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面前犹如缩小版的自我,他的脑海有一刹那的空白。

第1章翻窗做案,惊心动魄(1)

寰宇大酒店,A市最豪华、最高端的酒店。

2201房间,一身红衣的女子躺在床上,娆艳如火的红,纯净如雪的白,浑然天成的诱惑,似能随时吸了人的魂魄。

床上的女人,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身体中不断涌动着炽热的冲动,她脸色一变。

她被人下药了?

而更让她惊颤的是,此刻一个男人,正站在床前,一双眸子直勾勾的望着她。

床前摆着一架大型的摄像机!

此情此景,纵是向来冷静的她,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明天是她定婚的日子,她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害她!竟然这么狠!

“醒了?那就开始吧。”男人阴阴一笑,向她靠近,手中玩弄着一把水果刀,

冷血,残忍而暴力。

“哥们,那女人醒了。”浴室中竟然还有人,对话声传来,更是让人心惊肉跳。

温若晴暗暗呼了一口气,她的性格决定了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下一刻,她突然跳下床,猛的扯起床单,扬向靠近的男人,床单遮住了他的脸,床上某些工具纷纷砸在他身上,成功阻止了他的动作。

她趁着这仅有的机会,快速的奔向阳台,想着,只要不是太高,她就跳下去。

这是她此刻唯一的一条路。

只是,推开窗户向下一望,她不由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高度,若是跳下去,估计骨头都摔成了渣。

男人恶狠狠的望着她:“这是22楼,你倒是跳,爷今天收了钱,就是要办了你,还能让你逃了?”

但是,下一刻,他看到,她还是爬上了窗口,没有片刻的犹豫,竟然就那么跳了下去。

22楼,就那么跳下去?

男人脸色速度,快速的奔向阳台,这才发现,她并没有跳下去,而是通过阳台跳进了隔壁的房间,不知何原因,两个房间的阳台的设计离的很近,隔壁窗台正好是开着的。

“老大,那是夜三少的房间。”从浴室跑过来的男人,脸色突然变了。

夜家,整个A市,无人敢惹,而夜三少,更是冷面阎王般的人物,惹他等于自己找死。

男人的脸色变的更难看。

隔壁房间里没有开灯,温若晴以为没有人,只是,她跳下的那一刻,却狠狠的砸中了一个男人的胸膛。

男人应该刚刚洗了澡,只穿了一件睡衣,因为她这突然的一砸,一退,一绊,一拽,男人身上仅有的睡衣早已被扯了下来。

然后,夜三少就那么一丝不挂的被她扑倒在床上,而她的身子紧紧的,毫无缝隙的压在他的身上。

这场景火爆而刺激。

男人的气息带着几分冷冽,却有着一种让人沉醉的独有的味道,充斥着她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


第2章翻窗做案,惊心动魄(2)

温若晴望向他,醉眼迷离,看不清,人却迷乱。

男人眸子眯起,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是冷冽的气息却在一瞬间漫开,透出一股惊人的危险。

一个女人翻窗进入他的房间,将他‘扑倒’在床?

只可惜此刻的温若晴感觉不到危险,她只知道这般的靠近,让她的身体不再那么难受,而且,这样似乎还不够,她本能的渴望更多。

下一刻,她红唇轻启,就那么吻上了他。

她的动作因为生涩略显笨拙,只是,正是如此,才更致命。

男人身子绷紧,冷冽的眸子变的幽暗,随着她的唇缓缓上移,他冷冽的气息中似乎也感染了几分炽热。

垂眸,望着正在拼命啃咬着他的女人,夜司沉有着片刻的诧异,他自制力极强,但是,此刻,这个女人不靠谱的引诱却让他的身体起了反应。

他知道怀中的女人不正常,炽热的身躯,凌乱的呼吸,急促的热情,很明显是被下了药。

温若晴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他的肩膀,略略抬了头,红唇终于落在他的唇上,只是,她却突然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

“好吃。”温若晴满意的笑了。

“是吗?”夜司沉望着她,眸子幽暗,唇角微勾,突然一个反转,压住了她。

“你干嘛?”因为突然的重力,温若晴有些吃痛,恢复了些许的意识,微张开眸子,望着他,只是,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

此刻她的声音失了原本的清脆悦耳,变的嘶沙而低哑。

“现在再问这个问题,不觉得太迟了吗?”他性感的薄唇缓缓勾起,晕开片片惊潋,魅惑入骨。

这个女人翻窗入室,投怀送抱,啃咬了他半天,现在竟然问他干嘛?

当然,对她投怀送抱的女人很多,让他这般想要的,她还是第一个。

不得不说,她成功挑起了他的冲动。

从不曾想过,一个女人会让他失控,二十四年来,他的身边,不曾有过女人,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般挑起他的冲动。

低头,他噙住她的红唇,狂热的激烈连他自己都诧异,温若晴刚刚那片段的疑惑瞬间消失,不曾回醒的意识更是不知飘到了何处,随着他的引诱她本能的回应,柔情如水,热情似火。


第3章翻窗做案,惊心动魄(3)

温若晴醒来时,有着片刻的迷茫,感觉到全身的酸痛,先前的记忆飞速在脑中闪过。

她被人下了药,然后翻窗进了这个房间,将一个男人扑倒了,然后……

然后她好像把他‘强’了。

感觉到身边男人熟睡的气息,她的眸子轻眨,暗暗吞了吞口水,这个时候,她最好是尽快离开,最好能走的神不知,鬼不觉!

恩,就是这样。

不敢有片刻的耽搁,她摸索着捡起散落的衣衫,黑暗中看不清,只能凭着感觉穿上。

“你打算就这么离开?”只是,就在她意欲转身离开时,一道声音突然在黑暗中炸开,声音不大,在这寂静中却格外的惊人。

温若晴惊的心尖儿轻颤。

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微靠在床头,正望着她,黑暗中,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是因为刚刚的纵欲,他的声音沙哑而感性。

这个女人,昨天晚上翻窗进入他的房间,‘强’了他,竟然就想这么离开?她还真敢想!

“要不然呢?”温若晴未动,身子侧转,纵是黑暗中看不清他的样子,她也清楚的感觉到他此刻那股子让人惊颤的危险。

看来,她惹了一个不能惹的人。

“先把帐算算。”男人的声调略略上扬了几分,摆明了不想善罢甘休。

温若晴的眼角惊跳,算帐?这帐要如何算?

要说,昨天晚上,就算先前是她‘强’的他,后面的几次却是他主动,她的第一次被他折腾的半死。

这种事情,他一个男人很亏吗?

只是,温若晴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此刻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她也明白正常情况下,在这样的一个男人的眼皮底下逃走显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

所以,她必须另想办法,出其不意,才能制胜。

“好啊。”下一刻,她突然轻笑出声,脚步轻迈,向着他走去,“你别生气,咱们具体事情具体解决。”

一夜的疯狂,她的声音更加沙哑,与平时完全不同。

“哦?如何个具体解决法?”男人微微挑了眉,因为她这突然反转的爽快有些意外,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慢慢靠近的身影。

具体事情具体解决?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怎么个具体解决法?

她走的很慢,手指轻碰到椅子上他的衣装,脚底踩上他刚刚疯狂时扔在地上的睡衣,眼角的余光扫过床头柜上他正在充电微微闪着一点蓝光的手机。

此刻的黑暗中,他能看到的也就只有她的身影,看不清她的样子,自然也看不清其它。

其实,灯的开关就在他的身侧,他只要手轻轻一伸,就能够打开一室的光亮,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开灯。

他显然并不急,或者更享受着这黑暗中猫戏老鼠的恣意。

她在靠近他的位置停住,缓缓弯腰,拉起他的手。

他眉头轻蹙,眸底暗沉,她这是要做什么?


第4章他被嫌弃了

“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在他意味不明的沉思中,她将刚刚从衣兜里摸出的身上唯一的一枚一元的硬币放在了他的手中,语出惊人心:“你昨天晚上的服务,差强人意。”

不是她小气,而是此刻她的身上只有这一块钱。

硬币落入他掌心的那一刻,她快速的退开。

他微怔,脸上的神情瞬息间风云变幻,有冰,有火,冰火两重天中聚集起风雨来临前的危险。

黑暗中,她看不见,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她知道,他动怒了,当然,她也知道,此刻他更多的是难以置信的惊愕。

她赌的就是如他这般狂妄的男人面对这种情形的反应,越是狂妄,面对这般的情形,越是难以置信,越是惊愕,然后会有下意识中的空白反应。

他此刻的愤怒加上这片刻的容白反应,正是她要的效果!

下一刻,在他未回神时,她突然的转身,黑暗中,却以极快的速度,准确无误的捡起他地上的睡衣,揽过他椅子上的衣装,更是快速的抓起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然后快速的向着房门冲去。

走到房门处,她还顺便的拔了他的房卡,所以,当他下意识的按下了开关时,却仍就是一室的黑暗。

她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等他回过神时,她已经走到房门处,手已经握住了房门把手。

“你以为,你逃的掉?”黑暗中,他的声音直直传来,怒极了似含着笑,只是一字一字却如瘁了冰,浸了毒,毫不留情的直射向她,似狠不得将她一片片凌迟了。

此刻,他话语中危险的威胁,足以让人惊了魂,失了魄,与此同时,他快速的跃起,下了床……

温若晴听到他的声音与动静,暗暗倒抽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反应够快,而且他这一招也够狠,行动的同时不忘威胁,显然是想要吓住她!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面对这样的阵势肯定被吓呆,吓傻了,因为此刻他这气势实在太惊人。

只是,想吓住她?怕是没那么容易,她温若晴可不是吓大的?

因着他这话,她那不服输的调皮的性子被激起。

“多大的事,至于吗?气性这么大可不是好事。”她唇角微勾,仍就沙哑的声音中略略带着几分笑意。

当然,她的动作并没有丝毫的停缓,在他的长腿跨过来时,她已经快速的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帅哥,拜了,后会无期。”在房门关起的那一刻,她背对着他,扬起手,特意的挥了挥。

怎么看,都带着那么几分该死的张扬,还有得意!

逃不掉?不试试怎么知道?

这种时候不逃,难道还等着任他宰割?

她可没那么傻!

等他赶过来时,只来的及捕抓到她关门的那一瞬间走廊的灯光映出的她的一抹背影。

她拿走了他的衣服,拿走了他的睡衣,他不可能光着身子追出去。

他牙齿暗咬,眸子中寒光片片,好!很好!她半夜翻窗进了他的房间,‘强’了他,竟然就这么逃了?

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拿走了他的睡衣和衣服!

该死的,她还给了他一枚硬币!还嫌弃他的技术不好!

从来都是他耍别人,还没有人敢这么耍他!

他捉了一辈子的鹰,今天竟然被鹰挠了脸。

那个女人的确够胆,好,真好!


第5章争分夺秒

他怒极而笑,幽雅的转身,摸起床头柜的打火机,点燃。

火光摇曳中,他按下酒店的座机,随即快速的按下了重拨键。

“夜少?”不过两秒,电话被接起。

“守着酒店大门,不要放任何人离开。”他的眸子一点一点眯起,危险的气息似能将人瞬间吞噬。

在他的酒店,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如何逃掉?

“是。”吴秘书虽然不明所以,却并没有丝毫的犹豫与疑问,果断的执行命令。

每次夜少住酒店,吴秘书都会住一楼,随时待命,听夜少今天的语气不对,事情好像很严重。

温若晴出了房间,便将手中抱的东西统统放在了门外,拿了他的衣服跟睡衣,就是为了防止他追出来,而拿了他的手机,就是为了拖延他与外面的联系。

不得不说,她想的很全面。

但是,温若晴显然低估了夜三少的速度与能力。

当温若晴出了电梯,到了一楼的大厅时,吴秘书已经站在酒店门口,正拦住一对想要离开酒店的小情侣。

“刚刚收到警报,说是酒店附近发生了恐怖袭击,为了客人的安全,酒店不可以让任何人在这个时候离开。”吴秘书的神色严肃而凝重。

“啊?亲爱的,我们还是先别走了,耽搁了飞机是小事,万一遇到危险就惨了。”女生吓的脸色都变了,紧紧拉住男生的胳膊。

“恩,恩,那我们先回房间。”男生连连点头,似乎生怕恐怖分子会突然出现,急急的转回酒店。

吴秘书忍不住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他真是太机灵,有没有?

温若晴唇角抽了抽,这理由也真是醉了。

这应该是刚刚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吩咐的,很明显是为了抓她的。

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来这一招。

他这速度也太快了,她明明拿了他的手机,但是显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眼下这情形,她想离开酒店怕是很难,但是,若等那个男人下来,她就惨了,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她‘强’了他的问题,更是……

所以,她必须!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恰在此时,一辆的士停在了酒店门口,很明显是送客人来酒店的。

温若晴眉角轻扬,眸子中闪过一丝光亮,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此刻,房间里的夜司沉拿出备用的衣服,快速的穿好,出了房门,看到门外堆放的衣服、还有他的手机,他眯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高深莫测的沉。

他捡起手机,快速走向电梯。

大厅中,温若晴暗暗呼了一口气,绕出转角,快速的迈步,向着门口走去,左手放在耳边,装出正在打电话的样子,其实,她此刻身上连个电话都没有。

长长的发垂下,刚好遮住了她的手,也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再加上她左手刻意的遮掩,站在左侧的吴秘书根本看不到她的样子。

“亲爱的,你到了吗?人家都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了。”走近酒店门口时,温若晴装着打电话的样子,声音刻意的提高了些许,为了就是让守在酒店门口的男人听到。

此刻是争分夺秒的时刻……


第6章他与她之间的追逐

她柔柔的话语带着毫不掩饰的娇嗔,“我出来接你了呀,想你呀,想要在第一时间看到你,一会都等不得了。”

吴秘书望着她,微微发愣,她一身的红衣有些凌乱,应该是刚从床上爬起来。

虽然听她的意思是到酒店门口接人的,吴秘书想到夜少的命令,还是走向前,想要拦住她。

酒店外,一个外国男子刚好从的士上下来,手中拿着一个行李箱。

温若晴看到吴秘书想要拦她,微侧了身子,放在耳边的左手臂抬了抬,恰到好处的遮住了自己的脸,右手扬起,对着刚下车的外国男子用力的挥了挥,开心的喊道“亲爱的,我看到你了,我在这儿。”

酒店外刚下车的男人微愣了一下,望着一脸笑意的她,也忍不住笑了,虽然不认识,虽然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跟他打招呼,但是出于礼貌,一个微笑的回应是应该的。

随后温若晴张开手臂,热情奔放的向着男人跑去。

原本想要拦她的吴秘书停住了动作,夜少只说不让人离开酒店,这女孩子很明显是来接这位刚刚到的客人,接了人自然会回酒店,所以根本没有拦的必要。

看的出两人应该是认识的,应该是热恋中的情人,要不然不至于如此。

如今的女孩子还真是热情,人都到了,这一会就等不及了!

只是,吴秘书万万没有想到,热情如火般飞跑出去的女孩,没有奔向外国男子的怀中,而是快速的钻进的士,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关了车门。

“师傅,开车,快。”上了车,温若晴屁股还没有坐稳,便催促着师傅开车。

“喂,喂,怎么走了?”等吴秘书回过神来,追出去时,的士已经开走了。

“她怎么走了?她不是来接你的吗?你们不是认识吗?”吴秘书直接蒙圈,转向还没有离开的外国男子,显然有些急了。

外国男子耸了耸肩膀,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

看着外国男子的反应,吴秘书便知道自己被骗了。

怎么能这样,这人与人之间还能有点诚信吗?

只是,她干嘛骗他?

吴秘书转身,看到自家总裁刚好走了过来,总裁那冷沉的脸让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欲哭无泪:“夜少,刚刚那个女孩不会就是您要拦的人吧?”

“你说呢?”夜少冷冽的目光射来,似能瞬间将人冻结,全身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似要让人窒息。

他倒还真是低估了她,没有想到让吴秘书守着,竟然还让她逃了,好,好的很!

“夜少,我刚刚看到车牌号了,我马上开车去追。”吴秘书吓的双腿发软,还好反应快。

这个时候不能将功赎罪,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不知道刚刚那女孩怎么得罪了总裁,他跟了总裁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总裁这般可怕的样子。

不到五分钟,一辆低调却不失奢华的迈巴赫停在酒店门口,沉着脸的夜少快速上了车。

虽然耽搁了些许时间,但是豪车的速度真不是盖的,现在是凌晨四点多点,路上没有什么车,吴秘书加快车速,没过多久便看到了前面的的士。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