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这一场婚姻,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

 他说:“这一场婚姻,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


第1章 未婚妻逼死了初恋

客厅,吊顶大灯散发着华丽的光。

男人坐在沙发上,翘起长腿。剑眉英挺,即便是微微一皱,成了一个川字,也丝毫不影响美观。那双眼睛冰冷到了漠然的地步,仿佛是被冰冻的湖泊,没有一丝波澜。

直到身边的管家何洺说出了一个消息:“苏合,我查到薇薇的下落了。”

被称作苏合的男人瞬间抬起头来,眼中是难以自持的惊喜。

他从小住在孤儿院,生母早逝,八岁那年被父亲接走,住在M国。在M国几年后,父亲死了。不过偌大的家业并没有落在他的头上,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在他的前半生里,给过他温暖的人除了母亲,只有一人,便是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薇薇。

孤儿院曾起过一场大火,所有的孩子都跑得飞快。

当时正生着病的他被困在那场大火里,只有薇薇转身回来找他,那张小脸上恐惧的表情至今都难以忘记。

火光燃烧得越来越旺,凝聚在这双眼眸里。

在何洺的咳嗽声下,他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问道:“她在什么地方,我亲自去接她。”

何洺的嘴唇微微一颤,脸上露出黯然之色,垂着脑袋低声说道:“薇薇死了,跳海自杀。”

猛地一震,漆黑的瞳孔放大。苏合从来没想过,薇薇的下落是和死讯竟是一起传递给自己的,挺直的背脊微微颤抖,不敢置信的问:“怎么会?好端端的为何跳海自杀?”

何洺欲言又止,纠结的模样让苏合心里一阵烦躁。

他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不料何洺开口了,“苏合,你和我在孤儿院里就认识,大家都是兄弟,薇薇也和我玩的很好。我想就算是她死的时候,也是满心在祝福你,所以……真相没那么重要。”

苏合的眉宇间透露出一丝不满,声音加重:“薇薇无缘无故的自杀了,你却不告诉我真相,我午夜梦回睡得着吗?”

“这……”何洺叹了口气,只好说了实话,“简如的父亲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你,可她不肯要,然后她就被简家人带到了轮船上,被简家大小姐逼着跳海自尽……”

每一个字都在耳边回荡着,嗡嗡作响。

简家大小姐在一次宴会上对苏合一见钟情。

那时候他只是豪门的私生子而已。

被大小姐爱慕,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但是苏合却很抗拒,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就是青梅竹马的薇薇,所以非常坚持的拒绝了简家大小姐简如。

可怎么也没想到,薇薇为了成全他居然不辞而别,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

在此后三年里,简如一直没放弃他。素来娇生惯养的简家大小姐为他每日做饭,且从不以家中权势逼压。所以这三年时间和简如相处,虽然他对她的态度比较冷淡,但算不上讨厌。

简如的父亲不断地帮助他,大力扶持。短短三年的时间,苏合便有了自己的商业王国,成为只手遮天的人物。

第2章 灵堂举办婚礼

而就在半个月前,简如的父亲病重,临死之前只有一个遗愿,就是希望他能娶了自己的独女,简如。

病床前,他觉得一直提携自己的前辈如此恳求,真的拒绝不了,只得点头答应。

可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自己敬重的前辈居然是害死薇薇的凶手之一!

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容,顿时变得狰狞无比!

苏合“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又跌坐回了沙发上,冷汗冒了出来,痛苦地说道:“是我害了薇薇。”

灯光明亮亮花人的眼睛,他捂住自己的脸,沉浸在悲伤当中,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身边人脸上露出的诡异笑容。

何洺将苏合的反应看在眼里,问道:“原定的婚礼还继续么?”

“当然了。”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眼中满是浓烈的恨意。

结婚那日,简陋到没有通知任何媒体,也没有新郎亲自相接。

简如身着一身白色婚纱,在司机的陪同下下了车,洁白的婚纱映衬着脸若纸白,毫无血色。

她知道苏合并不喜欢自己,肯娶自己也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可从未想过对方会厌恶到作践自己的地步。

庄园布置得像是灵堂,周围的仆人穿着黑衣,不像是举办婚礼,像是举办葬礼。

这是妈妈给自己准备用来结婚的庄园,怎么会被人糟蹋到这种地步?

那十指纤长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拽着华美的婚纱,一步一步往里走。本该是朵美丽的花,如今却开到了尘埃里。

没有婚礼的证婚人,没有誓言,没有相拥亲吻,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什么都没有。

苏合在房间里等她,手中拿着红酒杯,那鲜红的红酒映衬着脸颊,俊美的容颜宛若吸血鬼的侧脸,随时露出尖锐的牙齿。

这副样子像极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阴阴沉沉,又透着漫不经心的高傲,永远躲在角落里,冷眼旁观。

那场舞会上,他就像是一个吸血鬼躲在暗处,发出嘲笑。

同样不适应舞会的简如躲入阳台,发现了同样的他。

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也是简如第一次参加的舞会。

月光洒下来,为地面和人身上都添加了一层银辉,在那场光辉曼妙的初遇里,舞会中小提琴奏响PorUnaCabeza。

他伸出了手,不带一丝笑意,轻佻又傲慢的拉起她的手,直接走了出去,在舞会里跳了一曲探戈。

两个人配合的如此默契,是那场舞会的焦点,所有人都在鼓掌。

但是他在跳完一曲后,就松开她的手径直离开,还是藏身于阳台里,不屑与任何人同行。

简如没有在去打扰,只是静静的望着,苏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己即便是去打扰,将其暂时拽出来,他一样只会回到自己的小天地里。

舞会还在拉着小提琴曲PorUnaCabeza。

他还是那个舞会上的少年。

简如身心疲惫,为了能嫁给他做一个美美的新娘,早上五点便起来化妆,只可惜满心欢心那一头凉水浇了下来,遍体生凉。

第3章 这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

他终究是自己的初恋,自己深爱着的男人,今日终于能嫁给他。

她拿起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缓缓的走了过去,轻柔的像是一团雾似的坐在他的身边,酒杯碰了过去。

苏合晃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冲着她嗤笑一声,那狭长的眸子当中充满了讽刺,随手便将酒杯扔到了地上,只听噼里啪啦摔得一地都是碎片。

简如的心跟着那碎片一起碎了,紧紧攥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身子微微颤抖:“你喝多了?”

“喝多的是你呢,还想和我喝交杯酒。”苏合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冷酷得无法言说。

她有些慌乱,从未见过他脸上出现如此漠视的神情,他待自己最多只是冷漠。

胸口起伏不断,隐忍着一切:“我们是夫妻了。”

“你以为我是来和你洞房的吗?怎么可能?!”苏合讥笑连连,自己的枕边可睡不下毒妇,“我想给你的不是婚礼,而是葬礼!”

一字一句犹如一把刀子直接穿心而过。

简如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本来以为对方只是不喜欢自己,没想到居然是讨厌。她张了张嘴,勉强扯出一抹笑:“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你可以拒绝的。”

苏合往她身边凑了凑,唇抵在她的耳畔,那种炙热又带着一些酒醉的气息简直勾人,但说出来的话,吐出来的字,却又把她拉入地狱当中:“你和我的婚姻什么都不是。”

全盘否定,一文不值。

简如一口贝齿几乎咬碎,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你一定要如此作践我么?”

作践自己那少女时代就怀春一直喜欢到现在的爱情么?

“作践?”

苏合冷笑不止。想到那石沉大海,音信全无的薇薇,他一颗心就在不断流血。那是真心待自己好的女孩儿,才十七岁就被眼前这个狠毒的女人推入海水里,被吞噬掉。

他只觉得身边到处都是薇薇不灭的怨息,身体冷得厉害,伸出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颚,咯吱咯吱作响,几乎要捏碎:“这一场婚姻,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简如,你欠别人的是要还回来的。”

说完用力的松开手,抽身就要走。

简如一把拉住他的手,不让人离开,整个人又惶恐又茫然:“你说的我一个字都听不明白,我从来不欠别人什么。”

苏合看着这张脸,白皙的面容,微微皱起的秀眉,犹如黑曜石镶嵌着的双眼写满了无辜,像是一只小猫。

他想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做了那么狠毒的事儿,可以装作一切和自己毫无关系。他没控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一巴掌狠狠的抽了下去,只听那清脆的一声巴掌响,简如的脸颊瞬间通红。

她重重地跌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怔住了。

“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苏合居高临下的看着,眼中的厌恶之色一览无遗。

简如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最期待的婚礼会是自己最狼狈的一天,指尖捂在那隐隐作痛的脸颊上,压抑住了落泪的冲动,轻声问道:“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结婚?”

第4章 棺材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给了希望,又陷入绝望。这好比把人捧入天堂,又让人瞬间跌入地狱。

“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执意要嫁给我,我怎么会娶你?简如,现在我成全你了!”

“你心中肯定特别的恨,特别的怨,可你只能怨你自己,恨你自己。”

苏合看着这个女人脸上始终一副无辜的神情,熊熊燃烧着的怒火在胸腔里不断地翻滚着。

他一想到她手里染着薇薇的血,而自己还吃过她亲手做的东西,就控制不住呕吐的感觉,那股血腥味将他逼得崩溃。

他不好受,她也别好受!

她是凶手,自己是间接杀人的凶手,那么大家就都得为薇薇的性命付出代价,相互折磨,谁也别过好这一生,否则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人?

简如实在受不了,眼泪接连不断从眼眶流出。从始至终,对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听不懂,令她崩溃:“如果你不想结婚我不会逼你的,我从来就没有借着家中权势威胁你怎样做!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儿,你喜欢谁是你的事儿。”

苏合看着这张脸,冷笑连连,如果不是知道事情真相的话几乎要被她这副天真懵懂不谙世事的神情蒙蔽过去,如果何洺没有查出事情的真相,自己可能就要和这个害死薇薇的凶手相敬如宾的过完一生。

而凄惨死去的人在地底下究竟有多么重的怨念?

海水究竟有多凉?

“不愧是豪门大户出身,演技不错。可是杀过人的手上染的血,即便是过得多久都能闻到那股血腥味。简如,你杀了我最爱的女人。薇薇死不瞑目,她的灵魂还缠在你的身边,诉说着海水有多冷,质问着你为什么要将她推下去!”

简如听得目瞪口呆,着急的摇头:“杀人害命这种勾当我从未做过,我承认我父亲给过她一笔钱,她是自愿离开的。”

呵呵,事到如今还要抹黑薇薇!

听到她的辩解,苏合心里都泛起了黑水。

他不再说话,毕竟和她说话很恶心!拿出手机,默默发出一条信息。

很快门便被人推开,那些人一声不吭快速走向卧室,将床给拆下,又抬进来一座棺材进来,再迅速离开。

苏合捏着简如的手腕,将人拽进了卧室,一字一句的说:“棺材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简如瞪大了眼睛,几乎尖叫着喊,哀求道:“不,不要……”

“你还有棺材可以栖身,而薇薇就算死了都睡不着。尸沉大海,我捞尸都没地方。”苏合什么都听不进去,一脚将棺材的盖给踢开,将她抱了起来,扔进棺材。

她吓得瑟瑟发抖,指尖紧紧抓着苏合的手,牙齿都在碰撞:“苏合求求你,我真的怕,我好怕。”

苏合神色漠然,伸出手,却不是救她。

他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的掰开她的手。蹭的一声,棺盖合上。

那合上的瞬间,她拼命的说:“我没有害薇薇!”

光芒从眼前剥离,窄小空间能听见空气在流动,喘着的粗气犹如雷鸣,她爆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声。

“救救我——”

她的世界暗无天日,永无阳光。

谁人救?无人来救。

第5章 她天真善良而你心狠手毒

转眼便是一个月后。

简如如同嚼蜡般木然地吃饭,再时不时如惊弓之鸟一般的看看窗外的天色。

她被软禁了一个月,每天晚上都会被关在棺材里。白天虽然可以出来,但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

整整一个月,没和人交谈过,她也不敢和那些将自己按在棺材里的凶神恶煞的保镖们说话。

吃过饭便缩到角落里,像一只独自舔伤的小兽。

“听说苏少好像找到了初恋情人……”

“据说当初被大小姐推下海,但是被渔民所救,何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呢。”

简如木然听着保镖们的谈话,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苏合自新婚之夜离开,就再也没来过,本来以为他不会再来,可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居然推门而入,只是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生的柔柔弱弱,跟一朵白莲花似的,依偎在苏合的怀里,略带一丝笑意,可在进门之后看见简如,顿时大为激动,身子瑟瑟发抖,像是见到可怕的魔鬼,“是你!是你把我推下海的!”

苏合赶紧安慰她:“薇薇,别怕,我在呢。”

薇薇搂紧自己,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落,身子抖个不停,两眼一翻,弯腰直接倒下去。

苏合赶紧将人搂住,如同对待一件脆弱的珍宝。继而抬眼,狠狠瞪着简如。

本以为这其中会有什么误会,不料薇薇一见到简如就抑制不住恐惧。

“简如,若薇薇有个好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简如动了动唇,抹了一把眼泪:“我没有伤害过她。”

“难道你还想说薇薇说谎了?我了解她,她单纯又善良。”

简如豆粒儿大的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就只是落泪,而不是哭,哑着嗓子问:“你觉得她单纯不会说谎,那我呢,我难道就是歹毒心肠谎话连篇的人吗?你了解她,难道不了解我吗?”

“不了解。”他冷冷留下一句话,急匆匆的抱着薇薇进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简如木然地张着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没有心脏在跳。

保镖如同幽灵般出现:“小姐,该进棺材了。”

她浑身一哆嗦,满满都是抗拒。然而,这是每天晚上都会重复的一幕。

苏合在安顿好了薇薇以后,看着对方瘦瘦弱弱巴掌大的小脸,越想越来气,直接冲了出来,拽着简如,要将她拖过去。

摆在正中央的棺材里空荡荡的,黑漆漆的,冰冷冷的。

简如跪在地上,声声哀求:“苏合,我不想躺那里,我真的不想,我求你饶了我。”

苏合冷冷一笑:“那你告诉我薇薇落下的病,谁来偿还?”说完,毫不怜惜的将人塞到棺材里。

棺盖盖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房门紧锁,在黑暗中寂静无声,除了她的喘 息,窄窄小小的地方容不得她翻身,也伸不直胳膊,身躯被狠狠锁定在其中,仿佛埋在土壤当中,腐烂袭来。

“苏合,救救我,我好怕——”她那充满恐惧的嗓音加满了哀求,指尖用力的抓着棺材面,平躺几乎让她窒息,脖子梗的疼痛。

这句话一直在重复,像来自地狱里的呼喊。

回荡在整座庄园。

第6章 薇薇被人欺负了

这是苏合婚后第一次留在庄园里过夜,因为薇薇身体不好,经不起舟车劳顿,只得先暂住一晚。

没想到刚躺下,就听到隔壁女人凄厉的叫喊,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喊得喉咙嘶哑也没停下。

苏合从未想过她会怕成这副样子。

他终究是有些不忍,刚站起身,想去看看。

“苏合哥哥。”身边正在睡觉的薇薇忽然抓住了他,睁开了眼睛,眼中很惊恐,眼泪不断往下淌,捂着嘴呜呜痛哭。

“怎么了?”苏合赶紧问了一句。

“我梦见我掉入海中,没有一个人来救我。我被冰冷的海水吞没,再也没能见到你。”

薇薇趴在他的怀里,哭得厉害,不断诉说着自己的害怕。

苏合抱紧她,不断安慰着。他狠了狠心,是简如害人在先,如今是活该遭到报应。

安抚好了薇薇,便陪在她身边一起睡,可是不知怎么就是睡不着。

明明简如已经不吵不闹地叫他名字了,可他还是睡不着,甚至闭不上眼。

苏合——

黑暗中仿佛有一个女子在不停的哭,一声接着一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悲伤而绝望。

苏合睁着眼到天明。

于薇薇因为喜欢上花园里的盛开得正旺盛的百合,而不想离开,便央着苏合在这里多住几天。

这天,苏合在听下属汇报工作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是他私人手机,他立马接听:“怎么了?”

何洺说道:“苏合,薇薇状态不是很好,你还是回来看一看吧。”

含糊其辞的话让苏合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合挂掉电话以后,工作也顾不上,直接吩咐属下自行处理,自己赶紧开车回到庄园。

他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只见薇薇躺在沙发上,手腕被纱布缠了一层又一层,隐隐能看见血渍。

“薇薇!你怎么?!”

于薇薇病恹恹的不想说话,蜷缩成一团。

苏家惯用私人医生缓缓开口:“她应该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否则不会有自杀的意愿。”

苏合一听这话,眉头一皱,见薇薇不肯开口,森然的目光环视众人:“你们是怎么照顾薇薇的?是谁给她气受了?”

众人吱吱呜呜,不想开口,但都摇头说并没有给她气受。

苏合唇角往上一勾,凝着一抹冷意,“不说?看来,你们是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你有火气,别冲他们发,他们也是无辜的。”何洺在这个时候开口,叹了口气,看向众人,摇头叹道,“到这种时候了,你们还想替别人背黑锅吗?”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有第一个人开口:“是简如小姐……”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大家纷纷开口说,简如在白天见到薇薇总是破口大骂,说她配不上苏合,是小三,狐狸精,说她活着就是祸害,让她去死之类的。

苏合这才反应过来,难怪这几天薇薇的情绪总是恹恹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原来是受了委屈。

医生插嘴说道:“当初于小姐因为被逼跳海而受到严重的心理创伤,有中度抑郁症,这一番话又让她情绪不稳,有了轻生的念头。”

苏合的脸色很难看,咬着牙从齿缝里蹦出两个字:“简如!”

她是不想活了吗?!

既然这样,他成全她……

第7章 我对她没歉疚

医生没再说什么,开完药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临走时却忍不住看了一眼薇薇纤细长腿,透着欲望,不过谁都没发现。

薇薇吃药后,情绪缓和了许多,拉着苏合的手,忍不住落泪,哭得梨花带雨:“我真的配不上你,我们俩虽然是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但你如今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应该和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在一起。她脾气是有些不好,但豪门里的大小姐被宠着长大的,脾气哪有好的?”

“她伤害过你,你还为她说话?薇薇,你太善良了。”苏合摸了摸于薇薇的脑袋,“我是不会和她在一起的,很抱歉,这一次没保护好你,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我真的好累,也很害怕她用那样极尽侮辱的词来说你。也许爱真的是成全,苏合哥哥,我愿意成全你,只在角落里默默的爱你。”薇薇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眼泪滑落,谁见都会有怜惜之情。

苏合紧紧抓着她的手:“薇薇,乖,别说傻话。”

“可是……”

“薇薇,我身边只有你才是真心待我好。我会保护你,也会帮你报仇的。你好好休息,乖。”

安抚完于薇薇之后,苏合带着满身的怒意去隔壁房间找简如。

简如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茫然的抬起头来,就看见苏合那张阴沉得不像话的脸。

这是他第二次动手打她。

“简如,你这恶毒的女人,居然敢辱骂薇薇,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苏合见对方用无辜的眼神望着自己,痛恨极了那目光,“薇薇不是小三,也不是狐狸精!插足感情的人是你!活该去死的人是你!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是你!”

简如半张脸被打得疼痛难忍,指尖摸着脸边,就摸到了嘴角渗出来的血渍。

她被人泼了一身污水,怎么洗都不干净了。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男人,忍着酸楚,还是想问一句:“我没说过那些话,你信吗?”

苏合冷冷一笑,薄唇吐出冰冷刺骨的字:“我不信。”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简如怔了怔,索性点了点头:“那她就是小三,就是狐狸精,我还希望她早点死呢,对不对?”

他们是不是都这么污蔑自己?

“当着我的面你都敢骂她,我不在的时候,你说话该有多难听?”苏合狠狠地捏着她的肩膀,恨不得捏碎掉,咬牙切齿地说,“你还不知道你错了吗?”

“大概是错了吧……”她不大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反正也是随口说,冲着对方笑:“然后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苏合没想到她死不悔改,还挑衅自己,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怒气:“像你们这些豪门大户是不是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如果不是薇薇命大,早就死了,你难道就不会有一点愧疚吗?”

我没有把她推入海中。

这句话简如重复了无数遍,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苏合只相信薇薇。

她怔怔的想了一会儿,削瘦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她没死真是太可惜了,我对婊、、子没歉疚。”

第8章 我会离婚来娶你

苏合没忍住一巴掌又扇了下去。

简如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只是因为那力量而摔倒在地上,头发胡乱的遮住脸,嘴上还在说:“她就是个婊、、子!我知道我父亲给她钱的时候去阻止过,因为我不想拿钱来侮辱你喜欢的人。结果呢,她欢天喜地的收下钱转头就跑了,你说她是不是婊、、子?”

“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苏合看见桌子上的胶带,直接撕下来一块,狠狠的封住了她的嘴。

简如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目光呆滞,任由别人怎么对待自己。

最可怕的是晚上,棺材盖儿合上,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连恐惧的叫声都叫不出来,只能憋在心底,一颗心仿佛只有跳出胸膛碾成粉末才不会痛。

她伸手去推棺材盖儿,可手都伸不开,手指只能一直抓着棺材盖,指尖断裂磨出血,上面都是抓痕。

一道又一道血痕就像是求救,疼,好疼,谁来救救我。

双眼即便是睁得再大,能看见的也只有无尽的黑暗,窄小的空间里随着她不断的垂着棺材,发出闷闷声响。

额头上的汗混着泪水一起流淌……

隔壁房间里,苏合柔声细语的安抚这个怯怯不安宛若小白兔的女孩,“薇薇别怕,我已经警告过她了,她不敢再欺负你。”

薇薇缓缓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因为睫毛闪闪而显得格外无辜。

眼中闪烁着泪花,看样子是怕极了,低低地问道,“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当然不会。”

苏合知道薇薇吃了太多的苦,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造成的,他会保护好她,不会再重蹈覆辙。

薇薇微微笑了笑,抓住他的手,“那你会和我结婚么?”

苏合微微一怔,望向对方抓着自己的手,那手上面还有着残留的伤疤。那是幼年之际,孤儿院里燃烧的那场大火所留下来的痕迹,所有人拼命的跑出去,只有她回来找自己。

“会。”

苏合让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带着这份协议回家,走进简如房间。

简如仍旧呆滞的坐在地上,近些日子发呆的日子越来越多,见到有人来了也是一副木然的姿态,大概心如死灰就是这样吧。

“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们就两清了。”苏合瞥了她一眼,直接将东西丢到她面前。

简如依旧呆滞,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离婚协议书。现在的她对外界的感知越来越低,宛如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苏合把笔塞到她手里,她指尖疼的颤抖,根本握不住,吧嗒一下掉在地上。

苏合见笔掉在地上越发心烦,冷声说道:“如果你不签这份离婚协议,接下来有更多的事在等着你。简如,别来挑战我的忍耐限度,我对你的耐心已经用完了。”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仿佛多呆一分钟都觉得恶心。

他出了屋,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心烦,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终于决定还是先回公司加班。

薇薇看着苏合的车离开,笑着走进简如的房间。

 他说:“这一场婚姻,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