在去道歉,说不定还有转机。”

沈采曼抿着红唇。

“傻姑娘,他这种人你跟他道歉,他会说些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他来一次我打一次,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林凡所散发出的霸道,让沈采曼不由得脸色一红。

“快快快!痛死我了!哎呦!”

门外这时传来一声惨叫。

沈采曼向外看去,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赶忙跑了出去。

“李总,你也在这里?”

李陆一,盛辉集团的总裁。

看了看沈采曼,微微颔首。

他现在已经不想跟沈凌涛的公司有什么交集了,自己已经选择了石天。

李陆一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沈采曼刚向门外走去,就被父亲叫住:

“别去了,没用的,不管从什么方面,他现在选择石天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过林凡没有在意,先是走了出去,跟着李陆一和身旁的护士来到了隔壁不远处的病房。

虽然林凡目前是这家医院的老板,但真正知道的人还不多。

除了院长和少数几个人。

“李老板你再坚持坚持,刘主任说他马上就到了。”

“这怎么坚持啊!哎呦!痛死我了。”

李陆一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地哀嚎着。

“让我看看。”

林凡走近,护士皱了皱眉。

但看到林凡身上的工作服,也知道他是个医生,就没有拦着。

掀开李陆一的衣服,林凡摸索了几下后,在其后背处轻轻一点。

“嗯?怎么不痛了?”

李陆一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肚子,喜出望外。

一旁的护士也瞪大了眼睛。

林凡开口道:“你肚子里有个一公分左右的异物,目前我还没法判断是什么东西。”

尽管林凡医术惊人,也无法做到透视的程度。

但身旁的护士却是一脸怪异地看着林凡。

就这么摸了两下?就知道有异物?

要么是他疯了,要么是我疯了。

“我来了我来了。”

门口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

“刘主任你可算是来了。”

刘主任身边跟着一位女的,穿着护士的服装,长相颇为妩媚。

林凡懒得搭理他们,不过李陆一把刚才林凡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刘主任,这位小医生说我肚子里还有什么异物,真的假的啊?”

“胡说八道!你是哪来的医生?检测都不做就在这里满口胡言。”

“一点专业精神都没有,我对你们这医院的环境感到担忧,待会必须跟院长谈谈。”

林凡淡淡笑着,并没有回应。

“可是刘主任啊,刚才确实是很痛,不会真的还有什么东西吧?”

“你的肿瘤是我切除的,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不可能有错,何况我已经反复检查多遍,不会有问题,只是一些轻微的后遗症而已。”

“好了,我带你去再做一遍检查,不要乱听别的医生讲的话。”

这位京城来的刘主任对自己可是有十分的自信。

“哎呦...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林凡笑意更深了,同时,林凡转身准备离开。

可被李陆一一把叫住。

刚才林凡一个轻微的手法就缓解了自己的疼痛。

不管这个刘主任多厉害,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手段,自己可是亲身体验过的。

“这位医生,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帮我看看。”

听到李陆一完全把自己放在了一边,刘主任的脸色不太好看。

身旁妩媚的护士按捺不住了。

“李老板,刘主任过来给你看病是给了你面子的,你既然相信这个不知名的破医生,你就让他给你动刀子好了。”

“不是...啊!可关键是真的...太痛了!”

“小...小兄弟,你真的可以缓解我的疼痛吗?”

林凡点点头。

若不是要用到这个人,林凡怎可能在这跟他废话。

“把那些东西拿过来。”

林凡对身边的护士轻声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盘手术工具。

声音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如同命令。

护士乖乖过去拿过手术工具,端到了林凡的面前。

林凡拿起手术刀。

“刚才护士给你打过止疼了,我就不上麻醉了。”

“好,只要能让它不疼,什么都好!”

皙白的火苗跳动着,翩翩起舞。

沈采曼一家早已围在门口。

看到林凡在李陆一肚子上动刀,沈采曼面色娇红。

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动手术肯定是要脱衣服的,自己的手术又是在胸口。

那么......

“真是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看他怎么收拾呢。”

“他要真能给我找出什么异物来,呵呵,我这主任也就不用当了。”

“刘主任这说的什么话,你不当主任人家怎么办嘛。”

“也是,那就我跪下来给他磕几个响头。”

林凡正动着刀子,两人在身后不断地冷嘲热讽。

回过头,林凡瞪了一眼两人。

他们瞬间沉默。

如坠冰窟。

刘主任旁的护士大腿一软跌坐在地,又被刘主任扶了起来。

这下两人都不敢吭声了。


第7章 打人可不矜持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

病房内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特别是刘主任。

他虽然医技不如林凡,可好歹也是专家级别。

他看的是最为清楚的。

竟然真的有一个1公分左右的异物,被林凡从李陆一的腹部取下。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入你身体的,但这东西待久了会让你体内感染,再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林凡看着手中的东西,这一小块异物像是湿巾材质的一团半透明物体。

众人不敢相信。

刘主任和身边的护士面色苍白。

刚才那冷嘲热讽的怪样不剩丝毫。

刘主任拉着护士慢慢后退,想要逃离现场。

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太苍白了,自己的话已经没有任何分量。

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自信,在此时都是笑话。

不过沈枫冷笑一声,站在门口没有让出路的意思。

这一下搞得刘主任尴尬至极。

林凡缝好李陆一的伤口,道:

“好了,没有什么其他问题,可能伤口还会有点痛你注意点不要剧烈运动就可以。”

整个手术从开始到结束,甚至都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还没有几个人可以反应过来。

李陆一本人都没有什么感觉,只知道肚子好像没那么痛了。

“医生,已经没有问题了吗?”

取出这块异物后,李陆一看上去便精神许多。

之前许久的疼痛让李陆一整个人显得十分萎靡。

“嗯。”

林凡点点头。

李陆一注意到了站在病房门口处神情窘迫的刘主任。

察觉到李陆一的目光,刘主任更是无地自容。

“没...没什么事不然我就先走了?”

“别啊刘主任,咱们可还有好多话没说呢,何况我没记错的话,你可是要给这位小兄弟磕头的?”

李陆一咬着牙说道。

今天要不是林凡的出现,不知道还要被这刘主任坑骗多少次。

刘主任到底有没有查出自己体内的这块异物,李陆一并不清楚。

在自己答应将项目交给石天集团之前,刘主任的态度是相当好的。

可自从答应后,刘主任的态度就有些微妙的转变。

比如今天,他感受就更加明显。

他痛了那么久刘主任才赶来,身旁的护士一脸潮红,难道他心里不清楚?

而这位刘主任和石天集团有没有关系,也是有的。

石天集团除了派出女人色诱之外,还特意请了一位专家。

治疗困扰自己多年的病症。

病虽然是好了,但之后的一切都让李陆一很不满意。

“我,我这就磕。”

刘主任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向林凡磕起了头。

这李陆一好歹也是盛辉集团的总裁。

他是什么,只是个医生而已,说的好听点叫专家。

李陆一真想对他动点什么手脚那可是太简单的事情了。

之前想的太简单以为有石家撑腰。

可那是真的吗,石家用完他之后怎么还会管他的死活。

“好了,你走吧,不要再出来丢人现眼。”

林凡不耐地摆了摆手。

他不想跟这种小人物计较,自己没有那个闲情雅致。

因为他毕竟没有触怒到自己或者身边的人。

只是几句碎言碎语,还无法让林凡的心绪有丝毫波澜。

“好!”

刘主任头也不回地离开,连那护士都顾不上。

见状李陆一冷哼一声,既然林凡不想计较,那自己也不再计较。

“小兄弟,今天多亏了你啊。”

“哎呦,沈总也在这里啊,敢问这位小兄弟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李陆一看到了门口的沈凌涛,开口问道。

这时候的李陆一满脸笑容,仿佛和沈凌涛是亲密无间的老友。

和之前两人见面时,那可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他会这么问,因为之前在沈采曼问候时,看到了沈采曼身边的林凡。

后来发现,他好像不止是医生这么简单。

“他当然是我姐夫了,哈哈哈,厉害吧。”

听李陆一这么一问,沈枫可忍不住了,从门口钻了进来,赶忙吆喝。

“原来如此,后生可畏啊,这样吧沈总,明天你随便派个人来我这一趟。”

“可以把项目签了,这次,是我对不住你,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

沈凌涛也至少打拼这么些年,该有的沉稳还是有的。

只是淡淡点点头。

可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他太喜悦。

原本已经绝望,失去了斗志的沈凌涛,又是容光焕发。

看向林凡的双眼里,也有了些不一样的色彩。

随着这个年轻人的出现,好像一切确实是在越来越好。

林凡也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回到他们的病房,林凡先去楼下药房,还要给沈采曼配药。

病房门关上,留下一家四口。

“姐,你真厉害,姐夫这么厉害的男人都被你给收拾了。”

“我看他谁都不怕,好像很怕你哦。”

沈枫在一边坏笑。

沈采曼脸色微红,秀拳砸了过去。

林凡又帮了家里这么大的一个忙。

她现在的心情也很复杂,不知道自己对林凡到底是什么情感。

“别,姐,打人可不矜持。”

“可是姐,我听爸妈说姐夫是主动要给咱们当上门的女婿。”

“姐夫这么厉害,长得又帅,怎么会这么委屈自己呢?”

一家人听闻,也都沉默了。

这是他们心中都有的疑惑,包括沈采曼。

“你们说,他不会是骗子吧?”

“去,别瞎说。”

沈凌涛重重地拍了一下沈枫的脑袋,继续道:“不管他想什么,他现在都是我们的恩人,不准你这么说话!”

“好,我知道了。”

沈枫悻悻地缩回头。

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么快?”

沈枫向门走去,刚打开门,却并没有看到林凡的身影。

沈枫瞳孔一缩,想将门关上,却已经来不及了。

四个人冲进病房内,为首的就是之前被林凡打跑的石浩。

“石浩,你要干什么?!”

沈凌涛把沈枫拉了回来,站在众人身前。

“干什么?呵呵,我说了,我要你们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8章 杀意

“打我那小子呢?不在?”

“可惜了,没法见证到这美妙的时刻,不过你们放心,他的下场一定很凄惨。”

石浩看了一圈,阴冷地笑着。

看向沈采曼,石浩面容充满着淫荡。

他伸出舌头,在嘴唇边缘舔舐一圈。

双眼布满了贪婪的色彩。

“去,把她给我抓过来。”

石浩指了指站在窗边的沈采曼。

除了石浩的另外三人,走向了沈采曼。

沈采曼有些惊慌。

而沈凌涛挡在了最前面,张开双手。

“石浩,你是不是太无法无天了一点!”

他没有想到这石浩胆子敢这么大,这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

石浩并没有理睬沈凌涛,其中一位强壮的男子,直接将沈凌涛推开。

沈凌涛根本无法力敌。

“你们...我警告你们...不要太过分。”

顾曼琳也站了上来,声音颤抖。

石浩眯起了眼睛,走到顾曼琳跟前。

“呦,我突然发现你姿色也不错?之前竟然没注意。”

“不然就先拿你来试试吧,让你的宝贝女儿学习一下。”

说着,石浩的手就伸向了顾曼琳的胸口。

“你敢!找死!”

一旁的沈枫忽然冲了出来,一脚踹向石浩的腹部。

可却被另一个壮汉拉住。

壮汉锁着沈枫的脖颈,靠在门边,沈枫无法动弹分毫。

沈枫浑身颤抖,满目通红。

“好戏开始了。”

石浩哈哈地大笑着,心中痛快。

“姐夫,快救救我们...”

就连被枫哥抓住的时候,沈枫都没有这般无力过。

“砰!”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出。

一道拳影直接穿透过坚硬的门板,握住了壮汉的后勃颈。

“咔擦。”

沈枫只觉得身体一轻,身后的壮汉应声倒下。

“姐夫!”

沈枫擦了一把眼泪,激动地喊道。

门被缓缓推开。

整个病房内的温度,似乎正在急剧下降。

阴森、恐怖。

紧接着,林凡的身影如同鬼魅,消失在沈枫眼前。

“砰、砰。”

下一刻,另外两个壮汉倒下。

这一切太快,不过呼吸间。

虽说已经预感到什么,但石浩回头与林凡的目光对视时。

那一瞬的感觉让他永生难忘。

冰冷。

无法呼吸。

这个人已经判定了自己的死刑!

这一刻,林凡便是判官,可以轻易主宰他的生命。

石浩觉得自己的脖颈处传来冰冷的感觉,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林凡面色阴冷的像是要滴出水来,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着石浩的脖颈。

“死。”

林凡轻轻吐出一个字。

“不要!”

这道声音,不是石浩传出的,而是沈采曼。

瞬间,林凡恢复过来,收起了滔天的杀意。

林凡看向沈采曼。

他在征求沈采曼的同意。

因为此人触碰到了林凡的底线,林凡没有让他活命的理由。

沈采曼也清楚,他现在不了解这个人,但从那一刻的感觉,他知道林凡真的会下手。

沈采曼摇了摇头。

“让他走吧,不要再出现了。”

林凡松开了石浩。

石浩的身体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瘫软在地上。

浑身已被汗水浸湿,只不过裆部那一块,湿的更为明显。

“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紧接着,石浩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还不忘留下狠话。

石浩离开后,病房内很安静。

死一般的寂静。

没想到石浩敢做出这样的事,只是一部分,更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下一次。

而母女两人也都受到了惊吓,现在还没有缓和过来。

“你们别太担心了,姐夫会陪着我们的。”

沈枫开口安慰,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大家听到姐夫这两个字,却不由得心中一松。

好像林凡这个人,已经可以给他们一种安全感了。

这是信任的开始。

“嗯,没关系,我现在让人安排你们换病房,这里也住不下了。”

林凡笑了笑。

......

石家的大别墅中。

石浩坐在沙发上,满脸泪痕。

“好了,你好好说,到底是怎么了。”

“爷爷,有人欺负你的宝贝孙子。”

石浩神情委屈,带着哭腔。

这是石浩对待爷爷特有的手段。

石阳超,石浩的爷爷,手段不小,更是个睿智的老人。

“你好好说,到底是谁。”

原本石阳超满脸严肃,看到孙儿这个样子,面色缓和了不少。

“是那个沈采曼的...”

“又是沈采曼!”

石阳超已经不知道从自己的孙子面前听到多少次这个名字了。

而且他也见过沈采曼这个女人。

当时便感觉是个红颜祸水。

果不其然。

“好了,你继续说。”

“是那个沈采曼在外勾搭的男人,他竟然敢打我!”

“男人?有什么背景没有。”

孙子这么说,石阳超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年轻气盛,为了女人很正常。

不过石阳超可是典型的护犊子。

“我不知道,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但是他身手不错,我的几个打手都拿他没办法。”

“原来是个练家子,我知道了。”

石阳超点了点头。

“爷爷你要怎么办?”

“我会处理,现在更关键的是搞定盛辉集团的项目。”

“这个项目对我们石天至关重要。”

“石天一直在娱乐项目上一筹莫展,拿下这个项目,我们可以提供怀州大部分娱乐场所需要的东西。”

“到时候石天在怀州便根深蒂固,稳如泰山。”

“好,但是...爷爷你不会到时候忘了我的事情吧?”

石浩问道。

“你放心,老吴就快回来了,到时候你带他去。”

“哈哈,原来是吴叔叔要回来啦,那我就放心了。”

听到爷爷说的话,石浩喜出望外。

吴极,石浩不知道他的来路,只知道自从他懂事以来,吴极都一直跟在爷爷身边。

石天集团能有今天也跟吴极离不开关系。

因为他被称为怀州第一高手,那是一点都不为过。

不管有什么麻烦,只要吴叔出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

石浩原本经过今天的事,已经不敢面对林凡。

那一刻如同梦魇般刻在了石浩的心中。

不过现在不同了,石浩的脸上又重新浮现出了那自信,猥琐的笑容。

很难想象自信和猥琐这两种神情,竟然可以搭配在一起。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3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