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宁孤城因违反军纪被开除军籍,无奈回归都市

兵王宁孤城因违反军纪被开除军籍,无奈回归都市

第1章 黯然离开

“宁孤城,男,25岁,蛟龙特战队队长,代号‘孤龙’,因严重违反军纪,现判处开除军籍,即刻生效。”

军事法庭的判决犹在耳边,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抹杀了宁孤城一切的骄傲,开除军籍,这是对一名把忠诚和荣耀看的比生命还重的军人来说,无异于最重的处罚了。

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蛟龙特战队营地,军旗之下,宁孤城一人孤独的对着军旗,敬下了最后的一个军礼。

随后,宁孤城提着行李,撑着雨伞,黯然的离开。

在跨越营地大门的那一瞬间,宁孤城缓缓转身,深深鞠躬。

他知道,在他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战友们,全都在注视着他,是他不想感受离别的痛苦,所以不让任何人相送,而且,一个被开除了军籍的人,有什么资格让战友们送别。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待了七年的地方,宁孤城咬紧牙关转身离开,只是转身时,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脑海中的记忆更是犹如潮水一般地涌来。

“兄弟们,咱们的口号是什么?”

“强者无敌,勇者无惧!”

“兄弟们,咱们的目标是什么?”

“拳打猛虎突击队,脚踢战狼特战队!”

“说人话!”

“老子才是天下第一!”

“哈哈哈哈。”

一幕幕回忆,一个个画面,一场场生死战斗,这里,凝聚了宁孤城无数的心血,这里,铸就了宁孤城的战魂永存。

眨眼,便要离开这里了,宁孤城,真的不舍。

可,如果在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绝不后悔。

......

江城公交车站,宁孤城站在站牌下等着车,一身没有军衔的迷彩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精神帅气。

特战队本来要派人送他去车站的,但他想,既然都已经被开除军籍了,那就不要再动用军队的资源了,何况,总要开始适应普通人的生活嘛,于是,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今天下雨,等公交车的人也开始渐渐多了起来,宁孤城一米八多的身高,笔直的身体,英俊的面容,站在人群中,还是很能吸引人多看几眼的。

人一旦多起来,也就意味着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出现,其中有一个职业出现的格外多,那就是小偷,也就是传说中的扒手。

宁孤城眼前,正发生着这样一幕。

只见一个染着黄发,贼眉鼠眼的小偷,正在把手偷偷伸向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的挎包里,少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画着淡淡的妆,看起来很有一番味道,特别是紧身牛仔裤下的一双美腿,又直又长,臀部勾勒出的线条,更是浑圆饱满,一看就充满弹性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洁白宽松的衬衣之下,虽然看不出具体如何丰满,但不经意间的动作,还是能让人感受到其中的波涛汹涌。

少妇一脸着急的样子,时不时的望向公交车来的方向,很明显是有急事,所以,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小偷已经盯上了她。

从小偷干净利落偷走少妇钱包的速度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惯犯了。

然而今天的他就注定是要栽了,少妇没有注意到他偷东西,小偷也同样没注意到,心情本就不好的宁孤城,眼神是如何的冷漠。

“还给她。”宁孤城站在小偷面前,冷漠的开口。

小偷当时就吓了一跳,做这行这么久了,被人发现不是没有过,但敢当出头鸟见义勇为的,他还真没有见过。

只是想要耍狠的小偷,看到宁孤城一米八多的身高,强壮的身材之后,心里掂量了一下之后,已然打起了退堂鼓。

“小子,不该你管的闲事,你最好别管,否则,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小偷刻意表现出凶巴巴的样子瞪着宁孤城,更是把手伸向了口袋,这明显是一个威胁动作,在警告宁孤城,他有武器的,不想受伤,就让开。

只是宁孤城又岂会怕了区区一个小偷,当时就冷笑道:“我警告你,你敢拿出口袋里的东西,我就废了你的手!不信,你可以试试!”

两人的争吵声,终于惊动了丢了钱包的少妇。

少妇本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看到小偷手里的钱包之后,脸色顿时大变,随后急忙在自己的挎包里找了一番,而找不到之后,她终于明白,是自己的钱包被偷了。

“你快把钱包还给我,这是我的钱包。里面的钱我有急用。”少妇慌乱了,可她只是一个女人,还抱着孩子,而小偷一看就不是善茬,她除了哀求慌乱也做不了别的。

小偷恶狠狠地瞪了少妇一眼,厉声道:“闭嘴,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这是我的,再废话,老子捅死你们!”

少妇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怀中的孩子更是被吓得大哭了起来,可,钱包里的钱,她真的有急用,她只能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了见义勇为的宁孤城,希望宁孤城可以帮帮她。

宁孤城对着少妇点了点头,:“我帮你要回来。”

少妇感激的对着宁孤城笑了笑,笑的很有一番风情。

小偷顿时有一种被无视的屈辱感,而等公交车的众人,虽然没还人敢上前,但因为有了宁孤城当了出头鸟,也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小偷明白,再不震慑住众人的话,怕是今天就走不了了。

个子高,身材壮又怎么了?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挡不住他的匕首!

小偷眼中凶光一闪,猛然从口袋里拿出了匕首,想要捅伤宁孤城,从而让别人都害怕的让开道路。

“啊!”

周围人纷纷惊叫,没想到小偷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少妇更是吓得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不敢让孩子看到接下来会发生的血腥一幕。

“啊......”

果然,惨叫声响了起来。

然而,当少妇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却不是宁孤城受伤流血,反而是小偷,捂着手腕,跪在地上疼的直打滚。

宁孤城,安然无恙,钱包,也出现在了宁孤城的手上,同时,小偷的匕首,也落到了宁孤城的手上。

“我说过,你敢拿出口袋里的东西,我就废你的手!”

宁孤城冷冷的开口道,随后,不理惨叫的小偷,眼神柔和的把钱包递给了少妇。

少妇拿着失而复得的钱包,不住的对着宁孤城点头致谢。

宁孤城笑了笑,摸了摸少妇怀中小孩子的头:“以后出门的时候注意点,不然真要是找不回来,你就该着急了。”

少妇莞尔一笑,感觉这个帅气的大男孩真是个好人。

而这时,小偷恶狠狠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了。

“你等着,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大哥他们会替我报仇的,你等死吧你。”

第2章 公交车上的脸红

小偷威胁的话让周围本来还看热闹的人,瞬间后退了起来,听这小偷的口气,明显是一个团伙啊,可别沾上了,到时候被报复可就惨了。

少妇脸上也变得有些惨白,他们只是普通人,如何不害怕这些犯罪分子的报复。

宁孤城嘴角微微冷笑,眼神中流露出如同刀锋一般的光芒。

“那你就来找我吧,我先废了你双手,看你以后怎么偷。”

说完,宁孤城手中本是属于小偷的匕首,被宁孤城瞬间扔了出去,目标,正是小偷的另一只手掌。

“啊......”

凄厉的惨叫声再一次的响起,小偷一只手腕被白玉打断,另一只手掌,则是被自己的匕首,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上。

水泥做成的地面,竟然被匕首这么简单的给穿透了,可见宁孤城的力气有多大,而这一手段,又有多凶狠。

小偷此刻再也不敢叫嚣,满脸恐惧的看着宁孤城,仿佛看到了魔鬼一样,而周围的人群,面对宁孤城,更是有了一种敬而远之的情绪。

这个人,太狠了,比小偷还要狠太多太多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宁孤城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他,没有执法权,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怎么处理小偷,还是要交给警察来处理。

公交车终于到了,车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人了,站台上还有十几个人想要挤进去,然而,这一刻,却出现了这么一幕。

平时看到公交车就要蜂拥而上,挤破头的人群,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敢挤进去,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宁孤城,谁也不敢和宁孤城挤。

宁孤城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径自走向了公交车,只是在上去的那一刻,想到了抱着孩子的少妇,于是,便笑了笑道:“上来吧,你抱着孩子,不方便。”

少妇本来也被宁孤城的手段给吓住了,她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么狠辣的场面,虽说心中感激宁孤城,但若说一点都不害怕,那才是骗人的。

如今宁孤城开口了,她除了老老实实顺从的上去,还能怎么做,更何况,她本来就有急事。

等她也抱着孩子上了公交车之后,其他人才开始一窝蜂的挤进去,相比留在这里看着凄惨的小偷,还是跟着虽然手段狠了点,但好像是好人的宁孤城一起上公交车更安全一点。

于是,本就拥挤的公交车,瞬间更加拥挤了起来,人挨人,人碰人,身体的接触,那是无法避免的,而少妇抱着孩子,就在宁孤城的面前,拥挤的,好像他们在拥抱一样。

其实,这也是宁孤城看人太多了,怕挤着孩子,才护着少妇的。

少妇也不算矮,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可面对一米八多的宁孤城,真好像是在宁孤城的怀里一样。

随着车辆颠簸行驶,宁孤城和少妇不可避免的身体碰触了起来。

宁孤城英俊,强壮,帮她时候温柔,对待小偷时候的霸道,都在少妇的脑子中,简直就是完美的白马王子。

只是,自己终究只是有了一个孩子的离异少妇,怎么会配得上这个几乎完美的男人呢。

呸呸呸,自己想男人想疯啦,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少妇不敢抬头看宁孤城,轻声道:“谢,谢谢你了,今天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宁孤城此刻也是脸色通红,脑海中想入非非呢。

“啊,你说什么?”

宁孤城被少妇突然一句话说的,回过神来,赶紧开口询问,试图掩盖自己的尴尬。

当时少妇就笑了,这个男人,好可爱。

“我说,谢谢你了。”

两人都有些尴尬,就这样,随着车辆前进,不时的触碰着,却谁也没有在说话,颇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意思。

直到,车辆缓缓停下,到了一站之后,公交车上,不少人都下了车,当时就宽松了不少。

然而,下着雨的天气,公交车从来不会少了人,走了一波,自然又上来了另一波。

眨眼间,车厢内,再一次人满为患。

第3章 寻找未婚妻

人潮一拥挤,带给宁孤城和少妇的感受,比刚才更甚。

冤家。

少妇咬了咬嘴唇,说不上的复杂情绪。

宁孤城也是无奈了,想要解释什么,实在无从解释,而且,少妇好像也没有反感的意思,就这样吧,越描越黑。

公交车突然一个急刹,少妇软软的身体,有点站不住,惊呼了一声,宁孤城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少妇。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

车辆再又过了两站之后,少妇终于到站了。

“我,我到站了。”少妇声音如同蚊蝇一般轻微,甚至,还有一丝不舍。可,到了就是到了,她要下车了。

本来没有必要和宁孤城说的,但她就是鬼使神差的说了出来,就好像一个妻子在对待丈夫一般。

车厢内的人群慢慢的下车,终于宽松了下来。

宁孤城有一股失落。

少妇同样有失落,缓缓转身,脸红的看了宁孤城一眼后,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最终,抱着孩子,逃似的离开了车厢。

只是,在车辆再次启动之后,宁孤城看到了少妇,站在车辆下面,一直在望着公交车,望着他,他看出了,少妇眼神中的渴望和留恋。

他想,也许少妇是在等他,等他下车,或许他们真的有可能发生一点什么。

但,这只是偶然的艳遇,宁孤城有他的事情要做,他有他爱的人在等他。

又过了十多分钟,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宁孤城也到地方了,江州大学,这个他一直想来,却从没有来过的地方。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车站离开这里,是因为,江州大学,有一个他想见,对他很重要的人。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玩过家家的姑娘,也是他的女朋友。

想起这个人,宁孤城寒冷难过的心,就变得温柔了起来,当兵七年,和柳月见面的日子,寥寥可数,哪怕在柳月为了自己,考上了江州大学,自己这三年来,也只在柳月入学那一天见过一面,随后,就因为绝密任务,而从未在有过任何的联系。

军人,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为了国家的领土完整,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付出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艰辛和孤独,蛟龙特战队,是军人中的军人,其肩负的任务,更是重中之重,为了职责,有时候,只能舍小家为大家了。

有过愧疚,有过思念,有过痛苦,有过不舍,可最终,只能咬紧牙关,挺下来,走下去。

现在,宁孤城终于可以放下那背负在身的职责,好好的弥补曾经亏欠的人了。

三年没见了,不知道柳月见到自己会有多兴奋,应该很兴奋吧,当年她曾一直劝说自己离开军队,不想过一直分离的日子,如今,虽然不光彩的离开,但也算是实现了吧,她要是知道了,该有多开心呢?

对于祖国,对于人民,对于自己的职责,宁孤城付出了一切,毫无愧疚,如今,是时候好好弥补自己的家人和爱人了。

今后的日子,他想好了,在做完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后,他就好好的陪伴着家人,和柳月结婚,生一堆娃娃,然后,再也不离开了。

想着想着,宁孤城站在雨中,脸上露出了笑容。

雨,越下越大了,宁孤城带着温柔的笑容,向江州大学走去,他还记得,柳月的宿舍楼在哪里,那是他亲自扛着行礼送过去的,想忘都忘不掉。

只是,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宁孤城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低头看着自己一身没有军衔的迷彩服,再看看自己的两手空空,露出了一丝无奈苦笑。

当兵七年了,柳月骂了自己多久了?

不懂得制造浪漫,不会买花买礼物讨女孩子欢心,不会甜言蜜语,简直就是一个榆木疙瘩。

宁孤城微微叹气,既然要改变,那就从头开始改变自己吧,她曾经想要的,自己全都给她,这是自己欠她的,更是因为自己爱她。

浪漫我懂,讨女孩子欢心我会,甜言蜜语?难道比上战场杀敌还难吗?

不是我不会这样做,而是以前,我是一名军人,我脑子里最重的,是保家卫国,是维护军人的形象。

现在,我已经脱下了军装,卸下了一身的责任,我可以为你们而改变了。

第4章 女生宿舍

想着想着,宁孤城露出了笑脸,转身离开了校门口,向着离这里不远的金店走去。

浪漫,惊喜,我给你,求婚够吗?钻戒够惊喜了吧。

柳月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梦想都是嫁给宁孤城,不少次或直接或试探的告诉宁孤城,她想要一个属于她的印记,还偶尔伸出自己手掌说什么,也不知道以后吃胖了,手指粗了之后,还能不能戴上戒指,说完,还会看向宁孤城。

而宁孤城呢,却只是笑笑,没有说过什么,他是特种部队的兵,执行的任务很多都是九死一生,他给不起这个承诺。

但现在,他可以了。

金店装修的很豪华,服务员也很热情,倒是没有因为宁孤城穿着一身迷彩服就流露出看不起的嘴脸,那种人毕竟还是少数,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宁孤城自身的气质。

买戒指,还是求婚戒指,宁孤城倒是想要给柳月买最好的,无奈囊中羞涩啊,最终,只是挑了一个七八千的钻戒。

不是他不舍得给柳月花钱,他现在银行卡里,还有十三万多,可这些钱,他不打算动用,当兵七年,他几乎没用过什么钱,工资也好,津贴也罢,全都寄给了家里或者寄给了伤残的战友。

而这次卡里的十三万多,绝大部分,他也要去送给,那个已经牺牲了的战友的家属,那是他的老班长,一把手把他带出来的,可以换命的兄弟。

如果可以,别说是钱了,命都可以给他。

七八千的钻戒,已经是宁孤城能够买的最好的钻戒了。

走出金店,宁孤城满足的笑了笑,柳月一定会惊喜的,她会开心的哭出来吗?应该会吧,毕竟,这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

宁孤城没有想过戒指是不是太小,柳月会不会不高兴,没有这个想法,也不可能有这个想法,在他眼里的柳月,从来都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只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粗茶淡饭,也会露出幸福的笑容。

“小伙子,买花吗?送女朋友的吧。”

花店老板看着宁孤城站在各种花前挑花了眼,笑了笑,开口问道。

宁孤城第一次买花送人,有点窘迫的点了点头,道:“是送给女朋友的,我没有买过,也不知道送什么。”

“买玫瑰吧,女孩子都喜欢,代表了爱情。再加上几朵百合就更好了,寓意着你们百年好合。”

宁孤城也不懂这些,爽快的点头道:“行,那就听老板您的,就来玫瑰加百合吧。”

老板看宁孤城也不问价钱,不还价,也是高兴的不行。

“放心吧,小伙子,一定给你最好的玫瑰和百合,你这么爱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你们啊,一定会长长久久,百年好合的。”

十分钟后,宁孤城抱着一束百合玫瑰花束,口袋里放着求婚钻戒,撑着伞,带着期待的笑容,向着江州大学女生宿舍走去。

这一路上,宁孤城这别样的造型,还真是引起了不少女大学生的注意,当然,这些女孩子注意力更多的则是放在了,宁孤城英俊刚毅的脸上和身高上,至于其他的,自动忽略了。

简单的迷彩服,又是走路来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过,长得帅啊。

很快宁孤城就在别人的目光中,走到了女生宿舍。

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宁孤城拿出手机,拨打了柳月的电话。

电话响了,只是,却没有人接。

是不方便吗?

宁孤城没有多想,笑了笑,继续撑着伞站在宿舍楼前等着。

十分钟后,宁孤城又再一次拨打了电话。

电话依然是通的,只是,还是没有人接。

又过了十分钟,宁孤城再一次拨打电话,结果依然是没有人接。

宁孤城微微皱眉,是没有带手机吧,没关系,自己等着就是了,总会回来的。而且,这也能代表自己的诚意吧,突然之间看到自己,比打电话可惊喜多了。

换做别的男人恐怕早就不耐烦了,宁孤城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样子,反而会想着给柳月更大的惊喜,谁能说他不是个好男人呢。

宁孤城一直认为,从自己当兵以后,柳月等了自己七年,那自己别说等她半个小时,就是等个一天一夜又如何呢,这是他欠她的。

雨下的越来越大,宁孤城撑着伞,衣服倒是没有淋湿,不过鞋子,却是早已经被雨水打湿了。

而他,已经在女生宿舍楼前,站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身体笔直,一动不动,仿佛站军姿一样,这,已经引起了女生宿舍不少人的注意。

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英俊潇洒的男生,撑着伞,抱着玫瑰花,笔直的站在女生宿舍楼前,好一幅好男人的样子。

在宁孤城看不到的地方,女生宿舍三楼的一个窗户前,两个女孩趴在窗户上,看着楼下的宁孤城,也在谈论着。

“哇,你们看到没,已经站在这里半个小时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还看到他的脸了,长得好帅的,又是这么痴情,下这么大的雨,真不知道是等谁呢,怎么忍心就让他一直站在雨中嘛。”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女孩,一脸羡慕的看着楼下的宁孤城,犯起了花痴。

“你个小花痴,要不然,你下去问问,不行直接收了他就是。”另一个女孩对着眼镜女孩,笑道。

“你才是花痴呢,我只是有点替他心疼罢了,这么大的雨,如果是等我,我一定会感动的。”

两个女孩正在说着的时候,宿舍门推开了,一个身材高挑,长相清纯的女孩抱着书本走了进来。

一进门,这女孩就直接开口说道:“你们看到楼下那个人没,有没有感觉眼熟?”

两个女孩顿时一脸茫然。

“眼熟?不可能吧,这么痴情这么帅的男生,如果我们见过,怎么会不记得呢。若雪姐,你不会也是犯花痴了吧,喜欢上这个男孩了?这可不像你啊,咱们江大有名的冰山大美人,也会对男人动心?”

被叫做若雪的女孩,白了两个女孩一眼,皱眉道:“不是的,我是真感觉眼熟,特别是他这一身迷彩服,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

“好啦,若雪姐,就算我见过你都不一定见过,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主,对男生的免疫力简直超强,校草长什么样你都可能不记得了,怎么会记得一个陌生人嘛,不过话说回来,柳月和江大少出去玩两天了,还没回来吗?我还等着她带好吃的给我呢。”

“就知道吃,也不怕吃胖了没人要,放心吧,江大少这么大气的人,哪次和柳月姐出去玩,不给我们带好吃的呀,说来也是,咱们宿舍零食都断粮了,就等着柳月姐回来补充粮草呢。”

两个女孩嘻嘻哈哈的说笑着,一点都没注意,若雪的脸色有些冷了。

第5章 要出大事

“你们两个,我在给你们说一次,别把江大少想成什么好人,他这种纨绔子弟,对你好,只会对你有所图,难道你们看不到他眼睛里有多龌龊嘛。”

若雪提到江大少就是一脸嫌弃,随后,却猛然想起了什么,跑到窗户前,望着楼下的宁孤城,嘴里喃喃道:“不会是他吧。”

另外两个女孩听到了若雪的喃喃自语,惊讶道:“若雪姐,你不会真的认识他吧?快说,快说,他是谁,从实招来,他是不是在等你呢,哇,简直就是超级八卦,江大最有名的冰山美人,原来真的有男人哎。”

两个女孩一脸八卦的看着若雪,大有一种坐在板凳上嗑着瓜子,听故事的意思。

若雪深知这两个好朋友的性格,无奈的看了她们一眼,道:“别乱想了,你们还记不记得三年前,帮柳月送行李的那个男生,你们不会忘了,柳月其实是有男朋友的吧。”

怎么提起柳月了,这和柳月有什么关系?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道:“时间太久,记不太清了,不过好像是有一个,不过,这和柳月有什么关系,柳月的男朋友是江大少啊,我们当然知道啦。”

若雪摇了摇头,轻声道:“江大少之前,柳月有一个男朋友,是当兵的,好像还是青梅竹马,一直没分手的那种。”

这下子,两个女孩在听不懂就真的是白痴了,当时眼睛就睁大了,不可思议的指着楼下的宁孤城,道:“若雪姐,你不会说,他,他就是?”

若雪点了点头,都:“是他,我记忆力很好,一直都觉得他很眼熟,刚刚一时没有想起来,现在想来,应该就是他了。”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看,有点不知所措,过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可是,他们不是分手了嘛,柳月,柳月和江大少在谈恋爱呀,他怎么追到这来了。”

若雪摇了摇头,叹气道:“不知道,赶紧给柳月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吧,别等会碰上了,在打起来了,就不好收场了。”

听完若雪的话,两个女孩赶紧拿出了手机,拨打起柳月的电话,只是,她们的电话,也没人接。

“怎么办,没人接啊,按照以往的习惯来说,江大少很快就会送柳月回来了。”

若雪叹了口气,咬了咬牙,道:“你们继续打,我先下去看看,如果能把他先劝走那是最好,不能让他碰上江大少,江大少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他肯定会吃亏的。”

说完,若雪拿起雨伞,就推开门,往楼下走去,留下两个女孩,一脸无辜的样子,这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若雪和柳月她们是一个宿舍的,住了三年,关系自然很好,有什么都会互相帮忙,当然,这并不是若雪会去劝宁孤城离开的原因,她是真的知道江大少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如果让江大少知道有宁孤城的存在,恐怕,不会对柳月有什么好脸色,也不会轻易放过宁孤城的。

江大少是江州有名的公子哥,纨绔子弟,打架踩人这种事,做的熟练的很,出手也很是狠辣,只是因为家世背景强大,才没人敢招惹,也正因为如此,没吃过什么亏,才养成了江大少,越来越嚣张跋扈的样子。

若雪撑着伞,越是走进宁孤城,就越是确定,这个人,就是柳月之前亲口承认的男朋友。

然而,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开口,宁孤城反而主动对着她笑了起来。

“你是,姜若雪?对吗?”

三年前只见过一面,说过一句话,结果三年后,宁孤城竟然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这让姜若雪感到一股别样的情绪。

而且,宁孤城比起三年前,不知为何,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让人很是有点着迷。

姜若雪突然有点脸红,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你记性这么好,这么久了,还记得我叫什么。”

宁孤城没有等到柳月,却等到了柳月一个宿舍的女孩,也是让他很开心了,至于记忆力这种东西,算是他的职业习惯吧。

“哪有,你过奖了,对了,柳月在吗?我打她电话,一直都没人接,是不是手机忘在宿舍啦?”宁孤城笑着开口,提起柳月时,眼神中的温柔,让人迷醉。

姜若雪突然很不想欺骗这个笑容灿烂,抱着玫瑰花,一片痴情的大男孩,可,她也更不想让这个大男孩受到伤害。

他和柳月的事情,两个人找时间单独说清楚就好,可要是中间加了一个江大少的话,那事情就真的有些不可预料的后果了。所以,还是要先把宁孤城支走,等江大少走了,再把柳月叫过来,单独和他见面说。

“柳月,柳月有事不在,手机可能是忘了拿了,我看你好像在雨中站了好久了,要不要找个地方避避雨啊,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呢。”

姜若雪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说过谎,所以说话的时候,眼睛有点躲闪,不太敢看宁孤城的眼睛。

可宁孤城是谁,曾经蛟龙特战队队长,仅存的唯一一个以龙为代号的孤龙,他执行的全都是最危险的任务,他接受的训练,其中就包括,战地情报,刺杀,审讯。

是不是说谎,在他面前,一眼就可以看穿,特别是,还是一个没有说过谎的小丫头。

宁孤城脸上虽然还保持着笑容,但心,却开始慢慢的沉了下去,为什么要骗他,非亲非故,无冤无仇,没有道理骗他。

是柳月出了什么事?是柳月不想见自己?是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宁孤城看着怀中的玫瑰花,笑道:“没事的,我还是等等她吧,这几年,我太忙了,也没时间来看她,等等她,不要紧的,也算是给她一个惊喜了。”

狗屁的惊喜,惊吓还差不多,姜若雪真想骂人了,可看着眼前这个笑容温柔一脸柔情的大男孩,她怎么能够骂的出口。

“你能来已经是惊喜了,只是雨实在是太大了,要是把你淋坏了,柳月回来知道后,还不骂死我们啊,要不这样吧,旁边有个咖啡厅,咱们去那里坐坐,你这一消失就是这么久,可要好好交代一番,说不过去的话,我们姐妹可不会轻易让你见到柳月哦。”

姜若雪轻笑开口,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如果宁孤城一意孤行要在这里等柳月的话,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借口也没有理由把宁孤城支走,只能这样说了。

看着宁孤城一脸沉思的模样,姜若雪顿时咬牙道:“你考虑什么呀,难道让我这个大美女陪你一起淋雨嘛,你忍心啊,快走啦,难不成你还怕柳月跑了不成?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你站在这里等到天荒地老都没用。”

姜若雪不知为何,见到宁孤城话就开始变得有点多了,而且,很多话,是她从来不会说出口的,她的聪明伶俐,仿佛这一刻,消失不见了。

特别是最后一句话,她不该说的,或者说,她说了其实也没别的意思,但听在宁孤城的耳朵里,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第6章 对不起!

宁孤城心中微微叹气。

如果现在真的不方便见我,那我,走就是,既然姜若雪来了,总会见面的。

为难你,从来不是我想要的。

“也是哦,让一个大美女陪我淋雨,是不怎么合适,我想,我一直站着,你也不会走的吧,那就,请带路吧,我请你去喝咖啡。”

宁孤城妥协了,不为别的,只为了,他已经感觉到,可能他现在在这里,会让柳月为难了,他不想多想,该知道的,他总会知道的,就像姜若雪所说,是他的,不会跑,不是他的,留也留不住。

柳月,会跑吗?

宁孤城松口之后,姜若雪也是松了一口气,就准备和宁孤城转身的时候,一阵轰鸣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耀眼的大灯,照到了他们身上。

红色法拉利,带着轰鸣声,停在了女生宿舍门口,停在了,宁孤城和姜若雪的面前。

姜若雪,瞬间脸色大变。

因为这辆法拉利,是江大少的。而车上,必然坐着柳月。

耀眼的大灯照射到人的眼睛中,只会让人感觉到刺眼,从而看不清对面的情形。

宁孤城微微皱眉,只感觉眼睛刺的有些痛,其他的倒是没有多想,毕竟他只是肉眼凡胎不可能在如此刺眼的环境下,还能看到车内的情景。

但是他却在转身的时会后,看到了姜若雪脸色大变,神色惊慌的样子,顿时,宁孤城的心开始缓缓下沉。

本来姜若雪从见到自己之后,就吞吞吐吐的,总好像在瞒着自己一些事情一样,又一直催着自己赶紧离开这里,这已经让宁孤城开始起了疑心了,现在,这辆红色法拉利的出现,姜若雪竟然脸色大变,不得不让人怀疑一些什么。

不是宁孤城疑心重,实在是姜若雪的表现太可疑了,神色惊慌,如果还算正常的话,那么偷偷的看向自己,整个人变得不太自然,就不怎么正常了。

“走吧,宁孤城,你不是要请我去喝咖啡吗?还在这里等什么呀,快走啦。”

姜若雪拉着宁孤城,想要趁着江大少和柳月还没有下车,赶紧把宁孤城拉走,虽然自己的着急有些奇怪,但总比,他们真的撞在一起好。

宁孤城深深的看了姜若雪一眼,手掌握紧又松开,随后在紧紧握住,内心在承受着煎熬。

他知道,如果现在跟着姜若雪离开,就不会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画面,但是,同样的,这种自欺欺人,又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宁孤城不想走,他已经猜测到了什么,可他,也不想面对,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他应该怎么处理,七年部队生涯,他学会了一切战斗的本领,杀人的技巧,可唯独,没人告诉他,感情遇到困难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

姜若雪看着宁孤城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或许是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急躁了,还是宁孤城的感觉太敏锐了,发现了蛛丝马迹,总之,她这会比他还要紧张。紧张到手足无措,额头都冒出细微的汗珠一样。

这一生,姜若雪说谎的次数屈指可数,何况,是欺骗一个深情款款痴情无悔的男人,面对着宁孤城那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压的姜若雪几乎窒息,让她很有一种立刻把所有事情的真相告诉宁孤城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就算要告诉宁孤城事情的真相,也不能是现在,不能是由她来说,她很了解江大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旦让他们碰面,最后无论是宁孤城还是柳月,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别忘了,这里是江城,而江大少家,在江城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势力庞大,远远不是一个小小的宁孤城可以与之为敌的。

每一秒钟都仿佛是煎熬一样,姜若雪的眼神越来越慌张。

宁孤城轻轻闭上了眼睛,随后缓缓睁开,看着姜若雪轻笑道:“咱们走吧。”

听到宁孤城答应先离开,姜若雪仿佛松了口气一样,却不敢在看宁孤城的眼睛,只敢低着头,轻轻点头。

宁孤城轻轻一笑,迈步率先往前走去,只是,在法拉利车门打开的时候,微微一顿,却也仅仅只是微微一顿,便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前走。

也罢,这里毕竟是大学校园,这里毕竟是柳月生活和学习的地方,这里毕竟到处都是柳月的同学朋友,既然现在不方便,那就等柳月方便的时候,在来给自己解释吧。

相信今天之后,柳月很快就会联系自己了,到时候,一切就都明白了。

宁孤城想通了,退了一步,跟着姜若雪离开,不想最后闹得太难堪。也或许,有他自己也不怎么想面对的可能。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出人意料的,他和姜若雪正在慢慢离开,可偏偏,法拉利上下来的人,却喊住了他们。

“若雪,姜若雪,先别走,下着大雨你去哪啊,我送你呀。”一个略带轻浮的声音响在了宁孤城和姜若雪的耳朵里。

宁孤城脸色不变,一脸淡然,姜若雪却变得浑身僵硬,眼睛之中还有一抹掩藏不住的恶感。好像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让她浑身不舒服一样。

宁孤城淡淡开口道:“看来,走不了了。”

姜若雪却摇了摇头,道:“不理他,咱们走咱们的。”

宁孤城微微一笑,不再开口。

可随后,传来的声音,却让他再也迈不出脚步。因为这次这个声音,他做梦也忘不掉,这是柳月的声音,他朝思暮想的声音。

“若雪,你去哪让江哥送你吧,雨太大了。”

听到柳月的声音,姜若雪就知道,坏事了,她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宁孤城,不会再跟着自己走了,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宁孤城在听到柳月声音之后,已经停住了脚步,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起来。

瞒,是瞒不过去了,姜若雪抱歉的看了一眼宁孤城,脸色有些苍白的开口道:“对不起。”

第7章 背叛

为什么道歉,她知道,宁孤城也清楚。

“不必道歉,你是好心,只是,有些事情,我们却必须面对。既然躲不过,何不潇洒一点呢。”

宁孤城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眼睛之中却平淡的让人心寒。

他的确不怪姜若雪骗他,因为眼睛骗不了人,姜若雪的眼睛之中,有担忧,有怜悯,有抱歉,这就够了,可事实上,什么时候,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孤龙,需要别人来怜悯了。

战场上不需要,情场上,同样不需要。

宁孤城说完之后,开始缓缓转身,去面对这个,他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情况。

红色的法拉利,黑色的雨伞,一对俊男美女依偎在一起,看起来,格外般配的样子,只是,在宁孤城的眼里,这个世界仿佛静止了,破灭了。

柳月,他的青梅竹马,他的心上人,他的未婚妻,此刻,正甜蜜的依偎在别人的怀里。

他以为他可以接受,可以平静的面对,可真到面对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是这么的艰难,这种事,是这么的痛,比他这些年来受过的伤,加在一起都要痛,痛的他无法呼吸,痛的他生不如死,痛的他,肝肠寸断。

原来,情之一字,才是最伤人的东西。

宁孤城和姜若雪停下脚步转过身之后,江大少看到了,柳月自然也看到了。

柳月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眼神中,震惊,惊慌,愧疚,等等情绪不一而足,甚至连眼睛都不敢再看向宁孤城了,仿佛偷东西,被主人家给抓到了一样。

柳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这个时候,江大少在她身边,她好像说什么都没用了,反而只会适得其反。

最重要的是,她除了眼神中的愧疚之外,并没有做出任何挣脱江大少怀抱的动作。

仅仅凭借柳月这个表现,宁孤城的心,就已经犹如刀割一样,鲜血横流了。

静静地看着柳月,宁孤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悲哀。

哪怕,哪怕你犹豫一下,哪怕你挣脱一下,哪怕你表现出还在乎我的样子,我都可以给你理由,我都可以让你解释,可偏偏,为什么,你却再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慌乱之余,反而更重视你身边那个那人的脸色。

原来,你的心中,他比我更重。

宁孤城像是心死了一样,手中的雨伞已经不经意间掉落在地上,捧了一下午的鲜花,也随时掉落,洒落一地的花瓣,就像此刻他的心一样,已然是四分五裂。

江大少本来脸色就有些阴霾,他没有察觉到怀中柳月的神情,只是,在他眼中,姜若雪也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女人,此刻,却看着姜若雪跟在一个手捧鲜花的年轻人身边,对他来说,就好像自己的女人被人抢走了一样,让他心情,怎么都愉快不起来。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就看到宁孤城已经失魂落魄的成了一个落汤鸡,当时就有些愕然了,随后,当他看到宁孤城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柳月的时候,心中别提多不是滋味了。

他们认识,而且不仅仅是认识。

江大少眼神变得有些阴冷,搂着柳月的手臂,更加用力,仿佛在宣示主权一样。

“若雪,这位是谁啊,总不会是你男朋友吧,你这冰山大美女,可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走的这么近过,怎么着,开窍了吗?”江大少其实一看就看的明白,宁孤城和姜若雪并不是情侣关系,只是,这些话,是他故意说得罢了。

说给姜若雪听,但更多的是,则是说给柳月说给宁孤城听。

姜若雪脸色一冷,在宁孤城淋雨的时候,已经替宁孤城遮住了雨水,看起来,倒的确像是一对小情侣一样。

没有理会江大少,姜若雪反而拉住了宁孤城的手腕,轻声道:“走吧,有些事,以后再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别吃亏了。”

吃亏?宁孤城楞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不少纨绔子弟的恶劣性格,顿时明白姜若雪担心的是什么了,只是,就凭这些在他眼里其实一只手就能全部撂倒的纨绔子弟,能够让他吃亏吗?

当然,他其实也明白,姜若雪是在担心他,毕竟,他在姜若雪的眼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当兵的罢了,一个当兵的,如何是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的对手呢。

宁孤城不能退,也不想退,多少次生死之战,他舍生忘死,枪林弹雨之中都毫无畏惧,如今,却要在自己守护的国门之内,对一个纨绔子弟让步?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屈辱,对死在他手里那些凶残的的敌人来说,更是一种耻辱。

可是,在看到柳月担忧的眼神之后,宁孤城终于暗叹了一口气,对着姜若雪轻轻的点了下头,什么都没有再说。

如果为了自己,宁孤城不会退,可为了柳月,他愿意退一次,就当,这是最后的温柔吧。

柳月眼神中的担忧,究竟是担心自己吃亏多些,还是担心自己和她的关系被江大少发现更多一些,宁孤城不想再去计较。

可当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江大少却偏偏不打算放过他们,无论是柳月看向宁孤城的眼神,还是姜若雪对待宁孤城的态度,都让江大少感觉到了一种被轻视的感觉,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众星捧月的江大少,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轻视。

“喂,那小子,我说过让你走了吗?你就敢走,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和我们姜若雪大美女同撑一把伞的,赶紧给我滚出去。”江大少就是找事的,看到姜若雪和宁孤城有些亲密之后,又猜测到可能柳月也和宁孤城有关系之后,心中已经决定给宁孤城一个教训了。

宁孤城听到江大少的叫嚣,眼神渐渐变得冰冷,脚步也慢慢的止住了,若非姜若雪拉着他,恐怕,早已经过去给江大少一个教训了。

柳月这时候也轻轻的拉了拉江大少的胳膊,轻声道:“江哥,算了吧,让他们走吧。”

柳月不说话还好,一开口说话,正没有地方发泄的江大少,顿时愤怒的大吼起来。

“你给我闭嘴,你刚刚和他之间的眉来眼去,当我没看到是吗?怎么着?老情人见面是吗?竟然还敢让我放过他们,你当老子是什么,敢给我戴绿帽子,你找死不成。”

江大少完全不顾及任何场合和地点,对着柳月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骂,再无之前那种温柔的模样,反而狰狞的让人感到害怕。

这才是江大少的本来面目才是。

柳月却仿佛习惯了一样,任凭江大少辱骂,也默不作声。

可她的沉默,只换来了江大少变本加厉的辱骂。

第8章 我不配?

姜若雪看着停住脚步,神色复杂而又冰冷的宁孤城,明白,已经拦不住这个男人了。

宁孤城看着姜若雪,轻声道:“谢谢你,只不过,有些事情,早晚要面对的。”

说完,宁孤城转身,眼神之中慢慢充满了一丝杀气。

尤其是在看到柳月毫无尊严的被江大少辱骂的时候,这丝杀气,越来越浓烈。

什么时候开始,我当成绝世珍宝,视若生命般珍贵的女孩,却在别人面前,如此的没有尊严,低三下四了。

这,就是你,舍我而去,选择他的理由吗?

真真是,可笑啊。

宁孤城做出决定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刚刚的迟疑,脚步在雨中坚定的向着江大少和柳月走去,任凭雨水落在脸上,也不去擦拭。

江大少看到宁孤城走过来之后,特别是看到宁孤城的眼神之后,心中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只是,在江城这个地方,只有他江大少让别人吃亏的时候,什么时候害怕过别人,所以,对于心中这种危险的感觉,不但没有引起江大少的重视,反而让他更加愤怒。

冷眼看着宁孤城一步步走来,他倒是想看看,这人究竟是谁,想干什么。而他心中也已经做好了决定,不管宁孤城是不是敢对他动手,他都一定要让宁孤城吃不了兜着走,没有原因,他高兴这样,所以,他就要这样。

宁孤城走到距离江大少和柳月两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眼睛没有去看江大少,而是直直的盯着柳月。

“你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宁孤城本来想要发怒,却在看到柳月眼中的哀求和抱歉之后,终究是心软了。无论如何,这是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这是他,曾经发誓,想要用一生守护的女人。

柳月张了张嘴,明明是想要说什么,可却再一次偷偷看了江大少一眼,好像生怕说出什么惹的江大少不开心一样,只能沉默的摇了摇头。

这一幕,看的宁孤城再一次的撕心裂肺,原来,你为了这个无视你尊严的男人,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吗?

宁孤城惨然一笑,不再看向柳月,而是盯着江大少,仿佛要在脑海深处牢牢记下这个面容一样。

“你看什么看,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睛给挖出来,你特么的谁啊,知道我是谁吗?特么的真是找死。”江大少被宁孤城盯着的时候吓了一跳,可回过神来,便是恼羞成怒了,对着宁孤城破口大骂起来。

宁孤城冷然看着江大少,冷冷的开口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要是再敢用手指指着我,这根手指,就不用再要了。”

宁孤城说的出,就一定做得到,别说江大少一根手指,就这个距离之下,想要江大少的命,也只在瞬息之间而已。

他还没有动手,除了有柳月的原因之外,还因为虽然脱下了军装,却还记得自己是一名军人,不与地方老百姓动手,特别是不能用杀人技对付这些自己流血流汗保护的普通人。

江大少很想直接对宁孤城动手,可此刻却只有他一个人而已,而看着宁孤城这强壮的身材,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斤两,很明智的做出了暂时先忍下来的想法。

但是,不敢动宁孤城,不代表就这么放过柳月,这可是他的女朋友,他要怎样就怎样,宁孤城不是认识柳月吗?好啊,那就让他看看自己是怎么收拾自己女人的。

想到这里,江大少眼中流露出阴狠神色,对着柳月就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脸上,怒骂道:“贱人,你告诉我,这是谁,哪来的野男人,你敢背叛我,是吗?你敢背叛我?”

宁孤城没想到这一巴掌,柳月同样没有想到江大少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

虽然已经和江大少谈了不少时间,慢慢的也知道了江大少的脾气性格,但最起码,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动手这种事,江大少还真是从来没有做过,不管是顾忌着自己的形象也好,还是为了别的也罢,总之,这种事,真的是第一次发生。

柳月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可她的第一反应却不是生气,而是道歉,而是抓着江大少的手不停地解释。

“江哥,你听我说,真的不是啊,我没有背叛你,他是我朋友,他只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啊,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江大少怒骂道:“没有关系了?那就是说以前有关系了?我特么还以为你多清纯呢,原来都是装的啊,你这野男人想要断我手指你听到了没有,哈哈哈,在江城这个地方,断我江大少的手指,特么的,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呢,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说,他是谁。”

柳月不敢去看宁孤城的眼睛,抽泣道:“他是宁孤城,我,我以前的男朋友,可是,可是我们早就分手了的,江哥,我给你说过,我以前有过一个当兵的男朋友的,你别生气好不好,江哥,咱们不生气好不好。”

说完之后,仿佛害怕江大少还在气头上一样,柳月对着愣住的宁孤城,大吼起来。

“你走啊,你来干嘛,你满意了吧,你满意了吧,都怪你,赶紧走啊,我们早就结束了,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好不好。”

宁孤城一脸惨然的看着柳月,看着她脸上那一个巴掌印,心痛的要死,更是从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杀意,他要杀了江大少,他一定要杀了江大少,他怎么敢,怎么能如此对待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可是,还没等他动手,柳月这一番话,就让他彻底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原来,自己早就没有资格了,原来,他们早就已经结束了,呵呵,结束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原来自己是多余的,原来自己已经被你这么讨厌了,宁肯毫无尊严的做别人的玩物,也不愿意做自己用生命守护的宝贝,那就,随你去吧。

宁孤城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在江大少的眼中,别提有多解气了。

“早说嘛,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个穷当兵的,特么的,这么嚣张,你不怕早死啊,就你这个穷当兵的,我特么动动手指头都能让你生不如死,还特么敢威胁我,凭你也配?”

江大少在知道宁孤城的身份之后,立刻没有了所有的后顾之忧,对他来说,一个穷当兵的,敢把他怎么样,能把他怎么样,还不是说,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嘛。

可他却不知道,就是因为他这几句话,让本就处在爆发边缘的宁孤城,彻底爆发了。

穷当兵的?不配?

呵呵呵,呵呵呵呵,没有我们这些穷当兵的拼死杀敌,流血流汗,你这社会的垃圾,又哪来的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

看不起我们当兵的?我们不配?

哈哈哈,这就是我们拼死保护,守护国门,保护的人吗?真是,让人心寒啊。

我们流汗,无怨,流血,无悔,哪怕丢掉生命,也从不放弃军人的荣耀,时时刻刻都在牢记,在我们的背后,还有亿万的百姓需要守护。

可为什么,我们付出了这么多之后,你们,还要让我们流泪呢?

宁孤城突然笑出了声,笑的惨然,笑的让人莫名其妙,可这笑声,听到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兵王宁孤城因违反军纪被开除军籍,无奈回归都市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96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