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迫嫁进秦家,婆家不喜,老公不爱,此后饱受冷遇,落得百般折磨

第1章 小叔回来了

“咔擦。”

听到开门的声音,许沐恩浑身紧绷。

她探头看到正解着领带的男人,连忙从角落里出来,埋头把自己送进他的怀里,踮起脚尖开始轻吻着他。

秦南风的手一顿,怀里突然多了女人绵软的身体,诱人的清香让他有片刻的失神。

“嘭!”

他被人推在床上,西装的扣子被解开,接着是衬衫,清如羽毛的吻让他不由自主的扬起脖子,可是抬手摸到她的腰间,他一下子清醒。

那是妊娠纹,是可耻的痕迹!这个痕迹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当初他是因为什么娶的这个女人!

“许沐恩!”

他把人一把推开,脸上暴怒,抬手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刺眼的灯光驱散了刚刚还蔓延着的暧昧。

“那次你也是这么主动的吧?!许沐恩!你真是贱!活该那个孩子没保住!”

秦南风的嘴里吐出刻薄的字眼,看到她的脸变得煞白,冷哼一声,进浴室开始清洗自己。

许沐恩没有说话,低头摸着肚子上的妊娠纹,那个孩子早就没了,当初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医生就告诉她孩子没保住,她连那个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

她将泪水逼了回去,外婆重病,急需一大笔钱,而婆婆说的很清楚,只有生下孩子,她才有资格从秦家拿钱。

很快,男人就洗完澡出来,依旧是剪裁得体的西装,破天荒的站在镜子前整理领带。

“南风,爸妈让我们生个孩子,你能不能配合一下,只要把孩子生下来......”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南风一把掐住了脖子,“许沐恩!就凭你也想生下秦家的孩子?!做梦!别忘了你是因为什么嫁进秦家的!记清你的身份!”

许沐恩被掐的喘不过气,一张脸憋的通红,她的指甲开始用力的扣着秦南风的铁臂,被甩开后,撑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

十八岁那年,正在上大学的她挺着肚子嫁给了秦家长子秦南风,至此终结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可随之而来的,是秦家的不喜和排挤。

“换衣服,小叔从国外回来了,今晚去秦家吃饭。”

秦南风的声音很冷,仰头扣着脖子处的两颗扣子,许沐恩走过去,抬手想要帮忙,却被他一巴掌拍开。

“别给脸不要脸!”

许沐恩的拳头紧了紧,她当然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会这么对她,因为他的心里一直有着另外一个女人。

那人是他心里的白月光,还真是讽刺。

“不去,南风,我们离婚,离婚协议就在床头的柜子上,只要你给我一百万,我马上签字,你不是一直都想离婚么?”

她淡淡的拢着自己的头发,将外套披上,这是她第一次说话这么硬气。

既然这个人不肯配合生孩子,那就离婚吧,也许为了摆脱她,对方愿意出这笔钱。

在秦家憋屈了五年,她早就受够了,当初的爱意已经消磨的一丁点儿都不剩,现在她只想着救外婆。

秦南风满脸讽刺,如果不是许沐恩,当初他一定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娶进门,现在这块牛皮糖终于要走了。

他拿起离婚协议看了看,眼神骤然变凉,“一百万?这五年你在秦家什么都没干,就想要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你做梦!那钱我就算拿给一条狗,都不会给你!”


第2章 当初是你不知廉

“那就把我外婆当初给我的手镯还给我,那是我们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东西,现在我外婆生病了,需要一大笔钱。”

这是许沐恩一直都打着的主意,要么离婚,她拿一笔赡养费去给外婆治病,要么就把当初的手镯还回来,她依然可以把手镯拿去卖了,给外婆治病。

“你想要手镯?!许沐恩,你嫁给秦家五年,吃我们的,穿我们的,现在还想把当初的嫁妆拿回去!我告诉你,当初要不是你不知廉耻的爬了哥哥的床,又为哥哥流了一个孩子,你真以为我们家看得上你?!”

秦南风的妹妹秦娇娇从门外冲了下来,看着许沐恩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

许沐恩的脸上白了白,那件事是她心里的一个痛。

如果不是那件事发生,她还能好好的念一个大学,怎么会早早的就嫁给秦南风。

“南风,外婆病了,需要钱,你不是一直想离婚么,只要你给我一百万,我马上签字。”

她的语气有些妥协,一百万对秦南风来说,完全是九牛一毛。

当初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秦南风迫于压力,才把她娶进门,这些年更是连她的手指头都没有碰一下,可想而知,他有多厌恶她。

她已经是近乎哀求了,外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婚事,又加上外公在世的时候,也希望她能嫁进秦家,得到秦家的照顾。

所以这五年,她一直强忍着没有离婚。

可这在别人看来,就是她死皮赖脸的巴着秦家不放。

“啪!”

重重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许沐恩被打的脑袋一偏,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响。

秦娇娇满脸怒气,这些年她忍够了,因为当初那件事,她没少被人诟病。

明明她哥哥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却被迫娶了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嫂子!如今人家还想要一百万,做梦!

“你要和我哥离婚是吧?!赶紧签字,手镯在我这里,只要你签字,我马上把手镯还给你!”

许沐恩平白受了一巴掌,按照她真正的性子,一定会还回去。

可现在外婆重病,那手镯价值不菲,要是能成功卖掉,外婆的病一定会好起来。

她看到那手镯就在秦娇娇的手里,知道这些年秦娇娇没少带着这手镯出去炫耀,这样的质地,在宁城决定找不出第二个。

许沐恩来不及心疼自己的脸,一把抓过钢笔签字,脸上如释重负,这就是她今晚的目的。

秦南风看到她签完字,面无表情的将离婚协议拿了过来,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大名,迫不及待想要踹掉这个女人。

以前他无数次想过离婚,可是老爷子觉得亏欠许沐恩,一直偏着她。

这一次是她主动提出离婚,老爷子估计也没话说,这婚,离定了!

“字我已经签了,可以把手镯还给我了吗?”

许沐恩起身,伸手想要去拿,却看到秦娇娇的眼里闪过一丝恶劣,那价值连城的手镯就那样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连同着救外婆的希望,一同成了碎片。

“不要!!”


第3章 你可以滚了

许沐恩尖叫着跪下,可为时已晚,碎了的东西始终是碎了。

她的脑子里是空的,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浑身颤抖的抬头看了秦娇娇一眼,猩红的眼神像是吃人的野兽。

秦娇娇往后退了一步,但是想着自己何必害怕一个废物,高傲的扬起脖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是你自己摔坏的,怪不得我,字已经签了,你可以滚了,秦家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的话像是打发一个乞丐一般。

许沐恩紧紧的攥紧拳头,五年的辛酸苦楚瞬间梗在喉咙。

当初她喜欢过秦南风么,还是喜欢过的,青春时期遇上那么一位长相英俊的少爷,任凭谁都会忍不住动心,可是五年的折磨,再多的感情都成了泡沫。

“南风,算我求你,外婆一直希望你去看她一眼,现在她病得很严重,医生说需要一大笔钱,看在我主动签了离婚协议的份上,你把钱给我吧,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

她抛弃最后的尊严,缓缓说道,嗓子沙哑得不行。

“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保镖请你出去?”

秦南风说出的话不带丝毫的人情味,将离婚协议捏在手里,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五年我都没有上过你,你凭什么跟我要钱?就算是出来卖的小姐,也该在服务人之后,从我这里拿钱吧,再说就你那生过孩子的身体,你真以为自己值那么多钱么?”

这就是秦南风,对待许沐恩,他永远能说出尖酸刻薄的话。

“秦南风!!”

许沐恩站起身,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心酸,憋屈,愤怒,各种情绪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后她深吸一口气,朝着秦娇娇的方向奔了过去,对准秦娇娇的脸就是一顿扇。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你个疯子!”

秦娇娇被打得鼻青脸肿,脸上无数个手指印,嘴里有了血腥味,两人很快打成一团。

秦南风厌恶的看了一眼,让保镖将两人分开。

“许沐恩!我要杀了你!”

谁不知道秦娇娇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脸蛋,可是因为刚刚许沐恩的疯狂,她的脸被指甲划出了深深的印记,看着血肉模糊,要是治不好,可就毁容了。

许沐恩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脸颊肿了,头发也散了,她推开保镖,弯身捡起自己的包,朝着秦南风狠狠砸了过去。

“我今天遭受的一切!以后一定会百倍奉还给你们!还有你!秦娇娇!你会为你刚刚的手贱付出代价!”

秦南风的额头给砸出了血,对许沐恩的厌恶更深了一些,想着这个女人估计是被离婚协议刺激疯了。

“丢出去,不准她再踏进秦家一步!”

许沐恩被两个男人拉着,猩红的视线一直黏在秦南风的身上。

“嘭!”

她被人像丢垃圾一样丢在了马路上,浑身的骨头都差点儿散了。

“赶紧滚,秦家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晦气!跟个疯子一样。”

许沐恩起身,揉揉脸上的伤,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一瘸一拐的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第4章 雨夜相见

外面下着大雨,电闪雷鸣。

许沐恩浑身都湿透了,想到秦家人的嘴脸,胃里一阵干呕,眼泪和雨水一起混进了嘴巴里。

黑色的宾利上,小男孩一眨不眨的盯着在街上嚎啕大哭的女人,指尖在窗户玻璃上扣了扣。

“小祖宗,坐好,外面在下雨,小心淋湿了。”

司机嘱咐道,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看到小祖宗已经打开车门,魂都差点儿吓散了。

这要是摔出去,他死一百次都抵不了罪。

小男孩已经跑进了大雨里,司机吓坏了,今晚是把小祖宗带去秦家老宅吃晚餐的,先生因为公司里有事,让他先来把小祖宗接过去。

“小祖宗,你可别吓我,快回来!”

他连忙拿起一把伞,也跟着跑了出去。

许沐恩正哭着,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道撞向了自己,她肿着一双眼睛,对上了小男孩的那双眼睛,很明亮,泛着她看不懂的光彩。

司机看到小祖宗还撞了人,连忙拿着雨伞上前,又发现小祖宗的身上都湿透了,吓得拿出电话打给了先生。

“秦......秦先生,小祖宗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我可能要带他回去换一下衣服。”

秦桦听到电话里这么说,眼里闪过一丝锐利,那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乖乖巧巧,安安静静的不说一句话,怎么会突然被雨淋湿。

“他在干什么?”

司机浑身一抖,听到这冰凉的语气,哆嗦着唇瓣想要将小祖宗抱起来,但是对方一直抓着许沐恩不放手。

“小祖宗看到外面有个冒雨行走的女人,突然打开车门下了车,幸亏停车及时,不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男人开口,“带回去,我马上回家。”

司机连忙点头,然后挂了电话,有些尴尬的看了许沐恩一眼,因为对方的脸肿了,头发也散乱着,他根本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这冒着大雨还在外面,要是有其他企图就完蛋了。

不过想到家里的那位,就算这个女人有其他企图,估计也不能得逞。

“小姐,我家小祖宗身份尊贵,你跟着我一起上车吧,小祖宗的身体一直不好,这要是弄出个什么事儿,我的工作也就丢了。”

许沐恩哆嗦着身子,心里冷,身上也冷,看到不远处停着的那辆豪车,哆嗦着唇瓣点头,蹲身把小男孩一抱,直接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司机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小祖宗不仅身子不好,还一直患着自闭症,这些年先生为了让小祖宗主动亲近他,用了不少法子。

可到目前为止,小祖宗也只是不抵触他的靠近而已。

刚刚他看得明明白白,是小祖宗一头扑进这个女孩子的怀里的,这要是被先生看见了,心里估计不是滋味儿。

许沐恩这些年在秦家,虽然没受到多好的待遇,但长了不少的见识,一眼就看出这车是宾利,看来这小男孩的身份确实不一般。

在这样的夜晚,上一辆陌生的车是很危险的事情,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人家对她还能有什么企图。

她自嘲的笑笑,上车后蜷缩在角落里。


第5章 唯一的温暖

司机拿出干净的毛巾,在小男孩的身上擦了擦,整个过程小男孩都安安静静的没有说一句话,一直低着头。

许沐恩浑身发抖,因为寒冷,也因为愤怒,她的手心早已经血肉模糊,想到临走之前秦南风的嘴脸,猩红着眼眶看着外面。

“小姐,你是要去哪里,我先送你过去吧。”

司机惴惴不安的说道,这车是先生的,先生最受不了出现在小祖宗身边的女人,所以一定不能将许沐恩带回去。

“中心医院,麻烦你了。”

许沐恩刚说完,就看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块毛巾。

她惊讶的看了一眼小男孩,鼻尖突然酸涩,让人心寒的夜晚,居然是一个陌生孩子给了她唯一的温暖。

“谢谢。”

她声音沙哑的将毛巾接过,擦了擦发尖上的水,害怕弄脏汽车,手上的动作一直小心翼翼的。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心里的疑惑更深,不过没有说什么,抓紧时间把车开去了医院,反正顺路,正好带着小祖宗回去换衣服。

汽车停下后,许沐恩刚想要一头扎进雨幕里,小男孩却拉住了她,眼里空洞茫然。

许沐恩这才注意到这个安安静静的小孩子似乎有些不对劲儿,这些年因为做兼职的缘故,她接触了不少人,一眼就看出这个孩子估计患了孤独性障碍,也就是俗称的自闭症。

“伞......”

孩子缓缓开口,一直蹙着眉头,似乎说话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费力的事情。

司机连忙将伞递给了许沐恩,“小姐,外面在下雨,你还是找地方先把衣服换了吧,别感冒了。”

许沐恩低头接过伞,深深的看了那个孩子一眼,这才冲进了雨幕里。

司机看到她走了,连忙将汽车往紫园开。

宁城紫园别墅,传说中的世界级富豪别墅区,这里的整个地盘,都是他家先生开发的,这里住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而先生住的地方在最高处。

他刚将汽车停下,就看到另一辆汽车开了进来,连忙小跑着过去拉开车门。

“秦先生。”

秦桦的脸上冰冷,剪裁得体的西装服帖的穿在身上,“小墨呢?”

“在汽车里。”

秦桦的脚步快了一些,去宾利前将小人搂在自己的怀里,鼻尖嗅到了一股清淡的香水味儿,眉头拧紧,“别让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靠近他。”

司机浑身一僵,点头闷不做声的跟在他身后。

秦桦耐心的上楼给孩子换了衣服,用吹风机给他吹着头发,一向冷硬的脸庞变得温柔了一些,“小墨,饿不饿?”

孩子顺从的坐在椅子上,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任由秦桦吹着他的头发。

秦桦的眼里闪过一丝波澜,叹了口气,让家里的保姆给孩子准备了一点儿吃的,这才打了一个电话去老宅。

“小墨淋了雨,今晚不过来了,嗯,爸,你们吃吧。”

本来是为他接风洗尘的一顿饭,他不去,饭局就失去了主角。

不过老人一听小墨淋了雨,瞬间心疼的不行,想要丢下一群人过来看自己的乖孙孙,但被秦桦安抚几句后,也就作罢。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173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