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毁了秦尤心中的城,傅谨言再给她一砖一瓦地搭建起来

未婚夫毁了秦尤心中的城,傅谨言再给她一砖一瓦地搭建起来

第1章 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疼。

秦尤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酸痛,连抬一下手臂都万分艰难。某些露骨的片段涌入脑海,粗粗一想还以为是做了一个春梦。

她缓缓睁开眼,入眼的却是陌生的卧室!

在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被窝里面的时候,秦尤瞬间惊醒,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来!身处异地的紧张让她整个神经都紧绷着!

她赫然间看到床上躺着一个陌生男人,男人裸露在外的上半身上散落着抓痕,无一不在提醒着秦尤昨天晚上她和这个男人发生了怎样激烈的战况!

可她昨晚明明在餐厅和男友傅嘉树在一起,找他借五十万给哥哥看病!为什么最后会和这个男人在床上?是他强迫自己?

想到这儿,秦尤立刻抓过床头柜上的茶几上的台灯,照着男人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秦尤的目光决绝而又绝望!她都打算嫁给傅嘉树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别人强迫了!她恨不得弄死床上这个男人!

但是当台灯快要砸到男人脑袋的时候,他机警地睁开双眼,长臂一抬,挥开秦尤砸过来的台灯,顺手抓着她的手臂,翻身将秦尤压在身下。

天旋地转之间,秦尤就被这个男人控制住,四肢被压制,她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唯有一双眸子冷冷地瞪着他!

“强 奸犯!”秦尤双眼猩红,布满恨意,“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男人虽然刚刚清醒过来,但却像是一头苏醒的狮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王者气息。

听到这话,男人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我是强 奸犯?那傅嘉树是什么?亲手把你送到我床上的罪魁祸首?”

“你这个强 奸犯,犯了法还想将错误推给别人!”秦尤挣扎,但是没能成功。她显然不相信这个男人的说辞,傅嘉树怎么可能会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

他们三年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吗?

“不信?”男人眉角微挑。

“你等着坐牢吧!”

“待会儿你的男朋友傅嘉树就会带着人来捉奸,各大网站头条标题就是‘我亲爱的女朋友上了我堂弟的床’,这个标题,应该会大火。”男人显然已经洞悉一切。

秦尤还没从自己被陌生男人强迫这件事当中回过神来,就被男人这这句“我堂弟的床”给震惊到。

“你是?”秦尤诧异地看着身上的男人,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名字——

傅谨言。

“傅谨言。”男人淡声开口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秦尤浑身一僵,身上这人竟然是傅谨言!传言十五岁就弑兄杀父,未遂,被傅家老爷子丢进了部队里面。后来又在部队里面犯事儿,不仅被剥去军籍,还被关了起来!

而且,傅嘉树还跟她说,他的车祸百分之九十九是傅谨言策划的,就是为了弄死他!但是他命大,活了下来!

得是多凶恶的人,才会对自己的亲人下手?

傅谨言看着秦尤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脸上露出一抹嘲弄的笑。

“秦尤,你现在该想的是,待会儿你男朋友来捉奸,你该怎么应对。”

“你别胡说八道!嘉树不是那样的人!”秦尤怒吼一声,她心中拒绝相信是傅嘉树将她送上傅谨言的床,这一切都是傅谨言胡说八道!他本来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坏人!

男人摁着秦尤的双手,嗤笑一声,“是不是,我们拭目以待——”

“咚咚咚——”

傅谨言话音刚落,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傅谨言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这个王八蛋,你对秦尤做了什么?”

门外的声音传到秦尤耳中,来自她的男朋友傅嘉树!

第2章 你呀,就是太善良

秦尤听到门外的声音,瞬间怔住!

昨晚的记忆慢慢涌上脑海,她去找傅嘉树借钱,但是傅嘉树和朋友在吃饭,她就留下来陪他。傅嘉树被截肢之后不能喝酒,所以他的酒,都是她挡下来的!

喝到后来她就断片了,按照正常情况,傅嘉树应该送她回家,而她不该和傅谨言躺在同一张床上!

傅嘉树一直念着要找傅谨言报仇,但是傅谨言是什么样的人?色厉内荏,杀伐果断,神出鬼没之辈!

想要光明正大整傅谨言,根本不可能!

只能,慢慢摧毁他。

而秦尤,就变成了傅嘉树的工具?

“想明白了?”傅谨言浅笑一声,“你求我的话,我可以帮你。”

男人那高高在上的态度惹怒了秦尤,她冷冷地看着傅谨言,道:“你没听傅嘉树说,是你傅谨言要对我做什么!你还是个强 奸犯!”

“秦尤,你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傅谨言深深地看着秦尤,带着同情,“你不过是傅嘉树的一颗棋子。”

“不是!”秦尤歇斯底里!

“砰——”

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咕噜涌进来很多人,包括被人推着进来的坐在轮椅上的傅嘉树!

秦尤没想到傅嘉树连给他们穿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就闯了进来,她连忙扯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不想自己曝光在镜头下!

但她,心如死灰。

“傅谨言,你他妈还是不是人?我和秦尤都要结婚了,你竟然连哥哥的女人都要抢!”傅嘉树怒道,“你还嫌给傅家丟的人不够?”

“把媒体叫来的人,可不是我。让傅家丢脸的人,也不是我。”傅谨言慢条斯理地说着,目光冷冷的扫着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

光是傅谨言的一个眼神,都足以将这些记者给震慑住。

傅嘉树哪里能让傅谨言控制全场,立刻说道:“我不管那么多,但是秦尤马上就是你嫂子了,你还是不是人!”

“嫂子?你这话说的太早了。”

傅谨言这话一出,一众记者都好奇了。人人都知道,在傅嘉树车祸失去双腿后,秦尤仍然不离不弃地守在他身边,他们都说秦尤爱惨了傅嘉树!

可是现在,傅谨言说“嫂子”这两个字,说早了。

“傅九少,您和秦小姐到底什么关系?真的像傅七少说的那样,您抢了自己的未来嫂子?”

“傅九少,您一直和家里不合,此举是不是在向傅家宣战?”

“傅九少……”

一个个犀利的问题抛出,傅谨言置若罔闻。反倒是稍稍掀开了被子,一用力,合着被子将秦尤搂在怀中。

“我和我女朋友来开个房,也需要征得你们的同意,嗯?”傅谨言淡声说道,而这句话犹如巨石投进平静的湖水当中一样,瞬间汹涌了!

包括秦尤,她诧异地看着傅谨言,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反倒是傅谨言,扭头看着秦尤,对上她那双惊诧的眸子,“尤尤,早跟你说了,我们的事情要早点公开。你呢,觉得对七哥太残忍,但是七哥是怎么对你的?你呀,就是太善良。”

秦尤整个人被雷到外酥里嫩,傅谨言这个意思是,她早就和傅嘉树分手而他在一起?这样他们来开房,也是合情合理!

但傅谨言话中的暗示,她不是没听明白。

傅嘉树把她当猴耍,根本不在乎她的名誉,她不是善良,是蠢,是傻!

房间里所有人都沸腾了,以为是来抓傅谨言强迫自己未来嫂子的戏码,竟然得到傅嘉树和秦尤早就分手而和傅谨言在一起的消息!

只听着秦尤说道:“嘉树,对不起……我实在没办法忍受你心情不好就对我拳打脚踢。我真的受不了了……最严重的一次,我一个礼拜不敢出门!”

房间里面更加炸了,傅嘉树还家暴?!

形式瞬间逆转!

第3章 我需要你负责任

自从家暴这两个字从秦尤嘴里说出来,一众记者纷纷将话筒和摄像机对准傅嘉树!

“傅七少,秦小姐说的都是真的吗?您真的一直家暴她吗?”

“傅七少,是不是因为你双腿被截肢导致您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秦小姐身上?”

“傅七少……”

接二连三的问题朝轮椅上的傅嘉树问去,本来站在道德至高领地上质问傅谨言的傅嘉树,现在倒是灰头土脸,他扭头瞪着秦尤。

“秦尤,你是不是被傅谨言迷惑了?只要你说是傅谨言威胁你,我会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我们马上结婚!”傅嘉树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秦尤身上。

秦尤对上傅嘉树的目光,她忽然间觉得十分苍凉。

她很爱傅嘉树,那时候觉得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优秀完美,又绅士的男人,她主动表白,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两年之后,傅嘉树车祸被截去双腿,但是她从来没有说过要离开傅嘉树这样的话。

因为她爱他,所以不管他是健康或者残疾,她都想和他在一起!

但是现在,傅嘉树为了报复傅谨言,将她送到他的床上!

秦尤觉得这不是爱!

“嘉树,你每次打了我都跟我道歉,说下次不会再打我。可是下次会打得更狠,我累了!而且我早跟你说了分手,你也同意了。我以为你放手了,没想到你还是不肯放过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秦尤象征性地挤出几滴眼泪来。

秦尤这一哭,博得了十足的同情心。

本来她一个女人能为爱和双腿截肢的男人在一起就已经实属不易,结果这个男人还要家暴她!家暴完了不够,还不打算放手!他这个渣男的名号跑不掉了!

而傅嘉树知道今天算是失算了,他狠狠地瞪了秦尤一眼,道:“秦尤,你好样的!”

说完,傅嘉树就想让他的人推着他离开。

此时,傅谨言的人来了,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涌而入,将记者从床边给拉开。

为首的那人对傅谨言垂首,道:“对不起九爷,我们来晚了!”

傅谨言冷哼一声,瞬间让房间里面的温度降了好几度。

很快,傅谨言的人将那些记者赶了出去,包括坐在轮椅上的傅嘉树。

秦尤等到确定那些人都出去之后,立刻推开拥着她的傅谨言,匆忙从床上下来,不想和这个男人再在同一张床上待着!

但是双腿刚刚着地,就传来一阵酸痛,她下意识地皱了眉。

这个男人,昨天晚上到底做了多少次,她身子才会像要散架了一样?

“傅谨言,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不追究,过了今天,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秦尤就当昨天晚上被狗咬了一口,也当是看清了傅嘉树这个人!

“你不追究这件事就算完了,嗯?”男人半靠在床头,身上仅由被子一角遮住重要位置,只要秦尤再往后退,他整个身子都得露在外面!

“不然呢?”秦尤气不打一处来,不这么算了,难道他还想坐牢?

“昨晚上是你主动缠着我。”男人从床上下来,慢慢走到秦尤身前。

秦尤别开眼,不去看傅谨言伟岸的身材。

“秦尤,我才是受害者,我需要你负责任。”

秦尤瞬间转头迎上傅谨言的目光,脑子中一万个问号闪过。

负责任?

第4章 争取做第一个胜诉的男人

秦尤没听错,傅谨言就是要让她负责,一脸认真严肃的模样,好像秦尤敢穿上衣服走了,他就去昭告天下她是个负心女人!

秦尤蹙眉,道:“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这么“坦荡荡”地对话,秦尤真的不忍直视。

只听着傅谨言一声笑,倒也没有继续为难秦尤,捡起床尾的一块浴巾围在腰间。

秦尤眼神扫过去,这才注意到,傅谨言的后腰那边有两个明显的子弹印,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秦尤想起傅嘉树说,如果不是傅家老爷子格外开恩,傅谨言根本不被允许回来!

“秦尤,刚才那么多摄像机拍到你我在床上,不出半个小时,整个榆城都会知道那个残废的女朋友和他堂弟在一起。”傅谨言转身,看着秦尤,“我戴罪之身,不能惹祸。我们结婚,我就不告你强 奸了。”

“?”秦尤一脸懵逼,她吃了亏,要是她不按照他说的结婚,还要被他告?“傅谨言,你做梦!”

傅谨言倒也不急,只是慢条斯理地说着:“你不同意,那我只能去告你了。我争取做第一个告女人强 奸还胜诉的男人。”

“你——”秦尤气到脸红,这世上怎么会有傅谨言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但是秦尤,你仔细想想,你们秦家从鼎盛走向衰败,最后负债累累,就连兄长的治疗费都拿不出。你男朋友是傅家七少,是他真的帮不上忙,还是袖手旁观?”傅谨言用他四平八稳的声音说道,字字句句都戳在秦尤的心上。

秦家破产,哥哥车祸被撞成植物人,她手头没钱,寸步难行。不是没向傅嘉树开过口,但是傅嘉树说他自从被截肢之后,手中权利被分走,在傅家说不上话,身上也没多少钱。

她信了。

现在傅谨言告诉他,傅嘉树在骗她。

她信了。

有了傅嘉树将她当猴耍的戏码之后,秦尤不可能再相信傅嘉树。

“又或者,你们秦家破产,和他脱不了干系。”男人耸耸肩,半是猜测,半是肯定。

秦尤一脸惊诧,傅嘉树不帮忙也就算了,他还有可能是让秦家破产的幕后推手?

“你凭什么这么说,有什么证据?”秦尤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如果真的是傅嘉树,那她这三年对他的感情,感觉都像是喂了狗一样!

她真心以对,傅嘉树就是这么回应她的?

“证据我没有。”要是有的话,傅嘉树现在应该在牢里。

“那你说个球?”秦尤认定傅谨言信口雌黄,“你要告我就去告吧,看你告不告得赢!”

秦尤一秒钟都不想浪费在傅谨言身上,匆匆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

傅谨言斜靠在墙壁上看秦尤穿戴完整,神态肆意地说道:“好歹也是一夜露水,真要对簿公堂,我也是于心不忍的,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来找我。我比那个残废好说话。”

“莫名其妙!”秦尤当真觉得傅谨言是个神经叨叨的人,该是被驱赶出榆城十年,所以精神不正常了!

说完,秦尤没再看傅谨言一眼,快速从这边离开。

倒是房间里面的傅谨言,脸上的笑意渐浓。

秦尤,有意思。

第5章 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秦尤匆匆从酒店出来,特意走了后门,怕前门那边还有记者。

她打车回家,打算洗个澡再去医院看哥哥,医院那边一直在催款,不交钱就要将哥哥送到普通病房去!

刚刚打开门,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入耳中。

“哎哟,我们的大小姐鬼混回来了啊?彻夜未归,赚了多少钱?”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是父亲的二婚妻子许真真,刚刚当上贵太太没几年,秦家破产,父亲病重去世,她的豪门梦破裂。

她已经完全没有自己赚钱的想法,于是仗着自己给父亲生了个儿子,就让秦尤赚钱养他们母子。

始终是父亲的儿子,秦尤没办法叫许真真带着弟弟走,所以一养,就养了将近一年。

但是现在许真真的话,太过分。秦尤昨天晚上被傅嘉树摆了一道本来心情就很糟糕,许真真撞在枪口上。

“你有空在这儿阴阳怪气,没时间送秦啸去学校?有你这样当母亲的吗?”秦尤怼了回去。

许真真冷哼一声,眼尖地瞥见秦尤脖颈处的吻痕,立刻尖声说道:“你还说你没出去鬼混,你脖子上是什么?不过以你秦尤的姿色,一晚上能卖不少钱吧?别跟着那个残废,找个有钱的好好养着你,这不是——”

“许真真,你再说一句,就立刻从我家滚出去!”秦尤没想到人可以过分到这种程度,她冲许真真吼了一声之后,回到自己房间!

她自己花钱租的房子,她花钱养着许真真,还要受她的冷言冷语,她有病?

但是秦尤还未来得及伤春悲秋,医院的催款电话打了过来,让秦尤交上欠下的二十万治疗费,以及接下来的三个疗程将近三十万的费用!

加起来,一共需要五十万!

秦尤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整个人差点晕厥过去!

换做以前,她不光分分钟拿出五十万给哥哥治疗,还能拿出更多的钱让他们给哥哥安排最好的医生,做最好的治疗!

可是现在,她卡上别说五十万,就连五千都拿不出来!

就在秦尤想着该上哪儿去弄五十万的时候,客厅里面的动静将秦尤的思绪拉了回来,她马上出了房间,看到客厅里面多了几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而许真真抱着秦啸蜷缩在角落里面。

“秦尤,救我们……“许真真连忙向秦尤求救。

秦尤看了眼许真真和刚才尖酸刻薄截然相反的态度,心里没由来地一阵烦闷。

“你们是什么人?”秦尤提高了音量,她要是怕的话,他们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她!

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了秦尤一眼,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得罪?她秦尤得罪谁了?

“傅嘉树?”

这个渣男前脚把她当做棋子利用她不从,转头就找人来教训她?

“你知道最好!”男人道,“把值钱的都砸了,七少说了,东西都是他买的,就算毁了都不留给她这个白眼狼!”

一时间,客厅里面的几个男人就开始疯狂地砸公寓里面的东西!

秦尤怔了两秒才反映过来,吼道:“住手!你们住手!”

“七少说,你要是还想不明白,你弟弟,你那个要死不活的哥哥——”

“他在哪儿?傅嘉树在哪儿?”秦尤没想到傅嘉树非要赶尽杀绝,拿她最在乎的人威胁她!

第6章 他有婚约

秦尤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傅嘉树,也没想到她会对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恨之入骨。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浓。

“秦尤,别这么看着我,会让我觉得自己对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傅嘉树双手交叠在身前,阴沉着脸说道。

“你难道没有?昨天晚上灌醉我把我送到傅谨言床上,我还没和你算这笔账,转头就让人去砸了我家威胁我!傅嘉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阴险?”还有秦家破产的事情,她一定要找到证据!

“不是说我家暴吗?我得坐实了这么罪名。”

“你到底想怎么样?”秦尤懒得和傅嘉树废话,觉得多和他在同一个空间都会让她窒息。

“指控傅谨言强 奸你,让他身败名裂,滚出榆城。”

大费周章,不过是为了报一己私怨。

“秦尤,我知道你缺钱,只要事成,我会给你钱让你给你哥哥治病。”

秦尤从心底里面觉得苍凉,他们兄弟两的尔虞我诈,却把她扯了进来。

一个要结婚,因为他是戴罪之身不能犯错。

一个要让她告强 奸,因为这样才能把人赶出榆城。

所以,选择权在秦尤身上。

“那你打算给我多少钱?我得看看划不划算,有没有傅谨言给的价高。”秦尤冷静下来,她不能在这个局面当中继续充当被支配的角色,她要掌握主动权。

傅嘉树嘲弄一声,“原来秦尤,还是能用钱买到的。”

秦尤紧紧地将双手握成拳头,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看清这个男人!

“傅谨言要娶我,你能给我更好的价?”

“傅谨言他疯了,你以为他真的会娶你?我告诉你,他有婚约!”

傅谨言有婚约?那他之前为什么还说要和她结婚?

但秦尤没在脸上表现出任何惊讶的神色,“我告诉你傅嘉树,如果你敢对我哥和我弟做什么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后悔自己做过什么!”

“秦尤,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让医院把你哥赶出去!”

秦尤看着偏激的傅嘉树,他很有可能立刻就让医生将哥哥赶出医院,要是他这么做,她倒是不用给哥哥凑治疗费……

但她会永远失去哥哥!

现在的她,没办法和傅嘉树正面刚,她必输无疑。

“好,我答应你。”秦尤一字一顿地说着,“但是,我临时反水,总得做准备,不然很可能被傅谨言反咬一口,你不是不知道他的手段。”

傅嘉树蹙眉,的确,谁都不知道傅谨言下一步要做什么,要是走错一步,他可能连命都没了!

“我也不怕你反悔,医院都是我的人,你自己心里清楚就是。”傅嘉树威胁道,威胁完了,又给秦尤一颗糖,“秦尤,我这么做也是无奈,我被傅谨言害得没了两条腿,我想报仇。只要我报了仇,我们就结婚。”

呵!结婚?

秦尤从心底里面看不起傅嘉树,为了报仇将自己女朋友送到别人床上,然后再威逼利诱。她要是还满心欢喜地想着要嫁给他,那她秦尤就是真的蠢到家了!

假意答应傅嘉树之后,秦尤从他的别墅出来,立刻给好友发消息,想联系她那边的医院,将哥哥送过去治疗,只有脱离傅嘉树的控制,她才有可能反击。

而且,还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做完这些事。

只顾着发消息的秦尤没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人,直到那人将她的手机抽了去。

秦尤抬头,看到了她现在最恨的人之一——

傅谨言!

第7章 杀母之仇

秦尤觉得自己今天得是有多倒霉,接二连三地和傅家的人遇上,以后她遇到姓傅的人,都要绕开走!

“手机还我!”秦尤伸手去抢手机,但是她没有傅谨言高,就算跳起来都没办法将手机从他手中夺回来。

“要给你哥转院啊?看来傅嘉树为了赶我出榆城,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傅谨言语气是十分同情的,但是表情,一点没有同情的成分在里面。

秦尤气到爆炸,但这里是傅家别墅,她要是在这儿歇斯底里,恐怕下场会很悲壮。

“是,我是要给我哥转院,因为傅嘉树跟我说我要是不公开指认你强 奸,就弄死我哥!我不在乎你们兄弟之间的战争,我只在乎我亲人的安危!”秦尤抢不过,就不抢了。

但秦尤怎么都没想到,会从傅谨言眼中看到一抹类似于惊异的神色。

“亲人?”这两个字从傅谨言的嘴里说出来,格外凉薄。

秦尤一想,也是,傅谨言这种十五岁就弑兄杀父的人,怎么会知道有亲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傅谨言,你和傅嘉树一样不配拥有亲人,你们的存在就是玷污了‘亲人’这两个字。等我哥安全了,我再和你们两个死磕,我不让你们身败名裂,我秦尤两个字倒过来写!”秦尤趁着傅谨言不注意,抬腿就往他小腿那边踹了一脚!

傅谨言眉头一蹙,弯下腰来,秦尤跳起来抢过她的手机。

将手机抢回来的秦尤将手机揣回口袋,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见傅谨言弯着的腰一直没有直起来,男人的额头还不断地冒着汗。

这不是她刚刚踹了一脚,就把他的腿踹折了吧?

这么弱不禁风?

“傅谨言,你别装!”秦尤推了傅谨言的肩膀。

但是等到秦尤将手收回的时候,却发现手上有血迹!她仔细一看,才发现傅谨言黑色衬衫前后的颜色有些不一样!

“傅谨言,你——”

彼时,傅谨言才站直了身子,但是整张脸惨白。

“秦尤,本来我没什么事儿,结果被你一脚踹得……”他拉过秦尤,将身上大半的力气都放在她身上,“这回,你真的得负责任了!”

秦尤下意识伸手扶了傅谨言一下,因为他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他要是死了,她找谁发泄?

“我住在那边,你扶我过去。”傅谨言附在秦尤耳边说道,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耳边,弄得她脖颈边痒痒的。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巴不得你死了才好!”秦尤想甩开傅谨言的手臂,但是这人就算是受了伤,力气也比她大,将她牢牢地扣在怀中。

“那个残废看着呢,你要是这么甩开我,他又得欺负你了。”

秦尤扭头往傅嘉树的别墅那边看去,他果然坐在轮椅上用阴冷的眸子看着他们。

她前头假意答应傅嘉树,实属缓兵之计。现在又被傅谨言当枪使,她什么时候变成武器的?

“我就想知道,你和傅嘉树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怨,非得弄个你死我活?”秦尤没有松开傅谨言,而是扶着他往他的别墅那边走去。

“杀母之仇,你说够不够弄个你死我活?”傅谨言凉薄的声音在秦尤耳边响起,她听得后背一凉。

但是转头去看傅谨言的时候,他脸上又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

第8章 她是我未来老婆

秦尤硬着头皮在傅嘉树的阴鸷的目光下将傅谨言扶到他的别墅里面,本想这么一走了之算了,但发现别墅里面冷冷清清,连个佣人都没有。

“药箱在哪儿?”秦尤用脚踢了一下趴在沙发上的傅谨言。

“嘶——”男人倒吸一口凉气,“秦尤,你想谋杀亲夫,嗯?”

“前头还要告我强 奸你,后头就亲夫了?你翻脸也比翻书还快。”

“牙尖嘴利的女人,不讨喜。”傅谨言道,“药箱……大概在电视旁边的柜子里面。”

“大概?”秦尤往电视机那边走去,“你连你自己家的药箱都不知道在哪儿,这是你家吗?”

秦尤打开柜子,但是没在里面看到药箱,她只能自己在客厅里面寻找。

在秦尤找药箱的时候,听着男人传来气若游丝的声音:“……不是。”

秦尤在陈列柜里面看到药箱,垫脚拿下来的时候,听到男人那句“不是”。她拿着药箱往沙发边走去的时候,看着傅谨言苍白着的,冒着虚汗的脸。

这个十五岁就弑兄杀父,二十五岁和堂兄你死我活的男人,对他来说,这里的确不应该是家。

是牢笼。

“你的伤,是怎么来的?”秦尤打开药箱,里面的药很齐全,而且都没有过期。

男人哼笑一声,抬眸看着秦尤,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面带着三分戏谑,“怎么,担心我?”

“……”都伤成这样,还有心情调侃她?“不,我就是想知道,谁这么厉害,敢在狮子头上拔毛。更想知道,杀伐果断的傅谨言是谁的手下败将。”

秦尤伸手过去,试图解开傅谨言的衬衫,但因为他趴着,不好弄,“起来,把衬衫脱了。”

“大白天的就让我脱衣服,不太好吧!”说着不太好的男人,却从沙发上起来,坦荡荡地坐在那儿,等着秦尤给他脱衣服。

秦尤瞪了傅谨言一眼,后者坦然得像个大爷一样地坐在那儿,丝毫不为秦尤的眼神所动。

秦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给傅谨言处理伤口,但她留下来了,还伸手给他解开衬衫的纽扣。

之前那次在酒店,秦尤忘记自己是怎么和傅谨言发生关系的,也将那些细节忘得差不多。

但是这次,当秦尤给傅谨言解开衬衫纽扣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呼吸不自觉地加快。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好像……一颗心快要跳出来了一样。

“秦尤,你脸红了。”傅谨言凑近秦尤,用一双深邃的眸子锁定秦尤的眼,他抬手扣住秦尤的手腕,“那次,是你第一次?那个残废,没动你?”

秦尤刷的一下抬头,迎上傅谨言的眸,“你伤成这样,活该!”

秦尤觉得自己脑抽了,才会来给它上药还落得一阵奚落。

人善,被人欺。

“知道我背上的伤怎么来的吗?”

秦尤没答,显然是已经不想知道了。

“爷爷打的,在祠堂里面,用鞭子抽了我二十下。训斥我乱搞男女关系。”

原来是傅老爷子下的手,可真够重的!

“但是我说,我没乱搞男女关系,我睡的,是我未来老婆。”

听到“未来老婆”这四个字的时候,秦尤的心,咯噔了一下。

未婚夫毁了秦尤心中的城,傅谨言再给她一砖一瓦地搭建起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