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的恋人摇身化为了,美女总裁是否还有继续的可能性呢?

都市修仙战王-柚子云阅读
第一章 曾经的诺言

此时正值盛夏,空中的太阳像是火炉一般烘烤着大地,路上几乎看不到几个行人,女孩子们几乎都是人人打着伞来抵御紫外线的毒晒。

偶尔有几个行人也是尽量的走到树荫或者是楼房背阴的地方。

可是在南林火车站的门口,却有一个年轻人站在烈日之下,一动不动。

“小伙子,这么毒的太阳,你要是站下去的话,我怕你会中暑,还是去树荫下面等着吧”一个环卫工老大爷劝道。

“没事大爷,你看我,都没有出汗”年轻人笑道。

老大爷一听,也是下意识的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顿时感觉有些意外,他站在树荫下面都已经额头冒汗了,可是这个年轻人,身上哪有一滴汗?

空中的太阳对他似乎没有一点影响,他的脸上带着痴痴的笑容,眼睛从来没有离开火车站的大门。

夕阳西下,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傍晚了,年轻人脸上痴痴的笑容消失了,眉头紧锁。

而此时,在车站对面的餐厅内,两个女孩坐在窗户口,正在看着这个年轻人。

离着窗口最近的女孩穿着一身白裙,水灵灵的大眼睛,瓜子脸,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口,加上她身上独有的青春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过往的行人。

而对面的女孩也是一个美女,不过和这个女孩坐在一起,确是显得有些平庸。

“陈曦,这个傻瓜已经站了一天了,你到底要不要去见他?不过说实话啊,这么热的天,一动不动,水米未进,要不是穿的太寒酸的话,我都心动了”边上的女孩托着腮,看着陈曦。

陈曦看着远处站的如同标枪一般笔直的年轻人,眼中露出了复杂之色,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王倩,你去告诉他,就说我不会见他”陈曦说完之后,拿起了自己的包包,直接转身离开。

林倩似乎看到她擦了一把眼睛,只是不知道那是汗还是泪。

“坏人都要老娘来做”王倩抱怨了一句,最后还是出去了,来到了火车站的门口,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

“你叫李毅是吧?”

“是”年轻人说道。

只是他的目光依旧盯着火车站的大门口。

王倩心里顿时有些诽谤,自己这么大一个大美女站在你面前至少要看一眼吧?

“李毅,陈曦让我来的”

听到陈曦这两个字之后,李毅的目光顿时转了过来,随后顿时激动的问道:“曦曦,她人呢?”

“曦曦,叫的这么亲热,弄得老娘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算了我就直说了,她说她不会见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李毅整个人都是怔住了,眼圈有些湿润,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刀割一般。

五年前,就在这个火车站,他牵着陈曦手,在这里道别。

“李毅哥哥,你要回来看我”

“你要是不会来,我就一直在这里等你”

“李毅哥哥,你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衣服都穿不好”

陈曦给他整理了衣衫,送他上了火车,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五年了,一直都在他的脑海之中,曾经他在梦里无数次想过自己回来,那个女孩扑进自己怀里的情景。

“哎哎,你这个大男人,可不能哭啊”王倩赶紧说道。

“没事,我没有哭”李毅喃喃的说道。

他的神情依旧有些哀伤。

“失恋了都这样,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人啊,不失恋的话永远不会成长的”王倩劝道。

“我知道了”

“那你怎么还不回去?赶紧走吧,找个酒吧喝喝酒,把自己灌醉,要不回去睡一觉也行啊,别站在这里了”

李毅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此时已经晚上八点了,随后道:“今天是二月十四吗?”

“是啊,情人节,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残忍,在情人节分手”

“我知道了,十二点之后,我会离开的”李毅说道。

“等什么十二点啊,陈曦都说的很清楚了,她不会来见你,你就回去吧”

“我说了,十二点之后,我会离开”李毅再次说道。

“倔驴”

王倩一跺脚,气呼呼的走了。

火车站的门口依旧剩下了李毅一个人,依旧站的如同标枪一般的笔直。

华灯初上,夜晚凉快了不少,白天不出门的人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来透透气,而李毅却像是雕塑一般站在火车站的门口,成了一道不算靓丽的风景线。

王倩其实没有走,她来到了对面的餐厅点了一份牛扒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忍不住看了一眼依旧站在那里的李毅,最后她还是拿出了手机,拍了一张李毅站在路灯下的照片,用微信给陈曦发了过去。

“陈曦,你要是现在想见他的话,还来得及,不然的话,我真的怕这个傻瓜会坚持不住啊,就算是不中暑,这总要上厕所吧?”

只是陈曦根本就没有回她。

“唉,算了,我就好人做到底吧”

王倩在自己的手机通讯录里面翻了起来,最后找到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随后道:“你的好兄弟失恋了,傻乎乎的站在火车站门口不走,你还是过来接他一下吧”

“你谁啊.......”

只是王倩直接挂掉了电话,随后拿起自己的包走了。

“来不来我可就管不了了”

“........”

转眼已经十一点半了,大多数的人已经睡觉了,火车站的门口又剩下了李毅孤零零的一个人。

一辆货车停在了李毅的面前,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一瘸一拐胖子。

“兄弟,真的是你啊,回来也不说一声”胖子看到了李毅之后,顿时激动的说道。

“你......你是老大?”李毅下意识的问道。

“是我,兄弟,你在等陈曦吧?那个女人早就订婚了,他不值得你这样,走,哥带你去喝酒去”胖子拉着李毅就要走。

只是一下子却没有拉动,李毅的脚像是长在地里一样,一动不动。

“果然不愧是当兵的啊这身板就是比我强”

李毅看着眼前的这个胖子,心中不禁五味杂陈,这个胖子叫刘文波,当初是李毅大一时候的校友,在李毅的印象里,刘文波家里还是很有钱的,他在学校的时候,都是靠着这个大哥养着,他从来不用担心没钱吃饭,也不怕被人欺负,因为刘文波都会为他解决。

那个时候的刘文波一米八的个子,长相帅气,怎么几年没见,变成了这个样子?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刘文波说道。

只是李毅却能够感觉到刘文波似乎有难言之隐。

“走吧兄弟”

“等我半个小时吧大哥”

“唉,你啊,这么多年了,脾气一点都没有变,等了也是白等,兄弟,人是会变得,尤其是进了社会这个大染缸之后”

“我知道”李毅点了点头,随后道:“大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的腿怎么了?你的那辆奔驰呢?”

“兄弟,你就别问了”刘文波似乎也是回忆起了过往,眼中露出了不忍之色。

随后刘文波跑到了自己的货车里面,拿出了两瓶酒,直接递给了李毅一瓶。

“你要是难受的话,就喝吧,喝醉了,咱们兄弟今晚就在这货车里面睡”

李毅看着自己手里的酒,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哀愁,说实话,以前的李毅是滴酒不沾的,不过这一次,他直接拿起了酒瓶一口气喝下了半瓶。

“痛快,兄弟我陪你”

刘文波也是一口气喝了半瓶,只是他可能没有喝的这么猛过,呛的不停的咳嗽。

也不知道是被呛的还是心理感伤,刘文波眼中泪水直流。

李毅的心里不禁一阵刺痛。

“大哥,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梦瑶,你这个贱人,张文超,老子迟早弄死你.......”

刘文波的嘴里糊话连篇,可是李毅却听到了两个名字,李梦瑶,当初李毅和刘文波的大学同学,班里的校花,也是刘文波的女朋友,那个时候李毅就不看好刘文波和李梦瑶在一起,因为这个女人很拜金,之前也交过几个男朋友,都是有钱的富家子弟,都分手了,只是那个时候,李毅却又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是他大哥刘文波的女人。

刘文波的酒量其实还是可以的,只是这次喝的有些急了,一下子一瓶的高度白酒。

刘文波开始嚎啕大哭,李毅把他抱进了车厢里,里面有许多的酒瓶,乱七八糟的丢在了车厢里。

李毅收拾了一下,把刘文波放好,刘文波呼呼大睡,嘴里不停的骂着李梦瑶。

“老大,我一定会弄清楚的,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百倍的代价”

第二章 永远挡在你身前的大哥

第二天一早,刘文波才醒过来,李毅给他买好了豆浆和油条。

“这酒喝的”刘文波的脸色有些苍白,感觉口渴,拿着豆浆就喝了起来,没几下一袋子豆浆就被他喝了一半,这才好了不少。

“兄弟,你回来,大哥肯定要请你吃顿大餐,走,先去我家”

刘文波拿起车钥匙就要开车,李毅确是用手挡住,随后道:“大哥,你昨晚刚喝完酒,还是我来开,你给我指路就行”

“那好,走,前面左拐”

刘文波也没有客气,坐在了副驾驶,李毅开着小货车。

“兄弟,你知道吗?那个陈曦已经和蒋海城订婚了,人家有钱有势,你就不要想了”

蒋海城李毅还是有些印象的,也是他的大学校友,李毅只记得他的家里很有钱,似乎来头很大,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不过现在的李毅已经不关注这些了,他昨天晚上其实就已经放下了,他等到十二点,只是为了圆满的履行自己当初的诺言。

“放心吧,大哥,我不会想了”

“嗯,我请个假,今天带你去好好的玩玩,散散心”

李毅一听,不禁有些感动,这个大哥不管什么时候,都对他这么好。

“好了,到家了”

车子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这个小区看起来要拆迁了,路两边都是堆放着垃圾,恶臭不堪,李毅依稀记得,当初刘文波的家里他还去过一次,可是住着别墅的,不过刘文波不愿意说,李毅也不打算问。

李毅停好了车之后,刘文波带着李毅来到了自己的家里,就在一楼,里面十分的简陋,除了一张已经掉皮的沙发,和一张床之外,就都是垃圾。

有不少的酒瓶子,还有许多的食品包装袋,里面是一张床,床下也都是垃圾。

“兄弟,我收拾一下啊。懒散惯了,以后这张床就咱们两个睡”

刘文波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开始收拾,李毅赶紧过来帮忙,半个小时之后,屋子里收拾干净了,和之前比起来,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

“老五,你都很久没有回来了,我带你看看咱们南林这变化,走”

李毅和刘文波两人没有开车,他们选择了步行。

“兄弟,还记得这里吧?这家饭店,咱们上学的时候经常来”刘文波走到了一家饭店的门口。

广告牌上写的是哑巴羊汤,那个时候他经常带着陈曦来这里吃饭。

“算了,兄弟,是我不对,又提起了你的伤心事了,走,咱们去百味阁,哥请你吃大餐”

百味阁是一家很有名的饭店,刘文波经常请他们去,里面的消费不低,李毅倒是没有带陈曦来过,李毅知道,这个大哥是为了不勾起自己的伤心事。

只是看着刘文波这一身工作服,脚上已经磨的发白的运动鞋,李毅有些不忍心道:“大哥,算了,咱们就在那边吃个煎饼吧,我都五年没吃过南林的煎饼了”

“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回来一趟,大哥能不请你吃顿好的吗?大哥虽然不比从前了,不过请你吃顿饭的钱还是有的”

说着,他就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甲,里面大概有两千块钱。

拉着左宇就走了进去。

百味阁距离着南林大学很近,五年过去了,里面的装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呦,刘少爷,你可是好几年没来了,看来这个月货送的不错啊”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胖子一脸的笑意,只是他的笑意却带着鄙夷。

李毅记得这个胖子是百味阁的经理,当初刘文波每次带着他们来的时候,这个胖子都是恨不得把他们当亲爹一样供起来,服务十分周到。

“一个包间,老样子”刘文波直接说道。

“好,里面请”

胖子招手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带着两人去了二楼的包间。

“呸,还当自己是刘家的二少爷呢?”胖子吐了一口唾沫。

服务生带着两人来到了包间之后,李毅也是不禁有些意外,这个包间在大学的时候,每次来,都是这一间,只是想想已经恍如隔世了。

胖子又走了进来了,手里拿着菜单,随后道:“刘少爷,你看看你要吃什么?”

“不是说了吗?老样子”

“老样子是什么样子?刘少爷,你都多久没来了?我哪里还能记得?”

“周胖子,你真的忘记了?”刘文波一脸的不相信,因为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是百味阁的四个招牌菜,以前的这个周胖子可是记得很熟的。

“周胖子,也是你叫的?”周胖子顿时冷声的问道。

这一下刘文波也是愣住了,随后道:“当初不是你让我叫的吗?”

李毅记得当初第一次来的时候,刘文波都是喊周经理,结果这个胖子还不高兴了,让刘文波直接称呼他周胖子才答应。

“我让你叫的,现在我是不是能让你别叫?还以为你是刘家的少爷呢?”

“你.......”

刘文波脸色潮红,最后却没有说什么,随后咬牙道:“周经理,招牌菜,四个”

“这才对嘛,人啊,总要学会接受现实,别抱着过去不放”周胖子冷声的说道。

李毅已经握紧了拳头,看了这个胖子一眼,随后冷声道:“你——”

“算了,兄弟”刘文波看到李毅要发火,直接一把拉住了他。

“怎么,你似乎不高兴啊?”周胖子转过头来,冷声的问道。

“大哥,以前,你为我遮风挡雨,这一次,我让你挺直脊梁”

李毅拍了拍了刘文波的肩膀,随后冷漠的看了这个周胖子一样。

周胖子顿时感觉自己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李毅的眼神似乎带着一种魔力,让他像是掉进了冰窖里,浑身发冷。

“算了,兄弟犯不上”刘文波再次拉住了李毅。

刘文波现在只有几千块钱,他能不惹事就不惹事,这年头只要动手了,基本就是打钱的。

周胖子反应过来之后,心里也是犯嘀咕,不过调整了一下之后,顿时冷声道:“怎么,还想打我?来,往这里打,使劲打”

周胖子指了指自己的脸。

“啪”左宇直接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周胖子的脸上,周胖子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直接被一巴掌抽在了一边。

“这可是你让我打的,这种要求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提出这种要求?”李毅一脸的奇怪。

“你敢打我?刘文波,本来文超少爷已经准备放过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好啊,给我等着,保安呢?给我进来”

周胖子怒吼了一声,外面十几个保安冲了进来。

“兄弟,你先走,大哥给你顶住”说着刘文波直接拎起了一张椅子。

第三章 周胖子

这一幕何其的相似?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每次李毅被人欺负的时候,都是刘文波给他出头。

李毅记得当初因为陈曦,他被一个富二代让人堵在了学校的门口,刘文波见了之后,操起了一根棍子就冲了过来,他始终挡在李毅的身前,那一次,刘文波身上好几道伤口,鼻青脸肿。

回想起过往,李毅心中不禁一暖,大哥就是大哥,在李毅的生命之中,重要的人没有几个,以前陈曦算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刘文波。

“刘文波,我早就和你说了,做人要低调,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连自己都快要养不活的残废,还摆着你当初刘家大少爷的臭架子,这不是找死么?”

周胖子捂着脸站了起来,他堂堂的经理,现在竟然被一个落魄的货车司机给打了,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啪”就在这时,周胖子又感觉自己的脑子一晕,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这一次直接蹲在了地上吐了起来。

一帮保安都是面面相觑,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这边这么多人在这里,李毅竟然还敢动手打人。

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敢在我百味轩动手,兄弟们,给我上”一帮保安顿时扑了上来。

“我去你的”刘文波直接操起了椅子对着当先的这个保安就是砸了过来。

“砰”的一声,当先的这个保安队长直接被砸中了脑袋,晕死在了地上。

其他的保安明显被刘文波这气势给吓住了。

“给我上,听到没有,弄死这两个”周胖子晕了半天终于反应了过来。

一帮保安又要冲上来,只是这个包间并不大,二十多个人根本就施展不开,还有不少站在外面,李毅直接就是一脚将餐桌踢的飞了起来。

“砰”站在前面的三个保安被砸中了,强大的惯性让后面的保安也是摔倒了一大片。

李毅一把将周胖子扯了起来,随后冷声道:“告诉你,这是我大哥,以后谁要是再敢欺负他,我保证他后悔他妈把他生下来”

“走吧大哥,今天真是晦气,这饭不吃了”

李毅拉着刘文波就走了,刘文波还有些愣神,自己的这个兄弟,以前都是唯唯诺诺的,一直在自己的保护之下,没想到现在竟然出手这么狠,看来这当了兵之后,就是不一样啊。

而周胖子等人还有些愣神。

就这么看着李毅和刘文波两人走了出去。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一队警车开了过来,前面的一辆车上下来了一个女警。

看到这个女警之后,就是李毅都被惊艳到了,因为这个女警太美了,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胸前的两团几乎要把他的警服都要撑破了,这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就是李毅都是不禁想起了某个岛国所谓的制服诱惑。

“谁打架?”女警冷声的问道。

“是他们,就是他们两个到我们百味阁闹事,还打伤了我们的保安”周胖子看到警车来了之后,赶紧跑了过来。

“你看看,我这脸”

周胖子指着自己的脸,两边各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看起来显得十分的对称。

“林警官,快把他们抓起来”

后面的几个警员就要动手,谁知道这位林警官确是冷声道:“你们二十多个人,人家两个,还有一个腿脚不方便的,还能被人打了?”

听到这话之后,周胖子还有一帮保安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是要私了还是公了?如果要私了的话,我们就不管了,如果要公了的话,所有人全部带到警局去”

听到这话之后,周胖子也是脸色难看,他也只是打工的,要是这些人都被抓进去了,这百味阁今天就不要运营了,要是老板知道的话,还不直接开了他?而且他们是做生意的,顾客就是上帝,这刘文波再怎么落魄也是来消费的,自己可以不管刘文波,可是却不能不管自己的饭碗。

“算了,私了吧”

“走”

林若雪直接带着一帮警员就要走。

“等一下”

就在这时,李毅叫住了她。

“你还有什么事情?”

“你姓林?”

林若雪一听,顿时脸色一冷道:“他都叫我林警官了,我不姓林姓什么?”

林若雪知道,自己这身材实在是太惹眼了,不知道多少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追求自己,甚至还有报假警的,她对这些人可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很显然李毅也是也被归结于这些人里面了。

“你叫林若雪是吗?”

“废话,整个南林市知道我名字的太多了,我们走”

林若雪不想理会李毅,带着一帮警员上了车。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刘文波,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周胖子恶狠狠的看了刘文波一眼。

“周胖子,划个道,我刘文波反正也不想活了,在我死之前肯定要弄死你”刘文波冷声的说道。

周胖子一听,也是不禁有些心虚,要是别人说他不想活了,周胖子肯定会以为这是吓唬人,可是刘文波这么说,他可是相信的,因为刘文波这段时间经历的打击太大了,弄不好真的能和他玩命。

想到这里,这周胖子也是十分的懊恼,他现在也是不禁有些后悔,好好的惹这个不要命的家伙干嘛?

“老五,我们走”

这个时候,刘文波才发现李毅有些愣神,似乎在想什么。

“兄弟,那个林若雪你就不要惦记了,追她的人太多了,非富即贵”

“我并没有想追林若雪,算了,咱们走吧”

本来刘文波准备带李毅吃一顿好的,不过经过了百味阁这件事之后,显然两人都是没有了兴趣了,最后李毅在路边摊买了一些冷菜,还有一扎啤酒,两人回到了家里喝着啤酒,吃着冷菜,在这大热天里倒是也不错。

“兄弟,你回来之后就不走了吧?如果不走的话,就跟着大哥送货吧,两个人干的话,一个月一万多块钱还是好挣的”

“嗯,可以啊”李毅倒是没有拒绝。

“那好,明天你就跟着哥哥去送货”

李毅回来之后,刘文波有了一个伴心情也好了不少。

收拾了一下之后,刘文波就躺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李毅倒是睡不着,从自己的帽子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那个林若雪。

“老七,看看,这是我的妹妹,漂亮吧?哈哈”

这张照片,是李毅的另外一个大哥给的,只是这个大哥已经死了。

“还说你不喜欢人家,照片都弄来了”刘文波一把抢过了照片。

“大哥,你没睡?”

“不是没睡,我刚刚睡了一会,我一般白天不睡觉的,跟大哥说说,这张照片哪来的?”

“这张照片是我在部队的时候,我的大哥给我的,他让我帮他照顾他的妹妹”

“编,接着编,我可不相信,肯定你小子看上人家了,看来这一趟回来,是早有准备啊,不过兄弟,你回来了,哥哥就有盼头了,咱们先攒钱,然后好好的做生意,总有翻身的一天,到时候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相信大哥”

“放心吧大哥,你会重新站起来的”

“那是,睡觉,明天跟我去送货”

“........”

刚刚回来的李毅也需要重新适应这个世界,因为以前的他都是在一些了无人烟的地方,比如东南亚的热带雨林,再比如魔鬼三角洲,再比如混乱的中东。

真正的和普通人接触其实不多,一大早刘文波就起床了,开着他的小货车来到了南林批发市场开始装货,然后送到各个超市,夏天送的最多的就是啤酒,本来刘文波一个人腿脚很不方便,所以一天送的量很少,可是李毅确是一把干活的好手,对于李毅来说,一箱啤酒在他的手里和一根稻草没有什么区别。

一天下来,刘文波发现有了李毅帮忙之后,自己送的货比起之前来多了好几倍。

“兄弟,这最后一趟我自己送就行了,你先回去歇息吧”刘文波说道。

“大哥,还是我来吧,你腿脚不好”李毅说道。

“真的不用你去了”刘文波十分坚定,不过他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李毅看了一眼货车里面的东西,竟然是一些办公文具。

李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地址,竟然是枫林集团,枫林集团正是陈曦的家族产业,李毅顿时明白了刘文波的用意,他不想勾起自己的伤心往事。

“没事,大哥,人总要面对现实,更何况已经分手了,以后见面了,就是路人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刻意的逃避,只会活在过去,走不出来”

说完之后,李毅直接开着车跟着导航,来到了枫林集团的门口,刘文波也没有说什么,枫林集团那么多的人,陈曦身为大小姐,可不管这些小事,怎么可能那么巧就遇上了?

可是到了门口之后,两人都是愣住了,陈曦就在门口。

再一次见到了曾经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李毅的心里不禁五味杂陈,不过他还是下了车,开始搬运货物。

陈曦也看到了李毅,愣了一下之后,随后还是说道:“李毅,我们已经结束了,不可能再开始了,你也不用这样来刻意的接近我”

第四章 需要帮忙请找我

听到这话之后,李毅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就开始继续搬运自己的货物,等到货物搬运完了之后,李毅上了小货车,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李毅,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想什么,以后我们集团的货不用你们送了”

“我知道了”李毅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陈曦,我兄弟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你瞒着他和蒋海城订婚,难道你不觉得至少该告诉他吗?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火车站等到了半夜十二点才走”刘文波忍不住说道。

“刘文波,还以为你是刘家的少爷呢?我跟他谈了半年的恋爱,他只会嘴上说说理想,将来怎么怎么样,有个屁用?他有能力吗?连自己都要养不活了吧?要怪就怪我当初瞎了眼,我用了几年的时间才忘记他,现在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看见他”

人是感情动物,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无论是对于陈曦,还是对于李毅,其实都是一样,曾经的一幕幕又岂是说忘记就忘记的?也许见不到的话,真的会好一点,岁月会抚平心灵的伤口。

一个人堕落了有他的原因,其实更多的是一个过程,陈曦最后没有选择李毅,其实也说不清谁对谁错,也许只是不合适吧。

想想两人也确实不合适,对于陈曦来说,他找不到和李毅在一起的理由,她有着强大的家族,而李毅不过是孤零零的一个孤儿,她现在是枫林集团的总监,而李毅只是一个当兵吧,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别以为你嫁给了蒋海城是什么好事,以前的时候,蒋海城和我走的很近,那天不是五六个女人在他的床上?到时候你结婚了,恐怕还要和别的女人一起挤挤呢”刘文波顿时讽刺道。

以前刘文波还是刘家少爷的时候,确实和蒋海城走的很近,毕竟都是一个圈子里面混的。

陈曦听到这话之后,顿时握紧了拳头,贵族圈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点,对于蒋海城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只是对于她来说,这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家族需要她和蒋海城联姻,还有就是她和蒋海城也算是门当户对。

“陈曦,你会后悔的”刘文波说完之后,就让李毅开车走了。

看着李毅和刘海波两人开车小货车走了,陈曦站在原地愣神了许久。

“其实我觉得李毅不错”边上响起了一个声音,陈曦转过头来一看,正是王倩。

“你要是觉得不错,你嫁给他多好,每天跟着他去送货”

“送货怎么了?陈曦,你缺钱吗?你不缺,你陈家要什么有什么,可是现在,你觉得你会拥有爱情吗?你觉得蒋海城会为你改变,成为一个顾家的好男人吗?其实你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真是看不懂你们这些人”王倩摇了摇头。

陈曦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复杂了起来。

而此时的小货车上,刘文波还是有些不高兴,随后道:“兄弟,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珍惜,你对她再好都没有用,人家看上的还是有钱有势的”

“算了,大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咱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也对,今天咱们挣得可不少,一千多,兄弟不要急,只要有了资本,大哥很快就会东山再起的”

刘文波十分的自信,他以前家里就是做生意的,只要有本钱,对于他来说,挣到钱并不是什么难事。

“兄弟,前面就是警局了,你知道吗?那个林若雪就在这里上班”刘文波赶紧说道。

其实刘文波觉得李毅肯定是在打林若雪的注意,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人家的照片呢?而对于刘文波来说,让李毅关注一下林若雪也不是什么坏事,脱离失恋的苦海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人代替。

刚好,此时是下班的时候,林若雪换了一身便装从警局里面走了出来。

李毅停下了车子,直接走了过去。

“兄弟,你可真够猛的”刘文波不禁感觉有些陌生,李毅以前可没有这么大胆就是当初和陈曦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一帮兄弟都是没少加油打气,现在竟然这么自然了。

对于林若雪来说,她每天都会收到很多的鲜花,不过她很少关注是谁送的,她会把这些花全部都送到垃圾桶里面。

她每天早上到了班上都会有人给她买好早餐,不过她一个都不会吃,而是会送给自己的同事,所以作为林若雪的同事,根本就不用买早餐,因为每天早上他们的林队长都会给他们早餐吃,至于谁买的,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被人关注,被人追求,对于林若雪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当她再次看到李毅向着她走过来的时候,林若雪直接向前走去,她对李毅的印象不是很好,不过也说不上坏。

不过她觉得李毅昨天搭讪的方式实在是太老套了,没有什么新意。

“若雪,你等一下”

“若雪也是你叫的?”林若雪转过身来,面色冷漠的问道。

“在我的眼里,你就和我的妹妹一样,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一定不要弄丢了”

李毅将手里的纸条给了林若雪。

“我知道了”林若雪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向前走去,根本就没有理会李毅。

看到李毅上了车之后,她直接把手里的纸条一扔,然而奇怪的是,这个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风,直接把这张纸条又吹了回来。

这让林若雪突然觉得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犹豫了一下,这才把这张纸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兄弟,你现在胆子大多了,这军队果然是一个好地方,能够锻炼人,我这辈子就后悔,当初没有去当兵”

“大哥,你很需要钱吗?”李毅突然问道。

“兄弟,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刘文波有些奇怪,随后看了看李毅。

洗的发黄的军装,一双运动鞋磨的都不成样子了,加上今天干了一天的活,出汗倒是没有出汗,不过浑身都是脏兮兮的。

“这个吊坠要不你拿去当了吧”李毅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个吊坠。

“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大哥再穷也不能要你的东西啊”刘文波顿时有些不高兴。

“老大你听我说,咱们兄弟没有谁跟谁,这么多年了,你对我怎么样,我都记在心里,这个你留下,或许有一天你会用到的,这也能让我安心一点,你说了我们兄弟谁跟谁?你的就是我的,那我的是不是也就等于是你的?“

“行,那我收下,兄弟你放心,你要随时都给你”刘文波最后还是收下了。

不过他确是将这个吊坠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看来是没打算拿出来当了。

李毅也没有多说,对于他来说,刘文波就是这样的人,几乎不可能改变,如果改变了,他也就不是自己尊敬的那个大哥了。

回到了家里之后,刘文波拿出了自己的黑色皮甲,将今天的收入放在了里面,一千八百块,以前的时候,刘文波一个月也就四五千的样子,因为他的腿脚不方便。

“来,大哥,我来看看你的腿”

“有什么好看的?算了”

刘文波将自己的裤管往下撸了一下,似乎是怕李毅看到。

不过李毅还是走过去把他的腿掀起来,掀起来之后,李毅的脸色顿时变了。

因为刘文波的腿从膝盖往下扭曲了,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不过李毅却能够看出来,刘文波的腿似乎是被人直接拗断的,能够做到的都是高手。

“不用看了,兄弟,没事,能走路就行”

“大哥,有一天我会治好你的腿的”

“嗯,大哥相信你”刘文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腿还能好,不过李毅这么关心他,还是让他心里一暖,而他的笑容,也是为了让李毅心里能够舒服一点。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要让人看到自己悲伤的一面,因为悲伤只能让恨你的人高兴,让爱你的人伤心,没有一点好处,显然刘文波就把握的很好。

李毅没有回来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面对着黑暗,借酒浇愁,现在李毅回来了,他就要把笑容挂在脸上。

“好了,早点睡吧”

“......”

林若雪住在一个高档小区,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是林若雪自己租的,从小就梦想着能够当一名警察,最终他考入了警校,成了一名警察,而她的哥哥是当兵的两人可以说有共同的语言,而更让林若雪骄傲的是,他的哥哥曾经立过一次一等功。

所以,林若雪一直以来都是以自己的哥哥为榜样的,她办案的时候,一直秉持着公正公开,不畏强权的原则,不管是谁,只要是林若雪接手的案子,几乎没有人能够逍遥法外。

来到了家门口,林若雪打开了门,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随后整个人就感觉一阵头晕。

“嘿嘿,林大警官,感觉怎么样啊?连我们龙爷的案子你都敢插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一个猥琐男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杯红酒。

“你......你敢袭警?”林若雪睁大了眼睛,只是此时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袭警?好大的罪名,不过谁又知道呢?谁又看到了?”

林若雪拿出了手机,想要报警,只是一只脚确是踩在了她的手上,一只被烟熏的发黄的手把手机拿了过去,随后道:“想报警,你以为我有那么傻吗?林大队长,其实对于我来说,刚刚我就可以杀了你,然后离开,只是你长的太美了,我们龙爷非要我把你送过去享用,唉,只是不知道他享用完了之后,我能不能喝口汤啊”

说着猥琐男拍了两下巴掌,顿时有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直接把林若雪给抓了起来。

“带走”

两个黑衣人顿时抬着林若雪就向着门口走了过来,此时的林若雪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她的眼中带着绝望之色。

难道自己这一生就这么结束了吗?还要被人凌·辱之后再杀死?

林若雪感觉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随后似乎又被套上了麻袋。

“好了,上车”

几个人把林若雪弄上了车。

林若雪摸索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她还有一个手机,不过已经很老旧了,一般这些吃公家饭的人都有两个手机,一个用来工作,一个是生活用的号。

她的手机是一台老旧的洛基亚,这还是当初他哥哥送个她的。

林若雪想用手机按报警电话,不过随后又放弃了,自己不能说话,就算是接通了也没有用,而且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又怎么让人来救?

想到这里,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拿出了李毅给他的纸条,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拨了出去。

“喂”对面传来了李毅的声音。

就在这时,坐在车厢的猥琐男顿时站了起来,将麻袋口打开,看到了林若雪拿着电话,直接抢了过来。

“没想到还有一个手机,我看看打给谁了?”

说着他翻开了通话记录,显示只拨打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这才没有在意。

林若雪这一下彻底的绝望。

而此时的李毅本来正在睡觉,不过他的手机响了,只响了一声,然后就挂了。

不过李毅确是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这个号码是今天他在营业厅刚刚办的,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刘文波,另外一个就是他给了林若雪。

这不是刘文波的肯定就是林若雪的,而且李毅觉得依照林若雪的个性绝对不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的,既然打了肯定是有事情。

犹豫了一下之后,李毅还是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间,来到了空旷无人的地方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这是一个国际长途,中间转接了好几次。

“你是谁啊?”对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希克斯,是我,血刃”

对面的人愣了半天之后这才问道:“你......你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你现在马上帮我定位一个手机号码”

“是,伟大的王”

第五章 你是我的守护神么?

“伟大的王,其他的几位王呢?”

“他们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行了,抓紧时间”李毅催促。

“伟大的王,我已经定位好了,你现在通话不要中断,你的前面有一条路,向右前进十公里”

“我知道了”

李毅迈开了脚步,飞快的奔走,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像是暗夜之中的幽灵一般,速度极快,超越了正在行驶的车辆。

“向左,继续六公里”

李毅继续奔跑,没多久就来到了一个城中村,接着月光依稀能够看到这里破旧的墙面上写着一个个‘拆’字,路的两边都是垃圾,散发着恶臭,这里早就已经没有多少人住了。

“向前一百米就到了”

“我知道了”李毅收起了手机,眼前是一个已经废弃的仓库,不过却有一丝灯光,李毅立即走了过去。

“.......”

林若雪此时的眼罩已经被拿了下来,看到了一排黑衣人,站的笔直,而中间的有一张沙发,上面坐着一个人。

“龙耀,果然是你”看到这个龙耀之后,林若雪顿时咬牙切齿。

这个龙耀是一个毒贩,当初是她亲自把龙耀送入了监狱,本来应该判刑十年以上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就已经出来了。

“林队长,我们又见面了”龙耀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看起来有些酒色过度,脸上显得有些苍白,不过在这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显得有些恐怖。

当初龙耀被抓的时候,就说过这句话,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只是那个时候的林若雪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因为在她看来,没有十几年,龙耀是出不来的。

现在的龙耀十分的得意。

“把这娘们的衣服给我扒了”

顿时有两个黑衣人过来伸手向着林若雪的领口,林若雪已经绝望了。

“你杀了我,杀了我”林若雪大叫。

“杀了就没多少情趣了,林大队长,记住,下辈子不要与我为敌”

龙耀咽了一口口水,虽然这个女人和他有仇,不过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个绝色,自己的女人也不少,每一个姿色都不错,可是看到了林若雪之后,那些女人简直就成了庸脂俗粉,提不起一点兴趣。

“快点,到时候我吃肉,大家都有汤喝”

一帮黑衣人一听,都是脸上露出了贪婪之色。

一个黑衣人直接就要扯掉林若雪的衣服,只是他的手刚伸过去,就感觉一疼。

“啊”

这个黑衣人惨叫了一声,再一看,自己的手上扎着一根竹签。

“什么人?”

一帮黑衣人顿时警觉了起来,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对于危险十分的警觉。

“你们几个出去看看”龙耀立即下令。

“是”

五六个黑衣人拿着棒球棒走了出去。

“情况怎么样?”龙耀问道。

只是门外确是根本就没有回音。

“不知道说话啊?死了吗?”龙耀顿时喝道。

只是外面依旧没有声音,这一下,剩下的一帮人都是脸色一变。

“你们几个再出去看看”

又有五六个黑衣人走了出去,只是出去之后,再次没有了动静。

“情况不对”龙耀顿时脸色一变,随后拿出了一把匕首横在胸前,剩下的十来个黑衣人也是背靠背围成了一圈,警觉的看着四周。

林若雪本来已经绝望了,可是看到了眼前的情况之后,她心里不禁又燃起了希望。

“去门口看看”

几人背靠背,保持队形缓缓的向着门口移动了过去,而龙耀被他们护在最中间。

到了门口之后,一帮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门口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人,不知道是死是活。

“有鬼?”一个黑衣人吓的直哆嗦。

“放屁,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肯定是人”龙耀说道。

只是他的声音听起来确是有些颤抖,一点动静没有,十几个人就躺在了地上。

让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龙爷,我们走吧,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边上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走?我龙耀长这么大,什么场面没见过?光是监狱就进了三回了,就算是鬼我也要会会他”

只是龙耀的话刚一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脑后一疼,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晕了过去。

几个黑衣人一看,竟然是一块砖头,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砖头是从哪里飞来的。

“砰”又一个黑衣人倒下了。

“人呢?谁砸的我们?在哪里?”一个黑衣人紧张的大叫。

“快带着龙爷走”

剩下的几个黑衣人其实早就想走了,只是他们都是龙耀的手下,没有龙耀的命令是不敢走的,现在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帮人顿时抬着龙耀撒丫子就跑,没几下已经不见了人影。

林若雪此时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看到了龙耀和他的手下一批批的出去,最后连龙耀都走了。

这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瓶子滚了过来,林若雪赶紧抬头看过去,可是却没看到人。

瓶子里发出了一种刺鼻的气味,她本来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就要伸手捂住鼻子,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恢复了不少的力气,林若雪就是再傻也明白这是解药了。

恢复了气力之后,林若雪这才走了出去,借着月光,看到了地上躺着一地的人,龙耀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了。

林若雪过去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些人全部都是晕过去了,并没有死,而且他们每个人的脑后都有被重击过的痕迹。

这让林若雪十分的震惊,她在仓库里面,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无声无息的击倒了十几个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谁救了自己?

林若雪的脑海之中不禁想起了李毅,白天李毅给了她纸条,而且她也只给李毅打了电话。

不过林若雪还是不相信,因为他给李毅的电话并没有打通,而且李毅只是一个货车司机,再说了,他又怎么可能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找到自己?

那又是谁救了自己?

就在这时,林若雪看到了远处的房顶上有一个黑色的人影,迅速的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你是我的守护神么?”林若雪第一次觉得自己对一个男人感兴趣了。

李毅没有走远,而是来到了远处的房顶之上,此时他的眼中带着泪痕。

“铁索,我一定保护好若雪,不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他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个挂件,这是一块黑色的石头,看起来平淡无奇。

“什么绝世宝物,什么天下仅有,什么超神之力,都是放屁,为了这个狗屁玩意,葬送了我六个兄长的性命”

李毅仰天长啸,眼中带着泪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看过他的眼泪,如果有,除了陈曦之外,就是他自己。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相信我”

李毅跟在林若雪的身后,看到她回到了家里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刘文波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身体不是很好,加上白天累了一天了,眼睛有些发红。

“你可算是回来了,老五,你去哪里了?”

“大哥,你怎么不睡?”

“一觉醒来没看见你,以为你去找陈曦了,也睡不着”

以前的李毅很傻,也很老实,他喜欢陈曦,每次都会在放学的时候跟在陈曦的后面,直到陈曦到家之后,然后再默默的离开,刘文波以为李毅又去陈曦家的楼下盯着了。

李毅心里不禁一暖,刘文波这个大哥对自己,真的是没的说。

“好了,睡觉吧,明天早点起来送货,兄弟,千万不要惦记那个女人了,咱们好好把日子过好,只要这个月挣到五万,几个月我就可以开一家店了,兄弟,你知道我现在的理想么?”

“不知道?”

“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我告诉你,我被人害了,我知道你想为我报仇,曾经我也绝望,可是你回来之后,我重新有了希望,兄弟,我要靠着我自己的实力东山再起,我要吞并张氏集团,我要让那个贱人重新爬到我的脚下,给我舔脚趾,哪怕用我的一生去奋斗,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也不怕失去什么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156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