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后回归,王小天获得绝世传承,拳打官二代......

神级小刁民-柚子云阅读
········
第一章:监狱归来
········

蒲河县,监狱大门缓缓打开。

王小天回头冲着监狱里面一帮朋友挥手告别,这才大步走了出去。

抬起头,王小天眯起眼睛,任由刺目的阳光洒在他脸上,恍如隔世。

“我终于自由了。”王小天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激动之色。

五年前,他高中毕业,本来考上了名牌大学,却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吴邵康喝醉酒,想强上他女朋友,本来他只是出手阻拦,可吴邵康又是拿酒瓶子砸他,又是对他动刀子,将他身上划了好几道口子。

情急之下,他出于正当防卫,才一刀捅伤吴邵康。

然而事后,没有一个同学为他作证。

就连女朋友姚姗姗也颠倒黑白,指出他是全责。

为什么?

因为他来自农村,穷!

因为吴邵康是富二代!

“姚姗姗,吴邵康,你们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

王小天暗暗在心中发下誓言。

谁都不会想到,他在监狱中,偶然获得了许多传承。

修炼法门,医道药理,风水画符……包罗万象。

而在监狱这五年,他早已将那些传承信息融会贯通,并且还引气入体成功。

他相信,通过传承信息,他必能闯出一番辉煌人生。

而就在这时,忽然两道熟悉的声音传入王小天耳中。

“小天。”

“哥。”

王小天身体一颤,抬眼望去,看见母亲和小妹骑着家里那辆破旧的三轮车来接他了。

这一刻,王小天眼眶红润,直接跪在了母亲面前,“妈。”

千般思念,万般愧疚,全都化作了哽咽。

“孩子。”

母亲林秀娥也不断的抹着眼泪。

“哥,我们回家吧。”

王小涵将王小天扶了起来。

“好,回家。”

王小天和母亲小妹一起坐上了那辆破旧的三轮车。

看着身旁的苍老母亲和朴素的妹妹,让王小天再次发誓,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哥,你在想什么?”

王小涵的声音,打断了王小天的思绪。

王小天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有些感慨,小涵你都长成小美女了。”

正如王小天所说,十八岁的王小涵柳腰纤细,身材姣好,出落的亭亭玉立。

樱唇瑶鼻,高高的马尾,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很是清纯。

“哎呀,哥~”王小涵俏脸儿一红,有些害羞。

“小涵现在念高三了吧?”王小天问道。

这一问,母亲和小妹突然有些神情不自然。

“哥,我这几天都没去学校,正准备辍学呢!”王小涵低着小脑袋,小声说道。

王小天脸色一板,“为什么,咋就不上了,你成绩不是一直很好吗?”

“臭丫头,你嘴咋那么快,来之前跟你说啥了?”

林秀娥责备了王小涵几句,又对王小天道:“小天,你别问了,等回头再跟你说。”

看着母亲和小妹忧心忡忡的样子,王小天猜测家里肯定出了什么事!

“妈,我爸呢?”

王小天忽然想到了父亲,按说以父亲那性格,也应该来接他才对,但却没来!

“你爸……唉!”

林秀娥知道瞒不住儿子,但又不知该怎么说,只能叹了口气,抹了抹眼泪。

“哥,咱爸摔断了腿,医生说要截肢,呜呜呜!”

王小涵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哇”的哭了出来。

轰!!!

王小天内心一痛,颤声问道:“我爸在哪家医院?”

“就在县医院。”

林秀娥擦着眼泪说道:“本来你爸不让我们告诉你,说你刚出狱,先回家缓解两天,等他做完手术再跟你讲。”

王小天一句话没说,红着眼眶,用力蹬着三轮,向县医院赶去。

父爱如山!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为了家,种了大半辈子地的伟大身影!

……

很快,王小天和母亲小妹一起来到了县医院。

当王小天缓缓推开父亲所在的病房门时,看到几名白衣大褂的医生正在父亲的病床前说着什么。

“爸。”

王小天哽咽的喊了一声。

病房里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王小天身上。

王小天径直走过去,跪在了王田军的病床前,“爸,对不起。”

王田军老泪纵横,握着王小天的手,“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林秀娥和王小涵也来到病床前,一家人相聚,却是在医院!

待到一家人寒暄完,旁边一名医生说道:“好了,家属病人把这份手术协议签一下吧。”

说话的是王田军的主治医生,看名牌得知对方叫孙健。

另外几名医生王小天没在意,倒是在为首的那名女医生身上多看了几眼。

二十来岁,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明亮的眼睛犹如夜空中闪亮的星,容貌靓丽,很有气质。

当然,王小天看的不仅是对方的美貌,还有对方的名牌——徐婉莹,主任医师。

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主任医师,不简单。

“徐医生,孙医生,麻烦你们了,我这就签。”

林秀娥从孙健手中接过手术协议,就要签字,却在这时……

“妈,等下。”

王小天阻止住了母亲,随即运转体内微薄的真气,开启透视眼,看向父亲的双腿。

“王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徐婉莹见王小天阻止,不禁开口问道,声音婉转动人,很是好听。

王小天收回目光,冲徐婉莹笑了笑,“没什么问题,就是我爸不需要截肢了。”

“呃~”徐婉莹错愕,什么意思?

“啥?小天,你爸咋就不需要截肢了?”林秀娥也被儿子的话整懵了。

“哥,难道你有办法救咱爸?”王小涵倒是聪明,听出了哥哥话语里的意思。

“妈,我这几年在监狱认识了一位老中医,他教了我许多医术,刚才我看了一眼我爸的腿,只需用中医之术就可以治好,根本不需要截肢。”王小天说道。

“呵,原来是刚从监狱出来,我说这头型咋这么亮眼呢!还在监狱学了中医之术?呵呵,我告诉你,中医早就没落了,你爸的腿,必须用西医的方式截肢。”

孙健冲王小天冷笑不已,在他看来,王小天是在质疑并侮辱他的医术,而且还是当着他女神徐婉莹的面让他下不来台,这绝不能忍!

········
第二章:治病救人
········

听到孙健的话,王小天眉头一皱。

林秀娥也不乐意道:“孙医生,咋说话呢?蹲监狱咋了,蹲监狱难道都是坏人?”

“就是。”王小涵对孙健的话也很不满。

“两位别动怒,我刚才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就事论事,如今中医之术确实没落,况且你儿子刚才根本没检查他爸的腿,就断言说不用截肢,这不是误人性命嘛!”孙健说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何须像西医一样,大动医疗设备。”

王小天说着,将那份手术协议向徐婉莹递去,“徐医生,麻烦你帮我爸办下出院手续,谢谢。”

“你这样只会害了你爸。”

徐婉莹俏脸儿严肃道:“你爸腿部骨骼出现了裂缝,而且神经麻痹,血管硬化,肌肉萎缩,如果不及时截肢,等这些症状逐渐扩散,很有可能会导致全身瘫痪,你懂吗?”

“没错,你不想让我们治好你爸就直说,但别质疑我的医术。”孙健得理不饶人道。

“我说了,我自己能治好我爸。”王小天脸色阴沉下来。

孙健冷笑,“呵,就凭你在监狱学的那中医之术?如果你真能治好,我立刻辞职不干,并且个人退还你爸住院期间的全部费用,但如果治不好,还请你当众向我道歉。”

“你是认真的?”

“对。”

孙健之所以和王小天打赌,完全是想在徐婉莹面前表现一番,好证明他有多优秀。

至于王小天所说的中医之术,他完全没当回事,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乡下人,凭什么跟他比?

“哼,本来不想让你难堪,但既然你自己作,那就不能怪我了。”

王小天瞪了孙健一眼,旋即转身对王田军道:“爸,我来给你医治,最多十分钟就可以让你下床走路。”

“小天,你说真的?”

王田军激动了,本来他一旦截肢,下半生就毁了,但儿子突然对他说还可以下床走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十~十分钟?”林秀娥也不敢相信的看着儿子。

“幼稚!”徐婉莹冷冷的瞪了王小天一眼,她倒要看看王小天怎么医治,当然,也做好了及时阻止王小天的准备。

“爸,妈,你们应该相信我哥。”王小涵从小对王小天很是依赖,对王小天的话,她深信不疑。

“好,好,小天,你治吧。”

王田军心想,要是儿子治不好,再重新截肢就是了,这有啥。

当下,王小天开始为父亲治疗。

此刻病房门口围了很多人,都不停的议论纷纷。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王小天双手按在王田军的腿上,或按或捏,或推或敲,动作很是娴熟。

孙健继续保持着冷笑,觉得王小天是在故弄玄虚。

倒是徐婉莹心中轻咦,看出了王小天手法的不凡。

“嗯?小天,有~有知觉了。”

按到一半时,王田军忽然惊呼起来。

“妈,听到没,爸的腿有知觉了。”王小涵也欣喜的抱住了林秀娥的手臂。

林秀娥惊喜的不断点头,眼中充满了希望。

王小天笑了笑,继续手上的动作,他这种推拿按摩之法,在监狱可没少帮人治病。

以此推拿按摩,帮父亲疏通神经、血管,再借助真气恢复萎缩的肌肉和裂缝的骨骼。

大概十分钟后……

“呼~好了,爸,你下床走走。”

王小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种推拿按摩之法很是消耗心神,每个窍穴、神经线等,都需要拿捏的极为精准,再加上不断动用真气,还是比较费力的。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他只处于引气入体阶段,还没真正进入修炼大门。

此刻,王田军在众人的目光中,将双腿搭在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妈,我爸站起来了,站起来了。”王小涵开心的差点跳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林秀娥流出了喜悦的泪水。

“哎呀,那小伙子真是神医啊!”

“本来要截肢的腿,现在居然还能站起来,奇迹,简直奇迹!”

病房门口的人也都惊叹不已。

徐婉莹美眸明亮,时而看向走了两步的王田军,时而看向王小天,神情也很激动。

尤其是在看向王小天时,仿佛在看一件宝贝。

“哈哈~小天,我的好儿子,厉害,厉害啊!”

王田军越走越兴奋,冲儿子竖起一根大拇指,忍不住开怀大笑。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孙健表情难看,脸色铁青,他自己都懵逼了。

“孙医生,之前你说我儿子要是能治好,你就怎么着来着?”

林秀娥瞥了眼孙健,刚才孙健一直对他儿子冷笑,她可忍好久了。

“妈,人家孙医生说要辞职,并且个人退还我爸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王小涵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

“住院期间一共花了多少钱?”王小天问道。

“五万。”徐婉莹上前一步对王小天说道,那明媚的笑容,仿佛一个想在家长面前好好表现的孩子,“具体多少,回头我让人给你算下。”

“好,多谢徐医生。另外,帮我爸办下出院手续吧。”看到徐婉莹看向自己时眼神发光,王小天浑身不自在。

“没问题。”徐婉莹一口答应下来。

孙健一屁股坐了下去,神情很是颓废,但撇向王小天时,眼神充满了怨毒之色。

……

徐婉莹做事倒也效率,很快便算出了王田军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一共五万三。

并且出院手续也办好了。

王小天扶着父亲,和母亲小妹一起向医院外走去。

然而一家人刚坐上那辆破旧的三轮车,徐婉莹便追了出来。

“王小天。”

徐婉莹跑到王小天跟前,看了眼王小天身下的破旧三轮车,有些小尴尬,但还是笑盈盈的对王小天道:“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医院工作,高薪哦。”

在徐婉莹看来,王小天来自农村,家境肯定不好,而且刚从监狱出来,所以她提出高新来县医院上班的事,王小天铁定不会拒绝。

然而,王小天却淡然道:“不好意思,我暂时不考虑,谢谢。”

说完,蹬着三轮远去。

只留下徐婉莹呆呆的站在原地,愣了好久,最后一跺脚,噘着嘴自语道:“讨厌的家伙!”

········
第三章:上门逼婚
········

“小天,你刚才咋就一口拒绝那位徐医生了?”

“是啊小天,那可是县医院的工作啊,要是以后转正了,可是够咱家吃一辈子的。”

回去的路上,王田军和林秀娥不断在王小天耳边唠叨着。

对二老而言,能在县医院上班,就是一辈子都不用愁的好工作。

“爸,妈,我在监狱跟那位老中医学了不少本事,你们就别为我前途担心了。”王小天苦笑道。

“我咋不知道监狱还能学本事呢?”

“你天天种地,知道个啥?现在好多人都还在监狱考大学呢!”

王田军和林秀娥见儿子有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多劝。

倒是王小涵突然插了一句,“哥,那位徐医生该不会喜欢上你了吧?”

“嘎”的一下,王小天差点从三轮车上摔下来。

“小丫头,你懂什么是喜欢?”

“哥,人家不小了,都十八了!”

王小涵挺了挺背,但俏脸儿却是娇红,她之所以觉得徐婉莹喜欢王小天,是因为她发现徐婉莹看王小天时,跟学校那些追她的人看她的目光一样。

“小天,你确实不小心了,等过段时间,妈找媒婆给你说个媳妇,你不知道,咱村李大妈家那牛蛋都有孩子了~”

“。。。”

听着母亲的唠叨,王小天一阵汗颜。

……

一家人回到山水村时,已然日落西山。

山,是青山。

水,是绿水。

山水村山清水秀,唯独那一座座破旧的房子,说明了山水村的落后与贫穷。

没办法,山水村离县城太远,而且山路崎岖,很难修建,所以山水村一直没有得到开发。

此刻,刚一进村,就有不少村民冲王小天打招呼。

“呀,秀娥姐,把你儿子接回来了。”

“小天,出来好好做人,别再学人家打架了。”

村民们显得倒也热情。

但引气入体的王小天听力非凡,很快便听到了一些村民背后的议论。

“唉,老王家这娃子算是废了,蹲了五年监狱,出来还能干啥?”

“恐怕连媳妇都娶不下吧?”

对于这些背后的议论,王小天并没有在意。

只是,眼看就要回到自己小院时,一道嘲讽的声音传入耳中。

“呦,秀娥,你家小天这是刑满释放了?秀娥,不是我说你,好歹你家小天也蹲了五年监狱,好不容易今天出来,你咋不租个汽车去接呢?”

张彩凤站在门口,磕着瓜子说道:“小天啊,蹲监狱的滋味不好受吧?不是婶儿说你,有空跟我家阿博好好学学,现在我家阿博在县城给大老板当秘书,赚钱的很!哦,对了,还有我家艳艳,找了个县城的对象。”

“够了,张彩凤,你少炫耀几句会死吗?我家小天好着呢,不用你瞎操心。”

林秀娥十分气愤的冲张彩凤吼了几句,旋即对王小天道:“小天,走,回家。”

王小天看了张彩凤一眼,蹬着三轮进入了自家小院。

至于那张彩凤,是他家邻居,总爱嘲讽别人,炫耀自己。

对于这种人,王小天懒得搭理。

回到自家院子,王小天打量了一下,破砖旧瓦,似乎比五年前更不堪了。

“小天,你等着,妈给你做好吃的。”

林秀娥开始忙活起了晚饭。

为了庆祝王小天出狱,王田军特意杀了只鸡。

以他家这情况,能吃顿肉,大概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了。

王小天心酸不已,但还是和家人一起开心的吃着晚饭。

然而,刚吃到一半,便“砰砰砰”有人敲起了院门。

“这大晚上的,谁呀。”

王小涵起身去开门。

只是很快,王小涵便传来一声惊叫,“啊~哥,救我,救我~”

王小天脸上一变,快速冲了出去。

只见院门口,赵二狗对小妹拉拉扯扯。

“玛的。”

王小天一脚将赵二狗踹翻在地,“赵二狗,你找死!”

赵二狗是山水村有名的混混,没想到五年过去,还是不学好。

这时,王田军和林秀娥也都跟了出来,一见是赵二狗,立刻目露愤然。

“赵二狗,你要再敢骚扰我家小涵,小心我报警抓你。”

林秀娥气愤不已,似乎赵二狗骚扰王小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爸,怎么回事?”王小天问道。

王田军瞪着赵二狗道:“这混子经常来骚扰小涵,非说要让小涵嫁给他,有好几次还对小涵动手动脚。”

“草!”

赵二狗此刻爬起身,先是狠狠唾了一口,随即瞪着王小天一家,阴沉着脸道:“告诉你们,从王小涵借我钱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我媳妇了,这是贷款协议,你们自己看!”

说完,赵二狗随手甩出了用A4纸打印出来的文件。

“借钱?”

“贷款协议?”

王田军和赵秀娥一惊,显然,他们也不知道有这回事。

王小天接过赵二狗扔来的贷款协议看了起来。

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大堆文字,不过王小天开启透视眼,很快便看完了。

这贷款协议上无非就四条信息:

一、借钱金额。

二、利息。

三、还款期限。

四、过期不还,按彩礼钱算。

上面有小妹的签名和手指印!

“小涵,你怎么能跟赵二狗签这种协议?”

王小天表情难看的看向了王小涵。

“小天,这上面写了啥?”王田军问道。

“小涵一个月前借了赵二狗五万,现在利滚利,涨到十万了,后天就是还款日期,如果还不了,这十万就得按彩礼钱算!”王小天说道。

“什么?”王小涵忽然一惊,抬起头,泪眼汪汪道:“哥,我是借了赵二狗五万,当时他没让我看贷款协议,只跟我说利息很少,到过年也就100多,而且他说的是三年内还清,没提还不了会按彩礼钱算~”

“你这死丫头,你傻了,居然借赵二狗的钱?还骗我说那五万是跟你同学借的,你……”林秀娥着急之下,伸手就要打王小涵,但刚举起,又不忍心,哭了起来。

王小涵也是哭道:“当时医院催着让咱交住院费和医药费,我能咋办嘛!”

王田军老泪纵横,原来女儿借钱,是为了他,真是造孽啊!

王小天也明白了,肯定是小妹急着借钱,所以中了赵二狗的圈套,怪就怪小妹太单纯。

········
第四章:上山采药
········

王家小院外,围了不少村民,都不停的议论纷纷。

“唉,老王这是造了啥孽啊,儿子蹲了五年监狱,女儿又借了赵二狗的钱。”

“十万啊,老王这咋还,看来只有卖女儿喽。”

赵二狗很是得意,一副协议在手,天下我有的模样,“哼,我劝你们趁早让我带走小涵,否则我就拿着协议告你们。”

一听这话,王田军和林秀娥以及王小涵都慌了。

王小天却是冷冷的说道:“协议上的还款日期是后天,等后天,我把钱还给你就是了。”

“哈哈哈……还?王小天,你特么刚蹲狱出来,拿什么还?”赵二狗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就连围在门口的村民也都摇着头笑了,显然觉得王小天是在痴人说梦。

那可是十万啊!

“啧啧啧……秀娥,你平时咋教育你家小涵的,咋就胡乱朝人借钱呢,要我说你家小涵就应该跟我家艳艳学学,找个有钱的男朋友不啥都有了。”

张彩凤这时磕着瓜子走了出来,在林秀娥面前晃来晃去,说着风凉话,“秀娥,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虽然你家小涵长的不赖,但以你家这条件,其实嫁给人家二狗就算不错了,所以……”

啪!

不等张彩凤说完,王小天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张彩凤脸上,“给我闭嘴。”

他的底线,被张彩凤触怒了!

张彩凤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涂满白灰的脸上多了五个通红的指印。

所有人都惊了!

王小天居然出手打长辈,太不懂事,太没教养了!

“啊啊啊……打人了,王家这小子打人了,呜呜呜,天煞的小王八蛋,今儿个你不给个说法,我就不走了,呜呜呜。”

张彩凤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叫喊大骂,完全就是一泼妇。

“王小天,你这动手打人可就不对了。”

“对,真是没天理,还反了你个小犊子了。”

一众村民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其实他们也是想趁机讨好张彩凤,毕竟张彩凤的儿女都在县城混的不错。

然而……

砰!

王小天一拳砸在了院中的石桌上。

石桌直接裂开!

静!

所有人都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张彩凤也停止了大哭大骂,被王小天那一拳震住了!

就连王田军和李秀娥也都愣住,他们家儿子啥时候这么厉害了?

王小天冷冷的扫向众人,厉声道:“我警告你们,别来惹我,否则我坐过一次牢,就不怕再坐第二次。”

没有人敢出声!

就刚才王小天那一拳要是砸在他们身上,还不要了他们的老命啊!

没想到王家这小子拳头这么硬。

“都给我滚。”

王小天声音不大,但却犹如闷雷。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有时跟这些刁民讲道理没用,要么用钱,要么用拳头!

“好,王小天,你等着,十万块钱,我看你后天怎么还,哼!”

赵二狗看了一眼王小天的拳头,随即冷哼,转身离开。

他不差这一两天,反正王家这烂包家庭,后天根本不可能凑到十万,到时就算王小天拳头再硬,能硬过法律?

张彩凤也不敢再继续耍泼了,快速捂着脸向外跑去,但跑出去后又咬牙切齿的冲王家小院大骂道:“小王八蛋,敢打老娘,你给我等着,我明天就打电话让我儿子回来教训你。”

随着赵二狗和张彩凤的离开,围观的村民也都散去,但大都对王家议论不已,有说王家可怜的,也有说王家完了的,更有说王小天迟早还会再进监狱的~

……

王小天关上院门,看到一家人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小天,难道你在监狱还能学武术?”林秀娥忍不住问道。

王小天笑着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唉,拳头再硬有啥用,这可是法律社会,拳头不能当钱使。”

王田军擤了一把鼻涕,点燃自己的老汗烟,抽了一口,道:“实在不行,明天我去把我这老肾卖掉,总之小涵不能嫁给赵二狗那混子。”

“就你那老肾,谁肯要?”林秀娥没好气的冲王田军说道。

对他们来说,欠人十万就是世界末日!

王小天苦笑道:“爸,妈,后天那钱我可以还上,你们忘了我跟你们说过,我在监狱跟着一位老中医学了不少本事,其中有几个药方,只要我能配制出来,卖个大价钱不成问题。”

“哥,真的吗?”王小涵突然抬起头,湿润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王小天。

“当然。”

“唉!”

王田军和林秀娥双双叹了口气,显然不相信王小天所说,啥药能卖十万啊?

王小天也没多解释,好不容易把二老和小妹劝进房间睡觉,这才回到自己房间。

“看来明天得上山采些野药了,如果采不到,就得去药材市场购买。”

盘膝坐在床上,王小天思索了起来。

脑海中的传承信息有许多药方,只要他配置几样出来,赚钱肯定不难。

其实他在监狱中就想好了,一旦出来,就开始在药物方面发展。

尤其是他的修炼,更需要药材辅助,毕竟这个时代的天地灵气很稀薄。

修炼一途,先是引气入体,而后练气、筑基、凝丹、元婴、化神、合体、大乘、渡劫。

如今他堪堪引气入体,但练气才算真正的修炼大门。

修为越高,能配制的药物就越多,包括画符布阵等。

“修炼所需的药材肯定价值不菲,所以,必须得赚钱。”

王小天想清楚后,缓缓闭上双眼,进入了修炼状态。

……

第二天一清早,王小天便起来了。

早饭是清淡的小米粥加一叠小菜。

王田军和林秀娥都是一脸忧愁。

“爸,妈,我去山上转转。”

王小天放下碗筷,背起竹篓,走出了院子。

无论是为了家里还是为了自己修炼,他都要赶快挣钱。

王小天一边顺着山路往山走,一边留意着四周的药草。

山里不乏有野药,但对王小天来说,真正有用的并不多。

然而,就在王小天走到半山腰时,忽然听到“啊!”的一声惊叫。

扭头一看,发现右边地里正瘫坐着一个女人。

········
第五章:绝美嫂子
········

女人二十五六岁,虽然穿着朴素,但却难以掩饰那姣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儿。

一双大长腿,又长又直又白,水蛇般的腰肢盈盈不堪一握,令人浮想联翩。

柳眉杏腮,桃花眼,给人一种媚意之感。

“香怡嫂子。”

王小天认出了那漂亮的女人是沈香怡。

记得他坐牢之前,沈香怡就嫁到了山水村,那时的沈香怡才十八,惊艳了村里所有人。

只可惜,沈香怡和村里刘大柱订婚时,刘大柱家里就着了大火,爹娘被烧死在大火中。

结婚时,刘大柱更是死于洞房花烛。

所以村民们传言,沈香怡是个不祥的女人,虽然长的漂亮,但在村里很不受待见。

不过王小天却是知道,沈香怡温柔善良,当年他上高中,家里没钱给他交学费,还是沈香怡帮衬了他。

这样想着,王小天快步走了过去。

“诶,小天。”

不等王小天走近,沈香怡便冲王小天打招呼道:“昨天我听说你从监狱出来,本来想去看你的,可是。”

王小天明白,沈香怡怕村里人说闲话,毕竟她是个寡妇,而且还是不祥的女人。

“香怡嫂子,没关系的。”

王小天说着,忽然目光落在沈香怡的小腿上,只见那雪白的肌肤上,有两个牙印,丝丝黑色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香怡嫂子,你被蛇咬了?”王小天凝重道。

“嗯。”沈香怡虚弱道:“小天,我……我好像中毒了。”

王小天看了一眼沈香怡小腿上的伤口,旋即用手指沾了一丝血迹,在鼻尖闻了闻。

下一刻……

“是青叶蛇的毒。”

王小天向沈香怡问道:“香怡嫂子,你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小腿发麻,头有些晕?”

沈香怡无力的点了点头。

王小天二话没说,直接扶起沈香怡的腿,手掌贴在了沈香怡小腿上的伤口处。

“啊!小天你……”

沈香怡俏脸儿通红,明知道王小天是在帮她处理毒素,但被王小天这小男人扶着腿,还是觉得有些羞耻。

扶着沈香怡的小腿,王小天心中不由一荡,但他赶忙收紧心神,运转体内微薄的真气,将香怡腿上的毒素逼出来。

片刻后……

“呼!香怡嫂子,好了,没事了。”

王小天松开手,擦了擦手里的血迹。

“谢谢你,小天。”

沈香怡看向王小天的眼神充满了感激,咬了咬娇唇,说道:“小天,要不你背我回去吧。”

“呃……”

王小天一愣,很快便想到沈香怡的小腿应该还处于麻痹状态,自然走不了山路。

“好,好吧!”

没办法,王小天只好答应。

当下,王小天蹲在沈香怡身前。

沈香怡红着俏脸儿,缓缓趴在王小天背上,一双藕臂环住了王小天的脖子。

王小天托着沈香怡的背部,向山下走去。

“诶诶诶,快看,王家那小子刚出来就和沈寡妇在一起了?”

“啧啧!真是伤风败俗啊!”

“沈寡妇可是个不祥的女人,王家那小子居然也敢,看吧,快倒霉了。

途中,一些村民看到王小天背着沈香怡,顿时议论纷纷。

“小天,对不起。”沈香怡羞愧道。

“没事,别听别人瞎说。”

自从获得传承,在监狱度过五年后,王小天的心境发生了很大改变。

沈香怡没再说话,只是抱着王小天的玉臂又紧了紧。

如今在村子里,不嫌她是不祥女人的,也只有王小天了吧?

很快,王小天背着沈香怡回到了沈香怡的住处。

“香怡嫂子,我还要去山上采药,就先走了。”

将沈香怡放下,王小天说道。

“诶,等等。”

沈香怡叫住了王小天,旋即一只脚跳着进入了里屋,没多久又跳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存着,朝王小天递去,“小天,这是我这几年攒的钱,里面有三万多,你先拿着。”

“香怡嫂子,这咋能行,我不能要。”王小天刚忙推了回去。

“小天。”沈香怡一把抓住王小天的手,将存折放在王小天的手中,“我听说小涵借了赵二狗钱,明天就要还上,如果你不嫌弃我,就拿着。”

“香怡嫂子,好吧。”

王小天只好收下,并不是他真的需要这钱,而是他看到沈香怡的美眸中有着些许期盼,如果他不收,沈香怡心里肯定会难过。

“香怡嫂子,等过两天我赚了钱,一定还你。”

“好,你快上山采药吧。”

王小天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刚走到一半,忽然目光落在院子一角晒着的杂草上。

快步走过去,王小天拿起一棵杂草看了看,旋即在鼻尖闻了闻,最后大喜,“哈哈,是灵阳草!”

“小天,咋的了?”沈香怡不解的问道。

“香怡嫂子,你这草药是从哪里采来的?”王小天有些激动的问道。

灵阳草——晒开,取籽,用真气催化其药性,可酿酒,有壮阳之效。

如果和其它药材搭配,效果更佳,甚至还能配置出不同药效的药物。

“草药?”沈香怡皱了皱眉俏眉,“这只是喂兔子的杂草啊,山上有个地方到处都是。”

“那嫂子能带我~”王小天话刚说到一半,便想到沈香怡现在不方便上山。

“等回头我带你去采吧。”沈香怡将一缕发丝挽到耳后,“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先把这些杂~草药拿走。”

“行,香怡嫂子,那我就先拿一些。”

王小天也没拒绝,直接往药篓装了一些灵阳草,离开了沈香怡的住处。

回到家,王小天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关进了屋子,然后开始取灵阳草上的籽。

一个小时后,灵阳籽已有小半袋之多。

盘膝坐在床上,王小天将一把灵阳籽摊在掌中,旋即运转真气,开始催化其药性。

说来也神奇,在真气的催化下,本来通体发青的灵阳籽,竟然成为了紫色。

大概三个小时后,王小天将所有灵阳籽催化完毕,接着找来一个罐子,将灵阳籽倒了进去。

这还没完!

只见王小天又开始用灵阳草熬制药水,一直到下午,这才把药水倒入罐中。

将罐子封口,王小天最终运转真气,于指尖凝聚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法印,打在了酒罐上。

如法炮制,一直将三十六枚法印打在酒罐上后,王小天这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这三十六枚法印,可在酒罐中形成一种微型法阵,有聚灵、冷却等功效,对酿酒来说再合适不过。

本来酿酒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有了这微型法阵,最多只需一夜,便可发酵成酒。

不过王小天堪堪引气入体,所以一连凝聚三十六枚法印,对身体和心神的消耗很是巨大,此刻疲惫之下,直接瘫倒在地上,昏昏睡了过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2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