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离婚,我娶你。 他说,他们欠你的,我会一点点帮你讨回来!

他说,离婚,我娶你。 他说,他们欠你的,我会一点点帮你讨回来!

第1章 我是有老公的人

“应召女也敢报警?可以,我等着。钱在床头,自己拿,你可以走了。”暖白的光打在男人刚毅的侧脸上,话语如他的脸一样冷。

男人说完就进了浴室。不多时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苏诗诗傻呆呆地坐在床上,懵了。

什么应召女,什么钱?她是有夫之妇,怎么可能会做这个?

她昨晚是跟老公何志祥在吃烛光晚餐的,只是后来她突然有点头晕。她老公就扶着她回家了。

她中途醒过一次,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宾馆里,有个很胖的男人在脱她衣服。

她逃了,昏迷前抱着一个男人的裤腿求他带她离开。

就是这个男人,把她带到了这家酒店里!

这个男人明明知道她不是做这个的,却还用那样的话羞辱她!

“不……”记忆一点点回归,苏诗诗捂住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脏的那一处不断紧缩着,像是在嘲笑她的幼稚。

她肯定自己被人下药了,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不会的!”她不相信,她跟老公那么相爱。懊悔席卷了她的整个思维。她现在要怎么办,她怎么可以跟别的男人……

她跌跌撞撞地爬下床,没找到自己的衣服,顾不得其他,拿起男人放在沙发上的衣服胡乱地套上。

目光瞥到床头柜上放着的支票,她咬咬牙,拿起来一看。

一共五万块,下面有一个潦草的签名。

“裴易。”

苏诗诗恨恨地瞪了一眼浴室方向,五万块,毁了她的清白。她记住那张脸了,也记住了他的名字!

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现在,她要回家。她要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诗诗拿着支票径直去了一楼大堂,啪地一下把支票拍到了柜台上,沉着脸说道:“给801房间的客人叫一位少爷,马上。”

“801,那不是裴总裁……”

苏诗诗打断前台小姐的话:“没看到这上面有他的签名吗?赶紧的,挑个活好的,让他好好伺候裴先生,去迟了他发火我可不管!”

她说完就裹着肥大的西装走出了酒店。

在衣服口袋里摸了摸,一毛钱都没有,她没办法,只好忍着酸痛的身子走路回去。

幸好这里离她家不远!

裴易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女人已经走了。

放在床头柜上的支票也被拿走了。

他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不过又是一个变着法子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而已。对于这种普通货色,他都是随手填个字数打发了事。

就在这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一个打扮地风骚无比的男人怯怯地走到他面前:“裴先生,我是来伺候您的。”

伺候?

裴易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谁让你来的?”

“是……是一位小姐替您叫的客房服务。支票上有您的签名,所以我……”

“滚!”

裴易的脸彻底黑了。那个女人可真敢!

第2章 骗婚禽兽不如

七月的早晨已经很热,苏诗诗出来才发现不过六点钟。

回到家时,她满头大汗,加上昨晚运动过度,已经快虚脱了。

看到熟悉的家门,她鼻头一酸,幸好这高档小区是电子锁,输入密码就可以进去。

这个点,她老公和婆婆应该还在睡觉,她放轻了脚步。

但让她意外的是,平常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婆婆富雪珍,今天竟然起来了。此时正在客厅里跟人打电话。

“什么叫人找不到了?她不是在嘉怡宾馆伺候王老板吗?王老板虽然胖了点,但是听说很有生意头脑,万一怀上了,到时候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赚钱。”

伺候,孩子?

苏诗诗登时就懵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富雪珍并没发现儿媳妇回来了,还在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着。

“你肯定弄错了,志祥说他亲眼看着她吃下那些药的,绝对跑不了。我可告诉你,你别因此赖账啊!王老板答应给五千块钱的,我家得拿大头,给我四千!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为什么会这样?

苏诗诗看到婆婆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坍塌了。

她死死地捏着拳头,愤怒跟悲哀交织着,气得她脑子一阵阵发晕。

这就跟做梦一样,对她那么好的婆婆,竟然真的卖了她!

“为什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突然冲出去,声嘶力竭地吼道。

“啊!”富雪珍吓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谁啊这是!诗诗?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怎么回来了?”苏诗诗冷笑,满脸泪水。

难怪她婆婆敢堂而皇之地坐在客厅里打电话,是没想到她会那么早回来的吧?

她该感谢那个男人让她那么早醒吗?苏诗诗咬牙切齿,她婆婆的反应毁了她最后一丝希冀!

她真的被卖了!

“妈,怎么了……老婆,你怎么这么早……”主卧的门打开,何志祥冲了出来,看到苏诗诗也是吓了一跳。

“老婆?”苏诗诗无声冷笑,之前的猜想,加上她婆婆和老公的反应,已经说明一切。

她被丈夫和婆婆联合卖了。

“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你们要这样对我!”苏诗诗死死地瞪着何志祥。

他们知道她在回来的路上有多么难受吗?婚内出轨,她对不起丈夫,甚至想一死了之。

可这一切竟然都是她丈夫和婆婆设计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也不瞒着你。看你这样子,已经被人上了吧?你这是婚内出轨,按里来说,我们是可以让你净身出户的。不过我跟志祥商量过,你只要生个孩子,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苏诗诗看着富雪珍一开一合的嘴巴,眩晕一阵阵袭来,心中的伤口越来越大,痛得她几乎死去。

“你们逼着我出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谁逼你了?你昨晚很享受吧?”何志祥阴阳怪气地说道,尤其是看到她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一张脸嫉妒得都快扭曲了。

“享受?”苏诗诗眼泪无声落下,想起那个霸道的男人,想起早上那个男人对她的羞辱,她浑身颤抖。

“我为这个家付出一切,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下场。”苏诗诗无声自嘲,很多事情都明白了过来。

“你不碰我是因为性无能是吧?你不能生,所以让我跟别的男人生,顺便再帮你们赚点钱?”

她每说一句,心就凉一分。炎炎夏日,她却冷得直哆嗦!

他的体贴、温柔都是假的。

他们只是想骗婚!

“苏诗诗,我都不介意你被别的男人上了,你还闹什么?”何志祥上前一把抓住苏诗诗的胳膊,面上是从未有过的阴狠。

温柔的假面破裂,他们终于露出了丑恶面目。

“闹?”苏诗诗又哭又笑,一把甩开他的手。

她就闹给他们看!

她强撑着无力的身子,冲进卧室拿起包,快速装好身份证件和银行卡。

她要去告这对丧尽天良的母子!

“你要做什么?”富雪珍一看不对劲,推了一把儿子,“你个傻子还愣着做什么?绝对不能让她出去!把她关起来,以后就让人到家里来做,直到她怀上孩子为止!”

“何志祥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苏诗诗气红了眼,又踢又打。

可是她被那个男人折腾了一晚上,又被这么一气,一点力气都没有,哪里跑得了。

她被绑住了手脚锁在书房里,任她哭打喊闹都没用。

“王八蛋!”苏诗诗缩在角落里,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从来没想到,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绝不能认命!”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她坐以待毙,绝对会被一个又一个男人强了然后怀上孩子。

她还有奶奶要赡养,不能出事!

“嗡!”就在她使劲挣扎的时候,身上穿着的衣服忽然震动起来。

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仔细确认才发现,她穿来的那套衣服内袋里竟然有只手机!

她赶紧用嘴巴把衣服弄开,把手绕过来夹出手机。

这款手机只比银行卡稍微厚了一点,难怪她之前没察觉。只是她刚要接通电话,那头挂断了。

苏诗诗的心仿佛跟跳崖一样,可就在她沮丧之时,电话又打来了。

她吃力地点了接通键。

“喂,我……”

“我在你楼下,把手机拿下来,不然后果自负。”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第3章 救我

“救我!”

可苏诗诗只来得及喊这一声,何志祥就冲了进来。

“苏诗诗你个贱人!”何志祥竖眉怒斥,夺过手机甩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是在给你的奸夫通风报信吗?我告诉你,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他刚刚才知道,昨晚苏诗诗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原来她在外面早就有人!

“何志祥,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苏诗诗眼睁睁看着他把手机踩碎,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

“志祥,我看我们是对她太好了。我已经叫了王老板过来,他不介意她是不是雏。”富雪珍推门进来,冷着脸踢了踢倒在地上的苏诗诗,恨不得唾一口唾沫,“反正做的人多一点,到时候孩子是谁的都不清楚,省得有人找麻烦。”

“你们——不得好死!”苏诗诗看着这两人可恶的嘴脸,强忍着眼泪,心中只剩下绝望。

前一天这两人还对她百般好,转眼就成了两个恶魔!

她跟何志祥是通过一位学姐介绍认识的。

何志祥长相学历都不错,父亲虽然早逝,但靠着彩票发家给他留下了不少家业。他和富雪珍两人对苏诗诗又很好,她从来没恋爱过,一下子就陷了进去,一毕业两人就结了婚。

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何志祥娶她,压根就是不能人道想找个人绑在一起而已!

这对拥有千万家产的母子,是有多爱钱,逼她出轨竟然还要收钱!

苏诗诗越想越难过,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挣脱了腿上的绳子,一跃跑到床上,跨上了窗台。

“你要干嘛?”

“都出去!不然我跳下去!我出了事你们也脱不了干系,滚出去!”苏诗诗大吼道。

富雪珍食指指着苏诗诗的鼻子,巴不得她跳下去地说:“你以为警察会相信?我们就说你得了精神病!”

她说着跟何志祥一人一边朝着窗台靠近:“要跳赶紧,我还真不信你有这个胆!”

“别过来!”苏诗诗一只脚跨到窗户外,恶狠狠地瞪着这对狼心狗肺的母子。

她不能服软,要不然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何志祥嘘抓了一把,没抓到苏诗诗,皱眉说道:“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放心,我以后还是会对你好的……”

“滚!”苏诗诗恶心地想吐,作势就要把整条腿都伸出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嘭”地一声,紧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如天神降世,出现在房门口。

“你们是谁?”何志祥和富雪珍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苏诗诗只见两个男人往两旁一跨,门口出现了一个英俊的男人。

一身黑色手工西装,身高足有一米八五,身形挺拔,英俊非凡。

他沉着脸,目光只是淡淡一扫,就让人不寒而栗。

苏诗诗看着他走进房间,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撑着的那一口气,猛地一松,身子软软地就要倒下来。

他真的来救她了!

裴易。

只要让她先离开这里就好!她不能等着一个个男人来凌/辱自己!

就是死,她也不会让何家母子得逞!

“你们是谁?怎么可以擅闯民居?出去!”何志祥被男人的气势吓得一时没了主意,站在一旁想上前又不敢,只能大声喊着。

裴易上前一把抱住了快要虚脱的苏诗诗,眸光一转,冷冷地瞟向何志祥。

“放开我老婆!”何志祥红着眼,在暗忖这个男人的身份。

裴易嘴角勾了勾:“你老婆?”

他打量了一下何志祥,意有所指地说:“你给的了她幸福吗?”

一小时前这个女人还生龙活虎,回来这么一会竟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裴易想起刚才苏诗诗在电话里的喊叫,怒气腾升。

不然,他不会上来!

“你!”何志祥气得脸色发白,直觉这个男人不好惹,可是又不甘心就让她这样带走苏诗诗。

“她是我家儿媳妇,你没权利带她走。”还是富雪珍反应快,说道。

“马上就不是了。”裴易冷声说道。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管的了吗?”何家母子一听,登时气得不得了。

苏诗诗眼前一阵阵发黑,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喃喃说道:“带我离开这里,求你……”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随即,她彻底陷入了昏迷。

裴易眼神一冷,目光瞥到摔碎在地上的手机,神情彻底沉了下来。

“砸。”他淡淡地说完,抱着苏诗诗大步往外走去。

第4章 就用你自己来赔偿

苏诗诗醒来时浑身酸痛。她动了动手脚,心中一沉。

她手上依旧绑着麻绳!

那个男人没有带她走吗?

不行,她必须赶紧离开何家,要不然……她不敢想象后果。

她腾地坐了起来,可双手无法支撑一下子失去了重心,直直地朝着床边砸落下去。

“咚!”一声闷响,她砸在了地上,痛得她龇牙咧嘴,只觉得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这里是……”苏诗诗几乎是跳起来的,她怎么又回到之前跟那个男人滚床单的酒店房间了?

“看来你没事了。”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

苏诗诗转头一看,吓了一跳。

裴易坐在皮质沙发上,手上把玩着一只很薄的手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苏诗诗可不会忘记昨晚这个男人对自己做过什么!

她低头看看自己依旧绑着绳子的双手,冷下脸问:“你什么意思?”

她感激他救她出来,但不代表她还想跟他有什么!

裴易不冷不热地看着她:“带你离开已经仁至义尽,苏小姐以为我还需要怎么做?”

苏诗诗面色一僵,开来是她自己想歪了。

“谢谢。”她向来恩怨分明,他帮了她,她理应说谢谢。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随即就见裴易拿起边几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套房门就自动开了。

两位酒店服务员推着一辆食物车进来:“总裁,这是苏小姐的食物。”

总裁?

苏诗诗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裴易竟然是这家酒店的总裁。

她看着那一堆吃的,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此时浑身无力,真的饿了。

裴易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苏诗诗,冷淡地说道:“苏小姐生龙活虎,应该不需要食物,拿下去吧。”

苏诗诗眼睛一瞪。这男人肯定在为她早上帮他叫少爷的事情打击报复。

“咕噜噜……”苏诗诗揉着肚子,面色发窘。

她一咬牙,歪歪扭扭地走到餐车前,把手伸到了那两个服务员面前,“你们能帮我解一下绳子吗?”

两位服务员不知该怎么办,齐齐去看裴易,见总裁没有反对,大着胆子帮苏诗诗解开了绳子。

“谢谢。这里的食物我买下了,你们先回去吧。”苏诗诗双手一得到自由,就端起一盆意大利面吃了起来。

她必须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想接下来的事情。

只是吃着吃着,她的眼眶就红了起来,委屈不住地往外冒。过去这半年,都是一场虚伪的欺骗,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裴易依旧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只是在见到苏诗诗一边流眼泪一边拼命往嘴巴里塞东西的样子时,皱了下眉。

苏诗诗吃得很快,等体力恢复了一些,开始思考之后要怎么办。

“既然吃完了,就来把账算一算吧。”裴易随意地靠在沙发上,眸光清冷。

苏诗诗看着他手中的手机,警惕地说:“手机你已经拿到了,我很感谢你救我出来,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除此之外,我并不欠你什么吧?”

“是吗?”裴易勾了勾唇,手掌翻了一下,将那只手机屏幕面对着苏诗诗,“可是,你把它弄坏了。这里面有我最宝贵的资料,你把她毁了,就让你自己来补偿吧。”

他边说边站起来,就像是一只优雅的豹子,一步步朝着猎物走来。

苏诗诗往后退去:“这手机不是我摔碎的,你别赖上我!”

“赖上你?”裴易唇角一勾,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往床上一甩,“苏小姐说反了吧?”

“不是你拿走它,它会摔碎吗?这是不是又是你故意赖上我的手段?”裴易打量着她身上穿着的西装,眸色越来越沉。

他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身体很吸引他。尤其是她穿着他的西装的样子,让他很想把她按在床上。

既然手机里的东西毁了,他拿她来填补,也不是难以忍受!

“你走开!”苏诗诗拼命挣扎,可男人的力气比她大很多,她压根撼动不了他。

突然,她的腿一不小心体踢中了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裴易闷哼一声:“女人,你找死!”

“我告诉你,昨天的事情是一场意外,不是我的本意。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苏诗诗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趁着他愣神,一把推开了他,拔腿就跑。

裴易站起来,看着苏诗诗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第二次了,苏诗诗,我看你能跑几次!”

第5章 对她感兴趣

一个小时后,裴易的秘书走进总统套房,把一份文件递给裴易。

“总裁,这是苏小姐的背景资料。”

裴易接过,快速扫了几眼,眼神慢慢幽暗起来:“真有点意思。”

昨晚他也是临时起意要去看看那家准备收购的嘉怡宾馆,偏偏就遇上了被人下药的她。

当他看到她咬着唇瓣努力保持清醒求他的模样,他的心跳乱了一拍。

所以,他把她带到酒店自己的专属套房里。

“确实很有意思。”裴易眼睛眯了眯,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引起他的兴趣了。

“去查查她去了哪里,派人跟着她。”裴易吩咐道。

按照那个女人不肯吃亏的性格,应该会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才对。

裴易真是料事如神。

苏诗诗到了酒店大堂,才发现已经下午两点多。她身无分文,也无法支付之前那顿午餐,偷偷溜了出来。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苏诗诗想了想,按照何家母子的性格,她不尽快脱离何家,以后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发生!

她真的怕了。

这一次她遇到的是裴易,那么下一次会是谁?

“呕……”苏诗诗猛地想起昨晚要拖自己衣服的那个王胖子,顿时想吐。

“报警……对,报警!”苏诗诗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想来想去,直接去了警局报案。

可接案民警却说证据不够,无法出警,家庭纠纷让他们自己解决。

“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一定要离婚!”苏诗诗想起之前富雪珍说找男人到家里来的话,颤抖地抹了把脸上的汗。

离婚是她现在唯一的出路了。

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这套男人的西装,眉头一皱,先去附近的同事那里借了一套衣服,然后决定回一趟何家。

不回去,她怕他们直接去找她奶奶。她奶奶年纪那么大了,受不了这个刺激!

一个小时后,苏诗诗再次来到何家。意外的是,公寓门是开的。

“你还敢回来!”何志祥正在让人把砸坏的电视机拿出去,见到苏诗诗,上来就要抽她。

苏诗诗下意识地躲到了一边,眼中都是不可置信。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苏诗诗心彻底凉了。

以前他的温柔,是真的装出来迷惑她的。

她瞥眼看到一屋子狼藉,愣了愣,忽然觉得痛快!

一报还一报,这下子,爱财如命的何氏母子估计心都在滴血了。

“这都是你的奸夫做的,你要赔……”

“何志祥你别忘了,是你一步步把我送到他床上去的。”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来是通知你一声,我要跟你离婚。其他的事情,跟我无关。另外,婚后财产我也有一半,你别想独吞。”

相处一年多,她对何家母子也算了解。对于他们就应该用直接的,因为你玩心思压根就玩不过他们!

投石问路,她先谈谈他的口风。

果然,何家母子当下就气炸了。

“你做梦!要离婚门都没有,钱你更别想!”屋子里的富雪珍急急忙忙地走出来,气得在人前装样子都忘了。

两位家政帮工低着头,只当没听到,赶紧把砸坏的餐桌抬了出去。

苏诗诗早就知道他们会那样说:“我会向法院起诉。离不离,由不得你们。”

她说着就往卧室走,要拿自己的身份证等物。

她来之前就想过,如果没有其他人她不会直接提离婚的事情。但现在又外人在,她必须抓住机会。

有外人在,何氏母子要面子,起码不会像早上那样子对她!

只是她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等物,出来时发现大门已经被关上了,两个帮工已经离开。

苏诗诗面色一沉:“我来之前跟我朋友说过,如果半个小时后我没有回去,她就会替我报警。”

“你还真以为我们怕你?”何志祥火了,作势就要打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嘭地一声,随即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他们身后跟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

“裴易?”苏诗诗呆了呆,他又来做什么?

“我的门又被你们炸坏了!”富雪珍一见裴易,就跟斗鸡一样跳了起来,“我们正要找你呢,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们把我家里砸成这个样子,打算怎么办?”

昨天他们去报警,可是警察一查监控竟然说让他们自己解决。何家在这一带也是小有名气的,当下就觉得事情不简单。

没想到今天他们自动送上门了!跟损失的钱财比起来,富雪珍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裴易理都没理她,朝着苏诗诗勾勾手:“过来。”

苏诗诗犹豫了一秒,目光瞥见裴易眼中的警告,转头看到何志祥气到扭曲的脸,报复心起,直直地朝着裴易走去。

但才刚一接近,裴易就把她拉入了怀中。

苏诗诗身子猛地就是一僵。

裴易拦着她的手紧了紧,随后淡淡扫了一眼何家母子,转头朝身边手下使了个眼色。

黑衣男子把一份文件递给富雪珍。

富雪珍疑惑地打开,眼睛立即瞪直了:“赔偿书?你砸坏了我家东西,竟然让我们赔偿?”

裴易冷嗤:“你们砸坏我的那个手机有市无价,砸了你整间屋子都不够赔。我的律师随后就会来找你们,不赔就等着坐牢。”

裴易说着忽然低头揉了揉苏诗诗的发顶,柔声说道:“我在餐厅定了位置,走吧。”

苏诗诗身子一僵,他在帮她?

也许这是个好机会。她说道:“我东西还没拿。”

裴易朝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而,他们立即走进了卧室,翻箱倒柜起来。

“你们做什么?住手!该死的,她的东西在杂物间!”何志祥见他们看到什么砸什么,就跟强盗一样,急忙过去把苏诗诗的东西都扔了出来。

苏诗诗看着扔的满地都是的衣物,就跟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心还是狠狠地抽了一下。

她低着头,一样样的把它们捡起来,放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只拿了银行卡和几样重要的证件。

其他的,她都不想带走。

离开的时候,她听富雪珍在房里喊“什么,还要赔三十万?”

苏诗诗忽然笑了。

“谢谢你。”电梯里,苏诗诗对着站在身旁的裴易说道。

随即等电梯一打开,她拔腿就跑。

她可不想跟这个危险的男人继续牵扯下去,能离多远就多远。

裴易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女人,第三次了,你有种!”

第6章 女人,你胆子真大

第二天,苏诗诗以最快的速度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便继续回去上班了。

她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在公司挺受老板器重。

生活再不幸,依旧需要赚钱。她不能让奶奶担心,要活的比以往更好。

想起奶奶,苏诗诗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她三岁时父母就离婚了,她跟着妈妈,可妈妈也在她十岁那年因病去世了。

是独居的奶奶收养了她,这世上最亲的就是奶奶了。

“嗡……”苏诗诗刚脱下薄外套,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一看,是奶奶方玉华的手机,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奶奶……”

“苏诗诗你个贱人!”电话才一接通,就传来一通咒骂。

苏诗诗心顿时一沉:“你去找我奶奶了?”

电话那头,富雪珍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我不找你奶奶找谁?那老不死的现在在人民医院,你赶紧来给她收尸!”

苏诗诗脑中嗡地一声,彻底懵了。连外套都来不及穿,拿起包就往外跑。

医院!

他们到底对奶奶说了什么!

外面日头已经很毒辣,公司地段不好,苏诗诗站在空荡荡的街上等了半天,依旧打不到车,急的她都快要哭了。

她看着来往的私家车,心一横,冲着一辆开得比较缓慢的银色别克跑了过去,伸开手拦在前面:“麻烦停一下车!”

只听“吱”地一声,司机一个急刹车,传出咒骂声:“急找死啊——呦呵,美女,你有什么事啊?”

驾驶室里探出一个光溜溜的脑袋,一个痞相十足的男人在看到苏诗诗的容貌时,态度整个都变了。

他色眯眯的目光流连在苏诗诗穿着吊带背心的胸上:“要搭顺风车吗?”

苏诗诗这才发现自己穿着吊带背心就跑了出来,可是这时候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她看看来来往往的车,就是没有一辆出租车,咬咬牙,拉开后座门坐了进去。

“麻烦去人民医院,谢谢。”

男人吹了声口哨,启动了车子,侧头色色地看着苏诗诗:“美女,你身体不舒服啊?”

苏诗诗忍受着他过分的目光,沉声说道:“请注意安全,我会付你车钱的。”

“我不在乎这点钱。”

苏诗诗闭上了嘴巴,打算到了好打车的地方就下车。

对街的角落里,一辆黑色卡宴缓缓地停下了下来。

“裴先生?”坐在副驾驶座上秘书模样的男人回头看看后座上的男人。

裴易眉头微蹙,抬了抬手。

“是。”秘书点头,对着司机指了指前面,“追上去。”

车子重新启动,急追着前面那辆别克而去。

裴易冷冷地看着那辆越来越近的别克,身上散发出一股怒气。

“女人,你胆子还真大!”

穿的那样暴露不说,还敢随便上陌生男人的车!他真是小看她了!

他眸光冰冷地看着前面那辆别克,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活腻了!

几分钟后。

“吱——”马路上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下子混乱起来。

苏诗诗随着惯性猛地往前座扑去,脸撞到椅背,一下子就麻了。

“他娘的,你怎么开车的?”光头男撞在了方向盘上,痛得龇牙咧嘴,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撞车了?”苏诗诗皱眉揉着额头,本就着急,这会更是急得要冒烟了。

但她抬头一看,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他们的车前竟然横着一辆黑色的车子,很明显他们的车子是被这突然出现的车子逼停的!

马路中央都敢这样来,到底什么情况?

可是她刚打开车门,一只脚才刚跨下车子,赫然看到从那车子上下来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那人径直来到她面前,拽住她的胳膊就把她扯出了车子。

“你要做什么?”

第7章 不离婚承诺

男人拽着苏诗诗来到那辆黑色的卡宴旁,打开车门,把她推了进去。

“喂!”

“果然是你!”苏诗诗转头看到坐在旁边的裴易,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裴先生,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都希望你能放一放,我现在要去医院,我奶奶……”

她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奶奶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她死都不会原谅自己!

裴易眸色一沉:“哪家医院?”

苏诗诗一愣,而后赶紧说道:“人民医院。”

“开车。”裴易说完靠在座位上,不再说话。

苏诗诗一心记挂着奶奶,也没心思说话。等到了人民医院,她说了声谢谢,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裴易看着她落在车座上的包,眸色微沉,拿起包打开门走了下去。

苏诗诗从前台打听了一下情况,一口气跑到了抢救室。

“小贱人,那么晚才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富雪珍看到苏诗诗就没好脸色。

苏诗诗懒得跟她计较:“我奶奶呢?”

“在里面等着抢救呢,你不来我们可不敢随便做主。你放心,我跟医生打好招呼,一定等你来了才能救,要不然出了事可要让他们负责的!”

“你!”苏诗诗眼睛都红了,“你们还是不是人!”

天哪,那么长时间还没抢救,她奶奶……

“滚开!如果我奶奶有事,我一定跟你们同归于尽!”苏诗诗瞪着眼,一把推开了富雪珍。

她从来没有那么恨过!

她以前那么尊重她,把她当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没想到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你要做什么?”何志祥立即蹿了上来,挡在苏诗诗面前。

“你们让开!我要见我奶奶!”苏诗诗眼泪唰地就掉了出来,“让开,先救我奶奶!”

“苏诗诗,你只要签了这份合同,我就让你进去见奶奶。而且奶奶的医药费我也会负责。”何志祥拿出一份文件递到苏诗诗面前。

“滚!”苏诗诗抬手就要拍开何志祥的手。

何志祥把手抬高了一些,脸色也冷了下来:“你别给脸不要脸,签了这份不离婚的保证书,我就让你进去救你奶奶!”

“你混蛋!”苏诗诗气得直哆嗦,她当初得有多瞎眼,才会觉得这个男人好!

“哼,要见你奶奶就乖乖签协议。一定是你们搞的鬼,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志祥不能生孩子,我们何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想离婚,想得美!”富雪珍夺过那份合同塞到苏诗诗手里。

“老太婆可撑不了多久了,不签别后悔!”

“你们!好,很好!让我签是吗?我想该后悔的是你们!”苏诗诗擦了下眼泪,恨恨地看了这对恶心的母子一眼,拿起笔,在合同上刷刷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一式两份,她把其中一份收进了包里。这种不公平的文件,签了又怎样?现在先救奶奶要紧!

“哼,早这样不就好了。”富雪珍斜了苏诗诗一眼,一把夺走了合同。

苏诗诗冷笑:“既然你们那么想戴绿帽子,我一定负责让你们从头绿到尾!”

她说着一把推开了挡路的何志祥,向抢救室跑去。

“贱人!”富雪珍气得牙痒痒。

远处,裴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个女人果然很有趣。

他以为她会直接动手,没想到还会有妥协的一面。

他看看那一对沾沾自喜的母子,眼中闪过一抹狠意。敢这么欺负他的女人,他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裴先生,情况已经了解清楚。苏小姐的奶奶是受了刺激晕倒的,没有大碍。”裴易的秘书走过来,轻声说道。

裴易看看前方的抢救室,苏诗诗正焦急地趴在门口往里看。他点点头:“给老人家安排一个病房。”

他顿了顿,瞟了眼何氏母子,“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是。”秘书立即退了下去。

苏诗诗很快就知道奶奶没有大碍,她大大松了口气,才惊觉出了一身冷汗。

等方玉华情况稳定了一点,被送到了病房里,医生说还需要留院观察一天。

“孩子,让你跟着担心了。”病房里,方玉华虚弱地靠在病床上,疼惜地看着孙女。

“奶奶……”苏诗诗声音哽咽,憋了两天的委屈忍不住地往外冒。

她慌忙垂下了头,轻声说,“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我没有……”

“奶奶相信你。”方玉华心疼地握住孙女的手,自己养大的孙女,自己心里清楚。

她只是心疼。

“孩子,离婚吧。”方玉华叹息了一声,她的孙女,不应该受那种委屈。

“奶奶。”苏诗诗再也忍不住,趴在床边,难过地哭起来。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奶奶的这句“离婚”让她难过。

她一直想让奶奶知道自己过的很幸福,可现在,非但没有守住家,还让那些人跑去羞辱奶奶。

病房外,裴易要推门的动作顿了顿,目之所及,苏诗诗趴在床上正哭得伤心。

他眉峰微蹙,推开了门。

“你……你……你来做什么?”苏诗诗听到声音抬头一看,脸色顿时一变。

裴易看着这女人一副恨不得把自己赶出去的样子,嘴角弯了弯,朝着病床走去。

第8章 有什么办法离婚

短短两米远,漫长的就像是走了一万光年。

苏诗诗看着男人一点点靠近,紧张地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位是?”方玉华眯着老花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裴易勾唇一笑,态度很谦和:”奶奶,我是……“

“他是仲浩的哥哥!”苏诗诗慌忙擦了擦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奶奶您还记得宋仲浩吧?我最好的朋友,之前到家里来看望过您。”

“仲浩啊,我记得。他哥哥你不是说……”方玉华看裴易时眼中多了一丝怜悯,对着他说道,“孩子,敢爱敢恨是好事。”

裴易身子一僵,老人家这是什么眼神?

他暗暗瞟了一眼苏诗诗,只见小女人将脸撇到了一边,压根不敢看他。

一定有问题!

裴易只在瞬间就恢复了自然,对着方玉华笑笑:“您安心休养,其他事情不必担心,我会帮着诗诗处理好的。”

他说着加重了语气,皮笑肉不笑地瞟着苏诗诗:“毕竟我是仲浩的哥哥,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他话音刚落,他的秘书就提着一大堆礼品走了进来。

“这可使不得。”方玉华赶紧说道。

苏诗诗也懵了,这总裁大人出手也太大方了。

裴易容不得他们拒绝,让秘书把东西放下就打算走了。

“诗诗你去送送,奶奶这里没事了,你先回去上班吧。”

“不行……”

“苏小姐,我帮奶奶请了一位护工,你要去上班的话,我送你一程?”裴易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诗诗,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却容不得人拒绝。

苏诗诗暗暗瞪了他一眼,怕他在这里乱说话,只好点点头,等护工来了就跟着走了。

车上,苏诗诗瞪着坐在身旁的男人:“你干嘛要去见我奶奶?”

裴易挑眉:“怎么,我见不得人?”

“你见不见得人不关我事。只是我们非亲非故,你去见我奶奶做什么?”苏诗诗越说越生气,她刚才真的吓到了。

“你在怕什么?”裴易一把把她揽入怀中,霸道地说道,“你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人。”

他说着语气沉了几分,“如果我没记错,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吧。”

“我还没离婚!”苏诗诗猛地推开了他,眼眶已经红了。

不论事情的起因怎样,她在婚内跟别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是事实。

她从小看着父亲那个人渣玩女人伤害她母亲,一直都有心理阴影。对于这种事情,她最不耻。

裴易没想到她反应会那么大,皱眉一想,说道:“离婚吧。”

“你说的轻巧。”苏诗诗从包里翻出刚才在医院签的那份不离婚保证书,“你刚才肯定也看到了吧?他们会同意离婚吗?”

“不用担心,有我在,你这婚离定了。”裴易目光沉沉地望着她,“这份协议你先留着,也许用得着。”

苏诗诗要笑了。一边说一定能让她离婚,一边又让她保留这份不离婚保证,他在逗她妈?

“我不用你帮,我……”

“再说话,我就把你办了!”裴易目光沉了沉,目光在苏诗诗身上打量着。

苏诗诗看到他眼中的情欲,立即把话咽了回去,心里又生气又委屈。

她要离婚关这个男人什么事情?现在连说都不让她说,真是太霸道了!

苏诗诗等车子一停下,就下了车。

裴易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勾了勾嘴角。

小女人竟敢怀疑他的能力?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好友秦风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起。裴易皱了下眉:“你上次的货还有吗?”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很显然秦风还没睡醒。

裴易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不想吐槽好友糜烂的生活,直入正题:“你上次号称可以治疗不举的货还有没有?”

秦风沉默半响,忽然激灵灵地清醒过来:“你说什么?你不行了吗?这才几岁啊!”

“滚!”裴易脸黑了,“你才不行了。我在‘暗汝’等你,带着你的药马上滚过来!”

裴易挂断电话后,就对着司机说道:“直接去‘暗汝”。”

暗汝是京城最顶尖的VIP制会所,是有钱人的销金窟。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的幕后最大股东之一便是裴易。

裴易到这里的时候,暮色沉沉,暗汝很快就要迎来它一天中最繁华的时段。

“裴先生。”会所经理一听说大东家来了,立马带着领班等人迎了上来。

裴易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们一眼:“秦少来了,让他直接去我的休息室。”

“是。”经理擦着冷汗,急忙回道。平常一年见不到裴易一次,今天不知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半个小时后,秦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暗汝。

他一进裴易的休息室就幸灾乐祸地说:“你真不行了?别说我不是兄弟,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不下十种药,包你……”

“我要药性最强的。”裴易冷声打断他。

秦风一怔,一张阴柔漂亮到让女人都嫉妒的脸上都是诧异,眯着狭长的桃花眼颠颠地跑到裴易跟前,左瞧瞧又瞅瞅。

裴易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再看把你眼睛挖了。”

秦风瞪着他:“你搞什么鬼?我确实新进一个很厉害的药,但那可不是助兴用的。你应该知道后果。”

裴易嘴角一勾,眼中都是狠戾:“我自然知道。帮我找两个人过来。”

“谁?”秦风警惕地说道。

“段家二小姐段玉露,何氏投资何志祥。”裴易不带感情地说道。

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伤他裴易的女人,他定要让他们生死不如!

他说,离婚,我娶你。 他说,他们欠你的,我会一点点帮你讨回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