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绝世武功的他,枞横现代都市,邂后各界漂亮美女

········
第一章 守墓五年
········

“人终有一死,除非成就上古大能,否则谁能不死?”

“我这一世,快意恩仇,杀伐果断,也曾经风光无限,现在才死,值了!”

一座简陋的茅草屋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小腹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

伤口可怖,几乎将他斩成两截。

能活着,还能说话,简直是个奇迹。

他剑眉朗目,俊朗不群,哪怕满身血污也遮掩不住。

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跪在床前,眼中泪水莹然。

他泣声喊道:“师父,到底是谁杀的你,你告诉我,徒儿立誓,哪怕追上九天十地,也要为你报仇!”

“闭嘴!”

俊朗中年厉声呵斥了一句。他一用力,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从嘴角溢出。

“我的这个大仇人的力量,是你无法想象的,在成为天河境强者之前,报仇的事,想也别想!”

少年听完震惊了,天河境,那是他想都无法想象的境界。

他所在的乾元宗是青州一等一的宗门,也没有听说过乾元宗的宗主达到天河境!

到了天河境,就能沟通包含了亿万星辰,横亘在头顶宇宙中的九条天河,动用天河之力,那是极强大的强者。

师父的敌人,竟然如此强大!

“徒儿,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好!”

“我死之后,你要为我守墓五年!这五年之中,你哪里也不能去,每天在墓前修炼我教给你的贝多罗叶金经,不可有一日懈怠!还有,你本来就资质平庸,受人欺辱,以后没了我庇护,会更危险。五年之内,万万不可显山露水,哪怕是别人骑到你头上来,你也不要反抗!只有一个字:忍!”

“五年之后,你挖开我的坟墓!我要说的话,都在里面。”

“什么?”少年听了,瞪大了眼睛,抗辩道:“师父……”

挖掘师父坟墓,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绝不会干。

“你还听不听我的话?”俊朗中年情急之下,又是一口血呕出:“你想让我死不瞑目吗?”

少年见状,含泪点头:“师父,我答应你!”

“好!好!”俊朗中年一阵长笑,忽然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他曼声长吟:“我有仙心一颗,却被尘劳关锁,待到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声音越来越低,终于没了声息,他躺在床上,如睡着了一般,嘴角还带着笑容。

少年跪在地上,眼泪流尽,脸上露出展露一抹刚毅,喃喃自语道:“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听你的话,守墓五年!五年之后,挖开你的坟墓,我也会继续修炼,定然有一日,我会查出是谁杀了你,为你报仇!”

少年说完,把师父的尸体抱出去,在茅草屋旁边徒手挖了建了坟茔,安葬了师父。他双手挖的满手是血,但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样。

泪已流干,心里只剩仇恨和想要变强的大宏愿!

当年乾元宗第一天才燕清羽的死,并未在乾元宗掀起什么波澜。

大秦国方圆数十万里,青州方圆也有数万里,丹阳郡方圆万里。

丹阳郡宗门数十,而乾元宗,则是丹阳郡颇有名气的一个初级宗门。燕清羽二十五年前进入乾元宗,十一岁就已经达到后天境九重,十二岁突破后天,打开神门,进入神门境一重。

而在他之前,整个大秦帝国的这个记录是十三岁。

神门境又称秘境,神门又称造化之门,进入神门境,打开神门之后,可以进入秘境。

秘境之中,蕴含着无尽宝藏。

有的人打开秘境之后,得到的是强大的武魂,有的人是一件本命神兵,有的人则是一项神通,还有的,则是以此改善修行体质的机会……等等。甚至传说,有的人的秘境开启之后,得到了上古天道崩灭之后留下的一丝天道法则,直接注定日后成就不世强者!

总之,开启神门之后,实力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境界,实力会极为强大。

哪怕是后天九重的强者,也根本不是神门境强者的一招之敌!

燕清羽神门开启之后,得到的是一件本命神剑,强大无比,是所有剑修梦寐以求的强大秘境。

这是极为上乘的秘境,据说他神门开启,秘境打开之时,有七道黄光接连闪现!

这也意味着他的秘境最少也是黄级七品秘境,当然也极为罕见,十万个武者里头未必能出一个。

一时间,帝国震动,燕清羽被誉为第一天才,受万千荣誉,显赫无比。

接下来,他修为也是一日千里,但是大变突生。

他十七岁那年,外出之时,被一名境界高出他五重的神秘人打成重伤,经脉断裂,不能再修炼,境界永远停留在神门境四重!

天才坠落神坛,期待变成了失望,赞誉也变成了嘲讽,恶毒的咒骂和挤压随之而来。

他被从核心弟子贬成了内门弟子,又被贬成外宗弟子,最后还是宗内当年故旧照顾,给了他一个外宗长老的身份,让他浑浑噩噩度日。

燕清羽似乎毫不在意,也不住在宗门里面,在山下盖了一间茅草屋,过着平淡的生活。

他还收了一个徒弟,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名叫陈枫。

陈枫资质极差,经脉堵塞,丹田如铁,修行速度极为缓慢,修炼六年,都没有达到后天二重,很快就成为乾元宗外宗的笑柄,他们两个甚至被称为‘废物师徒’。但燕清羽不嫌弃他,耐心教导,视若己出。

陈枫每日都跪在墓前,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如果不是胸部还有呼吸,肯定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实际上,他是在修炼燕清羽传授给他的贝多罗叶金经。他不知道这金经有什么用,他从五年前就开始修炼,但天分还是没有半点提高,已经是别人眼中的废物。但这是燕清羽吩咐的,他就会继续练下去。

很快,乾元宗里头就流传开了,说燕清羽那个废物的废物徒弟疯了。

接着,就有人来到燕清羽坟前,羞辱陈枫,恶毒的咒骂他,向他吐唾沫,陈枫毫无反应。

他们胆子更大了,把燕清羽的茅屋拆了,把里面所有的宝贝都抢走。燕清羽毕竟当年是天才,也曾经四处游历,很有些不错的法器丹药,都被抢走,陈枫就像没看见,没有阻止,无动于衷。

半年以后,坟墓旁边来了一个白衣女子。

她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相绝美,气质高雅脱尘,宛如神仙中人。而她身体上澎湃几乎外溢的真气也宣告着,她至少也是神门境强者!

她站在坟墓旁边,看着坟头,目光复杂。

陈枫终于有了反应,呆呆的看着她。忽然,他跳了起来,激动的叫道:“你是冉玉雪冉师叔!”

他想起来了,五年前,他和燕清羽去外宗领取灵石的时候,远远的见过她一眼。当时她被大批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簇拥着,平素那些高傲无比的外宗强者都向她露出谄媚的笑,她根本没看到燕清羽两人,高傲的抬头离去。

那天回来之后,燕清羽喝得酩町大醉,醉酒之后,向陈枫讲了他和冉玉雪的往事。

原来当初燕清羽如日中天的时候,屁股后面永远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一口一个‘清羽哥哥’甜甜地叫着。

那是他的小师妹,同样天赋极高的冉玉雪。

两人一度被认为郎才女貌,神仙眷侣,而后来,两人更是外面一起历练。燕清羽受了重伤的那一次,他之所以受重伤,就是因为保护冉玉雪,不然的话,其实他可以轻松逃掉。

但是后来怎么样,燕清羽没说。等他酒醒之后,陈枫再问的时候,燕清羽就再也不肯说了。

陈枫心想,她当初和师父有那么一段情意,说不定是过来祭拜师父的。

但他的热情换来了冉玉雪的极度冷淡,她只是淡淡的扫了陈枫一眼,接着眉头就拧了起来。以她的修为,自然能一眼看穿陈枫的修为情况。

“经脉淤塞,丹田如铁,没有开辟,完全不是修行的材料,真是个废物!”

冉玉雪眼神冰冷,看着他的目光中满是不屑。

这让陈枫像是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浑身发寒。

“废物师父也就只能教出来废物徒弟,你们师徒两个,还真是一对儿。”

冉玉雪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陈枫攥紧了拳头。

他在心中疯狂呐喊:“冉玉雪,你等着,终有一天,我要让你对我,对我师父,刮目相看!”

········
第二章 接连突破!
········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

今年,陈枫十六岁。

五年前死掉的那个废物燕清羽和他的废物徒弟,几乎已经被乾元宗的众人遗忘。

夜色如水,陈枫忽然睁开眼睛,眼中有精光爆射。

他站起身来,冲着墓碑弯腰行礼,低声道:“师父,五年时间已到,我要遵从您的命令,将您的坟墓掘开了,还望您莫要见怪。”

说完,他开始挖土掘坟。

当他把坟墓挖开,棺材撬开,顿时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燕清羽的尸体,竟然消失不见了。

他不敢置信,当初可是他亲自把师父的尸体给埋葬的。

他跳下去,发现棺材底部,放着一个小小盒子。打开木盒,里面铺着的黄绸上,赫然陈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鼎。

青铜小鼎,布满铜锈,三足圆耳,造型奇古,充满了上古蛮荒的神秘气息。

小鼎之中,则是悬浮着一滴类似于血液一样的东西。

他只看了那滴神秘龙血一眼,就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像是有惊雷炸响,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他觉得,整个人似乎被扔在一片无边无尽的墨色天地里面一样,天是墨色的,墨色漩涡遍布天际,不停选装。

脚下是无边无尽的黑色原野,荒芜凄凉。

在荒野的尽头,有一条黑色的山脉,比乾元宗所在的青森山脉还要高大,高何止万丈?长何止千里?

当他走进了山脉,忽然,那山脉动了!

山脉昂起了头,那竟然是一颗巨大无比的巨龙头颅!只一颗脑袋,就比大秦国最高达山峰都要巨大。

而那绵延数千里的黑色山脉,竟然是这巨龙的身躯。

巨龙仰天长吟,就有磅礴大雨洒下,瞬间地面就变成了海洋,陈枫被淹没其中。

陈枫喘不上气来,几乎要窒息,难受的要命。

多了好久,脑袋才嗡的一声,从那个深海幻境中挣扎出来,陈枫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冷汗直冒。

他不敢再看那滴鲜血了,这究竟是什么生物的鲜血,怎么这么可怖?一滴鲜血都如此,那这种生物又是何等强大?

难道,这是龙血?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青铜小鼎像是活物一样,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上,然后迅速消失在他的手心。

陈枫一惊,他感觉到小鼎在顺着自己右手的经脉一路向上游走,接着,剧烈的痛苦传来,让他浑身就像是被撕裂一样。

疼得他在地上来回打滚,大声惨叫。他体表的皮肤肌肉绽裂,鲜血奔涌而出来,就像被凌迟了一样。

半个时辰之后,小鼎顺着经脉一路往上,到达了丹田位置。

陈枫只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人事不知,直接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陈枫一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身体表面除了血之外,则是糊了一层黑糊糊黑油一样的东西,散发着一阵恶臭,黏黏糊糊的,难受的要命。

但他浑身暖洋洋,轻飘飘的,舒服的要命,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陈枫内视自己的身体,顿时发出一声又惊又喜的欢呼。

他发现,他那坚硬如铁,没有一点儿空间的丹田,竟然被开辟出来了。

当然,丹田只是被开辟出来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大约只有拳头大小,而此时,青铜小鼎正悬浮其中。那一滴神秘龙血在里面翻翻滚滚,晶莹剔透。

忽然,龙血上分出来千分之一根头发丝那么细的一缕,从丹田中游走出来,沿着他的经脉开始游走。这一缕神秘龙血中蕴含着磅礴的力量,浩瀚的真气,陈枫经脉中堵塞的那些,在这一缕龙血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冲击的烟消云散。

剧痛又一次传来,但陈枫这次忍住了,他咬着牙,昂着头,心中一个声音在大声嘶吼:“这点儿痛苦都人受不了,你还怎么踏上巅峰?”

他咬紧牙关,口中有鲜血迸裂而出,浑身都在颤抖,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

剧烈的疼痛一波波袭来,半个时辰以后,陈枫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神秘龙血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的身体内穿行了一遍的,他那堵塞的经脉,竟然完全被疏通了。

如果说他以前的经脉是淤塞的小河沟的话,那么现在他的经脉就已经完全畅通,虽然很细,很窄,但是却是畅通的,真气在其中奔涌,甚至陈枫都能听到哗哗流水之声!

陈枫心中激动无比,此时他的身体中真气充盈无比。

感受到如潮般的痛苦迅速消失,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有狂喜涌出。

他仰天大吼:“我能修炼了,我经脉通畅,丹田开辟了!我不再是废物了!”

泪水磅礴而下,若不是亲身经历,谁能理解他的痛苦?

从小资质极差,十年修炼,毫无寸进,被人羞辱鄙夷,没人看得起,除了师父。这样的痛苦,多么巨大?

而现在,他终于能够修炼了。

真气在经脉中游荡了一圈,重新回到丹田,但是在丹田中蓬勃汹涌,跃跃欲动,根本就不安静下来。

陈枫心中一动,丹田中的真气顿时涌动起来,从丹田中窜出去,在各处经脉之中游动,随着丹田真气的游动,各处经脉之中也有真气从角落里出现,汇聚到这道真气之中。这道真气不断壮大,很快就从头发丝粗细变成手指粗细。

这些角落里出现的真气,是陈枫日常修炼时候积攒下来的。

虽然他由于经脉阻塞,导致无法修炼,境界毫无寸进,照理来说,他是一丝真气都不能修炼出来的。但是他修炼的贝多罗叶金经神奇无比,不但使得他的基础夯实无比,竟然让他硬生生的练出来许多真气,藏匿在身体各处。

之前一直没有发现,是因为他的经脉堵塞,真气无法流通。而现在真气流通了,自然就跟着出现。

真气流动,陈枫浑身一震,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满了蓬勃涌动的力量。

他心中露出一抹喜色。

“好神奇的小鼎,好神奇的龙血,龙血只是分出来一缕,竟然让我直接突破!当然,也有贝多罗叶金经的功劳,我之前一直以为这金经没用,但现在看来,我想错了,金经真的很神异,能让我这个废物练出真气来!”

“而且现在看来,余势未消,还能冲击!”

陈枫心念一动,体内真气如泉奔涌。

达到了后天境界第二重,他还不满足,要冲击第三重!

冲击后天境第三重,需要的真气数量相当之巨,陈枫将体内所有的真气都抽调出来,体内的真气进一步变粗,变成了有小拇指粗细,终于又一次浑身剧烈颤抖,全身的经脉都发出痛苦的呻吟,真气奔涌如潮水。

他赫然已经晋级后天境第三重。

陈枫握紧了拳头,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

他忽然一拳打出,空气中炸出一声爆响,空气震荡。

陈枫能感觉得到,自己这一拳,足有八百斤的力道,达到了一虎半之力!

后天境,第一重有百斤之力,第二重二百斤,第三重五百斤,第四重一千斤……以此类推。五百斤为一虎之力,而陈枫虽然刚刚达到第三重,但达到了八百斤之力,比一般的后天境三重强者多出一大半!

他一拳打在墓旁一颗树上,碗口粗细的大树顿时被从中打断。

陈枫仰天长笑,心情爽快无比。

从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变成后天三重强者,他怎么能不高兴?

而且,没有看到师父的尸体,也让他有了一个好的猜想。

“师父,你到底去了哪里?坟墓中没有你的尸体,看来你是没死,还给我留下了这个至宝。既然你们死,这我就放心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练功,总要找到你!”

可以修炼了,又得知师父没死,他自然很开心。

陈枫把盒子翻了一遍,确定里头没有其他的东西,就又把盒子放了回去,将坟墓重新埋好。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泥垢,闻到自己身上恶臭,苦笑一声,自语道:“陈枫,你可也是够脏的。”

说完转身,找到附近一条河流,跳进去清洗一番。

浑身洗得干干净净的,又换上一身简单但干净的衣服,陈枫才回到坟墓旁边睡下。

········
第三章 欺压
········

四月十五。

每个月十五日,是乾元宗的弟子领取资源的日子。

龙脉大陆,武者为尊,武者吸取灵气,凝结成真气乃至于更进一步的真元,武道巅峰,能毁天灭地,有无上威能。

吸取灵气,除了直接在天地间获取之外,还有一条重要的途径,是吸取灵石中的灵气。灵石中灵气的蕴含量远远超过天地间平均量,吸取灵石,增进修为的速度极快。

乾元宗的外宗弟子,每个月可以领取三块灵石。

陈枫身为外宗弟子,自然也不例外。

这一天,他收拾好,向乾元宗外宗行去。

乾元宗在青森山脉西侧,占据了七八个山峰,外宗所在的断箭峰高三千余丈,直插云霄,山上殿宇连绵。越往高处,居住的人身份就越尊贵。除了山上的宅院之外,山下还形成了一个小镇,里面住着许多外宗弟子的仆人护卫等。

陈枫顺着山路来到一个广场,广场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穿过广场,就是外宗的山门。

“陈枫。”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陈枫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回头看去。说话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相很普通,正含笑看着陈枫。

陈枫走到他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韩师叔。”

他是韩琮,和燕清羽一样,也是外宗长老。他是燕清羽的师弟,当初就对这个惊才绝艳的师兄很佩服,后来哪怕是燕清羽落魄了,他也和燕清羽关系很好。燕清羽死后,他对陈枫很照顾,如果没有他,陈枫这几年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韩琮笑了笑,又叹了口气,道:“陈枫,以后分配资源这个事儿上,我怕是不能照顾你了。”

陈枫诧异道:“怎么了?”

“我被调到别的地方做事,不再主管资源殿了。”

之前韩琮主管资源殿,负责外宗弟子每月资源分配,韩琮对他很照顾,每次都分他一些品质上乘的灵石。如果换了个人,会不会这么照顾他,很难说。他有些伤感,但不是因为以后拿不到品质好的灵石了,而是舍不得这个唯一对自己很好的师叔。

韩琮看出他的心思来了,他笑了笑,安慰道:“别担心,我虽然不在资源殿了,但还在外宗,咱们以后能见面的。”

他又压低了声音道:“现在负责资源殿的是孙长老,他当初被你师父教训的很惨,对你师父早就怀恨在心。他儿子还和你起过冲突,你以后要小心一些,他可能要为难你。”

陈枫心中一沉,重重点头。

人在屋檐下,暂时低头也无妨,等到实力强大了,再把该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拿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候,陈枫背后忽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看看是谁来了,这不是废物师父的废物徒弟吗?怎么,又来浪费我们外宗的资源了?”

陈枫回头,说话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锦衣少年,很俊秀,但嘴唇很薄,有些轻浮,显得有些刻薄。在他旁边,则是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个少年,就是孙欣,在他旁边,则是孙长老,外宗长老里面的实权人物之一。

陈枫还没说话,韩琮便盯着孙欣,寒声道:“孙欣,你再说一遍!”

目光如寒针,刺得孙欣低下头,不敢直视韩琮。

“哼……”一声冷哼传来,孙长老冷笑道:“韩师弟,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小辈都欺负,算什么本事?难怪宗里的前辈们信不过你,让我来管资源殿。哈哈!”

他看着韩综,哈哈狂笑,极为得意。

孙长老一直很嫉恨燕清羽,连带着对韩琮和陈枫都充满了恨意。

韩琮踏前一步,冷声道:“孙长老,我又没有本事,你说了不算,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

孙长老一听,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不由得退了一步。

他很清楚,他的修为比不上韩琮,哪里敢跟韩琮打?

但此时当着广场上这么多人的面,他要是不敢打,颜面无存,以后也没脸在外宗呆了。

正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怎么回事?”

声音淡漠,毫无感情。

众人看清楚来人之后,纷纷行礼,韩琮和孙长老也不例外。

来的是一个老者,须发皆白,此人乃是外宗太上长老苏兆东,地位尊贵,在外宗数一数二。他淡漠的目光扫过韩琮和孙长老,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你们两个,也都是外宗长老,当着这么多晚辈的面闹成这样,成何体统?尤其是你,韩琮,你还主动约战,闲的没事干了是吗?看来我把你从资源殿中调走,去负责猎杀妖兽,果然是对的。不成器!”

“还有你,你这个废物,不老老实实的在你那废物师父的坟边呆着,来这里惹是生非做什么?”

苏兆东明显偏袒孙长老和孙欣,孙长老嘴角露出一丝得意而阴冷的笑,看着韩琮。

韩琮被当众训斥,涨得满脸通红,浑身都在颤抖。他执掌资源殿这些年,公正无私,行事坦荡,结果现在却被人说的一文不值。

但他不敢顶嘴,对方是太上长老,实力高深莫测,一招之内,就能让自己尸骨无存。

陈枫低着头,咬紧牙关,暗中有烈焰在燃烧。

“苏兆东,今日你给我还有我韩师叔的耻辱,我一定要讨回来!”他在心中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兆东冷哼一声,深深的看了韩琮一眼,转身离开。

孙长老耻高气扬的看着韩琮,阴测测道:“韩琮,我保证,你会沦落的越来越惨,我告诉你,你会被活活整死!说不定哪天跟妖兽战斗的时候,就会被不知道哪儿来的一刀给了结性命!”

“还有你。”他又看向陈枫:“以后你每个月的资源都没有了!你这个废物,等韩琮死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张狂!”

“你!”韩琮怒道:“你别太过分。”

这时候陈枫忽然一声轻笑,脸上露出不屑之色。

孙长老怒道:“废物,你笑什么?”

“我笑你才是个废物!”

陈枫不屑的喊着他,冷笑道:“当年你仗着年纪大,修为高,挑衅我师父,被我师父一顿暴打,后来哪怕我师父经脉尽断了,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敢在我这个小辈面前耍威风,哈哈,好厉害,真是好厉害!”

“还有,这些年来,我师父死了,也没人教我练功。你的儿子孙欣,有你亲自教导,想来修为是很好的!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但如果我打败了孙欣,那么你和你儿子,是不是废物?”

“什么,你打败我?”孙欣瞪着陈枫,然后便是极为好笑的笑出声来,对着周围的人群叫道:“我没听错吧,这个废物说要打败我!要打败后天三重的我!”

围观的外宗弟子一个个也都是发出一阵嘲笑和不屑的讥讽。

“陈枫真是不知死活,一个连后天境一重都没突破的废物,还想挑战孙欣?”

“是啊,孙欣不但达到了后天三重,在外宗弟子中都算是中层强者,而且有孙长老悉心教导,听说掌握了许多高深的武技!”

“陈枫这是找死啊!”

……

这些议论,陈枫就像是没听见一样,他只是微微一笑,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儿布料来,扔给孙欣,这是代表挑战的意思。

“孙欣,敢不敢与我一战?”

········
第四章 谁才是废物?
········

孙长老冷笑道:“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废物。”

他看着孙欣:“欣儿,答应他。”

孙欣点点头,高声道:“我答应你的挑战。”

他看着陈枫,狞笑道:“只会呈口舌之利的废物,下了地狱之后,代我向你的废物师父问好!”

说着,拧了拧拳头,浑身气势喷薄而出,后天三重的力量溢满全身,周围人发出一声惊呼。

韩琮惊道:“陈枫,你疯了?你的实力……”

“韩师叔,不用担心。”陈枫微微一笑,低声道:“我有把握。”

韩琮有些惊疑不定的点点头,但是下定决心,一会儿一旦有什么不对,就把陈枫救下来,带他离开这里。

人群围了一个大圈子,圈子里,陈枫和孙欣面对面站着,相隔两丈。

孙欣伸出一根手指,狞笑道:“陈枫,一拳,只用一拳,我就送你去见你那废物师父!”

他是后天三重武者,手上有五百斤力道,一拳足以将陈枫打死。当然,那是之前的陈枫。

他们都不知道,现在的陈枫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哪儿这么多废话?就会叽叽歪歪的!”陈枫不耐烦的冷喝一声,踏步上前,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一拳破空,拳风震荡,庞大浩然的力量随之涌出。对面的孙欣脸色大变,他能感觉到拳上蕴含的庞大力量。他心中惊骇莫名,这个废物怎么这么厉害了?但他来不及多想,大喝一声,真气涌动,手掌变成了青色,两股力道撞在一起。

黄级一品武技,青木手!

修炼青木手之后,能够将手掌转化成木质,变得更加坚硬,痛觉也会极大减弱。对于初级武者来说,肢体变坚硬,痛觉削弱,都是很有用的能力。对于外宗弟子来说,这是一门很强大的武技,如果不是有一个当长老的父亲,孙欣绝对得不到这门功法。

“这个废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实力大进,成为后天三重武者,但他绝对不可能是孙少的对手!”

“就是,看他样子,根本没有练过任何武技!”

旁边有人说道。

轰然一声,两拳相交,孙欣大骇,只觉得磅礴的真气涌入自己体内,震得自己气血翻腾。

而就在此时,陈枫一声大喝,浑身真气磅礴涌出,孙欣啊的一声惨叫,直接飞了出去,飞在空中,脸色一片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重重的摔倒在地,孙长老不敢置信的大叫道:“欣儿!”

现场安静无比,围观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抽了一巴掌一样,他们看着陈枫,眼中的戏谑和不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的畏惧。

陈枫怎么可能这么厉害?竟然能打败用了青木手的后天三重强者孙欣!他们都看的很清楚,陈枫没有动用任何的武技!这么说,他应该有上千斤的力道了!难道他已经是后天四重的实力了?

不敢置信,不可思议,全场震惊!

孙长老在检查孙欣的伤势,他伸手一摸,真气涌出,在孙欣体内转了一圈,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原来孙欣体内有几条极为重要的经脉,竟然已经被陈枫雄浑的真气给震得断裂。经脉寸断,哪怕是自己用珍贵药物替他修复,也要耗费至少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而且恢复之后,修炼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快。更别说,那大量的珍贵药材,就连他,想要拿出来也是极为困难。

陈枫冷笑道:“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在动用武技的情况下,却被我一拳打成这样,谁才是废物?”

“小畜生!”孙长老厉喝一声:“你下手竟然如此狠毒!”

陈枫毫不畏惧,嗤笑一声:“你儿子想要要我性命,我只不过把他打伤,你还想怎么样?你儿子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

“小畜生,你如此残害同门,我饶不了你。”孙长老一顶大帽子压了下来,无耻之极。

陈枫给气笑了:“你儿子要杀我,我就该抻着脖子让他杀是不是?我要杀你儿子就不行?呸!”

“少废话,今日一定要取你性命!”孙长老大喝一声,就要蹂身扑上,此时韩琮却是闪身过来,挡在陈枫面前,嘲笑道:“姓孙的,你以大欺小,要不要脸?你要打是吧?来来来,咱俩打!”

孙长老不是他的对手,不敢跟他打,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陈枫一眼,抱着孙欣,飞速掠走。

陈枫扫了四周一眼,接触到他的目光,不少人都低下头去,不敢看他。他们中大部分人修为都不如陈枫,而且他们心虚,以前他们欺负过陈枫,有的甚至闯入茅屋中抢过东西,他们都怕陈枫的报复。

陈枫冷哼一声,冰冷的目光扫了一遍,让他们心中生寒。不过陈枫并没多说什么,和韩琮离开这里。

········
第五章 挑选武技
········

“陈枫,你瞒的我好苦!”

离开人群,走在外宗的山路上,韩琮向陈枫笑道。

不过他话里并无责怪之意,而是很为陈枫开心。

“抱歉,师叔,我之前实在不是有意相瞒……”陈枫歉意道。

“我知道,我知道,生怕树大招风嘛。”韩琮哈哈一笑:“没事儿,不用解释,我很为你高兴。但是……”

他肃容道:“你师父生前树敌无数,原先都认为你是个废物,不屑对你动手,现在你改变了别人对你的看法,只怕也会更加危险了。听我一句话,一定要小心行事。”

陈枫心里暖融融的,道:“师叔,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那你现在打算做什么?”韩琮问道:“还去资源殿领取灵石吗?”

陈枫摇摇头:“先不去了,要去的话,师叔你肯定还会和孙长老起冲突,这些年,我那里灵石积攒了不少,也不差这么几块。等我以后实力足够强了,再去寻孙长老的晦气。”

韩琮欣慰点头。

陈枫能退一步,他很欣慰。真正的强者,不能一味耍横斗狠,要能屈能伸,能知进退。那些雄霸一方的大能们,有几个是一帆风顺的?

“韩师叔,我想先去武技阁挑选一门武技,师父一直教我修炼功法,但没有教过我武技。”陈枫说道。

“好,我带你去。”韩琮笑道:“正好,负责武技阁的是我刚入门时候的一个师叔,是外宗的太上长老,我可以帮你说几句好话。”

两人从大道上下去,顺着一条小路来到武技阁,武技阁后面就是悬崖,四周山花绽放,绿树藏幽,很是安静。一路过来,碰到几个外宗的弟子,手里捧着一本线装书,视若珍宝的离去。他们都是从武技阁中挑选了功法,匆匆出来,着急去修炼。

有几个人看到陈枫,都是露出嘲笑之色,但看到他身旁的韩琮,就都不敢说话了。

武技阁门口,一个老者靠在台阶上喝着酒,他胡子头发乱糟糟的,看着很邋遢。酒葫芦屁股朝天,酒液滚滚而下,他大口的吞咽着,嘴角有酒液溢出来。隔着老远,就能闻见他身上传来的浓烈酒气。

韩琮走上前去,低声道:“太上师叔,弟子带了个人来,是燕清羽师哥的弟子,本来都认为他是废物,但他现在能够修炼了,而且一举到了后天第三重,按照宗门规矩,到了三重,可以挑选一门武技。”

老者哼哼了两声,也不知道说的什么,韩琮回身道:“你进去吧。别呆太久,早点出来。”

“谢谢师叔。”陈枫没有多问,走到门口,又冲着老者行了一礼:“多谢太上师叔祖。”

说完这句话,才走进去。

武技阁中很大,方圆足有数百米,一排排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类功法武技,至少也有上万部之多。

外宗的武技阁,只供给外宗弟子使用,而外宗弟子,基本上都是后天境界。武技阁中的武技,等级最高的,也只有黄级三品而已。

武道修行,循序渐进,后天一重到三重,只能在一层挑选,达到四重,可以进入二层。达到七层,可以进入三层。

陈枫直接想通往二层的楼梯走去,一层的武技他根本看不上去。虽然没有达到四重,但后天四重有一千斤力道,而他已经到了八百斤,他想试一下。

刚踏上一级台阶,他就感觉身体被拦住了,像是楼梯上有一道透明的气障,阻碍了他前进的路。

陈枫并不意外,他全身真气鼓荡,涌了出来,和气障对抗,试图充进去。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压着气障向后凹下去,但气障坚韧无比,无论如何,就是不破裂。陈枫额头大汗淋漓,由于催动真气过度,经脉已经发疼,但他还是咬着牙,死命的朝前进。

就在此时,忽然啪的一声轻响,就像是一个气泡破裂了,气障消失的无影无踪。陈枫赶紧收住步子,不然就一头撞在楼梯上了。

他有些惊诧,没想到就这么冲进来了。

陈枫没有多想,快步上了二楼。

“目标很明确,有韧劲儿,是个不错的苗子。好苗子,我当然要行个方便。”

武技阁外,醉醺醺的太上长老轻声说了一句,眼睛明亮,哪有半分醉意?

韩琮行礼道:“多谢太上师叔。”

“当年他师父,可惜了……”太上长老叹了口气。

陈枫在二楼挑选武技,功法他已经有了贝多罗叶金经,不需要再找别的。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9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