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多年的男人狠心弄死那未出世的孩子

结婚多年的男人狠心弄死那未出世的孩子

第1章 捉拿

我站在门口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只觉得脚步疲软的快要站不稳,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身找了个大水杯,在饮水机那接了一整杯滚烫的热水,同时打开相机开始录像。

撞开门的瞬间,床上的两人正进行到最关键的一步,我想都没想就把开水倒了过去。

女人眼疾手快的拉过被子遮住,只有少许溅到他们的皮肤。

宋程飞气急败坏的大叫,“林溪,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我疯得彻底。

眼前这个我爱了这么多年,厮守这么多年的男人,在我怀孕的时候,他们竟然偷偷在我们两人的婚床上做这种事!

我还能不疯吗?

“舒服吗?”我快步上前就扯开两人的被子,怒吼着质问。

我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丑,至少是比不上这个皮肤白皙娇艳欲滴的小三。

我看向那个女人,明眸皓齿的确实好看,虽然不及上学那会的我,但比现在怀着孩子身材走样皮肤也变得粗糙的我,好上太多了。

这种年轻的身体跟脸蛋,正是宋程飞喜欢的。

“程飞,她录像了。”

宋程飞一个健步冲了过来,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一阵反胃,想要后退,他却一巴掌挥了过来。

“装什么装,你自己早就不是处了对不对?第一次没流血跟我说是意外,我真不该相信你!”

“告诉你,我出轨都是你自找的!”

我跟宋程飞结婚五年,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我。

我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歇斯底里的脸,突然有一股悲从中来的凄凉感。

他指着我骂,指尖一下又一下的点在我的额头上,“老子绿帽子都被你带到天上去了,少用这种委屈的眼神看着我,老子当年是信了你的邪!”

我张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来人的愤怒跟悲哀到了极点,是无声无息的。

“我没有。”

我站起来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每个字都像是从牙齿里挤出来。

“没有?”宋程飞怒极反笑,转身从抽屉掏出一叠照片狠狠的甩在我的脸上。

照片尖利的一角划破我的脸颊,但是这点刺痛根本比不上我心里的震惊,因为照片上的女人真的是我。

照片里我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可我却一点都不记得。

“程飞,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宋程飞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扇了过来,我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下巴就被他用力的捏住。

他手上力道太大,我痛的连呼吸都觉得吃力,“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一直不相信他们的话,现在我信了。”

他说话的同时开始动手扯我的衣服,我不断的挣扎,他却用力的禁锢住我。

第2章 打到流产

我眼泪止不住的流,身体上的疼痛跟他的侮辱,无一不让我绝望。

我只觉得下身一凉,大声的哭喊着,“住手,我怀孕了,你不能这样对我。”

这句话像是刺痛到他的神经,宋程飞停住身下的动作,但却恶狠狠的抓住我的头发,我被迫仰头看着他,“鬼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你怀孕那段期间,我出差大半个月,这孩子是哪里来的?”

我拼命的摇头哭喊着说没有,但回应我的却是宋程飞用力的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

小腹传来的绞痛让我脸色瞬间发白,冷汗不受控制的滑落。

我害怕极了死死的抓住他的衣服,“救我。”

宋程飞气红了眼,回应我的又是用力的一脚,“去死吧!”

“不!”小腹痛的我使不上力气,我能感觉到一股热流滑过,这个孩子她等了五年,不能就这么没了。

我发疯似的冲着宋程飞哭喊,手指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角,“送我去医院,宋程飞你送我去医院!”

“孩子要是没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宋程飞不屑的冷笑,“你想怎么不放过我?再去多睡几个男人报复我?”

我的理智尚存,另一只手拼命的捏住手机,这是他出轨的证据,到了这个时候我深知两人已经走不下去了。

有了它依靠法律,我也能拿到该属于我的东西。

但宋程飞的力道很大,我根本挣脱不开,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三穿好衣服,慢悠悠的走过来一把扯过我的长发,接着一巴掌甩了过来。

我只觉得眼睛发黑,就连脑袋都嗡嗡的叫,“大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程飞又是什么样子?你觉得你配得上他吗?”

我肚子疼的快死了,但还是用力的呸了一口,不屑的冷笑,“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有什么资格说话?”

“哟,还真把自己当成正宫娘娘,程飞要娶的人是我,你很快就会成为被人遗弃的破鞋。”

女人说着开始掰开我的手指夺走手机,快速的将刚才录下的视频删掉,接着又指挥宋程飞开始扒我的衣服。

“你不是爱录像吗?那我们也录一个怎么样?”

我现在的身体疼痛虚弱,这会挨了一巴掌双手又被用力的抓住,根本使不上半点力气。

我像条死鱼一样被他们丢在地上,小三拿着手机各个角度的拍了几张。

接着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扔在我面前,小三蹲下扯过我的头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乖乖的把这份离婚协议给签了,要么这些照片就会传到你爸你朋友的手机里,甚至我会用尽一切办法让它在朋友圈传播。”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心里甚至连一丝悲哀都升不起,我知道要是签了这份协议,这辈子都算是完了。

已经几年没工作的离异妇女,身无分文的还怎么活下去。

但我更害怕在所有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屈辱的拿过笔签上自己的名字。

小三像是打赢了场胜仗大笑着,我仰着头看向宋程飞,希望在他眼里能看到一丝悔意跟怜惜。

但是没有,这个说爱我不变的男人早就变了,也许是因为我逐渐走样的身材,或者是因为跟婆婆持续不休的争吵,或者是两人差距越来越大没有共同语言。

天真的是,我一直以为他还是那个年少许下誓言的宋程飞。

第3章 净身出户

我是被听到动静赶过来的公婆救下的,我本以为今天会死在这里了,但我的婆婆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对我虽然恶毒刻薄,但却是真的关心宋家的孙子。

她冲着宋程飞骂了几句,就叫了救护车把我送去医院。

我跟宋程飞是大学校友,学生会认识,我那时候年轻漂亮,每天都朝气十足。他的长相更是万里挑一,对我也温柔体贴,两人顺其自然的走在了一起。

大学四年天天跟个连体婴一样,走到哪都带着对方,一毕业就背着家人去把证领了。

我的家境不好,从小没见过我妈,她生下我没两个月嫌弃我家穷,在一个夏日的晚上跑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爸嗜赌喝酒,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光了,我这么多年都是被我奶奶拉扯大的,就连学费都是靠社会好心人救济。

像我这种家庭的女孩,走到哪都会被嫌弃,尤其是宋程飞这种所谓的知识分子家庭。

他妈妈是小学老师,爸爸一辈子都在国企上班,家庭不说非常富裕但也小康有余。

他妈见我第一面还算满意,毕竟那时候的我长的也挺根正苗红,不过在了解了我的背景之后,再没给过我一次好脸色。

我们两结婚更是极力反对,要不是宋程飞幼稚的用绝食反抗,说不定我们两现在也没有这么多以后。

二老是点头了,但是没有彩礼没有宾客没有婚礼,简单的两边家长一起吃了个饭就算结婚了。

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我跟宋程飞彼此的爱。

结婚之后我在一家投资公司当会计,他也很努力,工作第二年有了场机遇,跟人合作赚了很多钱。

慢慢的利滚利公司越开越大,宋程飞心疼我让我安心待在家,这时候他赚的钱也够一家人生活无忧。

但在家里待的时间越长,婆媳之间的矛盾就越大。

就连头发落在卫生间没及时捡起来的小事,婆婆都能指着我的鼻子骂半天,只要不顺心就是骂,更甚是我一直没怀上孩子,她找来各种各样的偏方,变着法子的折磨我。

宋程飞公司应酬多,时不时就出差大半个月,我不愿意他夹在中间难做,基本上能忍就忍。

最后实在忍不了提出想要搬出去住,可他说自己是家中的独子,不忍心这么做。

生活这么多年我才发现宋程飞愚孝的可怕,表面上夹在中间,但实际上都向着妈妈。

我生活的越来越压抑,身体脸色一天比一天差。

这种表面平静实则硝烟四起的生活,一直到我怀孕才改善了一点。

但现在我才发现,我的人生从迈进婚姻的那一刻就注定悲凉。

孩子没了,这是我从医院醒来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宋程飞坐在病床边,换了套衣服但依旧身高腿长的特别好看,这几年他事业有成,越加的春风得意,而我闲赋在家跟婆婆斗智斗勇,几乎就是典型的黄脸婆。

他见到我醒来,有些愧疚看了我一眼,但语气还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他说:“我们已经离婚了。”

“孩子呢?”我问。

宋程飞闻言侧过头没有搭话,我此时看着他的脸突然觉得很陌生。

这个当初说会爱我照顾我一辈子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不说,还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我知道自己跟宋程飞的差距越来越大,但却天真的以为婚姻能把我们两个人都牢牢的绑在一起,现在我知道错了,并且还错的离谱。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过,最后滴落在白色的枕头上,四散而开。

我双手搭在空空的小腹上,四个月应该已经成型了吧,我可怜的孩子。

饶是我的悲伤太过沉重,宋程飞起身丢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

“你好好想想吧,孩子的事情我会补偿你。”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我?

从辞职到现在将近三年,我为了能要个孩子付出了多少努力?看了无数的医生,试了不知道多少偏方,任何恶心的药我都吃,甚至算着日子掐着点跟你做。

好不容易有了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却被你亲手杀死!

宋程飞,你怎么都弥补不了这个错,我会恨你一辈子。

我在医院住了两天,起初医生一直瞒着我不让我知道自己的病情,但是等了两天却没有任何一个家属过来。

他没办法才把诊断书递了给我,“外力因素导致小产大出血,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怀孕了。”

我听完医生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整个人像是被扔进了深海之中,寒冷窒息拼命挤压着我,任我怎么扑腾都没用。

还在医院的时候我接到奶奶的电话,老人家突然自己来了上海。

老人见到我就抓住我的手流泪,我拉着她着急的问,“奶奶,怎么来上海也不说一声?”

“你爸完了,小溪你一定要救救你爸,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我心里慌得不行,“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你爸不学好,跟人家在棋牌室里赌博,欠下了三十万,我跪下求了半天他们只给我三个月的时间,说……说要是时间一到拿不出钱,就把你爸的手给剁了。”

奶奶说着哭得更加厉害,“这些流氓混混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小溪你一定要帮帮忙!”

三十万?我听到这个数字就觉得头皮发麻,已经离婚的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去哪里拿三十万出来。

第4章 夜总会

我跟奶奶说只是生了场小病不要紧,又先打发她回去。

办完出院回到那个家,我都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宋程飞连人跟行李给扔了出来。

签了那份协议就相当于净身出户,宋程飞这些年赚的钱也跟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我不爱钱,但我从小穷怕了。

一贫如洗的家里每个月还等着我接济,奶奶身体不好爸爸嗜酒如命,更别说现在还有三十万横搁在头顶,宋程飞这门一关,基本上是把我逼到了绝路。

我把所有能用的卡都查了一遍,东拼西凑的还剩六千块钱,在郊外租了间单身公寓就开始到处找工作。

好在大学四年认真学习的底子还在,虽然离上次工作过去了好几年,也总归有工作经验,运气不错的在一家私企做回了老本行。

一个月四千五的底薪再加上杂七杂八的补贴,每个月到手也能有小六千。

在上海这样的城市六千块钱真的不多,扣除房租吃饭跟寄到家里的钱之外,每个月过的还是紧巴巴。

期间我爸打了电话要钱,我实在瞒不下去简言意骇的把离婚的事情提了一遍,他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

他不管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受委屈了,是不是被赶出家门,他只关心每个月的摇钱树就这么断了。

唯有奶奶的关心跟眼泪让我知道,我还算有个亲人。

但我知道这事没完,我恨林庆凡,但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他的手剁了。

入夜之后,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越发美艳动人的自己。

我承认我是被小三年轻的样貌刺激了,离婚之后我开始每天跑步跟着视频练瑜伽,甚至宁愿饿着都要省钱去几趟美容院。

两个月的时间里效果极其明显,不仅身材皮肤变好,二十五岁的我跟当年比起来更是诱人了不少。

第二天我给苏韵打了一个电话,苏韵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之后在厂里上了一年班,后来嫌累工资又少,仗着姣好的相貌在上海的一家夜总会当公主。

去年的同学聚会上我们见过一面,喝多了之后聊了不少,我吐槽婚姻生活像牢笼,她告诉我单身也只不过从一个笼子飞到了更大的笼子。

之后我们偶尔也会聊聊天,知道我离婚净身出户之后,有一次试探着让我跟她一块上班。

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要在短时间赚够三十万,我想来想去只能利用自己。

苏韵很热情的带着我见了妈妈桑,又带我熟悉了下环境,我看着她妆容精致的脸不确定的问,“需要出台吗?”

“不强求,看你缺钱的程度,有的妹子有台就出,有的妹子看人出,有的只当包房公主,说白了就是服务员。”

我吞了吞口水,看着她漫不经心的脸,“你呢?”

“第二种,钱这种玩意是人都不嫌少,我看着不错又有些家底的就会跟着走,一夜赚个小两万还算轻松。”

我双手不断的交叉在一起,心里计算着得失,“我选第三种。”

第5章 初见

苏韵不在意的笑了笑,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行吧,换套衣服化个妆,今天就开始上班。”

我还没来的时候把这份工作想的太复杂,其实说白了就是卖酒的,客人买的越多我提成就越多。

在上了半个月班后的某一天,我突然接到奶奶的电话,“小溪……小溪你爸爸快不行了,你一定要救救他!”

奶奶哭的我特别慌张,我着急的问,“又怎么了?”

“那伙人刚刚突然冲进家里,要我们马上拿钱,可是我们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他们就剁了你爸爸两根手指,说……说要是明天不拿出三十万,要了我们的命!”

我气的发抖,“不是答应了一个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报警啊……奶奶你快点报警!”

“早报警了,但他们都是勾结在一起,做了个笔录就把我打发走了,你爸现在还在医院,奶奶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上班的这段时间最高那天拿的提成也才两千,比起白班工资是多了不少,但对于三十万来说还是杯水车薪,更别说明天就拿出所有的钱。

我抹了把眼泪从洗手间出来,却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宋程飞。

这是离婚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我第一次见到他,我试想过很多次见面时的场景,但绝对想不到会是这样的。

宋程飞看到我特别的惊讶,狭长的眸子上上下下的扫了我一眼,可能在夜总会穿成这样的除了小姐他想不出别的答案。

他鄙夷的开口,“你就这么作践自己?”

我喝了不少酒,又经历了奶奶刚才的电话,像是被这句话刺激到,我冲他吼,“我跟你结婚那会儿才叫作贱!现在这样,简直就是重生!”

我以为我能够渐渐释怀的,但是没有,当初有多爱他,现在恨的就有多重,被劈腿侮辱流产所有的痛,都随着时间慢慢的积压在心里。

我放不下,所以此刻见到宋程飞全部爆发了出来。

宋程飞冷笑,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出来卖是吧,就这么缺钱?反正卖给谁都是卖,要不就卖给我吧。”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老子给你!”

宋程飞说着就要把我抵在墙上,洗手间来来去去的都是人,我拼命的挣扎,“放开我!”

“哟,还怕丢脸?爬别人床上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丢脸了?”

“你别过来……我有老板包的,他马上就过来了”我慌不择路地大着胆子扯谎,“宋程飞,滚!你敢碰我,他会让你活不下!”

“撕啦……”我还没来得及尖叫,宋程飞就被人一脚踢开。

我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呼吸不自觉的一顿,我也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人,但五官精致成他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裁剪合适的修身西装衬的他身形更加修长。

“是男人就不会跟女人动手。”他的声音低沉又极具磁性。

宋程飞是个好面子的人,当众被人踢了一脚脸上挂不住,正想冲过来就被人拉住,“你谁啊?”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我明明不花痴却也有些看呆住,“她男人。”

宋程飞气的发抖,没想到我会这么快的傍上别人,我同样也没想到,因为我根本不认识这人。

拉住宋程飞的人在他耳边说了句话,我看着宋程飞脸色变化了一下,接着恶狠狠的冲我丢下一句话,“还真有本事,都卖到他头上去了。”

男人转过身,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我被撕破的衣服,“出台吗?跟我走吧。”

我正在犹豫着,肩膀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苏韵撞了一下,“快去啊,这可是大款,你不是急用钱吗,这就是机会!”

一个钱字,将我仅剩的那点骨气抽得一干二净。

我被男人带到了附近的酒店,门刚关上,他的声音就冷冰冰的从头顶传来,“脱吧。”

第6章 钱不够?

“啊?”我有些懵。

“脱了,我先验货。”

“我……”

“我姓陆,陆煜城。”

“陆先生,会不会太直接了……”

男人嗤笑一声,双手环胸就这么看着我,我被看得发麻,想着奶奶说的话,即便那个男人从小没有管过我,但他毕竟是我的亲爸爸。

眼前这个人也许是我筹到钱唯一的机会,想到这我也不再犹豫。

男人目光毫不掩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身材不错。”

我在心里天人交战一番,三十万,交不出来我那混蛋父亲可能真的会没命,我爸走了,我奶奶也活不了,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除了卖自己以外还能去哪里筹到这么一大笔钱。

男人的声音清冷的在我头上响起,“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接下来发展的一切都很自然,我们除了没有接吻之外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离婚前那段时间我刚好怀孕,跟宋程飞也已经很久没同床,更别说离婚之后这大半年,这天晚上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的一次欢爱。

陆煜城的动作粗暴没有太多怜惜的意思,我心里卑贱的厌恶自己。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穿好衣服坐在角落的沙发上。

吸了口手里的香烟,尼古丁的味道在我口腔缠绕一番,最后又轻轻吐了出去,眼前一瞬间烟雾缭绕。

我视线落在陆煜城的身上,他洗完澡就直接出来了,放肆裸露着自己线条分明的肌肉。

“喜欢吗?”陆煜城突然问。

我脸微微涨红,仰头挤出一个自认为很明媚的笑容,“陆先生真会说笑。”

我见他没有反应,笑着起身走向他,顺手拿过边上的浴巾替他擦拭身上的水珠,“陆先生,这是我第一次出台。”

“哦?”他挑眉反问。

我点了点头,“也会是我最后一次。”

他笑,“现在的小姐都流行玩这套?”

我脸上的笑容快要挂不住,知道他肯定认为欢场的女人说这话就是为了钱,我是为了钱没错,但这也真的只会是我最后一次。

他转过身走到一旁,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快速的写下一串数字,我看着他修长精壮的背影有些紧张。

支票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快速的看了一眼,五万。

我最后从签名的陆煜城三个字中抬头,“陆先生,就五万?”

陆煜城嗤笑一声,“还想要多少?”

我被质问的说不上话,虽然是第一次出台但是行情也还是多少了解过,像苏韵这种老手遇到阔绰一点的,最多也只拿过两三万。

我虽然自问漂亮,五万块也确实挺多了。

“陆先生,这不够。”

陆煜城也不恼,他转身坐下,就这么大咧咧的看着我,“那你想要多少?”

“三十万。”

“我想没人愿意花三十万,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我悲愤的咬牙,陆煜城这话无疑是将我的自尊丢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两脚,我拿出手机直接点开相册,“这里有段我与陆先生的视频,虽然不是床戏,但是也能看出来我们在干什么,我是小姐我不在乎名声,要是陆先生的工作伙伴要是看到的话……”

我停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抓紧手机,“陆先生,您看这段视频,值二十五万吗?”

第7章 跟你妈一样

陆煜城腰上已经围了浴巾,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瞬间沉了下去,冷峻的脸说不出的骇人,我突然有些害怕,看着他起身朝我走来。

他站在我面前,我这才发现他很高,我已经将近一米七却还需要仰着头看他,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到,我呼吸间还能嗅到他身上沐浴后清冷的香味。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这话说的轻巧,但是威胁的意味十足。

我强撑着抬起下巴,明天是最后的期限,眼前的男人就是我唯一的机会。

我不能让步。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陆煜城这个名字却隐隐的在什么地方听过,能被宋程飞这么忌惮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寻常的角色。

“我不知道陆先生是谁,但我真的需要钱,只要你把钱给我,我会把视频删除,而且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陆煜城嗤笑一声,眸子不屑的扫了我一眼,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指腹的粗粝让我轻轻发颤,“你觉得你能威胁我?”

我干笑着看他,“陆先生误会了,我怎么敢威胁你,这只是交易。”

“要不这样……”我咬咬牙,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五万一次,您给我三十万,我再陪你五次。”

我本以为还要再费一番口舌,或者直接被陆煜城给扔出去,严重一点甚至他还会找什么社会上的人给我做个了断。

但没想到他就这么答应了下来,最后拿到支票之后他突然看着我,“林溪,你老公是不能满足你吗?还需要你出来兼职?”

我瞬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好看的天怒人怨的男人,我在心里搜寻着关于他的记忆,但却真真切切的不认识,但他是怎么认识我的?

如果是宋程飞的朋友,刚才在夜总会两人照面分明又是不认识……

我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陆煜城,但只要能拿到钱,这就够了。

我从酒店出来就辞掉了夜总会的工作,顺便领了半个月工资马上坐车回了老家。

我家在浙江南方的某个小城镇,转了两趟车快凌晨了才到镇上的医院。

难闻的消毒水气味充斥在空气中,奶奶见到我就跑了过来,眼睛通红的看着我,“小溪,你来了,连夜坐车累了吧。”

我轻轻嗯了一声就绕过奶奶往病房走去,我特别心疼这个可怜的老人,为了没用的儿子操劳了一辈子,到了晚年不仅不能享福还要遭罪。

同时我也特别恨躺在病床上右手缠着纱布的中年男人,我看向他,明明才刚五十出头,此时却苍老的可怕。

他见到我直接站了起来,冲着我不耐烦的吼了一声,“怎么现在才来,钱呢?”

我冷笑一声,打从心里的看不起他,“我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钱,以后要是还去赌,你被别人剁了我都不会去给你收尸。”

“要不是你这没用的丫头突然离婚断了我的生活费,我会去赌吗?我还不是想让我们这个家的日子好过一点?没用的东西!”

我气得发抖,眼泪怎么都忍不住,这钱是我用自己身体换来的,我林溪这辈子做的最下贱的事情,就是今天的这一切!

我从包里将取出来的钱拿出来,一沓一沓的扔在他身上,“最后一次,下次别说手指了,你头被剁了我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奶奶已经七十多了,她这辈子没享过福,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不要再拖累她了。”

林庆凡突然伸手抓住我的衣领,“这钱你怎么来的?你可是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分到,一个晚上就拿到三十万?”

“是不是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样,出去卖来的?”

“啪!”

第8章 顾冉回国

这是我第一次动手打他,看着他震惊的脸我却有一股出了口恶气的暗爽。

我从进到这个病房开始眼泪就没止住,从离婚之后承受了多少压力只有我自己明白,我每一天都在这个城市最底层拼命的向上爬,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去得到什么。

但我有一个摆脱不掉又畸形的家庭,我做不到真的铁石心肠不要一个亲人。

这个只是生我却从来没有养过我的男人,即便我再怎么不愿意他也是我的父亲。

因为他,我才把自尊双手捧给人践踏,所有人都可以指责我,他不行!

奶奶在身后气的发抖,哆哆嗦嗦的伸手指着林庆凡,我拉过奶奶的手转身看他,“我以前特别的不理解妈为什么会丢下我离开,现在我懂了,我无比的庆幸我有一个聪明的妈妈,即便从未谋面我都替她开心,她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离开你。”

我又抹了把眼泪,“我告诉你林庆凡,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你是死是活都跟我无关。”

我拉着奶奶出去,把刚发的一万块工资塞给她,“奶奶这钱你拿着,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知道,这是我给你的,对他这种人绝对不能再心软了。”

“我能救他一次,救不了第二次。”

奶奶抖着手把钱塞进内兜里,佝偻的身影,给我一种深沉的无力感。

回上海之后,我的日子又像是步入了正轨,公司家里两点一线,陆煜城虽然拿了我的手机号码,但却从来没有联系过我。

也对,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我却意外的接到了顾冉的电话,顾冉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我灰暗的人生中仅有的一道亮光。

我跟她是大学同学还是一个宿舍的,毕业之后我嫁给了宋程飞,她进了一家外企拼命的向上爬,不到三年时间从一个实习生做到项目经理,前年被公司远调德国,这次回来应该可以直接荣升公司的合伙人。

我请了半天假打车去了机场,她推着一个大行李箱出来,见到我之后大笑的抱住我,“我的好林溪,好久好久没见了。”

她双手撑住我的脸,“还是一样漂亮,不愧是我姐们。”

“你可别贫了。”

顾冉很漂亮,不同于现在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她美得很有自己的风格,我看着她清丽的短发笑着问,“上学那会最爱惜自己的长发,怎么舍得剪短了。”

顾冉一只手推着箱子,一只手挽着我往前走,“一个字,忙!”

“我一天二十四小时所有的时间都是挤出来计划好的,就连上厕所都规定在五分钟以内,实在没有时间多出十几分钟打理长发。”

我无奈的耸耸肩,这些年我守着自己的家庭,顾冉拼搏事业,离得远了,可我们两人的关系却越来越好。

“你自己一个人?宋程飞怎么不送你?”顾冉不在意的问了句。

我脚步顿了下,顾冉在德国这两年工作极其的忙,要是知道我离婚,也许一冲动就直接飞了回来,所以即便刚离婚那段日子再怎么难熬,我都不愿意让一己私欲害顾冉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流水。

“我离婚了。”

“离婚……离婚?”顾冉瞬间停下脚步一把扯过我的手臂,“为什么离婚?你们俩不一直都好好的?”

我撩了下长发,“他出轨,孩子也没了,没法继续了。”

“之前你告诉我孩子没保住,是他害的?”顾冉说话的时候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不愿意再回想一次当初的那种绝望,痛苦的闭上眼睛,“都过去了。”

顾冉直接甩开我的手,“我不在就欺负到你头上了是吧,这事可没那么容易过去,我现在就去找他。”

结婚多年的男人狠心弄死那未出世的孩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