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明知道两个人之间仅仅是交易关系,却无法抑制对这男人产生了感情。

情暖似骄阳-柚子云阅读
第1章 金主把你抛弃了?

今天是《盛唐》杀青的日子,剧组在知名大酒店开了几桌。

作为这部剧的女一号姜澜,自然也在列。

几杯下肚后,姜澜有些头晕,找了个角落坐下,从手包里翻出手机,心想陆行州出差快一个月,今天该回来了吧?

只是她才拿出手机,眼前晃过一抹黑色,接着,一个男人坐在她旁边。

是这部剧的赵导。

“姜澜啊,你在这部剧的表现很出色。”四十多岁的赵导平时没少健身,看起来风度翩翩,眼里却透着异样的光彩,边说边朝姜澜靠近。

“谢谢赵导。”姜澜轻笑着,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动。

赵导却使劲往她身上贴,手还悄悄摸上她的腰间,低声道:“过几个月我要拍一部电影,想继续用你当女主角,你意下如何?”

“......”

姜澜闻着他身上的酒味和汗味不舒服,一边往旁边挪,一边说:“赵导,承蒙您厚爱,不过我才从艺校毕业,这演技肯定不够演电影。”

顺便眼睛往周围看了看。

那些人都装作攀谈的样子,眼睛却时不时落在她跟赵导身上,轻蔑又鄙夷。

是了,姜澜在艺校什么作品都没有,一出道就接下这部投资八千万电视剧的女主角,风光无限,是个人都会猜到她被包/养了。

“哪里,我看你演技挺出色的。”赵导手在她腰间捏了两把,那阵阵袭人的香气让他恨不得在这就把姜澜给办了,然后他又压低声音问:“我看你这段时间一直搭保姆车去片场,是不是金主把你给抛弃了?”

姜澜:“......”

她巴不得那男人把一张几千万的支票甩她脸上,把她抛弃了。

结果她想了那么多年,这个愿望都没能实现。

而赵导见姜澜不说话,以为自己猜中了,更有了几分底气:“姜澜啊,我很欣赏你的,不管你的演技还是你的人。你要是陪我睡一个星期,我那部戏的电影女主角不仅是你的,我还把你介绍给陆行州!”

“陆行州?”姜澜终于有点动静了,细眉挑起,似乎很想了解的样子。

“是啊,就是风行的老总,他也是我的朋友!”赵导以为姜澜一个刚出艺校的小女孩,能被人包就不错了,肯定不会认识这种大人物。

于是,越发能吹嘘了:“我那部电影就是风行旗下的欢喜影业投资的,陆行州还经常请我去吃饭呢,他玩过的不少女人都是我送的。”

“你要是随了我的意思,到时候我就带你去见他,你跟着他,这辈子荣华富贵都有着落了,说不定以后我还得给你做事呢!”

就在这时,姜澜的手机响了。

姜澜拿出手机时,赵导瞥见上面的“陆行州”三个字。

还愣着时,姜澜已经接完电话,利落的起身,拿起手包,冲赵导笑了笑:“不好意思赵导,我有事要先走一步。”

“好......好。”

赵导看着姜澜走出包间,思绪还停留在看见电话号码那儿。

电视剧开拍时,有人送来姜澜的资料,赵导就觉得这女孩肯定有主,不过这么久他也没见过姜澜被什么豪车接过,一直是辆保姆车。

今个是看姜澜穿的漂亮,实在勾人,心里大胆了,忍不住去勾搭,结果姜澜接的那个电话差点把他吓的魂飞魄散。

这个陆行州,应该不是财经新闻上的那个吧?

姜澜可没心思管赵导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坐保姆车回到某高级小区后,她搭电梯上楼,刷卡开了公寓大门,里面一片漆黑。

还好还好,那男人还没到。

姜澜急匆匆换了鞋,奔去厨房就从冰箱拿出新鲜食材,锅里烧水,切菜,简直忙的不亦乐乎。

下一秒,腰就被搂住。

第2章 这是厨房,你别......

“才回来?”男人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脖子上,起了细细的疙瘩,他声音低沉又带着少许不悦,带着薄茧的手已经撩开她的裙摆。

“这是厨房,你别......”

他的掌心让她皮肤都跟着发烫,不过想在所在的地方,扭着身子,他手下的力道有些重,姜澜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女人娇软的身体被掰了过去,和男人面对面。

男人比她高很多,一双眼睛黑沉沉的,五官看起来温润,整个人却无形中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他低头吻住姜澜的红唇,辗转缠/绵。

冷冽的气息将姜澜整个人包围着,让她头脑发热,她见说不动男人了,只好搂着他的脖子热情回吻。

陆行州几乎是掐着她的腰把人放在流理台上,急不可耐地扯掉她那薄薄地遮挡物,毫不客气的挤了进去。

“嗯......”姜澜有些难以承受,头往后仰,露出一截漂亮的脖颈,美艳不可方物。

“放松点。”她的紧致让男人闷哼,低沉的音色里染着沙哑,低笑着:“半个月不见而已,你看你,如狼似虎。”

“明明是你好吧?”姜澜白了他一眼,不满道:“我赶着回来给你做饭,你就直接扯我裙子!饭还吃不吃了?”

“吃,不过现在有重要事要做。”陆行州狠狠一撞,姜澜的声音都破碎了,男人低低笑着,“抬头,看着我。”

姜澜热的有些恍惚了,闻言,迷蒙的眼睛看着他。

男人唇角噙着薄薄地笑,两手掐着她的腰狠狠撞着,动作凶猛,人却看起来斯文优雅。

这哪是人,简直是禽兽!

等男人折腾完去房间洗澡时,姜澜双脚都有些合不拢。

厨房的味道很重,她把所有窗子打开都散不去,一脸地嫌弃。

这男人也是够了,跟他说哪都行,别厨房,他偏偏老想出其不意。

算了,反正做好的牛肉面是他吃!

姜澜把做好的牛肉面端到餐桌上,刚巧洗完澡的陆行州从卧室出来,他穿着浅灰色的浴袍,领子敞开露出漂亮的胸肌,慵懒又性感。

见男人过来,姜澜把筷子递给他,然后在他对面坐下,就这么托腮看着他。

她和陆行州的相遇不是偶然,是她故意的。

两年前,正要去部队当兵的弟弟因为见义勇为被对方报复,被打到残废,母亲急的旧病发作,她一下把唯一的两个亲人送进了医院。

弟弟命保住了,不过得了一种罕见的病,需要不停地治疗,她把房子,车,一切能卖的都卖了,不过钱还是不够。

姜澜急的团团转,想到去坐台。

她在会所看到陆行州的第一眼时,从男人的穿着,气质,判定他很有钱,在他去上厕所时,故意跑过去勾搭。

姜澜还以为这种男人的标准肯定很高,自己也要费一番力气,没想到男人只是笑着问了她几个问题,然后把她带出会所。

陆行州把她扔到这的高级公寓后,算是包/养了她,顺便给她车子,卡,甚至连她从艺校出来签约哪,好资源都安排上了。

姜澜很感激。

她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男人的消遣物,只要能拿到钱给弟弟治疗,能让她唯一的亲人醒过来的话,做什么她都能忍。

她尽可能的讨好陆行州,记住他的所有喜好,甚至得知他不喜欢在外面吃时而找了专门的老师练了一手好厨艺。

只是两人的关系持续太久了,让姜澜有点纳闷。

像陆行州这种有钱有权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而且娱乐圈比她漂亮的也多得是,怎么他就没说让她滚呢,对她都不腻的?

第3章 她不想他真生气

“怎么发呆了?”

姜澜冷不丁听到他的问话,一下回神了,哦了一声说:“也没有,就是想刚刚杀青宴上,赵导演挨着我坐,跟我说的那些话。”

见男人眉头紧皱,她继续说道:“那个赵导说跟你是朋友,你玩过的好多女人都是他送的,还说我陪他睡几晚后,他就把我介绍给你。”

姜澜偷偷去看男人脸色。

跟着陆行州两年了,她多少摸清了他的性子,有些小洁癖,尤其不喜欢别人惦记他的东西,虽然她只是消遣物,那也是他的消遣物。

果然,陆行州听他这么说,眼中闪过不快,放下碗筷时,淡淡开口:“你拍的电视剧不用等播出了,让经纪人给你挑其他剧本。”

“别吧?”姜澜看他的意思像是要赶尽杀绝,撅着红唇咕哝:“那部剧我拍了大半年,可累了,而且我还靠它打出名气......”

男人忽然抬头,沉沉的目光中多了几分不耐,姜澜顿时噤声了。

吐槽归吐槽,她可不想他真生气。

姜澜不知道刚在国外经过高负荷工作的男人怎么体力这么好,吃完饭回卧室后又把她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

到最后她不仅嗓子哑,身体更是疼,在心里把男人狠狠骂了一顿。

半个月而已,至于这么折腾她?

洗了澡,昏昏睡过去时,姜澜隐隐听到陆行州说下个月带她去趟南城。

去南城干什么?

姜澜太疲倦,也来及想那么多,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了。

窗外阳光明媚,被窝另一边却冷冷的,显示男人走了有段时间,姜澜知道他忙于工作,哪怕凌晨睡,第二天七点照样起得来。

公寓天天有专业的清洁工上门来打扫,也不用姜澜费心,换了衣服出门。

保姆车一如既往,准时地停在小区门口。

姜澜一上保姆车,经纪人夏琳迅速翻出化妆箱给她化妆。

瞅着姜澜那浓重的黑眼圈,她不悦地警告:“下次睡早点,黑眼圈太重了!”

“又不是我不想早睡。”姜澜翻了翻眼皮子,没好气道:“他出差半个月大概没找女人,回来就换着法子折腾我,我都快散架了!”

夏琳是陆行州给姜澜安排的经纪人,以前带出三个影后,在业界名气很大,不过现在就照顾姜澜一个人。

见姜澜这么说,夏琳只是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夏琳当经纪人厉害,化妆也是一流,除了拍戏时,平常都是她给姜澜化妆,不一会就给姜澜画好了妆,鲜艳的口红显得人神采奕奕。

“琳姐手真巧!”姜澜对着小镜子看了看自己,美的很,使劲拍她马屁:“能让您照顾我,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哟!”

“少来,昨晚怎么回事?”夏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姜澜:“你那部电影的赵导因为涉嫌吸/毒跟猥/亵未成年被抓了,现在新闻满天飞!”

姜澜心惊。

她知道依陆行州的性子,肯定会封杀那导演,但是这也太快了吧?短短几个小时而已,就把人送进监狱了?

“发什么呆啊?”见姜澜神游的模样,夏琳拍了她一把,“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啦,是那赵导想睡我。”姜澜揉着被她拍疼的肩膀,无辜道:“陆先生回来时,我就随口那么一说,谁知道......”

经理人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怒瞪着姜澜,咬牙切齿:“我看你故意的吧!这下你高兴了?半年时间都喂了狗!”

“我真不是故意的。”姜澜道,想把责任都推给那男人:“谁知道陆先生下手这么狠嘛!浪费半年时间我也很心疼的。”

夏琳懒得理她。

第4章 半年时间都喂了狗

车子往公司的路上平稳开着,后座的姜澜一边吃着营养早餐,一边看微/博,赵导的负面新闻满天飞,哪都能看到他那张惨白的脸。

姜澜细看那些新闻后,忍不住鄙夷。

她知道赵导吸毒,但是不知道他还有那种嗜好,这双重罪名,怕是要在牢里蹲上两三年吧?

想到那个笑起来温润儒雅,却手段狠辣的男人,姜澜浑身一颤,挪着屁股往夏琳那靠,低声道:“琳姐,陆先生是不是......有未婚妻啊?”

闻言,夏琳看了她一眼,“从哪听到的流言?”

“那些记者口中呗!”姜澜咬着勺子,说的头头是道:“听说陆先生的未婚妻是某某财阀千金,但因为商业联姻,两人感情很不愉快,陆先生是男人嘛,有要解决的需求,所以......”

考虑到还有司机在,后面两句话姜澜没说,但是她知道夏琳明白。

夏琳只是多看了姜澜两眼,没说话。

姜澜没注意到她眼里闪过的复杂神色,只是声音压的更低了:“琳姐,你要不去物色几个年轻女孩?两年了,我估计陆先生也该对我腻了。”

“陆先生对你这么大方,怎么,你嫌弃陆先生了?”

姜澜哪敢嫌弃那男人!

陆行州出手大方,从不过问她花了多少钱,这两年来,她偷偷存了不少,够花销好几年了,还够弟弟出国治病,所以才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再一个,她跟了陆行州两年啊,说短也不短,可是姜澜心里总怕,万一她说错什么话得罪这男人,真是一辈子都毁了,还不如早点脱身。

思绪转了一会后,姜澜就笑着说:“是我不好意思,我跟着陆先生这么久,啥也没做,还拿他那么多钱,琳姐你有空就帮着物色一下嘛!”

夏琳没回话,只是拉开车门下车,“赶紧下来,合作商在等着呢!”

姜澜想问夏琳的意思,不过见她板着一张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识趣的没有问,拎着包下车。

赵导被抓,姜澜的那部戏算是毁了,就算过审也没放出来的日子,不过她丝毫不担心,反正有经纪人夏琳负责。

夏琳给姜澜约了两个珠宝商,牌子虽然不是国际大牌,不过粉丝粘性很好,关键代言费给的高。

签完后就去挑电视剧本,然后迅速定了开拍日期。

陆行州回来没两天又飞去新加坡出差了,刚巧姜澜要背新剧的台词,不知道多感/谢他的这次出差,发短信一个劲说好话。

陆行州向来简言意骇,短信也一样:等我回来,补给我。

“......”

她是人,不是机器好吗,还得榨干不成!

很快,姜澜又拍戏了。

还是大女主戏,她背后有人,当然只能是女主角,加上这部剧是欢喜传媒自己投资的,老牌编剧,她觉得自己火起来有戏了。

姜澜才出艺校,没和多少演员合作过,为了给大家一个好的印象,她特意差人切买了点心分给片场的所有人,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呵,骨子里什么样的人大家知道,装什么白莲花人设呢!”站姜澜旁边的年轻女人把手里的点心扔到地上,一脸地不屑。

姜澜多看了她两眼,认出来了。

这女人似乎叫薛佳凝,和她一个艺校的,据说是这部戏试镜六次才定下来的女主角,原以为能凭借这戏火起来,却被杀出来的姜澜抢了女主剧本。

换做姜澜被抢了女主剧本,也跟薛佳凝差不多,不过薛佳凝公然扔东西,明摆着是给她脸色看。

姜澜眼神闪了闪,弯腰将点心从垃圾桶里捡起来,红唇扬起,笑盈盈地看着薛佳凝:“薛小姐,你什么意思呢?”

“我说你是个花瓶,没演技,就靠抱男人大腿!”薛佳凝冷冷道,她被抢了女主剧本,心里一肚子火气,“就会张开腿取悦男人!”

周围人都不吱声,站那看好戏。

呵,可不是嘛!

除了星二代和富二代,能有哪个新人进娱乐圈资源就这么好?

之前还有狗仔拍到姜澜经常和一个男人进出各种酒店和饭店,虽然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不过看两人亲昵样子,八成就是养着姜澜的那个!

第5章 就靠抱男人大腿

“嗯,我是抱男人大腿上来的,那又怎样呢?”对于这事,姜澜当着众人的面大方承认,一点不避讳。

薛佳凝没想到她会亲口承认,顿时讥笑起来:“你还好意思说?娱乐圈就是有你这种人,才一直那么乌烟瘴气......”

“是吗?”姜澜哦了一声,笑道:“可是,我怎么发现薛小姐抱男人大腿,抱的比我还欢呢,狗皮似的黏着人家。”

薛佳凝脸上闪过慌乱,随后怒瞪着姜澜:“你胡说什么!”

姜澜耸耸肩,无辜道:“我没胡说啊,那个男人我还认识,也是南影的,比我大一届而已,家里很有钱,我还跟他很熟呢!”

“你......”被戳穿后,薛佳凝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狠狠瞪着姜澜。

周围人看薛佳凝的眼神越发戏谑了。

“哈哈哈,开玩笑而已,薛小姐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就在气氛尴尬时,姜澜忽然笑了,用手在薛佳凝肩上拍了一下,“薛小姐可别放在心上。”

说完转身就走,而站那的薛佳凝狠狠攥拳。

这下好了,不管姜澜是不是开玩笑,剧组的人都认为她也抱了大腿!毕竟这戏她是试镜了几次,不过只是走走样子而已。

姜澜本来就喜欢这部现代言情剧,而且不用伺候陆行州,有充分的时间将台词背的滚瓜烂熟,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反倒是薛佳凝,可能是因为刚刚那些话,跟姜澜演对手戏总不上心,一直NG不断,气的导演都差向她扔帽子骂了。

薛佳凝笑着道歉,暗中狠狠刮了姜澜几眼,恨不得将她这个罪魁祸首碎尸万段一样,姜澜笑着和人聊天,像没看见似的。

一场戏拍完,中途休息时姜澜去了洗手间。

刚洗了手放烘干机下面烘干,随身携带的手机就响了。

见是医院打来的,姜澜顾不得烘手,急急接听电话,说话有些慌乱:“医,医生是不是我弟弟病情复发了,是吗?”

“不是,姜小姐你别急,令弟很好。”医生宽慰着姜澜,“您下午有空吗?令弟已经醒了,你来医院看看吧。”

醒了?

这两年姜澜不知道多煎熬,盼望着,乞求着,却一次次的失望之极,都想把人送到国外治疗了,没想到人竟然醒了。

消息太过震惊,她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最后还是医生喊了两声,被喊回神的姜澜就一边急急往外跑,一边说:“我现在就有空,这就去医院!现在就去!”

姜澜一心记挂着弟弟醒来的事,没注意周围,冷不丁的后背被人大力一推,她没有防备的往前扑,腹部撞到桌子角上。

顿时,整个肚子钻心的疼。

姜澜连吸冷气,往后看时又没人,她也顾不得什么,捂着肚子往外跑,上了保姆车就催促司机开车去医院。

那一撞实在有些疼,姜澜上车还大口喘着气,感觉椅子下有些湿湿的,低头才发现紫色裙子上有好几块暗色的。

司机也闻到血腥味了,忍不住问:“姜小姐,您是不是那个来了?”

“没事,你开车吧。”姜澜也估摸是月经提前,从后座拿了件卫衣套上,不过肚子里的绞痛还是让她很不舒服。

保姆车一到医院,姜澜就急急忙忙跑了进去。

她跟着陆行州后,手里有了不少钱,给弟弟请最好的主治医生,就连住的病房都是最高级的,一天三个护士轮班看守。

这会,那个像家一样的VIP病房里,原本一直躺在床上的人靠坐在床上。

青年穿着条纹病服,寸头,五官看起来还很稚嫩,像十八九岁一样,黑黑的眼底有着茫然之色,似乎想自己在哪。

“小,小寻......”姜澜一步步走进病房,她看着坐在床上的青年,总有一种不真实感,生怕自己是在做梦,下一秒他就不见了。

“谁喊我?”被喊的姜寻扭头,看到姜澜时,眼睛眨了眨,然后满脸喜色,惊喜地喊了一声:“姐,你来了?”

他挣扎就要下床,结果躺的久了,双腿根本没劲,挪不动。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717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