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他相互之间,有跨不过的仇怨,当我洗尽铅华......

裂心-柚子云阅读
第一章 家族联姻

苏安两大家族浪漫隆重的世纪婚礼。

安家的聘礼更是让人疯狂,安家老太爷居然将安家集团当作聘礼送给苏综霆。

瞬间华国上下一阵哗然。

婚礼上,安晨一脸幸福的看着苏综霆,这是自己渴望已久的男人,是她全部的幸福。

屏幕上也开始播放着他们认识的点点滴滴。

但是画面却一下子变得不堪入目,是安晨和陌生男人躺在床上欢好,一张张,让众人都被吓到。

向来清纯温和的安晨居然会是这样的荡妇。

安晨自己的脸色也发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理解,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综霆,这不是真的,是假的。肯定有人在造谣!”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做过这种事。

可是苏综霆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嘴角的弧度更加迷人起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天使。

可安晨的心却越发不对劲,“综霆,你,你怎么了?”

“还满意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吗?”

简单的一句话,瞬间将安晨拉到地狱。

“为什么?”

安晨不懂,这场婚礼是他求的,安家也是拿出了极大的诚意,他不该毁掉自己的婚礼。

“清儿回来了,我终于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苏综霆的每一个字都让安晨不懂。

安晨很是无措的摇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清儿姐姐回来了,这是好事。你,你怀疑我?”

看着苏综霆的表情,安晨的心隐隐刺痛。

“和你一样,都姓安,可她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你,却受尽宠爱,真不公平!”

苏综霆的每一个字都在替安清不平,安晨的心被狠狠地刮着,红着眼,“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我才是你此刻的新娘子,你这样子,对我公平吗?”

“你需要公平吗?你们安家偷税漏税,还经营不法买卖。等着警察给你所谓的公平吧!”

苏综霆讽刺的笑着,看着安晨一副受尽委屈的表情,嘴角的弧度更加残忍。

很快的,警察就过来了,很是不客气的走到安老爷子跟前,“安老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人举报你做非法买卖。偷税漏税,走私国宝。”

“什么?”

安老爷子还没有从安晨婚礼的震惊走出来,一下子被警察的话弄得稀里糊涂的。

“谁说的!”

安老爷子气的颤抖。

“实名举报,安清。”

警察很是认真的说着,很快的,安清也走出来,一步步唯唯诺诺的走到了他们跟前。

安老爷子看到安清,更加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你,你……”

“爷爷,我没有死,是不是很意外?”

安清笑了,看着安老爷子很是难受的模样,嘴角的弧度就更加嘲讽起来。

安晨快速走到安清跟前,一把抓住她,“姐姐,你做什么,爷爷是无辜的。我们家从来都是做正在得到的生意,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呢?”

“小晨,我说的都是有证据的。不是胡说八道。”

安清讽刺的笑着,看着安晨从以前的骄傲高高在上,到了此刻这么急切,一副唯唯诺诺的表情,还真的是好玩。

这个女人,也该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下来了。

“你胡说。”

安晨气恼的一把甩开,很是用力,安清整个人都往后倒去,幸好苏综霆一把扶住了安清。

苏综霆的眸子里都是阴狠毒辣,死死地盯着安晨,似乎想要将安晨给凌迟似的。

“安晨,你给我注意你的态度。安清是我要护着守着的人!”

安晨难以置信的笑了,泪水忍不住流出来,看着苏综霆将安清紧紧的护在身后,感觉这一刻的婚礼瞬间就十分讽刺。

“你守着护着的人,我不动,但是我爷爷,你们也不准动。”

安晨知道此刻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算是心底嫉妒的要命,但也明白,安老爷子才是自己此刻该担心的。

想到此刻,安晨就快速的走到安老爷子跟前,“爷爷,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没事,我没做过,别人是诬陷不了我的。倒是你……”

“老爷子,你真的没做过吗?清儿会说出一切的。你以为你可以威胁到什么时候!”

苏综霆轻轻的拉着安清的手,一步步走到了他们跟前。

安清依旧是惴惴不安的神态,不敢去看一眼他们,但还是一个劲的点头,“爷爷,都是你的孙女,为何你这么偏袒呢?只是因为我看到了你倒卖人体器官吗?”

“你胡说什么?”

安晨气的颤抖,安清的话让四周人开始交头接耳,此刻,安家已经不如以前了,落井下石完全就是易如反掌的。

“小晨,我没有胡说!你一直都帮着爷爷,但这样子是不对的,倒卖人体器官是犯法的。小晨,回头是岸啊!”

安清抬起头,流着泪的控诉。

那模样更加让大家确信无疑了。

安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愤怒的上前想要抓花这个安清的脸。

但却被苏综霆一把狠狠地甩开。

“我说过了,不准动她。”

安晨低低的笑着,看着苏综霆一心的维护,感觉真的是够荒唐的。“苏综霆,她说的都是假的,其实你去调查就知道了。”

“调查的事情,交给警方,而且你们贩卖人体器官,是我帮着清儿一起报案的。证据,也是我提供的。”

苏综霆的话瞬间让安晨失去了所有希望。

她一瞬间感觉自己一无所有。

安老爷子却在此刻开口,“其实都是我做的,不管小晨的事。”

安晨完全被吓到,转头看着安老爷子一副认命的表情,很是难受,“爷爷,我们没有做过,你说什么啊!爷爷,你不要认罪。”

“好了,小晨,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爷爷一大把年纪了,还怕什么。”

安老爷子温柔的抚摸着安晨的发丝,自己的孙女穿上婚纱真的很漂亮,可惜了,所托非人。

安晨不断摇头,还是不肯妥协,一个劲的说着。“爷爷,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但是安老爷子却还是被他们给带走了。

不管安晨如何反抗,都没有办法。

婚礼取消。

安晨坐在那里,看着苏综霆将安清送回去之后,就冷漠的走到她跟前。

安晨笑了,“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


第二章 谁曾无辜

“你以为你爷爷这么做,我就会放过你了吗?”

苏综霆很是不屑,安老爷子的举动的确让人震惊,但不代表了自己会手下留情。

安晨抬起头,这个男人依旧是这么迷人,这么让人心动。

“苏综霆,我只不过就是爱着你而已,有错吗?”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心存奢望。”

苏综霆扶着安清就这么离开了。

婚礼也成为全城的笑话。

安晨疲累的回到安家,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什么,安清就一步步十分得意的走到她跟前,“妹妹,婚礼还满意吗?”

“贱人!”

安晨第一次这么恨透一个人,愤怒的走上前就是一巴掌狠狠地甩过去。

但安清也没有反抗,依旧是得意的笑着,似乎安晨这种表情让她十分满意。

“妹妹,你骂的真好。我在中东地区,那些人就是这么骂着我。”

安晨的身子微微哆嗦,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看着她那怨恨的目光,安晨也被吓到。

“安清,你到底说什么,爷爷是无辜的。”现在的安晨只是想要将安老爷子从警察局救出来再说。

“无辜,呵呵呵……”

这句话还真的是有意思。

安清的目光越发阴狠,“从小到大,他都是偏心的。我和你一样都是安家的孩子,为什么你就是高高在上,而我,受尽白眼。”

“爷爷对你也是宠爱有加的。是你自己……”

“够了。安晨,比起你,那些算什么。你这么想要救爷爷,好啊!跟我走。”

安清十分潇洒的转身,往楼上走去。

安晨也跟着,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安晨的房间,房间有很大变动,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颜色。

门被安清带上。

安晨微微挑眉,也懒得去说什么,嘴角的弧度更加嘲讽。

“如何救出爷爷?”

“就是你去坐牢啊!你坐牢了,我就让综霆放过他。如何?”

“安清,你如何可以保证?”

安晨握紧的拳头,手指甲狠狠地掐入自己手心。

“没有什么保证,我也不想要看着爷爷坐牢,说实在的,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安清无所谓的耸耸肩,越发好玩的看着安晨。

安晨笑了,“好,我答应你。”

转身,安晨打算离开,谁知道安清却神秘一笑,一下子拦住了她的去路,“这么走了,怎么行呢?”

安晨脸色越发僵硬,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就这么看着。

谁知道,安清居然拿出一把刀,拉住了安晨有些僵硬的手,朝着自己的肚子狠狠地捅了一下。

安晨完全被吓傻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女人,她的脸上竟然还有得意的笑。

“你,……”

“你坐牢这样子做才有意思嘛!”

安清很虚弱,但还是不忘讽刺着。然后快速打开门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了,“救命,救命……”

安晨一直都被吓到,傻乎乎的站在那里。

直到警察将她带走,这才如梦初醒。

……

第三天,苏综霆来到拘留所见安晨。

安晨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感觉有些可笑。

“清儿的肾脏出了问题,因为你那一刀!”

苏综霆很是愤怒。眼睛几乎想要将安晨给凌迟。

“因为她自己那一刀,不是因为我。”

安晨到了此刻还是证明自己的清白,不会让人如此诬陷。

“你的肾合适。”

苏综霆从来都知道如何去伤害她,丢出这句话,下午就开始安排了手术,不管安晨愿意还是不愿意。

交换的条件就是让安老爷子出狱。

安晨不得不同意。

本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但她的手术还刚刚做完,那一边就传来了安老爷子心脏病突发死亡的消息。

安晨脸色苍白的冲出病房,不顾警察的阻拦,飞快来到了苏综霆跟前。

“你说过的,你说让我爷爷平安无视的。”

“我只是让你爷爷出狱,至于他心脏病发,这件事,怪不得我。”

苏综霆眉头微挑,其实还真的是意外,安老爷子死了这个消息他也是吓了一跳。

但这件事,苏综霆十分自信,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安晨的肾没了,爷爷也没了,可这个男人却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呵呵呵……”

安晨此刻才发现,其实这个男人不是什么白马王子,不是什么天使。是魔鬼,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我这一刻才发现,其实你和安清真的很登对,很般配。”

她停止了挣扎,就这么死死地盯着苏综霆,低低的笑着,目光里失去了往日的光芒,骄傲。

苏综霆的双手握紧,看着她任由警察带走,转身也就漠然离去。

但是她的话却在苏综霆耳边不断回荡着。

‘你和安清很登对,很般配……’

明明这就是自己喜欢听到的,但为何就是别扭,就是不对劲。

……


第三章 舞女

五年后。

夜色。

舞池中妖娆性感的舞娘不断摇动着自己的身子,眸子里时不时散发出来的诱人,让不少人都蠢蠢欲动。

此刻,楼上包厢落地窗前,男人就这么冰冷的站在那,手中死死地握着酒杯,恨不得捏碎。

“苏少,怎么了?”

旁边一直都巴结的中年男子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也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下子就了然,“这是夜色这半年来的头牌舞娘,楚楚。苏少喜欢,不如我让她过来伺候你。”

“她来这里半年了?”

苏综霆有些隐隐不悦,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却少了以往的骄傲,高贵,剩下的都是讨好妖娆。

看来这牢房让安晨的变化不少啊!

“是啊,苏少认识?”

中年男人有些奇怪,要知道苏综霆可是上流社会人士,怎么会认识这种下等人。

“让她过来见我吧!”

苏综霆一口气喝完,然后转身坐下来,中年男子自然是明白,快速的处理这件事。

此刻的更衣室内,安晨正打算换衣服出门,却不曾想被经理叫出去。

安晨有些不解的看着经理,“经理,这个点我要回去了。”

“楚楚,我看得出来你是缺钱的。这样子吧!现在有机会,让你去包厢陪陪客人,二十万。如何?”

经理很是巴结的笑着,但安晨却笑了,“抱歉,我说过我不出去陪客的。”

“别啊,你先考虑一下,二十万啊!你得跳多少次,你缺钱不是吗?”

经理还是不死心的拉着安晨。

安晨的脸色更加难看,“我不会喝酒。二十万是很有吸引力,但我更惜命。”

失去了一颗肾,很多事,她不可以任性。

“放心吧!不会要你命的。二十万,多少人抢着要啊!你不是还有一个孩子要照顾,想想你的孩子,二十万代表什么啊!”

经理的话让安晨整个人僵硬,想到了那个还躺在医院内奄奄一息的孩子,她似乎也明白了不少。

“我不喝酒,其余的,我都会让他们玩得尽兴,如何?”

经理很是满意,“我明白,不会让你喝酒的。放心吧!”

安晨点点头,然后跟着经理来到了楼上的贵宾包厢内,她努力的深呼吸,脸上都是卑微讨好的笑容。

“楚楚来了,苏少,那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搅你了。”

经理巴结的离开,还不忘将门关上。

苏少这个称呼让安晨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很是认真的看过去,居然会看到苏综霆。

苏综霆的眼里都是怒火,盯着安晨这一身没有几块布的裙子,还真的是够性感的,够让人恶心的。

“楚楚?什么时候不可一世的安家千金安晨,居然沦落到卖自己为生。安晨,你的下贱让我叹为观止啊!”

安晨笑了笑,“苏少,你过奖了。多亏了苏少,我才会有这种机会。苏少喝酒吗?”

安晨没脸没皮的开始上前给这个男人倒酒,努力忽略自己心底的痛恨,但却被苏少一把狠狠地扣住手腕。

“安晨,如果你爷爷知道你此刻做的一切,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呢?”

苏综霆不喜欢这样的安晨。

谁知道安晨只是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我也希望可以让爷爷从棺材里跳出来,苏少,你说可以吗?”

安晨的眸子里没有丝毫逃避,反而有几分挑衅。

苏综霆从她的眸子里找不到丝毫的后悔,不由一把甩开她,“安晨,看来监狱里的教训,还没有让你变得讨喜。”

安晨的身子瞬间僵硬,看着这个男人,挖走了自己的肾脏,将自己丢尽监狱,甚至爷爷的死也是和他有关。

安晨感觉所有的仇恨都开始凝结,汇聚。

“苏少,你点了我,不是只要羞辱我吧!苏少这么忙,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吧?”

安晨站起来,怕自己继续和这个男人待下去,会忍不住的拿起水果刀捅死他。

会毫不犹豫的想要一起毁灭。

这种幼稚的想法,安晨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她还是需要理智,他们实力悬殊。

苏综霆慢悠悠的走到她跟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看着这张浓妆艳抹的脸,十足倒胃口。

脑海里还回忆起来这个女人跳舞的时候,时不时有男人摸大腿,揩油的一幕幕。

让苏综霆一把死死地捏着她的下巴,几乎想要将她给捏碎。

这种吃痛让安晨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看着这个男人,安晨依旧是不服输的笑着,就算是自己真的输了,也要输人不输阵。

“安晨,你真下贱。”

苏综霆无缘无故的蹦出这个词。

安晨笑了,“苏少,我不下贱,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找到我呢?”

五年了,下贱这个词,她已经习惯了。

很多人都这么说,她已经没有感觉。

以前还会反抗,还会辩驳,但此刻她仿佛没心没肺的笑着。

苏综霆感觉到了安晨的陌生,很是恼火的一把甩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安晨,别让我再看到你。”

转身,苏综霆快速离开。

跌坐在地上的安晨笑了,对于他的话,安晨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五年了,她走出监狱之后,就没有打算看到苏综霆,这个男人在五年前对于自己来说就已经死了。

安晨恨他,可更加恨透的人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

没有办法替安家报仇,替自己报仇。

“呵呵呵……”

……

区中心医院病房。

安晨很是开心的带来了不少玩具给安安玩,此刻主治医生郭明浩也坐在那里,看着安晨那有些黑肿的眼圈,虽然被极力的覆盖。

但依旧掩盖不了她熬夜的事实。

“安安的病情已经得到缓解,你不要太担心。也不要太拼命了。”

安晨开心的笑了,一把拉着安安的手,仿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很是认真的看向郭明浩,“谢谢你,郭医生。如果不是你,安安不会这么快好。”

“我只是尽我该尽的责。倒是你,也该照顾好自己,不然安安会担心的。”

说着,郭明浩就温柔的摸了摸安安的头。

安安也笑了,虽然没有声音,用手开始比划起来。

安晨也跟着她开始用手比划,心底都是欢喜。

安晨开始给安安讲故事,看绘本,然后抱着安安安静的入睡。

郭明浩中间去了别的病房视察,等回来的时候安安已经入睡,他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看着安晨也睡着了。

不由拿来了被单给安晨盖上。

安晨被这细微的举动一下子惊醒,有些不安的睁开眼看向他。

“是我打搅到你了。抱歉,我看你睡着,没有盖被子,所以才会……”


第四章 这些钱,很干净

安晨笑了笑,慢慢的将安安放下,站起来,“没事,郭医生,不知道我女儿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筹到了一些钱,二十万,够吗?”

“二十万,安晨,你一个晚上赚了二十万?”

郭明浩很是震惊,心底充满了担忧,看着安晨一脸期待,他不由快速的拉着安晨走出去。

对于安晨的过去,郭明浩是了解的。

“安晨,你从来筹到的钱?”

安晨已经不是过去的安晨,她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看着他这么激动,安晨都有些哭笑不得,“放心吧!这些钱干净的。郭医生,可以做手术了吗?”

“你先告诉我,钱哪里来的?”

郭明浩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死死地盯着安晨,心底很是不安。

“真的是我赚的,昨天一个有钱人觉得我不错,就打赏了我。就这么简单,你不要太担心。”

安晨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至于那个有钱人,她也不想提起。

“我不是说了吗?钱,我借你。其实你不需要去那种地方的。”

郭明浩的心很是不舒服,其实对于这个女人,他也已经从一开始的同情,到了此刻的喜欢。

安晨摇摇头,“不要,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我们以后的相处之中,我低你一等。抱歉!”

郭明浩一把将安晨抱入怀里。

说实在的,安晨那仅有的自尊,其实他该尊重的,可想到她去夜色上班,心底还是隐隐作痛。

“二十万够了,之前你也存了一些,我会开始给安安做手术。不过你,你自己的身体也需要注意。我现在正在寻找肾源,到时候你……”

“我的肾,我自己会找的。郭医生,不需要你。”

安晨一下子将他推开,对于自己的这颗肾,她很清楚是谁拿走了,现在没有能力拿回来,不代表了未来做不到。

转身,安晨就打算走,但却没有想到会在医院里医院苏综霆和安清。

这个世界还真是越来越小了。

安清有些意外,但也假装好心的上前,“妹妹,没有想到会在这见到你。”

说着,安清就轻轻的抓住安晨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姿态。

可惜的是安晨没有心思和她作戏,一把甩开,“我似乎没有什么姐姐,安小姐。”

转身,安晨就很是冰冷的回到病房。

安清笑了笑,看着安晨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更加不屑,对于安晨的一切,自己都是了如指掌。

自然是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不然安清也不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苏综霆知道安晨有多么下贱。

她拉着苏综霆的手站在病房门口,“妹妹什么时候有孩子了?综霆,这孩子是……”

苏综霆的脸色十分难看,这个孩子自然不会是自己的,看着样子也有四五岁了。

“不是要看医生吗?我们走吧!”

苏综霆冷冰冰的转身先走出去。

安清也跟着打算离开,但却被郭明浩拦住了。

郭明浩的脸色很是难看,对于安清刚刚脸上的得意,他看得十分清晰,“安小姐,你现在的身份已经很尊贵了。这样子,只会适得其反。”

安清上下打量着郭明浩,这个男人长得真不错,没有想到安晨都这样了,还可以得到男人的喜欢,真让人意外。

“你喜欢她?”

“是的。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郭明浩很是直接的宣布,那执着认真的眼眸还真的是让安清喜欢。

“只要她一辈子都如此,我不会动她,除非她想要和我争。”

安清很是高傲的离去。

郭明浩愣愣的看着房间内对于这一切都视若无睹的女人,她的心也视若无睹吗?

……

夜色深沉。

夜色里却依旧热闹如常。

安晨换好衣服打算出去跳舞,却被人一下子抓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拉到了洗手间内。

安晨整个人都吓到了,震惊的看过去,看到是苏综霆,不由冷笑。

“苏少,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过了,别让我看到你。”

苏综霆看着她穿着性感,跟没穿没什么区别,让他更加火大。

安晨不由皱眉,“我在这里上班,没错吧!苏少。我没有想让你看到我。”

“滚出这里,不准再度出现。”

苏综霆几乎是咬牙切齿,恨透了这个该死的贱人。

安晨努力深呼吸,对于他的无理取闹,心底越发气恼,“那么让经理将工资发了,我就走。可以吧!”

“……”

苏综霆久久的都没有说话,看着安晨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心底很是窝火,但却不知道该如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终,苏综霆冷冰冰的打破此刻沉默,“安晨,那个孩子是谁的?”

“我的。”

安晨十分漠然。

“在监狱里都可以怀孕?”

苏综霆真的想要掐死她,做出这种事还可以如此趾高气扬。

“是啊,想男人了,没办法,只好想办法找个过来,伺候的蛮舒服,结果玩出火,有孩子了。”

安晨依旧是漫不经心,完全没有将这个问题放在心底,看着苏综霆已经放开自己,就十分安静的走出去。

苏综霆却在背后一把将她拽过来,“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蒙着眼,谁知道谁是谁?”

安晨越发胡说八道起来。反正她就是想要快点离开,不想要和这个男人相处下去。

苏综霆想要掐死她,“随便一个男人,你都肯,还生下孩子。安晨,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羞耻,呵呵……这是什么东西,可以当饭吃吗?苏少,你们有钱人才说羞耻,我没钱,只谈钱。”

安晨红着眼,对于他的嘲讽只是恨透。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自甘堕落!”

“我以前也不知道,原来钱这么重要。爱情这种东西,只是有钱之后的消遣品罢了。”

以前以为有爱情就够了,其实也不过就是钱太多,现在没钱了,才发现,感情什么的,都是狗屁,扯淡。

苏综霆看着她,以前常常将爱情挂在嘴边的女人,完全不信任的姿态。让他一下子说不出任何感觉,越发堵得难受。

“所以你就这么糟蹋自己。”

“糟蹋?”

安晨感觉这句话有些可笑,什么时候糟蹋过自己了,看着这个男人,其实以前的生活才是糟蹋,此刻她不觉得。

“苏少,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这么管着我,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说着,安晨的眸子里也充满讥讽。

“可能吗?”

苏综霆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喜欢上这个女人,如果喜欢,早就喜欢了。

“那就行了,如果你真的喜欢上我,你会很痛苦的。毕竟,是你毁了我。”

安晨抬起头,笑得十分玩味,就这么从苏综霆身边走过。

可她的话却还是在苏综霆耳边不断回荡,让他站了很久。

……


第五章 曾经犯过的傻

安晨失去了夜色的工作,也要去其他地方找寻工作,毕竟酒吧跳舞这份工资还不错,她必须要继续找寻。

但所有酒吧都不招聘自己。

安晨的心底也有几分明了,此刻医院里又传来了安安的换血手术出问题,同意捐血的人一下子反悔了。

安晨飞快的跑到医院询问到底是何原因,不是都谈好了吗?

郭明浩看着她脸色苍白,拉着她,“不要紧张,我会帮忙的。”

“怎么回事?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

安晨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安安好不容易等到的血缘,一切都准备就绪,为什么反悔了?

“安晨,你不要紧张,我会想办法的。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

郭明浩也是被弄的糊涂,本来这件事已经敲定,肯定是中途有人搞鬼。

“我怎么可以坐下来休息呢?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人是谁,为什么不肯了?告诉我,为什么?”

安晨感觉自己的依靠完全消失,她整个人都好慌乱。

“我陪你去找他吧!”

郭明浩也不希望安安失去这次机会,不然安安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两个人打算走,但却被一个人拦住。

“安晨小姐。”

简单的称呼,带着几分漠然。

安晨一愣,看着他,有些讽刺,“宁特助,有事吗?”

“苏总在外面等你。”

宁远看着安晨,她比五年前瘦了不少,也少了几分强势。

看来这场灾难给她的打击很大。

“我没空!”

安晨拉着郭明浩快速离开。

宁远还是第一次看到安晨对于苏综霆的反应如此冷漠,要是以前,安晨肯定会飞奔过去。

看来五年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外貌,甚至连内心,也已经完全被改变了。

宁远无功而返,其实也不需要说什么,苏综霆已经看到安晨拉着郭明浩的手飞奔离开的背影。

“上车,回公司!”

冷冰冰的命令着,苏综霆闭上眼,努力消灭自己心底的怒火。

可为何安晨拉着郭明浩的手还是不断在自己脑海里浮现。

车子缓缓行驶着,宁远可以感觉到车内让人惴惴不安的气氛。

“调查一下这个男人是谁?”

终于,苏综霆开口命令。

“是!”

车内又是一片寂静。

……

那一边,安晨在郭明浩的陪同下来到夏庆的家,夏庆妈妈告诉他们夏庆去上班了。

安晨询问了一下上班地址,打算去找他。

可夏庆妈妈告诉他们的地址却让安晨有些望而却步。

“在苏氏上班,我儿子这些日子已经荣升为部门主管了。”

夏庆妈妈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安晨和郭明浩还是来到苏氏楼下。

这里和五年前没有多大改变,依旧是这么气势磅礴。

以前安晨总是很骄傲欢乐的飞奔进去找苏综霆,这里不少人还是认识自己的。

“安晨,要不要我进去找他,你就不要进去了?”

郭明浩看得出来安晨对这里的抗拒不安。

安晨点点头,“那么我就在旁边等你,最好你可以让夏庆下来一趟,我不会打搅他多久的。”

“放心吧,你先在对面的咖啡厅坐一会,我马上就过去。不要站在这里吹风,会着凉的。”

郭明浩下意识的伸出手抚摸着安晨的脸颊,带着几分疼惜。

安晨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被温暖了,红着眼看着这个男人,“安安是我的全部,郭医生,拜托你了。我没有什么人可以依靠,只有你。”

“傻瓜!”

郭明浩喜欢她依靠自己,信任自己的模样。

安晨听话的坐在咖啡厅等,时不时抬起头看着外面的苏氏门口,希望可以看到郭明浩带着夏庆出来。

却被一道黑影挡住了视线。

抬起头,就看到苏综霆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几分阴狠。

安晨微微蹙眉,转过头看看四周,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惹怒这个家伙,难道是自己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不舒服吗?

一想到这个,安晨就站起来,买单走出去,朝着另一边走。

但谁知道苏综霆快速追上,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拉到了车内,宁远也是聪明的启动车子。

“苏少,你干什么,我已经绕道走了,还想怎么样?”

安晨现在没有心思和这个男人杠,也不管不顾的打开车门就打算跳车。

宁远也被安晨的动作吓到了,“安晨小姐,这里不可以下车的,你先等我停车。”

“让她跳。”

苏综霆却愤怒的吼过去,她的行为完全激怒了自己。

安晨错愕转头看着苏综霆的冷漠,也笑了,他以为她不敢吗?

很快的,安晨就不顾一切的跳下去。

车子也快速停下来,苏综霆感觉刚刚那一刻,自己的心仿佛停掉似的,快速下车,看着这个女人一瘸一拐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苏综霆的双手就一下子握紧。

心似乎被人给狠狠地捅了一下。

“苏总,要去追回来吗?”宁远也跟着下车,也是被刚刚的一幕吓到了,什么时候安晨居然会变成这么不要命的女人。

如果后面有车子飞过去,她会被撞飞的。

“她还可以去哪里!”

苏综霆讽刺的笑着,这个女人还可以去哪里,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她会回去找郭明浩的。

此刻,苏综霆感觉自己很讨厌那个对安晨好的男人。

……

安晨站在苏氏大门口的不远处,终于等到郭明浩出来,她很是开心的一瘸一拐走过去,“郭医生,怎么样了?”

“我没有见到夏庆,听说出差了。是内部安排,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上层知道。”

郭明浩有些难过,自己没有帮上安晨。

安晨整个人说不出来的失落,“上层的安排,那么该找谁呢?”

想着,安晨就转身一瘸一拐的走着。

那动作让郭明浩很是震惊,“你怎么了,脚受伤了。”

他快速蹲下来,一把抚摸着安晨的脚腕处,的确扭到了。

于是,郭明浩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安晨抱起来,“去医院,我给你包扎。”

“没事的。我可以自己走。”

安晨不习惯所有人看着自己的目光,让她似乎回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一场婚礼,也是被人行注目礼,她好害怕。

“别动,靠着我就好。”

郭明浩快速走着,十分着急。

不远处,苏综霆就这么站着,手往口袋里一掏,却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看着宁远,“去买包烟过来。”

“……是,苏总。”

宁远也是震惊,苏综霆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居然会让自己去买烟。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