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他的爱有多深,他对她的恨就有多深

她对他的爱有多深,他对她的恨就有多深


第1章 你这么贱

“说,兵符在哪里?”慕容煊狠狠揪起纳兰璟额前的碎发,露出她饱满白皙的额头。

一缕发丝飘落,带起点点的血意,纳兰璟头皮发麻,痛得全身都是冷汗,迎上慕容煊深冷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我……我不知道……”

“朕再问你一次,兵符到底在哪里?”慕容煊指尖漫不经心的拂过纳兰璟柔嫩的肌肤,唇角全都是冷笑。

“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纳兰璟挣扎了一下,想要避开慕容煊的手指,可她动不了,她双手双脚被固定在四个铁环中再吊在半空,此时,只能任由他对她为所欲为。

“真的不说?”慕容煊唇角微勾,俊美的容颜凑近了纳兰璟的耳鼓,一抹她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男性气息拂在她的耳际,她浑身一颤,时光仿佛就回到了从前,他是那样的爱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纳兰璟满眼都是泪意的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了很多年的男人,她若真有兵符,又岂会不给他?

“来人,拿银针上来。”慕容煊一声厉喝,眸光随意的将纳兰璟从上扫到下,再从下扫到上,最后视线停留在纳兰璟高耸的腹部上,“纳兰璟,你若不交,朕就先处罚你,然后就是……”

眼看着慕容煊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腹部,纳兰璟慌了,“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什么?朕记得你每次说不要的时候,都是恨不得让男人刺穿你,纳兰璟,你这么贱,多少男人也满足不了你吧,朕就赐给你一个‘贱’字在这里,如何?”他说着,拿过了一旁宫女呈上来的长针,毫不怜惜的狠狠的扎在纳兰璟的额头正中。

顿时,一滴血珠沿着纳兰璟的额头滚落,流到唇角,一片鲜红。

纳兰璟疼的浑身全是冷汗,她咬牙解释道:“慕容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我就快要生了,等我生了,你对我做什么都行。”

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无所谓生死了,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慕容煊长指狠狠抬起纳兰璟的下颌,冷冷的道:“你休想,拿不到兵符,朕不会放过你这个贱妇。”

他说着,手里的长针缓缓拔起,再慢慢落下,然后,就象是绣花一样的一针一针的扎下去,血沿着额头一滴一滴滚落,纳兰璟原本精致无双的一张小脸上已经红鲜鲜一片了。

那如万箭穿心般的痛从额头传到四肢百骸,她觉得她要死了。

可她不能死。

她肚子里还有面前这个男人的骨肉,“慕容煊,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我的?”慕容煊就象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你天天与慕容谨睡在一起,还敢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朕的?

纳兰璟,你个卑鄙无耻的贱妇,朕从前待你不薄,你居然背叛了朕,你进宫嫁给慕容谨的时候一定没想到才不过数月他就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变成阶下囚了吧?”

第2章 他身下的玩物

“不是的,不是你说的这样,我和阿谨……”

“阿谨?你叫得好亲热呀,果然是‘伉俪情深’,不如,就让朕亲身体验一下你和你的阿谨是如何的伉俪情深吧。”嘲讽的说完这句,慕容煊转头,“带慕容谨。”

很快的,慕容谨就被带了进来。

纳兰璟看着满身是血淹淹一息的慕容谨,瞪大了眼睛,“你……你对阿谨做了什么?”

“你该问的是朕要做什么,而不是朕做了什么!”慕容煊冷笑一声,俯首看着她满是鲜血的小脸,一丝快意涌上心头。

这个女人,勾上他却是为了慕容谨,还为了慕容谨偷了他的兵符,想想就让他觉得厌恶觉得恶心。

这样的贱妇他给她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告诉朕,兵符在哪里?”

“皇上,我真的没拿你的兵符,阿谨也没有。”

“是吗?”慕容煊冷笑着转过了身,徐徐走向慕容谨。

“慕容煊,你不要动他,他真的没有拿你的兵符!”看着慕容煊的一举一动,纳兰璟慌了,算计他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和慕容谨,她要怎么说他才相信呢。

慕容煊丝毫不理会纳兰璟,一脚踩在慕容谨的胸口,冷冷的道:“慕容谨,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吧,兵符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慕容谨,倘若你把兵符交还给朕,朕便答应给你留个全尸,否则,朕不止是要把你撕了喂狗,还会在你面前玩弄你最最心爱的皇后。”慕容煊说着的时候,目光徐徐的掠过纳兰璟,仿佛她就要是他身下的玩物了。

慕容谨气若游丝的低喃着,“慕容煊,你放了阿璟,她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慕容煊落在慕容谨胸口的黑底云靴狠狠一碾,“说,兵符在哪里?“

“我……我真的不知道。”慕容谨一口鲜血喷出口,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处好地方了,若不是撑着一口气想要再见纳兰璟最后一面,他活不到现在。

“还不肯说?呵,那就休怪朕玩弄你心爱的皇后了。”慕容煊说着,转身便朝着吊在半空中呈大字形的纳兰璟走去。

第3章 如兽般的索要

“嘶啦……嘶啦……”布帛开裂的声音,纳兰璟的衣裙转眼间就成了碎片,片片落地。

“慕容煊,你会后悔的。”慕容谨双目如赤,挣扎着想要起来去拦住慕容煊,可起了又起,手筋脚筋全被挑断的他根本起不来。

慕容煊长指漫不经心的捻过纳兰璟身体,再慢慢的递到了她的鼻间,低低笑道:“这上面都是你的味道,纳兰璟,你真贱。”

“慕容煊,你不要这样,不要……”纳兰璟一脸惊惧的看着眼前的慕容煊,她那么的爱他,他却要如此的对她,当着这么多太监宫女甚至是慕容谨的面要玩弄她羞辱她,这让她情以何堪呢?

他怎么可以当着慕容谨的面如此的霸占她的身体呢?

慕容煊却没听见般似的,就在纳兰璟的惊惧中,侵犯了她的身体……

“是不是你让人在我的饮食里放了什么?”纳兰璟想起之前她身体里的异样,一定是着了骆离烟的道,否则,她不会那么渴望男人的。

是又怎么样?就算你现在去向皇上告状,他也不会相信你的。”骆离烟冷笑着说完,手就落向了纳兰璟的腹部,突然间一个用力,狠狠的压了下去,“纳兰璟,带着你的杂种一起去死。”

“嘶……”纳兰璟低嘶了一声,“骆离烟,你要是杀了阿煊的孩子,你会遭报应的。”

“还敢叫阿煊,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骆离烟又压了一下纳兰璟隆起的腹部,忽然,就站了起来。

一双原本充满狠戾的眼睛突然间变得柔和了起来,一手端过床头桌上的一碗药,柔声道:“姐姐,这是太医开的药,吃了你额头上的红肿就会慢慢消退了,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能保住了,姐姐,吃药。”

纳兰璟正怔愣中,忽而,骆离烟一下子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身子便往后仰去。

“哐啷”一声,先是药碗落地的声音,随即,一道玄黑色的身影如箭一般的射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抱住了就要倒在地上的骆离烟,“烟儿,怎么回事?”

“我……我正喂姐姐吃药,可她……她居然……”骆离烟小手一指纳兰璟,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样子。

第4章 纳兰璟,你该死。

慕容煊打横一抱,就将骆离烟抱在了怀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躺在床上的纳兰璟,“你这个贱妇,朕放过你,你居然敢害朕的烟儿和皇儿,纳兰璟,你该死。”

“皇儿?骆离烟怀了你的孩子?”纳兰璟眸色一凛,没想到这样快骆离烟就有了慕容煊的孩子。

“是,烟儿是朕的皇后,自然是怀了朕的孩子。”慕容煊宠爱的抱着骆离烟坐到了软榻上,轻抚着她的小腹,“烟然,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骆离烟乖巧的靠着慕容煊,“幸好皇上来得及时,烟儿只是受了惊吓,没有不舒服。”

纳兰璟只觉得心口一片刺痛,那是比腹部比额头的痛更痛百倍千倍万倍的痛,什么也比不上慕容煊宠爱骆离烟带给她的痛。

“皇上,是骆离烟拿了兵符,你不要被她蒙骗了,皇上,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纳兰璟急切的脱口而出,只想叫醒慕容煊。

“纳兰璟,你是为了保住慕容谨的孩子才故意这样说的吧?放心,拿不到兵符,朕会将你们一家三口一个一个的送到地狱里的,来人,把纳兰璟给我架到院子里。”

“是,皇上。”

两个嬷嬷不由分说,架起了腿间全都是血的纳兰璟就推搡到了殿外。

院子里,慕容谨虚弱的躺在草地上,身侧就是一把铡刀,铡刀正对着他的腰部。

而在慕容谨的正前方,此时一个炭炉正熊熊的燃烧着。

“阿谨,你怎么样?”纳兰璟用力的一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开了两个嬷嬷冲向了慕容谨,是她连累了慕容谨。

“纳兰璟,你再往前一步,你信不信朕立刻就把慕容谨腰斩了。”慕容煊抱着骆离烟走到门前,舒服的靠在一张藤椅上。

一听到‘腰斩’两个字,纳兰璟立刻止步,她无法想象还活着的人被铡刀一下子铡成两段的画面,没了下半身,却还留着一口气,那岂不是要活活痛死?

第5章 你不是人

看到她乖乖的站住,慕容煊这才满意了,“来人,把火炉里的火炭全都倒出来,从这里一直倒到院墙边。”

几个太监立刻小心翼翼的将火炉里烧得红红的炭取出来,然后,就从慕容煊的身前开始一直扬到院墙那里。

纳兰璟望着那红通通的炭火,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慕容煊,你又要做什么?”

慕容煊漫不经心的冷笑道:“朕要你从这炭火上面走过去,否则,朕立刻把慕容谨腰斩了。”

“阿璟,不要。”那边,慕容谨气若游丝的道。

纳兰璟咬了咬唇,手抚向自己的小腹,腿间越来越粘腻的感觉。

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动得厉害,连孩子都在心疼她这个娘亲了吧。

她是有多失败,她孩子亲生的父亲现在居然要弄死她弄死他们的孩子,还有她的恩人慕容谨。

不,她做不到慕容煊那样的无情。

他可以忘记他们曾经的深爱,她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忘记。

微一闭眼,她缓缓抬步。

光着的脚丫白皙如玉,轻轻踏上炭火的时候,耳中是‘嘶啦嘶啦’的响声,白皙很快就变成一片炭黑,长长的炭火铺就的路她就那么一步步的走过去。

院子里瞬间安静。

只有炭火烤熟她肌肉的声音。

慕容谨闭上了眼睛,两手死死的抓着草坪。

骆离烟得意的看着这样的纳兰璟,纳兰璟必须死,只要纳兰璟死了,就没人知道慕容煊的兵符其实是她偷的了。

慕容煊眼看着纳兰璟义无反顾的走在炭火上,心头悄然涌起一丝异样,不过当想到她是为了慕容谨才走上去的时候,顿时又觉得他这样做根本不算什么,等到纳兰璟走到了长长炭火的尽头,他冷冷又道:“纳兰璟,你再走回来。”

纳兰璟只好转身,一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重新又走了回来,终于离开炭火的时候,身子摇摇欲坠,“皇上,你放过阿谨好不好?”

“好呀,今个就暂时放过他,明个你继续走炭火,什么时候他肯交出兵符,朕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

“慕容煊,你不是人。”慕容谨恨恨的喊到。

“慕容谨,你才不是人,从你抢了我慕容煊的女人开始,你在朕的眼里就是蓄生了,慕容谨,朕就看看你的兵符还能留多久?”

“慕容煊,你不得好死。”

来人抬走了慕容谨,可那口铡刀和炭炉还留在原地,那是在警告纳兰璟,明天这样的游戏还会再玩一次。

纳兰璟浑身颤抖着,如果可以,她真想变一个兵符出来交给慕容煊,可她连那个兵符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过来,跪下。”慕容煊瞟了一眼纳兰璟额头上的那个‘贱’字,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居然就闪过了他与她从前一起的恩爱,那时,他们那样的相爱,直到他被偷了兵符,被慕容谨的人追杀,从此,他与她也走到了陌路。

纳兰璟只得移前两步,吃力的跪了下去。

身下的草丛立刻染上了血红,脚间还在流血,孩子还动的厉害,只要还在动,她就稍稍的安心些。

“你之前吓着烟儿了,烟儿害喜以来总是腿酸,你就给烟儿捶捶腿吧。”慕容煊淡冷的命令着纳兰璟。

第6章 心在滴血

纳兰璟告诉自己不能哭,至少不能在骆离烟面前哭。

可她还是没忍住。

她自己死不足惜,可肚子里还有一个慕容煊的孩子,怀了马上就要九个月了,朝夕相伴在一起,哪怕是还没有见面,她也必须要保住这孩子。

拳头轻轻落下,眼泪也轻轻滴落。

就这样的对着骆离烟,她实在是想不明白骆离烟是怎么蒙骗慕容煊,让慕容煊这样相信她的。

是的,慕容煊也是被蒙骗的。

这样想来,她心底里才稍稍的好过一些。

她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生下她和慕容煊的孩子,她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还有曾经的那些温柔,她要活着揭穿骆离烟,让慕容煊知道是骆离烟偷走了他的兵符。

“嘭”,慕容煊一脚踹在她的胸口上,“纳兰璟,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朕让你为烟儿捶腿,你哭什么丧?”

“皇上,姐姐也是不舒服,你就放过她吧,再折腾下去,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就……”

慕容煊冷冷扫了一眼被踢倒在草地上的纳兰璟,“还是烟儿心善,走吧,朕带你去用膳,你想吃什么?朕亲自给你做。”

“只要是皇上做的,烟儿都喜欢。”

“你最近害喜严重,就做一道素菜吧,红烧茄子,如何?”慕容煊一边走一边温声的询问着骆离烟。

“好呀,皇上做红烧茄子最好吃了,皇上多做一些,我记得从前姐姐也爱吃这道菜。”

“不许提她,免得坏了朕的兴致,来人,把纳兰璟送去浣衣局,今天宫里所有的衣服都归她洗了。”

“皇上,你这样会把姐姐累坏的……”

后来的后来,慕容煊与骆离烟还说了什么,纳兰璟完全听不到了。

身体在滴血,心更在滴血。

浣衣局里,纳兰璟正在奋力的洗着衣服。

那如小山一样的一堆衣服,她已经连洗了几个时辰了。

泡在水里的手泡得发白,脚下也生疼生疼的。

可浣衣局里的管事嬷嬷不给她穿鞋子,她只能忍着疼痛走来走去。

一会洗一会晒一会收,她觉得她要死了。

可她又必须要活着。

为了孩子,也为了揭穿骆离烟。

眼看着那小山般的衣衫终于要洗完了,三更的梆子也打过了,纳兰璟正想很快就可以去歇息了,“嘭”,又一堆衣服丢在了她的面前。

“纳兰璟,洗衣服的感觉挺好呗?”

坐在石头上洗衣服的纳兰璟仰头看迎面的骆离烟,“你又想干什么?”

“就是觉得姐姐很辛苦的洗了一天的衣服了,当妹妹的人怎么也要关心一下,你说是不是?”

纳兰璟“腾”的站起,一盆水猛的扬向骆离烟,“哗啦”一声,骆离烟一个没防备,全身就被浇了一个透心凉。

“骆离烟,我待你不薄,你父亲继母虐待你把你赶出了家门,是我收留你把你当妹妹看待,没想到你居然恩将仇报,骆离烟,你不得好死。”

“来人,快来人,把她给我摁进水缸里。”骆离烟气急败坏了,她好好的一身新衣服还有妆容全都被纳兰璟给糟蹋了。

第7章 你会有报应的

两个嬷嬷不由分说的就把纳兰璟拖到了水缸前,揪着她的头发一把把她摁进了水里。

晚春时节,又是深夜了,水缸里的水冰凉刺骨。

纳兰璟被呛了几口水,几乎就要没有呼吸了,两个嬷嬷才拉出了她的头,没想到骆离烟又道:“再给我摁进去,她居然敢弄湿了本宫的衣服,本宫一定要好好的整治整治她。”她说着,就披上宫女拿来的衣服气冲冲的走向纳兰璟,一手狠狠的摁在纳兰璟的头上。

“皇后娘娘,皇上还指望着从她身上审出兵符,这要是弄死了,皇上那里,我们不好交差。”一个嬷嬷小心翼翼的劝阻着骆离烟,折磨可以,但是不能弄死,这是慕容煊交待的。

骆离烟这才恨恨的道:“好,本宫今晚就饶她一命。”

纳兰璟终于又有呼吸了,肚子里呛了好多的冷水,原本就疼的肚子这个时候胀的厉害。

换好了干净衣服的骆离烟坐到了嬷嬷搬来的椅子上,从笼袖里掏出了一盒针递给面前的嬷嬷,“给我扎,扎烂她的手,再让她去洗衣服,对了,水里面要放碱,那是本宫带来的,全都放进去。”

嬷嬷看向骆离烟指着的一个袋子,有些心惊,“这么多碱,她的手会废了的。”

“有本宫在,你们不用怕,出什么事有本宫替你们兜着,再说了,这样废了的只有手而已,她又死不了,皇上知道了说不定还会嘉奖你们。”

“是。”

“骆离烟,你会有报应的。”一身湿淋淋的纳兰璟恨恨的看着骆离烟,她恨透了这个女人,可偏偏,又无可奈何,现在的皇宫里,她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她只是一个奴隶一样的婢女。

这皇宫里,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宫女现在都可以对她颐指气使,更何况是骆离烟这个恶毒的女人了。

骆离烟趾高气扬的看着纳兰璟,“哈哈,等你死了,我的报应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皇上对本宫的宠爱。”

两个嬷嬷拿起那一袋子的碱再看纳兰璟,全都在摇头叹息,造孽呀,都要生了,还要遭这样的罪。

可骆离烟还在,她们也不敢不照做。

拿过了银针,一针针的刺向纳兰璟原本就泡得发白的手指,十指连心,纳兰璟疼的昏死了过去,可很快就被冷水浇醒。

直到十根手指上遍布了针眼,骆离烟这才不耐烦的道:“把她的手摁进碱水里。”

“是,娘娘。”

受伤的手落在浓浓的碱水里,纳兰璟才知道这样的痛比下午走在炭火上的痛还要强烈,她咬牙挺着,从前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如今,只是一夕之间,就要承受这样多的酷刑。

“骆离烟,总有一天,你会受到比我这样还痛千倍万倍的刑罚的。”她低喃着,痛的再次昏迷不醒。

这一次,哪怕是冷水浇她,她也没有醒过来。

冷夜寂寂,她在这深宫里等了慕容煊八个月,整整八个月的相思,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痴心错付。

第8章 做一辈子的夫妻

数次的冷水浇身,让纳兰璟发烧了。

她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

“皇上,臣妾已经叫来了所有的太医,你放心,姐姐一定能醒过来的,烟儿知道你心里还有姐姐,姐姐与慕容谨当初一定是不情愿的,所以,臣妾会想办法救醒她的。”

太和宫里,骆离烟眼看着慕容煊愁眉不展的样子,心底里是恨不得杀了床上沉睡不醒的纳兰璟。

可慕容煊这三天三夜几乎就没有合过眼,所以,她不敢。

看来,慕容煊对纳兰璟还是念念不忘,这可不行。

她有些没想到,慕容谨已经成了死囚,慕容煊却还是不肯对纳兰璟动手,明明是早就对纳兰璟恨之入骨了的,却还是下不去手,那就证明慕容煊对纳兰璟余情未了。

所以,纳兰璟只要活着于她来说就是一个祸害,随时都能抢走她心爱的慕容煊。

所以,纳兰璟必须死。

等纳兰璟醒了,她就弄死她,还要慕容煊亲自的弄死纳兰璟。

慕容煊心头一震,想起纳兰璟为了慕容谨甘愿走在炭火上的一幕,不由得怒火中烧,不,他不能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柔弱无助的女人给骗了。

纳兰璟是一个在他面前温柔似水,可转身就会投入旁的她认为比他更有权势的男人的怀里的。

淡漠的望了一眼纳兰璟,慕容煊冷声的道:“朕的心里根本没有纳兰璟,之所以要救她,不过是为了那个兵符罢了,那个兵符一日不到手,驻扎在京城外的二十万大军就随时能倒戈前朝的余孽攻向京城,朕登基还不到一个月,不能不谋划这些。”

一听到慕容煊还是为了兵符,骆离烟心思一转,那她就把兵符‘找’到交给慕容煊好了,这样慕容煊就再也没有留下纳兰璟的理由了,“皇上说的是,可惜臣妾不懂朝政不能为皇上分忧,不过,臣妾会派出自己的人出宫去寻找兵符的。”

“傻,烟儿不必派人去找了,从朕攻入皇宫开始就派人找了,这么久朕都找不到,烟儿更难找到的。”

“我不管,哪怕找不到也要找,烟儿一定要出一份力,说不定因缘际会就让烟儿碰到了呢。”

“好吧,随你派人去找,不过要注意安全。”慕容煊捏了捏骆离烟的脸颊,“又瘦了,是不是朕的皇儿又折腾你了?”

骆离烟微瞟了一眼床上的纳兰璟,纳兰璟醒了,她顺势的靠在慕容煊的怀里,娇羞无限的道:“臣妾心甘情愿让皇儿折腾,这是臣妾的福气,臣妾还想给皇上生很多很多的皇子呢。”

“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朕心疼烟儿,据说生孩子很辛苦的。”

“不辛苦不辛苦,臣妾愿意为皇上做任何事情。”

慕容煊紧搂着骆离烟,“烟儿,你这样让朕如何不爱你呢?朕会和你做一辈子的夫妻。”

“皇上……”骆离烟楚楚动人的凝视着慕容煊,满眼的都是深情,她在等,等着慕容煊吻上自己。

慕容煊看着这样妩媚娇俏的骆离烟,忍不住的就俯身吻了过去……

纳兰璟才睁开的眼睛又紧紧闭上了,如果可以,她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醒过来。

不醒不看不听,是不是就再也不用痛苦了?

做一辈子的夫妻,曾经,那也是慕容煊对她的承诺。

她对他的爱有多深,他对她的恨就有多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6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