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青年手握剑法,炼丹副业威名赫赫

热血青年手握剑法,炼丹副业威名赫赫

第1章 初级制药师

清风城,陆家宅院。

“噗嗤!”

一道细微的声音,从一座破落的别院房间内传了出来。

房间中,一名青衣少年,有些愣神看着眼前摆放着的一个透明玉器。确切的说,少年不是在看玉器,而是在看玉器内的液体。此时,一股带着刺激气味的白烟,正缓缓的从液体上扩散开来。

少年叫陆尘,是陆家嫡系子弟。

“又失败了啊!”

“呵呵,还是无法晋升到中级药剂师。”陆尘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苦笑,他微微摇头,轻声说道。

陆尘是一名初级药剂师,早在八年前,陆尘就成功炼制出初级药剂,成为一名初级药剂师。这八年来陆尘一直努力提升自己的炼药技巧,想要晋升为中级药剂师,但到如今都没有能成功。

这并不是说陆尘在炼药上没有天赋,而是……他是无属性体质!

在腾龙大陆上,无属性体质的人,其实就是普通人。普通人,无法踏上修炼这条路,也就不能成为强大的修炼者。

而一般来说,成为一名药剂师的基础之一,就是自身必须是修炼者。陆尘能以无属性的体质成为初级药剂师,这已经算是一个意外了。如果陆尘真的能晋升为中级药剂师,那么他在陆家的地位也将随之水涨船高。

可惜,作为一名无属性的普通人,想要成为中级药剂师,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在几年之前,就有许多人曾对陆尘劝说,让他放弃成为中级药剂师的梦想。因为,为了成为中级药剂师,陆尘已经浪费了太多的草药资源。陆尘如果不是将钱财浪费在购买炼制中级药剂的草药上,那他到如今积攒下来的财富也足以让许多人眼红了。

正因为浪费了太多的金钱,所以现在陆尘几乎没有任何积蓄。他的全部家当,就只有几个金币而已。一份淬体药剂的材料,就需要大约一百个金币。

“哒哒哒!”

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

房间中的陆尘眉毛微微一动,而后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他快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刚巧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从院门之外走了进来。

“三爷爷!”陆尘亲切的目光看着刚刚进来的灰色人影。

灰色人影正是陆尘的三爷爷陆天星,陆尘的亲爷爷,陆家的长老。陆家有九位长老,陆天星只是其中之一。

“又在炼药?”陆天星轻轻嗅了一下,随后温和的语气对陆尘说道,他显然嗅到了空气中的药草味道。

“嗯,炼制淬体药剂又失败了。”陆尘叹息一声,看着三爷爷无奈说道。

淬体药剂,是一种基础中级药剂,若是能炼制成功,也就代表陆尘成功晋升为中级药剂师。

“不要灰心,中级药剂不是那么容易炼制出来的,只要你不放弃,那就有希望,总有一天会成功的。”陆天星笑着说道,他虽然口上这样说,但其实他心里对于陆尘能够炼制出淬体药剂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因为陆天星很清楚一个普通人想要炼制出中级药剂的可能性有多低。

不过,他不会劝说陆尘放弃,哪怕陆尘一直炼制下去一直失败下去,他也不会让陆尘放弃。因为,相比陆尘能够成为中级药剂师,他更看重陆尘的那种坚韧精神,这种精神才是难能可贵的。

陆尘能够一直尝试炼制淬体药剂,也是因为有陆天星的支持,若不是陆天星经常提供淬体药剂的材料,陆尘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财频繁的购买那么多的材料。

“我一定会努力的,三爷爷!”陆尘坚毅的眼神看着陆天星。

“嗯!”陆天星点头,突然话锋一转沉声说道,“我与大长老商议了,他答应在成年大会上帮你说话,有大长老帮忙,你应该能继续留在家族内。”

“大长老愿意帮我?”陆尘眼神一动,惊喜的看着陆天星。

陆尘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今年家族举行的成年大会,陆尘也必须参加。成年大会结束,陆尘就是成年人了。

而按照陆家的规矩,家族子弟,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在成年后,只要是无属性体质不能修炼的,都必须离开家族。这些无属性的家族子弟,一般会被派到偏远的属于家族产业的地方,继续为家族效力。

被派出去的家族子弟,这一生也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几乎不可能再有回到家族的机会。正因为如此,没有任何一名家族子弟愿意离开家族大院去那些地方任职。

原本陆尘这个无属性的普通家族成员是没有任何机会留在家族大院的,但是因为陆尘是初级药剂师,再加上有三爷爷这个家族长老在,所以陆尘才有一丝希望继续留在家族内。现在加上大爷爷也愿意帮陆尘说话,那陆尘成年后留在家族的机会就会增添许多。

当然,如果陆尘能在成年大会之前晋升为中级药剂师,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一名中级药剂师,对于陆家这样的家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整个陆家内,也就只有三名中级药剂师和一名高级药剂师。

可以说,陆尘若是中级药剂师的话,他就算主动提出离开家族,家族恐怕都不会同意。当然了,距离今年的成年大会也只剩下半年时间了,陆尘想要在半年时间内晋升中级药剂师,那成功的几率完全可以忽略掉。

“对,大长老昨日与我谈过,在成年大会上,他答应帮你说话。”陆天星笑着点点头看着陆尘。

“三爷爷,谢谢你!”陆尘看着陆天星,郑重的道,虽然陆天星没有说太多详细的情况,但是陆尘也很清楚陆天星为了请大长老帮忙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若是没有足够的好处,大长老那个人是不可能帮陆尘的。

“跟爷爷还客气吗?”陆天星笑着摆摆手随意说道。

……

次日,陆家藏宝阁。

“咦?这不是陆尘吗?”一道有些尖利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陆尘目光微微一凝,看向前方。

发出声音的,是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这名少年的名字叫陆彦,他是大长老的嫡孙。与陆尘不同,陆彦在陆家的地位远不是陆尘可比,因为陆彦今年同样十六岁,但他已经是淬体后期境界的修炼者。

十六岁,就踏入淬体后期境界,这在整个青风城内,都算是一流的天赋了。

武道一途,先有炼骨,炼骨之后才是淬体,淬体之后便是洗髓。洗髓后,那就是令人敬畏的先天强者。在整个青风城,先天境界的修炼者都算是真正的强者。在整个陆家,也没有多少个先天强者,而陆家在青风城,乃是三大家族之一。

十六岁就能踏入淬体后期境界,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先天强者,家族对于陆彦这样优秀的子弟,怎么可能不重点培养?更何况陆彦还是家族大长老的嫡孙。

“陆尘,你来藏宝阁做什么?”

“哈哈,藏宝阁是你这废物能来的地方吗?连炼骨境界都无法踏入的废物,也来藏宝阁?”陆彦身边的两名陆家子弟,也阴阳怪气的讥讽陆尘。

陆彦与陆尘的关系一直很差,因为陆彦的父亲,曾被陆尘的父亲陆一州打伤过,所以陆彦一直对陆尘怀恨在心。若不是陆尘的爷爷是家族三长老,陆彦可能早就对陆尘出手了。

“我来这里与你们没有关系!”陆尘看着眼前的三人,皱了皱眉,随后说道。

“嘿嘿,与我们没有关系?陆尘,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难道你不知道家族藏宝阁是什么地方?你来藏宝阁,得到家主允许了吗?”

“陆尘,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说实话,你就是一个无属性的废物,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走上修炼道路,一辈子都不可能踏入炼骨境界!你还不服气?嘿嘿,要不你现在运转内力,你若是你踏入炼骨境界了,我保证不拦着你进入藏宝阁!”陆彦语气刻薄的说道。

其实陆尘来藏宝阁并不是要看什么武道典籍,他只是想看一看炼药典籍,虽然知道半年时间自己不太可能晋升为中级药剂师,但陆尘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陆尘,想从那些炼药前辈留下的典籍中,寻找一些炼药的灵感,没先到在藏宝阁之前,正好碰到了陆彦等人,还被对方给拦了下来。

“陆彦,现在我是不如你,但是将来我未必不能超过你,现在你得意,等我超过你的那一天,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陆尘看着陆彦,嘴角微微扬起。

虽然陆尘不能修炼,至今连炼骨境界都无法踏入,可陆尘从来没有自怨自艾。不能在武道上有突破,那就在炼药上提升。先努力成为中级药剂师,以后再成为高级药剂师,到时候整个家族的成员都得看自己脸色,哪怕自己连炼骨境界都无法踏入。

“哈哈哈,笑死我了,见过不少自以为是的家伙,但是像陆尘你这种不要脸皮的,也真是少见啊!”陆彦肆无忌惮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过在他的笑容之下,那目光之中却隐藏着一丝阴毒。其实此时陆彦心中恼怒的很,他恼怒的原因,正是陆尘那种淡然好像无论如何都压不服的态度。

“陆尘,赶紧给老子滚,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陆彦阴沉的声音说道,他是真的想动手打陆尘。

第2章 乾坤魂印

“陆尘!”

就在陆彦等人气势汹汹欲要对陆尘动手之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听到声音,陆尘就知道是自己的爷爷陆天星。

陆彦等人见到陆天星过来了,顿时收敛了许多,只是眼神中的阴毒意味,仍然若隐若现,他内心中一直都有干掉陆尘的念头。

宋天星看了陆彦三人一眼,而后又接着对陆尘说道,“陆尘,你跟我来!”

“是!”陆尘应道。

陆天星让陆尘离开,陆彦心中就算再不甘愿,也绝对不敢出言阻拦,所以他只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家族长老的威严,不是他一个小辈能够挑衅的,就算他爷爷是大长老也不行。

在陆尘转身的瞬间,他的双眸却是陡然一缩,因为他清楚看到,在一个方向百米之外站立着的一道俏丽白色身影,陆嫣然!

陆嫣然,是陆家家主之女,与陆尘同岁。

“现在……竟是连打个招呼,都做不到了吗?”陆尘嘴角泛着一丝苦涩,微不可查的轻轻摇头,他很快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仿佛并没有看到陆嫣然。

但是他心中的阵痛,只有他陆尘自己知道。若是那身影是别人还罢了,可是对陆嫣然,陆尘实在是做不到无视。清晰记得年幼的时候,陆尘与陆嫣然几乎形影不离,陆尘比陆嫣然大几个月,陆嫣然那时候总是跟在陆尘后面叫着‘陆尘哥哥!陆尘哥哥!’。而如今,陆嫣然明明看到陆尘被陆彦等人拦在藏宝阁之外,竟只是在远处看着,并没有出面帮陆尘解围。

“罢了!罢了!”陆尘摇摇头,努力将脑海中的那一道倩影驱逐出去。

陆尘跟着陆天星,来到一偏僻无人处,陆天星这才转身看向陆尘。陆天星也知道陆尘在陆家大院内被不少子弟看不起,不只是陆尘,其他无属性不能踏上武道一途的子弟,也同样都低那些能够修炼的子弟一头,这也是陆天星无法改变的事情。

“陆尘,你知道那陆彦对你有敌意?”陆天星收起之前的威严,语气恢复温和。

“知道。”陆尘应道。

“你知道就好,他父亲在十年前在擂台上被你父亲击伤,他们一直记仇的。以后你再遇到陆彦,最好避开。暂时的隐忍,并不代表你懦弱,这是策略,你明白吗?”陆天星语重心长说道。

“爷爷,我懂!”其实这些年来,陆尘也一直有意的避让陆彦,这一次在藏宝阁之前碰到陆彦,也是一个小意外。

“唉,你父亲当年不仅是我陆家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也是整个青风城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你若是也能修炼,那该多好……”陆天星回忆起往事,有些感慨。

陆尘默然无语!

陆尘,当然也渴望成为修炼者,但是他的体质是无属性的,注定不可能踏上武道。

“罢了,罢了!”陆天星摇摇头,眼神却是出现了一种变化,好像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方形的物件。

这是一个手掌大小的土黄色物件,看上去平淡无奇,若不是此时陆天星表情凝重,陆尘还以为那么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陆尘,你看这个像什么?”陆天星看着陆尘,询问道。

“嗯?”陆尘有些不解的看着陆天星,他知道陆天星是问那土黄色的方形物件,但是却不知道陆天星为何这么问。

陆天星微笑看着陆尘。

虽然不解,不过陆尘倒是仔细观察起来,过了片刻,陆尘脸色陡然一变。

“爷爷,你手中拿的难道是魂印?”陆尘有些不确定的惊声道。

不能怪陆尘吃惊,而是陆天星手中托着的物件,真的与传言中的魂印外貌相仿。魂印是何物,陆尘虽然从未亲眼见过,但是却不是一次两次的听说过。

在腾龙大陆上,据说只有超越先天强者的无极强者,才能在识海之中产生本命魂印。而一些无极强者在寿元即将枯竭的时候,会消耗毕生的功力,将本命魂印凝聚出来留给自己的家族或者自己的传人。

陆尘从未想过自己的家族拥有一枚魂印,更没有想到这枚魂印还是在自己的爷爷手中。

据说,得到魂印的修炼者,若是能够吸取魂印中的力量,自身的境界也将突飞猛进,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提升一个武道大境界。

魂印的珍贵程度,不是一般修炼者能够染指的。可以说,整个青风城内的修炼者,恐怕也没有几个见过魂印。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陆尘眉头又凝了起来,他疑惑的看着陆天星。因为,若是爷爷陆天星拥有一枚魂印,为何不吸收魂印,让境界突破?爷爷现在是先天强者,若是吸收了魂印的力量,那么很可能突破到无极境界!

爷爷陆天星若是踏入无极境界,那别说是陆家,就是放眼整个青风城,也将是首屈一指的强者。

“没错,这正是魂印!”陆天星郑重的点点头。

“别这种表情看着我,倒不是我不想吸收这枚魂印,实在是我无法吸收它!”陆天星见到陆尘露出的表情,就知道陆尘在想什么,他笑了笑解释说。

“陆尘,这不是一枚普通魂印,它是一枚乾坤魂印。它的来历,也非同小可。今日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切记不可传出去。”陆天星吸了一口气,突然变得严肃。

陆尘点点头。

“这枚乾坤魂印,相传是我陆家先祖留下来的,它已经流传了超过一万年的时间。我陆家的那位先祖,当时乃是整个腾龙大陆的最强者,他一手壮大陆家,使陆家成为腾龙大陆第一世家。那时候,腾龙大陆任何一名修炼者,都不敢对陆家有任何不敬。”

“那位先祖死后,留下了乾坤魂印,可是陆家却没有任何人能使用,所以这枚魂印,也就一代代传了下来,直到现在,它落在我的手里。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但大概就是这样吧。”陆天星唏嘘的说道。

“最强者?第一世家?”

陆尘听到这些词语,整个人都懵掉了。

在此之前,陆尘从来不知道自己所在的陆家还有如此辉煌的过去。

“陆尘,原本我打算将这枚魂印传给你父亲陆一州的,可惜……罢了,现在我就将这枚魂印传给你,万万要小心保存,或许有一天,我陆家能够出现一个可以使用这枚魂印的人,那时也就是我陆家重新崛起的时候。”陆天星将手中土黄色的魂印递到陆尘面前,眼神晶亮。

“爷爷……”陆尘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土黄色魂印。

“收起来。”陆天星低声喝道。

“是!”陆尘接过魂印,小心翼翼的将其收了起来。

……

破败的别院房舍中,陆尘心情沉重的打开自己床脚的一个箱子,里面是几个瓷瓶。

“只有三瓶炼骨药剂了!”陆尘看着箱子中的三个瓷瓶。

陆尘是初级药剂师,之前他炼制过许多初级药剂,通过炼制药剂卖掉药剂,陆尘赚取过不少的金币,然后又用这些金币购买炼制淬体药剂的材料。

一瓶炼骨药剂正常的售价是三十个金币,三瓶炼骨药剂,价值九十个金币。九十个金币,也仅仅勉强能购买炼制一份淬体药剂的材料。

“这几日,将这三瓶炼骨药剂卖掉,然后再多买一些炼骨药剂的材料,我需要炼制更多的炼骨药剂。”陆尘凝视了好一会,撇撇嘴嘀咕了一句,而后将这仅剩的三瓶炼骨药剂取了出来。

虽然陆天星经常给陆尘送来一些钱财或者是草药等物,但是陆尘为了晋升中级药剂师,需要消耗的资源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不到万不得已,陆尘也不想主动去找爷爷陆天星帮忙。

“乾坤魂印!”

陆尘突然想到今天刚刚得到的乾坤魂印,他自然的将其拿了出来,乾坤魂印入手有些温凉,仔细触摸能感觉到其表面有些细密的纹路。

“想不到,我陆家曾经是大陆上的第一世家!”

“这枚乾坤魂印,是当时大陆第一强者留下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枚魂印居然不能使用。”陆尘将手中土黄色的魂印举到眼前,仔细的观看着。

“可惜,我是无属性的体质,不能修炼。若是我能踏上武道一途,或许也能试试吸收魂印的力量呢。”陆尘心猿意马的胡乱转动着念头。

“哧!”

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突然从魂印上氤氲出来,这一道光芒,瞬间便将陆尘包裹起来。

陆尘只感觉到眼前一花,而后脑海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这种痛楚简直不是人类可以忍受的,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瞬间撕裂。

好在,这种痛楚持续的时间很短,大约只过了呼吸时间,痛楚消退,陆尘的视线也恢复正常。

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但是陆尘全身的衣衫,都完全被汗水湿透,外人根本就无法理解这短短时间陆尘所经历的痛楚到底有多么强烈。

“嗯?你是……谁?”陆尘来不及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目光就落在房间内的一道人影之上。

第3章 凝聚内力

这道人影,身体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光晕,看上去极为古怪。陆尘下意识的去看人影的容貌,他发现这是一名老者,留着长长的白色胡须,他从未见过这个人,对方应该不是陆家的长辈,陆家的家主和九位长老,陆尘都认识,眼前这个人显然不在其列。

“我名字叫陆杰!”老者目光也看着陆尘,嘴角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小家伙,你叫陆尘?”

“是!”陆尘有些愕然的点头,听到老者自报名字,加上对方还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不禁让陆尘有些迟疑起来,难道面前这位老者真的是陆家哪位长辈?

陆家实在是太大了,成员众多,所以陆尘也不可能认识陆家所有人。

只是,这位叫陆杰的老者,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房间之内的?还有,他为何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陆尘,你打开了乾坤魂印的封印,真是不错,这一万余年的时间过去,我终于等到了一个能够打开封印的后辈。”陆杰微微点头说着,好像是在夸赞陆尘,又好像是在回忆往事。

陆尘听到这句话,大脑直接就懵掉了,有些转不过弯来。

不过很快陆尘就脸色一变,因为刚刚还在他手中的乾坤魂印,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陆尘赶紧在四周寻找,哪里还有魂印的影子?

他的爷爷陆天星可是叮嘱过,万万不可将乾坤婚姻遗失的,这还不到几个小时,他似乎就丢了乾坤魂印。

“别找了,魂印此时就在你的识海之中。”陆杰看到陆尘的动作,笑说道。

“识海?”陆尘一愣,跟着重复了一句,而后脸色便涨红愤怒的看着老者陆杰,“这位前辈,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过若是你拿了我的魂印,还请你还给我。”

陆尘以为是面前的老者拿走了自己的魂印,至于这个陆杰说魂印在自己的识海内,这绝对是在扯淡。就算陆尘不是修炼者,可这并不妨碍陆尘知道一些武道常识。在这个世界上,至少也得等到踏入无极境界,才能开辟自己的识海。陆尘自己连炼骨境界都没有踏入,怎么可能有自己的识海?

“看来你还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啊!”陆杰笑眯眯的看着陆尘,“刚才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有一点点的疼痛?”

“一点点疼痛?”陆尘瞪大眼睛,那种疼痛简直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而这老者陆杰却说是一点点疼痛。

陆尘刚想发飙,但随后他又安静了下来,因为这老者,居然知道刚才他脑海中有疼痛感,这是怎么回事?

“好吧,咱们就长话短说吧!”

“陆尘,其实这枚乾坤魂印,就是我留下来的。不久之前,你从你爷爷陆天星手中得到这枚魂印,他不是告诉过你一些事情吗?没错,我就是乾坤魂印的第一代主人,一万年前腾龙大陆第一世家陆家家主陆杰。你爷爷陆天星说我是当时的至强者,这一点也没说错。”陆杰语速很快,但是陆尘能听清每一个字。

“修炼者,确实需要踏入无极境界才能开辟自己的识海,不过你是一个例外。你解开了乾坤魂印的封印,所以乾坤魂印的力量帮你直接开辟了识海,刚才你感觉到的疼痛,就是开辟识海引起的。”

“现在,你照我说的做,就可以看到识海中的魂印,当然也能得到一些东西,有了这些东西,足以令你得到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潜力。”陆杰并没有给陆尘询问的机会,继续说道,“闭上眼睛,收敛心神,摒弃一些杂念,观想自己的识海。”

陆尘虽然还没有完全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老者的话似乎有一种魔力,他自然的就按照老者的话去做。

很快的,他就真的看到自己的脑海之内,那一枚乾坤魂印,正徜徉在那里。当陆尘的意念接触魂印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洪流便是滚动而来,与陆尘的意念融合。

陆尘只觉得自己的记忆之中,融合了大量的信息,这些陌生的信息快速的被整理,很快的陆尘就知道了这些信息到底是什么,乾坤心法!

显然,这是一种极为高深晦涩的心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尘重新睁开眼睛,老者陆杰仍然站在他面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样?”

“得到乾坤心法了?这可是武道无上心法,有了乾坤心法,将来你的成就可就不可限量了。不过你要记住一点,在任何时候,都绝对不能泄露自己的心法,不然整个大陆的强者恐怕都会来找你。”陆杰微微的点头说道。

到了这时候,陆尘已经基本相信了面前这名老者的话,只是因为这太过匪夷所思了,陆尘还需要一点时间来笑话这些惊世骇俗的信息。

“前辈的意思是……前辈已经活了一万年?”陆尘吸了口气,快速冷静下来,他眼神一动看着陆杰试探问。

一万年,太吓人了。陆尘知道,武道境界越高的修炼者,寿命就越悠久。但是无极境界的强者,寿命也不过两百多年的样子,一万年实在是太久远了。

“并不是!”

“其实我早就死了,一万年前就死了。现在你看到的,只不过是我留下的一缕神魂而已,我的这一缕神魂,一直附着在乾坤魂印上,等着魂印被解开封印的那一天。”陆杰有些怅然的说道。

“我解开了封印?难道之前从来没有人能解开封印?可是,我是无属性的体质,连武道一途都不能走,我又怎么能魂印的解开封印?”陆尘很不解。

“无属性?谁说你是无属性的体质?”陆杰瞪圆眼睛。

“我肯定是无属性体质啊,这一点任何人都知道的。”陆尘笃定的语气说道。

“哈哈,那只是他们无知而已,陆尘,你并不是无属性的体质,其实你是全属性的体质。”陆杰摆摆手说道。

“全属性?”陆尘一愣。

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是全属性。

在这个世界上,修炼者的属性,一般分为五种。这五种属性,分别是金木水火土。有人是一种属性,有人是两种属性,有人甚至拥有三种属性。当然,并不是说属性越多越好,在大多数情况下,一种属性的修炼者比两种属性的修炼者修炼速度通常更快。

尤其是一种纯属性的修炼者,那修炼速度简直吓人。纯属性的修炼者数量当然也极少,以陆家来说,在陆家整个年轻一辈子弟中,包括嫡系和旁系子弟在内,没有一个人是纯属性的体质。

陆尘,还从未听说这个世界上有全属性的人存在。

“对,你就是全属性,解封乾坤魂印的条件之一,就是需要纯属性的体质。另外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拥有足够纯净的血脉。血脉的问题你不要问,我现在也不会多说,将来等你足够强大,你自然会知道。”

“先说说属性的问题,事实上,全属性和无属性的修炼者是很难区分出来的,再加上在这个世界上全属性的人是极少极少的,比纯属性的人要稀有得多。所以,很多人都并不知道全属性的存在,适合全属性人修炼的功法也就更少了。”

“正因为此,导致原本就极度匮乏的全属性人,更是难以走上武道之路。陆尘,你不用担心,你有乾坤心法在,它可以帮你很轻易就走上武道之路。”陆杰笑眯眯的对陆尘说道。

陆尘听到这番话,心中狂喜。

陆尘,做梦都想要成为修炼者,但是在此之前,他也知道自己与武道无缘。可是现在,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康庄大道,他居然能成为修炼者,他怎么可能不喜?

“好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你也知道了乾坤心法的内容,还是抓紧时间试试心法的威力吧!你已经十六岁,浪费了不少时间啊!好在,还来得及。”陆杰话音还未落下,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陆尘面前。

陆尘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好像是一场梦境。

陆尘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他眉头微微皱起。

“难道真的是在做梦?”

陆尘有些不确定了,他有些忐忑的尝试内视自己的识海,旋即便是确定,之前发生的并不是梦境,而是真的,识海中的乾坤婚姻,赫然还在那里。

接下来,陆尘没有任何迟疑,他马上开始尝试运转乾坤心法。乾坤心法无比晦涩,陆尘现在能明白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不过这并不影响陆尘尝试运转心法。

“嗤嗤!”

一股气流,只用了几个呼吸时间,就在陆尘的体内产生。

感觉到这股气流之后,陆尘全身的血液,都几乎沸腾起来。

“内力,这是内力!”

“天……我真的能修炼了!”

陆尘死死的按捺住激动的心绪,在此之前,他曾无数次尝试过修炼,但从未成功在体内凝聚出内力。而现在,他却轻而易举的凝聚出内力。

要知道,那些有属性的人,在最初修炼的时候,就算是天赋惊人,也是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凝聚出内力的,而陆尘却只用了几个呼吸时间就凝聚出内力,不知道是因为陆尘的天赋太强,还是乾坤心法太强。

第4章 突飞猛进

“炼骨初期!”

一个小时后,陆尘凝聚的内力,终于打通全身多条主要经脉。

走到这一步,也就表示,陆尘正式从普通人成为了一名修炼者。虽然仅仅是炼骨初期这样最低级的境界,但是这种进步,却是一个巨大的无法衡量的跨越。

一个小时之前,陆尘还是普通人,而现在,却已经是炼骨初期的修炼者。

这样的修炼速度若是传出去,恐怕整个青风城的人都得惊掉下巴,不为别的,就为陆尘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踏入武道。

要知道,在陆家年轻一辈中,天赋最强的子弟,就是陆嫣然等几个人,而即便是陆嫣然,当初也是足足用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才从普通人踏入炼骨初期境界的。

“继续修炼!”陆尘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些体内的内力流转,便继续开始运转心法修炼。

又过了一个小时,陆尘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有些难以为继,便毫不犹豫的打开一瓶炼骨药剂吞服了下去。炼骨药剂被吞服,转化为一股磅礴的雄浑内力,将陆尘的修炼速度骤然提升了一大截。

时间,转眼就来到第二天的清晨。

“啪啪啪!”

陆尘的骨头传出一阵细密的脆响声。

“炼骨中期!”

“不到一天时间,便踏入炼骨中期境界,这样的修炼速度……”

陆尘再次睁开眼睛,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内力,手掌都微微颤动着。

太惊人了,也太吓人了。

别人几年时间才能走过的路,陆尘不到一天就走完了。

运转乾坤心法修炼,对于现在的陆尘来说,简直毫无阻碍,他从普通人突破到炼骨初期,从炼骨初期突破到炼骨中期,连一点瓶颈都没有感觉到。

陆尘觉得,若是继续使用炼骨药剂,应该只需要几天时间,自己就能踏入炼骨后期境界。炼骨后期之上,便是淬体境界。像陆彦,也只是淬体后期境界而已。

不过,陆尘之前一共有三瓶炼骨药剂,在之前的修炼中使用了一瓶,现在只剩下两瓶了。若是这两瓶也用掉,那陆尘在短时间内将没有药剂可用。

“这两瓶药剂,不能直接用掉!对,我拿去万宝阁先卖掉这两瓶药剂,然要购买材料继续炼制更多药剂。”陆尘心中有了决定,便立刻出门。

陆尘居住的别院,在整个陆家大院中是在很偏僻的地方,而且靠近陆家大院的后门。大院后门,平时很少有陆家子弟出入,所以陆尘从后门离开大院,可以避免被人发现。现在的陆尘,一点都不想吸引到其他人注意,闷声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半个小时后,陆尘就到了青风城内的万宝阁,万宝阁是一规模极大的商楼,在里面可以买卖很多物品。陆尘不是第一次来万宝阁了,以前他炼制的药剂,大多也都在万宝阁出售,所以他轻车熟路,很快就来到万宝阁的收购柜台。

“陆公子,又要出售药剂吗?”

收购柜台内的工作人员,也都对陆尘很熟悉了。陆尘虽然不能修炼踏入武道境界,可毕竟是陆家嫡系子孙的身份,况且陆尘的爷爷还是陆家实权人物三长老,所以这名工作人员对陆尘的态度一直是比较客气的。

“对,我想出售两瓶炼骨药剂。”陆尘将自己仅有的两瓶炼骨药剂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上。

“呦,这不是陆尘少爷吗?”

“陆尘少爷,这是要出售药剂啊?对啊,我差点忘记,陆尘少爷可是青风城鼎鼎大名的药剂师呢。”就在陆尘将药剂放在柜台上的同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一名身着锦袍的年轻人,带着两名随从,正挑衅的眼神看着陆尘。

陆尘转身看了锦袍年轻人一眼,他认识此人,此人叫王东,是王家的一名旁系子弟。王家与陆家一样,都是青风城三大家族,而且论整体实力,王家还要在陆家之上。

王东只是王家的旁系子弟,而陆尘是陆家的嫡系,此时王东与陆尘打招呼,明显带着嘲讽的味道,他之所以有这个胆量,也就是因为陆尘不能修炼。如果陆尘是能够修炼的陆家嫡系,那王东就算再多一个胆子,也肯定不敢挑衅。

“我当是谁,原来是王家的一条癞皮狗啊!”陆尘眉毛微微一挑,笑看着王东说道。

王东脸上有许多麻子,乍一看上去就好像一脸癞子,加上王东这个人品行也极差,所以在青风城他有一个癞皮狗的外号,背地里很多人都这么叫他,王东也知道自己的这个难听的外号。

听到陆尘叫自己癞皮狗,王东脸色当场就冷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有这个外号,但是在他面前敢直接叫他外号的人,整个青风城也绝对没有多少。

“陆尘,你敢骂我,你是想死了!”王东阴测测的眼神盯着陆尘。

“混账东西,敢骂我家少爷,我弄死你!”

“陆尘,你就是一个废物!”

王东身后的随从,也向陆尘露出獠牙叫嚣。

因为陆尘不能修炼,所以连王东的随从,都敢对这陆尘像疯狗一样狂吠。

“陆尘公子,隐忍一些吧,那王东名声可不好。”柜台内的工作人员,也低声对陆尘劝说道,他怕陆尘得罪王东吃亏。

陆尘对这名工作人员点点头,人家能提醒自己,也是好心,“这两瓶炼骨药剂,换成金币吧!”

陆尘也不想多理会王东这样的人,其实如果不是王东挑衅,陆尘根本就不会多看王东一眼。他现在可不是以前了,以前除了炼制药剂,就没什么事情做,比较闲。而现在,陆尘需要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与王东纠缠,就是浪费时间。

“药剂没问题,这是六十个金币,陆公子请收好。”工作人员检查了一遍药剂,确定没有问题后,将六十个金币递给陆尘。

陆尘炼制的炼骨药剂只是普通品质的,在珍宝阁这样的药剂收购价是三十个金币一瓶。

“陆尘小废物,这就想走?”

陆尘接过金币想离开柜台,王东一下子挡住陆尘的去路。

“王东,你想怎么样?”陆尘有些不耐烦看着王东。

若是以前,陆尘还有些担心在王东手中吃亏,但是现在陆尘已经踏入武道,是炼骨中期境界的修炼者。这个王东,修炼许多年,也不过才是炼骨中期境界而已。就算真的打起来,陆尘也未必就不是王东对手。

“哼,我想怎么样?刚才你骂我,难道就这么算了?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休想安然回到你陆家。”王东阴冷的语气说。

“呵呵,叫你癞皮狗可不是骂你,难道你不知道整个青风城的人都叫你癞皮狗吗?”陆尘眯着眼睛笑道。

“陆尘,你真是作死,你一个废人,也敢与我叫板?别人怕你陆家子弟身份,我王东可不怕!”王东愤怒的看着陆尘,陆尘一再骂他癞皮狗,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么能忍?弄死陆尘他不敢,但是打陆尘一顿,也不算什么大事。陆尘不能修炼,在陆家可没什么地位。

在周围,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陆尘和王东两人,其中不乏认识这两个人的。

王东看到陆尘手中拿着的金币,眼珠子一转,开口又说道,“陆尘,不如咱们去玩玩飞球如何?我若是出手揍你,别人会说我是欺负人,谁叫你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呢?我王东,也不想仗势欺人,咱们就去玩玩飞球,你现在不是有六十个金币吗?我们赌一场如何?”

飞球,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种普通游戏,就是手持一个铁球,然后扔到固定距离外的一个洞内。两个人玩这个游戏,谁的飞球距离洞越近,谁就是赢家。

在珍宝阁内,就有飞球游戏的场地,有许多人都会到飞球厅玩这个游戏,当然也会对赌。

陆尘心中一动,眼神眯了眯。

飞球游戏,普通人也能玩,这个游戏有一定的技巧。不过,一般来说,普通人口算技巧再高,也是玩不过修炼者的。因为修炼者拥有内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飞球,修炼者扔出的飞球,要比普通人精确得多。

在王东看来,陆尘与他玩飞球游戏,那陆尘是必输无疑的。六十个金币,对于王东这样的旁系子弟来说,也算是一笔不错的钱财了,轻松从陆尘手中赢取六十个金币,王东何乐而不为?

“陆尘,难道你连玩个游戏都不敢吗?”王东的一名随从,翻白眼激将说道。

“哼哼,陆尘,你要是不敢和我玩这个游戏,那么就在这里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放你离开。”王东目光扫了四周一圈,冷笑着说道。

陆尘毕竟是陆家嫡系子孙,若是在这样的公众场所叫他王东一声爷爷,那也能引起不小的震动,对他的名声提升都有很大帮助。

“既然癞皮狗你要玩,我哪能不陪你呢?”陆尘笑着答应了下来。

若是在没有踏入武道之前,陆尘还真不敢和王东玩飞球游戏,但是现在嘛,有人主动送金币给自己,哪有不收的道理?

第5章 对赌

飞球厅,在珍宝阁的二楼。

陆尘和王东走在前面,后面还跟着一群人。这些人都是想看热闹的,陆尘和王东,也算青风城名人了,这两人对赌飞球,自然很引人注目。

“陆尘,可别说我欺负你,咱们就不比一百米飞球了,五十米的也不比了,就比二十米难度的如何?”进入飞球厅后,王东对陆尘高声道。

最简单的飞球游戏,是十米距离的,之上是二十米,二十米之上是五十米,五十米之上是一百米,青风城最难的飞球游戏距离是一千米。

一般来说,普通人玩飞球游戏,多半选择的都是十米,选择二十米难度的都少。王东选择二十米的难度,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很难了,普通人就算技巧再高,也很难将一个小铁球仍到二十米之外的一个小洞之内。

在王东看来,二十米难度的飞球游戏已经足够让他稳赢陆尘了。

“二十米?”陆尘挑眉看向王东。

“怎么?二十米的难度你也不敢尝试吗?”王东还以为陆尘不敢玩二十米飞球,鄙夷的盯着陆尘。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二十米难度飞球太简单了,不如玩五十米飞球吧?”陆尘摇头笑了笑。

王东是修炼者,二十米的飞球,王东也有很大几率一次进洞,两人扔出的飞球若都进洞,那只能算是平手,还需要再比。陆尘,不想浪费时间,五十米难度的飞球,以王东的能力,若不是运气太好,应该是不能一次进洞的。

“五十米?”王东听到陆尘的话,眼神顿时一亮,“陆尘,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输了别说我欺负你。”

“当然!”陆尘笑着点头。

王东笑眯眯的对工作人员招手,让其准备好两个飞球,同时踏步来到一个五十米飞球场地。五十米难度的飞球,王东也没有一点把握一次进洞,但是飞球游戏要赢,并不是非要进洞,只要能够让自己的飞球距离洞口比对方的飞球距离洞口更近就可以了,王东自信自己可以百分百赢陆尘。

“陆尘是疯了吗?他居然要和王东玩五十米飞难度球?他怎么可能赢?”

“就是,他就是普通人,没有内力控制飞球,绝对不可能将飞球仍进五十米之外的洞口内!”

“他们的赌注,是六十个金币啊!这陆尘,简直就是将六十个金币拱手送给王东啊!难道,他是故意想输给王东?王东赢了,或许就不找他麻烦了?”

四周许多人听到陆尘主动提出玩五十米难度的飞球,都感到很意外。在他们看来,陆尘应该选择十米难度飞球才是最明智的。当然,就算是十米难度飞球,最后也一定会是陆尘输,一次两次或许还能进洞,但迟早会有不进洞的时候。而王东有内力控制飞球,几乎可以保证每次都能十米进洞。

“两位公子,飞球已经准备好了!”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分别递给陆尘和王东一个铁球。

“我先来!”王东大方的挥挥手,先一步站到了规定的黄线前方位置,脸上带着自信,将手中大概有成年人拳头一半大小的铁球托了起来。

陆尘笑眯眯的看着王东的动作。

“去!”

王东在稍微调整后,就将飞球仍了出去,飞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着五十米之外的洞口飞去。猛一看去,给人的印象,似乎无比的精准。

“啪!”

飞球落地后,发出一声响动,而后继续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向前滚动。

几个呼吸时间后,飞球停了下来,王东看了一眼,脸上得意的神情更甚。他扔出的飞球,距离洞口,仅有不到两米远的样子,这个成绩当然很不错。

四周的众人看到这个成绩,不少人都暗暗的点了点头,而后怜悯的眼神看向陆尘。

“陆尘,到你了,开始吧!嘿嘿,你的飞球要是距离洞口更近,就能赢了。”王东对陆尘撇了撇嘴。

陆尘走上前,手中托着铁球,在黄线之前停了下来,没有任何调整,直接就猛的发力将飞球向着前方仍了出去。

看到陆尘如此动作,四周的众人都连摇头,他们觉得陆尘这是破罐子破摔,根本就不在意成绩了。

飞球在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后,突然猛的下沉。

“噗!”

一声有些闷的响声传来后,那颗飞球,精准的落入五十米之外的洞口之内。

看到这一幕,原本嘈杂的谈论声,都戛然而止。

这怎么可能?

五十米难度的飞球,直接进洞了?

“不!”王东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散,就直接凝固了,他下意识的大叫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癞皮狗,你输了。”陆尘拍了拍手,笑对着王东道。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进洞?你怎么能进洞?这一定是运气,一定是运气!”王东连连摇头说道。

飞球游戏,有时候是需要一些运气的,就算是普通人玩百米难度飞球,也是可能一次进洞的,只是概率比较小,上千次也未必能成功一次。

“六十个金币的赌注,拿来吧!”陆尘对着王东伸出手。

现在的陆尘,正需要金币购买材料,六十个金币,足够购买三份炼骨药剂的材料。

王东脸上的肌肉,剧烈的颤动了片刻,不过他还是拿出六十个金币递给了陆尘。在这四周,有很多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若是赖账,丢脸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包括整个王家的脸面都会蒙尘。况且,在珍宝阁对赌飞球,他想赖账也不行,珍宝阁绝对不会允许。

“恭喜陆公子!”工作人员笑对着陆尘道贺。

“多谢,这是游戏费用!”陆尘接过王东的六十个金币,将其中六枚金币递给工作人员说道。这六枚金币,有五枚是游戏费用,还有一枚是给工作人员的小费。

在珍宝阁玩飞球游戏,是需要支付费用的,要不然珍宝阁可不会白白让他们使用这里的场地。

工作人员满脸笑容的接过陆尘递给他的六个金币,连连道谢。

“陆尘,你可敢与我再玩一把?”王东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损失六十个金币,他眼神闪了闪,低沉的声音对陆尘道。

“哦?癞皮狗你还要玩?不怕再输?”陆尘眯着眼睛看向王东。

“哼,笑话,区区几十个金币我会放在眼里?你若是有种,咱们这一次赌注就一百个金币。”王东怒声咬牙道。

“如你所愿,这一次就一百个金币的赌注!”陆尘略微一迟疑,就点头同意了。

四周那些从陆尘刚才一把进洞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人,再次轻轻摇头。其实这些人与王东一样,都认为陆尘刚才那一把完全是运气好。在这里的人,只要是认识陆尘的,都知道陆尘是普通人不是修炼者,普通人能让飞球进入五十米之外的小洞,这只能用运气来解释。

在他们看来,陆尘应该见好就收才对,再对赌一次,陆尘九成九都会血本无归。

这一次,仍然是王东先仍飞球,很明显的,他郑重了许多,足足调整了几个呼吸时间,才将手中的飞球仍了出去。

成绩,也比第一次更好,飞球最后停止的地方,距离洞口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这样的成绩,真的是非常不错了,就算是炼骨后期境界的修炼者也未必能有这个成绩。

看了飞球的位置一眼,王东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的成就,已经算是比较不错的发挥了。

“到我了!”陆尘没等王东开口,就大踏步走了过去,这一次他甚至没有来到黄线之前,而是在行走之中,就将手中的飞球仍了出去。

看到陆尘的动作,四周又是一片哗然,陆尘也太儿戏了吧?

片刻后!

“哗!”

所有人,眼睛都有些直了,因为,陆尘这一次扔出去的飞球,居然再一次精准无比的进入五十米之外的小洞之内。

第一次进洞若是运气,那么连续两次都精准进洞,可就不是简单的用运气来解释就能解释的通的了!

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陆尘。

刚才陆尘仍飞球的动作,完全就是胡乱玩的啊,可是这样胡乱扔出去的飞球,居然能够精准进洞,难道是因为陆尘足够自信,知道自己一定能够将飞球入洞?

“该死!”

王东猛一跺脚,血色上涌,整个脸都涨红了。

“癞皮狗,看样子你又输了啊,这一次是一百个金币了!”陆尘伸出手,笑着向王东要那一百个金币的赌注。

“你是怎么做到的?”王东咬牙切齿的发出声音。

“这个你别管,愿赌服输,一百个金币拿来!”陆尘摇头说道。

王东慢吞吞的拿出一百个金币,交给陆尘,他心头都在滴血,眼都发红。一百个金币,对于他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陆尘又将六个金币递给工作人员,随后将剩余的九十四个金币装了起来,现在他身上的金币数量,超过二百个,足够购买十份炼骨药剂的材料。

“十瓶炼骨药剂,应该够我踏入淬体境界使用的了吧?”陆尘心中喜滋滋的想着。

第6章 小发一笔

想到不久之后就能踏入淬体境界,陆尘轻轻的抿了抿嘴。

“癞皮狗,对于你提供的金币,我很感谢。那么,我也该走了。”陆尘笑对着王东拱手道。

王东的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焰,他死死的捏着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跳,显然在压着怒火。若不是因为在珍宝阁,他可能已经对陆尘动手了。珍宝阁内,是不允许任何人私斗的。

“站住!”看到陆尘就要转身离开,王东猛吸了口气,大喝一声。

“哦?你还有事?”陆尘转过身重新看向王东。

“陆尘,你可敢再与我赌一次?”王东真的是心疼自己那一百六十个金币,同时也觉得连续输给陆尘两次在那么多人面前很丢人,他得扳回颜面。

“你还要赌?”陆尘眼神微微一闪。

“对,你要是有种,咱们这一次就玩一百米难度的飞球游戏,赌注是二百个金币怎么样?”王东有些歇斯底里。

今天他已经输掉一百六十个金币,他剩余的金币,也就只有二百多个了。这些金币,是他很长时间才慢慢积攒下来的。

“一百米难度?”陆尘眉头微微一皱。

若是五十米难度的飞球游戏,陆尘可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但是一百米难度,陆尘也没有什么把握。他现在才炼骨中期境界的修为,要是能够踏入炼骨后期境界,那陆尘对一百米难度的飞球游戏也会有很大把握。

“怎么?你不敢了?”王东露出讥讽的表情。

“呵呵,既然你要玩,那我当然奉陪。”陆尘眼睛微微一眯,而后说道。

他对一百米难度的飞球游戏虽然没有把握一次入洞,但是王东肯定也没有那种能力,获胜,并不是一定要入洞。

若是能再赢王东一次,那自己的金币数量就将达到四百个,很诱人的数字。

该拼的时候,就得拼!机会一旦错过了,那下一次再想找这样的机会,就不那么容易了。王东这样的二愣子,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

“两位公子,这是你们的飞球!”工作人员,再次将分球分别交给陆尘和王东。

此时,在这个场地四周围观的人更多了,粗略看去,至少也有上百人在盯着陆尘和王东。

单场赌注达到上百个金币的,在这里已经算是不小的赌注,要知道,一瓶普通的淬体药剂,价值也就才二百个金币的样子。陆尘和王东的赌注,与一瓶淬体药剂的价值相当。

一些刚刚过来的围观者,看到对赌的是陆尘和王东两人,不免都有些意外。因为,他们都知道陆尘不能修炼,只是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居然敢和修炼者对赌一百米难度的飞球游戏,这不是疯了吗?钱多烧的?

不过,当他们听说陆尘已经连胜两把五十米难度的飞球游戏后,而且那两次还都是直接入洞,便都沉默了下来。连续两次直接入洞,这若是因为运气,那这运气也太好了,说不定一百米难度也同样能获胜。

“陆尘,这一次你先来!”王东这一次,没有先站到黄线之外,而是拿着自己的飞球看向陆尘说道。

前两次,他都是先仍飞球,两次都输了,这一次他打算让陆尘先仍。

听到王东的话,陆尘笑了笑,“好,你说怎样就怎样,这一次就让我先仍。”

陆尘拿着飞球,走到黄线之前,这一次他没有像刚才那样随意,而是吸了口气,将身体调整了一下。

陆尘体内的内力,也悄然的运转着,五种属性的内力,在经脉之中不断的快速流转。他的双目,则是死死盯着一百米之外的那个小小的洞口。

“似乎还是差了一些啊!”陆尘感觉到内力对飞球的控制,稍微差了一些火候,他拥有乾坤心法,对于内力的使用要比普通的修炼者高明很多。也正因为如此,前面两次五十米难度的飞球他才能轻而易举的就完成,但终究境界太低,对这一百米难度的飞球没有把握。

“嗯?”

就在陆尘想要扔出飞球的瞬间,他体内的内力,突然产生一种变化。

陆尘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金属性内力和木属性内力,居然融合到了一起。原本应该是木属性的内力,竟然转化成了金属性的内力。

陆尘的体质是全属性,他用乾坤心法踏上武道之后,体内产生的内力,就是金木水火土五种。而现在,木属性内力转化为金属性内力,他体内就只剩下金、水、火、土四种属性的内力。这不是重点,关键之处还是,陆尘的金属性内力提升了非常多,他可以感觉到可以运转的内力在瞬间提升了一大截,对手中飞球的控制同样提升了一大截。

“这是怎么回事?”陆尘目中露出惊愕之色。

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他思索的好时间。

“嗖!”没有多考虑,陆尘将飞球仍了出去,在飞球出手的瞬间,陆尘就知道自己成功了,这颗飞球肯定会入洞。

“咚!”

一声轻响传出,陆尘的飞球,飞过一百米的距离,直接入洞。

接近着,四周便传来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一幕,太让人震撼了!

百米难度飞球,一次入洞,这在整个珍宝阁的飞球厅,都并不是很常见的。所有人看向陆尘的有些,都透着一种古怪!

他是怎么做到的?

所有人,都有这种念头。

就算是淬体境界的修炼者,也不能每一次都能让百米难度飞球入洞吧?

“咕!”

在陆尘不远处的王东,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他看向陆尘的眼神已经不仅仅是愤怒,其中还有着一些惊恐。

他知道,这第三场对赌,他几乎百分百又输掉了!

二百个金币!二百个金币啊!

“癞皮狗,到你了!”陆尘让开位置,对王东说道。

“我这次不玩了!陆尘,下次我们继续玩。走!”王东哪里还愿意继续与陆尘对赌,他说了一句,就想带着两名随从离开。他的两名随从,此时也大脑一片空白,他们跟在王东身边已经好几年了,见过太多次王东与人对赌飞球,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些邪门的情况。

“王东,你可要想清楚了,这里是珍宝阁,不是你王家。珍宝阁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陆尘早就预料到过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他也不急不躁,淡淡的说了一句。

果然,听到陆尘这句话后,王东的身躯猛的震颤了一下。

“陆尘,你真要赶尽杀绝?”王东转过身,阴鸷的眼神死死的望着陆尘。

陆尘笑了笑,今日的对赌,完全是王东挑起来的,他相信若是自己输了,王东绝对不会大度的放过自己。现在,他当然也不会放过王东,况且他急需要金币,那就更不可能白白放弃那二百个金币了。

“废话别说了,王东,开始吧!”陆尘指了一下一百米之外的洞口。

“好!好!走着瞧,陆尘,我不会放过你的。”王东真的不敢就这样离开,他的视线中,已经看到一道灰色人影似乎在关注这个方向,那灰色人影王东也认识,是珍宝阁的一位执事。王东相信,只要他敢赖账,那位执事绝对会过来找他麻烦。

扔出飞球后,王东就知道自己的飞球不可能入洞了,他一咬牙,又拿出二百个金币交给陆尘,而后转身就离开。

“谢了啊!”陆尘对着王东的背影笑着说了一句。

“陆少爷,你……是怎么做到的?玩飞球你有什么窍门吗?你能不能教教我,我愿意拜你为师。”一名中年修炼者,这时候走上前对着陆尘眼神闪亮说道。

“我是靠运气!”陆尘连摆摆手。

看到四周大量的普通人和修炼者似乎要将自己围住的架势,陆尘连忙找了个空档,悄悄的钻了出去。

“啧啧,四百个金币啊!”回到珍宝阁一楼,陆尘满意的拍了拍胸前鼓囊囊的金币。

“全部都买炼骨药剂的材料。”陆尘向着药材柜台走了过去。

半个多小时后,陆尘回到陆家大院自己的别院之外,他打算一鼓作气,将足足二十份炼骨药剂的材料,全部炼制成炼骨药剂。

“嗯?”

刚进入院落,陆尘就看到一道红色身影站在院中。

“陆尘!”紧接着,一道声音传来。

陆尘皱眉看了看面前的这名女子,他认识这个女人,对方是陆嫣然的婢女,名字好像叫小翠。

她来做什么?

陆尘不知道这个陆嫣然的婢女,为何来自己破败的小院。

“陆尘,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都等你快一个小时了!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我的时间?”小翠怒气冲冲的对着陆尘喝道。

陆尘不由冷笑起来,一个下人,也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还质问自己哪里,真是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啊。

“你算什么东西?我去什么地方,还要与你交代?你浪费时间关我屁事?”对方这样的态度,陆尘当然也没有好脸色给对方。

“陆尘,这是我家小姐让我送给你的。”小翠愤怒的看着陆尘,不过她好像也不想与陆尘这个废物纠缠,随手掏出一个钱袋,不耐烦的向着陆尘递过去。

看到这个钱袋,陆尘恍然明白,看来是陆嫣然让自己的婢女送一些金币给自己的呢。

第7章 炼药

“呵呵!”陆尘在心中笑了笑。

“回去告诉你家小姐,我不需要。”陆尘没有接过小翠递过来的这个钱袋。

他陆尘,也不是没有骨气的人,更不是没有脾性的人!别说是现在自己已经踏足武道,就是以前只是普通人,他陆尘也不需要别人可怜。

“你……”小翠双眼一翻。

原本她以为陆尘会很感激的接过这个钱袋,她甚至想看看陆尘迫不及待的查看钱袋内有多少金币的窘样,她万万没有想到,陆尘连看都不看钱袋一眼,直接就拒绝了。

“这里可是有足足一百个金币!”小翠加重语气,恶狠狠的晃了晃手中的钱袋,顿时从里面传出金币撞击的声音。

一百个金币,在小翠看来对于自己的小姐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陆尘来说应该很多了。

“我说了不需要,我还有事,现在你可以走了。”陆尘摆摆手,径自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小翠看了看陆尘的背影,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是陆嫣然的婢女,与陆尘其实没有多少交集,但是陆尘这个名字,她一点都不陌生。她虽然是下人,而陆尘是陆家嫡系子孙,但是说实话,她对陆尘并没有多少尊重,原因很简单,就是陆尘是一个普通人,要知道她小翠也是一名修炼者,虽然只有炼骨初期修为,但毕竟是修炼者。

修炼者在普通人面前,那就应该高高在上。

“哼,装什么清高,不要就算,为小姐还省下一笔钱。”看到陆尘关上房门,小翠‘嘀咕’了一声,转身踏着快步离开小院。

……

一处精致的别院内。

“他收下了吗?”穿着天蓝色长裙,容颜娇艳的陆嫣然,看到小翠回来,淡淡的问了一句。

虽然是询问,但是她几乎可以确定,陆尘肯定是收下了那些金币。

陆嫣然知道,陆尘一直妄想晋升中级药剂师,需要消耗大量的草药,也就需要大量的金钱。在陆嫣然看来,陆尘想要晋升中级药剂师,真的是妄想,那是不现实的。

陆嫣然对陆尘的感情其实很复杂,她当然不会忘记小时候与陆尘的亲密,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大多数时间都要放在修炼上,而陆尘又不能修炼,两人的共同语言也就越来越少。可是,她真的希望陆尘好。陆尘若真的有希望晋升中级药剂是,她当然会支持,可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她觉得陆尘应该放弃,从那虚妄之中回到现实之中,这样至少在生活上可以过得优越得多。有初级药剂师的底子,凭借炼制一些低级药剂,也能活得很滋润了。

昨天在家族藏宝阁之前见到陆尘,原本她也想过去打招呼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最终并没有上前。她也知道,陆尘看到了自己。

“小姐,他不要这些金币。”小翠没好气的道。

“什么?”陆嫣然意外的看了小翠一眼。

“我看他就是假清高罢了,小姐,你管他做什么?等成年大会之后,他就要离开陆家了,小姐以后可能都不会再见他的。”小翠将钱袋还给陆嫣然撇嘴说道。

“唉!”陆嫣然轻叹一声,没再说什么。

……

房间内,陆尘将炼制药剂的玉质容易准备妥当。

而后,他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内力,五种属性的内力,很正常的流转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在珍宝阁的时候,我的木属性内力,居然可以转化为金属性。”陆尘小声嘀咕。

“当然可以转化!”

一道声音,在陆尘身边响起。

听到声音,陆尘就知道是老祖陆杰。

“不仅是木属性可以转化为金属性,其他属性的内力,也可以转化,你以为全属性的体质是闹着玩的?”

“全属性体质,是大陆上最强的体质,没有任何一种体质可以与全属性体质相比。”陆杰缓缓说道。

“我可以随心所欲转化属性内力?”陆尘惊诧的眼神看向老祖陆杰。

“当然。”陆杰点头。

“那我要将所有属性内力都转化为一种属性内力,我的实力,岂不是要逆天?”陆尘有些不敢想了。

“废话,要不然怎么说全属性的体质是大陆上最强的体质呢?”陆杰翻了翻眼睛没好气的道。

“前辈,那其他修炼者呢?比如说金木两种属性的修炼者,他们也能转化属性?”陆尘脑子转得很快。

“当然不行,除了全属性的修炼者之外,其他无论是两种属性体质还是三种属性体质,他们都不能转化属性内力。”陆杰摇头,“全属性体质,是很特殊的存在。全属性的人,就好像一个圆,所以属性其实都是隐藏,外在根本看不出来,它天然的可以达到一个平衡。”

“不过,若是没有乾坤心法,也不行。即便是全属性的修炼者,也必须有乾坤心法,才能自由转化属性内力。”陆杰眯着眼睛接着说道。

“我试试看!”陆尘当即盘坐下来,开始尝试控制转化内力属性。

最初的时候,陆尘控制转化内力还很生涩,有时候会失败。但是经过不断尝试,渐渐的越来越熟练,从两种属性融合到三种属性融合,再到四种属性融合,最后到五种属性融合,他可以将五种属性内力转化为任意一种属性内力。

也就是说,他可以表现为五种属性任何一种属性。

“呼!”

这一修炼,时间便不知不觉,当他松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好强大的感觉啊!”

“我将所有属性内力转化为一种,感觉以炼骨中期的修为,都能与炼骨后期修为的修炼者比试比试了。”陆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强大。

“嗯,不浪费时间了,开始炼制药剂。”陆尘站起身,开始炼制药剂。

一个小时后,第一瓶炼骨药剂被炼制了出来。

“不错,有内力辅助,我炼制药剂效率就是高啊!以前,我炼制一瓶炼骨药剂,至少也要半天的时间,而现在一个小时就炼制成功了。而且,药效似乎也比以前炼制的好一些。”陆尘小心的将第一瓶药剂放好。

“哼,小子,你炼制的也算是药剂?”

“好好的材料,尽给你糟蹋了。”就在陆尘准备继续的时候,旁边熟悉的声音又传来。

陆尘眉头一皱,“糟蹋了?我的药剂明明炼制成功了!”

陆尘看向老祖陆杰,指了指瓷瓶,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炼骨药剂的炼制就几乎不会失败了,更何况是现在踏入武道境界?老祖陆杰却说,自己是在糟蹋材料。

“臭小子,就你炼制出来的这东西,能算得上是药剂?看来,你没见过真正的药剂是什么样子啊!”陆杰一瞪眼,直接将那个瓷瓶的炼骨药剂无视了。

“就你炼制的这个东西,修炼者最多吸收百分之二十的药效吧?”陆杰不留情面的批驳。

“炼骨药剂都是这样的,我这是普通的炼骨药剂。我知道有优秀的炼骨药剂,可那种药剂,就算是高级药剂师,也只有运气好的时候才能炼制出来。”陆尘道。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药剂或者丹药,大体上都分为三个等级。

第一个等级是普通的,第二个等级是优秀的,第三个药剂是完美的。

普通的药剂,修炼者服用大概能有百分之二十的效用。优秀的药剂,修炼者服用大概能有百分之四十的效用,完美的药剂,修炼者服用大概能有百分之六十的效用。不过,完美药剂在市场上几乎是见不到的,就是整个青风城,都很难找到几瓶哪怕最低级的完美炼骨药剂。

现在的陆尘,还没有奢想自己能炼制出优秀的炼骨药剂,等将来成为高级药剂师,倒是可以追究一下优秀的炼骨药剂。至于完美药剂,那简直可以说是传说了。

优秀的炼骨药剂,是很珍贵的!修炼者服用优秀的炼骨药剂可以有百分之四十的效用,而普通药剂只有百分之二十效用,这可不是说两瓶普通药剂能抵得上一瓶优秀药剂。

要知道,任何一个修炼者,在固定时间内,能够吸收的药剂都是有限度的。还有,优秀的药剂杂志更少,修炼者使用后可以更快的提升实力。一般来说,一瓶优秀药剂,价值至少五倍于普通药剂。

“臭小子,无能就是无能,还找理由推脱?”

“跟我学,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炼药!”老祖陆杰一挥手,不客气的教训陆尘说道。

“按照我说的步骤,一步一步来!”陆杰指着药材,“先将青蛇草提起汁液……”

半个多小时后!

“这怎么可能?”

当陆尘将第二瓶药剂炼制出来后,他目瞪口呆直接愣掉了。

“我只是初级药剂师啊!”

“我怎么能,我怎么能炼制出优秀药剂?”陆尘错愕的再三检查手中的炼骨药剂。

“哼,悟性还算不错,按照我的方法,第一次就炼制出优秀药剂,勉强算你合格。好了,你继续吧!剩下的这些材料炼完,你要是炼制不出完美品质的药剂,那你就是一个笨蛋。”老祖陆杰扫了陆尘一眼,而后光芒一闪,又消失在陆尘面前。

第8章 完美品质

“没错,确实是优秀品质的炼骨药剂!”

“我现在若是使用这瓶药剂修炼,起码能吸收百分之四十的药效。”

“老祖教我的炼药方法,也太恐怖了吧?我只是一个初级药剂师,居然能轻松就炼制出优秀品质的药剂?老祖还说让我炼制出完美品质的药剂,天……”

老祖陆杰消失好一会,陆尘还处于一种震惊之中。

这也不怪陆杰,实在是炼制出优秀品质的药剂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要知道在整个陆家,也只有一位高级药剂师拥有一定概率炼制出优秀品质炼骨药剂和淬体药剂。家族要是知道陆尘能够炼制出优秀品质的炼骨药剂,那陆尘在陆家的地位立刻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继续炼制药剂!”陆尘呼出一口气,双目之中眼神灼灼,干劲十足,继续炼药。

第三瓶!

第四瓶!

随着陆尘对新的炼药方法越来越熟悉,陆尘的炼药速度也越来越快,而且炼制出来的炼骨药剂,都是优秀品质的。

即便是青风城内最优秀的高级药剂师,也不敢说自己炼制最低级的炼骨药剂能够百分之百炼出优秀品质的。而且,随着越来越熟练,渐渐的陆尘炼制一瓶炼骨药剂所需要的时间,居然只需要盏茶时间,也就是十五分钟左右。

这太逆天了。

第十五瓶!

“完……完美品质?”

“我真的炼制出完美品质的药剂了?”

陆尘在检查过刚刚炼制出来的药剂后,就愣住了。他手中刚刚出炉的这瓶药剂,真的达到了完美品质,修炼者使用这样的药剂后,起码能吸收百分之六十的药效。

“这得值多少钱啊?”

“我还记得,在一年前的青风城拍卖会上,一瓶完美品质的炼骨药剂,被拍出了六百个金币的天价!”

六百个金币,或许对那些强者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钱,但是,那可是最低级的炼骨药剂啊,只是被炼骨境界的修炼者所使用的。一瓶炼骨药剂价格达到六百个金币,这是很恐怖的。

陆尘快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看了看还剩余的五份材料,继续炼制。

不过,第十六瓶十七瓶十八瓶十九瓶炼骨药剂,都没有达到完美品质,只有最后一瓶炼骨药剂,再次达到了完美品质。

也就是说,以陆尘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炼制出完美品质的炼骨药剂。当然,陆尘也能感觉得出来,随着自己实力提升,自己炼制出完美品质药剂的几率会越来越大,或许用不了多少时间,自己就能百分之百炼制出完美品质的炼骨药剂。

一共二十瓶药剂,其中有两瓶完美品质,一瓶普通品质,剩余的十七瓶,尽皆都是优秀品质。

“开始修炼,提升实力!”

陆尘准备了一番,拿出一瓶完美品质的炼骨药剂。

有好的药剂,当然优先给自己使用,反正药剂还有很多,拿去珍宝阁出售的话,足够换取不少金币了。

“痛快!”

“真是爽啊,那普通品质的药剂和完美品质药剂一比,确实只能算是垃圾,难怪老祖说我之前就是在浪费材料。”

陆尘使用过药剂后,感受到那澎湃胸有的内力流动,全身都不由自主的一个激灵。

他连忙运转乾坤心法,内力在操控之下,快速温和的冲击一道道尚未打通的武道经脉。

数日之后。

“啪啪啪啪啪!”

陆尘的骨骼,传出一阵如炒豆子般细密的轻响,旋即,陆尘睁开眼睛,目中神光璀璨。

“炼骨后期境界,我踏入了!”陆尘随意的运转体内的内力,感受着磅礴的力量,好像他随手一拳,就能将坚硬的岩石轰成碎片。

心绪难平!

从普通人,到炼骨后期境界,不过短短十天左右的时间而已!

这样的修炼速度,令人望尘莫及!

“嗯,一共用了两瓶完美药剂和两瓶优秀药剂,消耗不小,不过我能承受。”

“而且,我已经达到炼骨后期的巅峰,我可以感觉到,若是现在有淬体药剂,我有很大机会突破到淬体境界。”

“那么,接下来就是去珍宝阁卖掉剩余的药剂,然后购买一些炼制淬体药剂的材料了。”陆尘眼神闪了闪,而后离开了自己的小院。

之前陆尘是普通人,炼制淬体药剂一直失败,现在已经是炼骨后期境界,又有老祖教他的炼药方法,他若是再炼制不出淬体药剂,那就是笑话了。

……

珍宝阁,收购柜台。

“陆尘公子,要出售药剂吗?”

柜台内的工作人员,笑着与陆尘打招呼。

“对,出售一些炼骨药剂。”陆尘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声音低了一些,“不过,我想知道一瓶这样的药剂,珍宝阁的收购价是多少。”

陆尘将一瓶优秀品质的炼骨药剂放在柜台上,目光看着这名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听到陆尘的话,不禁一愣。

因为,陆尘说了要出售炼骨药剂,可是陆尘又问这一瓶药剂收购价是多少,这是什么意思?

陆尘又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出售炼骨药剂,应该很清楚炼骨药剂一瓶收购价是三十个金币才对。三十个金币收购普通炼骨药剂,这已经是最高价了,绝对不可能更高。

“你先看看再说。”陆尘看到工作人员的表情,他摆了摆手说道。

工作人员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将柜台上的瓷瓶拿了起来,打开瓷瓶。瞬间,他的眼神就是一变。

这名工作人员是负责收购柜台的,眼力当然不差,尤其是对于各种低级的资源,业务非常熟悉。仅仅是嗅到药剂的味道,他就感觉到这瓶药剂与普通的炼骨药剂不同。

“这是……”工作人员的动作变得郑重了一些,他小心的检测了一下药剂。

“陆尘公子,难道这是一瓶优秀品质的炼骨药剂吗?”工作人员有些惊讶的看向陆尘。

即便是在珍宝阁的收购柜台,优秀品质的炼骨药剂也不是很多见。

青风城内,高级药剂师数量还是有一些的,可是这些高级药剂师炼制出来的优秀品质药剂,是供不应求的,他们根本不需要将药剂拿到珍宝阁进行出售。

“没错,正是优秀品质的药剂。”陆尘点点头,抿嘴道,“这一瓶药剂,价值多少?”

“嗯,优秀炼骨药剂,我们的收购价是一百二十个金币。”工作人员重新将药剂放回到柜台上。

珍宝阁是做买卖的,当然追求利润。就好比这一瓶优秀炼骨药剂,他们一百二十个金币收购,转手就能一百四五十个金币卖出去。

陆尘听到报价,微微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和他预想的差不多。如果他愿意耗费一些时间,当然也能将优秀炼骨药剂卖出更高一些的价格,但是对于现在的陆尘来说,时间才是真珍贵的,况且他可不是只卖一瓶两瓶的药剂。

将药剂出售给珍宝阁,速度够快,就算价格稍微低一些,陆尘也愿意。

“若是有十多瓶这样的药剂,收购价格还能高一些吗?”陆尘想了一下,试探性问道,价格能高一点是一点,若是真的不能高也没什么。

“十多瓶?”

“陆公子,你说你要出售十多瓶优秀炼骨药剂?”工作人员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再一次变了,他可没有想到陆尘有那么多优秀炼骨药剂。

“对,我这里有十五瓶。”陆尘点头。

“如果是十五瓶的话,那我们的收购价确实可以再高一点,我们最高能以每瓶一百三十个金币的价格收购。”工作人员眼神泛着一缕精光。

十五瓶优秀炼骨药剂的买卖,也算是一笔不错的单子了,这一单交易成功,他的提成都能达到十个金币左右。

“好,那都卖了吧!”陆尘将自己的药剂全部都拿了出来。

一共是十六瓶。

“这里有十五瓶优秀品质的炼骨药剂,还有一瓶是普通品质的。”陆尘说道。

“好,我先检测一遍。”工作人员麻溜的开始检测药剂。

虽然他认识陆尘,也知道陆尘的身份,但是这关系到一千多个接近两千个金币的买卖,他也不敢大意。若是出了问题,他就麻烦了。

很快的,检测完毕,正与陆尘说的一样。

“陆公子,十五瓶优秀品质的,每一瓶是一百三十个金币,一共是一千九百五十个金币。这瓶普通品质的,价格是三十个金币,所有药剂加起来算两千个金币好了。这是你的金币,请收好。”工作人员清点出整整两千个个金币递给陆尘。

“合作愉快。”陆尘接过金币,转身离开,回到珍宝阁的一楼。

在一楼的武技区域,陆尘在综合考虑了一番后,最后花费三百个金币,买了一本《破风剑》武技,又花费两百个金币购买了一柄精铁长剑分水剑。。

陆家藏宝阁中也有很多武技典籍,武器也不少,但是陆尘也懒得去家族藏宝阁找了,直接在珍宝阁买一本方便得多。

之后,陆尘又花了一千个金币,购买了十一份淬体药剂的材料。

从珍宝阁出来,陆尘身上还剩下五百个金币。

热血青年手握剑法,炼丹副业威名赫赫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