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娘子,你忘了我们早就定过终身了吗?”

“我的小娘子,你忘了我们早就定过终身了吗?”

第1章 你问我是谁?

金盛酒店第11层楼的走廊上,盛晚星踉跄的扶着扶手,她脸蛋上一抹驼红,已是不知喝了多少杯酒了。

好醉啊,脑子里都是晕乎乎的。

“来来来,继续喝......”

嘴里咕哝着,盛晚星摸索着前行,却不知是谁在她背后猛的推了一把,瞬间让她失去了重心!

“啊!”盛晚星直接扑开了一扇总统套房的门,跌坐在了地上。

她吃疼的叫出来,迷迷糊糊睁眼,却发现这里好像不是唱吧,更像是酒店的房间......

她不是在唱吧跟同事唱歌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浴室门被拉开,接着一抹修长人影从里跨了出来。

“出去!”男人声音冷的刺骨。

“晗晨,这是你给我的惊喜对不对?”盛晚星爬起来,脑子昏沉,此刻对声音完全没辨识度。

她小手摸着男人触感极好的胸膛,咯咯笑着:“哇!想不到你衣服底下的身材这么棒,让我多摸摸……”

陆慎行皱眉看着靠着自己发酒疯的女人,简直醉的可以!

他拽着她手臂将人从怀里拉出来。

“晗晨宝贝……”盛晚星反用手抱住他的腰,仰头,略施粉黛的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红,语气酥麻撩人,“反正咱们快结婚了,要我好不好?”

看到她那张脸,陆慎行怔住:“盛晚星?”

“讨厌,平时不是喊人家小星星的嘛!”盛晚星咕哝。她太燥热难受了,踮脚圈住男人脖子,将红唇送了上去。

她的吻技似乎很生涩,抱着他乱啃一通。

男人一直不动,盛晚星有些恼火,却因为接下来的事羞涩:“晗晨,你不能什么都让我主动吧?毕竟我是女孩子,矜持还是要的。”

晗晨?

陆慎行终于回神,脸色阴沉的盯着盛晚星。

五年后再见,她竟然将他当做了陆晗晨??

胸腔憋着一股火气,他用力将盛晚星重重摔到床上。

盛晚星被摔的疼,还在想晗晨怎么这么粗鲁了,见男人解开浴巾,视线也不由往下,一愣,然后睁大眼睛。

这这这,这是不是太吓人了?

不给盛晚星逃跑的机会,男人已经覆了上来,炽热的身躯烫的盛晚星直哆嗦,尤其抵在她小腹处的……

“晗晨,你你你,你慢点。”盛晚星晃了晃脑袋,努力想看清男朋友的容貌,却一直是模糊的,怂的直求饶:“我怕疼……”

陆慎行脸色越发阴沉,不等她说完话,抓着她的腰狠狠冲了进去。

那份阻碍让他停住动作,而小女人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疼的眉头狠狠皱起,他心里顿时涌出愧疚感,还有些欣喜。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柔声道:“抱歉。”

“不是让你慢点吗?”盛晚星两眼泛着水花,偏偏小嘴还巴拉不停:“你说你吃什么长大的?那儿也太……呜呜呜,好疼!”

这种情况,她竟然想那些……

陆慎行忍不住笑出声,为了不让她那么难受,吻住她的唇。

短短数个小时,男人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势,盛晚星刚开始还兴奋地配合,到最后完全是被榨干的一方,浑身酸的手指头都抬不起。

昏过去的最后一刻她在想,看来欧美那些片子里持久力的男人不是吹的,因为她已经体会并领悟到教训了。

“滴滴滴……”

刺激的手机铃声吵得盛晚星脑袋快炸开了,闭着眼费力摸索到手机接通。

“晚星,你在哪?”电话那端的男声温柔低沉。

是陆晗晨的声音。

盛晚星迷迷糊糊听着,还在想陆晗晨不是在自己身边吗,为什么要给自己打电话,伸手却扑了个空,猛然惊醒。

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浑身赤裸,手臂上还有吻痕,下身的酸痛让她意识到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第2章 端倪

盛晚星吓得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紧抓着电话,神色惊恐又崩溃。

这么说,昨晚她被别的男人给睡了?

电话那端,陆晗晨的声音又响起,说:“不是说好今早十点试婚纱吗?你在哪儿呢,等会我去接你?怎么不说话?”

“我,我在电视台。”回神后,盛晚星急急忙忙的说。

“你声音怎么了?”

“啊,怎么了?”盛晚星才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哑,联想到昨晚的疯狂不禁小脸红了,结结巴巴的说:“可,可能是感冒了。”

怕自己说太多露出端倪,盛晚星飞快说道:“等下我自己去婚纱店,你不用来接了。就这样,我先忙去了,待会见!”

“好,记得开车小心点。”

男朋友的关切简直让盛晚星心里罪恶感更重,恨不得将昨晚那男人给千刀万剐来出气,下床急忙穿衣服。

“该死的男人,千万别让我再遇到!”

盛晚星咬牙骂,出了电梯匆匆离开,结果因为低头没看路,和旁边的人狠狠撞了一下,包甩了出去,东西掉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心里懊恼死了,一边道歉一边跪下去将东西捡起来。

一只修长大手拿着纸巾递给她。

盛晚星似乎嗅到了一种陌生又熟悉的男性气息,不过她惦记试婚纱,来不及想那么多,道了声谢,捡完东西就飞快离开,头也不曾抬起。

她不知道,身后男人的视线一直紧紧盯着她,眼神深邃幽深。

“陆总……”

助理匆匆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我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只好把衣服先交给服务员,等她打扫卫生时送进去给那个小姐。”

助理说完抬头偷偷看了自家老板几眼。

跟着老板这么多年,他看从没见他身边有什么女人,和公司里其他人一样一直以为老板爱好特殊,只是……今天改变了他的看法。

男人似乎将什么东西放到口袋,抬腿大步离开:“走吧。”

……

从酒店出来后,盛晚星连家都没敢回,深怕这副狼狈模样被家人看出端倪,找了间开了门的商场选衣服,用厚厚粉底遮住脖子和手臂上的吻痕。

掩饰好一切后,盛晚星才搭出租车去婚纱店。

陆晗晨早就到了,见盛晚星推门进来,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晚星?”见盛晚星脸色有些苍白,陆晗晨担心的摸了摸她脸颊,关切道:“怎么脸色这么白,没事吧?”

“没……没事。”盛晚星摇头。

见到陆晗晨后,她心里的罪恶感更重,犹如一块石头压在心口上。

店员将定制的婚纱拿过来,盛晚星进去试。

她出来时,陆晗晨也换了一身白色礼服,看到她眼中明显有惊艳闪过,上来握着她的手亲了亲:“你是我见过这世上最美的新娘。”

盛晚星勉强笑了笑,犹豫不决:“晗晨,我……”

她想将失去清白的事情告诉陆晗晨,可话堵在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嗯,你要说什么?”陆晗晨看她吞吞吐吐,主动开口询问。

“我说这婚纱很漂亮。”盛晚星终究还是没勇气说出来昨夜发生的事情,“还是你眼光好,如果是我选的那套,估计就没那么好看了。”

“哪是我眼光好,是你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陆晗晨温柔笑着,抬头揉了揉她头发。

盛晚星脸色更白,勉强笑了笑。

试完婚纱后,陆晗晨送盛晚星去电视台。

“对了,晚星,我三叔回来了。”

陆晗晨稳稳扶着方向盘开车,说:“晚上家里给他举行接风宴,我妈让我带你一块回去,你下班我来接你。”

晗晨的三叔?

好像以前见过两次,这人一向不苟言笑,浑身上下充满了禁欲的味道,让人没来由的不喜,忌惮。

第3章 晗晨的三叔

“既然是你们家庭聚会,我去……不太合适吧?”盛晚星纠结着,其实她怕的是陆家的人,“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

陆晗晨腾出一只手紧紧握住她,笑道:“傻瓜,这有什么不好的?你也算我们家一份子呀。而且有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听陆晗晨这么说,盛晚星心窝里暖暖的。

“好。”既然决定嫁给晗晨了,她就要学会去接受他的家人。

盛晚星唇角勉强的弯了弯,心下却划过了一丝的异样。

一进台里,盛晚星踩着高跟鞋,加快了脚步的进了办公室,把包丢到自己的工位上,人便坐了下来。

美美眼尖的看见了她,滑着软椅凑到盛晚星跟前,“晚星,昨儿怎么样?春宵一刻值千金呀!爽不爽?”

“爽你个头!”盛晚星气的把笔帽盖上,对着美美的额头弹了一下,“昨天我喝了那么多酒,你也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里!”

美美疼的嗷嗷叫,“你还好意思说啊晚星啊,你那个酒量一上来,是个人都拦不住好吗?”

旁边有同事插话道,“是啊晚星,你喝酒喝到一半时,你还想扒我跟老刘的裤子,让我们上去跳脱衣舞!”

“……”

盛晚星羞大发了,都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她脑子混了才干了几大杯的白酒。

这下好了,清白丢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怎么……晚星,真有情况呀?昨儿大家伙都走了,就你吵着闹着要住酒店,该不会……”美美一脸坏笑,暗中戳着盛晚星的胳膊,“该不会上演了一出小说里才有的醉酒爬上总裁床这种戏码吧?”

“别瞎说!一边儿去一边去,我还要工作呢!”

盛晚星心烦意乱,她现在只要听见‘昨晚’二字,脑子里就会浮现出那个男人的画面,啊啊啊啊啊啊,真是要崩溃了!

她现在哪里管的上对方什么身份,她可是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

晚上,陆晗晨果然准时的来接盛晚星,陆家大宅的停车场外,早已停放了一辆陌生牌照的黑色迈巴赫,车身流畅,散发着高贵的上流社会气息。

盛晚星不免有些好奇,“晗晨,伯父买新车了?”

陆晗晨看了眼,“应该是我三叔的。走,进去吧。”

两人沿着花园小路走向主屋,路上陆晗晨收到条短信,他瞄了眼手机屏幕,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盛晚星毫无察觉,按完门铃刚要和陆晗晨说些什么,才发现他在自己老远,正低头摆弄手机,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晗晨!”盛晚星喊了一声。

陆晗晨手抖了下,关掉手机快步走了过来,盛晚星打趣道,“忙工作忙的路都不走了?手机给我,我教训教训你那助理。”

“没事,回个邮件很快。”陆晗晨笑将手机给放进兜里,一手揽着她的肩膀,“进去吧。”

才进屋,盛晚星就发现客厅里热闹极了,陆家的三姑六婆几乎都来了?

陆晗晨带着盛晚星过去打招呼,陆家那些亲戚看她眼神很微妙,盛晚星当做没看见,一一行礼,找了个位置坐下。

晚饭很快准备好,众人起身前往餐厅。

这时,一个年轻男人陪着陆老爷子从二楼下来。

男人穿着衬衫西裤,衬衫袖子挽起,露出精瘦的手臂。

身材修长高大,浓浓的两道黑眉锋利凌厉,五官耐看却透着一股子冷漠味道。

第4章 陆慎行的出声

看到他时,盛晚星怔了怔,蓦地脑海闪过一些零碎画面,竟然是昨晚酒店的那件事!

男人低沉的喘息声似乎就在耳边回荡,让盛晚星脸色爆红。

陆晗晨瞥见她神情恍惚,低声的扯了她一下,“晚星,没事吧?”

盛晚星赶紧甩头,简直尴尬死了,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想到那天晚上的事了,而且还……

她把这一切归咎陆晗晨三叔太养眼了,所以才导致她乱想。

陆慎行扶老爷子下楼时,似乎不经意偏头,瞥了盛晚星一眼。

看到她跟陆晗晨握紧紧地手,眉峰狠狠一拧,薄唇绷的更紧了。

众人很快落座,陆慎行不爱说话,但是桌上其他人闲不住嘴,赞不绝口地夸着陆慎行,气氛很是热闹,精致菜肴一盘接一盘被送上餐桌。

“晚星啊。”

盛晚星正埋头吃饭,听到老爷子喊自己,赶紧抬头,“爷爷。”

“你和晗晨也交往这么多年,够久了,婚纱看了吧,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一下子,似乎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陆晗晨和盛晚身上。

餐桌那侧,听到这话的陆慎行狠狠捏紧筷子,力气之大,木质筷子上出现了微妙的裂痕,浑身弥漫着一股冷冷气息。

陆慎行微微抬眼,似乎也在等待盛晚星的说辞。

“爷爷,我跟晗晨还在商量。”老爷子的话让盛晚星有些羞涩。

她跟陆晗晨定了婚纱,但是陆晗晨说忙完工作再说,所以婚期暂时未定。

“哼!”餐桌上有人不满地哼声。

哼声的是陆晗晨的表妹蒋星琪,今年十八刚上大学,因为陆家女孩少,所以她很得老爷子的宠爱,平日也经常来陆家走动。

盛晚星眉头突突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蒋星琪对她一直有莫名的敌意,从来不给她好脸色,偶尔还言语挖苦,简直像吃错了药。

蒋星琪冷冷看了盛晚星一眼,声音软糯和陆晗晨说:“晗晨表哥,你得擦亮眼睛给我找个好的表嫂,我可不喜欢那些道德败坏的。”

老爷子微微皱眉,却没有开口。

“琪琪,你在说什么!”蒋星琪妈妈训斥道,看似说蒋星琪,语气却不重:“这是你表嫂,不可以乱讲。”

“我才没有乱讲!”蒋星琪撇了一下嘴巴,嚷嚷:“她妈妈本来就是小三,插足别人家庭,这不是道德败坏是什么,还不许别人说了?”

气氛,一下变的微妙起来。

盛晚星低头,双手放在膝盖上,她努力当做听不见蒋星琪的话,偏偏蒋星琪的声音更加尖锐刺耳,传进她耳朵里。

“晗晨表哥,陆家好歹是豪门,你真要娶她进门,不仅给陆家丢脸,巴结陆家的那些人肯定也会笑话的。”

似乎看出盛晚星情绪不佳,陆晗晨紧紧握着她的手,对蒋星琪道,“琪琪,行了,吃饭吧。”

“我是为表哥你好!”

蒋星琪仗着年龄又小,说话肆无忌惮:“比她漂亮,家世好的女人多得是,晗晨表哥你别傻傻以为跟人家交往久了耗了人家青春,所以不得不娶回家,这样……”

“够了。”清冷两字,不轻不重,震慑住了所有人。

蒋星琪剩下的几个字硬生生憋了回去,颇为忌惮的看了陆慎行一眼。

第5章 为什么要帮她?

旁边的妈妈拉了她一下,她顺势就坐了下去,不敢说话了。

陆慎行是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儿子,跟陆晗晨叔侄辈分也不过相差六岁。

虽然这几年一直在加拿大管理分公司,但是陆家所有人对他很是忌惮,包括老爷子都得让他三分。

陆慎行淡漠的眼神扫过餐桌上的所有人,声音清冷淡淡的:“不是给我置办的接风宴吗,吃个饭都那么聒噪,是对我不满吗,嗯?”

蒋星琪瘪着嘴巴,敢怒不敢言。

蒋星琪妈妈笑道:“星琪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呵呵,慎行你可别见怪。”

陆慎行呵了声,修长指头放下筷子,“怎么,因为小,就能在这胡言乱语?”

蒋星琪妈妈脸色微僵,而陆慎行清冷的话还在继续:“我记得盛安国结婚时并不知道盛晚星妈妈怀孕了,况且是原配死了后,才去找了盛晚星的妈妈,迎娶她妈妈回来,她妈妈进盛家不是名正言顺吗,嗯?”

“是是,是琪琪不懂这些。”蒋星琪妈妈脸色越发难看,笑都是勉强的。

“但是您懂吧?”陆慎行看着蒋星琪妈妈,眼中冷若冰霜:“您怀着孕的时候要求晗晨舅舅娶您。小三和原配的区别,我看您应该比谁都清楚。”

老爷子终于开了口:“慎行……”

“我吃饱了。”陆慎行将餐巾取下放到桌子上,扫了眼众人,最后落在蒋星琪母女的脸上,“这次就算了,但我不希望还有下次!食不言寝不语,如果有人连这点规矩都不懂……那我不介意单独教教她!”

他推开椅子离开,直接上去二楼。

全程蒋星琪母女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盛晚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切,实在想不通陆慎行是出于什么原因教训蒋星琪母女。

可是她转念一想,终究是帮她出了一口恶气,她记着这份恩情就是了!

有了刚刚一遭,餐桌上的气氛一下沉闷了许多,蒋星琪气的要命,可奈何有陆慎行的开口,便无人敢在对盛晚星有所置喙。

陆晗晨好奇了,小声的问,“晚星,你有没有觉得三叔今天有些怪?”

“啊?为什么这么问?”盛晚星懵逼了。

“我三叔为人一向冰冷,从不偏帮任何一个人,也讨厌多管闲事,可他居然帮你出声了……”就连陆晗晨都十分想不通这件事。

“是……这样吗?”盛晚星见饭桌上大家神色各异,也不敢伸筷子夹菜,索性吃着米粒不吭声。

心里却也有些困惑,会不会是他们想的有些多?

陆慎行其实只是对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晚饭后,醉醺醺的陆晗晨被盛晚星和佣人扶到了二楼的房间。

第6章 老婆,亲亲……

陆晗晨仰躺在床上,嘴里模糊不清的喊着,“老婆,亲亲……”

盛晚星正帮陆晗晨脱鞋,听见这话有些忍俊不禁。

这还是她头一次听到陆晗晨这么喊自己,她把陆晗晨两腿放到床上,正好这时床头柜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是一个‘李总’的号码。

盛晚星一般不碰陆晗晨的手机,但是她怕对方打电话有事,就接了,“不好意思,晗晨喝醉了,李总您有急事吗?”

电话那端沉默。

盛晚星以为信号不好,又重复一边,结果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什么鬼?”盛晚星感到莫名其妙。

把手机重新放回床头柜上,回头盯着陆晗晨醉意朦胧的脸,男人嘴里还在念念叨叨着。

盛晚星总有一种预感,陆晗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怎么最近的行事都有些隐蔽呢?

她心下揣测多了,又有些心烦意乱,匆匆的拿起包,对佣人叮嘱了一下给陆晗晨准备醒酒药,便下楼去。

老爷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她下楼,又知道陆晗晨酒喝多了,便道,“晚星啊,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回去不方便,我让慎行送你吧。”

“爷爷……不用的……”她可没那个胆去坐陆慎行的车。

只是盛晚星刚要开口拒绝,穿着一身浅灰色家居服的陆慎行正巧走楼上走下来。

老爷子立刻笑着招呼他,“慎行,你这会儿要没什么事的话,就开车送下晚星。她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

陆慎行瞥了盛晚星一眼,‘嗯’了一声,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往身上一穿,便走到玄关穿鞋子。

“那陆爷爷,再见。”

都到这个地步,盛晚星也没法拒绝,和老爷子道别后,眼见陆慎行已经迈步出去,盛晚星不敢耽搁,匆匆追到停车场,跟上陆慎行的步子,拉开后车门正要上车。

陆慎行看见了她的动作,冷声提醒,“后座放着东西,你坐副驾驶。”

盛晚星果然看到后座放着两个纸箱子,只得依言坐进副驾驶。

车子缓缓开出停车场,在泊油路上飞驰着。

车内二人静默,气氛凝固的盛晚星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蓦地,陆慎行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跟晗晨,交往多久了?”

“有,有五年了。”盛晚星愣了下,这才回答,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陆慎行会忽然问这个。

五年?

陆慎行唇角微微勾起,眼中似乎闪过什么,转瞬即逝。

见他不语,表情微凝,盛晚星忐忑不安的开口问:“三,三叔,您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一声三叔,却让沉默寡言的陆慎行脸色阴沉到了极致,脚下的油门跟着猛然踩下。

还不等盛晚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感觉身下的迈巴赫像是一铺脱缰的野马,疯狂的飙射出去。

“啊!”这速度太快,快到盛晚星声音都卡在喉咙口,窗外的风呼啸而过,吹的她发丝凌乱。

可身旁的男人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盛晚星结巴了,死死的抓着安全带不松手,“三……叔,您……慢点,我怕!”

她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就如同那晚她在他身下,哭着嚷着喊着他太大,让他轻点,说她怕。

陆慎行只觉得下腹一紧,紧绷的面颊似浮现出了温度,踩了刹车。

第7章 我们是不是很久之前就认识?

巨大的惯性,将盛晚星的整个身子死死压在座椅上,许久后车速才渐渐慢下来,盛晚星惊魂甫定,看向陆慎行时,男人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冰冷常态。

车子已经停下了,陆慎行声音传来,“到了。”

到了?

盛晚星看窗外,果然是她家小区门口。

只是她也没告诉陆慎行她家住哪啊,他怎么知道的?

“那个,三叔,谢谢。”盛晚星两手急忙扒开安全带就想下去,也不知怎么的,安全带始终也没能弹开。

盛晚星:“……”

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按错边了。”陆慎行倾身过来,满满的清冷气息混合荷尔蒙往盛晚星脸上扑,她缩那动都不敢动。

随着‘啪嗒’一声,束着她的安全带被解开。

因为空间狭小,陆慎行起身时,头发扫过盛晚星脸颊,盛晚星被刺的有些痒,同时心里也突然闪过一丝莫名的亲近感觉。

这种感觉好像很奇怪,就像是她和这个人认识很久了一样。

可是在她有限的记忆中,有关陆慎行的印象并不多呀,她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呢?

“三叔,我们是不是,很久之前就认识?”情不自禁的将这话问出口,盛晚星忽然感觉陆慎行的动作突然停下了。

就这么挨着她,很近很近,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身上荷尔蒙的味道,依然是她所熟悉的。

她想起来什么了?

陆慎行薄唇动了动,凸起明显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你……”

盛晚星几乎被陆慎行盯的无处遁形,“三叔,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可……可能是我想多了,三叔您一直生活在加拿大,怎么可能和我认识呢!呵……呵呵……”

回过神来的盛晚星尴尬的讪笑着,“那个,三叔,谢谢啦!我先回去了!”

陆慎行深邃的眸子让盛晚星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赶紧推开车门逃离。

后面,陆慎行紧紧盯着盛晚星的背影,神色略有些复杂。

他没想到,从加拿大回来等待他的就将是盛晚星和他的侄儿陆晗晨的婚礼。

直到盛晚星的背影消失了许久之后,陆慎行才缓缓收回视线,从烟盒里掏出了一支烟点燃,目光放在小二楼忽然亮灯的卧室处。

他之所以会去加拿大,全是因为她。

可这个傻女人,却压根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不知道,她失身的男人也是他。

想起床单上的那抹嫣红,陆慎行眯起眼,吞云吐雾,烟雾朦胧了他好看的眉眼,却留下他整个人笼罩在冰冷之中。

让他亲眼看着她的女人,嫁给他的侄子?他做不到。

……

第8章 主动采访

盛晚星泡在浴缸里,闭上眼,脑中就浮现出陆慎行冷峻的五官。

她试图拼命的去想陆晗晨,也依然无济于事,她不会是疯了吧?

怎么现在见到一个男人就发情了呢?

失身了就算了,现在还满脑子里都是陆慎行!

盛晚星都崩溃了,她这样子也太对不起陆晗晨了吧!

为了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盛晚星第二天就向公司请缨,主动要求去市郊某别墅去采访一个当红的女明星周娜娜,这样离市中心远一点,或许心能安静下来。

只是眼前奢华的独栋别墅还是让盛晚星狠狠惊了一把。

据说这奢华别墅是南城十大豪宅之一,价格都抵得上一家大型上市公司,日租费用也是贵的吓人,也就大剧组租的起。

她后面扛着摄影机的师傅更是直吸冷气:“怪不得大家都说欢喜传媒独宠周娜娜,拍个戏居然来这种地方!”

盛晚星咳了一声:“走吧,进去。”

周娜娜应该是刚拍完一部戏,躺在遮阳伞底下的躺椅里,大长腿漂亮吸睛,胸大腰细,旁边有个助理给她扇风。

盛晚星走了过去,伸出手:“周小姐,我是M电视台的盛晚星。”

周娜娜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哼了声,从盘子里捻了葡萄往嘴里送。

盛晚星也不气恼,自然把手收了回去,拿出访谈稿递给周娜娜:“周小姐你先看看采访稿,如果没有问题,我们能不能现在就开始?”

“秦雯。”

周娜娜喊了一声,给她扇风的助理过来,从盛晚星手里接过采访稿。

才翻了一页,叫秦雯的助理就叫起来:“先前跟你们说了,涉及私生活的问题不能问,这会对娜娜小姐造成不好影响的,你们不知道?”

盛晚星:“……”

不是,问平时喜欢吃什么能造成什么影响??

“是,我这就划掉。”盛晚星微笑,拿笔将那条给划掉。

“还有这条,不行!”

“这条也不行!赶紧划掉!”

盛晚星发现秦雯是故意挑刺,一些吃穿方面的问题,而且还是先前给他们看过得到认可的采访稿,现在竟然被批的一无是处,这简直是故意找茬。

盛晚星憋不住,说:“秦雯小姐,你是不是很喜欢吃鱼?”

秦雯白了她一眼:“是啊,你有意见?”

“不是。”盛晚星脸上保持微笑,声音柔柔的:“我看你挺会挑刺的。”

后边两摄影师忍不住低头笑。

秦雯气炸了,狠狠瞪着盛晚星,“你什么意思,是在说我故意挑你刺吗?如果采访对我们娜娜姐造成影响,你来负责啊?”

周娜娜终于吃完了一盘葡萄,打了一个哈欠:“拍完戏有些困,我先睡会,采访推迟半小时吧,到时候快点就行了。”

周娜娜说完便拿起墨镜戴上,靠在椅子上假寐起来。

而秦雯幸灾乐祸的瞪了盛晚星一眼,继续去拿扇子替周娜娜扇风。

后边的摄影师低声气愤道:“这也太过分了,晚星我们走,反正也不是你的错,回去跟台长直说就行了!”

盛晚星摆手,“不行!”

先不提这个访谈有多重要,这可是她主动接下来的活儿,做不好的话岂不就是打自己的脸!

“你们把器材放这我看着,你们出去吃点东西,喝点水什么的,顺便避避暑。”

似乎是热,两个摄影师也不想在这多呆,很快就出去了,盛晚星搬来张椅子过来,用稿件扇着风,时不时还去看腕表。

别墅外,一辆商务豪车从远处驶来,停在门口。

助理下车,去拉开后座车门。

西装笔挺的男人弯腰从车内出来,抬手理了理袖扣,迈开步子往别墅里走去。

“我的小娘子,你忘了我们早就定过终身了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