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她容颜、废她四肢、杀她父母、弄哑她的表弟、强占她的财产……

微光暖暖情方艳

第1章 当着她的面现场表演!

“海晟集团总裁楚铭尧在未婚妻宋伊人过世三年后,终于走出伤痛,开启了新恋情。他的新女友是国际名模苏云菲……”

电视正在播放娱乐新闻。

一个毁了容的女人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死死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眸底是宛若实质的森森恨意!

她就是电视里提到的、楚铭尧死了三年的未婚妻宋伊人。

呵呵,谁又知道,她根本不是死了,而是被楚铭尧和他的情人关起来做成了一个活标本!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有男人的脚步声、女人的娇笑声传来。

听到响动,宋伊人挣扎着,想要从病床上下来撕碎来人!

可是,她的下半身已经瘫痪,挣扎只是让她的身体往外一滚,然后就狼狈地跌在了地上,跌在那依偎着的一男一女面前!

“伊人。”男人的声音低沉温柔,他伸手就要去扶地上的宋伊人:“怎么每次见我,都这么激动?”

宋伊人抬眼看着面前的衣冠禽.兽,她浑身发抖,受损的声带发出破风般难听的声音:“楚!铭!尧!”

“伊人,你的脾气还是这么不好……”楚铭尧叹息着蹲下来,又看了一眼电视屏幕里的自己,轻声道:“不喜欢看干嘛还给自己找不痛快?”

他的身旁,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人赫然就是电视屏幕里的名模苏云菲。

此刻,她穿着惹火的包臀裙,上面是深V无袖衫,将36D的傲人身材演绎得淋漓尽致。

她挽住楚铭尧的手臂,垂眸看了一眼地上的宋伊人,眸底都是厌恶的情绪,声音却是嗲到让人浑身发酥:“铭尧,我们不要和她废话了啦,赶紧办正事的好!”

“办正事?”楚铭尧英俊的面孔上多了几分玩味:“好,正事。”

他说着,搂住面前的苏云菲,唇便压了上去。

“你们!”地上,宋伊人胸口起伏,唯一能睁开的眼睛一片赤红,她用手撑着身体,爬到楚铭尧脚边,张口就要狠狠地咬下去!

然而,男人猛地一脚冲她踢了过去,顿时,她破败的身体在光滑的地板上滑动,后脑勺重重地撞到了一旁仪器的棱角,天旋地转间,马上就有温热的血液流出。

“啪!”皮带扣解开的金属声在房间里格外清晰。

紧接着,男女暧.昧的声音不断响起,仿佛魔咒一般在宋伊人耳中回放。

她从刚刚的疼痛中缓过神,就看到了二人这不知廉耻的一幕!

“啊啊啊!”宋伊人愤怒地大叫,声音却嘶哑得仿佛生锈的风箱。

“老公,她声音好难听,跟鬼哭似的,好吓人!”苏云菲一边抽气,一边道。

“闭嘴!”楚铭尧冲宋伊人厉喝,随即,他突然想到什么,语调多了几分轻浮:“宋伊人,是不是看得很眼馋?想不想和我们一起玩?”

“老公,她那么丑,脸都被我用浓硫酸烧烂了,还是个残废,我才不要和她一起玩!”苏云菲就连埋怨,声音也是柔软撒娇的。

“好,宝贝儿,我也就是可怜下她,都没尝过男人的滋味!想当初,她多高高在上啊!我想上她,她还趾高气扬的说什么婚后!现在,恐怕是要饭的都不愿意睡她了吧!”

“哎呀,老公,你好坏!”苏云菲娇笑着:“不过我好喜欢!”

第2章 我送你们见个面怎么样?

听着二人的调笑声,宋伊人浑身发抖,恨意几乎要灼伤她的灵魂,她看到了一旁放在台子上的刀,便用力撑着身体拿起了刀,向着那对狗男女爬去。

可是,不等她手刃仇敌,手里的刀就被楚铭尧夺走了。

“贱人!想杀我?你还没这个本事!”

见她还要上来撕咬,他颇有些扫兴,温柔地对苏云菲道:“菲菲,我们一会儿回家再继续。”

说完,他麻利地起身,穿好裤子后,又是镜头前那个衣冠楚楚的模样。

“好了,现在的确该做正事了。”他说着,一把将地上的宋伊人拉扯了起来,扔到了先前的病床上。

宋伊人疯狂挣扎,可是,瘫痪的她哪里是楚铭尧的对手?

他一把将她按在病床上,赶过来的苏云菲直接打开病床两边的手铐,将宋伊人的手都锁了进去。

楚铭尧把玩着手里的刀,语调调侃:“伊人,你说咱爸要是亲眼看到,他的手术刀用来挑断你的手筋,会是什么表情?”

病床上,宋伊人剧烈挣扎,她的那只眼睛已经血红一片,似乎随时都可能留下血泪来。

她是宁城苏家的千金,20年前,父亲收养了9岁的楚铭尧,将他当成是亲儿子一般照顾。

而楚铭尧在家也一直听话懂事,对小自己2岁的宋伊人更是关爱有加。

长大后,楚铭尧追求宋伊人,宋父乐见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从小看大的养子,于是,在宋伊人24岁的时候,给他们举行了订婚宴。

宋伊人的父亲,是宁国最有权威的神经外科专家,也是宁城神外专科医院的院长。

宋伊人的母亲,则是宁国海晟集团总裁。到了她这代,家里男丁因为意外去世,只剩她一个人,所以,继承了海晟集团。

宋伊人还有个弟弟,比她小13岁,今年14,所以当初,宋家可以说是再美满不过的家庭。

可是,三年前,就在宋伊人和楚铭尧订婚后不久,宋伊人撞破了楚铭尧和苏云菲苟且的事,换来的却是他狰狞的真面孔!

他将宋伊人绑住,挑断了她的脚筋,带到了这艘游艇的这个房间。

之后,他带着苏云菲来,苏云菲更是直接将浓硫酸泼在了宋伊人的脸上!

至今,宋伊人都能清晰地记得,当时脸颊的灼烧有多痛!那是让人生不如死的痛苦!

之后不知过了多久,这里装了电视,她知道了外界的信息。

原来她已经‘死了’,母亲也因为痛失女儿而跳楼自杀,在自杀前,将集团交给了楚铭尧打理。

而父亲则是一下子失去了两位至亲而神经错乱,从此,‘宁国手术一把刀’彻底消失。

然后,媒体上还说,楚铭尧因为痛失爱妻,身形消瘦,差点高烧不退撒手人寰。即使后来身体恢复了些,他依旧低调,深居简出,可见对未婚妻和养父母一家的感情有多深!

之后,楚铭尧一直赡养着疯了的养父,和因为家人相继出事而一夜之间丧失语言能力的弟弟宋子恒。楚铭尧的身边再也没有任何异性,似乎从此锁住了心房。

宋伊人每次看到这些报道,眸底就多一分恨意!

“楚铭尧,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如果还敢去害我爸爸,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死都不会放过你的!”她嘶吼着,如同一只濒临绝望的兽。

只可惜这样的嘶吼痛的只有她自己,楚铭尧毫不在意。

“怎么?想见你爸爸了?”楚铭尧笑得格外的阴冷:“你肯定想知道,你爸怎么样了吧?我送你们见个面怎么样?”

第3章 他们要烧死她!

说着,楚铭尧转身出去,很快就从外面推了一个轮椅进来。

当看到轮椅上的人时,宋伊人的血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爸爸!”

她的声音破败,完全听不出昔日的柔软,而轮椅上的男人,在看到她的时候,也猛地哆嗦了一下。

就是这么个细小的反应,被楚铭尧看到了。

他瞳孔一缩,猛地一把就揪住了宋父的衣领,一巴掌扇了下去,平日里温柔的眸底都是阴鸷狠戾:“老不死的,你果然是装疯!”

他每次虐待宋伊人,都会录像给宋父看,可是,宋父始终宁愿装疯也不愿交出宋家的所有财产和文书!

而之前宋家在律所有立过遗嘱,也公证过,如果宋家,包括宋父、宋母和宋伊人姐弟四位直系亲属都身故的话,那么所有财产会悉数捐赠国际慈善组织。

就是因为这样,楚铭尧不敢真的杀了所有的宋家人,只是每次都会发了疯一样逼供宋父。

看到父亲被打,宋伊人挣扎得双手被镣铐磨得血肉模糊,她尖锐地嘶吼:“楚铭尧,你住手!”

而此刻,一直装疯的宋父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他的双.腿哆嗦着,不过三年的时光,便已经吞噬了这位外科专家当初所有的风采,他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去夺苏云菲手里的刀。

可是,楚铭尧还是比他快了一步,他一脚踹向了宋父,将刀从苏云菲手里接过来,大步走到了宋伊人的病床前,对着她的手腕便用力划了下来!

他在宋家20年,受到宋父的熏陶,自然是知道怎么挑断人的手筋而不至于伤及动脉。

于是,三两下,宋伊人的手便无力地垂落了下来,她痛苦地悲鸣着,鲜血顺着她的指尖滴落到了地面,触目惊心。

修长的手指,曾经也是那般漂亮灵巧,可此刻却仿佛枯枝般颓败。

而那边,宋父看到这个场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再次爬了起来,要找楚铭尧拼命。

可是,他再次被踹了一脚,跌在地上,很快便几乎没了气息。

病床上,宋伊人的声音恍若野兽最后的低吼,亲人在她面前受辱,她却被废了手脚,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哎——”房间里,楚铭尧低叹:“伊人,你说钱财不过身外之物,你爸怎么就看得那么重呢?看来,我们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那个办法就是,留下宋子恒,然后等宋子恒成年后,即使找不到相关文书,宋子恒也能根据遗嘱直接继承宋家财产。

到那个时候,楚铭尧弄死宋子恒还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只是,得再等4年,他十分憋屈!

楚铭尧想到这里,冲苏云菲使了个眼色。

苏云菲马上从外面提进来了一个油桶,当看到油桶的时候,宋伊人顿时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

他们要烧死她和父亲,毁灭所有的证据!

相信,他们一死,明天早上的新闻就会这么写——

【宁国神外科专家宋运成,在出海度假期间,因游轮失火不幸身故,同时身故的还有他的贴身护士……】

汽油浇在了脸上、身上,火光燃起的那一瞬,宋伊人对自己说,如果还有来世,那么,她一定要让仇人血债血偿!

只是她的弟弟,当初分别时候才11岁的宋子恒,落入了仇人的手里,现在又不会说话了,会受多少苦?

火舌舔上了全身,刺穿灵魂的痛蔓延整个身心,宋伊人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意识涣散之际,她对着铺天盖地的火,轻轻地道:“子恒,姐姐和爸妈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活着,活着就还有希望……”

游轮上的火燃了一.夜,第二天的时候,游轮早已沉入深海,浪涛卷着烧焦的木板,潮起潮落间,很快便只有白色的泡沫。

第4章 涅槃重生

人生若大梦一场,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宋伊人只觉得身上很热,她的唇齿间发出痛苦的声音,仿佛临死前的火苗还舔在她的身上,分外灼人。

而就在这时,头顶一道冰冷的男声响起:“滚!”

宋伊人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她竟然衣衫不整,挂在一个刚刚洗完澡的男人身上!

男人腰上松垮地系着一条浴巾,上身还没擦干,小麦色的皮肤肌理分明,完美的身材毫无赘肉,胸肌腹肌犹如漂亮的巧克力方块。

有水滴聚集成水流,顺着两条人鱼线,没入性.感神秘的深处。

他身材高大挺拔,面孔精致出尘,立体深邃的五官仿佛上帝最精心雕琢的一般。此刻,即使只系着一条浴巾,也掩藏不住那帝王般的强大气场。

宋伊人反应过来,连忙从男人的身上跳了下来,后退了半步。

脚踩在豪华木质地板上,脚踏实地的感觉令她的心脏剧震。

她竟然能走路了?她不是残废了吗?不是被楚铭尧废掉了双.腿、躺在那个游轮的地下室三年了吗?!

宋伊人无法形容心头的惊骇,因为她低头,发现她的双手莹润白皙,仿佛上好的美玉,丝毫不是记忆里枯枝般的模样!

而且,她的手筋也没有被挑断,手臂上没有被硫酸灼烧的痕迹!

想到这里,她猛地抬手,去摸自己的脸。

脸颊光滑,虽然能感觉涂了厚厚的一层粉,但是,却没有任何伤疤,光滑得令她想哭!

面前的男人,看着宋伊人反常的举动,冷笑的声音却出人意料地磁性好听:“喻若暖,你这个巧遇手段,可不怎么高明!”

喻若暖?他说的是她么?宋伊人彻底震惊,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

而面前的男人在丢下这句话后,见宋伊人没有反应,直接将她一把扔入了浴室,打开了花洒,然后大步离去。

冷水浇下,缓解了宋伊人身上的热意,也让她的大脑逐渐清明起来……

她抬起头,目光缓缓落定在镜子里的女孩身上。

大约168的身高,脸上的妆容被水冲花,看起来有些像打翻了的调色盘。

她的身材纤细,皮肤白皙细致,手脚完好,脸颊上也没有任何伤痕。

虽然妆容花了,可依旧能看出来女孩极为年轻,应该不过20出头,一头青丝,仿佛上好的青色丝缎,在水流中,若黑色流瀑。

宋伊人捂住嘴,喉咙滚动,发出极为压抑的声音。

而镜子里的人,和她做着同样的动作,她抬手,她也抬手,她转身,她也转身。

她猛地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手臂被掐出了红印子,她也感觉到了明显的疼痛。

宋伊人终于抑制不住,眼泪滚滚落下!

这不是梦,她没死,灵魂不知为什么重生到了一个陌生女孩身上!

是老天在她死的时候,感觉到了她的不甘么?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复仇的机会!

随着水流冲刷,一张纤尘不染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

脑海里也渐渐有记忆涌了出来,那是属于这个身体主人喻若暖的记忆。

喻若暖,今年20岁,华国帝城人氏,目前上大三,学的是目前最火的AI专业,也就是人工智能。因为成绩优异,被选入华国最有名的人工智能实验室,MSRA实验室。

而外面的男人,则是宫家的掌权人,宫凌夜。

宫家是华国首屈一指的大财团,宫凌夜不到30岁,年纪轻轻执掌宫家短短几年,就让天宫集团的市值翻了几倍。

而且,听说他手段凌厉铁血,在这帝城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个随便跺跺脚,都能让这帝城抖三抖的帝王般存在!

宋伊人从记忆里知道,喻若暖根本不是故意来宫凌夜浴室的,她喜欢的是宫凌夜的侄子宫陌宸,所以上来找人。

却没想到,竟然走错了房间,误撞上了正在洗澡的宫凌夜!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