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矗立在这全球的顶峰,要掌管虚空中的日月星辰......

地球无敌仙帝-柚子云阅读
第1章 仙帝重生

开往海城市的高铁,在飞驰中突然哐当一声,剧烈的震了一下。

随着这一震,叶尘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眼里带着几分不解和茫然,在四周打量了几眼之后,便立即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我23岁,去海城与白小萱订婚时的高铁么?”

上一刻,他还在经历最后一道雷劫,但下一刻,他竟然重生回到了地球。

上辈子,自己到了海城、准备与白小萱订婚,可是没想到,自己挚爱的白小萱竟然架不住富二代的追求,背叛了自己。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

最可恨的是,白小萱那个富二代姘头,为了霸占白小萱,不断的设计坑害自己,先是引诱自己在赌局上输得倾家荡产,然后设计诬陷自己出千,害得自己被赌场废了双手。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满意,他让人放火烧了爸爸的小厂子,逼的爸爸上吊自杀,弄得自己家破人亡。

最后,叶尘生无可恋,从长江大桥上一跃而下,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机缘进入修仙界,在修仙界成为了威震三界的玄尘仙帝。

就在他即将冲破天劫、飞升为仙的时候,没想到却在雷劫之下,重生回到了这一刻。

回忆起上辈子遭受的残害,叶尘冷笑了一声:“白小萱,还有那些加害过我的人们,上辈子欠我的,都给我连本带利的还回来吧!”

想到这,叶尘眼里寒光一闪即逝,深邃的眼眸里恍若蕴含诸天星辰。

他闭上眼睛,神识内观,但下一刻,他便是微微的抿了一下嘴。

原本无比充沛的仙元灵气,现在也仅剩一丝。

叶尘收回神识,心里暗道:“看来又要一世重修,不过也好,这一次,我必将逍遥洒落于天地,不留半分心魔在人间!”

这时,靠窗坐着的少女忽然低声道:“爷爷,为什么放着商务座不去,非要来二等座啊?这里也太挤了,而且太乱。”

叶尘身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位神态淡然的老者,以及一位20出头的娇美女孩,他们俩虽然穿着简单朴素,但却在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别样的自信与尊贵。

在这二等座车厢里,两人的气质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叶尘靠着过道闭目养神,老者坐在中间,女孩则坐在靠窗的座位。

那老者微微一笑,说:“梦月,我跟你说过许多次,心要入世,方能寻到更好的境界与机缘,你总是把自己囚禁在高高在上的空中楼阁,什么时候才能有大突破?”

那女孩听到这话,不由吐了吐舌头,低声道:“我练武道才十年,就已经练出了明劲,人家都说我是天才……”

老者严肃的说:“明劲之后还有暗劲,暗劲过后还有内劲外放,达到内劲外放才能成为武道大师,你觉得以你现在这个速度,到我这个岁数的时候,能成为武道大师吗?”

正在吐纳修炼的叶尘听到这话,心里暗暗惊讶,没想到,身边的爷孙两人,竟是体炼的武者。

不过,武者在修仙者眼里,就如蝼蚁一般一文不值。

在修仙界,武者就是修仙者的奴仆。

经常有一整个武者宗门,心甘情愿给一个修仙者做牛做马,为的就是希望修仙者心情好的时候,能够赏给他们一颗低级丹药,或者一门低级功法。

武者修仙极其困难,说得难听一些,武者想修仙,就像是猴子想变成人。

但是,对武者来说,十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个能练到内劲外放,成为武道大师。

但就算是武道大师,在一个筑基期的修仙者面前,也抗不住对方一个手指头。

叶尘在修仙界开宗立派之时,有仙徒八十一人、徒孙一千八百人、曾徒孙两万人,而依附在他宗门下的武者更是多达数百万,见他如见神!

所以,叶尘也并没有将身边这对爷孙俩看在眼里,他仅凭两人的气息,就能感受得出,这女孩才刚练到明劲,老者稍强一些,也不过就是达到了暗劲而已。

这样的人,在修仙界,给他的宗门扫地都不配。

老者此时故意压低声音,用带着内劲的声音对那女孩说:“梦月,武者之道无异于徒手上青天,你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成为武道大师,只有成为武道大师,才有机会见识到更高的层次,我们家族,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出现过武道大师了,你是最有机会的一个。”

将内劲混入声音,能确保内劲将声音裹挟其中,实现声音的“精准传递”,老者如此说话,理论上,唯有身边的女孩才能听见。

但是,他不知道身边的叶尘乃是重生的修仙者,虽然体内灵气微乎其微,但武者这种雕虫小技,在他面前屁都不算。

女孩此时也用内劲裹挟声音,坚定的说:“爷爷你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无论如何都会修到内劲外放、成为武道大师!”

叶尘听到这里,忽然嗤笑一声。

真是蝼蚁一般的武者,二十多岁才练出明劲,还妄想成为武道大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而且就算是武道大师,也不够筑基期修士的一指头。

这时,女孩刚发完宏愿,忽然听到叶尘的耻笑,顿时感觉一阵羞辱,怒斥一声:“喂,你笑什么!”

老者急忙用内劲呵道:“梦月,不得无礼,他是普通人,根本听不到我们说什么!”

女孩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依旧有些恼火的瞪了叶尘一眼,道:“没事不要乱笑,容易挨打!”

叶尘缓缓睁开眼,看向那女孩,神情中满是鄙夷的问:“怎么?我笑与不笑,轮得到你来管?”

女孩怒道:“你少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叶尘冷笑一声,道:“坐井观天之人,说别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笑话。”

“你……”女孩拳头握得咯咯直响,气愤的说道:“看我不教训你!”

叶尘嘴角挂着鄙夷,神情倨傲的说:“小姑娘,我今天心情不错,送你十个字,你听好了。”

说着,叶尘微微一顿,这才道:“这十个字就是:二十不过五、一生不得入!”

女孩没听懂这话的意思,但旁边的老者原本淡然的表情忽然满是惊恐!

他震惊不已的看着叶尘,哆哆嗦嗦的问:“小兄弟,敢问尊姓大名?来自哪个世家?”

叶尘淡淡道:“我的名字,你不配问!”


第2章 你不配

在叶尘眼里,武者和奴仆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是他根本瞧不上的奴仆。

只有筑基期的小修士,才会收武者做奴仆。

他上辈子乃是玄尘仙帝,身边的奴仆哪一个不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

小小的武者在他面前,就如昆仑山里的猴子一般可笑。

所以,在他眼里,老者与他隔着十万八千里,根本不配问他的名讳,甚至不配与他并肩同坐。

可是,他这话说的太不客气,那原本就已经很生气的女孩顿时火冒三丈,站起身来指着叶尘,怒不可遏的说:“敢对我爷爷不敬,我撕烂你的嘴!”

女孩这一起身,周围其他座位上,立刻站起十多个青年男子,这些人各个一脸横肉,看起来应该是他们的随从。

这些人几乎都做好了废掉叶尘的准备,但谁也没料到,那老者忽然爆喝一声:“梦月!不得无礼!快向前辈道歉!”

“什么?!”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者,脱口道:“爷爷,这个混蛋他竟然敢对你不敬,我杀了他都不为过!”

“放肆!”老者大吼一声,极其愤怒的说道:“我让你道歉!立刻、马上!”

女孩被爷爷忽然的愤怒吓住了,愣了片刻发现爷爷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这才收起了刚才的嚣张气焰,看着一脸淡然的叶尘,瓮声瓮气的说:“对不起……”

老者一脸怒气:“要叫前辈!”

女孩委屈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但还是忍气吞声的说:“前辈,对不起……”

这时,老者才转向叶尘,语气谦卑的说:“前辈,梦月是我的孙女,我管教不周,让您见笑了。”

叶尘没有理会他,而是再次闭上了眼。

女孩见此,脾气再度要爆炸,却被身边老者一个凌厉的眼神吓了回去。

随后,老者语气更加卑微,道:“前辈,我是静海沈家的家主,刚才前辈说的那十个字,我年少时也听我的爷爷说起过,但我爷爷一直没有具体解释过,不知前辈可否指点一二?若是前辈愿意为晚辈解惑,将来前辈如有任何需要,沈家定当赴汤蹈火!”

叶尘睁开眼,看了看他,用刚吸收的一点灵气将三人封入其中,这才淡然道:“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二十不过五、一生不得入,就是说,如果二十岁的时候还没练成暗劲,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武道大师。”

说着,叶尘又看了看那个女孩,耻笑道:“你这个孙女应该二十出头了吧?才练出明劲,我看她到你这个岁数,还未必能练到内劲外放。”

老者心中巨骇!

这年轻人果然了得!

他不仅能够听到自己用内劲裹挟的声音,还能说出自己曾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更厉害的是,他竟然能够看出自己和孙女的情况,从这可以看出,他应该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武道并非修炼,它的方法是不断淬炼身体,所以武者之间靠看、看感觉,是猜不出对方境界的,只有打一场才能知道对方到底练到了什么地步,这年轻人竟然能看透他的境界,搞不好,他就是一位武道大师啊!

天呐!

老者心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与惊骇,沈家老祖宗在数百年前曾是一代名商,家财万贯,但老祖宗却用了五十年时间给一位武道大师做牛做马,还把所有家产拿出来给那位武道大师修建了一处宏大的道场,这才换得那人一份武道心法。

从那天起,沈家从一个普通家族,变成了一个武者家族,家族昌盛数百年。

可是,最近这几十年,沈家的族人不断退步,再没出现过任何一位武道大师!

而现在,自己身边就坐着一个极有可能是武道大师的高手,这怎能不让他兴奋!

随即,老者立刻卑微的说:“前辈,在下沈天明,不知前辈可否赐教一二,若是可以,沈家愿为前辈做牛做马、以报恩情!”

叶尘淡然道:“机缘不可强求,该来的自然会来。”

对叶尘来说,他确实瞧不上这些武者,但老者的态度让他还算舒服,所以他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死。

想让自己赐教,还要看自己的心情如何,未来若是心情好了,也未尝不可。

老者一听这话,心里有喜有忧,喜的是叶尘的话并非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但忧的是叶尘到底能不能给自己机缘。

随即,他急忙恳求道:“前辈,我还想再请求一件事。”

“嗯?”叶尘微微皱起眉头。

沈天明开口道:“我想让你指点梦月,让她做你的学生。”

在沈天明看来,若是能和叶尘这样的人结交,对沈家一定会有天大的好处。

如果他能够指点一下自己的孙女、让她有机会成为武道大师,那对整个沈家都会天大的造化。

这话一出口,沈梦月顿时大惊,连忙说叫道:“爷爷!”

叶尘也是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开口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孙女卖了?”

沈天明点点头,说道:“怕,但是我觉得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叶尘转头撇了沈梦月一眼,才摇摇头,说道:“她现在还不配做我的学生,以后有缘再说吧。”

沈梦月从小便是千金大小姐,哪里被人当面说过这种话,顿时心里羞恼不已,冷哼一声道:“谁愿意做你学生了,你想的美。”

沈天明却是叹息了一声,说道:“就算不能收徒,那也请先生多照顾一下梦月。”

叶尘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鼻息间发出轻轻的一声“嗯”。

他这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让沈梦月又是一阵恼怒,从来没有人敢在沈家面前摆这种架子,这年轻人不过二十来岁,他凭什么敢这么嚣张!

“爷爷,你别被这小子骗了,他哪是什么前辈高手!我看就是个江湖骗子!”

“不得放肆!”沈天明立刻大吼一声,给了沈梦月一个严厉的眼神,才把她震住。

沈梦月气的胸前不断起伏,但当着爷爷的面,确实不敢说什么。

撇撇嘴,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吊坠,放在手里把玩。

这吊坠是一个水晶瓶子,里面放着小小一株干枯的紫色植物。

叶尘一眼看出这东西,竟然是可以修炼紫云丹的灵草冰霁兰!


第3章 一步筑基

紫云丹是筑基必备的一味丹药,如果能炼出紫云丹,叶尘就能够直接筑基成功,这样的话,实力立刻就能跃升一大截!

随即,他立刻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这一株冰霁兰。

想到这里,他看着沈梦月,淡淡道:“照顾她也并非不可,不过我要她手里的吊坠。”

“什么?!”沈梦月顿时炸了!

这吊坠是妈妈送给她的礼物,不知为何,这里面的植物一直有一种安神静心的功效。

有时心情烦躁、郁气积聚的时候,她就会拿出来抚摸一会,神奇的是只要抚摸几下,立刻就有好转。

这吊坠陪了她好多年,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舍得送人,更何况是给叶尘这个讨厌鬼!

可是,爷爷沈天明却忽然开口道:“梦月,把吊坠给前辈吧!”

“爷爷!”沈梦月脱口道:“这是我妈给我的,我谁也不给!”

沈天明语气严肃的说:“难道连爷爷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沈梦月见爷爷的表情不容反驳,眼睛瞬间流出两行热泪,无比委屈的摘下吊坠,将它递给了叶尘。

叶尘将冰霁兰拿到手,立刻就能感知到其中的药力,心里激动不已。

再看向那沈梦月,委屈的眼泪都流成了线。

他看着沈梦月,心里忽然一软,开口道:“把手伸出来。”

“你说什么?”沈梦月用几乎能吃人的眼神看着他。

叶尘淡淡道:“我让你把手伸出来,你送我一件礼物,我也送你一件礼物,礼尚往来。”

“我不要!”

沈梦月刚拒绝,叶尘已经跨过沈天明,直接抓住了她的左手。

“臭流氓你做什么!”沈梦月忍不住就要发火。

叶尘淡然道:“我送你一个机缘,只此一次,你好好把握。”

说罢,他立刻将体内一丝灵气,渡入到了沈梦月的体内。

对武者来说,灵气就像是这世界上最强的能量,哪怕一丁点,都能对他们带来巨大的提升。

打个比方,武者的能力,就像是一根生日蜡烛的细小火苗,热量微乎其微;

而灵气,就像是火山喷发时喷涌而出的巨大能量,两者一天一地,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沈梦月只是一根蜡烛的火苗,那叶尘重生前,就是灼灼生辉的太阳!两者之间的差距,何止亿万!

即便是现在,叶尘体内只有那可怜的一丁点灵气,他也比沈梦月强出太多太多!

沈梦月只感觉一股别样的能量涌入自己体内,那能量之强,似乎要将自己融化!

她吓的花容失色,正想抽出手来,这时,叶尘已经松开了手。

前后,不过也就一秒钟的时间。

沈梦月惊魂不定的看着他:“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尘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现在应该已经练出暗劲了,我顺便帮你增强了经脉,你以后练习武道,轻而易举。”

“啊……”不只是沈梦月,就连沈天明都惊的几乎昏厥。

一秒钟时间,就能让沈梦月直接到达暗劲?这……

这简直是神啊!

寻常天赋再强的武者,想跨过这个境界,也得五六年以上的时间。

难道叶尘真的能在一秒之间就……

沈天明急忙看向沈梦月,追问:“梦月,你觉得如何?”

沈梦月闭上眼睛,片刻后泪流满面的说:“爷爷……我好像真的能体会到暗劲的感觉了……而且经脉似乎也比以前通畅了一倍有余……”

沈天明惊喜万分,脱口道:“还不快给前辈磕头致谢!”

沈梦月得此机缘,也是心服口服、感激涕零,对叶尘也是彻底服气,正想跪拜,叶尘却忽然站起身来,说:“说了是礼尚往来,跪拜就免了,我现在有点事,我们以后有缘再见,若是无缘,也不要叨扰我。”

说罢,他起身从座位上站起,头也不回的去了车厢连接处。

沈梦月看着叶尘的背影,忍不住问:“爷爷,就让前辈这么走了?要不要派人调查一下?”

沈天明急忙道:“先不要轻举妄动,前辈性格倨傲,不要惹怒了他。”

……

叶尘离开座位,去了卫生间,将房门锁好,他才从口袋里掏出那枚吊坠,准备开始着手炼制紫云丹。

炼制这种筑基级别的下品丹药,他不需要什么丹炉,只需要在手掌中用灵力徐徐煅烧,在下车之前便可炼成。

那一株冰霁兰在他手中,被瞬间打散成粉,然后灵力涌入,冰霁兰又化作液体缓缓盘旋,随着叶尘催动灵力,液体又逐渐凝固。

当列车开始减速的时候,叶尘猛地将手指向内一扣,灵力瞬间封锁,三颗紫色米粒大小的紫云丹,此刻成型!

有了这几颗丹药,自己就能进入筑基期了!

修真者的修为等级一共分九层,分别为:筑基、修体、金丹、出窍、元婴、合道、飞升、渡劫、大乘。

叶尘手指一弹,一颗紫云丹便落入嘴里。

一瞬间,药力化开,一道清凉意,一路向下,化作最为精纯的灵力,周游百骸。

叶尘瞬间便迈入了筑基初期!

体内的灵气比刚才充沛了百倍有余。

这时,列车广播响起:“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列车前方到站海城站……”

“海城到了?”叶尘嘴角抹过一丝冷酷的笑容。

“白小萱,上一世你联合你的姘头,害得我好苦,这一世,让我好好陪你们玩玩,放心,所有人都不会死的太干脆,我要慢慢跟你们玩下去!”


第4章 未婚妻

列车停站,叶尘迈步走出海城车站。

一袭白裙、容貌娇艳的白小萱看到他,立刻迎了上来。

叶尘看着她那娇美的模样,嘴角冷冷上扬,心中暗道:“海城,我来了!”

“叶尘,一路上挺累的吧?”

白小萱走上前来,面带甜美的微笑。

叶尘面无表情的淡淡道:“不累。”

就在此时,叶尘听到了一个女人带着嘲讽的声音:“小萱,这就是你的那个未婚夫?看起来也很一般啊。”

叶尘抬眼看去,才发现白小萱身边还有一个浑身名牌的女人,刚才那话,就是这个女人说的。

随即,叶尘双目一凝,立刻回忆起来此人的身份。

她是白小萱的闺蜜,李家的二小姐,李锦薇!

她当年没少对自己冷嘲热讽,可以说自己当年会落得如此凄凉,这人功不可没。

最可恨的是,她一直帮她哥哥李越泽追求白小萱,而李越泽,就是自己上辈子最大的仇人!

在李锦薇看来,白小萱和自己哥哥才算得上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但无奈白家和叶家是世交,双方的家主早就给两人订了婚约。

因此,她对叶尘也就更不客气,一上来就嘲讽道:“喂,叶尘是吧?你觉得自己能配得上小萱姐吗?她的追求者可以从这里一直排到沧澜江,再看看你,要长相没长相、要事业没事业,吃软饭都不够格!”

听着闺蜜的话,白小萱脸上的假笑更胜了几分。

她本身就不想嫁给叶尘,如果叶尘能够知难而退,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眼看面前的叶尘一身地摊货,背景不行、家世不行、能力不行,根本没法和李越泽那种富二代比!

看到这里,白小萱心里叹息,这种货色,根本就配不上自己。

她不由皱眉开口道:“叶尘,今天可是订婚宴,你就不能穿得正式一点吗?”

叶尘沉默不语,而他这副表现,更是让白小萱气不打一处来,继续责怪道:“你为什么总要穿一身地摊货,你家里是有多穷?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很没面子吗?”

叶尘根本懒得理会她们,他行李中是有一身名牌西服,是自己上车之前父亲给带来的,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下车前穿好。

记得上一世,他满心喜悦地换好衣服来见白小萱,但在订婚宴上,依然是被李越泽几人狠狠羞辱了一番。

所以他压根就没打算给这些人面子,淡定地走到白小萱面前,开口道:“穿这样就够了,走吧。”

“什么?”白小萱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在她的印象中,叶尘从小到大都是自己的跟班,说难听点就是条舔狗,和自己说话从来都是极尽温柔,何曾有过这么冷淡的时候?

“你居然跟我这样说话?!”白小萱只觉得气血上涌,但同时也觉得,今天的叶尘,好像和以往有些不一样。

叶尘反问她:“还走不走了?难道要在火车站订婚吗?”

白小萱气的拳头紧握,不过就在此时,一个男性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李锦薇眼神一下子明媚起来,蹦蹦跳跳地跑到男人身边、抱住对方的手臂,娇滴滴地开口道;“峰哥,你怎么才来啊。”

叶尘瞥了一眼,认出了来的这个人。

她叫陈锋,是李锦薇的男朋友,也是李越泽的好兄弟。

上一世,此人与李越泽一唱一和,对自己极尽羞辱之能事,叶尘对他的仇恨,仅次于李越泽和白小萱。

陈峰的眉宇间却带着一副自得之色,开口道:“之前的车不是有点老了吗,我就去提了一辆奔驰S65-AMG,耽误了一会儿。”

“哇,那可是两三百万的豪车啊!”李锦薇惊呼一声,随即瞥了叶尘一眼,冷笑道:“某些人这辈子估计都买不起S65的四个车轮吧?”

她希望能看到叶尘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但可惜的是,叶尘的表情仍旧古井无波,不由得让李锦薇有些泄气。

但她的举动也引起了陈峰的注意。

他和李锦薇耳语几句,脸上便带着假笑走了上来,对叶尘伸手道:“你就是小萱的男朋友吧,我是陈峰,泰亚公司的人事部长,不知兄弟在哪里高就?”

他本来是想在这个男人面前,好好秀一秀自己的地位,来给女朋友出气,谁知叶尘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淡然自若地站在原地,更没有握手的意思。

气氛一时间更尴尬了,白小萱忍不住开口道:“叶尘,陈峰和你握手呢。”

“和我握手?”

叶尘扭过头来,用看空气的眼神扫了陈峰一眼,问:“我认识他么?”


第5章 家世显赫?

听了这话,陈峰只觉得一股气闷在胸口差点没上来。

不过在女朋友面前总要保证风度,他强忍着怒火开口嘲讽道:“呵,这位朋友口气如此之大,想必是人中龙凤,不知道你平日开什么座驾?”

叶尘淡淡开口:“我没车。”

陈峰耻笑道:“连车都没有?真是够吊丝的,要不这样吧,我有辆宝马5系,老是老了点,不过对你来说也算是豪车了,看在小萱的面子上,低价卖给你。”

“不感兴趣。”叶尘冷笑道:“靠求着父母买辆车,有什么好得瑟的?你买车贷了多少款?”

叶尘记得,上辈子陈峰为了买这奔驰S65,是打肿脸充胖子,他硬逼着父母出了一百万的首付,然后待了将近两百万的款,每个月都要还四五万的贷款,后来逼得他没办法到处借钱。

陈峰之所以当了李越泽的走狗、跟他一起对付自己,主要原因也是李越泽给了他一笔钱,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否则的话,光这辆豪车的贷款和养护费用,就能把他拖垮。

陈峰被叶尘的话气的,差点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他的确是求了家里好久才得到了资助,原本家里给他一百万,就是让他买一辆落地全款一百万以内的车,但他自作主张,用一百万付了首付,才买了这辆S65。

这一点是他的痛脚,却不料被对方直接的指了出来!

陈峰恼火的狡辩道:“老子这车是全款买的,你这个穷逼懂个蛋!”

叶尘冷笑道:“是不是全款,你把购车合同拿出来看看,你这车刚提出来,购车合同应该在车里吧?”

“你……”陈峰没想到叶尘来这一手,一下子被堵的不知如何是好。

眼见男朋友吃瘪,李锦薇顿时大怒,“峰哥家里就是有钱,你这种穷光蛋不要嫉妒,嫉妒也没用!你倒是想让家里给你买奔驰S65,但你家里买的起吗?像你这种货色怎么配得上小萱,识相的就自己消失!”

叶尘淡淡地扫了对方一眼,直接连话都懒得说。

白小萱也不想见几人在大街上吵,连忙说道:“好了,都少说两句,快些上车,今晚是订婚宴会,叶尘你千万别扫兴。”

陈锋这时候突然手一伸,对叶尘说道:“不好意思,我这辆车两位美女坐上来就满员了,载不上你,你自己打车走吧。”

这车空间很大,是五人座,陈锋说满员了,这意思,明摆了就是不想让叶尘坐。

不过叶尘也没说什么,冷笑一声:“好啊,我打车。”

陈峰鄙夷的看了叶尘一眼,随后走到那辆崭新的奔驰S65跟前,拉开后面的车门,让两个女人坐了进去。

随后,陈峰嚣张的冲叶尘比划了一个中指,坐进了奔驰S65的驾驶室。

这时,叶尘心念一动,一股灵气释放而出,直接将奔驰发动机舱的供油管切断。

陈峰正想发动引擎,可按下启动按钮之后,汽车却纹丝不动。

这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新买的将近三百万的车,竟然打不着火?这他妈也太丢人了吧?

于是陈峰再次尝试发动,可是汽车依旧停在那里。

陈峰有些火大。

李锦薇忍不住问:“峰哥,怎么回事?是不是车没油了?”

“不可能,我刚加满了一箱油……”

陈峰脸上一阵发烫,说:“搞不好是4S店卖我一辆问题车,我打电话问问他们,妈的,真是晦气!”

叶尘一直站在不远处,敏锐的听觉听到陈峰说这辆车刚加满油,他立刻计上心来。

随即,又是一股灵气涌入奔驰的油箱,把里面的汽油顺着油箱的供油管,一路输送到了发动机舱。

之前的供油管已经被自己从发动机边上切断,汽油立刻涌入发动机舱,将发动机舱灌满。

可是,陈峰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他愤怒的掏出电话,给奔驰4S店的销售打了过去,口中骂道:“卧槽尼玛,老子三百万买辆车打不着火?你们卖的是什么鸟东西?”

叶尘嘴角抹过一丝残酷的笑容,紧接着,他轻轻打了个响指,口中念念有词道:“烧!”

只听轰的一声,奔驰车的引擎盖被一股巨大的火苗瞬间掀翻!

汹涌的大火一下子把整个车头燃烧了起来。

白小萱反应最快,她尖叫一声,立刻推门要冲下来。

叶尘此刻心中挣扎过一个念头:要不要锁闭车门,干脆让白小萱今日就丧命于此?

转念一想,这也太便宜她了吧?还是好好玩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吧!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832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