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她心盲眼瞎,错把仇人当恩人

上辈子她心盲眼瞎,错把仇人当恩人

第1章 陷害

“妹妹,这可是你跟刑北岩的孩子啊,我特意让医生们给你取出来,就给你做个纪念,你说你傻不傻,都怀孕三个月了,怎么还要耍小脾气离家出走呢。”

白色病房中,穿着一身白色香奈儿长裙的女人走近病床,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玻璃瓶,摇晃着变.态的笑道。

顾西盯着玻璃瓶中小小胚胎,疯癫似的尖叫起来。

“真吵!”顾雪儿一巴掌甩了过去,本就虚弱至极的顾西,脸颊以肉眼可极的速度红肿起来。

顾雪儿甩了甩自己酸麻的手。

“对了,明天是我跟韩哥哥的订婚宴,你双腿没了,怕是去不了了,所以我们特意请了媒体,现场直播,妹妹你可要记得看呀!”她得意的笑道。

“外面大堆记者等着拜访你呢。”顾雪儿走到窗前,看见楼下围着的记者们,再回头看曾经这个自己仰望的天之骄女,现今狼狈分模样,表情越加得意,“刚刚医生说你的腿这辈子都可能站不起来了呢,爸爸说,以后顾家只能靠我了,还有刑家的财产,多谢妹妹的帮忙呀,虽然没了一双腿,但为家里夺得这么多利益,也值了,还有,弄死刑北岩的人,也是我找的。”

“怎么样,意外吧!谁让那个男人只喜欢你呢,明明我比你优秀那么多,凭什么只看你呀,现在死了,死了哈哈哈,现在楼下很多人都想采访你这次的遭遇呢……”

“还给我,我的孩子,还给我!”顾西猩红着双眼,盯着顾雪儿手中的玻璃瓶,恨得浑身颤抖!

那些人早就与她说了幕后指使人,只是没想到,自己信任的妹妹,竟然会这般残忍。

想到躺着血泊中的那人,她的心口似是裂开了一个大洞,痛的她几欲窒息!

现在,唯一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也,也没了......

“给你?”顾雪儿摇了摇玻璃瓶中的福尔马林,看着里面还没成型的婴儿,嘴角闪过一抹恶毒,“来呀,过来,过来我就给你,不然……”她拉开窗户,作势要将玻璃瓶丢下去。

顾西嘴唇咬的稀烂,撑着手爬了起来,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但她依旧直勾勾盯在那玻璃瓶上。

那是她的孩子啊,她曾想过他出生时的模样,软糯糯叫妈妈的模样,可如今,什么都没了。

“呵呵呵,妹妹,快一点,再过来一点呀。”

看着顾西从床上摔下,还不停地撑着身体往自己这边靠近的可悲模样,顾雪儿眼中的快意越来越来越深。

“还给我!”顾西爬到顾雪儿脚下,颤抖着双手,紧紧捏住她的裙角,一点点的爬了起来,“把他还给我!”

“哎呀,你把人家裙子都弄脏了。”顾雪儿气愤的将手中的瓶子从窗户丢了出去。

顾西的瞳孔巨缩,“我的孩子!”她目光像是一浸了毒一般,恶狠狠的往顾雪儿的方向扑了过去,癫疯般的狂叫,“还我的孩子!!!”

顾雪儿捏住她的手,用力一甩,顾西无力的身子就往往窗户边狠狠撞了上去。


第2章 重生

猩红的血液从额头处流了下来,她的目光却一瞬间被窗下地上吗破碎的玻璃瓶吸引去了注意。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妈妈这就来陪你……

“对不起,对不起,啊!!!”

顾西满头大汗从床上坐了起来,剧烈的喘息让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少爷,哎,等一下!”

外面的们嘭地一下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脸煞气的刑北岩冲了进来。

“西西!”看着床上的人儿抱着头蜷缩一起痛苦的模样,他的面色一紧,将挡在面色的人推开,大步走了过去。

听到他声音的瞬间,抱头痛哭的顾西猛地抬头,一双红肿的大眼中充满了了不可思议。

刑,刑北岩!?

“西西,哪里不舒服?”看着她苍白的模样,刑北岩有些颤抖的手贴上了她的脸颊。

“老,老公,你是来接我,接我……”去地狱的吗?

顾西的眼泪疯狂奔涌而出,伸手用力的拉住了刑北岩胸口的衣服,像是害怕他会离开。

刑北岩目光中闪过一抹诧异,“嗯,接你,接你回家。”

“回家,回家……”顾西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河水,不停掉落。

“别哭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西西。”我同意离婚,你别这样吓我了好不好。

刑北岩的眼眶猩红,自从逼着她嫁给自己,她无时无刻都想着离婚,韩磊的回国更是将这件事推上了风尖浪口。

他的自尊不允许这个女人离开自己,更不允许她离开自己后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所以他坚决的拒绝了她的要求。

可是没两天,家中就传来了她自杀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他不怕天不怕地的刑北岩,一瞬间跌入冰窖!

他输了,他真的输了。

他以为自己强求,两人在一起,她总会接受他。

但结婚两年,他每一天却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心中知道现在该放手了,可看见怀中哭的撕心裂肺的人儿,他为什么觉得心还是那么痛,痛的他几乎窒息!

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死前的一幕幕不停在脑海播放,顾西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哭的像是要昏厥一般,根本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刑北岩不明白她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自己都答应她了,为什么她还会哭,不是应该很高兴才对?

心中又酸又涩,他伸手将人抱了起来,出了病房,吩咐道:“通知军医去刑家侯着。”

“是!少爷。”

……

“大少爷,少夫人没什么事情,就是受到了惊吓,所以导致情绪有些激动,好好静养几天就好了。”

七八个医生颤颤巍巍的站在床边,小心的回道。

这少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啥少爷会紧张成了这样。

各自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几个人低着头,完全不敢多说一句废话。

周围刑北岩的手下们也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刚刚看见少夫人在少爷怀中哭的撕心裂肺,着实吓人,他们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整个刑家上下乱成一锅粥。


第3章 白莲花出没请注意

房间的气压很低,只有床上的顾西安静的睡了过去。

她的面色苍白如纸,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安详的死人。

刑北岩紧紧捏着她的一直手心,面色比她还要苍白几分。

“少爷,顾家人来了。”王管家走了进来,小声道。

听到“顾家”两个字,刑北岩眸光一暗,看向众人,“都退下吧。”

众人终于松了口气,先走了出去。

刑北岩深深看了顾西一眼,将她的手放下,大步走了出去。

门一关闭,刚刚还陷入深睡的人儿,猛地张开了眼。

楼下,大厅中,顾夫人与顾雪儿正一脸担忧的站着。

刑北岩走了下楼,一下子就引来了顾雪儿的注意,男人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冷冷的,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顾雪儿的眼睛确却是越加明亮,眸光中闪过一丝爱恋后,羞涩的低下了头。

“刑大哥~”娇滴滴的一声,跟在刑北岩身后的兄弟们浑身一酥,差点一脚踩空,接收到自家少爷危险的目光后,立即浑身一肃!

这女人,知不知道他们少爷是有老婆的?

勾.引是不是也太明目张胆了点!

“女婿啊,西西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些。”顾夫人瞪了女儿一眼,徐徐上前,和颜悦色的问道。

“西西没事。”

“怎么没事,刑大哥,西西不是闹离婚自杀吗?她怎么这么不懂事呀,外面媒体都传疯了。”顾雪儿插嘴道。

刑北岩眸光微沉。

“哎,西西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这次确实做得不对,希望女婿你看在我们的份上,不要怪罪她。”顾夫人一脸担忧的说。

看在你们的份上。

你们算什么东西?

刑北岩头也未抬,还在想着刚刚顾西的变化。

“是啊,是啊,要不是西西心心念念的韩磊回来,她也不会这样。”顾雪儿也是一脸惋惜。

“说完了吗?”刑北岩看都没看两人一眼,虽然她们说的都是事实,但不可否认,他刑北岩听着,不舒服,惹他不舒服的人,只有两个下场,一是死,二是滚!

看在西西的面子上,他就让她们滚好了。

他眸光懒懒的看向两人,带着一丝危险气息。

两个女人打了个寒颤,不敢多说。

“西西需要静养,你们就不要上去打扰她了,王管家,送人出去。”他这是明显下了逐客令。

两个女人表情很是难堪。

顾西都做出这般不要脸,不给他面子的事情了,为什么他还要这么护着她!

顾雪儿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等等,女婿啊,西西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下了决心的,你知道的,她平时最听我们的话了,要不然,我让雪儿留下来照看她几天,也防着她再做傻事不是?”顾夫人急忙拿主意说。


第4章 我回来了

刑北岩心中冷笑,若不是有你们这群豺狼虎豹在背后做手脚,我的西西会变的如此极端?

他眸光越来越冷,正要开口,楼上却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是雪儿姐姐?”

刑北岩猛地回头看去,看见楼梯口站着披头散发却依旧美艳动人的女人时,心猛地一怔。

“西西,你醒啦。”顾雪儿表情有些扭曲,回过头时,却又是满脸的激动,那眼泪花儿似乎都要掉了下来。

顾西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到了顾夫人身上,没有停留,又到了那个呆滞的男人身上。

她目光一顿,眼眸中迅速涌出一团雾气,颤抖着声音,“老公。”

这一声中,包涵了太多委屈,愧疚,自责种种复杂的情绪,听的刑北岩那颗坚硬的心脏,狠狠跳动了两下!

要知道,结婚两年来,顾西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而今天,他竟然听到这个冷血的女人,连叫了两声老公。

他大步走了过去,上楼梯时更是一步三阶的横跨,直到站到了她的面前。

顾西含着泪水,仔细打量着这个男人,为了她抛弃一切甚至生命的男人!

“老公,抱~”她眨巴眨巴眼睛,才忍着没让泪水掉了下来,然后张开双臂,投入男人的怀抱。

刑北岩虽然口里答应了离婚,但心里是一千万个不愿意,现今见她这可怜的小模样,哪里还忍得住,伸手便将小可怜拉入自己的怀中。

顾西深深吸了一口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激动的刚刚压下的眼泪又要掉了出来。

她重生了,回到了五年前,与刑北岩结婚的第一年。

当初被家里人逼着嫁给了刑北岩,她百般不情愿,只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男人,韩磊,她的青梅竹马。

只可惜,那一年,韩家受到了未知势力的打压,移去了美国发展,韩磊自此离她而去。

在同父异母姐姐顾雪儿的明示暗示之下,她以为韩家被打压的幕后指使是刑北岩,心中本就不喜欢他的逼迫,得知此事后对他更是厌恶至极。

即使因为压力嫁给了他,她每天都是横眉冷眼,不愿意与他说一句话,满脑子都想着离婚。

也因此,为家里人做了许多事情,比如刑家会做什么大生意,合作,她都会将消息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拉自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两年过去了,刑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顾家在刑北岩眼中屁都不是,又怎敢带她离开,眼看着韩磊归来,她却已为人妻,顾西觉得,自己再也熬不下去了。

所以,她提出了离婚!

这个决定受到了刑北岩疯狂反对,但这次她却是下定决心,最后还在顾雪儿的帮助下,买了大量失眠药,假装自杀。

没想到自杀没有成功,带来了她上辈子的灵魂。

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让顾家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那些曾经欺她负她辱她害她者,今生,她顾西,必将一一回报!

狠厉的目光扫向楼下两个面色难看的女人,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

顾雪儿,我回来了!

为了我的孩子,为了刑北岩,这辈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5章 爱妻如命

她松开手,轻轻拉开了与刑北岩的距离。

可好不容易娇妻入怀,刑北岩哪里愿意放手?

“老公,先放开我,雪儿姐姐跟夫人还等着我呢。”她红着小脸推了推男人坚硬的胸膛,软声软气的说道。

本就是二十岁的姑娘,声音一软下来,又甜又糯,好听的不得了。

刑北岩深吸一口气,终于松开了她,只是一只手,还是强势性的环在他的腰间,显示着他的霸道。

顾西也没有反对,虽然面容憔悴,但现在的她,嘴角微弯,依偎在男人的身旁,走到两个女人的面前。

“西西,你没事吧?”顾夫人明显感觉到了什么不一样了,但一时之间也找不出是哪里不同,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顾西一脸天真的看她,目光移到一旁掩饰不住嫉恨的顾雪儿脸上时,表情突然一狠。

“啪——”

一声突如其来脆响,让众人瞬间呆滞在原地。

被重重打了一巴掌的顾雪儿还没反应过来,爱女心切的顾夫人就忍不住尖叫出声。

“你打雪儿做什么!”

顾西被她吼的一愣,眼睛中顿时冒出了泪花儿。

“夫人,你干嘛这么凶?”

“雪儿姐姐骗我,说吃了安眠药不会有事,却害得我差点死了,我只是打了她一巴掌而已,不过分吧!”她气鼓鼓的指责道。

她顾西本就是被宠坏了大小姐,平时就是嚣张跋扈,大家不都在传,顾雪儿经常被她欺负打压?

不是都在为她打抱不平?

呵呵?既然都说她欺负顾雪儿,那她就欺负好了。

“刑,刑大哥,你看看西西,她怎么能打我呢,我可是她姐姐啊。”顾雪儿捂着脸哀哀凄凄的告状道,泪眼汪汪的模样可怜极了,只要是个男人,现在看到她这模样,恐怕都会忍不住保护欲泛滥吧。

可她眼前的是谁呢?

刑家唯一继承人,暗夜创始人,盛世集团现执行总裁,一个黑白两道听到都要匍匐在地的老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爱妻如命的男人!

他刑北岩,岂会是同情心泛滥之人?

“西西,手给我。”他看也没看可怜兮兮的顾雪儿,反倒对一旁的小女人道。

“嗯?”顾西一脸疑惑的伸手。

“右手。”

“哦。”

“疼不疼?”刑北岩看着她泛红的手心,一脸心疼。

后面严肃的弟兄绝倒,黑线掉了一地。

“不疼,我打的很轻的,毕竟是我姐姐,我哪里狠的下手呢。”顾西天真的道。

众弟兄刚站稳,听她一说,下意识看向顾雪儿那红肿的脸蛋,不忍直视。

少夫人什么时候这么无耻了。

也罢也罢,他们什么都没看见。

“妹妹,我好歹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当初若不是你求着让我帮你买安眠药,我会去买?现在怎么都怪我,姐姐一直待你不薄,你怎能这样冤枉我。”顾雪儿说着,伤心的哭了出声。


第6章 反将一军

“可是是姐姐说,吃了安眠药,不会痛苦,我才要买的,我那么怕疼,醒来的时候浑身难受极了,才会生气。”顾西委屈的说。

原来是这女人在背后做的手脚,他就说西西这么小的胆子,哪里敢自杀?

刑北岩看顾雪儿的目光,像是再看死人一般。

“带下去,我不想再看到她。”他冷冷吩咐道。

“不,不,刑大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求求你,别抓我啊。”

听到刑北岩下令,顾雪儿的脸色一瞬间惨白如纸,尖叫出声。

“女婿,女婿,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雪儿她那么天真,当初肯定也不知道西西会真的自杀,她好歹是西西的姐姐,您,您放过她吧,求您了。”顾夫人也慌了,她知道自己女儿被带走,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当即也顾不得身份,哀求起来,就差给他跪下。

天真?

顾西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两人,心心中冷笑。

是啊,上辈子,她就是被顾雪儿这天真的模样,耍的团团转的呢。

感受到她气息不稳,刑北岩眼神一紧,手下力道也重了一些。

顾西感觉到了他的紧绷,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好看见男人眼中掩饰不住的担忧。

她心中募地一暖。

或许这世上,只有这个男人,才是全心全意的爱着她了。

看着两人深情的对视,顾雪儿气的浑身颤抖,但这时候她却什么都不能说,一腔嫉妒,只能深深压在心底。

她发誓,总有一天,顾西的一切,都将变成她顾雪儿的!

“西西,你快让刑少爷放开你姐姐啊,难道你真的狠心至你姐姐与死地?”顾夫人恨恨的开口。

“夫人,你怎能这样冤枉我,老公只是带姐姐下去而已,又没说要做什么,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对不对,老公?”顾西说完,朝刑北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刑北岩被她这一眼看的浑身酥麻,想都没想就点头。

顾西回头,对着顾夫人一副看吧,我就说的表情,气的顾夫人险些晕厥。

见她还想说什么,顾西皱眉,突然委屈的说,“我好饿啊。”她说着,还若有其事的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

“王管家,让人准备饭菜。”刑北岩立即对后面的人吩咐。

见自家少爷没有要放人的意思,几个手下将哭的要死要活的顾雪儿拉了下去。

“顾夫人,请!”顾夫人还想要求情,却被一军官眼疾手快的挡住了,她没办法,听着女儿的哭喊,只能咬牙切齿的跑了出去。

好啊,顾西,给我等着!

两人没有呆多久,刚上楼,刑北岩一腔疑惑还没问出口,电话就响了起来。

顾西明显感觉到他的表情一沉,就见他挂了电话。

“怎么了?”见他似乎要走,顾西心中一紧,拉住了他的手。

“一些跳梁小丑在背后蹦哒,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刑北岩冷冷道。


第7章 复仇

顾西一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上辈子自己自杀后,就不知道被谁将消息爆了出去。

因为刑家势力庞大,这件事自然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刑北岩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那些仇家们更是借机大肆宣扬。

她当时恨死他了,还在背后骂他活该,完全没想过,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

现在想想,她心中后悔极了。

她承认前期嫁给刑北岩的时候,她确实是一万个不愿意,后来为了逃离,也帮着顾家人做了很多错事,等到嫁过来第四年时,自己喝醉酒惹了大事,刑北岩还是不顾一切的给她扛了下来,因此还遭到了刑家人的打压。

她那时候才幡然醒悟,原来那些所谓口上说愿意帮自己,最爱自己的家人,才是一切的幕后指使。

在她受到伤害时,他们没有一个站出来帮忙,冷眼相看。

她那时候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但一切都太晚了。

这四年来,刑北岩的事情被她暴露的太多,当时她却只是天真的觉得,以后好好跟他过日子就好了。

结果在两人恩爱如初之时,也就是怀孕第三个月,顾雪儿找上了门,告诉她,说刑北岩背后有人了,还拿出他与一个嫩模亲密出入的照片。

当时的她虽然没怎么跟顾家人相处,但是还是极度信任自己这个姐姐,一气之下,竟然离家出走。

也因此,让刑北岩的仇家有机可乘,将她抓了去。

她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顾雪儿安排的,目的就是,毁了她。

那些人利用她,引来了刑北岩,当着自己的面,折磨他致死!

她被那一幕刺激的晕厥过去,再次醒来时,被人打断了双腿,取出了孩子,丢在了医院,生不如死。

她恨,恨顾雪儿的利用,更恨自己的愚蠢。

有多少次,她多么希望,那个被折磨至死的人是自己。

那么她就算化为厉鬼,也要将顾雪儿拉下十八层地狱!

现在,她重生了,上天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这辈子,她倾尽一生,也要保护这个男人。

这一世,他是她唯一话下去的执念。

“那你快点回来。”她忧心忡忡的说。

见她一脸担心的模样,刑北岩皱起了眉,她让自己快点回来,是为了离婚?

想到此,他的目光越加寒冷,丢下一句,“你好好想想。”便大步走了过去。

顾西莫名,但敏感的感觉到他生气了。

也罢,不管是为了什么,那个男人,怎么舍得对她生气呢,就算是,自己哄一哄,也就好了。

她想着,站到全身镜前,打量着镜中那张稚嫩,却依旧惊艳的小脸。

高中时,顾雪儿是班花,她顾西是校花,大学时,顾雪儿连班花都排不上,但她依旧是校花的存在。

可惜了,因为嫁给了刑北岩,她就很少去学校了,现在正好是国庆节,学生放假的日子,明天就开学了,上辈子自己被抹臭的名声,这辈子,她将一一奉还!


第8章 一本正经的夸赞

眸光中闪过冷意,她换了一声休闲的装扮,下了楼。

“王婶,再做什么好吃的呀,好香!”跑到厨房,见几个佣人在忙碌着,她兴奋的跑了过去。

“哎哟!少夫人,您吓死我了。”

王婶被她吓得惊呼出声,回头一看,见是这个难伺候的小夫人,心里咯噔一声。

难道嫌她们做的太慢了?

“你们手脚快些,没看夫人等着吗?”见其他人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她赶忙喊道。

谁会想到,平时家都不会回的夫人,会突然跑进厨房来啊。

“大家别这么害怕,我就是过来看看而已,我还不饿呢。”上辈子自己的烂脾气,让家里的这些佣人都很是讨厌,虽然她们表面不说,但内地里都八卦疯了。

各种为她们少爷打抱不平。

这辈子自己想过的舒坦,自然也要这些人好好相处。

“少夫人您先去外面稍等一会,很快就好了。”王婶出来打哈哈道。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们的,我也想学做饭,最近老公都没怎么吃饭,我怕他身体有影响,所以……”她红着一张小脸,两只小手搅啊搅的。

众人面面相觑,表情都都有些诧异。

见鬼了吧,平时对自家少爷厌恶至极的少夫人,现在竟然想为他下厨。

真不是想要趁机毒死他?

她们深深的为自家宠妻如命的少爷生命担忧。

顾西一看就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了。

她咬了咬唇,有些无奈。

看来一时半会,想让她们对自己的警惕性降低,还是有点难啊。

“那你们先忙吧,我自己找点事情做就行。”她讪讪笑出声,从厨房中拿出几个苹果梨子,自己洗干净,切成块,然后用玻璃碗装起来,在倒些酸奶搅拌着一起吃,也算是个简易的水果沙拉了。

中间有佣人想要上前帮忙,都被她拒绝了,只能在一旁担忧的看着,生怕这个小祖宗,不小心切到手什么,见她终于搞定,才松了口气。

顾西做好,抱着就坐到沙发上,盘着腿开始看电视,直到王婶叫她吃饭。

她看了看桌上的菜,又想了想,掏出电话,给刑北岩打电话。

“喂!唔~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她嘴里包着水果,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嗯?到家了。”

那边他磁性的声音刚停,外面就有车子开了进来。

顾西一手抱着玻璃碗,一手拿着手机,冲了出去。

刑北岩刚下车,就看见她翘首观望的模样。

“怎么出来了?”他脚步加快了一些,站到她面前,摸了摸她还有些苍白的脸,有些怪罪的语气。

“我听到你回来的声音,就出来看看,我给你做了水果沙拉。”她将玻璃碗中为数不多的几块水果放到他面前,一副期待的模样。

后面的佣人们“啐!”

明明就是做给自己吃的好吗?

刑北岩诧异的看向那碗。

“你吃一块,可甜了。”她夹到放他嘴边。

糟糕,少爷最讨厌酸奶这类的东西了。

这夫人也真是,好歹也嫁过来一年多了,怎么还一点都不了解少爷呢?

众人惋惜的想着。

谁料下一秒,他们的少爷,竟然面无表情的将沾满了酸奶的水果吃了下去,还一脸正经的夸赞,“好吃!”


上辈子她心盲眼瞎,错把仇人当恩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