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安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韩子宸的爱

白安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韩子宸的爱

第1章 滚得越远越好

夜色宁静,圣茵妇产医院。

白安躺在病床上,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十分寂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她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安。

白安凝视着窗外,手不自觉地抚向自己的腹部。

那里,一天之前还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有时,那个小家伙还会隔着皮肤轻轻动一动,与她呼应。

是啊,孩子,她与韩子宸的孩子。

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嗒嗒嗒。

尖锐的高跟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自走廊外传来,白安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探视,声音就在白安的病房门前停住了。

一双如白玉般皙白的纤细手臂推开了门,一个画着精致妆容,身姿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姿态高傲地看着她,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这一脸藏不住的开心,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这个女人,白安见过,苍城最出名的影星,绯闻女王高晓圆。

也是,韩子宸的前女友。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白安撑着虚弱的身体,勉强硬着语气说道。

一本鲜红刺目的红色册子被扔在白安腿上洁白的保暖被上,耀眼得伤人眼睛。

高晓圆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我和韩子宸结婚了!”

白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颤抖着手拿起翻开,赫然就看见韩子宸和高晓圆的照片出现在上面……

结婚?

怎么可能?!

她和韩子宸孩子都有了,而且,韩子宸明明说过等孩子生下来就会结婚的,怎么现在,结婚的对象不是作为孩子生母的她,而是高晓圆?

“不会的,我不信!”白安拼尽了力气嘶吼,虚弱的身体却让她清醒地意识到,她这声嘶吼有多无力。

“明天起,你就不用再回宋家了。”一个沉稳的男声忽然响起,让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白安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有些惊讶,他不是一直很忙吗?连她生产的时候都没能来陪她,怎么,怎么突然来了。

白安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

韩子宸走过来,手顺势就揽上了高晓圆的腰肢,亲昵地在高晓圆的脸上印上一吻,温柔得简直不像平时雷厉风行,不怒自威的他。

“从今往后,我韩子宸只会有一个太太,”他转头看了看揽着的女人,“高晓圆。”

高晓圆,高晓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瞬间,什么都变了?

“我和圆圆一年前就复合了,圆圆不能因为生孩子影响身材,所以才让你生下这个孩子。”韩子宸的表情变得冷峻非常,“孩子会由我们宋家抚养,你不用操心。”

一年……以前?

他忽然松开高晓圆,走到白安床边,弯腰低声在白安耳边说道,“我会给你一笔钱的,别像哭啼啼地像个弃妇一样,一千万借你的肚子,这笔买卖还不够划算吗?明天,拿着这笔钱,和你那个一事无成的前男友,给老子滚得越远越好。”

第2章 再无干系

一千万……买她的肚子?

白安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句话会从他韩子宸的嘴里说出来。

明明之前他们,是很相爱的啊……

明明,知道要做爸爸的时候,他高兴得抱了她一次又一次,脸上的表情,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啊。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既然……你都和别人结婚了,”虚弱感倏地一下全部涌上头顶,脑袋有些发晕。

白安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把她给你,我要带她走。”说罢就要掀被下床。

赤 裸的脚尖刚刚触及冰凉的大理石瓷砖,手腕处就猛地一紧,整个世界犹如天翻地覆般。

直到后脑勺触及柔软的羽绒枕,薄被又回到了身上,白安才感觉到世界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能力带走这个孩子?”不知是不是被白安刚才丝毫不顾及自身状况的行为触怒了,韩子宸的语气全是怒意,他顿了顿,忽然又讽刺的笑了,“怎么,是嫌我给的钱不够?”

白安此刻,犹如被一桶冰凉的雪水直接从头顶淋透全身。

为什么……为什么他从始至今,都不相信她只是因为爱着他,所以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呢?

上天作证,她喜欢上韩子宸,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是韩氏集团的总裁,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就是他啊。

可是这些话,无论白安说多少遍,他韩子宸都如烟云过耳,丝毫没有听进去过,抑或是,他从一开始,心里就没有相信过她吧。

“别生气了,子宸。”高晓圆扭着纤细的腰肢,盈盈走到韩子宸身边,抚着他因愤怒而迅速起伏的胸口,柔声轻语地宽慰。

韩子宸一把就握住了高晓圆的手,顺势将她往怀里一带,鼻尖轻嗅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闻之沁人心脾,令人心情大好,“还是圆圆,最体贴我。”

白安躺在床上,原本手术后的创痛感就令她深夜久久难眠,而高晓圆若有似无地投过来的得意眼神,让她意识到,身体上的任何痛楚,都比不上眼前的钻心之痛。

原本该属于她的丈夫现在属于了别的女人,而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孩子,也即将不属于她……

一双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手忽然扯住了韩子宸的西装衣角,白安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哀求道,“求求你,别让我离开孩子,求你了……只要别分开我和孩子,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求求你。”

韩子宸有一瞬间僵在原地,可是她之前那些难以启齿的事……他实在是无法容忍,就算是换做别的男人,也没办法接受吧。

只是白安这样的苦苦哀求,他怎么都硬不下心,毕竟,让一对亲生母女就此分离,这样有违人伦的事,也太过残忍了。

有些厌恶般地,韩子宸用手将自己的西装从白安的手中扯开,甚至都不愿意触碰到她,“那你记住,从此,你只是我韩家的一个仆人,我与你,再无半点干系。”

第3章 两巴掌

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彩,清透的阳光洒在西郊别墅外的林荫大道上,微风轻轻拂过,一片树叶宛转而下,落在脚边,白安收住了行李箱,弯身捡起那片落叶,一时间恍然如梦。

今天,是她再次回到韩家的日子,距离她生产到现在半个月,她仿佛已经经过了沧海桑田。

而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未见过孩子……以及韩子宸了。

“来了。”一个热情的女声响起,厚重的镂空雕花铁门应声而开,白安拖着行李箱如往常一样踏入韩家大门,周围的事物依旧,离开回来,半个月的时光,已经是物是人非。

“少奶奶回来啦?”

白安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一个面容和蔼的女人站在台阶上,头发一丝不苟地扎在脑后,身上系着围裙,看样子是正在工作,见是她,忙迎了过来,顺手就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要帮她抬上台阶。

白安拒绝了,“张妈,我现在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用这么对我。”

很多事情,不用明说,已经很透彻了。

张妈在韩家工作了至少十年,韩家家大业大,人来人往,早已是稀松平常,更何况,新的少奶奶早就搬进了韩家宣示主权。

可是白安这个孩子,乖巧懂事,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此情境,她看在眼里,总免不了发自内心的心疼。

“以后叫我安安吧,张妈。”白安抬起脸,硬生生地扯出一个微笑,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张妈这样,都是在安慰她呢。

张妈点了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热情洋溢的表情,她眼珠一转,忽然小声凑到白安耳边,“小姐在楼上睡着呢,我带你去看看?”

白安使劲地点了点头,立刻就让张妈带她上楼。

在上楼的过程中,张妈说了一些这半个月来的近况,比如,韩子宸给他们的女儿取名韩小小,比如,新太太一早就住了进来,但是经常也不见踪影,韩子宸也很少回来住等等。

等她说完,差不多也就到了房间门口,白安有些激动地推开门,一进去,就被房间里的一幕吓到了。

高晓圆,竟然站在小小的婴儿床边,正俯身想要做些什么。

“你在做什么!”白安内心的母性瞬间就被激发,控制不住地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高晓圆。

高晓圆似乎根本没想到白安今天会来,没有防备地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白安探身去看小小,手轻轻抚摸着她额头细软的头发,看着她小小的胸膛一起一伏,还在平稳地睡着,这才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

“我说是谁呢,跟个疯子一样的冲上来。”高晓圆蔑然一笑,抱胸向白安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把擒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扳正面向自己,还没等白安反应过来,“啪”的一声,白安的右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这一巴掌,给你个清醒,让你想清楚,你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第4章 折磨

刺痛感顺着脸颊传到耳后,白安能清晰的感受到右脸瞬间就红肿发烫了,高晓圆却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向前走了一步,又一巴掌狠狠落在了她的左脸上。

“韩家现在的女主人,是我,高晓圆!你有什么资格推开我?”高晓圆素来以骄横著称,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在娱乐圈里是出了名的难伺候,白安刚才的举动,一下就激怒了她。

她偏头看向婴儿床,昂头冷哼一声,“从名分上来看,现在我是她的妈妈,母亲来看女儿,理所当然,你这个下人激动个什么劲啊。”她冷冷地看了白安一眼,不愿再浪费时间,“好好地做你该做的事情——麻雀,是变不成凤凰的。”

说完,收起上下打量着白安的目光,抬脚走出了房间。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白安才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手刚抚上脸颊,刺痛感就迫使得她“咝”的一声收回了手。

张妈立刻就关怀道,“怎么样?有没有事?我去给你用热毛巾敷一下吧。”

说完,就立刻下楼帮她准备去了。

白安侧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小小,忽然清醒地意识到,要留在女儿的身边,就要学会忍气吞声,学会忍耐。

韩子宸对她虽然绝情,可是对小小不是,这间房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以及女生喜欢的东西。

听张妈说这些都是韩子宸亲自准备的,像韩子宸那样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男人,从前根本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细心与柔情。

可是韩子宸再喜欢小小,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了集团,西郊这边他也无暇顾及,而小小不是高晓圆的孩子,她又怎么可能对小小好呢?

所以,能保护小小的就只剩她一个人,如果她给了高晓圆以把柄,高晓圆借故赶她走怎么办,那小小该怎么办,她还这么小!

所以,她只能忍,她一定要留下来!

自从白安回来了韩家以后,高晓圆的行程也似乎少了很多,回西郊的日子越来越多。

像是有意针对一样,韩家仆人众多,可高晓圆不管有事没事就非要找白安,端茶递水剥水果的活都要她来做,经常在很小的事情上对白安挑刺,偶尔在外面受了导演或是制作人的气,还会发在白安的身上。

但白安每次都默然不语,不争辩不反抗,乖乖地当个受气包。

韩子宸偶尔回来看见也懒得管,所以白安在韩家的境遇,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白安,我的戒指放哪里了!”一身真丝睡袍,披散着秀丽长发的女人自楼梯上走下来,正在清扫楼梯灰尘的白安还未抬头,放在一边盛灰的盒子就被一脚踢飞,“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白安早就习惯了高晓圆的无理取闹,“在您卧室右边的床头柜里。”说完,然后安静地去收拾残局。

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高晓圆十分痛快,冷哼一声正要回房,却听见张妈的声音忽然响起:“少爷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啊?”

高晓圆和白安同时一惊,从门口到楼梯,不到十米的距离,刚刚发生的一切,韩子宸听见了?

第5章 白安的背叛

韩子宸的脸上泛着微红,一身酒气还未近身便闻得清清楚楚。

今天韩氏集团和宋氏集团达成合作,宴会上一向很少沾酒的韩子宸也不禁多饮了几杯,酒意上头,一种莫名的情绪便如藤蔓般缠上心头。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挥之不去的,都是白安满是担忧的脸,“你不喜欢喝酒,以后少喝一点吧。”

白安,白安。

他赤手空拳,狠狠地捶在大厅出口的门上,怎么这个女人总是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少爷,我送你回去吧。”司机陈诺扶住韩子宸。以往,少爷喝酒总是能推就推,实在不行了才会小酌一点,今天怎么突然喝这么多?

韩子宸晃了晃脑袋,将陈诺推开,脚步虚浮地兀自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陈诺也立刻反应过来坐到了主驾驶的位置,准备发车送韩子宸去山水别墅区,那里,是韩子宸的另一个家。

“等等,”韩子宸躺在真皮后座上,忽然睁开迷蒙的双眼,“去西郊吧。”

有多爱,就有多恨,恨到甚至都不愿意呆在和她相处过的地方,因为每一物每一景,都会让他觉得难受,所以一直以来,能不回西郊那个地方,他就尽量不去,可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回去。

站在门口,刚进门就听见高晓圆的声音,想来又是在挑事,这个女人……真是一刻都不能消停。

“真吵啊。”

原本就心情烦闷的韩子宸用力地扯开自己脖颈处的领带,几步上前,一把扔掉了白安手里的东西,用力地拉过她的手,将她带往另一侧的卧房,然后,迅速地关上了房门。

一切的混乱都被隔绝在房门之外,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白安还没从韩子宸方才的举动中回过神来,身体就被人擒住,一把推挤到了墙上,沉重的呼吸声喷薄在她的脖颈处,她听见韩子宸轻声说道,“安安,我想洗澡。”

白安的身体猛地一僵,回忆涌上前来,韩子宸喝醉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次喝醉了,都是她放好洗澡水,帮他收拾好一切,喝醉了以后的韩子宸,就像小小一样,安静得像一个孩子。

感受到她的僵硬,韩子宸犹如被针扎了一样,猛地放开了她,转身进了浴室,“你走!”

他差点忘记,白安的背叛。

他记得,有一次他喝醉了半夜难受醒来,床边的人不见了踪迹,他怕她害怕,特意撑着头痛欲裂的脑袋起床去找,听到的,却是白安正在与另一个男人的通话,“他喝醉了正在休息,你有什么事,我们明天见面再说好吗。”

韩子宸强行骗自己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电话,白安怕打扰他才特地去了别的房间接听,可是第二天他忍不住偷偷跟着白安去了,没想到的是,看到的竟是白安和宋成岸抱在了一起!

她都和他在一起了,竟然还和前男友有联系,白安……真是太让他失望了。

韩子宸永远记得那一天,从那以后,他对她就再也没有爱了,只有恨,他不会让她好过的,永远不会。

第6章 祸害

窗外的蝉鸣声不绝,一轮新月挂在夜空之上,浅浅地在泳池的水面上投下银光。

白安的心情因为韩子宸方才突然的举动起了涟漪,怎么也睡不着,只好倚在窗边,借着夜景添点儿睡意。

以前她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像现在这样倚在窗边看着外头发呆。

韩子宸因为工作,一向都睡得很熟,偶尔从睡梦中醒来,看到白安这样,脸上总是会添上心疼的神色,他自己也没了睡意,索性陪着白安一起看。

相拥着一起从黑夜站到白天,现在想起来,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她和韩子宸,可能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吧。

一双手,忽然揽上了她的腰,白安吓了一跳,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挣了开,回头一看,韩子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喝醉了吗,怎么还没休息。

不管不顾地,韩子宸不发一言,再次上前,将白安抱进了怀里,“别说话。”

韩子宸的怀抱温暖有力,熟悉的味道钻进鼻间,白安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由着他抱着,心里暗暗地期盼着,这样的时光能再长一点。

好一会儿,耳边传来韩子宸微微的呼吸声,睡着了?

白安动作轻柔地将韩子宸扶到床上,替他掖好被角,然后蹲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的脸发呆。

月光照在他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脸上,白安看得入迷,说实话,她真是羡慕韩子宸,出身名门,敏锐聪慧,连五官,也生得如此出众。

白安的手不自觉地抚上韩子宸长而浓密的睫毛,然后顺着高挺的鼻梁而下,轻轻地落在他紧抿的薄唇之上,真好看啊,韩子宸。

“你刚才在想什么?”

清冷的声音在卧室中响起,白安立马收回了放在韩子宸唇边的手,“你醒啦?”

韩子宸睁开眼,一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丝毫没有任何恍惚,他,一直很清醒。

他忽然起身,视线对上白安的,“怎么,还在想着他呢?”

白安不懂韩子宸话里的意思,或许,很久之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开始不懂了。不懂韩子宸,为什么对她,变了。

她不解地摇了摇头。

无辜的眼神,反而触怒了韩子宸,韩子宸捏住她的下巴,巨大的力扼得白安痛苦不堪,“不是给你钱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不拿着这些钱跟他走呢!留下来干嘛?钱不够吗?我韩子宸不是傻子,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多余的钱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以后别在我面前碍眼。”他一把松开白安,惯性迫使得白安向另一边摔去,韩子宸懒得再看她,光着脚就掀开被子下了床,摔门而去。

白安跌在地上,视线被泪水糊满,滚烫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地滑过脸颊。

而门外,高晓圆从隐着暗处走出来,回想到韩子宸衣衫不整离开的样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眼底犹如有火焰燃烧。

留着白安在韩家,迟早会是一个祸害。

第7章 受伤

一夜无眠,白安很早就起来了,她起来的时候张妈已经开始做早餐了。白安深深吸了一口气,收拾了情绪,脸上勉强绽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撸起了袖子打算帮张妈准备早餐。

“安安起来啦?”张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头笑道,“早餐这边我准备得差不多了,你要是没事就上楼去照顾小姐吧,她应该快醒了。”

白安点了点头,上楼去准备照顾小小起床,才不到两个月的小婴儿,特别有趣,白安一见到她的可爱模样霎时间所有的烦恼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韩子宸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醉酒的后遗症令他一起床就头疼欲裂。

回想起昨晚上因为酒精促使而对白安产生的异样情绪,韩子宸晃了晃脑袋,决定不再去想,烦躁地拿起睡袍穿上出房间,眼睛却不经意间瞟到了正在韩小小房里忙忙碌碌的身影。

灿烂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像是山林深处灵动的小精灵一样,一动一静间,轻快地跳跃在他的心头,轻易就将他的起床气消得干干净净。

他连忙收回了目光,不再想和白安有关的任何事情。

下楼吃早饭时高晓圆早已经坐在餐桌前面了,她拿着手机笑得十分开心。

见到他,高晓圆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他看,“我就知道冯齐齐那个女人没安什么好心思,竟然买通稿骂我,幸好给我知道压了下去!子宸,你看看,现在网上全是夸我演技好呢!”

“嗯。”韩子宸答应一声,拉开位子坐下,算是理了高晓圆。

金融圈的尔虞我诈就够让他每天心力交瘁了,他才懒得管高晓圆在娱乐圈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高晓圆倒是没在意他的冷漠,兀自说着,“这个女人,我迟早会让她知道我高晓圆的厉害!”

“你有空就去看看书,或者钻研演技也行啊,整天把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你不累我都累了。”韩子宸吃了一口面包,拿起桌边的财经报纸认真地看了起来。

高晓圆欲辩解,却看到韩子宸微微皱起眉头,只好噤声乖乖吃饭。

不知道是谁“啊”了一声,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是一声沉闷的坠落声。

这个时间,在楼上除了韩小小,就只有白安了。

想到这,韩子宸立刻扔掉了手里的报纸,仓惶地冲上了楼去。

高晓圆则坐在原处,静静地拿着手里的面包吃着,嘴角微微上扬,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韩子宸刚上楼就看见白安仰面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嘴唇失色,鲜血正从她的脑后缓缓流出……

“安安!”韩子宸看了眼碎裂的椅子,忙抱起白安冲下楼,与正准备上楼来的高晓圆擦身而过,“张妈,快叫救护车!”

张妈从厨房里出来,看见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连忙就去打电话。

韩子宸找了块毛巾给白安止血,怀里的人意识已有些模糊,韩子宸着急地呼唤道,“安安,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第8章 谋害小小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倾泻在简洁干净的病房内。

隔着薄被,床上躺着女人身躯看上去瘦弱得不行,纤弱得禁不起一丝触碰仿佛就要碎裂一般,她阖着眼,静静地睡在床上。

第一声鸟叫响起时,她紧闭的双睫颤了一颤,缓缓睁开了。

“安安,感觉怎么样?”

温暖的男声入耳,迷离的视线中白安看到一个男人模糊的影子,随着那男人细心地询问,视线渐渐清晰,所有虚影凝成了韩子宸的样子。

韩子宸怎么在这?

而且他的样子……

白安有些心疼地伸出手,想要触摸他的脸庞,这张一向不可一世的脸,到底因为什么变得这么沧桑?

韩子宸俊朗的脸上满是胡渣,黑眼圈也清晰可见,整个人颓废而疲惫,看上去好像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了。

“我睡多久了?”白安刚一开口说话,就觉得头上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感,她忍不住地“咝”了一声,回忆便如碎片般一片一片地拼凑起来。

她好像受伤了。

她记得,因为小小还没醒,所以她决定首先整理一下小小房里的卫生,当她正要把衣物放进柜子高处时,脚下的凳子忽然就碎裂了……

可那张椅子,按理来说应该能承受住她的重量的,怎么会突然碎了呢?

见白安挣扎着要起来,韩子宸连忙将她按了回去,“躺着!”

韩子宸的话里带着霸道,是不容挑战的命令。

“你睡了三天了,医生说你渡过危险期就没事了,看来他说得是对的。你要是晚一天醒来,我绝对让他以后无法在苍城立足。”韩子宸的眼神里满是痛惜,“你在小小的房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摔成这样?”

白安恍然间以为她和韩子宸回到了最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哪怕她轻轻地磕了一下,韩子宸都会心疼到不行。

“我也不知道,我准备踩着凳子把衣服放到柜子里,椅子突然碎了。”

碎了?

韩子宸微微眯起了眼,回想了一下当时发生的情况,的确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普通椅子用的时间久了出现问题折断,断裂的横截面往往都会很不规则,而当天现场的椅子碎裂的样子,横截面是十分规整的。

是有人故意这样做的。

“有人故意的。”韩子宸思虑片刻之后道。

韩家仆人那么多,但想也想得到,能对她下手的,除了高晓圆,还能有谁。

“不会是她。”韩子宸忽然正色道,“高晓圆不会那么蠢的,你出了事,所有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她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一眼就能想明白的事情。”

不是她,又会是谁?

这些天来她在韩家,可不止受了高晓圆一点半点的折磨,这些他应该也或多或少知道一点吧,韩子宸就这么相信高晓圆吗?

白安的心里划过片刻的失落,但马上,一个念头侵入脑海,白安浑身发冷,第一反应就是害怕,“事情是在小小房间发生的,有没有可能,那个人要害的不是我,是小小?”

白安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韩子宸的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