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安安暗恋多年的人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她。

鱼安安暗恋多年的人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她。


第1章 酒吧相遇

酒吧。

强劲的音乐,疯狂扭动着身体的男男女女,在尽情地发泄着,他们心中的寂寞和渴望。

鱼安安蜷缩在昏暗的角落里,一瓶接着一瓶地豪饮。

今晚,她是个伤心的人,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就要结婚了,新娘子不是她。

那个曾经在乡下养病,只能靠着她保护的少年,再也不是她的了。

“美女,一个人?”

一个长得满脸横肉的男人走了过来,语气轻佻。

“滚!”

男人当然没有滚,他在这种地方混得久了,一眼就看出这小妞很快就会醉得不省人事。

到时候,他随便往黑暗的角落里一扛,就可以嘿嘿嘿了——

“叫你滚!”

鱼安安操起一个酒瓶朝着男人的头上就一下。

酒瓶碎了,男人的头也被打开了瓢,他捂着脑袋,满手鲜血,“臭表子!”

男子的同伴朝着这边围拢了过来,鱼安安心情本就不好,这会又有酒精的作用,立刻化身打女,一群男人都被她打得东倒西歪。

鱼安安骂了一句,头越发地沉了起来,再不离开,后果堪舆。

保安涌了过来,她一路打出了酒吧,跌跌撞撞地冲进了电梯,身体像着了火,脑袋也像是着了火。

她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走进了一个黑暗的房间。

黑暗中,有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被人强行地搂在了怀中。

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她觉得浑身痛得像是骨折了一般。

空气中还残留着甜腻的腥味。

鱼安安看着床单上的血迹,又看着镜子里憔悴不堪的自己,整个都傻了。

昨晚——

她到底做了什么?

她喝断片了,稀里糊涂地被一个陌生人当成宵夜给吃掉了。

只是,她昨晚悲催地将那个人当成了宇航!

……

第二春整形美容医院。

全身上下裹得密不透风的鱼安安,小心翼翼地溜了进去,生怕被某个熟人撞个正着。

“美女,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负责接待的美女护士,笑眯眯地问。

“我想,那个——做个修补——”

鱼安安感觉身上压着几千斤的巨石,舌头发麻,额头冒汗。

“我懂了,请稍等,我带您看下价格。”

这里的保密措施非常好,每个客户都是有单独的会客间。

“您放心,我们医院是正规的权威性医院,我们苏院长,也就是我们的主刀医生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技术一流,您这是小手术,保证没有任何的后遗症,并且,非常逼真,根本就感觉不出来您做过修补。”

鱼安安根本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她现在只关心为什么最便宜的价格都好几个零。

最终,她选择了一个中等价位的。

“现在就可以做吗?”

“可以的,这个是小手术,很快的。”

“那就赶紧吧!”

做完了,她得赶紧离开这里,万一被熟人撞见了,她这辈子的名声就毁掉了。

进了手术室,护士做好了手术前的准备工作,消毒,麻醉,等等。

鱼安安的心情非常紧张,她闭上了眼睛,剧烈的痛楚席卷了来,她的眼角滚落下一颗屈辱的泪水。

手术结束了,她艰难地下了手术台,却惊恐地发现——

主刀医生,那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家伙,居然是个男的!

OMG——这疯狂的世界!

鱼安安赶紧带上了口罩,墨镜,头巾,接过护士递过来用于消毒的喷剂,落荒而逃。

上了的士,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第2章 又遇见了

白金汉爵。

婚礼布置得梦幻如童话。

新娘子姚默然穿着大红色定制的旗袍,胸前用金线绣着龙凤图案,纯金的凤冠,以及满身的珠光宝气,依偎在帅气的新郎身边,笑意盎然,一脸幸福。

鱼安安今天是伴娘,她觉得自己今天是应该是最伤心的人,目光不觉瞟向了宇航身边的伴郎。

她刚才在洗手间的时候,无意中听见别人的议论,说伴郎是姚默然的前男友。

新郎的前女友是伴娘,新娘的前男友是伴郎,真是——醉了——

伴郎刚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对,鱼安安礼貌性地点点头,伴郎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果然还是男人看得开,哪里像她,一直都在强颜欢笑。

等等——

怎么看着这个伴郎有点眼熟?

似乎——

见过?

姚默然笑着说:“安安,介绍你认识下伴郎,苏洐,从美国留学回来,创立了第二春整形美容医院,是院长兼主刀医生,你要是有美容整形方面的需要,可以找他。”

五雷轰顶,魂飞天外!

难怪觉得眼熟——

她的小手术就是苏洐亲自给修补的啊!

尼玛!!!

这疯狂的世界!!!!

鱼安安好希望现在突然刮一阵龙卷风,将她卷到天上去,再也不要下来。

还是苏洐打破了尴尬,微笑着说:“你好,我是苏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鱼安安这才回过神,心虚地说了一句,“你好,我叫安安。”

总觉得苏洐的笑容,是饱含深意啊饱含深意!

姚默然笑着说:“苏洐,你看我们安安长得这么漂亮,给做你女朋友吧。”

立刻有人起哄,“亲一个吧,亲一个吧,沾沾新人的喜气。”

苏洐笑了笑,伸手轻轻地托了一下鱼安安的下颌,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凉凉的,软软的,像果冻。

众人欢呼,姚默然的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眼中却是满满的嫉妒。

“我送你回去。”

夜深了,宾客们渐渐离开,苏洐对鱼安安说。

鱼安安笑笑,“不用了,我打的回去就好了。”

“没关系,女孩子深夜打的不安全。”

就这样,鱼安安坐上了苏洐的车,跟送客的宇航和姚默然挥挥手,就离开了。

姚默然的眼中,怒火中烧,他们两个居然一起走了,该不会是去宾馆吧?

“老婆,我们也该回去洞房了。”

宇航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今天是他的洞房花烛夜啊,虽然他们早已经同居在一起了。

“老公,嫁给你,我很幸福。”

姚默然迅速掩去了眼中的怒火和醋意,换上了开心的笑容。

她嫁给宇航,自然是因为宇航的家境不错,虽然比不上苏洐,但也是富裕之家。

至少,她从此衣食无忧,吃穿不愁,不比自己的那些闺蜜们差。

车子在鱼安安家楼下停住了。

“今晚,谢谢你。”鱼安安跟苏洐摆摆手。

“晚安。”苏洐温润一笑,温暖得像是冬天的阳光。

直到鱼安安上了楼,家里面的灯亮了,他才离开。

第3章 电梯里遭遇色狼

第二天,鱼安安以最快地速度冲进了公司,但还是迟到了。

这几天太累了,她早上挣扎了很久才爬起来的,好在公司在迟到早退上管得不严。

鱼安安在国内知名女鞋品牌瑞妮做设计师,入职不到一年,资质尚浅。

刚进了电梯,就见到里面站着一个帅哥,冷得像一座冰山,整个电梯的空气都快凝固了。

但颜值特别高,鱼安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帅哥只是冷冷地斜了一眼她的胸部,就将眼角斜上天了。

鱼安安立刻将胸挺了挺,傲娇地横了他一眼!

帅哥居然不屑地“呵呵”。

“喂,你什么意思?告诉你,我里面可是纯天然无污染,超薄透气!”

鱼安安说着,眼角朝着帅哥那金闪闪的裤腰带往下的部分斜了一眼,“才不像你,不知道塞了多少棉垫!”

帅哥的眼睛眯了眯,空气温度又骤然直线下降,“要试试吗?”

刚好电梯门开了,鱼安安立刻跑了出去,临了,还不忘骂了一句,“试你个大头鬼!什么人!”

第4章 到我办公室来

刚进办公室,鱼安安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

隔壁桌的两个小丫头在悄声议论,“听说墨少这次被老董事长抓回来管理公司,会是铁腕政策,怕是要死很多人。”

正说着,就见几个人进来,设计部的空气瞬间就降到了零下。

总监宁非赶紧迎了过去,“墨少,欢迎监督检查设计部。”

鱼安安的目光瞟了瞟,顿时惊呆。

尼玛!这不就是电梯里的冰山帅哥吗?敢情人家看她的胸,只是看她胸前的胸牌?而她还脑补了那么多——

鱼安安立刻低头,做鸵鸟状。

“鱼安安!到我办公室来!”

秦墨走到她的身边,冷冷地喊了一声。

鱼安安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下,跟在了秦墨的身后,到了他的办公室。

秦墨的办公室真漂亮,整整一层楼,摆满了各种绿色的植物,空气质量NO.1。

“让你来这里不是让你来参观我的办公室!”

秦墨冷冷地说着,想起她早上迟到还一脸傲娇的样子,他就来气。

鱼安安今天穿了一件新裙子,上面有一只用珠子串的小蝴蝶,她就捏着蝴蝶数珠子,一个,两个,三个——

数着,数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秦墨骂着骂着,就觉得不对劲,又看见她打哈欠,顿时,小宇宙都要燃烧起来。

他上前,伸手托起了她的下颌,愤怒的目光碰上了她无辜的眼神,水汪汪的眼眸,微微张开的唇,素净柔嫩的皮肤。

甚至,她身上那熟悉的清香,仿佛那晚——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特别的厉害,喉咙一阵干渴,身体的某个部位竟然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嘴上虽然愤怒,身体却很诚实地靠近了她,将她抵在了办公桌上。

这下鱼安安再也不困了!

“墨少——”

“闭嘴!”

鱼安安心慌了起来,她握紧了拳头,但对上他那张脸,她就于心不忍——

秦墨的办公桌很大,高级定制,价格不菲。

秦墨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居然有种熟悉的味道!

该死!!

“你——”她全身虚脱,“这里可是办公室,门都没锁!”

“就是要这样才刺激!”

秦墨说着便要来真的。

身下的办公桌冰冷而坚硬,鱼安安无比惶恐!

“放开我!”她挣扎。

第5章 翻脸不认人

“以后,不许迟到!”

他松开了她,冷冷地说着。

难道,这就是她迟到的惩罚?

见她怔住,秦墨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还不赶紧回去上班?公司不养闲人!”

我艹!!

鱼安安在心里骂了一句,这都是什么男人,非礼完了就特么翻脸不认人,要不是工作难找,老子绝对一拳打晕!

回到了办公室,众人看着她一脸的悲伤,眼中还有泪珠在打转,不由同情。

宁非看了一眼鱼安安,那眼神饱含深意,“鱼安安,你赶紧辞职吧,别连累了我们整个设计部。”

公司的内部广播响起,秦墨的秘书琳达甜美的声音响起,“设计部职员鱼安安,上班迟到十分钟,扣除当月奖金。希望各位同事以此为戒。”

鱼安安听着,不由在心里狠狠地骂着,什么男人啊?敢情她被人白吃了那么久?

还居然扣她奖金!扣员工奖金的领导是要打光棍的!

这一次杀鸡儆猴效果还是蛮不错的,原本散漫的纪律,终于得到了抑制,所有人都积极起来了。

“各位,秋款设计图下周交,正式设计师交十张图,实习设计师交五张图。”

下班前,宁非下达了本周的任务。

“如果正式设计师没有五张图入选,将会降为实习设计师,资质在半年以上的实习设计师,没有两张图入选,直接辞退。”

宁非补充了一句,大家顿时怨声载道。

宁非很郁闷地看了一眼鱼安安,“这是墨少的意思,个中缘由,想必大家都懂。”

所有人顿时都觉得,是被鱼安安拉下了水。

“鱼安安太讨厌了,把墨少得罪了,害得我们受连累。”

“关键是,人家还不走!”

“皮真厚!真是太讨厌了!”

“真想喊她鱼贱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

鱼安安对这些噪音,直接选择无视了。

整个设计部人人自危,尤其是实习设计师,更是拼命加班,生怕被辞退了。

下午五点。

鱼安安觉得办公室里的气氛太过压抑,不如早点下班。

刚到门口就撞见了秦墨,秦墨原本就是个冰山气场,他一出现,整个办公室的温度都要降低。

“墨少,我下班了。”

本来准备缩回去的,但一想,下班时间到了啊,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地下班?

她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于是,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

“鱼安安一直这样吗?”秦墨声音冰冷。

宁非一路小跑着过来,一脸献媚,“墨少,是是是,她一直就是这样,她设计的图稿也不行,从来没有被选上过。”

别的同事也开始抨击鱼安安的种种不是,心高气傲,跟同事相处不好,设计的东西差,还从来不服从领导的指点,我行我素,在公司没有一个朋友。

总结:鱼安安性格有问题,人品不好,迟到早退,求公司赶紧开除她!

秦墨的脸色更是乌云密云,雷电交加。

鱼安安下楼后,一直打喷嚏。

肯定是刚才跟墨少靠得太近,冻感冒了!

今天感觉很疲惫,她也不想做饭,就在路边的一家快餐店要了一份快餐。

正吃着,就见着对面的一辆车内,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边上的大酒店。

苏洐。

鱼安安心中不由黯然,她觉得自己跟苏洐之间,是平行于两个世界的人。

第6章 又迟到了

第二天上班,鱼安安特意起了个大早,路上公交车跟一辆私家车蹭上了。

好半天才打到了一辆的士,于是,鱼安安再次华丽丽地迟到了。

估计全年的奖金都飞了——

宁非接了个电话,冷着脸对鱼安安说:“你今天又迟到了,墨少让你过去!”

鱼安安:“……”

不会又要被惩罚吧?

宁非见她怔了,“早就跟你说了,让你赶紧辞职,别连累我们设计部全体遭殃。”

她的话鱼安安一个字都没听见。

秦墨站在窗边,挺拔而修长的背影,近乎完美。

“墨少。”

秦墨没有转身,只是淡淡地说:“过来。”

她刚靠近,他就揽住了她的腰,一张冰山的脸,靠近了她,“昨天刚警告过你,今天又迟到,你是不是很迷恋我的吻?”

完蛋了,鱼安安有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

她清澈的眸子,眼神放空。

“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就成全你。”

一只手紧紧地揽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发梢,那一头柔顺的秀发,光滑得像黑色的绸缎。

发丝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她的身上只有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没有多余的味道,不像别的女人,身上总是喷着浓郁的香水,刺激得他一直都想打喷嚏。

鱼安安浑身僵硬,秦墨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环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不喜欢木头!”

“……”

尼玛,免费白吃,居然还挑三拣四!

“下次不要迟到了。”

终于舍得松开了她,俊美的脸,如同用雕刻刀雕刻出来的一般。

“这次会不会扣我的年终奖?”鱼安安眨巴着双眼,在老板面前,无论心里多么愤怒,都不可以表现在脸上。

装傻卖萌,永远都是最有效的。

秦墨的目光深邃,饱含深意,“看你的表现。”

“……”

什么意思?

“去上班吧。”

鱼安安默默离开了,似乎,秦墨要比之前温柔一点。

“鱼安安,将这份材料送去东区的车间去,那边急着要。”

鱼安安从宁非的手中接过了材料,淡然地离开。

她这种淡定的性格,让宁非看着很不爽。

到了东区的车间,鱼安安将材料交给了车间的主任,正说着,就觉得身边阵阵寒意席卷而来,回头一看,果然见到了可怕的家伙。

秦墨的脸上永远都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

出于礼貌,鱼安安淡淡地喊了一声,“墨少。”

秦墨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鱼安安深知他诡异的性格,也没计较,跟主任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秦墨看着鱼安安的背影,主任笑着说:“墨少,安安真是个很不错的小姑娘,每次送材料送样本这些粗活都是她做,还很虚心好学,总是拿着她设计的样本跟我讨论哪里不足,我们车间的师傅们都好喜欢她。”

不是说她性格有问题,难相处吗?

秦墨的心微微动了一下。

这里是工业区,差不多要走十几分钟的路程,到前面的公交车站坐车。

第7章 被看到不好

没走几步,突然就下起雨来了。

鱼安安很忧伤,果然遇见秦墨就没好事,好端端的天气居然会下雨,还越下越大!偏偏她还没带伞!

“上车。”

鱼安安侧目看了看,居然是秦墨。

见她怔住,秦墨有些不耐烦,“再不上,就自己淋雨吧!”

鱼安安才不会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赶紧上了车。

等红灯的时候,秦墨突然侧目看着她。

鱼安安心中一动,难道又到了该表现的时候了?

秦墨伸出了手指轻轻勾了勾,鱼安安凑了过去,秦墨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

鱼安安赶紧躲开,“这里是大街上!”

“表现不好。”

“……”

为了不让还算丰厚的年终奖飞了,鱼安安将心一横,闭上眼,主动送上门。

毕竟是第一次在车里面接吻,鱼安安的心跳得非常快。

整个人紧张得快要飞起来,万一被某个熟人撞见了,她以后脸还往哪里搁?

她一直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快点,快点,快点——

居然,有种偷情的感觉。

因为心里紧张,她食不知味。

后面的车,在使劲地摁喇叭,秦墨才离开了她的唇,开车走人。

“我在这里下好了,免得公司的人见到了不好。”

秦墨看着一脸担心的鱼安安,唇角扬起,一脚油门,车子飞一般地冲到了公司的门口。

看着落荒而逃的鱼安安,秦墨忍不住笑了起来,对自己的恶作剧真的很满意。

鱼安安回到了设计部,却发现宁非看她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莫非刚才,她从墨少的车里下来,被宁非看见了?

中午,鱼安安正准备去吃饭,有短信,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上来。”

又要——表现了?

鱼安安觉得自己好吃亏,为了那点年终奖,她硬是将自己推进了无底洞。

“墨少。”

鱼安安走了过去,秦墨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财经杂志在看。

“坐吧。”

鱼安安扫了一眼茶几,上面放着两个盒饭。

精致的饭盒,一看就是食堂特意为他准备的。

秦墨伸手将饭盒打开,“这一盒是给你的。”

“谢谢。”

刚好可以省了午饭钱。

“将我这盒里面的葱姜蒜都挑出去。”

“……”

鱼安安用筷子将秦墨饭盒中的葱姜蒜全部挑了出来,秦墨看着跟被打劫了过的饭盒,也没吭声,默默吃饭。

居然不生气——

鱼安安刚夹了一片木耳放在了口中。

“我喜欢吃木耳。”

未待鱼安安反应过来,秦墨就已经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往自己怀里面一抱。

鱼安安:“……”

第8章 饭盒你洗

鱼安安看着自己饭盒中的木耳,一股脑地夹给了秦墨。

吃吧,吃吧,让你吃个够!

秦墨看了一眼鱼安安,唇角轻轻勾了勾,眼底深处有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饭我可以请你吃,但是饭盒你要洗干净。”

……

……

好吧,这饭她确实没花钱,但她也没白吃好不好!

舌头到现在还疼!

洗完了碗,鱼安安准备跟秦墨告辞,眼角却瞥见秦墨在看资料,资料上贴的相片是她!

难道是因为她表现好,要提前给她转正?

于是,她就忍不住凑了过去。

身体一紧,她被秦墨按在了腿上。

他的腿好结实!!

他肆意地吻着她,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衣服里面。

她的皮肤像是鲜嫩的豆腐,光滑得仿佛要吸住他的手指。

他的吻,一路往下,落在了她的脖子,锁骨。

粗重的气息让她酥软得发麻。

这时,门开了。

全公司,任何人没有他的命令是不允许随便进来。

但只有一个人除外。

老董事长拄着拐杖走了进来。

“咳——”

鱼安安惊慌失措地从他的身上下来,跑进了洗手间。

“你看看你成何体统!光天化日就在办公室里跟小情人幽会!简直就是道德败坏!”

秦墨的声音冷冷的,“那也比你偷偷摸摸的强,至少我光明正大。”

“你——”老董事长气得浑身哆嗦。

“难道不是吗?那个老女人,不是被你藏了几十年吗?私生子都那么大了!”

鱼安安在洗手间里洗了个脸,整理了一下衣服,飞快地开溜了。

此地战火猛烈,不宜久留。

转眼已经是周末,下周一就是要交设计稿的日子,鱼安安虽然画了一些设计稿,但总感觉不是很满意。

这一周的时间,她都没有接到苏洐的电话,倒是每天中午被秦墨喊去办公室陪他一起吃饭,顺便被他各种花样撩。

想到苏洐,鱼安安不由自嘲,人家那可能是在逢场作戏,你还当人家是认真的啊?

想到自己的修补手术,是苏洐做的,她就觉得跟吃了苍蝇一样。

可能,这件事,苏洐也会觉得跟吃了苍蝇一样吧?

鱼安安苦笑。

周六,她在自己的出租房中睡到中午才起来。

“喂,安安,明天我们去爬山,你要过来啊,苏洐也会来的。还会在山顶上烧烤,不过,你什么都不用带,我都准备好了。”宇航给她打电话。

苏洐,好像有点陌生的名字了。

宇航总是这样,每次跟她说话,都是带着命令的口吻,而她总是唯命是从。

宇航故意说苏洐也来,莫不是真以为他们在交往?

鱼安安扶额,她连自己都骗不了。

第二天早上,鱼安安起床后,就去楼下买了点吃的,准备带着在路上吃。

“上车。”

温润的声音传来。

鱼安安笑笑,“苏洐,你好早。”

“等你。”

鱼安安上了车,心中不由有些忐忑了起来,平时都不联系,今天突然来接她——

到了地方,宇航和姚默然已经到了。

姚默然看着苏洐和鱼安安一起下车,脸色变了变,但转瞬即逝。

今天爬山,是她提议的,想要试一下苏洐和鱼安安两个人到底是不是在拍拖。

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苏洐,安安,等你们好一会了,再不来,我要打电话催你们两个了。”

鱼安安暗恋多年的人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565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