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父异母的姐姐不想嫁给那个传闻中又丑又残的男人

同父异母的姐姐不想嫁给那个传闻中又丑又残的男人

第1章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这里是沪洋市有名的贫民窟,落后、肮脏、混乱。

天刚蒙蒙亮,沐暖暖拎着早餐走在楼道中。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沐暖暖的腰间,身后一道低沉凉如水的声音:“别动!”

男人带着煞气,一身血腥味,掐着沐暖暖的腰,“叫!”

沐暖暖浑身僵硬,脸色煞白。

匕首被男人移到了沐暖暖的脖颈处,冰冷的匕首泛着银光。

“我……我不会……”沐暖暖小心翼翼地抬头。

男人长得很好看,鼻梁高挺,眼神犀利,就像是夜色下的鹰,目光如炬。

“不会?那就来真的,不会也该会了。”男人话说完,就一把抱起了沐暖暖。

正在这时,楼道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男人迅速低头,吻住了沐暖暖的唇,侧身,在她耳边开口:“你房间在哪里?”

说话间,男人的右手还握着匕首。

沐暖暖只要敢多说一句话,她毫不怀疑,自己会命丧当场!

那一群人走近了!

男人更加凶狠地吻着沐暖暖,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发狠般的啃着她的肩膀。

他的左手把沐暖暖按在墙壁上,楼道里的光线很昏暗。

“老大,那边有人!”

一阵嬉笑传来,“看个屁看,打野食的都看,给老子找人去,好不容易阴了他,要是被他跑了老子把你们都剁碎了喂狗!”

“你房间在哪里?”男人用力掐了一把沐暖暖的腰肢。

很软,这是他唯一的印象。

回神,沐暖暖指了指靠右边的单间。

“开门!”

进屋,沐暖暖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扭头看那个浑身煞气的男人,就见他靠在门边,低头,碎发遮住了额头。

“有剪刀吗?”

“有的。”

沐暖暖起身,把剪刀递给了他。

“会取子弹吗?”男人冷冷问了一句。

“不……不会……你得去医院。”沐暖暖摇摇头,一张脸上尽是害怕。

她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看了她一眼,蜡黄的皮肤,干瘪的身材,浑身上下都裹在一件咖啡色的棉袄里面,巴掌大的脸上有一半都被黑框眼镜给遮住了。

好丑……

他嗤笑了一声,“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刀片、打火机、蜡烛、绷带、毛巾。”

“我不会取子弹……”沐暖暖害怕的都要哭出来了。

男人转着手上的匕首,神情阴翳,“那你是想死?”

这是一个亡命之徒,这是一个不要命的亡命之徒!

沐暖暖尽力保持冷静,站在男人身前,手中的刀片划开他边缘的皮肉,鲜血飞溅出来。

感觉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子弹取出来的时候,沐暖暖整个人都虚脱了。

她跪倒在地上,一双手控制不住地发颤。

沙发上的男人仿佛成了一尊雕塑,在取子弹的这段时间里,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算是此刻,他也只是浅浅皱着眉。

这人通身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坐在那犹如神邸。

“别害怕,我不会死。”男人还有力气把沐暖暖从地上抱起来。

突然他就想碰碰她。

他低头,又吻住了沐暖暖,女人身上特有的馨香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下一刻,他就晕了过去。

第2章 是他!

他睡着了。

沐暖暖把房间内的血迹都擦干净,坐在沙发上盯着这个男人发呆。

他睫毛很长,睡着的样子竟然有些乖巧。

只不过,这是一个凶狠手辣的男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屋内很安静,但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是萧楚荷。

她的母亲。

“暖暖,回家一趟吧,我有事找你。”电话那头萧楚荷语气冷漠。

沐家大宅,沐暖暖坐在客厅,萧楚荷坐在她对面。

沐暖暖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了一抹愠色。

“妈妈,你真的要我嫁给姐姐的未婚夫?”

萧楚荷有些急,她不确定能不能说服小女儿,噗通一声,她跪在了地上,“你姐姐她不能嫁给那个男人,暖暖,算妈妈求你了!”

“为什么?”沐暖暖闭上了眼睛。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个残废……”萧楚荷语气踌躇。

她的心一阵钝痛。

“暖暖,你就帮帮你姐姐吧,她值得更好的男人!”

沐暖暖原本无神的双眼渐渐变冷,萧楚荷虽然是她的亲生母亲,但却将所有宠爱都给了父亲已逝前妻的那一双儿女。

所以,萧楚荷明知道姐姐的未婚夫又丑又不能人道,却要沐暖暖替姐姐嫁过去。

“暖暖,妈妈没求过你什么事情,就这一件事,妈妈求你了!”萧楚荷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哀莫大于心死,沐暖暖起身,轻声道:“最后一次。”

沐暖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沐家的,她只知道脑海中始终回荡着萧楚荷说的那句话:“你姐姐漂亮又聪明,如果嫁给一个残废,她这辈子就都毁了……”

真可笑,那她呢?

她嫁给一个残废,这辈子就不会毁了吗!

回家,清晨碰上的那个神秘男人已经消失了,屋内空荡荡的,仿佛早上发生的那一切就只是一场梦。

三天后——

沐暖暖被送到了慕家。

被送到了沪洋市顶级豪门的大宅中。

她的丈夫——慕霆枭,沪洋市顶级豪门的唯一继承人,但却在十几年前遭遇了一场绑架。

他在绑匪手中受尽了折磨,传闻他不能人道、长相更是丑陋不堪!

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就是一个魔鬼!

折磨男人就算了,就连女人都不放过!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从他手中活下来!

别墅内空荡荡的,毫无生机,连个佣人都没有。

今天明明是她结婚的日子,但冷清的别墅却更像是刚结束了一场葬礼。

真讽刺。

沐暖暖一个人坐在卧室内,直到窗外的天色渐暗,房门才被人推开。

转头,就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门口走进来。

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带着一身寒意,开灯,骤然亮起的强光让沐暖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眼,只一眼,她就愣住了。

是他!

第3章 你嫁了个废人

暗色的西装包裹着男人挺拔健硕的身躯,一双长腿步子迈得很大,他很快就走到了沐暖暖跟前。

他的面部轮廓深邃而完美,仿佛一件精雕细琢而成的艺术品,俊美异常。

让沐暖暖感到震惊的并不是这个人俊美的长相,而是——

这个人竟然是三天前的那个男人!

那个受了伤、又神秘消失的男人!

“你是谁?”沐暖暖猛的回神,一脸警惕。

慕霆枭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墨色的瞳孔里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嗓音低沉,“你不知道自己嫁的谁?”

他渐渐走进了,弯腰,扑面而来的凛冽气息让沐暖暖心头一震。

强大的气场压迫而来,沐暖暖咬唇,“我当然知道。”

她要嫁的人是沪洋市的首富,是一个残废、丑陋的男人。

慕霆枭见沐暖暖佯装镇定的神情,就猜出了这又是一个……坚信传闻的女人。

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多陪她玩玩。

慕霆枭勾了勾嘴角。

“表嫂……今天是你和表哥的新婚之夜,我……是来祝贺你和那个废人的……”

他刻意加重了“废人”两个字,尾音低沉,凭添几分撩拨的意味。

男人刻意靠近她,凛冽的气息越发的浓重。

沐暖暖不适的往旁边挪了挪,“你叫我表嫂?”她狐疑的望着慕霆枭。

“怎么?你不愿意嫁给慕霆枭?”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也是,那个废人,哪个女人会看得上他。”

沐暖暖抬头,皱着眉头,一脸不满,“他是你表哥,请你不要这样说他。”

这一刻,她的神情格外干净。

沐暖暖心底突然对慕霆枭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即使慕家是顶级豪门,可就慕霆枭这情况,这些年他一定过得很辛苦。

沐暖暖陷入了沉思,自然而然的,她忽略了站在她身前那个自称是慕霆枭‘表弟’的眼神中的惊讶。

他没有料到这个丑女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慕霆枭不由得重新打量起她来。

真丑,一如既往的丑。

之前他就听说慕家给他找了个倾国倾城的未婚妻。

他的目光落在了沐暖暖身上,沐家胆子这么大,还敢狸猫换太子?

慕霆枭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芒,他猛的伸手将沐暖暖推在了床上,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和恶意,“这里也没有别人,你不用装模作样,我表哥是个废人满足不了你,不如让我来?”

说完,他直接伸手探进了她的衣服里……

“啪!”

沐暖暖用尽全力,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不要把别人都想得跟你一样的龌龊,趁你表哥还没来,你马上走,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

虽然她已经极力保持镇定,可是她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

她在来的路上想象过慕霆枭会有多丑、多残暴,但却没有想到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慕霆枭阴沉着脸,身上散发着彻骨的寒意,“从来没有女人敢对我动手。”

因为挣扎,她的眼镜已经掉了下来,露出一双眸子却出乎意料的清澈明净,不停颤抖的眼睫表露着主人的紧张和害怕。

慕霆枭动作一顿,不知道怎么就有些心软。

他站起身来,理了下衣襟,冷冷扫她一眼,“你继续在这里等那个废人吧。”

砰!

直到门被关上,沐暖暖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松懈了下来。

第4章 弟弟天天呆在哥哥家?

门外。

有保镖看见慕霆枭脸上的红印,愣了一下才说道,“少爷,你的脸……”

慕霆枭摸了摸自己的脸,面无表情的说,“被门撞的。”

什么门能在脸上撞出五个手指印?

但保镖却不敢再多问,只恭敬的交上一份文件,“这是少夫人的个人资料。”

慕霆枭翻开文件,看见上面的标注着的名字:沐暖暖。

那个丑女人看起来挺性-冷淡的,竟然取个叫“暖暖”的名字?

这沐暖暖的生母倒是有点意思,把继子和继女宠得如珠如宝,对亲生女儿可真是狠。

再往下一条,他皱了皱眉,问保镖,“资料上说她性格木讷、软弱蠢笨?”

保镖点头。

慕霆枭面无表情的说道,“重新查。”

沐暖暖讲话的时候 ,很明显条理清晰。

再说,他可没见过哪个傻子能在那种情况下奋起反抗狠狠的扇人巴掌。

想到这里,他面色一沉,将手里的资料往保镖怀里一摔,“查不到我满意的资料,就别滚来见我!”

翌日清晨。

靠在床头的沐暖暖猛的惊醒,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慕霆枭昨晚没回来。

她心底微松,又有些沉重。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把刀悬在头上,一直砍不下来,总让她提心吊胆。

沐暖暖洗漱完下楼,就有保镖走过来带她去餐厅。

餐厅和厨房离得近,她一进去,就正好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端着早餐从厨房里出来。

看清那个男人是昨夜出现在她房中的“慕嘉宸”后,她转身就想走,却不料男人已经出声,“表嫂,早安。”

他的声音磁性好听,却又十足的轻挑。

一旁的保镖抖了抖肩膀,少爷这是在和少夫人玩角色扮演吗?

沐暖暖见到他就很反感,真不知道他一个表弟,天天待在表哥家里做什么。

“早。”她推了下眼镜,木木的说完,就转头看向身后的保镖,“你们少爷不在这里吗?”

保镖小心的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慕霆枭,硬着头皮睁着眼睛说瞎话,“少爷最近身体不适,人在医院里。”

沐暖暖表面看起来傻乎乎的,只是因为从小就被萧楚荷压制着不能抢了哥哥姐姐的风头,所以才将自己的真正实力隐藏起来。

保镖如此拙劣的谎话,自然骗不了她。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哦,那我可以去看他吗?”

“最近都不是很方便。”保镖从善如流的继续说谎。

看来慕霆枭很不喜欢她,连见都不想见她。

慕霆枭将早餐放到餐桌上,语气淡淡的,“吃早餐吧。”

沐暖暖下来的时候,就发现别墅里没有佣人,所以这早餐是他做的?

“怎么,怕我下药?”慕霆枭倾身靠近她,眼眸里是无尽的幽沉,看着就觉得胆寒。

第5章

他为什么要忍耐

沐暖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谢谢你的早餐,不过我不饿。”

她说完,就匆匆转身出去了。

她在大厅里遇到一个昨天去接过她的保镖,“能麻烦你送我下山吗?我要回沐家拿点东西。”

昨天过来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带,得回去拿点衣服之类的东西,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这别墅建在半山腰上,要下车还要走环山公路,很远。

保镖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看向了她身后的地方。

她回头,就看见“慕嘉宸”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出来了。

他将双手放进西装裤的口袋里,不急不徐的走过来,“表嫂要回家拿东西?让我送就可以了,何必麻烦别人?”

话音落下,他的手臂也环上了她的肩。

沐暖暖厌恶的甩开他的手,“不用。”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昨天还口口声声说她丑,今天为什么会这样缠着她。

“少夫人,就让少……表少爷送你吧。”一旁的保镖适时出声说道。

最后,还是“慕嘉宸”送沐暖暖回沐家。

因为,他靠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表嫂摸上去,手感倒是不错……”

她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只好跟着他上车了

安静的车厢里,沐暖暖紧紧的拽着安全带, 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慕嘉宸”。

慕霆枭见她这样,黑眸里闪过兴味。

这个新婚妻子丑是丑了点,倒是挺正派。

本来他昨天也只是想逗逗她,但她的反应太有趣,让他想将这个游戏继续玩下去。

黑色汽车在沐家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沐暖暖正要解安全带,一旁的慕霆枭就倾身靠过来,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安全带的暗扣上轻轻一按,“啪”的一声,安全带松开了。

他英俊逼人的脸近在咫尺,就算沐暖暖心如止水,也难免看得脸红心跳,原本无神的眼睛里渗出一丝慌乱。

这个男人仅凭一张脸,就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心动。

可是又想到他昨天的恶劣行径,沐暖暖的神色就恢复了自然。

不过是个恶趣味觊觎表嫂子的富家纨绔子弟而已,好看有什么用。

她抬起头,推了推眼镜,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无神的双眼显出几分痴傻,“我要下车了。”

慕霆枭的眼廓微缩,气场一下子外放开来,整个人充满了危险气息。

沐暖暖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变化,开门就要下车,一只手臂却捷足先登的扣住了她开车门的手。

他身形宽阔,长臂横在她跟前,从外面看起来,他几乎是将她抱在怀里的。

他透过她的眼镜,直勾勾的看着她清澈如秋水的眸子,别有深意的说道,“我好心送表嫂回来,表嫂不谢谢我吗?”

她低下头,神情里带着一点畏缩,嗫嚅着小声说,“谢谢。”

沐家的那群人看见她这副样子就觉得没趣懒得理她,但愿“慕嘉宸”也会这么觉得。

慕霆枭看着她微微抿着的粉色唇-瓣,神色渐深,“谢得这么不诚心,我只好自己拿谢礼了。”

明明是一张皮肤暗沉的脸,却长了这么一张粉艳的唇,惹得他有采撷的冲动。

慕霆枭突然想起前几日在破旧的小屋中,他伸手摸过的腰肢,软的不像话,无比撩人。

慕霆枭突然想到,沐暖暖既然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他为什么要忍耐?

第6章 放肆的男人

念头一起,他便俯身压唇亲了上去。

沐暖暖感觉到唇上覆上了一个冰软的物体。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伸手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他紧紧的扣住。

慕霆枭很满意她的反应,他空出一只手,将她的眼镜拿掉,露出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这样一看,顺眼多了。

沐暖暖气得双颊通红,这个男人太放肆了,竟然敢在沐家门口非礼她!

一吻结束,他意犹未尽的离开她的唇,语带命令,“以后不准戴眼镜,不然,我见一次,亲一次。”

又暖又甜,有机会还想再试试。

后半句话,他特意放低了音量却又加重了语气,眼晴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巡睃。

像是某种凶猛的野兽在巡视自己的领土一般,满满的侵占意味。

沐暖暖刚要骂他无耻,一道女声打破了车里的安静。

“暖暖?”

沐暖暖闻言,蓦的转头看向半开着的车窗外。

萧楚荷震惊的瞪大眼,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怒意,“你怎么在这里?”

沐暖暖攥紧手,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

新婚第一天,就在自家门前被母亲看到这样一幕……

萧楚荷到底也是顾及面子的,四下一看,发现没有人,就绷着脸冷声道,“下来。”

沐暖暖拉开车门径直下去了。

她一下去,萧楚荷拉着她就要进别墅。

却不料,车里的慕霆枭在这时候将头探出窗外,邪气的用手指摩挲着唇,漫不经心的说,“表嫂,我等你。”

萧楚荷听见这声“表嫂”,面色沉得厉害,冷冷的横了沐暖暖一眼。

沐暖暖咬了咬唇,这个“慕嘉宸”是想要害死她吗?

萧楚荷拉着沐暖暖进了别墅的大厅,才冷冷的甩开她的手。

她面色铁青的看着沐暖暖,“刚刚那个男人叫你表嫂?是慕霆枭的表弟?”

沐暖暖点了点头,“嗯。”

“啪!”

萧楚荷迎面就是一巴掌扇了过来,力道很重,打得沐暖暖耳朵里都是嗡嗡作响。

“你要不要脸,新婚第一天就和丈夫的表弟搞在一起,你是想害死谁!你想死可别拉沐家下水!”

沐暖暖垂着眼睑,伸手摸了下自己痛得麻木的脸,冷冷的抬眼看向萧楚荷,“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自愿的?”

每次都是这样,一有事就是先骂她教训她,而从来不会先问一下原因。

“一个是毁了容又不能人道的废人,一个是正常健康的男人,正常人都知道会选谁,你昨天晚上,不会也是跟这个‘表弟’一起过的吧?”

女人娇柔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轻轻柔柔的,但却满怀恶意。

萧楚荷一看见沐婉琪下来,连忙迎了上去,关心的问道,“婉琪,你身体好一点了没有?”

“妈妈,我好多了。”沐婉琪冲萧楚荷柔柔一笑,这才走到沐暖暖身边,“暖暖,我虽然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为沐家考虑一下,要收敛一点。”

刚刚在楼上,她在窗边就看见了沐暖暖和一个男人在车里亲亲我我,她倒是没有想到平常看起来又蠢又丑的沐暖暖还有勾搭男人的本事。

她说完,又转头看向萧楚荷,撒娇似的说,“妈妈,我说的对不对?”

萧楚荷展颜一笑,“婉琪说得当然对了。”

沐暖暖紧攥着手,抿着唇一言不发。

第7章 先生,要不要上来坐坐

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沐婉琪和萧楚荷是亲生母女。

但这么多年来,萧楚荷一心都想在沐家站稳脚,不择手段的讨好每一个沐家人,她这个亲生女儿反而像是捡来的。

萧楚荷收敛了笑意,一脸严肃的看向沐暖暖,“暖暖,你既然已经嫁进了慕家,就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要给我们沐家丢脸。”

沐暖暖垂着眼,遮住眼底的嘲讽,面上是一副受包的模样,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你们倒是提醒了我,如果我哪天不高兴,做出一点出格的事,不知道慕家会不会气得连整个沐家也一起收拾了。”

沐婉琪没有想到一直傻乎乎逆来顺受的沐暖暖,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皱眉出声,“你什么意思?”

“就是姐姐听到的意思。”沐暖暖抬头,敛着眼睑,双眼无神的呆滞模样和平常无异。

以为她还会像个佣人一样的被他们呼来喝去吗?

从前是因为她对萧楚荷这个母亲还有期待,在她逼自己替姐姐嫁进慕家之后,这最后一点期待也没有了。

“你!”

沐婉琪对沐暖暖颐指使气惯了,这还是沐暖暖第一次反抗。

她气得瞪了沐暖暖一眼,转头看向萧楚荷,“妈,我好心劝暖暖,她怎么这样!”

萧楚荷当然听出来沐暖暖话里的威胁,但一想到以前不管什么事沐暖暖都会对她妥协,还是摆足了母亲的架子,严厉的说:“暖暖,给姐姐道歉。”

沐暖暖直直的看着萧楚荷,眼神冰冷,“道歉?不可能。”

萧楚荷的记忆里,这个女儿小时候的确是聪明漂亮的,可越长大就越丑越笨,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沐暖暖露出这么犀利的眼神,她竟然被这个眼神看得浑身发冷。

她咽了口唾沫,转头对沐婉琪小声说,“婉琪,咱们今天先算了,万一逼急了她……”

沐婉琪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算了。  

万一沐暖暖真的脑抽做出点出格的事,慕家动怒牵连了沐家,她还怎么过千金小姐的生活?

沐暖暖见她们被自己的话震住,就转身上楼去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在沐家生活了二十年,东西少得却像是个寄人篱下的人。

提着行李箱下楼的时候,大厅里空无一人。

沐暖暖在原地迟疑了一下,就绕到后门出了沐家别墅 。

虽然不知道慕霆枭那个“表弟”为什么会对她有兴趣,但她知道,离他远点准没错。

……

慕霆枭在沐家别墅的前门等了很久,也不见沐暖暖出来,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想到昨天看到的资料里得出的信息,他俊眉微蹙,那个丑女人不会是被沐家的人欺负了吧?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她打过的脸,冷哼了一声,她可不像是轻易会被人欺负的。

“先生,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轻柔的女声传来,慕霆枭转头看向窗外,就看见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婷婷的站在车旁。

沐婉琪看见他的正脸的时候,不由得怔住了。

之前她在楼上看见沐暖暖和一个男人在车里亲亲我我,但没想到这个男人长得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这么有气质。

这样出色的男人怎么会看上沐暖暖那个又蠢又丑的土包子呢?

看来,她决定出来试试运气的想法没错。

她那点心思,压根瞒不过慕霆枭的眼睛。

他冷笑了一声,“你是谁?”

第8章 他为什么要见一个冒牌货

“我是暖暖的姐姐,我叫沐婉琪。”她一点都不介意慕霆枭的冷淡。

沐婉琪?

慕霆枭想起来了,沐家两个女儿,除了沐暖暖,另一个就是他那个便宜未婚妻了。

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的确是貌美如花,可看在他眼里,竟然觉得沐暖暖那副丑兮兮的样子更顺眼。

他没耐心和她多说,只面无表情的问道,“沐暖暖呢?”

“她……她应该还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吧,她让我下来叫你进去坐坐。”沐婉琪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和慕家沾亲带故的人,家境都不差,更何况还长得这么好看。

看穿她心思的慕霆枭不由得冷笑,沐暖暖会让他进去坐?

这会儿恐怕已经偷偷跑了!

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沐婉琪,降下车窗,直接驱车离开了。

沐婉琪从没被男人这样冷待过,一时间气得脸色都青了。

沐暖暖回了她租的小单间。

按照慕家下人的说辞,慕霆枭在医院,那她这个刚过门的妻子也没必要住在空荡荡的大宅子中,还不如回自己的小屋子,住的舒心。

翌日。

沐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为了符合土包子的设定,在身边所有人都用外形漂亮又功能齐全的智能手机的时候,她还是用的那种只能打电话发信息的老人机。

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备注,她的脑子顿时清醒 过来。

她迟疑了片刻,才接通了电话:“爸。”

沐立言的声音是一贯的严肃:“你昨天回家了?谁送你回来的?”

作为父亲给一个刚嫁人的女儿打电话,问的却是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沐暖暖只觉得心寒。

平日里,沐立言很少给她打电话,他突然打电话来问这个,不由得让沐暖暖怀疑他的用心。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是慕霆枭的表弟。”

沐立言在那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才说:“有时间,带你姐姐去慕家转转,有合适的年轻人也给她介绍一下,让她多交几个朋友。”

他话里的意思,沐暖暖明白了。

她昨天从沐家别墅离开之后:“慕嘉宸”和沐婉琪可能见过面。

沐婉琪很有可能看上“慕嘉宸”了,所以想让她给他们牵线。

他们父女俩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慕霆枭明明是和沐婉琪订下的婚约,可最后却是她嫁给了慕霆枭。

然后,他们就要将她当成跳板,给沐婉琪在慕家再找一个优秀男人当老公。

整个沪洋市谁不知道,慕家除了慕霆枭以外,他的那些堂兄表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优异出众。

沐暖暖眼里浮现出一丝自嘲,沐婉琪是沐立言的亲生女儿,难道她就不是吗?

怎么能偏心至此呢?

沐暖暖忍着委屈,尽量让声音维持着平静:“我倒是想带姐姐去慕家转转,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慕霆枭。”

沐立言一听,她连慕霆枭的面都没见着,一下子就生气了。

“连丈夫都没见到,这么点用处都没有,你还有脸回家!”

沐暖暖鼻子一酸,硬生生的忍下眼泪,声音和平常无异:“你把姐姐送到慕家去,说不定慕霆枭就愿意见她呢?我一个冒牌货,他为什么要见我?”

同父异母的姐姐不想嫁给那个传闻中又丑又残的男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