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人有傻福!被人打成傻子的王铁柱,意外得到先祖传承

傻人有傻福!被人打成傻子的王铁柱,意外得到先祖传承


第1章 躲猫猫

炎热的夏天,晌午,热气蒸腾,青山村村口的老槐树,就像焉巴了一样,树叶都耷拉着。

老槐树下,傻子王铁柱正蹲在那里逗一只癞皮狗玩儿。

王铁柱以前可不傻。

不仅不傻,还是青山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是青山村第一只飞出去的“金凤凰”。

不过,在大学期间,他得罪了人,被人打坏了脑袋,现在只有三、四岁孩子的智商。

“铁柱,你来姐姐家,姐姐跟你一起玩儿!”

在距离老槐树十多米的地方,有三间红砖瓦房,此时,房门打开,一个体态丰腴的美少妇向着王铁柱招了招手。

“奥。”

王铁柱站了起来,挠了挠头,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向着美少妇走了过去。

“进来吧,可别让人看到了。”

美少妇张巧花将王铁柱拉进房间里,赶忙将房门给关上。

将房门给关上之后,张巧花拍了拍胸口,可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啊。

天气炎热,在家里,她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贴身内衣,那丰腴饱满的身体,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热血沸腾啊。

当然,不包括王铁柱。

因为他是个傻子,只有三、四岁的智商,根本就不懂。

“姐姐,我们玩躲猫猫啊?”

王铁柱憨笑着说道。

“躲猫猫有什么好玩的。”

张巧花看了一眼放置在床头柜上的电动按摩棒,咬了咬红唇,心中确是天人交战。

她是三年前嫁到青山村来的,第二年男人在山上失足摔死了,这都守寡两年了,不管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极度渴望、极度需要。

不过,她又不能去勾引别的男人,要是被村里的人知道了,还不得戳着脊梁骨骂她?

于是,她平时只能靠玩具来发泄生理上的需求。

今天中午,她本来想再用玩具来解决一下生理上的需求,但透过窗子看到了在老槐树下玩耍的王铁柱,看着他那高大的身体,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涌上心头。

反正他是个傻子,只要自己不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一个身体强壮的男人,总比冰冷的玩具感觉好吧?

想到这里,她下定了决心,脸上浮现一抹妩媚的笑容,说道:“铁柱啊,姐姐和你玩一个好玩的游戏,不过,你不能告诉你爸妈啊,你要告诉他们,姐姐以后就不和你玩儿了。”

“我……我不告诉他们。”

王铁柱傻笑着说道。

“嗯,铁柱真乖。”

张巧花舔了舔红唇,让王铁柱躺在床上,一咬牙,便将铁柱的大裤衩给扒拉了下来。

张巧花眼中更是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那是女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刚准备脱掉身上最后一层的防卫,坐上王铁柱的身体,但就在这时候,门上突然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张巧花花容失色,这要是被人看到,王铁柱光着身子躺在她的床上,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再留在村子里?

快速的将王铁柱的大裤衩提好,张巧花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笑着说道:“铁柱啊,我们还是来玩躲猫猫吧。”

“玩躲猫猫?好啊,我最喜欢玩躲猫猫了。”

王铁柱傻呵呵的说道。

殊不知,他刚才差一点就走上人生巅峰了。

“嗯,玩躲猫猫。”

张巧花快速的说道,“你躲到衣柜子里,我不喊,你不许出来啊。”

“躲猫猫,不出来,躲猫猫,不出来。”

王铁柱傻笑着躲进了衣柜里。

将王铁柱藏进了衣柜中后,张巧花赶忙穿好衣服,然后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房门打开,房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张巧花面色顿时一变,不过,脸上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年,年哥啊,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呀。”

周大年色眯眯的盯着张巧花,开口说话,酒味很浓,显然中午喝了不少酒。

“怎么现在才开门啊?我以为你在家偷男人呢。”

周大年色眯眯的说道。

“怎么……怎么可能?”

张巧花有些心虚,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刚才,刚才在睡觉呢,年哥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继续……继续睡了。”

说着,就要将房门给关上。

“别啊。”

周大年伸手挡住,色眯眯的说道,“你年哥中午喝多了,出来走走,醒醒酒,走到这里,有点口渴,你给我倒杯水喝喝。”

“哦,那……那你进来吧。”

张巧花咬了咬嘴唇,让张大年进入房间,自己去倒水了。

村民周大年,那是村里一霸,她不敢得罪周大年,只能让他进入房间。

看着张巧花走动时扭动的翘臀,周大年舔了舔舌头,更是觉得口干舌燥了。

“给!”

张巧花将一杯水放在周大年面前。

周大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后,盯着张巧花,突然间说道:“大妹子,你一个人也不容易,今天,你就从了年哥吧,跟着年哥,总比守寡好吧?”

周大年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走向张巧花,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然后在她脸上乱啃。

他对张巧花垂涎已久了,今天趁着酒劲,要得到她。

“不要……你这个混蛋,你给我放开,放开啊。”

张巧花拼命的挣扎,但她一个弱女子,岂是周大年的对手?很快就被周大年抱着扔到了床上。

就在他准备扑上去的时候,突然间脚下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男人的拖鞋,这时候,他又听到了衣柜中有动静。

“谁?”

周大年酒醒了一半,一步跨到衣柜间,猛然间将衣柜门打开。

“躲猫猫,躲猫猫,三个人玩躲猫猫。”

王铁柱憨笑着说道。

“王铁柱,是你这个傻子!”

周大年大怒,心中更是升腾起嫉妒的怒火,没想到他一直垂涎的张巧花,竟然被王铁柱这个傻子捷足先登了!

“你给我滚出来!”

周大年抓着王铁柱,将他从衣柜里拽出来,用力一推。

“哎呦!”

王铁柱大叫一声,身体跌倒,脑袋磕在了床头柜上,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而就在王铁柱晕过去的时候,在他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碧绿色的玉佩突然间碎裂,与此同时,一道绿色的光芒,从玉佩中冲出,冲进了他的脑海。

随后,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吾乃汝之祖上,坐化之际,留一缕神识于玉佩中,成王家传家之宝,可保王家后人一命,如今玉佩碎,神识出,锤炼汝之体魄,修复汝之神魂。”

“没想到啊,时代变迁,我们王家一脉,竟落魄至此,传承皆断,可悲可叹,现在,吾传汝之传承,得吾医道、修炼之法,当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悬壶济世……”

第2章 揍村霸

“哎呦,疼死我了!”

王铁柱摸了摸后脑勺,刚才就是那里磕在了床头柜上的。

“刺啦!”

这时候,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响起。

王铁柱转过头,就看到王大年将张巧花压在身下,正在撕她身上的衣服,当即大怒。

而之前的记忆,也如同潮水般涌来。

这个畜生,将自己给弄晕了,还敢继续侵犯张巧花!!

要不是他脖子中挂着的玉佩中有一缕先祖残魂在,他在刚才就真的被周大年给弄死了。

这个仇,不能不报!

想到这里,王铁柱从地上跳起来,一脚就踹在了王大年的身上,将他从床上踹的翻滚了下来。

“卧槽,王铁柱,你特么敢打我?”

从地上爬起来,周大年大怒,王铁柱这个傻子竟然敢打他?

“曹,打的就是你!”

想到刚才差一点磕死,王铁柱也颇为愤怒,一下子就冲到了周大年面前,拳头砸在了周大年的脸上,将周大年再次砸翻在地,两只鼻孔哗啦啦的冒血。

自己的速度……这么快?

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连王铁柱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看着周大年又要站起来,王铁柱又冲了过去,拳打脚踢,将周大年打的哇哇大叫,鼻青脸肿,最终狼狈的从张巧花的家中跑了出去。

“杀人啦,傻子王铁柱杀人啦!”

周大年在村里狂奔,一边跑,一边大喊。

而在他身后,王铁柱紧追不舍,很快追了上去,又是一脚揣在了周大年的屁股上,将他踹到在地,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时候,听到动静,很多村民都从家中走出来,看到了王铁柱暴打周大年的一幕。

“哎呦,大家快点阻止这个傻子,他傻病犯了!他要杀我,他要杀我啊。”

周大年捂着脑袋哀嚎。

“周大年,他就是和你开玩笑呢,和你玩呢!”

“就是啊,你看他这么瘦,你这么壮,就算真打架,也打不过你啊。”

“他是傻子,你可不能欺负一个傻子啊。”

村民们笑呵呵的开口。

在青山村,周大年就是一个村霸,平时没少做缺德事情,村民们是敢怒不敢言,现在看着周大年被王铁柱暴打,大家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周大年真是气到吐血啊?我欺负他?你们眼瞎吗?是他欺负我好不好?

他也觉得奇怪,王铁柱打他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还手,他竟然打不过一个傻子?也是奇了怪了。

“铁柱,你这是干啥呢?哎呦,快住手,快住手啊。”

这时候,王铁柱的母亲李小萍听到声音,从家里跑出来,看到王铁柱在暴打周大年,吓了一大跳。

听到母亲的声音,王铁柱只能作罢。

这时候,周大年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手指着王铁柱,咬牙说道:“王铁柱,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没完!”

“哎呦,我们家铁柱他不懂事,他有点傻,我给你陪不是,给你陪不是了。”

李小萍走上前,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

“他傻?他一点都不傻,我告诉你们,他就是装的。”

周大年怒气冲冲的说道。

刚才他能感觉到,王铁柱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根本就不像是个傻子。

“躲猫猫,玩躲猫猫……”

周大年话落,王铁柱脸上,再次出现了那熟悉的傻笑……

看着王铁柱脸上的傻笑,周大年气到吐血,只能怒气冲冲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吼道:“这件事情,没完,等着吧,我会报复的!!”

“铁柱他妈,你家铁柱得罪了周大年,这以后可怎么好啊。”

“你说铁柱这傻孩子,怎么刚才傻病就犯了,把周大年那个混球揍了一顿。”

“要不,拖个人,去和他说道说道?铁柱他也不懂事,不知道个轻重的。”

周大年走后,村民们顿时围了上来,给李小萍出谋划策。

“哎……再说吧。”

李小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满面愁容,现在他男人卧床不起,家里没个主心骨,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铁柱,我们回家吧。”

李小萍拉着王铁柱,向着家里走去。

握着母亲那粗糙的大手,看着她那已经半白的短发,微微佝偻的身体,王铁柱无比的激动,以至于身体都在轻轻颤抖。

在他变傻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母亲,苍老了太多。

回到家中。

“妈!我没事了,我不傻了,我恢复了。”

王铁柱再也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一把将母亲紧紧的抱在怀里。

“啊?真的吗?”

李小萍身体一震,怔怔的看着王铁柱,看到的是一双清澈的双眼,再无任何的痴傻,眼中的泪水,顿时决堤。

“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铁柱,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母子俩再次抱在了一起。

“妈,爸呢?爸去哪了?”

片刻功夫后,王铁柱问道。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恢复正常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父亲。

听到王铁柱提起父亲王大壮,李小萍长长叹息了一声,说道:“你爸,他,他在床上躺着呢。”

“啊?”

看着母亲那黯然的神色,王铁柱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赶忙冲进房间里。

在变傻的这一年里,他一直是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这一年里,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

看着躺在那里,面色苍白,瘦的皮包骨头的父亲,王铁柱如遭雷击。

这还是他的父亲王大壮吗?

他记忆中的父亲,身材高大,宽厚的肩膀,背脊如山,而此时躺在床上的父亲,确是如此的瘦削,皮包骨头,在这痴傻的一年里?家里遭受了怎样的变故?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放置在床头柜上的影像报告,赶忙拿起看了起来。

看了影像报告,王铁柱脑中一声轰鸣。

报告显示,在他父亲的脑袋里有一块瘀血,压迫了神经,会造成有时候清醒,有时候昏迷的症状。

“妈,爸这是怎么了?”

王铁柱涩声问道。

“你爸他……他伤了脑袋。”

李小萍眼角隐约有泪光闪动,叹息一声,说道,“手术费用要三……三十万,妈实在是没钱啊,只能将你爸接回来了,这一躺,就这么久了。”

“怎么会这样?”

王铁柱囔囔自语,就在这时候,他目光一撇,看到了装着报告的袋子,上面印着的字赫然是东水市人民医院!!

东水市人民医院!!

王铁柱紧握着拳头,心中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沉声说道,“妈,我爸是不是在东水市受的伤?”

他不敢向下想了,他就是在东水市被人打成傻子的,而他的父亲,也是在东水市受的伤!!

“是不是扬飞那个混蛋干的?”

王铁柱紧握着拳头,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口。

扬飞,就是那个将他打成傻子的人。

“是的。”

李小萍哭着说道,“你被人打伤了,你爸就去找人理论,也被打伤了。”

“扬飞!”

王铁柱怒吼一声,一拳头砸在了墙壁上,连他都没有注意到,墙壁,在他刚才一拳头之下,以拳头为中心,竟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缝,向着四周扩散。

他没想到扬飞那个畜生,对他父亲也下了手。

看着王铁柱那可怕的模样,李小萍拉着王铁柱的一条胳膊,哭着说道:“铁柱,你可不要去找那个人报仇啊,那是有钱人啊,我们惹不起啊,千万不要去啊,妈求你了啊。”

现在王铁柱好不容易恢复了,她怕王铁柱一时冲动,再去找扬飞报仇,如果再有个好歹,她可怎么活啊。

不找他报仇?怎么可能?

不过现在他势单力薄,没钱没权,不是找扬飞报仇的时候。

这个仇,无论如何,都要报,而且,血债血还,他要让扬飞、让扬家一蹶不振!!

报仇的信念深埋心底,表面上,王铁柱确是点了点头,说道:“妈,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再让你为我担心了。”

想到脑中得到的先祖传承,王铁柱嘴角掀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说道:“而且……妈,爸的病,我能治!”

在他得到了先祖传承之后,这种伤,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处理的问题,直接利用体内的灵气进入大脑中,将瘀血慢慢的化解就行。

就在他准备动手,给自己的父亲化解脑中的瘀血时,“哐当”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猖狂的声音,在堂屋里响起。

“王铁柱,李小萍,你们给我滚出来?王大壮呢?死了没?没死的话,爬也要给老子爬出来!”

第3章 再揍村霸

“周大年,你特么找死吗?还敢来我们家里闹事?”

王铁柱大怒,从卧室冲进堂屋里,心中怒火中烧,这个混球,竟然对他的父母不敬,这不能忍!!

来到堂屋后,王铁柱发现,周大年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来了两个人,村民张兵和李二虎。

张兵和李二虎都是周大年的狗腿子,三人是穿一个开裆裤的。

“闹事?看你说的,老子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

周大年的脸上,贴着一些创可贴,不过两个眼眶子,还是青紫色的,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过来了。

被王铁柱给打了,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今天我过来,是来拿钱的。”

周大年笑眯眯、好整以暇的开口。

“拿钱?我们家,好像不欠你的钱吧?”

李小萍想了想,随后摇头说道。

“你们家本来不欠我的钱,不过,现在欠了。”

周大年傲然说道,“你们家是不是欠李二虎五千块钱?正好,李二虎欠我五千块钱,现在他将那五千块钱,过渡给我了,所以,现在你们家欠我五千块钱,麻利的,快点还钱。”

“你……”

李小萍面色一变,将目光转向李二虎,面色难看的说道,“二虎子,之前不是说好了,等我们家这季桔子卖了,再还欠你的五千块的吗?”

“那……那是之前。”

李二虎有些不敢去看李小萍,低着头,说道,“现在我欠大年哥五千块钱,你们家……就还给他吧。”

“这……”

李小萍有些急了,现在别说五千块钱,就是让她拿出五百块,也拿不出来啊。

“妈,你别急,一切有我!”

王铁柱拍了拍母亲的手背,说道,“他们就是穿一条开裆裤的,钱的事情,我会解决。”

“甭废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周大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老子可不会给你们多少时间去筹钱,老子今天就要,不过呢,毕竟乡里乡亲的,你们家要是实在没钱也没关系,王铁柱,你给老子跪下磕上三个响头,叫老子三声爷爷,老子就宽限你们一个月的时间。”

在说这话的时候,周大年心中,那是相当的得意啊。

之前被王铁柱给打了,他就在想办法报复,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看了李二虎,得知王铁柱家欠他五千块钱的时候,顿时计从心来。

王铁柱家什么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根本不可能拿出五千块钱的,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看着王铁柱,周大年很是得意,小兔崽子,你特么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想和老子斗?老子动动手指头,就能将你压死。

“欠债还钱,的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王铁柱点了点头,说道,“我还钱就是了。”

“还钱?你在说胡话吗?”

周大年哈哈一笑,说道,“你看你家穷的叮当响这样子,你拿什么还?”

周大年不相信王铁柱能够还他的钱,或者说,不愿意相信。

“你都觉得我没钱还你,那你来干什么?”

王铁柱耸了耸肩膀,说道,“闲的无聊吗?”

“老子就是来侮辱你的,行不行?”

周大年咬牙说道。

“侮辱我?就你也配?”

王铁柱冷哼一声,说道,“别废话,将手机支付宝打开,老子还你钱!”

“哼,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还我。”

周大年咬牙,他还真的不相信,王铁柱有钱还给他。

王铁柱翻出自己曾经在大学用的手机,打开支付宝,然后扫码,很快,周大年的手机上,就得到了五千块到账的信息。

“你……你真的有钱?”

看着手机,周大年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老子没钱。”

王铁柱摇了摇手机,说道,“不过,老子有花呗,行不行?”

“你……”

周大年真是气到吐血啊,他好不容易想到这么一个好计策,可以好好的羞辱王铁柱,结果王铁柱将钱给还了,他有一种一拳头打在空气中的感觉,满腔的怒火,无法发泄。

“你什么你?”

王铁柱冷哼一声,“现在钱还给你了,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给老子滚,否则的话,别怪老子不客气。”

“王铁柱,你狂什么狂?”

周大年大怒,称霸青山村这么多年,他还没有被人如此呵斥过。

“三秒钟到了!”

然而,王铁柱淡淡的开口,冲上去一拳头就打在了周大年的脸上。

之前在张巧花家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自从得到了先祖传承之后,他的体内,有了一缕灵气之后,整个身体都仿若脱胎换骨了一般,有着使不完的力量,现在哪怕面对三个人,他也怡然不惧。

当然,就算他像以前那样,只是个普通人,他也要干周大年,因为他出言侮辱自己的父母。

父母,不可辱!

“啊!”

周大年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结果,又发出了一声惨叫声,随后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王铁柱,你等着,老子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周大年一只手捂着屁股,一只手指着王铁柱,怒吼。

“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好了。”

王铁柱眼神无比的冰冷,冷冷的开口,“你若是敢动我父母一根汗毛,我王铁柱发誓,一定弄死你!”

“我……”

被王铁柱那冰冷的目光盯着,周大年突然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然后闷哼一声,捂着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

周大年都走了,张兵和刘二虎自然也不会留下来了,赶忙向着周大年追了上去。

看着周大年离去的身影,王铁柱双眼微眯,今天,和村霸周大年的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来了。

不过,他没什么好顾虑的,不管他还有什么阴谋诡计,自己接着就是了。

只要周大年不对自己的父母不利。

那是他的底线。

若是周大年敢对付他的父母,他绝对会让周大年后悔的。

打发走周大年后,王铁柱再次进入到卧室之中,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给父亲化解脑中的瘀血。

第4章 赚钱的念头

站在床前,王铁柱面色变的认真了起来,随后,将右手手掌放在父亲的脑袋上,灵气开始顺着手掌进入,不断的化解着父亲脑中的瘀血块。

渐渐的,他的额头、乃至鼻子上,都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面色也变的苍白了起来。

他刚得到传承,体内的灵气,并不是很浑厚,实力还很有限,所以现在显得异常吃力。

不过,为了给父亲治疗,他豁出去了。

大概在十分钟之后,王铁柱收回手掌。

此时,他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面色也有些苍白,这是透支了身体,虚脱的表现。

“妈,爸脑中的瘀血我已经化解掉了,估计一个小时之后就可以苏醒了,我回房间里休息一会。”

虽然说他现在透支的厉害,但整个人确是无比的亢奋,先祖给予他的传承,必然会让他的人生,发生质的改变。

回到自己的房间,王铁柱躺在床上,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一种恍然如隔世的感觉,一些记忆,也慢慢的在脑海浮现。

四年前,他十八岁,考入了东水大学医学系,是青山村第一个大学生。

大三的那一年,他二十一岁,青春年少,和大多数大学生一样,也谈起了恋爱。

她的女朋友秦柔,更是东水大学的校花。

家庭的贫困,造就了他早熟的性格,在其他的男生还沉迷在游戏玩乐之时,他已经开始了创业,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礼品店,生意很不错。

而她的女朋友秦柔,之所以愿意和他在一起,就是因为他自强自立,有上进心。

一切,都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有一天晚上,他接到女朋友的短信,说是在给室友庆生,在KTV被人下药了,当他冲到KTV的时候,看到女朋友秦柔意识模糊,一个男人,已经将她的裙子褪下来,正准备侵犯。

他当时就炸毛了,操起玻璃桌上的酒瓶子,就冲了上去。

事后,他才知道,被他砸的头破血流的男人是东水市扬天集团董事长的儿子扬飞,一个飞扬跋涉的富二代。

不久之后,他就受到了扬飞疯狂的报复,他的礼品店被砸了,他的女朋友秦柔也被扬飞给糟蹋了,传遍整个校园,最终,秦柔不堪忍受舆论压力,离开了东水大学,从此杳无音讯。

最后,他也落在了扬飞的手中,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四肢被保镖固定着,扬飞用脚踩着他的脑袋,趾高气扬的和他说的那些话。

“王铁柱,你特么就是一个臭农民,你拿什么和老子斗?在东水市,我扬飞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你!”

“你一个臭农民,凭什么拥有秦柔?那个臭婊子,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你这个土包子!竟然无视我扬飞!!结果呢?还不是被我给上了?嘿……臭屌丝,你真没用啊,没想到,那个婊子还是个处呢!别看她平时多么贞烈的样子,被剥光了扔在床上,真是骚的不得了啊。”

“怎么?愤怒了?你愤怒又有个球用?哎呦,卧槽,还敢瞪老子?去死吧你!”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一根棒球棍,砸向他的脑袋。

这就是他痴傻了一年的原因!!!

然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扬飞竟然也打伤了前去为他讨要说法的父亲!!

王铁柱的目光,渐渐的变冷,身体上,也散发出一股煞气!

为了自己,为了父亲,也为了秦柔,他一定要报仇!!要让扬飞付出惨重的代价。

想到秦柔,他的心中,就无比的痛,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又在哪里?

看着手机上,那个无比熟悉,可以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王铁柱手指颤抖的按了下去。

不过,很快,电话里就传来了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的系统提示音。

听着系统提示音,王铁柱有些迷惘,不过,又感觉到了一丝解脱。

曾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也许再也不见,相忘于江湖,对彼此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也许,她现在有着全新的生活,自己不应该去打扰她,不应该去勾起她曾经痛苦的回忆。

想到这里,王铁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就让那个曾经自己深爱的女人,深深的埋在心底吧。

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王铁柱恢复的差不多了,便从房间里走出来,他得到山上去采药才行。

父亲脑中积压的瘀血,虽然都已经被化解了,但长时间的瘀血挤压神经,已经对神经造成了一定的损伤,想要完全恢复的话,还需要一些中药的调理。

特别是其中有一味主药,非常重要,那就是——至少需要五十年药龄的人参王!

而如此药龄的人参王,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在市面上的价值太过于惊人了。

所以,想要让父亲痊愈的话,他还要赚很多很多钱才可以。

赚钱的事情,慢慢想,现在他需要做的事情是去山上采药,给父亲调理身体,虽然现在没有人参王,但依然可以熬煮一些其他的中药,给父亲补补身子,慢慢的调理身体。

“妈,你在家照顾爸,我到山上去采药,给爸熬点中药调理身子。”

王铁柱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到后院里,找到背篓,拿上药铲、匕首一类的工具,从家中离开,前往大青山。

青山村,背靠大青山,就坐落在大青山的脚下,从村中穿过,从村北出去后,穿越一条小河,然后再穿过一片农田和果树林,便可以来到大青山的脚下。

以前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得到了先祖传承之后,在他来看,大青山,简直就是一座没有被开发过的野生草药库啊,很多在其他地方早已经绝迹的草药,在大青山上,都能够找到。

大青山上,王铁柱背着一个竹篓,如履平地。

白芷、泽兰、当归、甘草、射干!

很快,王铁柱就在大青山上找到了为父亲熬制的草药。

虽然说,父亲王大壮颅内的瘀血已经化解了,但依然需要服用活血化瘀的中药,而这几种中药,都有强烈的活血化瘀之功效。

并且,白芷、泽兰更是拥有破宿血,养新血之功效,有助于补充气血。

而且,这些草药都是野生的,比起人工种植的草药,药效要更加的好。

很快,他就采摘到了所需要的草药,从山上走下来。

一边走,他一边在想,自己要怎么赚钱呢?

第5章 本草诀

不知不觉中,他就走过了自家的果树林。

在青山村中,村民们大多种植果树,而王铁柱他们家,种植的是桔子树和苹果树,现在这块田地里,种植的就是桔子树。

桔子,一般分为早熟和晚熟两种,而王铁柱他们家中的桔子,是早熟品种,但就算早熟品种,也要在九月底,甚至是十月初才能成熟,而现在,只是八月份,桔子还很小,很青涩。

看着那些小橘子,王铁柱叹息一声,现在还不是桔子的成熟季节,如果现在桔子上市的话,肯定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想到这里,王铁柱心中一动,他想到了先祖传承中,有一种可以加速植物生长的方法。

这种方法,是记载在医学传承中,是用来加快草药生长速度的。

不知道,能不能运用在果树上。

王铁柱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本草诀,这是先祖传承中,记载着一种可以加快植物生产的法诀,运转本草诀,将灵气转化为可以催生植物生产的气体注入水中,将水变成“灵液”,用灵液灌溉,便可以促进植物的生产。

说干就干。

王铁柱找到一个破塑料盆,从河边舀了半盆水,将右手中指插入水中,然后开始运转本草诀,随着本草诀的运转,灵气在体内发生转变,然后从其中指中溢出。

这时候,溢出的灵气,已经是绿色的了。

随着不断的运转本草诀,破塑料盆中的河水,慢慢的变成了透明的绿色。

直到王铁柱感觉到体内的灵气,又一次快要耗尽的时候,这才收手。

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王铁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修为太弱了,这才多一会儿,他体内的灵气,就要消耗殆尽了。

看着面前半塑料盆的绿色透明液体,王铁柱囔囔自语:“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将半盆水浇在一棵桔子树下面后,王铁柱便背着药篓子,回到家中。

当他到家里的时候,父亲王大壮已经醒过来了,虽然现在还是很虚弱,但比之前昏迷不醒,已经好很多了。

给父亲熬了一碗草药喝下去之后,傍晚的时候,便已经可以搀扶着下床了。

晚饭很简单,甚至于可以说是简陋,稀饭、窝窝头配咸菜。

今天是个好日子,不仅王铁柱恢复正常了,而且王大壮的病,也治好了,本来应该好好庆祝一下的,但家里实在是太贫穷了,王大壮被打伤的这一年里,不仅家里的积蓄花完了,甚至于还要靠着从乡亲们手里借钱来买药,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铁柱,将就着吃点,等你爸身体好了,就能好好赚钱了。”

李小萍咬着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

听到这话,王铁柱心中发堵,随后笑着说道:“爸、妈,我现在恢复正常了,爸身子骨弱,要好好调养,以后赚钱的事情啊,就我来好了。”

吃过饭后,一家人聊了好久,这一年来,家里发生了这么多变故,有很多话要说,直到王大壮感觉有些累了,这才结束,王铁柱来到后院中,用凉水冲洗了一番,随后睡觉。

第二天早晨,东方天际刚泛起鱼肚白,王铁柱便早早的起床,来到院子中。

此时,太阳刚升到地平线,常人看不见的紫气,浩荡在天地之间。

紫气东来!

面对着东方,王铁柱开始运转先祖传承中的一门修炼法门——紫气东来诀!

紫气东来诀这门法诀,最适合在清晨的时候,紫气东来时修炼,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个多时辰后,当太阳完全升起来之后,王铁柱停止了修炼,随后,他惊喜的发觉,丹田之中,不仅昨天消耗的灵气补充充足了,而且还多了一丝丝的灵气。

显然,修炼还是有效果的。

看来,他要坚持不懈的修炼才行,否则的话,丹田里那么一点灵气,用的实在是太快了。

修炼完毕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离开家门,向着自家的橘子园跑去。

当来到橘子园的时候,王铁柱陡然间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只见昨天他利用本草诀配置的“灵液”浇灌的那颗橘子树,绿叶之中,一片橘红色点缀!!

桔子,熟了!

不仅成熟了,而且桔子长的特别的大,一些结满了桔子的树枝都被压弯了,有的更是都垂到了地上!

王铁柱随手摘了一个放在手里,一只手竟然握不过来,初步估计,都有三两重。

这一颗桔子树上,得有好几千个桔子呢,这么算下来,得有两百多斤,接近三百斤的样子。

王铁柱呼吸急促,发了,真是发了。

虽然说,现在市面上也有桔子卖,但那都是大棚种植的,或者是冷藏起来的,在味道上,根本无法和天然生长的桔子相媲美。

所以,只要他将桔子运出去,必然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他已经想好了,将家里的这几亩橘子园里的桔子全部卖了,到时候在县城开一家水果店。

他现在有先祖传承在身,有本草诀在,还怕水果店不能卖出名堂来吗?

到时候,在县城开分店,再成立公司,将分店开到其他城市去,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赚大钱,一定可以赚到足够多的钱,购买人参王,未来,也一定可以找扬飞报仇雪恨!

想到激动处,王铁柱忍不住眉飞色舞起来。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他确是想到,这种利用“灵液”浇灌出来,一夜之间便成熟的桔子,不知道口味如何?

当下,他就将手中的桔子给剥了,剥了一瓣入口之后,酸酸甜甜的,汁水特别多,煞是好吃,比正常生产的桔子还要好吃呢!

王铁柱大喜,这样的话,那就真是稳了。

当下,王铁柱便急急忙忙的赶回家,回家拿筐子来摘桔子。

“铁柱,你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看到王铁柱匆忙的跑回来,李小萍笑着问道。

“妈,我们家有颗桔子树上的桔子熟了,我拿框子去采摘。”

王铁柱大声说道。

“什么?桔子熟了?”

李小萍一愣,随后摇了摇头,说道,“铁柱,你说什么胡话啊,桔子至少还得一个月才能熟呢。”

“妈,我没骗你,你看!”

王铁柱就知道李小萍不会相信的,于是便拿出了他摘下来的那个桔子,递到李小萍的面前。

看着王铁柱手上那比成人拳头还要大的桔子,李小萍惊呼一声,说道:“铁柱啊,这……真是我们家桔子园里的?”

“当然了,妈,我还能骗你不成?”

王铁柱说道,“妈,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摘桔子了。”

“你等等,我也去。”

李小萍站在门口,对躺在床上的王大壮大声说道,“孩儿他爸,你在家歇着啊,我和铁柱去摘桔子了。”

来到桔子园,看到那颗已经成熟的桔子树后,李小萍目瞪口呆。

种了这么多年的桔子树,她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奇怪的事情呢。

桔子竟然提前一个月就成熟了。

而且,只有这一棵橘子树上的桔子成熟了,其他桔子树都很正常。

“真是奇怪了。”

李小萍摇了摇头,觉得很不可思议。

“哎呀,妈,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王铁柱一边摘桔子,一边说道,“管他怎么回事呢,桔子熟了,我们就摘下来去卖就是了,趁着现在桔子都没上市,还能卖一个好价钱呢。”

“嗯,铁柱,你说的对。”

李小萍点了点头,然后和王铁柱一起开心的摘桔子。

所有的桔子都摘下来之后,整整五箩筐,基本上一箩筐在五十多斤,这么算下来,得有两百六、七十斤。

将五箩筐桔子放在平车上,王铁柱推着平车,李小萍在一边扶着,回到家中。

“桔子竟然熟了?”

当看到母子俩推回来一平车的桔子,王大壮也目瞪口呆。

“妈,我下午将桔子拉到县城去卖,你在家照顾爸。”

王铁柱剥了一个桔子,递给父亲王大壮,说道。

“先不急。”

李小萍摆了摆手,说道,“早上婷婷去县城了,她晚上就回来了,借她家的拖拉机用一下,赶明儿早上,再去县城卖桔子,那山路,推平车可不好走,怪累人的。”

钟婷就住在他们家隔壁,一个年轻的女孩,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在她上高中那会,她的父母误食了毒蘑菇,撒手人寰了,留下了一个重病缠身的老太太,为此,钟婷不得不辍学,担负起了整个家,赡养着重病的奶奶,直到去年,老太太也走了,现在整个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那好吧。”

王铁柱点了点头,想起钟婷那个小时候总跟在自己身后的鼻涕虫,嘴角就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王铁柱看到隔壁院子里有灯光亮着,知道钟婷回来了,于是,来到她的家门前,在门上敲了敲。

此时,隔壁大院子里,一个高到腰际的水缸子里,装着大半缸子水,太阳晒了一天,再加点凉水,正好适合洗澡。

青山村的电压一直都不稳,时常跳闸,电力只能维持点灯,别说热水器了,就算谁家用开水壶烧个热水,估计都要跳闸,所有夏天村民都是这么洗澡的。

水缸前,一名身材窈窕,有着一双大长腿的少女,刚将衣服给脱下来,准备进入缸子里泡澡,就在这时候,门上响起了敲门声。

第6章 按摩

“谁啊?”

钟婷将一块毛巾遮在身前,从院子里来到堂屋,隔着房门有些紧张的问道。

自从去年奶奶走了之后,家里就她一个人了,村里那些大老爷们、小混混总是借机向她家里跑,不怀好心,所以现在到了晚上,她都早早的就将房门给关上了。

“婷婷,是我!”

王铁柱说道。

“啊,铁柱哥啊。”

钟婷将门打开,一把将王铁柱拉进屋里,然后快速的将房门给关上。

“你来的正好,走,给我搓背去。”

钟婷拉着王铁柱,扭动着翘臀,就向着后院里走去,一双大长腿迈动,走起路来,青春活力。

王铁柱给她搓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她家里就她一个人,和王铁柱是邻居,两家来往还是很多的,她和王铁柱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再加上王铁柱变傻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她时常让王铁柱给她搓背。

这……

王铁柱真是目瞪口呆啊。

他只是来借拖拉机的啊,这是什么情况?

尽管他在大学和秦柔谈过恋爱,但两人还没有开过房,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一个女人的身子呢。

钟婷的身材,属于那种充满青春活力的,前凸后翘,曲线弧度很是惊人,特别是那双大长腿,属于腿玩年系列。

此外,她的五官也非常迷人,肌肤更是白皙紧致。

“走啊,你傻愣着干什么?”

见王铁柱没有动,钟婷转过头,白了他一样,催促道。

“我……那个……我……”

情况发生的太突然,王铁柱一时之间,有些发呆,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别支支吾吾的啦,快来吧,就像之前那样,帮我搓搓身子。”

钟婷还没有发现王铁柱和以前不同了,将他拉向后院,然后迈开大长腿,进入水缸里,蹲了下去,背对着王铁柱,露出大半个身子在外面。

“铁柱,帮我搓搓啊。”

钟婷轻声说道。

“啊?哦!”

王铁柱心脏都在砰砰跳动。

毕竟,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而且还是个初哥,哪能受得了如此刺激?

深吸一口气,王铁柱让自己尽量的冷静下来,然后将双手放在了钟婷那白皙、精致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好舒服……用力点,再用力点……”

“你弄的好舒服……”

钟婷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声音。

不是钟婷太放荡,而是王铁柱捏的她真的非常舒服,感觉浑身都得到了极为满足的放松。

在给钟婷捏肩的时候,王铁柱不由自主的用上了先祖传承中的那一套按摩手法,通过刺激穴位,让她那忙碌了一天的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

“铁柱哥,你什么时候学会按摩的啊?以后我每次洗澡的时候,你都来给我捏一捏,好不好?”

钟婷微微闭着双眼,极为满足的说道。

说完后,钟婷才想到王铁柱就是个傻子,和他很难交流,基本上都是她在说,然后王铁柱傻呵呵的答应着,有没有听懂她说的话,都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钟婷叹息了一声,如果铁柱哥没傻多好啊?王铁柱可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她可是非常佩服他的呢。

“那个,婷婷,下次再给你按捏的时候,你还是,还是穿好衣服再按捏吧。”

王铁柱有些尴尬的开口。

如此香艳刺激的场面,他的小心脏,可真是受不了啊。

“穿什么衣服啊,我都不害臊,你还害臊啊。”

钟婷笑着接了一句。

嗯?

钟婷身体一僵,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王铁柱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利索了?

赶忙转过头,就看到了王铁柱嘴角那丝苦笑,和那清澈的双眼,和之前脸上总是带着傻笑,双眼呆滞完全不同。

“铁柱哥……你……”

“我恢复正常了!”

王铁柱笑着说道。

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毕竟,一个正常人,和一个傻子的言谈举止,完全不同,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能看出来。

而且,他也没必要瞒着。

“你傻病好了?真是太好了!”

钟婷惊呼一声,因为激动,直接从小水缸里站了起来。

两家本就是邻居,关系也不错,现在王铁柱恢复正常,她也为王铁柱高兴。

“咳咳……”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钟婷,王铁柱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咳嗽了一声。

“啊!”

这时候,钟婷突然间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双手就捂在了胸前,这才意识到,王铁柱的傻病好了,她现在还在王铁柱面前光着身子,俏脸顿时变的一片通红。

“好啊,铁柱哥,你欺负我,傻病好了,也不告诉我。”

钟婷俏脸一片通红,臻首轻垂,都不敢抬头去看王铁柱。

“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就将我向后院里拉了啊。”

王铁柱苦笑一声,颇为无奈的说道。

“哼,你就是故意的。”

钟婷不依,重新蹲回水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铁柱哥,你能不能,能不能去帮我将内衣拿过来啊?还有睡衣,就放在床上呢!”

以前王铁柱傻的时候,在王铁柱面前光着身子,她不会觉得不好意思,都是洗完澡,光着身子回到房间穿衣服的,但是现在不行了,知道王铁柱恢复正常了,她再也不好意思光着身子出现在王铁柱面前了。

“啊?哦,我……我去给你拿哈。”

王铁柱打了一个哈哈,然后走进钟婷的房间。

钟婷的房间里收拾的很是整洁,而且,还带着淡淡的馨香味道,粉色的床单上,放着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看上去就很是性感,而在黑色蕾丝的内衣旁,则放着一条白色半透明的睡衣。

深吸一口气,王铁柱将蕾丝内衣和睡衣拿起来,入手处,很是柔软,令他的心都为之一荡。

自己不能胡思乱想,不能想那些龌龊的念头。

王铁柱不断的告诫自己,然后拿着内衣和睡衣来到后院里。

从王铁柱手中接过内衣和睡衣,钟婷红着脸说道:“铁柱哥,你转过去,不许回头偷看,我要从水缸里出来了。”

“好吧,不偷看,绝对不偷看。”

王铁柱转过身,背对着钟婷,听到水流的声音,他知道钟婷站起来了,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那曼妙的身躯,心中顿时痒痒的,不过他说了不偷看,努力克制着自己,就是不偷看。

很快,钟婷将内衣和睡衣穿好了,小声说道:“那个,铁柱哥,我穿好了。”

“嗯!”

闻言,王铁柱转过头,双眼顿时为之一亮。

第7章 桔子有毒

此时的钟婷,刚洗过澡,身体上散发着淡淡的馨香味道,可能是有些害羞,俏丽的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那有些半透明的睡衣有些宽大,更是显得她身形的纤细,睡衣之下,黑色内衣的轮廓隐约可见,更是增添了无尽的诱惑。

她的身材真的是非常好,特别是那双大长腿,白皙而又修长,令人忍不住挪开目光。

“铁柱哥,我……我好看吗?”

见王铁柱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钟婷心中砰砰跳动,轻声问道。

“好看,好看。”

王铁柱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那……铁柱哥,你……你喜欢我吗?”

钟婷的声音,微不可闻,俏脸更加的红了,从小她就喜欢跟在王铁柱屁股后面转,长大之后,同样喜欢王铁柱,在知道王铁柱被打傻了以后,她可是偷偷哭了很久呢。

看着钟婷,王铁柱脑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笑起来,总是露出一对可爱小虎牙的漂亮女生。

秦柔!

想到自己的女朋友,王铁柱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深吸一口气,王铁柱揉了揉钟婷的脑袋,笑着说道:“在我心里,你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

“妹妹……”

钟婷俏脸有些黯然,轻声说道,“仅仅是妹妹吗?”

“嗯!”

王铁柱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和秦柔很难再有见面的机会了,但他的心中,短时间里,还是很难容下别的女人,爱一个人也许只是一眼,但想要放下一个人,却需要很久很久。

“哦!”

钟婷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随后脸上绽放笑容,小酒窝隐现,笑着说道,“铁柱哥,你来找我干嘛?”

“我是来借拖拉机的。”

王铁柱笑着说道,“明天我到县城去卖桔子。”

“明天你到县城去?那太好了。”

钟婷欣喜的说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说到这里,钟婷俏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轻声说道,“我今天在县城一家诊所的时候,被人欺负了。”

“什么?”

王铁柱大怒,“谁敢欺负你?明天我去帮你揍他。”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后,王铁柱将桔子搬上拖拉机,前往县城。

和他一同前往的还有钟婷。

一个半小时之后,来到青阳县城。

因为城区中是禁止拖拉机进入的,所以,他只能将拖拉机开到县郊,在一条马路对面停了下来。

而在马路对面,就有一个菜市场,这样的话,不愁客源。

在这里,已经有一些拖拉机,或者是三轮卡车停在这里了,都是卖一些苹果啊,西瓜之类的水果。

“呦……卖桔子的,这桔子不孬啊,这么大,颜色也怪好看的。”

当看到王铁柱车斗里的几筐桔子,不少人围了上来。

毕竟,现在还不到桔子上市时间,王铁柱竟然拉来了一车桔子,而且这些桔子,个个长的都很大比成人拳头还要大,成色这么好的桔子,可不多见。

“哎呦,这桔子怎么这么大啊?这么好看,怎么卖的啊?”

一个大妈拿起一个桔子,放在手里掂量着,问道。

“五块钱一斤!”

王铁柱笑着说道。

“五块钱一斤?你怎么不去抢啊。”

王铁柱话落,隔壁卖苹果的老汉忍不住说道,“我家也有种桔子树,桔子下来的时候,十块钱五斤,你这一斤,能买我们家的两斤了。”

“小伙子,你这桔子,卖的也太贵了吧。”

大妈将手中的桔子放下,有些不满的说道。

“何止贵啊,简直贵的不得了。”

卖苹果的老汉,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家也有桔子树,现在根本就不是桔子熟的时候,怎么着也还得个把月,他这桔子现在就熟了,还长的这么大,该不会是打了什么农药催熟的吧?”

看着王铁柱拖拉机车斗中的桔子,老汉心中嫉妒啊,他家的桔子要是现在也能成熟,那肯定也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真有可能啊,现在的人,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哎,小伙子看着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这么黑心啊。”

“这桔子吃了,估计能吃出病来。”

“你们别这么说啊,也许这是大棚里种出来的呢。”

“大棚里种出来的,一般都是直接供给水果商、水果店的,哪有自己拉出来卖的?就算是在水果店里买桔子,最多也就三四块一斤,他这可是五块钱一斤啊,太黑心了。”

一群人围着王铁柱指指点点。

而就在论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两名穿着菜市场管理制服的男子,确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啊?吵吵闹闹干什么的啊?”

从人群中挤进来,一名头上染了一撮黄毛的高瘦子沙哑着声音,不耐烦的问道。

这两天,他很不舒服,总感觉有一口浓痰堵在了嗓子眼,怎么咳嗽都咳不出来,也没少喝止咳化痰的糖浆,但都没什么效果。

因为这毛病,晚上睡觉时打呼噜声音大,而且口臭特别严重,被他老婆从床上踹下来,撵到客厅里睡了,为此,心情烦躁的很。

“呦……是刘少啊。”

看到刘光,卖苹果的大汉麻利的装了几斤苹果,殷勤的递上去,然后添油加醋的将王铁柱卖桔子的事情给说了。

“小子,第一次来这里卖水果啊。”

刘光斜睨王铁柱一眼,冷冷的说道,“交管理费,一百块!”

“管理费?”

王铁柱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我在这里,隔着一条马路呢,你们菜市场的管理员管不到这里吧?”

“管不到?小子,我告诉你,这周围,都归我们管,你们这些人,在这里卖水果,将这一片区域弄的乱糟糟的,还不是要我们菜市场的工作人员来打扫?”

刘光冷冷的说道,“不缴管理费,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城管过来?”

“小伙子,你就交了吧。”

这时候,另外一名卖西瓜的妇女凑近王铁柱,小声说道,“我们第一次来这里卖西瓜,也是交了钱的,交了钱,他们就不找麻烦了。”

王铁柱眉头皱了皱,他以后还要来这里卖桔子呢,为了以后着想,还是交了吧。

不过,他身上根本没钱啊。

“那个……我身上没钱,要不,你拿几斤桔子吧。”

王铁柱认真的说道,“五块钱一斤,我给你称二十斤桔子。”

“五块钱一斤?你特么怎么不去抢啊?”

刘光大怒,想到刚才卖苹果的老汉说的话,拿起一只桔子就剥开,说道,“我怀疑你这桔子有问题,我先尝一个。”

桔子入口,刘光陡然间睁大双眼,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咳咳……”

紧接着,刘光大口咳嗦了起来,从口中吐出了一团青绿色的东西,还带着一股恶臭。

“这桔子有毒!!”

见到这一幕,卖苹果的大汉大叫一声,那声音中带着欣喜之色。

第8章 敲诈

“你们看,桔子有毒!”

指着刘光吐出的一团青绿色,看着就恶心的东西,卖苹果的大汉激动的大吼一声。

王铁柱竟然卖这么好的桔子,他的心中,无比的嫉妒,现在总算让他抓到把柄了,那还不死命的泼脏水?

“我就说,这么早就成熟的桔子,又个个长的这么大,肯定有问题。”

大汉无比的兴奋,侃侃而谈。

“这桔子,真有毒啊。”

“哎呦,还好我没冲动啊,刚才要是买了吃,不得出人命呦!”

“打电话报警,将这个卖桔子的抓起来,竟然卖有毒的桔子,真是岂有此理!”

周围一群人,手指着王铁柱,纷纷声讨,义愤填膺。

“臭小子,竟然卖有毒的桔子!”

刘光目光一闪,一步冲到王铁柱面前,抓住他的衣领,大声说道,“我吃了你的毒桔子,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你要赔偿,不拿出两千块钱,今天你别想走了。”

看着刘光的表现,周围不少人的目光,玩味了起来。

刘光是什么人,他们经常过来卖水果,买菜什么的,对刘光这个人多少有点了解,看他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肯定没什么事情,但却让王铁柱拿两千块钱出来,这显然就是敲诈啊。

不过,一想到王铁柱卖的是毒桔子,大家就觉得王铁柱是咎由自取,谁让他卖毒桔子害人?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所以,明知道刘光要敲诈王铁柱,也没有人站出来,替王铁柱说话,同时还有不少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冷冷的看着刘光,王铁柱心中冷笑,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颠倒是非的人。

他刚才看的很清楚,刘光从口里吐出来的那一团东西,就是浓痰。

桔子和梨子一样,都有着润肺、止咳、化痰的功效,就是因为吃了桔子,他堵在嗓子眼的那口浓痰才吐出来的,结果,他不仅不感激,反而转过头来敲诈!

“你确定我这是毒桔子?”

看着刘光,王铁柱冷冷的说道。

被王铁柱那冷冷的目光盯着,刘光有点心虚,目光闪烁,不敢去看王铁柱,闷哼一声,说道,“当然是毒桔子了,你眼瞎啊,没看到我刚才吃了你的毒桔子,吐出一口恶心的东西?你废话什么啊?不拿钱出来,信不信我报警啊?”

“报警?”

王铁柱笑了,双手抱胸,说道,“你报警吧,我就在这里等着。”

“你……”

见吓唬不到王铁柱,刘光面色一变,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不要后悔啊。”

“行了,你别装了。”

王铁柱不想和刘光继续纠缠下去了,他还得继续卖桔子呢,于是,沉声说道,“你刚才吐出来的那是一口浓痰,浓痰在你喉咙里,应该堵了几天了吧?都发臭了,你现在将浓痰吐出来之后,是不是说话都不哑了?也没有明显的口臭了?桔子,是拥有止咳、化痰作用的,我这独家配方种出来的桔子,止咳化痰效果更棒,吃一口,效果就显现出来了,你现在非但不感激我,而且还想要勒索,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经过王铁柱这么一说,大家才意识到,刘光刚过来的时候,那公鸭嗓子般的声音,的确很沙哑,而且开口说话时,还一股口臭味,现在不仅说话声音清晰了,还没有口臭了。

在看了一眼他刚才吐出来的,的确是一大口恶心的浓痰,青绿色的,粘稠的很,看上去都无比的恶心。

“哎呦,这人怎么这样啊,恬不知耻啊。”

“就是,吃了人家的桔子,自己的病好了,现在反过来想要敲诈勒索,忒不是东西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大家对着刘光指指点点,也许这些卖水果的忌惮他的身份,但是这些来买菜的大妈大爷可不会给刘光面子。

“好了,都给我住口!”

刘光大吼一声,面色阴沉的可怕,冷冷的看了王铁柱一眼,突然间拽过一筐桔子,将桔子掀翻在地,抬脚就踩了上去,一边踩一边说道,“卧槽,没我的容许,你敢卖桔子?我让你卖桔子,我让你卖!”

看着那么好的桔子被刘光给糟蹋了,王铁柱双眼顿时就红了,这可都是钱啊。

“曹,滚开!”

王铁柱从车斗中跳下来,一把将刘光给推开。

王铁柱愤怒之下,力量那是相当的大,刘光身体趔趄,向后跌跌撞撞退了几步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巧不巧的,地上有一个石块,垫在了刘光的屁股下。

“嗷!”

刘光发出一声惨叫之声,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捂着屁股惨嚎。

“特么,兔崽子,你等着,你完蛋了我和你说。”

刘光惨叫一声,一手捂着屁股,一边龇牙咧嘴的掏出手机:“喂,哥几个,到马路对面来,带上家伙。”

“我不跑,我看你能把我吃了不成?”

王铁柱冷冷的开口,俯身将掉落在地上,没有被踩坏的桔子给捡起来,放入筐子中。

他不惹事,但也不是怕事的人。

“小伙子,你快走吧,刘光他不是个好人,菜市场管理处,他还有几个同党,一会来了,你想跑都跑不掉了。”

这时候,不远处卖西瓜的中年大妈好心提醒道。

“铁柱哥,我们,我们还是走吧。”

钟婷也拉了拉王铁柱的手臂,怯怯的说道。

“不用怕!”

王铁柱拍了拍钟婷的手背,认真的说道,“ 你铁柱哥,能摆平这件事情。”

自从昨天两次打了周大年后,王铁柱发现自己变的非常厉害了,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变成了武林高手一般,所以,他现在不害怕。

很快,三名穿着菜市场工作服的男子从马路对面冲了过来,来到刘光面前,每人手中都拿着棍子,其中一人,还将一根棍子递到刘光手中。

刘光手持棍子,指着王铁柱,寒声说道,“给我打,一切责任,我负责。”

傻人有傻福!被人打成傻子的王铁柱,意外得到先祖传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