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是与生俱来的好脾气, 所有的深情都是因为爱。

第1章 照片

大红的喜字,大红色的窗帘,大红色的地毯,大红色的床品

满眼鲜艳的红色,让整个房间洋溢着喜庆气息。

乔婉婷满面娇羞的坐在床头,手里抱着一个红色的抱枕。

今天是她和陆站北结婚的日子,能够嫁给梦寐以求男人,对每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幸福的。

乔婉婷现在就是这样,满心都甜蜜蜜的。

陆站北去送宾客了,马上就会回来,想到接下来就要发生的事情,她既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推开了,陆站北大步冲了进来。

“站北!”乔婉婷娇羞的抬头看向陆站北,对上的却是一双冒火的眸子。

“乔婉婷,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没有!”

“没有?那这是什么?”陆站北把一张照片摔在乔婉婷面前。

乔婉婷捡起照片,只看了一眼,脑子一下子懵掉了。

照片上的她未着寸缕,身上趴着一个男人。

“这”乔婉婷看着照片,眼前不自然的出现自己经常做的一个梦。

她一直以为那只是自己做的情梦,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和梦里一模一样的情形的照片。

难道这一切竟然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她没有丝毫的印象?

陆站北额头青筋暴起,一双星目腥红的盯着乔婉婷,见乔婉婷不说话,他失望到了极点。“乔婉婷,我以为你是个洁身自好的女人,原来,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

剩下两个字,他没有说出口。

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乔婉婷:“我不会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的,你准备滚蛋吧!”

扔下这句话陆站北大步而出,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乔婉婷才后知后觉的站起来追出去。

楼下的客厅里聚集了一群人,看见乔婉婷出现,乔夫人焦急的迎过来:“婷婷,不是真的,对不对?是有人栽赃陷害你的对不对?”

“什么栽赃陷害?这照片难道还不清楚吗?”陆家大小姐陆婉心冷笑一声。

“我的婷婷不会做这种事情,一定是别人陷害她的。”乔夫人拼命的想维护乔婉婷。

“婷婷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我那么喜欢你,你真是伤我的心。”

陆站北的母亲陆夫人抹着眼泪,一脸的伤心欲绝。

“亲家母,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的婷婷,她不是那样的人,你要相信她”

“够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父亲乔振宇突然怒吼一声,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的老脸也被丢光了。

他指着失魂落魄的乔婉婷,“我乔振宇没有你这种丢人现眼,不知廉耻的女儿!明天一早,立刻给我滚出乔家大门!”

“振宇,你让婷婷滚去哪里?”乔夫人急了。

“都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真是”乔振宇一跺脚,转身就走。

“振宇,你和亲家解释一下啊!”乔夫人去拉乔振宇,却被他用力一推,摔倒在地上。

看见乔夫人摔倒,乔婉婷反应过来,马上伸手去扶她。

只见乔夫人额头上满是鲜血,双目紧闭,人已经昏迷。

她吓得惊叫一声。“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走出门口的乔振宇听见声音转头,看见老婆满脸是血,他吓了一跳马上冲过来抱住乔夫人:“老婆,你怎么了?快叫救护车!”

------------

第2章 声音

医院,乔夫人在医院打着点滴。

乔振宇接了一个电话,急匆匆的离开了。

乔婉婷静静的守候在母亲的病床旁,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

眼前一直是那张照片在晃来晃去的。

事实上到现在她都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

简直太匪夷所思了,为什么梦里的事情会演变成一张照片出现?

如果照片是真的,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印象?

可是如果是假的,为何会有这样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自己新婚当天晚上出现?

直觉是有人要害自己,可是是谁呢?

她性格温和,为人善良,从来不曾对人红过脸,乔婉婷实在是想不出有谁要害她。

这时乔夫人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乔婉婷,她伸手拉住她的手:“婷婷,那照片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不敢刺激母亲,乔婉婷点了点头。

“那你赶快去找站北解释,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

“妈,我陪着你,这件事等明天再去解释。”

“不行,你一定要去找他解释,一定要说清楚。赶快给站北打电话。”

乔婉婷点了一下头,拿起手机给陆站北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被接通,却不是陆站北,而是闺蜜李小萌的声音。

“婷婷,你赶快过来,站北现在喝醉了,在海边的别墅里发酒疯呢。”

听见陆站北买醉发酒疯,乔婉婷的心一下子碎了,也没有细想为什么李小萌会在这个时候和陆站北呆在一起,马上回答:“小萌,你帮我照顾好站北,记得劝解他,我马上就过来和他解释。”

“放心吧,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好站北的!”李小萌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

不过乔婉婷没有在意,挂了电话她转头看向病床上的乔夫人:“妈,我去海边别墅找站北,你先睡一会,我和他解释清楚了就回来。”

乔夫人点头,目送乔婉婷离开。

走到门口乔婉婷回头看了一眼母亲,乔夫人额头上贴着纱布,对她慈祥的笑着。

乔婉婷轻轻的关上门,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走和母亲就会是永别!

乔婉婷开车去了海边别墅,远远的看见了陆站北的车停在别墅外面。

她把车停下,急匆匆的跑进别墅。

“站北!站北!”

没有人也答应她,她又喊:“小萌!小萌!”

还是没有声音,别墅的客厅里空无一人,乔婉婷直接上了二楼,转过楼梯拐角听到二楼的传来不可描述的声音。

乔婉婷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别墅里只有陆站北和李小萌,难道是他们?

不可能!李小萌是她最好的闺蜜,她怎么可能会和陆站北,一定是她听错了。

乔婉婷加快脚步上了二楼,这下声音更清晰了,是从主卧传来的。

“站北”

是李小萌的声音!这乔婉婷脑子里嗡的一声,浑身的血液都一下子涌到了头上。

她疾走几步过去一把推开了主卧虚掩的门。

------------

主卧那张雕花大床里,李小萌闭着眼睛哪里有平时的高贵冷艳的钢琴女王样子:“站北我爱你”

“小萌我也爱你!”

乔婉婷目光充血的看着两人,浑身抖得像是筛子一样。

而忘我投入的两人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她的出现,继续做着原始的动作。

忍无可忍的乔婉婷发出一声惊叫:“啊!”

她的惊叫让运动的两人停下了动作,陆站北转过头来看着乔婉婷,没有半点的愧疚,只是冷笑:“乔婉婷,我们扯平了!”

“无耻!”乔婉婷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比起你和别的男人乱来,我这个是小巫见大巫了。”陆站北冷笑一声。

李小萌对着乔婉婷挑衅的笑:“婷婷,既然你不珍惜站北,那就让我来珍惜他吧!”

“你”

“我什么?”李小萌看着她惨白的脸笑得那样灿烂。“婷婷,站北多好的人啊。你怎么可以背叛他?居然还被拍了照片”

李小萌皱起眉头,一脸的惋惜,“你这样对得起他对你的爱吗?他是那样的爱你,把你捧在手心里,你的要求没有不答应的,可是你竟然和野男人勾搭,你躺在那个男人下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站北他的感受?”

“别说了!”陆站北狂暴的从李小萌身上下来,抓过浴巾裹住自己的身子。

“站北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我!”乔婉婷急切的想解释。

陆站北看她的眼睛冰冷无情:“陷害的人能扒了你的衣服让你躺在男人怀里吗?”

“婷婷,你否认也没有用,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我都告诉站北了。”

“什么事情?”

“到处招蜂引蝶,夜店快活,我不想让站北到现在还被你蒙骗。”

“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去夜店快活了?”

“你还否认,这个是什么?”陆站北随手砸给乔婉婷彤一叠照片。

乔婉婷拿起,照片上的她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她皱眉想来了一下:“这是钢管舞比赛。”

“钢管舞比赛?你一个大家闺秀竟然去跳这种诱导男人的下流东西?”

“不是诱导,是”乔婉婷看向李小萌脸上得意的笑。她不是傻子,马上明白过来了,“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什么我搞的鬼?你不学好还不让人说了?”李小萌反驳。“婷婷,我爱站北很久了,如果你不做这些事情,我会一直把我的爱藏在心里的,可是现在,你竟然这样无耻,我不想隐藏我的爱了,站北,我爱你!愿意一辈子陪着你!”

第3章 我们扯平了

陆站北的目光在李小萌和乔婉婷脸上巡视了一下,一言不发的进入浴室关上了门。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声,乔婉婷双目含火的看着李小萌,“那张照片也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

“无耻!”

“乔婉婷,我和站北不是第一次,我们在你生日当天就在一起了。”

李小萌看着乔婉婷笑得那个得意:“我暗恋站北很久了,一直想得到他,你生日当天晚上我佯装喝醉,和他发生了关系。”

“你胡说!”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我是不是胡说了?”李小萌拿起手机点开一个视频。

只看了一眼乔婉婷就看不下去了,扬手一个嘴巴抽向李小萌。

李小萌没有闪避,乔婉婷这一巴掌下去,她姣好的脸上就出现五个清晰的指印。

她竟然在笑:“后来我们又做了很多次,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留宿你家吗?你睡得像是死猪,我和站北当时就在沙发上”

“混蛋!”乔婉婷被她激得发疯,又是一个巴掌抽过去,却被一只手托住了。

陆站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出来了,他一把甩开乔婉婷打李小萌的手:“你没有资格打小萌!”

乔婉婷急切的看着陆站北:“站北,那照片是假的,李小萌刚刚说了,照片是她故意合成的,她还说她暗恋你很久了,她做这一切就是为了拆散我们”

“够了!”陆站北打断她。

“乔婉婷,我没有想到你不但不守妇道,还会血口喷人,照片是我姐给我的,和小萌没有丝毫的关系。”

“什么?照片是思雨给你的?”乔婉婷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小萌,后者对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婉婷,我和站北之间一直清清白白的,不错,我的确暗恋他,可是我一直把这种爱藏在心底,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说实话,我真的为站北不值得,他刚刚还想原谅你的,可是你竟然”

“李小萌,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悔改还敢威胁小萌?”陆站北扬手一个嘴巴抽在乔婉婷脸上。

“你你打我?”乔婉婷气得浑身哆嗦。“陆站北,你混蛋!”

“我再混蛋也比不上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表面上清高装纯,暗地里却是当妇,什么要把美好留在新婚夜,我他妈的竟然相信了你!”

陆站北血红着眼睛瞪着乔婉婷,如果能杀人,他的目光早就把乔婉婷刺了几个窟窿。

“乔婉婷,我告诉你,我陆站北眼睛里不揉沙子,你想拖着残花败柳身子做陆家少奶奶,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明天就去把协议签了,马上给我滚蛋!”

陆站北无情的话像是刀子一样重重的刺进乔婉婷的心里,疼得她五脏六腑都疼。

她想说照片是冤枉的,想说一切不是他想的那样。

可是看着陆站北旁边的李小萌,她突然发现解释已经没有必要了。

说再多也不能改变陆站北和李小萌苟且的事实,留在这里只是白白的受辱。

“陆站北,离婚协议我会签的,放心,我乔婉婷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

忍下这句话乔婉婷决然的转身,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离开了别墅。

看着她决然的背影,陆站北一时间作声不得。

身后传来李小萌的声音:“站北,要不要叫住婷婷,她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危险。”

“你担心她干什么?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的女人,是不会寻死的!”

陆站北的绝情和从前对她的好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乔婉婷死死的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哭出声,跌跌撞撞的出了别墅。

拉开车门,她坐上驾驶室准备发动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突然在后视镜里发现后排座位上竟然坐着两个人。

“你们”

乔婉婷质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后脑就被人重重一击,一阵剧痛袭来,她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从汽车后座上钻出两个身影,一个开车,一个快速把乔婉婷捆好向海边疾驰而去

三天后一条新闻震惊了江城,耀华千金小姐乔婉婷因为婚前出轨事情败露自杀身亡。

警方在海边找到她的汽车,还有她的鞋,推测乔婉婷人应该是跳海自杀,数百警力在海边打捞了几天,没有找到乔婉婷的尸首。

乔婉婷虽然死了,但是流言一直不断,有关她婚前出轨的事情一直闹得沸沸扬扬的。

一时间,这个集美貌才华一身的豪门千金成了江城最大的笑话。

第4章 雨夜的男人

三年后,海市。

夜!

皇廷夜总会奢华的圆形大舞台上,一个膀大腰圆的魁梧汉子正拿着麦克风声嘶力竭的唱着那英的“一笑而过”。

你伤害了我,

还一笑而过,

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

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

只怪自己爱你所有的错……  

外面的喧闹一阵紧似一阵,唐悠然快速在自己的专用房间脱下 身上的露肩小礼服,换上休闲长裤和衬衫平底鞋拎着包出了房间。

穿过走廊,从后门来到停车场,刚拉开车门,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悠然,你这是要去哪里?”

“荷姐好几天没有来,我担心她,想去看看她。”

“马老板马上要来,你这样走了我怎么和他交代?”妈咪脸上明显的带着不高兴。

“放心吧,我已经和马老板打过招呼了,你不用担心。”

听她这样一说,妈咪脸上不快散去,换上了殷勤的笑容,“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行不行?要不要我派个人保护你?”

“不用。”唐悠然拒绝。

“风这么大,天又这么黑,你一个人不害怕?”妈咪试图说服她。

“不害怕。”唐悠然淡淡的笑,“你回去吧,我走了!”

白荷住的地方有些偏远,因为担心她唐悠然的车速很快,却不想天不遂人愿,车到半道,刺眼的闪电开始在天际一道道划过,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不一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顶上面,很快外面就是一片雨雾。

雨势很大,唐悠然不敢开快车,而是放慢车速小心的在雨雾里前行,一开始她还能看清楚道路,后来,雨越下越大,倾盆的大雨像是要将城市淹没一样,唐悠然车上的雨刮器已经起不了左右,她不敢继续前行,于是找了一个地方靠边停下,打算等雨停了再走。

却不想运气实在太背,只听见一声“嘭”的一声,不知道她停车的地方有什么竟然把她的车胎给戳爆了。

这下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唐悠然叹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咪的电话,“我车胎爆了,你派辆车来接我吧!”

“我的姑奶奶,这么大的雨怎么开车,你呆在那边别动,等雨小了我马上派人过来。”

挂了电话,唐悠然靠在车里看着雨雾发愣,又过了大约半小时左右,雨势渐渐的小了。

可是经理派来接她的人却还没有来,唐悠然有些烦躁的从车里拿了把伞,打开车门准备下去看究竟。

刚下车撑开伞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就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透过密密的雨帘,唐悠然看见在离自己不远的一个路口出现一群诡异可怕的男人。

他们身穿黑色西服,手里拿着器械 ,杀气腾腾的跑过来……

在皇廷一号呆了这俩年多,听到的江湖追杀,黑到火拼故事并不少,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还是让唐悠然有些胆寒。

她转身就想上车躲避,却不想后面突然伸出一双手,一下子捂住她的嘴。

紧接着一个低沉的磁力非凡的声音在唐悠然耳边响起,“不许出声!”

突然的变故让唐悠然吓得魂飞魄散,她下意识的挣扎。

对方牢牢的控制住她,贴着她的耳朵低语, “有人在追杀我!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只是借你车用用。”

说着话他快速的把唐悠然拖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上车后男人大概觉得安全了,随手放开唐悠然一伸手去开车。

借此机会唐悠然看到男人胸前一大片血渍,很显然,他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她哆嗦着嘴唇吐出四个字,“车胎爆了!”

“该死!”男人低声咒骂,他欲打开车门下车,目光扫到那群黑衣人越来越近,马上又放弃了。

转而把目光看向车内的唐悠然,四目相对,唐悠然看到的是一双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她仓皇的伸手准备去拉车门,却是晚了一步,男人一把抓住她把唐悠然提到了自己的身上。

另外一只手快速的落下了车锁,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配合一下,我放你一马,不然……”

后面的潜台词唐悠然懂,如果她不配合男人会让她陪葬的。

惊悸让唐悠然来不及思考, 只是傻乎乎的看着身下的男人,男人恶狠狠的按下她的头,很快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828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