诬陷?对不起,本人从来不干这破事儿。

女神的贴身特工-柚子云阅读
1
第001章 未果

方逸天很少早起,他始终觉得那种起早摸黑的生活不适合他,他有个很可爱的生死兄弟名叫小刀,他倒是很欣赏小刀曾说过的一句话:“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泡妞泡到脚发软,这就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想起小刀,方逸天心中微微一叹,暗想也不知小刀现在过得如何,或许还是那样的敢作敢为满腔热血为朋友两肋插刀吧。

方逸天来到这座经济各方面都高速发达的大都市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里他曾换过三个工作,不过现在却是待业状态,基本上是一个工作干一个月。

失业是痛苦的,毕竟失业意味着丢饭碗,任何人丢了饭碗不会感觉倒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吧?原因很简单,一个人没饭吃饿都饿死了还高兴个球啊。

方逸天虽说没有落魄到没饭吃的地步,可是摸着那干瘪的钱包就禁不住犯愁起来,至少他可不想睡得正香且还梦到美女的时候冷不防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传来房东太太那黄脸婆破锣般的尖锐声音:“方逸天,这个月的房租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到了限期你再不连着上个月的房租交齐了可别怪老娘翻脸无情,你听到没有?”

想起房东太太那破锣嗓音他心里就一阵的泛寒,因为那声音足以让人夜里做噩梦。

而今天的早起也是因为今早九点半钟他有个面试,前几天他去人才市场随便找了几家公司投了简历,不想昨天竟接到了其中一家公司的面试电话,这不他今早6点钟就起来了。唉,为了挣钱养家糊口顺带找小姐解决生理需要就得这么干,况且他这么早起来还是怀着狼子野心的。

他所租住的房子右边是一户人家,这家人有个独生女名叫苏婉儿,今年刚上大一,长得是清纯美丽楚楚动人啊,用方逸天的话来说就是“很美很纯洁”,对于这一类女孩子方逸天一直是偏爱有加,算是他那斯文外表下的不良嗜好吧。

苏婉儿每到周末都会从学校里赶回家,然后到周一的早上再赶回学校,因此每每到周一这天的早上六点苏婉儿都会准时起床,然后去洗脸刷牙,随后再换下睡衣穿上衣服。而苏婉儿换下睡衣的这个过程正是方逸天所期待的。

照理说来人家小女孩换衣服的过程是极其隐蔽的,就算是方逸天有所期待想看也看不到啊,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一个月之前是没什么关系,不过现在却有关系了。

只因一个月前他厕所里的通风口坏了,于是他爬上去修的时候从通风口处往外一看,老天有眼,居然能够直接窥视到苏婉儿的卧室,而且他当天由于踩了一坨狗屎的缘故居然正好看到苏婉儿穿着那洁白的内衣在房间里走动,害得他那一整天热血沸腾晚上做春梦,俗话说春梦了无痕,不料他一场春梦下来却不得不换了条底裤!

此刻方逸天已经站在马桶上悄悄的把头探出上面那处通风口,双眼瞪大了往前看去,不过让他顿感遗憾的是苏婉儿卧室里的窗帘拉了一大半,严重的阻碍了他的视线,也破坏了他的好事!因此他只能从那未被窗帘遮住的狭小空隙中看进去,隐隐见到一个窈窕的妙曼身影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像是在收拾东西。

“我敢打赌婉儿现在一定是穿着那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呃,每每她穿这件睡衣的时候里面什么都不穿,直接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她那含苞待放的身材,可是现在他奶奶的,这窗帘坏了老子的大事!”方逸天换了几个角度,依然看不到里面的苏婉儿,忍不住放声嘀咕道。

这时方逸天看到一个少女正朝那未被遮掩的窗口处走来,竟见这个少女眉若远山,眼若秋水,琼鼻樱唇,精致白皙的脸上淌着一丝隽秀清丽之色,身材亭亭玉立,玲珑有致,绝对是超一流的清纯美女。

婉儿,正是苏婉儿!方逸天在心中忍不住惊叫起来,正想感叹天无绝人之路慢慢欣赏之际猛然见苏婉儿手一扬,于是那窗帘便发出“哗”的一声声响,整个窗口都被那窗帘覆盖住了,只留下方逸天那惊诧的眼神依然停留在那墨绿色的窗帘上面。

“难、难不成我躲在这偷窥时被婉儿注意到了?所以她才拉上窗帘?天呐,要真是这样那么我苦苦在她面前建立起来的斯文形象岂不是荡然无存了?”方逸天想到这脑袋不由得“嗡”的一声响起来。

“不行,得找个机会跟她解释一下,呃,解释?要是跟她解释了那么以后还怎么偷窥她?她应该没有注意到我躲在厕所里偷窥她吧,况且基于我那光明正大的形象已经在她的心中根深蒂固,她怎么说也不会相信我就是那种躲在厕所后面进行偷窥的人!”想到这方逸天才稍稍放心下来,抬表一看,快七点钟了,想起今早的面试他连忙洗脸刷牙去。

双手接触那清凉的自来水后方逸天感觉到手背上传来一阵疼痛,他抬起右手手背一看,上面赫然有一道淤血的伤痕。

他不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不由叹声道:“怠慢了一年,身手都变得慢了许多,连区区四个歹徒都不能瞬间制服,手背上还挨了一刀,呃,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

方逸天说完这话时已经刷牙洗脸好了,他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头发略显凌乱,双目深邃,鼻子高挺,刀削般的俊脸,这长相基本上说得上是英俊,不过那野草般青湛的胡渣却是显得他整个人有点落拓,当下他苦笑了声,说道:“得把这头发跟胡渣理理,否则怎么去面试?说不准还把人家美女面试官给吓跑了呢!”

他说罢便洗了个头,用好迪啫喱水喷了一下头发,梳了个三七分的发型,随后用电动剃须刀把那满脸的胡渣剃光了,一切就绪后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他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竟见方逸天所租住的小平房右边的邻居家的大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挎着背包的少女,这名少女赫然正是苏婉儿,她走了出来后看到方逸天的房间里亮着灯光不由得柳眉微皱,喃喃自语道:“方哥哥这个懒猪怎么今天起那么早?该不会是有着什么不良企图吧?回头我得要亲自问问他。”

苏婉儿说完后便踏着灵巧的步伐朝学校走去,那清晨的微风吹扬了她披散肩上的秀发,看上去还真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呃,很美的一个女孩!

这时候方逸天也穿戴整齐了,正准备走出去吃个早餐然后去面试,不过他心中却是起伏不平,因为他不知道这一面试又会遇上什么奇怪的事,因为他发觉最近他总爱遇上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比方说近来最为奇怪的一件事就是住在对面街道上的年轻寡妇柳玉有事没事总叫他过去帮忙辅导一下她那位刚上幼儿园的女儿,想起柳玉那祸害人间的脸蛋以及那成熟丰满的身段他就感到一阵的头疼。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方逸天想着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2
第002章 无名英雄

出门走了几步后方逸天感觉到肚子空空如也,有点饿,不过他的脑海里又立马闪过孟子说过的一句话: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想到这他一时间难以决定是否要先吃个早餐然后再去面试,不过时不时从肚子中传来的“咕咕”声却显得有点不合时宜,当下他嘀咕了声:“靠,我又不是圣人,所以天不会降大任于我,人生在世不能跟肚子过不去,就算囊中羞涩也得填饱肚子再说!呃,现在这会老王的早餐店应该开了吧?”

方逸天说着已经走出这条小巷,抬眼一看,对面街道上挂着一个醒目的招牌,上面写着“老王早餐店”这五个大字,招牌下面写着一系列的经营范畴,有豆浆、玉米粥、八宝粥、小笼包、饺子、各种面食米线等等。

此刻老王早餐店已经是客如流水,生意火爆,那些早起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赶来这吃早餐来了,当然,这其中的一大原因是因为这儿的早餐确实好吃而且不贵,不过还有一大主要原因是老王早餐店里请来的服务员个个年轻漂亮,而且,服务态度还很好。

三个月前老王也在自己的早餐店里请服务员,不过那些女服务员一看就是村姑一类的,完全没有什么观赏性;如今老王店里的服务员却清一色是皮白肉嫩的靓妹,之后的三个月内老王欣喜的看到店里的客流量逐渐多了起来,这也让老王不得不深深的折服于方逸天这小子所为的“美女效应”,果真是立竿见影啊。

可见,老王店里的美女服务员都是方逸天的主意,他三个月前来到这儿后便跟老王推心置腹,接着便给老王出了“美女效应”这么一个经营理论。

不过天地良心,方逸天当初也是怀着一片私心的,这小子心里也想着每天早上过来老王店里吃早餐的时候还可以一边欣赏着年轻漂亮的服务员。

方逸天隔着一条街道的时候便看到了老王,他正悠闲的坐在店里面小饮着茶,看着早报,生活过得是悠哉悠哉啊。以前老王还管收钱,不过现在收钱这职务似乎被他老婆接手过去了,他老婆的理由是男人有钱了就会变坏,这么一来他也就没啥事,过得悠闲之极。

方逸天过来后直接大马金刀的坐在老王的旁边,笑着压低声音道:“我说老王啊,你过得可真够滋润的,瞧你现在,也不知是在看报纸还是借助这报纸的掩护之下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走来走去的小倩!”

小倩是老王早餐店里三个服务员里头最年轻也最漂亮的一个,那光滑嫩白的肌肤,那笑起来时微露的酒窝,的确很吸引人!

老王闻言后连忙暗中给方逸天使了个眼神,因为老王的妻子王氏已经笑吟吟的走过来,看到方逸天后笑道:“哟,小方,你难得起这么早啊,准备来点什么呢?”

“老样子,豆浆油条!”方逸天笑着答道。

“好咧!”王氏说着朝里头大声喝道:“小倩,小方来了,赶紧给他来份豆浆油条!”

方逸天一听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怎么每次自己一来这儿王氏总会叫小倩给自己送上早餐?

这时候老王把手中的早报放在桌上,探过头去,小声笑道:“小方,你老实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逛东门街了?所以直到现在才赶回来?”

方逸天闻言后不由得无奈的笑了声,拿起桌上的报纸,一边说道:“老王啊,你瞧我这模样用得着去逛东门街找女人吗?”

东门街是城东的一条街道,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条街上都是红灯区,红灯区里面是一些穿着长长的丝袜身材性感的女郎!

老王闻言也讪讪的笑了笑,端起手中的茶杯喝了口茶。

而这时候方逸天的目光赫然被手中那份早报上的头条新闻所震住了,竟见上面赫然写着“路见不平出手相助,无名英雄降服四匪”十六个大字的标题,再往下看这则新闻上主要写着:“本报社(记者张华)昨天晚上深夜十点半左右,在南华街街角处发生一起性质恶劣的团伙抢劫案,被抢劫的对象是一位已经退休了的老干部王老先生,当晚王老先生携带十万元人民币在身上,不料身携巨款的王老先生竟被四名歹徒在路上盯住了,于是尾随王老先生来到南华路的街角处后妄图进行抢劫。正当这四名歹徒即将得逞之际竟见一名神勇的年轻人从天而降,赤手空拳将这四名持刀的凶狠歹徒全都制服倒地,随后警车赶来收服这四个歹徒之际却发觉那名见义勇为的无名英雄已经不知所踪!据后来王老先生回忆说这位无名英雄很年轻,大概二十三、四岁左右

,头发长而略显凌乱,身手敏捷,勇猛威武,一身正气,由于光线暗淡因此看不清这名年轻人的面容,不过棱角分明,双目有神最后王老先生表示他非常希望能够当面酬谢这名见义勇为的年轻英雄,希望这名年轻英雄能够见到本报的报道后能够去找他,下面有王老先生的住址及联系方式”

方逸天看到这后便不再往下看了,他用手摸了摸头上的那梳得整齐乌亮的头发,暗想与这报纸上刊登的那位无名英雄那“长且略显凌乱的头发”极其不符合后才稍稍放下心来,当即暗自在心中说道:“没想到这事还上了报纸,呃,更没想到自己还落下个无名英雄的头衔。”

这时老王也注意到了方逸天脸上的表情,当即眼角撇了撇方逸天手中的报纸,说道:“这个社会上就是应该再多一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这么一来社会上也安定了,老百姓们过得也安心了。”

方逸天闻言后淡然一笑,说道:“社会的安定是需要政府的法制管理跟人民的配合服从的,单靠一个或是几个所谓的英雄根本无济于事。”

“说得有理,对了,你小子不会就是这个无名英雄吧?”老王一双眼睛盯着方逸天,大有深意道。

方逸天闻言后脸色依旧,平静的目光不起丝毫波澜,他微微一笑,语气淡然道:“你觉得我像吗?”

老王左右看了看方逸天,随即摇了摇头,口中兀自说道:“不像,不像,你小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个好东西!”

“哈哈”方逸天闻言后不由得开怀大笑起来。

这时候身材高挑,体态妙曼,笑容甜美的小倩端着早点给方逸天送来了,不过当小倩看到方逸天那梳得油光可鉴的头发以及那刮得干干净净的俊脸时一张玉脸不由得微微飘上了两朵红晕,一时间怔住了,因为她印象里的方逸天似乎不是这副模样的,而是显得落拓随意一点,不过现在的方逸天却给人一种气势非凡的感觉。

的确,那一身略显老旧的西服穿在方逸天的身上依旧是笔挺笔挺的,衬托出方逸天一种独特的气质。

方逸天接过小倩手中的早点,笑道:“小倩,我知道我今天特别的帅气英俊,可是你也不能利用上班时间这么盯着我看不是?小心旁边的王老板扣你工资哦!再说你要是想看可以等到晚上下班的时候去我住的那儿,随便你看个够!”

小倩闻言后一张玉脸更是红晕,当即“嘤咛”了一声,哼声道:“哼,谁要看你了?真是臭美!不理你了!”说完便扭身走了。

“喂,你小子可不许打小倩的主意,你可不能祸害一个好端端的黄花大闺女!”老王用手敲了敲餐桌,煞有介事道。

方逸天闻言后口中那即将咽下的豆浆不由得“噗”的一声吐在了地上,随后他哭笑不得的说道:“怎么我就成祸害人家黄花大闺女的混蛋了?我自今都没机会去祸害过一个黄花大闺女呢。”

“所以说嘛,不能给你任何机会!”老王说道。

方逸天这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当即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老王,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把小倩勾引走的,留着给你继续吸引越来越多的客人!”

“啧啧啧,瞧你这话说得,把我老王看成什么人了?对了,你小子今天穿得这么体面干嘛去呢?”老王忍不住好奇问道。

“面试!”方逸天答道。

“面试?”老王诧声道。

“当然,我也要吃饭不是?况且你也希望我在有生之年能够还清欠你的早餐钱吧?好了,我走了!呃,今天的早餐先记上,下月工资发了一块付清!”方逸天说着便走了。

老王看着方逸天远去的背影不由得笑骂了声“臭小子”,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方逸天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平凡,他总觉得这小子的身上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非凡经历,这算是他活了四十多个年头历练出来的火眼金睛所看出来的吧。

 
3
第003章 公交车上的误会

方逸天要去面试的公司叫华天集团有限公司,华天集团有限公司乃是国内著名而且实力雄厚的集团公司,整个华天集团公司的旗下业务涵盖了房产、餐饮、酒店、商场、服务等产业,其实力足以名列国内十大集团公司之一。

方逸天当初也没有想到华天集团有限公司竟然会叫他过去面试,并不是他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而是他投递上去的简历实在太过简单了。整一张A4纸就只写了一半,留下一大半的空白,相对于那些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硕士博士生手中那厚厚一叠的简历,他投递上去的那一张A4纸实在是太过于寒碜简单了,没有丁点的优势,可是他竟然接到了华天集团有限公司的面试电话,当真是所料不及。

方逸天正在等着28路公共汽车,这路公共汽车直接经过华天集团有限公司那栋三十八层高的综合性办公大厦,接到的电话中也说明叫他直接过去这栋大厦里参加面试。

在方逸天以及许多人的翘首以待下28路公共汽车终于到站,恰巧的是车门正好停在方逸天的面前,方逸天不由得大喜,暗想这会可以上去占个好位了。

“哐当”一声,车门打开,方逸天正想踏步走上去,不料左右两侧汹涌而来两股人流,这两股人流中每一个人都像是削尖了脑袋一样往前挤,直接把方逸天挤退离车门两米之外。

最后方逸天也顾不上优雅不优雅,礼貌不礼貌,直接往车上挤,好不容易挤上了车后他在真正意识到中国人口众多而引发的诸多问题。

汽车上的售票员不断大声重复着“刚上车的旅客请往后走,后面还有空位!没买票的旅客请买票。”

于是方逸天便随着朝前移动的人流不断移动着,最终前面移动的人流停下后他才轻轻吁了口气,这时汽车猛然一个转弯,他的身体也随之略微倾斜起来,大有超前倾倒的趋势,当下他连忙伸手扶住上面的扶手,稳住倾斜的身体。

汽车转过弯走上直路后方逸天才隐隐感到不妥,因为他感觉上面的扶手怎么这么的柔软呢?就像是一个女孩子的纤纤玉手般柔若无骨。

当即他不由得抬眼一看,一看之下赫然竟见自己的右手紧紧的抓紧着一只白皙细长的玉手,这这显然正是一个女人的手,而他的手赫然正搭在这只玉手上面,而且还紧紧地抓着。

他连忙低头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两道凌厉冰冷、极具杀伤力的目光,他连忙松开了右手,这时也看清了他的前面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身上穿着一身精致高雅的职业装,衬托出她那高挑妙曼、玲珑有致的身段。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上略施粉黛,看上去更加的迷人,不过此刻她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却是凌厉而又冰冷的目光怒视方逸天,显然,刚才方逸天正是紧紧地握着她的纤纤玉手。

当下方逸天连忙开口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那语气说的是真挚诚恳,发自肺腑,声情并茂,让人不得不觉得他就不是故意的,不过他也确实不是故意的。

那名美女看到他如此诚恳,而且衣冠楚楚,一表人才,也就认为他不是故意的,眼睛里的目光变得缓和了许多,随即别过头去不再理会方逸天。

方逸天看着眼前这名美女的妙曼身姿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当即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然而,前面开车的司机先生似乎跟他开玩笑似的,就在他的右手离开车上的扶手擦额头上的细汗的时候,前面的司机猛然来了一个大刹车。

车上的乘客全都来一个大幅度的倾斜,不过大多数的乘客都手扶扶手因此很快就稳住了身形,可是方逸天就不一样了。

方逸天的两只手都没有扶住扶手,因此汽车在急刹车的瞬间他的身形在惯性的驱使之下朝前倾倒,他本想立即抓住上面的扶手,可是转念一想生怕又再度握到前面那名美女的纤纤玉手,来个梅开二度可就不好了,怎么说对方也是个漂亮的美女,对于美女他都是信奉不可唐突的原则。

因此他便打消了抓住上面扶手这一念头,妄图凭借自己扎着马步使出传说中千斤坠的姿势稳住身体,岂料在强大的惯性力量之下他扎的马步也失去了平衡,于是他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扑向了前面的那个美女

“啊……”那名美女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因为她突然间感到一个充满着男人气味的男性身体紧紧的挨着她的后背,而且而且她的腰部竟被一只手搂住了!天呐原来方逸天脚步不稳扑向了面前的美女后美女脚步踉跄,正欲摔倒,百忙之中方逸天只好伸手搂住美女的腰肢,右手握住了旁边车座上的把椅,这才稳住了身形。

稳住了身形后方逸天发觉自己还紧紧的搂着面前的那个美女,甚至那名美女几缕柔顺的秀发都沾在了他的嘴巴上,可见这两人的距离挨得是如何的近,只差合为一体了。

方逸天脸色一变,连忙松住了手,身体正想往后稍稍退一点远离这名美女,然而这时一阵剧烈疼痛从脚底迅速传来,那种尖锐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他低头一看,赫然竟见右脚那擦得锃亮的皮鞋上落下了一只高跟鞋的鞋印。

方逸天猛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名美女圆瞪美目,俏脸含霜,怒气冲冲的看着他,脸上是一副不依不饶的神色,怒声道:“你这个公交车上的色狼,你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抱着我?”

“误会,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司机突然来个急刹车,所以我一时间站不稳,所以”方逸天解释道。

“误会?哼,我看你是有意的!那为什么满车的人没有人站不稳就偏偏你一个站不稳?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趁机非礼人!”美女义正言辞,不容置疑。

方逸天闻言后转头看了看四周的人,发觉他们果真是站得稳当当的,而且一个个还以一种鄙夷的目光盯着他看!

“我靠,这下还真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奶奶的,怎么老子最近总是偏偏遇上这种事呢?”方逸天看着面前俏脸含霜的美女不由得苦笑了声,暗想道。

 
4
第004章 真是倒霉透了

“最近公交车上的变态男人特别多,这种男人趁着公交车上人多的时候暗中非礼着一些年轻女性,哎哟,真是太无耻下流了!”

“对呀对呀,这种变态男人啊比那些色狼还要恶心,在公交车上对我们这些女的动手动脚的,想着就感到恶心!”

“真没想到他这个人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竟也是那样的男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太卑鄙无耻了!”

“不但是卑鄙无耻而且还厚脸皮,你看你看,咱们这么多人说他可他却装得像是个被冤枉的人一样,真是流氓!”

那名美女在车上怒斥方逸天之后便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此刻已经有三五个中年妇女对着方逸天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直接把方逸天说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

方逸天不禁在心里苦笑了声,眼睛一转,看了看四周,看到了那几个妇女眼中极其鄙夷的神色,以及周围一些中年男士同情而又意味深长的笑意。

照理说来在这种情况下寻常人早就被那几个妇女批得跳车被车撞死得了,可是方逸天脸上依然是坦然自若,甚至,嘴角边还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然笑意。

唉,真是倒霉透了,这种情况下还偏偏遇上了这几个闺中寂寞的长舌妇!方逸天在心底暗叹了声。

确实,这种情况下最怕遇见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小人,另一种就是妇女了。

遇见了小人他会落井下石;遇见了妇女更糟,她们会喋喋不休,用什么世间的道德尺寸来批你个狗血喷头,让你恨不得把拳头塞进她的嘴巴里。

那名美女没有想到自己的遭遇这么快就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声援与支持,特别是在那几个妇女的怂恿她更是理直气壮的盯着方逸天,那架势似乎是要求方逸天道个歉外加赔偿她所蒙受一切精神损失费才善罢甘休。

方逸天当即心想:“发克,我他妈要是这样继续沉默下去那岂不是永远背负‘变态男’这个猥琐的罪名了?这女人也真是的,本想跟她道个歉,小事化无得了,她非得要闹个唯恐天下人不知,既然如此那老子就陪你玩到底!”

打定主意后方逸天以一种深情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美女,语气哀求道:“亲亲,不要闹了好不好?昨天晚上我已经跟你道歉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夜不归宿,不该让你独自一个人在家苦苦的等候着我,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吗?”

“亲亲?!”那名美女听到方逸天这么称呼不由得一愣,当场怔住了。

而四周的乘客听到方逸天这么说后也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你、你在说什么?不会是在跟我说话吧?”美女惊讶得诧声问道。

“我当然是在跟你说话!亲亲,昨天晚上是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再说我也有苦衷啊,昨天晚上我一直陪着领导应酬,帮领导挡酒。你知道我喝了多少吗?我一直喝到吐,吐了回去再继续喝,你说我容易吗?”方逸天说得煞有介事,随后他转向周围那些男士,继续表演道:“在场的各位大多数是上班族吧,那么想必你们也了解陪着领导应酬的场面是怎样的,想推脱都无法推脱。”

“亲亲,昨天晚上我确实是醉得不省人事了,所以也没能给你电话!我知道,你是介意我认识那家酒店的服务员,而当晚又在那家酒店里过夜,可是,我已经跟你声明多次了,我跟她纯属是老乡关系,没有半点的儿女私情!”方逸天顿了顿,

又慷慨激昂道:“你想想看,她一个女孩远离家乡来到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生活,无亲无故的多不容易啊,所以我作为老乡对她略微照顾一下也仅仅是略表心意罢了,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你要相信,我的心里只有你。”

四周的人听后全都发出恍然大悟的深长意味声,然而,那个美女闻言后一张美丽的俏脸都气得发白了,她紧紧的握着粉拳,盯着方逸天,大声道:“我不认识你,你、你这全都是一派胡言,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什么‘亲亲’,我叫夏冰,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通通跟我没关系。”

“夏冰?嘿嘿,终于套出你的姓名了!”方逸天暗中冷笑了声,暗想着,随后他故意朗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叫做夏冰了,亲亲是我对你的昵称嘛。”

“你、你你简直是无赖,流氓!我、我根本不认识你。”夏冰娇躯抖动,语气激动道。

“你看你,都把话说清楚了你还是这么激动,难道还不肯原谅我吗?今早我说开车送你去上班,你不肯,非要赶公交车,而刚才司机师傅急刹车,我担心你站不稳所以上前搂住了你,岂止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方逸天满脸的委屈,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不得不佩服这小子的脸皮之厚实属罕见,竟然能拉得下脸来这么说话。

“哦!”四周的乘客全都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似乎已经完完整整的了解到整件事情的“原委”经过了。

而原先那几个对着方逸天指指点点的妇女听了方逸天这么一说后意识到她们是“误会”方逸天了,想起之前辱骂批斗方逸天的话她们心中感到一阵过意不去,当下她们的态度来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改为全都支援方逸天,帮着方逸天说话道:“妹子啊,这年代那个男人不应酬呢,这很正常,像我家那位现在天天应酬,我都习惯了。”

“是呀是呀,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相互包容,天大的事说清楚了也就行了,犯不着太认真。”

“两口子偶尔吵吵架也能增进感情,这位先生态度这么诚恳,我看妹子你就原谅他吧!”

方逸天听后整个人都忍不住在心底笑翻天了,这其间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啊,之前批得他体无完肤的妇女现在竟然全都一致的想着他,想到这他心底不由得升起一种自豪感,毕竟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办得到的。

夏冰从未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在四周人的眼中她倒成为方逸天的女朋友了,当下她连忙呼声道:“误会,这、这都是误会,你们不要相信他,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方逸天看着夏冰着急的神色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当即暗想:“误会?哼,那就让误会进行到底吧!”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