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初下落不明8年,可没人想到他竟然去了......

重回地球八千年-柚子云阅读

第1章 老同学

2016年夏清晨,天气还算凉爽,在西川省南州市常青高中一栋教学楼天台上,一位身着青色古服的长发青年望着楼下空无一人的操场默然不语。

青年嘴角挂着微笑,眼中尽是兴奋的神色。

随着朝阳的柔和光芒照射在张子陵的脸庞上,张子陵仰头大吼:“地球,我回来了!”

声音仿佛穿透了九霄。

除了张子陵自己,没有人知道这句话究竟包含着什么样的情感。

“我在玄霄大陆过了八千年,而这地球才仅仅度过八年,时间果真是最难参透的!”张子陵看着脚下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心中有着无尽的感叹。

“短短八年时间,曾经一所县城中学已经变成了国重点了啊!这小县城倒是发展的出乎意料的快!”

八年前这里还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县城,很是萧条落魄,而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重点经济开发区,摩天大楼四处耸立,包围着这所中学。

“妹妹,我回来了!”张子陵呢喃,在天台上消失。

“奇怪,我明明听到这里有声音啊,难道是幻听?”就在张子陵走后的瞬间,一位保安大叔打开了天台的门,望着空无一人的天台嘀咕着。

“这里……”

看着眼前的环境,张子陵整个人一下子就怔住了。

张子陵站在一大型商场的门口,因为现在是清晨,商场还没有开业,不过看着这高楼大厦耸立的模样,哪里还有曾经自己的那所小破房子?

“妹妹……”张子陵神色黯然,暗自自责。

当年他突然失踪,留下自己的妹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当时张子陵与妹妹相依为命,生活基本都靠街坊邻居的救济与张子陵打零工,生存极其困难,张子陵真的想象不到,自己年幼的妹妹失去了哥哥后,该怎么生活下去?

可是没有人想到,他穿越到了一浩瀚无边的异界,那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一切都靠实力说话!

强者们弹指间便可翻山倒海,毁天灭地,弱者们的性命却如草芥。

张子陵穿越到了一同名废材少爷身上,受尽众人屈辱,不过如小说中写的一般,张子陵凭借着自己在地球的见识,一点一点积蓄自己的力量,不断变强,战尽八方敌,在修炼三千年后登顶帝位,在修炼七千年后成为了那个世界的至尊,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在张子陵的掌控之下。

张子陵的名字,在那个世界都成了禁忌,他的威严压塌了那个世界的天穹,芸芸众生无不跪拜在他的身前。张子陵从废材变成绝世强者,可是迎来的只不过是无边的空虚,落寞,在地球的妹妹不断徘徊在他的脑海。

为了回去,他历经千年,终于炼成一件旷世时空神器!

张子陵用这件神器在异界的天空划开了万丈虚空裂缝,在异界万千生灵的注视下,他义无反顾地冲进了裂缝。

通过这裂缝,他回来了。

虽然张子陵已经活了八千余年,但是修为绝顶的他,看上去只不过是青年模样。

“虽然地球才过八年,可是当时我离开的时候,妹妹不过12岁,在当时的那个环境,也不知道妹妹怎么熬得过来?”张子陵站在商场前方的广场上喃喃自语。

“若非我回来时遇到了点意外,身受重伤,实力低到了极点,要不然我现在直接将地球翻个遍,找到妹妹是轻而易举,哪像现在这样一筹莫展?”张子陵心中猛地升出一股烦闷之情,体内的灵力开始躁动起来,本来晴朗的天空忽地阴沉了下来。

“现如今,只有尽快恢复实力这一个法子了!”张子陵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体内的灵力也渐渐平静下来,天空再次变得晴朗。

就在此时,一辆黄色敞篷保时捷驶过张子陵身边,又慢慢倒了回来,一张帅气的脸庞侧过头,取下墨镜冲着张子陵惊愕地叫道:“你是……张子陵?”

张子陵闻声看去,盯着车内的这个帅气男子,也是惊愕道:“江景胜?”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江景胜将手倚在车门上,身体微微后仰,错开的距离恰好让张子陵看见坐在副驾驶的人。

那是一位美艳无比的女子,刚取下墨镜,一双美目也是透着惊愕。

“你也在啊,唐悠!”

“好久不见。”唐悠的语气有些波动,看了一眼张子陵后便是赶忙扭过头去,生怕江景胜误会似的。

八年过去,江景胜和唐悠看起来已经成熟了许多,他们两人同是张子陵高中时代的同班同学,刚入学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张子陵和唐悠走得很近,两人也是很暧昧,很多时候都被同学们认为是一对,甚至到了班主任都知道的地步。

而江景胜当初则算是县城中的一位小富二代,因为在高中时也喜欢唐悠的缘故,倒是经常找张子陵的茬,甚至还悄悄用钱雇了几个小混混去收拾了张子陵一顿,不过当时唐悠似乎很看不上江景胜,所以江景胜在高中拿张子陵也是毫无办法。

可谁又能想到,当初看起来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的两人,如今又坐在同一辆保时捷里?

只能说,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

“八年前,也就是高考前一天,你突然失踪找不到人了,把老师急得啊!甚至有人说你意外身亡了,真没想到今天能够在这里见到你!”江景胜看着张子陵感慨道,然后又突然笑了起来,“你怎么穿成这样?难道在玩cosplay?身后不背个什么剑之类的吗?”

张子陵笑了笑,并没有解释,经历了那么多事,张子陵早就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了,而自己与江景胜的那点恩怨,更是不知忘到哪里去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张子陵问道。

“我们?”江景胜笑道,“家里不是在这里开了商城吗,我过来看看。”

张子陵顿时一挑眉:“行啊,这商城竟然是你们家开的!”

江景胜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对话,笑着回道:“当初国内迎来了房地产爆发期,我们家刚好抓住了机会!也正是如此,我才能追上了悠悠啊!”

江景胜将手搭在唐悠的肩膀上,用胜利者看着失败者的目光看着张子陵。

哥们,现在唐悠可是躺在我的怀里!

“恭喜你了。”张子陵并不在意江景胜的态度,而是继续问道:“你说这家商城是你们家的,那你应该知道我的妹妹去哪里了吧?毕竟我的家就在这个地界。”

“你的妹妹去哪儿了我哪知道!”江景胜看着张子陵那淡然的模样,顿时失去了挑逗的兴致,摇头说道:“不过听说她被某个富豪人家带走了,估计现在过得挺好的。”

江景胜的言外之意就是,现在就你张子陵一个人最落魄。

江景胜说着说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随后伸手在车内摸索,很快便是拿出一沓钱来递到张子陵面前,略微骄傲地说道:“当初拆迁的时候,因为找不到你,你妹妹又不在,所以你们就没有拿到拆迁款,这些算是我聊表心意。”

江景胜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着,可是面部却挂着嘲讽,他手中的钱,就像是施舍给一个乞丐般。

张子陵看着江景胜手中的钱,又看向唐悠。唐悠看了张子陵一眼后,连忙将头撇了过去,似乎是在告诉江景胜,我唐悠已经和张子陵没有一点关系了。

江景胜很是满意唐悠的表现,又是看向毫无动作的张子陵,“这拆迁款你不要了?”

张子陵看着眼前的男女,摇头笑了笑,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兴趣和江景胜唠嗑。

“张子陵,这个世界很现实的,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拿着这些钱去做一点小生意吧。”在江景胜怀里的唐悠看着迟迟没有动作的张子陵,也开始出口说道。

“怎么,还嫌少?”江景胜笑了笑,“得,看在老同学的面上,我再多给你一万!”江景胜故作豪气地从车内再掏出一沓钱。

看着江景胜手中的钱,张子陵心中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屈辱感,反而感觉有些好笑,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一只猴子拿着一堆钱硬要送给你一样。

不过白送的钱,为什么不要?

“谢了,我正好缺钱。”张子陵笑着,大方地接过了江景胜的手中的两沓钱,揣进了怀里。

张子陵的这个动作让江景胜和唐悠突然一愣,随后江景胜大笑了出来:“子陵啊,我这里还缺一个司机,你要不要来,当我救济老同学了。”

“算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张子陵摇了摇头,这话语却是让江景胜极为满意。

“也对,那我就不勉强你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江景胜看了下手腕上的劳力士后,戴上了墨镜。

“对了,五天后在江竹醉酒店,我们班举行同学会,很多同学都答应去了,班主任也会来,你应该有时间吧?”

江景胜的打算张子陵怎么不了解,不过张子陵也不在乎,点头回道:“有时间我会去的。”

“到时候见。”江景胜咧嘴笑道,不过因为墨镜的遮挡,看不到他那嘲讽的眼神。

“到时候见。”

与两人道别之后,张子陵便是转身离去了。

看着张子陵远去的身影,江景胜不屑地说道:“亏我当初还把他当成大敌,如今却是落魄成了如此模样。”

“好了,他都这么落魄了,也不值得你在意了,我们快走吧。”唐悠没有再看张子陵的背影,直视前方说道。

“也对,没想到张子陵现在看得这么清楚,知道我们不是两个世界的人,同学会过后,就再无交集了。”江景胜笑道,一踩油门,车便向前奔驰而去去。

看着远去的车,张子陵摇了摇头,“本来看在是多年老同学的面上,还想给一点好处给他们的,现在看来,他们并不需要。”

张子陵笑了笑,离开了广场。

第2章 租房

“现在要做的事,得先找个住的地方。”张子陵看着躺在纳戒里的两万块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能够装整个太平洋的戒指,现如今只剩下孤零零地两万块钱躺在里面。

“没有想到那些东西能够打破我纳戒的空间壁障,我所带的东西全都给卷出去了,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张子陵感慨了一下,“杂七杂八的灵石灵药也就算了,反正修为也能慢慢恢复,可是我的四柄魔器和六尊神器也跟着丢了,那十位可是整个大陆的基石,得找个时间把它们找回来!”

张子陵一边打算着,一边到处找住的地方。

现在张子陵已经将头发剪短,身上也穿上了路边随便找的一家服装店卖的衣服。

虽然身上都是便宜货,但是张子陵整个形象瞬间就变得清爽了起来,看上去都比之前阳光帅气了很多。

当然,这是以地球人的眼光来看。

很快张子陵在广告招租栏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屋子,按照上面写的地址,张子陵来到了那套房。

这套房位置很偏,几乎算是郊区了,不过张子陵很喜欢这样的环境,清静。

房东是一个中年妇女,很爽快,几分钟就与张子陵签好了合同,拿到钱就扔给张子陵一把钥匙,嘱咐了几句要爱护家具的废话后便急匆匆地离开了,说是要赶飞机去外地一趟。

虽然张子陵觉得这个房东有点问题,不过反正现在已经住进了房,张子陵倒是也不怕被骗,大大咧咧地住了下来。

“看来这房东也算挺少女化的,就是不爱收拾。”张子陵摇了摇头,“将房间租出去也不知道收拾收拾!”

这套房一共两个房间外加一卫一厅,百来平米,倒是不大。

张子陵随手打开了一关着的房间,里面摆着各种布娃娃,床单也是粉色,甚至还有蕾丝内裤胸罩丝袜什么的全部杂乱地丢在了床上,很乱。

想着一个中年大妈穿着着粉红色床上的那些装备,张子陵心中感到一阵恶寒,连忙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算了,下次再收拾吧!”

平复下了心情,张子陵打开了另一间房,满意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房收拾得很干净,灰白色为主调,看得出来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的了。

“就住这里了!”张子陵很快便盘坐在了床上,修炼了起来。

现如今张子陵身受重伤再加上没有灵药,唯有不断调用自己体内的真气来恢复这一个办法了。

因为在地球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张子陵,所以张子陵倒是没有留意外界的变化,全心全意地疗伤起来。

修士修炼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一转眼便是到了深夜,而张子陵仍然没有苏醒的征兆,依旧沉浸在修炼之中。

就在此时屋外,一穿着一身休闲服的靓丽女子醉醺醺地趴在门上,晃荡着玉手艰难地将钥匙插进锁内,缓慢地打开了门……

“本、本小姐还可以再喝!”女子一进门就倒在了地上,在地上呢喃着,双眼迷离,一身的酒气瞬间弥漫全屋。

因为女子醉地太过厉害,也没有注意到门口张子陵的鞋子,直接爬到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而盘坐在卧室里的张子陵,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屋里进来了一个大美女。

七月的清晨,凉风吹动了窗帘,拂过沙发上女子脸颊,阳光透过缝隙打在了女子的脸上。

“嗯……”女子微微睁开眼,坐了起来。

“嘶!好疼!”女子一坐起来就捂着脑袋呼疼,缓了一会儿后,才拿起桌上昨天房东给张子陵倒的一杯水喝了起来。

“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女子双臂抱膝蜷缩在沙发上思索了起来,“没想到我醉成那幅模样也能自己倒水,我真佩服自己!”

女子傻傻地一笑,随后皱起了眉头。

“下次不能喝这么多了,浑身酒味真不舒服,还是去洗个澡吧!”女子咂了咂嘴,就在客厅脱完衣服,蹦蹦跳跳地进了浴室。

而当女子跳进浴室时,张子陵也恰好结束了修炼,吐了一口浊气后,张子陵抬起眼眸看向窗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地球灵气太过稀薄,修为恢复得还是太过缓慢了,得想想其他办法!”

长叹了一声,张子陵站起了身,褪去了自己的衣衫,棱角分明的肌肉顿时露了出来,完美的身材彻底与空气亲密接触了。

“记得上次洗澡是三千年前吧?虽然周身有灵气护体,并不需要洗澡,但是既然回来了,还是好好放松一下吧!”

张子陵伸了伸懒腰,浑身脱得只剩下了一条内裤,缓步走出了卧室。

因为张子陵一直在思考如何快速恢复修为的办法,也是没有注意到沙发上的衣服,径直地来到了浴室,哗地一下拉开了门。

淅沥淅沥……

空气仿佛凝固了,只剩下喷头喷出的水打在地上的声音。

四目相对,两人迟迟不说话,似乎忘了他们都没有穿衣服。

咚!

良久之后,女子手中的洗发液掉到了地上,一高分贝的尖叫刺破了天空,惊飞了窗外的树上的几只麻雀。

半小时后,张子陵和女子面对面地坐着,女子右臂还有些淤青,眼中包着泪水,就要溢出来。

“小姐,这真的是误会!”张子陵看着眼前委屈的女子,苦笑道。

“什么误会!你擅自闯进我的家,又光着身子冲进浴室,还把人家……”女子越说越委屈,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

“……”张子陵看着哭泣的女子说不出话来,毕竟刚才的确是他的不对。

不过张子陵又怎么能想到,眼前被他看光的女子,之前在看到张子陵后,第一反应不是捂住自己的重要之处,而是一个侧踢就踢向了张子陵,张子陵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后,女子就脚底一滑,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你这人还真是奇怪!”张子陵想到刚刚的事,对女子说道。

“你还说!”女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一不小心又扯到伤口,直痛呼了起来。

“我说,你能不能先安静一点,好好地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张子陵并没有心疼女子,而是直接了当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我说这年头的小偷都这么嚣张了?”女子瞪了张子陵一眼,“溜进我的家,还问我是怎么回事?”

“你的家?”张子陵挑眉,心中有些好笑,不过看在对面是一个大美女,张子陵也没有跟她过多计较。

“当然,我都租了半年了,这不是我的家难道是你的?”女子捂着右臂的淤青瞪着张子陵。

“巧了,我昨天也租了这房子。”

“哼!”女子哼了一声,“你这借口也太烂了吧,要是你也租了房子,那我……”

张子陵将自己的租房合同递到了女子的面前。

女子狐疑地看着张子陵,随后弱弱地拿起了合同看了看,脸色一变,随后看向张子陵大声叫道:“手机借我一下!”

“没有。”

“小气!”女子哼了一下,随后跑到沙发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报警,而是拨打了房东的电话。

“喂,小楚啊!”

“钱姐,你怎么把房子又租给别人了?”

“这个啊……”电话对面的人顿了顿,随后说道:“小楚,不是钱姐不帮你,你都两个月没交房租了,钱姐让你白住这么久算是仁至义尽了。”

“钱姐,我不是说了我会交的吗!你怎么不告诉我把房子又租出去了?”

“这个是我的不对,不过我已经将房子租给他了,那小子还交了两万定金呢!”

“两万!”女子顿了顿,随后反应过来,“两千万也不行啊!钱姐你这样……”

“小楚,我这里信号不好,我先挂了!对了,记得要交房租了哈,不然你只好搬出去了!”

“钱……”

嘟嘟嘟!

对面的房东已经挂了电话。

女子恨恨地将手机摔在了沙发上,随后又看向一脸戏谑的张子陵。

“嗨……”女子弱弱地给张子陵打了一个招呼,浑然忘记了之前自己还气势汹汹地样子。

“欠房租了?”

“嗯……”

“没钱?”

“嗯……”

“那你还不搬出去?”张子陵毫不留情。

“嗯...嗯?不不不!”女子忽地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我不能搬出去!”

“哦?”张子陵来了兴趣,双手抱胸,脚抬到了桌子上,“现在房子是我的了,你我素未相识,我凭什么让你白住?”

女子脸色极为复杂,显然内心在经历极为激烈地斗争,随后眼神猛地一变,狠狠地瞪向了张子陵。

“大不了...我...我在这里当保姆!”女子说完这句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看着耳根都红了的女子,张子陵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看着女子问道:“保姆?你说的是哪种?”

第3章 老道士

“哪种?”女子愣了愣,随即理解到了张子陵的言外之意,本来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红润再次浮上脸颊。

东边某岛动作片内的女主角,女子还是了解一些的。

“当、当然不是那种保姆了!你这个变态!”

“不是那种啊……”张子陵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喂!你这很失望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女子见张子陵那一脸失望的表情,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

“哼!本小姐就不走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女子啪的一下就坐在了沙发上,颇有一股要住霸王屋的气势,“另外我告诉你,我可是跆拳道蓝带,你休想占我便宜!”

女子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内心的慌乱已经完完全全写在了脸上,张子陵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也许是感到有趣,张子陵心中竟有了让女子住在这里的意思。

“你要住这里也不是不可以。”张子陵看着坐立不安的女子,顿了顿。

“真的?”女子一听张子陵的话眼睛瞬间就亮了,不过女子想到自己刚刚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咳了一下又正襟危坐起来。

“先说好,我、我可不会做那种事!”

“哪种事?”张子陵笑了笑,询问道。

“就、就是…那种事……”女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毕竟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和男人同居过,而现在居然是自己求着别人住这里,女子想着想着就胸口就小鹿乱撞起来,耳根又变得粉红。

“放心,比你漂亮多的女人我见多了,对你提不起什么兴趣。”张子陵打了个哈欠,起身说道:“你要住便住吧,我出去一趟。”

“提不起兴趣?”女子一听这句话,顿时就火了,拎起沙发上的枕头就向张子陵扔去,“本小姐好歹是一大美女,你竟然看不起我!”

张子陵单手抓住枕头,回过头挑眉说道:“这么说,你是想试试?”

女子被张子陵的表情吓到了,竟忘了现在自己是站在沙发上,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一脚踩空,整个人滑落了下去。

“啊!!!”

眼看女子就要撞到茶几上,张子陵摇头叹了叹,“麻烦的女人。”

下一刻,张子陵就出现在了女子的身边,一只有力的手臂挽住了女子,将她抱在了怀里。

“你你你!”女子惊魂未定,躺在张子陵的怀里说不出话来。

“下次小心点,哪有主人照顾保姆的?”张子陵将女子扔到了沙发上,同时还用手掌捏住女子的肩,从上往下滑过女子的右臂,让女子犹如触电一般。

“住在这里,就不要打扰我。”

女子还没有从刚才那触电般的感觉中走出来,只是麻木地点了点头。

张子陵看了一眼女子后,轻声问道:“你叫什么?”

“楚琦。”女子呆呆地看着张子陵说道。

“张子陵。”

张子陵说完,便是出了门,留楚琦一个人在屋里。

确认张子陵走了出之后,楚琦这才瘪着嘴巴说道:“真是的,别以为救了本小姐,我就会感谢你,还趁机占人家便宜,装什么帅?要不是…….”

楚琦摸到自己右臂后,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眼中充满了震惊。

“我的淤伤……好了?”

张子陵选这里住房还有另一层原因,因为张子陵来到这里后,发现这里的灵力要比其它地方要浓郁一点,虽然与异界大陆相比要差上许多,但是无论在哪个世界,只要某处的灵力要比其它地方高,那必然有聚气阵或是存在天材地宝。

而这里,显然是后者。

张子陵站在小区后山的一池水潭边,“这湖底竟然有着一株冰灵草,倒是勉强算得上一株灵材。”

冰灵草在异界只能算低级药材,不过那是因为异界的灵气极为浓郁,孕育了许多天材地宝,而在这灵气稀薄的地球,冰灵草算得上最为珍贵的药材了。

“冰灵草,正好可以炼制几颗驻颜丹,应该能卖几个钱。”张子陵站在湖边静静想着,在这个社会,的确处处都需要钱。

正当张子陵想要跳入湖中取草时,不远处一穿着破烂道士服装,举着一写着算命旗子的猥琐老道士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算命算命,趋福避凶,不准不要钱!”

张子陵瞥了一眼那老道,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精芒,嘴角微勾。

很快,老道士就来到了张子陵的面前,用脏兮兮的手在张子陵的衣服上擦了擦。

“小伙子,要不要算一卦?”老道猥琐地笑了笑,对张子陵说道:“只要十块钱!”

“不算。”张子陵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小伙子,别急着拒绝啊,算一卦你肯定不会后悔的!”被张子陵拒绝的老道士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劝说。

“你若再在这里胡诌,信不信我将你踢下去?”张子陵淡淡地瞥了一眼旁边的老道士。

“嗨呀,小伙子!”老道士猛地一拍张子陵的肩膀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实话给你讲吧!”

老道士猛咳一下,然后整个人像变了一般,正色说道:“我是昆仑山易宗长老,此番游历神州便是为了寻一传人,我观你奇筋异骨,极适合修易理,所以来赐你一场造化。”

看着张子陵那如同看傻子的眼神,老道士干咳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以为我是一个骗子,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还有更广阔的天空!”

张子陵笑了笑,看着老道士嘲讽道:“你这骗术很一般啊!”

“你不相信很正常,待我给你露一手,你再做决定吧!”说完,老道整个人气质忽地一变,倒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你面前的这个池子,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普通,其实这里面蕴含着大秘密!”

“哦?”张子陵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这里集天地造化,孕育了一天地灵物,用此物磨成粉末,装进特制的香囊,便可延年益寿!”

听到这句话,张子陵心中暗笑,冰灵草本就是驻颜丹的主药,其药性便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将其磨成粉末,自然将其中的灵力给释放出来,佩戴香囊的人受到灵力的滋养,肯定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不过这样做的话,冰灵草的药力已经损失的差不多了。

“喝!”老道士大喝一声,嘴中快速地念着咒语,双手结印,不断抖动着。

只见湖中央突然冒起气泡,一株散发着蓝光的小草突然破水而出,悬浮在空中。

而这时老道大喝一声,整个人竟然踏水而行,抓住湖中央的冰灵草,然后踏水而回。

若是普通人见到老道这一手,怕是已经震惊得五体投地,哭着喊着叫老道收他为徒了。

可惜,老道面前的人是张子陵。

“怎么样,现在相信老道的手段了吧,放心,跟我混,保你吃香喝辣!”老道士略显自豪得拍了拍胸脯。

“你说你会易理?”张子陵突然问道。

“那当然,这可是我的看家本领,华夏无人出我其右!”老道士骄傲地说道:“很多达官贵人为求我一卦,耗尽半数家财!”

“是吗?那你还只收我十块钱?”张子陵笑道。

“我要收你为徒,当然就不会收你钱了!这十块只是意思一下。”老道干笑道,“怎么样小伙子,现在相信了吧?”

“那你先和我算一卦吧。”张子陵似笑非笑地说。

“也好,老道的徒弟,老道自然要认真对待,将手伸出来!”

张子陵老实地将手伸了出去。

猥琐老道将冰灵草塞在怀里,用他脏兮兮地手掌拖住张子陵的手,另一只手在张子陵的手心画着什么。

“老道望气之术为华夏顶尖,你既然将为我徒,必将化龙,我便先看看你过去与未来的命数吧!”老道喃喃自语着,随后静气凝神,仔细观看起来。

张子陵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有一种目光是从天而降。

“白雾之气,果然是普通人之命……不对!”老道突然脸色大变,汗水直流。

“老道,看明白了吧?”张子陵笑着看着老道。

老道默然无语。

没有管老道的反应,张子陵抽回了自己的手,又将冰灵草从老道怀里摘走。

“谢了。”张子陵拿到冰灵草,转身便走。

而老道就如一座木雕般,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一直不动。

待到张子陵走远,不见身影时,老道这才喃喃道:“御天之命,灭仙之数,苍天在上,他究竟是什么人?”

第4章 驻颜丹

张子陵拿到冰灵草后,在后山直接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将冰灵草炼制成了四颗驻颜丹。

看着悬浮在空中的四枚蓝色丹药,他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株冰灵草还是太小了,只能炼制出这么多了。”

本来这株冰灵草最多能炼出两枚驻颜丹的,但是张子陵直接用自己的灵气强行锁住了本来要逸散在空气中的药力,硬生生地将那些药力给炼成了另外两枚驻颜丹。

若是张子陵这种霸道不讲理的炼丹方式让异界那些炼丹师看见,怕是那些炼丹师都会直呼变态。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丹圣的称号,能够在炼丹的同时还能分出精力去锁住逸散的药力。

四枚丹药围绕着张子陵转了一圈之后,便是被张子陵给收到了戒指里面。

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深夜,张子陵沉吟了一会儿,念着今天遇到的老道。

“看来地球也并不全是普通人啊,呵!”

说完,张子陵便是离开了后山,回到了自己的小区。

上楼后,张子陵看见自己的屋门开着,还闻到了一股血腥加煤气味,再加上屋里异常的安静,张子陵的眼神不由沉了下来。

张子陵寻着地上的血迹来到了厨房,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看着沾着血迹的刀还有墙壁上的血,与已经烧糊的锅,一直开着的燃气,一地的碎碗,张子陵不由陷入了思索。

“看这样子,楚琦是被谁劫走了,这劫匪也不是很专业,走得这么慌乱,不过我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张子陵关上了煤气,“楚琦应该是在做饭是被袭击了,门没有撬开的痕迹,刀上的血迹也有些少,而且看这台子上的刮痕,虽然力量很大,但也不像反抗的痕迹,墙壁上的血迹也有点怪。”

“算了,不管是谁做的,都要付出血的代价!”张子陵眼神一冷,干脆不再思索,直接拿起了那柄菜刀,打算施展秘法查探之前发生的事,寻找凶手。

就当张子陵正要动用灵力时,屋外突然传来一惊叫。

“呀!忘了关煤气了!”

张子陵抬头一看,便是看着左手和脑袋裹着绷带的楚琦慌乱地奔进了厨房。

“你在干嘛?”楚琦歪着头看着闭着眼拿刀的张子陵。

“你?”张子陵疑惑地看着楚琦。

“我刚刚去了趟药店,手被刀切到了!”楚琦吐了吐舌头,扬了扬左手。

“那?”张子陵又看向这一地碎碗。

“哦,这是我不下心踩滑了,把柜台上的碗全部摔碎了,把头都砸破了,那刀还差点掉到我身上!”楚琦心有余辜地拍着胸脯。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你做饭造成的?”张子陵额头青筋直跳。

“是呀,这是本小姐第一次做饭,便宜你了!”楚琦一脸你占便宜的表情看着张子陵。

“便宜……我了?”张子陵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是啊,以前都是别人……啊!”楚琦连忙捂住嘴巴。

“别人什么?”张子陵问道。

“没什么!”楚琦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缠好的绷带竟被甩了下来,楚琦头上的伤口顿时出现在张子陵的视线中。

“你受伤的地方,很严重。”张子陵看了一眼后,就下了定论。

“哪有,我都感觉不到痛!”楚琦满不在乎的摆手。

“你的心倒是挺大,你不知道那里将长不出头发了吗?”张子陵继续说道。

“什么!”楚琦一听到张子陵的话语就慌了,“真、真的?”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那里的细胞都坏死了,长不出头发来了。”张子陵点点头。

“……”

一听到张子陵的话语,楚琦就连忙冲到了镜子前,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头上的伤口,虽然不大,但是很明显,若是长不出头发的话,那以后出门都得戴帽子了。

楚琦颤抖地手摸了摸那里,又如触电般缩回手,眼中顿时溢出泪水。

“没、没事的,大、大不了以后戴帽子就是了!”楚琦虽然在笑,但是那滑过脸颊的泪水,却怎么都止不住。

“本、本来就是臭皮囊,所有人都喜欢我的表面,现在没了也好……”楚琦自言自语地说道,随后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张子陵看着楚琦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与楚琦相处不久,但是也大概了解了楚琦的性格,表面大大咧咧的,其实心底还是挺细腻的,估计现在正一个人在屋里哭。

也是,对于一个女生,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生,这种打击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受得了。

“我只是说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长不出头发,干嘛这么伤心?”张子陵摇了摇头,随后右手微微一晃,一地的碎碗全部飞到了垃圾桶,水龙头的水自动飞了出来,冲洗干净了锅。

很快,厨房再次变得整洁。

做完这一切,张子陵来到楚琦的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

“我没事!真的没事!睡着啦!不要管我……”

张子陵听得出来,这声音带着哭腔。

张子陵在门口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直接进房,而是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坐修炼了起来。

深夜,整个城市都陷入了黑暗。

张子陵渐渐地睁开了眼,隔壁的呼吸已经变得平稳,看样子楚琦已经睡着了。

张子陵起身看向窗外,眼中闪过精芒:“这个世界,连星辰都看不到了么?”

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张子陵便是下床来到了楚琦的房间。

楚琦睡得很香,从枕头湿的那么一大块,再加上她红肿的眼睛来看,很难想象得到楚琦究竟哭了多久。

“算你运气好,这颗丹药喂下去,几千万就没了。”张子陵手心漂浮着一枚蓝色丹药,正是驻颜丹!

能让人青春永驻,并且能够延年益寿的丹药,怕是几十亿都有人抢着买,不过这种丹药在张子陵的眼里太过稀松平常,低估它的价值也是情理之中。

看着楚琦还有泪痕的脸颊,张子陵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脖子,楚琦的嘴便微微张开,刚好能够喂入驻颜丹。

“皮肤倒是挺好的。”张子陵轻轻调侃了一句,便将驻颜丹给送入了楚琦的嘴里。

驻颜丹入口即化,瞬间化为药力,扩散至楚琦的全身,楚琦整个人的皮肤都变得晶莹剔透,苍白的小脸也变得红润起来。

张子陵拆掉了楚琦手中的绷带,只见那伤口缓缓愈合,很快便是看不出一点痕迹。

至于楚琦头上的伤口,愈合得要慢一些。

张子陵皱了皱眉头,“果然丹药还是太低级了,这样的愈合速度,等愈合好怕是要等到明天了,看来还是得再帮她一把。”

说完,张子陵的手便是轻轻地放在了楚琦的头上,蓝色的灵力缓缓流入楚琦的伤口处,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一会儿便是恢复如初,再也看不到伤口的痕迹。

“我果然还是一个好人!”

若是张子陵的这句话被异界的那些强者听到了,怕是所有人都会暗自唾骂,不知道谁曾经以一己之力屠灭了三大圣地,让整个大陆都变得风声鹤鸣。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7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