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修罗,脚底当白骨累累,尸山血海,御龙天下

玄幻小说推荐
第一章 修罗归来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将整个华夏国点缀的绚丽多姿,仿若人间仙境。

青州市,一家地下赌场中,此刻却乌烟瘴气,气氛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十几名凶神恶煞,赤着膀子,露出狰狞刺青的大汉,眼神充满戏虐盯着对面的两男一女。尤其是女人身上的目光,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实在是这个女人长得太过漂亮,貌若天仙。

“这里是一百万!人我带走了!”

王子琼眼神复杂的瞥了一眼地上瘫坐的一个青年,那张清丽绝世的面孔上,面若寒霜,冷的让人心悸。

至于瘫坐在地上的青年,则鼻青脸肿,面色苍白,头发充满油腻,散发出阵阵酸臭味,仿佛有好多天都没有洗澡,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哈哈,不愧是我青州市大名鼎鼎的雄鹰安保美女总裁,就是豪气大方!”

王子琼的对面,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大汉,伸手接过支票轻轻弹了弹,放声大笑,一双眼睛却充满淫邪味道,上下扫视着对面清丽绝世女人的高挑玲珑的身体曲线。

“其实,照我说!王总,这一百万赌钱大可以免了的,与其招这么一个废物女婿上门,倒不如选择我们!我们这里这么多兄弟,随便挑出来一个也比你这废物老公强啊是不是……你懂得!”

光头大汉的话语刚落,乌烟瘴气的地下赌场内,顿时响起一大片放肆的大笑,一个个混混,眼神炙热扫视着王子琼完美的身材和脸蛋,污言秽语不断。

混乱的地下赌场中,谁都没有注意到,地上原本瘫坐着的那个鼻青脸肿的青年,那双毫无焦距的眼眸,渐渐有了光芒。

裴君临静静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脑子现在很乱、很乱!

他乃是堂堂万千世界的修罗战将,让无数星空异类种族臣服的存在,正在与可怕的龙族相抗衡,从而企图征服这种星空中最强猛的生物。

可忽然接收到一股陌生的记忆,这股记忆的主人名字和他一样,也叫裴君临,但却有着和他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这……竟然是一个赘婿,而且是一个十足的大草包,眼高手低,爱吹牛逼,还爱喝酒赌钱,这一次就是栽在了喝酒赌钱的臭毛病上……

许久许久之后,裴君临终于轻轻叹了口气,抬起那双黑的妖异的眸子,语气带着莫名的激动,轻轻呢喃了声:“我修罗战将裴君临,竟然重生回来了!”

“徐坤,你别太过分!”

在王子琼的身边,站着的一名满脸英武之气的男人怒火填胸。

他的名字叫金泰,是雄鹰安保的总教头,在整个雄鹰安保地位都非常高。

“老子过分了又怎样?你一个看门狗,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瞎逼逼,你信不信再多说一句,老子他妈的今天让你走不出这里!”

然而,徐坤却丝毫不鸟金泰,反而眼神阴鸷充满威胁,周围十几条大汉也纷纷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是一股冰冷阴沉的冷笑。

被十几个大汉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金泰的脸色立刻变得非常难看。

“好了!都给我闭嘴!金泰,扶起他,我们走!”

王子琼冷着一张清丽绝世的俏脸,说完便转身离开这家地下赌场。

回去的路上,车内气氛异常沉默,金泰开车,王子琼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后排位置上只有裴君临一个人。

这也正好符合了裴君临的心意,他现在急需要理清一些思路。

第一,就是他真的附体重生了,而且重生在了三年前曾经生活过的青州市,他是一个赘婿,前面副驾驶座位上的清丽绝世女人,就是他的老婆!

第二,通过接受记忆,裴君临知道这一次他欠下一百万的巨额赌债,完全是被人下套的,可怜之前的宿主,被人活生生打成了白痴,倒是便宜了他!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既然附体重生了,那三年前暗害他裴家的那些人,罗家、谢家、周家必须付出血的代价,尤其是那个刻骨铭心的周家女人,还有整件事背后的主谋江北裴家……

没有人知道,三年前,裴君临就生活在这青州市,只不过却比这个赘婿身份的裴君临强太多了,他是青州裴家最耀眼的天才,资质无双,风华绝代!

三岁初蒙,七岁明劲,十二岁暗劲大成,十八岁时武破宗师,被誉为武道界最有可能突破先天的天之骄子。

可是,三年前,噩梦天降,裴君临却被他自认为忠贞不渝,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下毒,然后联合一群神秘人突然围攻至死,一身宗师骨骼乃至精血活生生被人挖走,只剩下一张人皮。

但没有人知道,裴君临的灵魂却没有魂飞魄散,反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从而发现了惊天隐秘。

他青州裴家,竟然是江北庞然大物裴家的旁支,他的一身精血、骨骼都被裴家人残忍的剥夺,予以培养嫡系族人。

不仅如此,裴家还鼓动青州各大势力,直接摧毁了青州的裴家,促使裴家族人奄奄一息,鸟兽走散。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裴君临,呀呲欲裂,灵魂散发出滔天的怨恨,没想到,却被恰巧路过的师尊——玲珑神女所感知,从而出手救下,重铸肉身!

从此,裴君临获得惊天机缘,以绝世的资质,短短三百年时间就成为了万千世界威名赫赫的修罗战将

一身神通术法,威震万千世界,帮助师尊玲珑神女征服一个又一个的星空种族。

只不过,就在裴君临帮助师尊玲珑神女征战星空最强生物龙族时,出现了意外,导致附体重生……

“停车!”

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裴君临的思绪,回过神来后就发现车子停在了一家很高档的酒店门口,酒店名字叫华龙酒店。

副驾驶座位上的王子琼,开口对着金泰道:“你开车将他送回去吧!我今晚还有个工作要谈!”

“王总,让我跟着您吧!罗成他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他今晚约您在这里谈工作,摆明了是心怀不轨……”金泰焦急道。

王子琼摆手制止:“放心!我会小心的!你只要把他送回家就好!”

说罢,王子琼便干脆利落的下车,期间甚至都没有去看后排座位的裴君临一眼,由此可见,裴君临的地位。

等到王子琼走进华龙酒店大门后,开车的金泰忽然回头,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之气,冷冷道:“裴先生,我还有事,麻烦你下车!”

裴君临挑了挑眉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闻言下了车。

看到裴君临这幅懦弱的姿态,金泰更加不屑轻蔑,隔着车窗冷笑道:“裴先生,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就早点和王总离婚吧!像你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王总……”

冷笑中的金泰并没有看到,转身融入黑夜中的裴君临全身缠绕着一道道神秘气息,这些气息说过之处,原本受伤的身体,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一刻多钟后,就在之前发生的那家地下赌场,忽然发生了特大火灾,浓烟肆起,火光照亮了方圆千米之地,惊动了无数人。

当所有人都忙着救火之际,一个黑影全身带着惊人的寒意,离开了地下赌场。

他的一双漆黑色眸子,遥遥落向华龙酒店的通天大厦,嘴里轻轻呢喃了道:“罗家罗成么,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捣鬼,也好!既然你主动凑上来,那我们就好好请算一下三年前与三年后的这笔账吧……”


第二章 杀,一切该杀之人!

夜,渐渐深了,深夜的寒意笼罩了整个青州市,街道上一片冷冷清清,野狗野猫也不见一只。

然而,这一切对于华龙酒店来说,无论是春夏秋冬,寒冷或者酷暑,这里的生意始终如一,每晚都是夜夜笙歌,灯红酒绿,醉生梦死……

这里绝对是青州市最为著名的销金窟,敢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此刻,在位于华龙酒店的一间高档包间内,罗成静静看着对面清丽绝世的王子琼,将他加了作料的酒水喝进肚子,呼吸略显急促。

因为,只要一想到眼前这位青州市大名鼎鼎的最美美女总裁,再过上个两三分钟,就会变成他的人,婉转承欢,罗成的一颗心就激动不已。

甚至,为此他都准备好了录像,预示着日后眼前这位大名鼎鼎的最美总裁,彻底沦为他的玩物!

“王总?王总?王子琼?”

看着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曼妙身影,罗成缓缓站起身,试着喊了几声,当发现人影一动不动时,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上,逐渐露出一抹狰狞与难掩的兴奋。

“贱人,让你给老子再装清高!过了今晚,你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罗成俯视着倒在沙发上,已经陷入昏迷中的女人,骂骂咧咧。

“你以为你王家随便找个人入赘,就能阻挡老子的念想,我呸!”

“妈的,胆敢染指老子看上的女人,给他下套,只不过才刚刚是个开始,以后我会慢慢的玩死他!”

罗成骂骂咧咧中,已经将手指伸向倒在沙发上的王子琼,当手指接触那柔软滑腻的肌肤时,饶是以他久经风浪的身体,也变得异常冲动。

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他作为堂堂罗家的继承人之一,不知道有过多少女人,可任何一个也比不了眼前女人给他所带来的那股颤栗兴奋感,这样一个绝色丽人,罗成做梦都想把对方搞上床。

“罗……罗成……你混蛋……”

中了药物的王子琼,感觉到身体的侵犯,勉强恢复一丝清醒,当她看到赤红着眼睛逼近的罗成时,岂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立刻急的眼泪汪汪,可却根本无力改变着什么。

“嘿嘿,王子琼!看到了么?那里我已经设置好了录像,今晚过后,我会让整个青州市的人知道,大名鼎鼎的雄鹰安保女总裁,那张清冷绝世的美人外表下,其实有多银荡!”

“哧啦!”

随着罗成的话语,王子琼身上的衣服直接破裂,露出了欺霜赛雪的肌肤,刺激的人鼻血狂流。

王子琼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知道一切恐怕都已经无法挽回……

可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动静,刚刚准备霸王硬上弓的罗成直接怒了,骂了声卧槽,然后就气势汹汹走向房门。

没想到,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猝不及防下的罗成,脑袋直接就磕在了上面,立刻痛的惨叫一声,眼冒金星。

“我草尼玛……”

愤怒的快要杀人的罗成抬起了脑袋,但等他看清裴君临的面孔时,反而一愣:“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啊!”

还不等罗成把话说完,一记势大力沉的巴掌已经甩在了他的嘴巴上,顿时,鲜血横流,门牙也崩掉了两颗,惨叫声凄厉!

裴君临冷冷看着神色痛苦的罗成,渐渐地,与脑海中某个印象所重叠,最后完美的重合在一起!

三年前,裴家被人逼得家破人亡时,这罗成就是其中一员,虽然不是主力,却也是一份子!

没想到,重生附体以来,竟然直接就遇到了!

“王八蛋,你竟敢打我,翻了天了你!”

终于,慌乱的罗成平静下来,再怎么说他也是罗家的人,哪怕再纨绔,心理素质还是有的,他一手捂着流血的嘴巴,一手指着裴君临的身体,眼神怨毒。

“原本老子还想让你多活几天的,既然如此,那今晚你就去死吧……来人!”

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外面仿佛一个人也没有了。

罗成的心头狠狠一跳,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是再喊你的那些狗腿子么?那我告诉你,他们都死了!”

裴君临淡淡的说道。

什么?!

罗成吓了一跳,抬起头死死盯着眼前站着的青年,旋即咧嘴大笑起来:“哈哈!人们都说,王家招了一个废物女婿,明明没有任何本事,却偏偏爱吹牛逼,之前我还不相信,没想到……呃!”

原本正在大笑的罗成,突然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声,掐住了脖子,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差点凸出,下一秒,发出一声惊恐无比的尖叫声:“啊!鬼啊!”

因为,他竟然看到,裴君临的手指间上,冒出了一团绿幽幽的火焰。

那火焰的颜色格外渗人,好像来自九幽地狱的火焰,同时,整个包间内的气温下降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刺骨冰冷。

“现在,你还不相信,你的那些狗腿子,是我杀的么?”

冰冷而刺骨的声音,传入了罗成的脑海,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腥臊的味道涌出,罗成竟然……吓尿了!

“你……你不是裴君临……你到底是谁?”

惊恐无比的声音,从罗成嘴里发出,面无血色。

“呵呵!”

回答他的是一声淡漠的冷笑。

“罗成,你还记得三年前,从这青州市被除名的裴家么……”裴君临声音幽幽道。

罗成的眼珠子突然一缩,下一秒,脸色彻底大变,失声惊呼:“你是……”

然而,裴君临却没有兴趣听他说完,只是曲指轻弹,指尖那朵绿色火焰,如飘舞的花瓣,轻飘飘朝着地上的罗成落去。

而至于裴君临,却连看也没有去看结果,而是大步跨出,抱起沙发上昏迷不醒的王子琼,再次屈指一弹,焚烧了旁边的录像机,转身便走。

一直到裴君临抱着王子琼离开,瘫坐在地上的罗成,方才如梦初醒,他竟然没死!

“哈哈!老子竟然没死,装神弄鬼的混蛋,你给老子等着……啊!”

惨叫声突然打断了罗成的话语,他低头就看到了自己已经着了火的身体。

那绿色的火焰,从他的脚掌开始,一寸寸燃烧着他的血肉,痛苦直达灵魂的最深处!

罗成想要张嘴惨叫,却发现嗓子仿佛被某种无形的东西堵着,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所有的痛苦,他都得独自承担!

他咆哮着,翻滚着、癫狂着……

绿色的火焰越来越旺,渐渐包裹了他的全身,直至最后点滴不剩!

但诡异的是,包间里的一切东西,都没有任何火焰损坏的痕迹……


第三章 赘婿

华龙酒店,当裴君临抱着王子琼走出酒店大门后,就直接拦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出租车里,明显中了药物的王子琼,整个人变得异常躁动不安,时不时还夹紧了一双惊心动魄的美腿,亦或者用精致的面孔磨蹭着裴君临的手臂,那姿态宛如一只小野猫。

裴君临的眉头微微皱起,终于收回车窗外面的视线,正眼打量起他现在所谓的妻子。

这一看,还真被惊艳了一下,哪怕早就从之前的宿主记忆中得知,现在的妻子非常漂亮,乃是整个青州市都非常有名的美女总裁!

可他裴君临是什么人?

闻名万千世界的修罗战将,被无数星空种族膜拜臣服的存在,一路行来,见识过太多的国色天香,异族美人,什么仙子、神女、圣女、魔女……统统任他索取!

然而,当看到身边那张清丽绝世的精致面孔时,裴君临还是失神了一下,暗自骂了声某人,艳福真是不浅!

这时候,倒在身边的王子琼,体内药物似乎愈发发作的厉害,一张清丽绝世的面孔上,绯红一片,两条修长的美腿,不停的用力夹紧,呼吸急促。

两只小手已经开始不安的撕扯身上的衣服,诱人的红唇微微张,一副任人采摘的模样。

“真是麻烦!”

裴君临忍不住皱起眉头, 并指如剑,一指点向了躁动不安的王子琼脖颈。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声闷哼从裴君临的嘴里发出,他整张面孔陡然苍白如纸,许久之后,方才恢复一丝血色。

只是,那双漆黑而妖异的眸子,却冷得让人心悸!

因为,就在刚才,裴君临察觉到他现如今的实力,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谷,不要说是原先一身通天彻地的神通术法,就连最基本的神魂之力,也削减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现在的他,孱弱的随便一个修仙者都能轰杀!

不!这绝对不行!!!

附体重生一次的裴君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知道,现在这个世界,远非表面上那般祥和宁静,武道界、异能界……甚至在地球的平行空间里,存在着万千位面,生存着各个种族。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强大的实力,才能得以生存!

“九转幽冥功,一转一重天!”

心念动作间,裴君临突然心底轻喝一声,刹那间,无尽的神魂中,涌现出一页金光灿灿的经文。

这经文上刻着神魔的图像,亦真亦虚,变幻莫测,有的张牙舞爪,天魔盖世,有的则慈眉善目,悲天怜人……

这便是裴君临三年前,跟着师尊玲珑神女后所获得的逆天机缘,凭借着这部【九转幽冥功】,他以区区凡人的身份,短短三百年时间,就成为了威震万界的修罗战将,裴修罗三个字,让无数异族闻之胆寒!

此刻,附体重生,裴君临再次召唤出他最强大的依仗!

很快就轻车熟路,沉浸在忘我的修炼当中。

修仙的等级有九层,分别为:炼气、筑基、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合体、大乘、雷劫,正好对应着九转幽冥功的九重天,每当突破一重天,就等于是迈入一个等级。

现如今裴君临的实力,从九转幽冥功的第八重天跌入到刚开始,也就代表着大乘境界,再次跌入到炼气期,等同于从头再来,但没有人敢否认,重修一次的裴君临,将会以一种怎样的霸道姿态,再次重返巅峰!

“先生!先生!汤臣别苑到了!”

裴君临是被出租车司机叫醒的,睁开眼睛时,两道冰冷如刀的目光顿时射出,差点将人家司机吓尿。

汤臣别苑,就是现如今裴君临住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其实应该说是人家王家的。

按照记忆,裴君临抱起还在昏睡中的妻子王子琼,大步走向一座复式别墅。

这个别墅,是王家的,他的岳父、岳母,还有小姨子都住在这里。

好在,如今已经是深夜,别墅里所有人都睡了,裴君临抱着王子琼,按照脑海中的记忆,上了二楼,推开一间豪华的卧室房门。

随手将怀里的妻子王子琼丢在床上,裴君临就一门心思的继续开始修炼,附体重生的他,身负血汗深仇,所以,唯一的念头就是变强,变强!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洗刷三年前的耻辱!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正陷入修炼中的裴君临,感觉到有一个柔软而滚烫的身体,钻入了他的怀里。

裴君临豁然惊醒,刚准备动作,蓦然间,嘴唇已经被人堵住,热情而又肆意,鼻息间,尽是浓浓芳香。

“王子琼?!”

裴君临很快就知晓了怀里女人的身份,想必是身体里的药物又发作了,若是换做裴君临刚刚附体重生时,这点药物,弹指即可解除。

可是眼下,裴君临却是很无奈……

罢了!既然都是夫妻了,那想必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也不是什么问题!

裴君临放开了心神,很快,黑夜中两个身影倒在了床上,不久之后,一道不可思议的低呼声响起。

“竟然是纯阴之体!纯阴之体……哈哈!”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大浪涛涛,梅开几度!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一切平息后,开垦的荒田带着浓浓的满足,已经沉沉睡去,而耕地的牛儿却愈发精神,盘膝坐在床上,静静修炼着,浑身缠绕着一股神秘的气血。

清晨,当王子琼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床上依旧盘膝静静坐在那里的身影,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晚两人办完事后,他就坐在那里了吧……嗯?

一想到昨晚,王子琼清丽的面孔上,不由浮现出一抹诱人的绯红!

结婚两个月以来,虽然早已经认命,可真当事实发生的那一刻,还是有些五味具杂!

坚守了二十四年的宝贵,就这么失去了!

交给了一个,处处低庸,被家人乃至所有人,都瞧不起的男人手中,这难道就是自己的命么?

王子琼心中暗暗叹气,或许这就是命吧!

毕竟,这个男人当时可是她和父亲王海山亲自挑选的,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遏制那些白眼狼一般的亲戚,另一方面,也算是清除四周嗡嗡乱叫的蜜蜂。

砰!

正想着,紧闭的卧室房门被人猛地推开,冲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孩,明眸皓齿,只是那张漂亮动人的俏脸上,充斥着一片惊慌。

“姐,不好了!那群白眼狼又来了,而且还带来了罗家的人……啊,臭流氓!!”

女孩的话语才说到一半,突然,注意到床头赤果着上半身,静静盘坐的裴君临后,立刻捂住眼睛,满脸羞愤!


第四章 豺狼虎豹

安静的卧室内,王子琼看着突然风风火火闯进来的女孩,颇有些无奈的伸手捂住了额头。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唯一的妹妹——王子瑜,现年二十一岁,刚刚读完大学。

她的父母一共就她们两个女儿,这也是为什么要找一个赘婿的主要原因,毕竟,女儿嫁人就成为别人家的了,可如果找一个上门女婿的话,那以后王家也算是有个香火延续。

“子瑜,还不赶紧出去!没看到我们都还没起床么?”

王子琼开口呵斥妹妹,脸色微红,毕竟她现在被子里的身体可是不着丝缕,而且昨晚上才进行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甚至边上的男人,也仅仅就穿着一件短裤,赤果着结实的上半身。

“哦哦哦……好的!好的!”

王子瑜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俏脸通红的同时,双手捂住眼睛,快速后退,只是那比眼睛还要大的手指缝隙,完全暴露出她内心的小揪揪,八卦之色,毫不掩饰。

“你还看!”

王子琼见状再次呵斥,吓得王子瑜马上开门跑出去。

然而,还不等王子琼松了一口气时,紧闭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吓得刚刚准备穿衣服的王子琼再次缩进了被子,恼怒不已,瞪着去而复返的妹妹。

“姐!那你们快点下来啊,那群白眼狼和罗家的人太可恶了!我真想打烂他们的嘴巴!”

王子瑜说完,一溜烟的走了!

王子琼这才长舒一口气,抬起脚踢了踢始终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身影:“哎,你能不能下去把门反锁一下啊!”

回答她的却是一片冷漠,裴君临盘膝坐在床边,眼眸闭合,一动不动,仿若一尊雕塑。

王子琼立刻瞪大了美眸,满脸不可置信。

她刚才的语气应该足够温柔吧,而且都还没有找这个家伙算昨晚趁火打劫的账,这人倒好,刚刚吃饱,嘴巴都不擦,便转脸不认人了!

“裴君临!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王子琼心中委屈,忍不住提高了音调,可那道身影依旧一动不动,恍若未闻。

“你……你……你很好!”

王子琼气的贝齿紧咬红唇,原本她已经准备接受命运的安排,稀里糊涂的过日子,谁又能想到,这男人刚刚吃干净,就翻脸不认人,呵!男人!

王子琼气苦,默默坐起身,裹紧身上的被子,开始下床。

动作的时候,忍不住触动了某处的疼痛,脚步微微有些不利索,尤其是当看到床上那朵殷红的梅花时,王子琼抓着被子的手掌,上面根根青筋凸起。

一刻钟后,穿戴整齐的王子琼重新出现在视野,一张清丽绝世的面孔,仿佛上天最美好的杰作,制服下,是一具恰到好处的曼妙高挑身材,酥胸丰满,腰肢纤细,丰臀圆润,笔直修长的一双美腿,散发出惊心动魄的魅力。

王子琼踩着高跟鞋,蹬蹬噔的朝着门口走去,路过某个人影的时候,特意停顿了一下,然而她再次失望了,那道以前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依旧紧闭着眼睛。

怒气哼哼的王子琼,狠狠摔门离开。

当王子琼下楼后,一眼就看到,楼下的客厅里,早已经坐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男女老少都有,这些全都是她所谓的‘亲戚’,大伯、大伯母、二伯、二伯母……以及堂兄堂妹。

除此之外,让她俏脸寒霜的是,客厅的正首位,有一个肥胖如猪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四周站着两排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她的父母和亲戚,全都舔着脸,陪着笑,恭维着那个男人。

王子琼的脸色直接就下降到冰点,因为她一眼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罗奎,青州市罗家的老三,绰号罗三爷,一个黑白两道都通吃的大人物,让无数人畏惧的存在!

同时,也是王家的雄鹰安保事业,最大的对手!

“子琼,这里!”

当王子琼出现在楼上的时候,下方客厅里原本正在谈笑的众人,也纷纷停下了说笑。

许多人都被王子琼的魅力所震慑,即便他(她)们早就认识,可是每一次见到那张清丽绝世的面孔,依旧让人生出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心理。

“子琼,还不赶紧下来,对三爷问好!”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恼怒的声音传来,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尖嘴猴腮,瘦骨嶙峋,他是王子琼的大伯。

“快点的,三爷都等你许久了!”

又是一道不客气的声音响起,那是王子琼的二伯,紧随其后,就是大伯母、二伯母等亲戚,别看王子琼在外面名声不小,可是在王家,却始终受人诟病。

至于王子琼的父母王海山、秦燕夫妻俩,一辈子胆小怕事,更是在家里地位很低,随便一个人都能踩两脚。

“罗三爷早!”

王子琼清冷着俏脸,无视周遭所有亲戚,走到了罗三爷的面前,开口问好。

真皮沙发上,被众多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保护的罗三爷,这时候终于抬起头,一双绿豆大的小眼睛,带着莫名的光芒,上下扫视着王子琼清丽绝世的面孔。

“早啊!王小姐!”

“我是一个爽快人,也不拐弯抹角了,还是我们之前所说的那件事,不知道王小姐考虑的如何了?是否准备将雄鹰安保卖给我振威安保集团?”罗三爷笑眯眯的开口道。

“这不可能!想都别想!”

没想到,还不等罗三爷话语落下,王子琼便一口拒绝。

“混账,王子琼!雄鹰安保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也有股份,岂能容你一个人说了算?”

王家大伯立刻就怒了,大声呵斥。

“就是,我们都同意了罗三爷的条件,凭什么你就不同意?”

王家二伯怒气冲冲,仿佛王子琼犯下了某种滔天大错!

王子琼倔强着一张清丽的面孔,冷冷道:“就凭我现在是雄鹰安保的总裁,爷爷当年亲手将公司交给了我,我必须要对他老人家的遗愿负责!”

“胡扯,那老东西死都死了,狗屁的遗愿!”

王家大伯怒骂。

“大伯,那可是你父亲,你怎么可以……”

一旁站着的王子瑜看不下去了,涨红了脸蛋,顷刻间,整个王家乱成一锅粥,好像菜市场。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突然,罗三爷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别墅,吓了所有人一跳,回过头时,就看到罗三爷阴鸷着脸从沙发上站起来。

“王小姐,看来我们今天是没得谈了!也罢,既然如此,来人啊,给我将王小姐带走!”

顿时,立刻有两个黑衣保镖,凶神恶煞的朝着王子琼走去。

“你们干什么?罗三爷,你们这是要干嘛啊!”

突如其来的异变,直接将所有王家人都吓懵了,满脸不知所措。

“罗三爷,你们这是在犯法,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王子琼俏脸寒霜,相比较与其他人的慌乱,她则冷静多了。

“报警!好啊!老子他妈正巴不得呢!”

没想到,罗三爷不仅不怕,反而神情充满阴鸷,死死盯着王子琼那张俏脸,声音阴冷道:“贱人,昨天晚上,在华龙酒店,你到底把我侄子罗成怎样了?”

轰!

如同晴天霹雳,罗三爷的一句话落下,直接让所有王家人,都纷纷呆滞在原地。

还不等众人回神,就听得罗三爷继续道:“我侄子罗成,自从昨晚和你这个贱人呆在一起后,至今了无音讯!任何方式都联系不上!”

“不仅如此,跟随他的几名保镖,也全部消失,仿佛人间蒸发一样!”

“我调查了华龙酒店的录像,发现我侄儿罗成和你一起进入包间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现在,你这个贱人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而我侄儿却无故失踪了,贱人,你是不是应该给老子一个合理的解释?”

嗡!

听到罗三爷的最后补充,所有王家人全都吓坏了,一个个膛目结舌!

罗三爷口中的侄儿罗成,他们每个人都非常清楚对方的身份,那可是罗家老大的儿子,身份非常尊贵,现如今掌管着振威安保集团的业务,没想到,却失踪了?这绝对是天大的麻烦!

“贱人,就凭你还想逃得过我罗家的手掌,简直是做梦!等到了我罗家,你会体会到真正的下场!”

罗三爷走过来,一双小眼睛里射出毫不掩饰的淫秽之色,狰狞笑着,说着,伸出油腻的手指,摸向王子琼那张完美无瑕的清丽面孔。

砰!

突然,罗三爷神色痛苦的弯下了腰身,双手抱住了裤裆!

王子琼冷冷呸了一声:“狗屁的三爷,你只不过是一个老流氓而已!”

“贱人,你他妈找死!”

罗三爷羞怒中暴起,论起巴掌,势大力沉的就扇向了那张清丽的面孔。

王子琼冷笑中,抬起了那张清丽绝世的面孔,毫无任何畏惧之色。

眼看着那势大力沉的巴掌就要落在脸上,但就在此时,脑后破空声骤起,下一秒,只听得砰地一声脆响,罗三爷惨叫一声,整个人仰面而倒!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