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祁川恨极了顾朝颜,他对她的所有折磨都是顾朝颜该赎的罪……

邵祁川恨极了顾朝颜,他对她的所有折磨都是顾朝颜该赎的罪…

第1章 有事没事都一样

咚咚咚。

敲门声骤然响起,惊动了正在办公室里缠绵的男女,致使他们的动作有一瞬的僵硬。

“顾秘书,你在吗?”

顾朝颜咬唇不敢发声,极力想要压制那股入骨的酥麻感,却又在男人迅猛的动作中软下腰身,双手不由自主的攀着对方的肩膀。

她讨厌这种感觉,却又抵抗不了……

来回折腾了好几遍,这场荒唐的情事终于结束,她只觉浑身上下都不属于自己,双腿刚碰到地面,险些跪下去。

她强忍着酸痛,颤颤巍巍的从办公桌下来,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逐一穿上,余光正好瞥见那个男人悠闲的扣上皮带,半边身子挨在沙发的扶手上,懒洋洋的点了根事后烟。

顾朝颜垂下眼帘,迅速把仪容整理好。

等脸上不自然的余温散去后,她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淡漠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别忘了,下午两点半你还有一个茶会。”

“是吗?”邵祁川侧身撑着下巴,慵懒的弹去烟灰,唇间似勾着玩味的弧度。

片刻后,他站起身,随手把烟蒂掐灭,不轻不重的“哦”了声当作回应。

弥漫在室内的那股情欲味很快散去,只剩下此刻让人窒息的冷漠。

邵祁川伸了个懒腰,抬手拿走挂在她身后那个衣架上的西装外套,不经意瞥来的视线里捎着嘲弄的笑。

“古有齐宣王无事夏迎春,有事钟无艳,我不一样,我不管有事没事都干同一个人……谁让我秘书能“干”的很啊。”

他止住脚步,上翘的桃花眼微微弯着,不知褒义还是贬义的冲她点头,“顾秘书加油,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还能干个十年八载,公司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顾朝颜挪开视线,垂在身侧的手早已捏成拳头!

等邵祁川走了,她才难受的喘了口气,最后却只能自嘲一笑。

她会弄成今时今日这个模样,不就是邵祁川一手造成的吗?

深抿一口气,她止住心里的疼痛,把丢在办公桌上的黑框眼镜重新戴上,同时也将披散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盘起来,使得原本明艳动人的五官瞬间变得老土古板。

收拾好桌面上那堆被踢乱的文件,她拿上属于自己的东西回到了隔壁的秘书办公室。

“顾秘书,午安。”

迎面走来的人纷纷跟她打招呼。

顾朝颜身为邵氏集团的首席秘书,集团内所有重要的文件都要经过她的审核,确定无误后再整理好,这才能送到邵祁川手里。

邵氏集团是在近几年迅速崛起的,在最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国内十大企业之一,即使在国际上也有着不俗的影响力。

集团总裁兼创始人邵祁川就像凭空出现,以强悍的手段开创了这个鼎盛的商业帝国。

“这是邵总刚签好的文件,尽快分发到各个部门手里,再把这个月的月绩表整理好交给总裁,同时也给我一份。”

“知道了。”

顾朝颜游刃有余的把手头上的工作都处理好,和方才在办公室里妖娆承欢的模样判若两人。

第2章 和他结婚

秘书办公司里一共有十五个秘书,负责各个部门的文件。

看着顾朝颜施然离开的背影,身后的人忍不住低声议论。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虽然顾秘书平时不会打扮,但她的身材可真好啊!你们看看她的背影,凹凸有致。真是可惜啊!上天给了她这么好的身材,她却整天穿得像个老处女一样。”

一旁妆容妖艳的女秘书听见这番话,撇着红唇轻哼了声,“我说你们还真是天真啊!就她那样子还老处女?我跟你们说,她实际年龄可能比我们还小,这么年轻就当上了首席秘书,还不是因为她在床上特别能干,特别会讨好总裁?!”

“哎呀!你别乱说,顾秘书好歹也算是我们上司呢!”

“哟,事实还不让我说了?”

她酸溜溜的翻了个白眼,“要是不相信,你们从今天开始就可以观察一下,看看她是不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找总裁,还莫名其妙的在总裁办公室里待很久。刚才不就是了吗?怎么敲门都没有人搭理!一男一女在办公室里待这么久,做的什么事动动脑子就知道了。”

“我看你也别说了,这话说得酸不拉唧的!你是嫉妒人家和总裁的关系吧?”

邵祁川在今年年初以势不可挡的实力进军国际财富榜,成为最受瞩目的黑马,更重要的是,他没有结婚,长得又帅,无数女人争破了头颅也要往他面前凑。

……

顾朝颜并不知道办公室里的话题,她专注的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一直到晚上七点才把最后一个文件保存好。

年复一日的打卡下班。

早已过了下班高峰期,公司里的人几乎都走了。

她提着公文包站在路边,打算拦计程车,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轿车却突然停在面前。

驾驶座的车窗被降下,露出了男人五官立体的俊脸,嘴里似乎还在嚼着什么东西,姿态从容不羁,“上车。”

“不用了,我拦车就可以。”顾朝颜垂着眼帘,淡漠拒绝。

尽管公司里的人走了大半,可方才下来时似乎还有几个部门在加班,要是被看见她上了总裁的车,真是百口莫辩了。

邵祁川靠在车椅上,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眯,语气微冷,“不要让我把话重复两遍。”

“……”

顾朝颜咬唇,悲哀的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早就没有拒绝的资格了。

抿着心底的情绪,她上前拉开车门,坐到后座上。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海城最昂贵的别墅区,停在一栋三层高的欧式别墅前。

顾朝颜率先下车,就像以往工作时那般恭敬的候在车旁,等着邵祁川下车。

然而他只是解开安全带,从副驾拿来一个东西,随手扔在她身上。

“找个地方,好好珍藏着。”

顾朝阳下意识的接住,诧异的看着手里的红本子,上面还烙印着“结婚证”三个烫金大字。

她整个人愣住,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好一会儿,喉咙发紧的应下,“好的,我知道了。”

这个本子像是在讽刺的提醒她,从今天开始,她和邵祁川正式结婚了。

除了秘书外,她又多了妻子这重身份。不对,她一开始就是邵祁川的……

这样畸形的关系,真是复杂到如鲠在喉。

第3章 我对你这么专一

邵祁川单手撑着下巴,手肘抵在车门上,睥睨着她忽然变得有些惨白的脸,眼神阴沉了下来,唇间却勾着戏谑的笑,“怎么了?跟我结婚就让你这么高兴,整个人都愣着。”

高兴?

顾朝颜眼帘微颤,以这种方式跟他结婚,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怕不是只会成为午夜的梦魇。

也不给她回话的机会,邵祁川突就语锋一改,饶有兴致的说道,“要是你觉得这本证来得太过突然,我们明天可以去离婚,再选个好日子重新领证,无论重来多少遍,我的新娘始终都会是你。老婆,我对你这么专一,有没有很感动?”

顾朝颜咬着牙,这个人是故意羞辱她!

这副伪善的样子,以为她会信吗!

不得不承认,邵祁川各方面都很出色,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出色。

但就是因为他太聪明了,总能想到一些法子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这么恶劣的男人,要是真的跟他结婚了,怕不是只能提心吊胆的。

“你不下车吗?”她不想再跟他聊这个话题,就怕他会说出更多伤人的话。

“不了。”

邵祁川看了眼腕表,露出轻佻的笑,“我跟谢老四他们约了在绯色,你不用等我了,自己回去睡吧。“

说完,他扣上安全带,开车走了。

顾朝阳顿时松了口气,压根不喜欢和邵祁川待在同一屋檐下,这会让她喘不过气。

只是绯色——那个地方是全海城最大的夜总会,什么人都有。

她揉了揉眉心,巴不得邵祁川夜夜流连红灯区,被那些莺莺燕燕缠得分身乏术,没时间再管她。

也好尽快结束两人之间这场荒唐的闹剧。

只是她压根没有想到,那辆保时捷根本没有驶远,透过驾驶座的后视镜还能清楚看见她脸上的侥幸。

邵祁川危险的眯下眼,菲薄的唇间溢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

顾朝颜回到房间里,随手把结婚证塞进包包里,梳洗完毕便上床休息。

临睡前,她习惯性的捧起戴在脖子上的项链,翻开藏在里面的照片,深深凝视着。

尔后,垂眸吻向照片,神色温柔眷恋,却也藏不住眼底的痛楚。

静默了好一会儿,她浅浅的低喃,“好梦。”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顾朝颜到了中午才收拾好从房间里出来,见邵祁川一整晚都没有回来,神色丝毫没有变化,安然自若的准备打扫房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意外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

“颜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妈妈现在在海城哦。”

顾母轻快的笑着,“我今天过办些事,正好今天是周末,我记得你公司今天是不用上班的。你等着啊,妈妈正在去你家的路上,我们好久没见了,你有没有想我?”

顾朝颜心头沉下,险些就惊叫出声,“妈!你怎么过来之前都不跟我说一声?我,我一早就出去逛街了,没这么快回去,你先去附近逛逛,等我!我马上回来!”

说完立刻挂了电话,赶紧换了身悠闲的衣服,从车库里开走了公司配给她的那辆奥迪,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租住在外面的小公寓。

这个地方其实是没有人住的,不过是为了掩饰她和邵祁川同居的事实,才特意租了这么一个地方。

她将近三个月没有回来了。

怕被妈妈看出破绽,她随即动手收拾房间,把桌面和地上的灰尘都打扫干净,还故意把沙发上的抱枕和被子弄乱,伪造出一些生活气息。

刚忙完,还没来得及喘过一口气,门铃就响了。

第4章 不接他的电话

顾朝阳松了口,幸好及时处理好了。

屏住呼吸开了门。

一名穿着驼色大衣的美貌妇人站在门外,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保养得极好的肌肤上几乎看不见一丝皱纹,一眼望去,似乎也不过是三十来岁。

她漂亮的杏眼下有一粒小小的美人痣,自是风情万种。

“妈,你来了。”

“颜儿……”素娴顷刻间红了眼睛,上前把她拥入怀中,指尖细细的抚着她的脸,心疼不已,“女儿啊,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妈,我没事。”

顾朝颜无奈一笑,“最近工作太忙了,我就去办了健身卡。你看着是瘦了,说不定是健身的成果。”

“是吗?可我怎么看你都像是累瘦的。”

素娴皱眉,“你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旦专注起来经常忘记吃饭,这可不行!这样吧,今天我来做饭,就做你喜欢吃的,你一定要给我全都吃光!”

素娴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烧得一手好菜。

决定好了,她马上就要动手,一进厨房看见冰箱里空空如也,随即就说要去附近的超市里买,让她在屋里等着。

顾朝颜怕她不熟路,跟着一起,很快买了一堆食材回来。

看着在厨房里忙个不停的人,她眉梢染上笑意。

不过外人将她说得如何不堪,可总归也有一个一直疼爱自己的妈妈。

午饭时,公寓里只有她们母女俩,饭后素娴又拉着她的手交代了许多,总怕她会不好好照顾自己。

顾朝颜仔细听着,忽然间,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邵祁川……

“颜儿,你手机响了,怎么不接电话了?”

听见母亲关切的询问,顾朝颜扯唇笑了笑,暗中挂了电话,又把手机关掉,借口道,“妈,只是一个银行借贷的电话,这几天经常给我打电话,不用接的。”

若是让她妈妈知道她和邵祁川昨天领证了,后果不堪设想!

……

与此同时。

邵祁川听着话筒里传来“嘀——”的一声忙音,眼帘微眯下,唇间勾起了噙着寒意的弧度。

胆子真是不小啊!

他在这儿等她吃饭等了这么久,连电话都敢不接了。

真是够胆。

邵祁川打了另一个号码,吩咐下去赶紧把顾朝颜给找出来,同时启动车子,亲自出去找!

途径市区一处上了年岁的小区时,余光意外瞥见某栋公寓楼八楼的阳台上居然晾晒着几件衣服。

他放慢车速,车子最终停在了小区门口。

人在这儿啊。

……

顾朝颜并不知道邵祁川已经找了过来,她也没法向他解释她妈妈突然过来海城了,当务之急得先找个借口让她妈妈先回去,免得被邵祁川知道了。

要不然,那个人肯定会生气!

素娴好久没有见着女儿,才坐了一会吃了一顿饭,哪舍得这么快就走?

顾朝颜几乎时费尽了口舌,她才依依不舍的动身。

“那我先走了,过段时间有空了再过来看你。”

“好,你先等我一下,我送你下楼坐车,正好我也有事要去忙了。”

顾朝颜赶紧收拾东西,想着等妈妈走了后,她也马上回去别墅那边,免得被邵祁川发现。

素娴只好站在门口等着,“颜儿,你还要收拾什么?要我过去帮你吗?”

顾朝颜佯装着把一些小玩意塞进包包里,笑着摇头,“妈,不用了,我都收拾好——”

砰!

公寓大门猛地被推开!

第5章 第三者

顾朝颜瞬间脸色发青,像是见鬼般愣在原地,手中刚挽起包包也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都洒了一地,她却浑然不知,死死的盯着突然在出现这里的男人。

浑身的血液凝固,脑袋一片嗡鸣,所有惊讶的呼声都哽死在喉中,咽也咽不下……

对了,邵祁川也有公寓的钥匙。

她怎么就忘了?

邵祁川对上她惨白的脸,菲薄的唇间勾起一抹笑,眼神却是森寒之极!

顾朝颜吓得浑身颤抖,然而,更加惊悚的事还在后头!

“这是什么?”

素娴的注意力被地上的东西吸引了,一本红色的小本子从顾朝颜的包包里掉出去,看着有些眼熟。

她狐疑的走过去,想要捡起来。

顾朝颜触电的望去,瞳孔顿时皱缩。

那是她和邵祁川的结婚证!

这时候,素娴也看见了小红本上的那三个金色大字,柳眉轻蹙,弯腰要捡起来。

顾朝颜彻底慌了,心里只剩一个念头!

绝不能让她妈妈发现她和邵祁川结了婚!

顾朝颜迅速反应过来,对着站在门口看戏的邵祁川着急的比划着眼色,藏在身侧的手指还不停的指向地上的包包,恨不得开口提醒他。

邵祁川挑起眉,闲暇的侧身靠在门框上,刚毅的下巴朝包包那边扬了扬,唇间笑意加重,似乎在幸灾乐祸的提醒她,事情即将败露了。

见顾朝颜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他才慢悠悠的做了一个口型。

“条件。”

当了这么久的首席秘书,顾朝颜几乎秒懂他的意思,气得直咬唇,这是趁火打劫!

可眼见着素娴的手已经摸上结婚证,她倒吸凉气,连忙点头。

什么条件都可以!

邵祁川这才满意的站直身子,在顾朝颜急促的注视下,不缓不急的夹了根烟把玩,慢悠悠道,“难怪今天老是感觉到有一股晦气,原来是撞见了不好的东西。”

身后突如其来的男声吓了素娴一跳,扭头就看见邵祁川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就在这一瞬间,她脸上的愕然转眼成了谨小慎微的笑,“祁川,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过来了还站在外面,先进来坐啊——”

邵祁川像是没有看见她的存在,径直走进了屋里,冷淡的目光随意一扫,随即变成了讽刺。

“顾朝颜,你什么回事?我不是说过公司的财物要好好爱护的吗,你这是打算拿公司给你配的车,去载那个小三?”

顾朝颜的神色僵硬下来,原本拿在手中的车钥匙也变得沉重无比。

她极力张了张粉嫩的唇,想要说些话,缓解此刻令人窒息的气氛,只是喉中怎么也挤不出声音……

因为这个人说的是事实。

她的妈妈的确是邵家的小三……

素娴的脸色一阵苍白,眼眶微红了些,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继续想为自己解释。

“祁川,我和爸爸是真心相爱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理解我们。还有,你爸爸最近都很想你,他想你回去看看——”

“我让你说话了?”邵祁川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这些话听着就恶心!“随意插足别人的家庭就叫真爱?小三就是小三,永远不入流!”

听到这里,顾朝颜也忍不住了,“邵祁川,你不要——妈!”

猛地,站在一旁的素娴满脸青白,身子摇晃了两下,忽就掩着唇快步跑了出去。

顾朝颜心里焦急,跟着也想追出去,谁知刚迈出一步手腕就被冷不丁的擒住。

第6章 赌吗,妹妹

她使劲的挣扎也没有能挣脱,回头望向身后的男人,漂亮的杏眼里带着一丝憎怒的恨意。

“邵祁川,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妈再怎么样也是你的长辈,在法律上她还是你的妈妈!这些年里,她对你千依百顺的,你还想怎么样?!”

“妈妈?”

邵祁川挑起眉,深藏的怒意轻易就被这番话点燃,满布寒霜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她脸上,唇间偏偏又勾着饶有兴致的笑,“她对我千依百顺,那我现在娶了她的女儿,她是不是也会很高兴?”

“……”

顾朝颜瞳孔皱缩,脸上褪去了所有血色。

邵祁川顺势低头,性感菲薄的唇暧昧的含着她小巧的耳垂,湿热的舌尖故意撩动着她的敏感处,刚阳的荷尔蒙气息压迫而来。

顾朝颜却并不觉得这样的举动是亲昵,紧攥着拳头才忍住了寒颤,白皙的胳膊上却全是鸡皮疙瘩。

耳畔传来了他低沉蛊惑的嗓音,“要不,我们现在就来打个赌,等会我就把我和你结婚的事告诉你妈,你猜她是开心还是——非常开心?”

“要是她真心祝福我,我就相信她是真心为我好的,从那开始我就不再针对她。”

他浅浅的笑着,“赌吗……妹妹。”

“不……不可以!”

顾朝颜颤抖着的唇间挤出卑微的哀求。

妈妈是她最后的底线,若不是为了成全母亲的幸福,她又怎会自愿嫁给邵祁川?

她只想要妈妈过得好而已……

邵祁川娶她不过是为了报复他爸爸的不忠,尽管他已经言明要和邵家脱离关系,可谁都知道,他是邵父的亲生儿子,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要是被她妈妈知道,她和邵祁川如今的关系,妈妈肯定会受不了的!

一对亲生母女分别嫁给了一对父子……即使双方之间没有真实的血缘关系,但这样的事要是传出去了,铁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笑话,为人所不耻。

她妈妈的确是做错了,所以在这场和邵祁川的交锋之间,她永远讨不到半分优势。

沉默片刻,她抬起头,神色恢复了平静,“邵祁川,你让我嫁给你,我同意了。你让我去你的公司上班,我也同意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稍微对我妈妈宽容一些?”

修长的指尖勾着她的下巴,邵祁川冷眼审视着她精致的眉眼。

“可以啊,既然你想帮她赎罪,我就给你一个赎罪期限。按照我们每天做一次的次数,等她死了,我也差不多可以原谅她了。”

“邵祁川!”

顾朝颜的容忍到了极限,愤怒的推开面前的人,将他推出了门外!

眼见着邵祁川沉下脸,上前想要找她算账,顾朝颜抢先一步把门关上,“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

邵祁川新奇的挑起眉,自从她妈嫁给他爸之后,顾朝颜就没有再跟他耍过一次脾气。

原以为这个女人已经变得麻木了,谁知道还有感情。

“走?你刚才不是还说要我对你妈妈宽容些吗?你不对我“紧”些,我怎么对她宽容?”

“你给我滚!我不想听!”

顾朝颜气得几乎喘不过气,也不想管什么理智不理智了!

“你确定吗?”

门外的邵祁川见她的确是生气了,眼里染上一些轻蔑的笑。

“滚!”

邵祁川盯着紧闭的大门,唇间溢出低沉的笑,语气甚至还轻快了些,“老婆,这些话都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后悔啊。”

第7章 跟他回邵家

听见门外传来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顾朝颜抵在门板上的身子无力的软下,满目苦涩的跌坐在地上。

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她无力捂着脸,只觉身心疲倦。

当天晚上,她直接睡在了公寓里。

翌日一早就接到了她妈妈打来的电话,问她昨天那本结婚证是什么回事。

她随意扯了个借口,说是办公室里的同事遗忘在办公室里的,就拜托她先帮忙拿着,等周一上班了再交回去。

还主动交代了邵祁川昨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公寓里,免得惹来更多的麻烦。

她在邵祁川的公司上班,素娴也是知道的,用工作为由可以轻松的解释这些事,幸好素娴也没有追根究底的打算。

一整个周末很快就过去了,顾朝颜心情忐忑的回上班。

给邵祁川汇报工作时,嗓子下意识的绷紧,生怕这个人会忽然找她算账。

只是没想到,邵祁川还是像往常那样,一边工作,一边听着汇报。

顾朝颜暗松了口气,眼见着他在文件上签了名,正要拿着东西离开时,邵祁川忽然叫住了她。

“下班了,你跟我回一趟邵家。”

顾朝颜猛然瞪大眼,“我拒绝!”

那种无法喘息的感觉,她已经受够了!

邵祁川靠在椅背上,单手转着钢笔,凉凉问道,“哦,你拒绝的话,我也只好把结婚证的来历说出去了,毕竟你已经言而无信了,我还守什么诚信?”

“……”对啊,她周六还答应了他一个条件……

顾朝颜无语凝噎,她和邵祁川,她妈妈和邵祁川的爸爸,这样的关系太过复杂了,她真的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可是邵祁川从不给她置身事外的机会。

这场报复,来得实在是太快了。

顾朝颜深吸一口气,“可以,我去总行了吧?”

……

下班后,她逼不得已坐上了邵祁川的车,和他一起去到机场。

候机时,邵祁川还不时指挥她去买水买吃的,十足的主人模样。

等上了飞机,顾朝颜实在是忍不住了,心里不安的问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回去?”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邵祁川就彻底和他爸爸闹翻了,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邵祁川随意交搭着长腿,单手撑着下巴,背靠在头等舱的椅子上歇息,眼帘也不抬一下,“一场大戏即将开始了,我身为主角要是不回去看看,说不过去的。”

顾朝颜的心咯噔沉下!

可接下来无论她怎么询问,邵祁川都雷打不动,看也不看一眼,任由她那儿煎熬着。

经历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行程,飞机总算是抵达着。

前来接机的司机早早就在外面等候,接了两人上车后,开车前往邵家大宅。

邵家在京城享有绝对的地位,邵祁川的爷爷在前些年过世了,老人生前在军中担任高位,战功累累。

邵祁川的父亲是长子,在商界鼎鼎有名,次子也在军中任职,同样担任要职,只是顾朝颜从来没有见过。

拥有这样的背景,邵家在京都可以横行。

车子最终停在郊区的一处大宅前,这儿很大,环境优雅,不难看出主人是个品味极高的人。

老管家得知他们下机后就在外头等着,见人过来了,快步迎上,“少爷,小姐,你们回来了。”

听见那声“小姐”,邵祁川扯起一抹讥笑,眼底的嘲讽毫不收敛。

第8章 想当祁川哥哥的新娘

顾朝颜站在他身旁,尴尬不已,但不能反驳,毕竟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在这儿到底算是什么身份?

管家一路领着两人进了屋,很快就看见邵振南一脸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只是那抹惊喜很快就被收敛下去,转眼,他又绷着那张严肃的脸,冷声冲着邵祁川呵斥,“终于记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一早就忘了你还有我这个爸!”

邵祁川勾起唇,眼底凝着怒意。

顾朝颜在他身边当了这么久的秘书,一见他这副表情,心底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望向她妈妈。

素娴聪慧过人,很自然的露出温和的笑,接了这话题,“好了好了,祁川刚从飞机下来,正累着呢,说这些做什么,赶紧让他们坐下来先歇会。你不是说还有正事要跟他们说的吗?”

正好这个时候,一名穿着浅色素雅长裙的女子从厨房里出来,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温婉的微笑,把刚切好的果盘放在桌面上。

“伯父伯母,过来吃些水果吧,刚切好的。”

她顺手撩开耳畔垂落的碎发,又含笑的望向邵祁川,似乎一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脸颊上泛起一抹粉红,“祁川哥哥,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尔雅。”

邵祁川交搭着长腿坐在沙发上,听见这女人的话,眼帘微抬,勾着唇玩味道。

“当然记得,你还是第一个厚着脸皮非要说嫁给我,当时好像才七八岁吧……啧,吓了我一跳,以为是哪家的小屁孩要扑到我身上哭。”

此言一出,一直努力想要降低存在感的顾朝颜忍不住低笑出声,旁边的邵振南拧着眉头,满脸不悦。

乔尔雅的笑容瞬间僵硬下来,但很快又恢复,鼓起勇气迎上男人的目光,水眸含情,“祁川哥哥,你还像以前一样喜欢说笑……我也和以前一样,还是想当祁川哥哥的新娘。”

邵振南轻咳两声,刻意说道,“对了,祁川,我今天让你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你今年也不小了,也该成家立业了,尔雅也正好毕业回国,我看你们可以凑成一对,刚好你们也是青梅竹马。”

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特意让邵祁川回来的吗?顾朝颜暗惊。

结婚吗?

也不知道邵祁川会因为重婚判多少年?垂下眼帘,她眼底掠过一抹嘲讽。

邵祁川一直留意着她的神色,自然没有错过这抹小表情。眼神随即沉下,竟开口就应下了这番话,“对,我差不多也该结婚了。”

乔尔雅的眼睛瞬间亮了。

这人却又慢悠悠的望向顾朝颜,笑得意味深长,“妹妹,你觉得我这个时候结婚好不好?”

“……”顾朝颜顷刻变了神色,这跟她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你决定就好了。”

“是吗?”邵祁川冷眼欣赏着她强行死撑的模样,还觉得挺好玩的。

没一会儿,他又揉着太阳穴,苦恼道,“我不介意现在就结婚,只是有一个问题得先解决了。”

“什么问题?!”乔尔雅急急追问,问出口了又觉得失了仪态,赶紧端正坐姿,又问了一遍,“祁川哥哥是遇上什么难事了吗?”

邵祁川睥睨了顾朝颜一眼,唇间勾起一抹笑。脸上却仍是那副为难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像是决定要把心一横将问题说清楚。

“因为,我——”

顾朝颜把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几乎吓得心跳停顿,急忙想要制止,喉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邵祁川恶劣的张启着薄唇。

就在她绝望之际,这男人又神色一变,玩世不恭道,“我最近谈了一个新项目,没时间管这些事。作为一个商人,总不能让合作伙伴失望的。”

顾朝颜绷紧的身子软下,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掌心间甚至还渗出了汗水,几乎可以肯定,邵祁川刚才是在捉弄她!

她恼羞成怒的瞪过去。

对方倒是丝毫不在意,还故意冲她露出邪肆的笑,气得顾朝颜胸口一梗,喘不过气来。

邵振南也发现这小子是在戏弄他们,脸色再度沉下。

乔尔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庆幸自己没有急着接话,又懊恼险些信了邵祁川的话,娇嗔道。

“祁川哥哥,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小时候你就老是捉弄其他人,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是这副样子。”

她当初选择出国留学,就是为了变得更加优秀,成为唯一配得起邵祁川的人。

不止是家世,就连是个人能力,她都要成为最出色的!

邵祁川慵懒的撑着下巴,手中把玩着那部黑色的手机,听见这番话,露出戏谑的笑,“如果我跟你说认真的,你是不是早就要爬到我床上,当我媳妇了?”

乔尔雅红了脸,“祁川哥哥你真是讨厌!我小时候的确说过要当你的新娘,可是童言无忌,你怎么老拿这个取笑人家?”

顾朝颜听着他们这些话,心中只觉得讽刺。

邵祁川瞥她一眼,对上她微微冷却的神色,勾起唇,难得温和道,“我是不是惹人讨厌了,我妹妹应该是最清楚的,对吗?”

“……”

顾朝颜垂下眼帘,没有搭理他。

这个人还要折磨她多久?!

素娴见邵祁川好几次主动跟顾朝颜说话,还以为他们的关系很好,心里高兴,脸上也止不住笑意。

“颜儿,当初让你去帮你哥哥果然是对的,看见你们的关系这么好,我就放心了。祁川,还要麻烦你帮我——”

“嘘。”

邵祁川把修长的食指抵在唇间,眼神凉薄,唇间扯起厌恶的笑,“不要说话,空气都被污染了。”

邵祁川恨极了顾朝颜,他对她的所有折磨都是顾朝颜该赎的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