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便给父母亲复仇,中华第一代兵王陈阳退伍重归现代都市

终极兵神-柚子云阅读
第1章 谜一样的男人

苏嫣然出道以来,她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离奇的事情。

今天她本来要到别的地方表演的,可是没想到的是,她临时被邀请到监狱这里表演。

原本按她的猜想,监狱里面的男人,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没有见到女人,看到她会很疯狂才对。

可结果却让苏嫣然感到十分的意外。

此刻她正在舞台上面卖力地表演歌唱。

面前的上百号犯人,却蹲在椅子旁边,背对着自己,捂着耳朵。仿佛不敢看自己表演,不敢听自己唱歌。

而在这上百号犯人面前,却有一个鹤立鸡群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穿着囚服,双手,翘着二郎腿,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表演。

苏嫣然和他对视了一眼,发现他很与众不同。

其它犯人,都没有戴着任何东西,而他却戴着沉重的手铐。而且他的双眼,好像要把人完全看穿一样。

一曲唱完。

苏嫣然停下来,扫视着在场的犯人一眼说道,“大家可以坐下来,听我唱歌的。要是到时候允许,我还可以给大家签名的。”

苏嫣然说完,没有人有动作。

她示意一下旁边的狱警,狱警也权当没有看到。

无奈,苏嫣然再说一次。

可依旧没有人有动静。

“美女,你不用喊了。他们是不会听你的。你还是继续给我唱歌吧。”

这刻坐在最前面那个年轻的男人才淡淡地笑道。

“为什么?”苏嫣然努努嘴说道,“我今天过来,是唱歌给大家听的。又不是只为唱给你听。”

“为什么?”男人摸摸鼻子,他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说道,“因为,你是我看上的女人。凡是属于我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他们都不准看,不准动。”

“啊?”

苏嫣然听着男人这话,她先是错愕,紧接着她就泛出几分恼火说道,“臭不要脸的。”

男人眯着眼笑道,“美女我就看上你了。不如我们结婚吧。”

“......”

苏嫣然无语了。

“喂。你们这时候该怎么说呢?”年轻男人看着旁边的犯人笑道。

“嫁给阳哥吧,嫂子。”

大堂里面犯人们异口同声地喊着,好像之前排练过一样。

听着震耳欲聋的声音,苏嫣然就愣在当场。

他们喊了几次,年轻男人就压压手,让他们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年轻男人才看着苏嫣然笑道,“美女,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陈阳。看来我们结婚是众望所归的事情,要不今天抽个空,我们洞房吧。”

“洞房!洞房!”

犯人们又起哄起来。

“你。你~”

苏嫣然望着这场面,好像气不过来,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接着她身体一软就要晕倒。

就在她快要倒在地上之际,这刻却有一个身影出现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扶住。

医疗室

躺在床上的苏嫣然慢慢地睁开眼睛。

这刻苏嫣然苦笑一下,自己的怪病又犯了。并且最近越来越频繁。

从几年前开始,苏嫣然就犯上这个怪病。总会无缘无故地晕倒,每次晕倒醒来,都要在床上躺好几天。

照这样下去,自己很快要放弃自己最喜欢的演艺事业了。

“原来你的名字叫苏嫣然啊。”

苏嫣然正在唉叹之际,耳边响起一把淡淡的笑声。

苏嫣然侧头看去,她就看到之前那个调戏自己的男人,正坐在旁边,拿着一本采访过的杂志正在看着。

听到对方这样问,苏嫣然就暗啐一口,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还说要跟自己结婚。这简直就是臭流氓的行为。

苏嫣然一直觉得自己脾气好得很。可是看到眼前这男人,她就觉得来气。

陈阳转头看着她,打量了一下笑道,“不过我看你的三围,还差了一点。不太够。”

听着这话,苏嫣然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她在床上跳起来怒道,“臭流氓,你胡说什么?”

“我说的是事实。”

苏嫣然狠狠地剜了陈阳一眼,她懒得跟陈阳争论更多,她就转头向旁边的狱警说道,“我不想见到他。你们马上把他带走。”

狱警对视一眼,他们就走到陈阳身边客气地说道,“阳哥,你要回去了。”

“阳哥,麻烦你配合一下。”

呃!

看到狱警对一个犯人都如此尊敬苏嫣然再次愣住。

陈阳再看苏嫣然一眼接着露出几分失望说道,“美女,我救了你一命。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算了。还赶我出去,太伤我的心了。”

“哼!臭流氓!”

苏嫣然冷哼一声说道。

不就是我晕倒的时候,扶了我一下嘛。这算什么救命的。而且还以身相许什么的,也只有这个流氓才想得出。

“嫣然,听说你又晕倒了。你没事吧。”

陈阳离开不久,医疗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这刻苏嫣然的经纪人就急匆匆地跑进来问道。

“啊!”

经纪人一走进来,她看到站着的苏嫣然,她就惊呼一声。

“湘云姐,怎么了?”苏嫣然奇怪地反问着。

“你,你没事了?”经纪人指着苏嫣然激动地说道,“你不是每次晕倒过后,都要两三天才有力站起来。你现在竟然能站起来。”

经纪人这样一说,苏嫣然也发现这次犯病跟之前不一样。没有之前那种乏力感。

“怎么会这样?”苏嫣然也一脸震惊地问着。

“你得感谢阳哥。”

旁边的狱警说道。

“感谢他?”苏嫣然努努嘴说道,“凭什么。”

“因为是阳哥给你治的病啊。”狱警说道。

“他给我的治的病?他会治病?”苏嫣然露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当然了。没有阳哥治不好的病。”狱警露出几分感激说道,“我妈妈的病就是阳哥给治好的呢。阳哥就是神医。”

狱警这样说着,苏嫣然脸上露出更加意外的表情。

那个男人竟然会治病。而且还是神医?

看他年纪轻轻的,不像是神医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监狱里面无论是犯人,还是狱警对他都是恭恭敬敬的。

瞬间,苏嫣然对这个男人,充满好奇了。

“他犯了什么罪?判多少年?”

苏嫣然问道。

“无期徒刑。犯的罪行是S级保密。我们无权查看。”狱警说道,“不过我相信,阳哥绝对不是坏人。”

S级保密,无权查看。

苏嫣然错愕了一下,她怎么感觉这男人像谜一样。

第2章 不速之客

“阳哥,苏嫣然有没有被你的魅力征服。”

“这还需要问吗?阳哥出马,有什么女人能不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

“呵呵。那也是。阳哥,苏嫣然可是宅男女神,你赚大发了。”

牢房里面,陈阳躺在床上。

旁边两个犯人,正在替他按摩着。

他们在耳边不停地说着,陈阳却是沉默不语。

他看到苏嫣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在那里跟她见过。

但是陈阳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阳哥,外面有个女人要见你。见不见呢?”

这刻牢房的门就被一个狱警推开,他看到陈阳就恭敬地问道。

“女人?漂亮吗?”

“该不会是苏嫣然又回来吧?”

陈阳身边两个人问道。

“不是苏嫣然。”狱警说道,“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不过长得很冷。好像全世界欠她五百万一样。”

“冰山?”

陈阳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对开发冰山没兴趣。你让她回去吧。”

“是。”狱警应着就要转身离开。

砰!

狱警刚转身,牢房的门就被人重重踢开。

众人抬头一看,他们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装,长得十分漂亮的女人一脸冰霜走进来。

狱警看到对方闯进来,他刚想发话,女军官就亮出一个证件。

狱警看到证件,他脸色一变,他转头弱弱地向陈阳说道,“阳哥,是龙组的人。”

狱警说完,陈阳才从床上坐起来。

这时他双眼就打量着对方,陈阳在眼睛扫视过一遍后,就能判断出她全身上下绝对没有多余的赘肉。

“你看什么?信不信我把你眼睛都挖出来。”

陈阳摸摸鼻子笑着。

女军官就冷哼一声怒道,“还有,秦老知道你喜欢苏嫣然,专门安排她来给你表演。你还满意吧。”

她说完,陈阳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女军官更加不解。

“我就知道老头没那么好心。不过他就让苏嫣然唱歌给我听,然后再派你来服待我。就这样子想收卖我了?嘎嘎,那错了,我对更年期的女人没兴趣。”陈阳眯着眼笑道。

“你说什么?”

陈阳说完,对方的脸色更冷了。

哐!

陈阳话没说完,上官雪蝶就向前一步,抬腿重重地踢到床边上。

实心的铁块当场就弯了下去。

旁边的狱警和犯人看到都倒吸了一口冷水。这个女人真心强悍。阳哥岂不是有危险了?

“你别生气。我说的是真话。”陈阳摸摸鼻子笑道,“一看你就没服待过男人。”

咔!

陈阳话音未落,上官雪蝶就掏出一把枪,顶到陈阳脑袋上面。

“你想死吧?”

上官雪蝶冷道。

旁边的人看到,他们就更加紧张了。

他们可是听说了,龙组杀人不眨眼。

“美女,你不舍得杀我的。”陈阳自信地笑道,“因为舍得杀我的女人,还没有出现。”

陈阳说出这样的话,旁边的人都露出点崇拜的眼神看着陈阳。

彪悍的人生,真的不需要解释。

“无耻。”

上官雪蝶冷声说着,接着她就把手指放在扣机上面。

“你别逼我。马上给我道歉。”

“呵呵。美女,我不喜欢别人拿枪指着我。”陈阳笑道。

“那又怎么样?你现在能拿我怎么样呢?”上官雪蝶冷道,“给我蹲到一边去。要不我马上打爆你脑袋。”

上官雪蝶说完,她把枪移上一点。可是她手刚移动,她就感到手上一空。

等她反应回来,她的枪已经落在陈阳手上。

呃!

上官雪蝶不由得一惊。

这!

太不可思议了。

明明陈阳被手铐锁住的,怎么突然间他就能挣脱手铐,转眼间就把自己的手枪给夺去。

在这刻上官雪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狼王不愧是狼王。

自己还是太轻敌了。

砰!

上官雪蝶还在想着,她就感到自己身体被扯了一下,下一秒她就重重地倒在床上,紧接着就被人压住。

“你想怎么样?”

上官雪蝶紧张地问道。

“孤男寡女的。你又长得那么漂亮。你说我想怎么样呢?”

上官雪蝶心里一慌,“你别乱来。这里还有人。”

“有人吗?”

陈阳笑着问道。

“阳哥,我有事。先走了。”狱警马上说道。

“我们也回去了。没人了。”

两个犯人也异口同声地说道。

说完他们三个人就快步离开,离开的时候狱警还给陈阳带上门。

上官雪蝶看到,她就有点郁闷。怎么这监狱里面的人,都那么听这个男人的话。

“嘿嘿。现在没人了吧。”

上官雪蝶全身一紧,她大喊着,“陈阳,国家有任务要交给你。秦老让我来的。”

“我已经不是国家的人了。任务与我无关。”陈阳坏坏地笑道,“不过你肯陪我一晚的话,我或者能答应。”

上官雪蝶听到陈阳这话,她吓得不轻。

她来之前,还信心满满地认为,按照自己的实力,应该跟陈阳相差不远的。可是一个照面,她就知道了。她跟陈阳差得远。

要是陈阳真的做出什么事的话,她绝对反抗不了。

“陈阳,黄将军病重。目前请了所有名医,只有池内天野的方法有效。不过池内天野威胁秦老,说要把我们华夏最新研发的B15战机送一台给他。他才肯出手医治。秦老没办法,只能让我来找你。”上官雪蝶这下子急喊着。

“哦。这也与我无关。”陈阳说道。

“还有。秦老让我跟你说,要是你这次能治好黄将军的病。还你自由。”上官雪蝶又喊着。

她这次一喊完,陈阳就停了下来。

“你说的是真的?”

陈阳盯着上官雪蝶问道。

“真的。”

上官雪蝶点点头。

“那我们走。去给那鬼子名医一个教训。欺负我们华夏没人。还敢来华夏撒野。”

陈阳迫不及待地拉着上官雪蝶说道。

陈阳看到上官雪蝶的眼神不对,他就笑嘿嘿地说道,“我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国家。”

上官雪蝶看着陈阳露出一个信你才有鬼的表情。

第3章 来迟一步

上官雪蝶很快替陈阳办完手续走出监狱。

两人上到车,上官雪蝶没有启动车子,而是紧紧地盯着陈阳。

“上官美女,你是在看我长得帅吗?”陈阳笑道。

“去。”上官雪蝶轻哼一声。

“那你是怀疑我,有没有能力治好黄将军的病是吧?”陈阳笑道。

上官雪蝶点点头说道,“极度怀疑。”

在上官雪蝶的认知中,名医都是上了年纪的吧。没有像陈阳这么年轻的。

而且她查看过陈阳的资料,只知道陈阳很强,但是没有说到陈阳的医术怎么样。

“你最近是不是感到身心疲惫,容易动怒,而且睡眠还不好。”陈阳盯着上官雪蝶问道。

上官雪蝶愣了一下,她就点点头。

陈阳说得全对。

“这就对了。你这是病。”陈阳笑道。

“严重吗?能治吗?”上官雪蝶问道。

“药石无效。”陈阳笑道,“不过有一个方法能一劳永逸。”

“说。”上官雪蝶认真地问道。

“跟我去开房。我跟你阴阳调和一下。那你的病就能好了。”陈阳摸着鼻子坏坏地笑道,“你这个病啊。是缺少男人,而造成的内分泌失调。”

“滚!”

上官雪蝶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接着她就一脚踩到油门上。悍马瞬间就如利箭一样射出去。

某高级干部疗养院手术室外

此刻一头银发的秦老站在病房外,脸色十分的凝重。

黄将军再次出现病危的情况。如今正在手术室里面抢救。

鬼子池内天野却依然不肯出手,并且提出来的条件越来越过份。

“秦老,你可想清楚。如今再迟一点的话,黄将军的性命不保。而且我可以说,黄将军的病只有我能治。”

秦老旁边长相也有几分猥琐,留着八字胡的男人得意地笑道,“用一台战机和一辆坦克,换你们黄将军的命。我觉得你们不亏吧。”

“池内医生,可以换别的条件吗?”

秦老咬咬牙问道。

他看看时间,要是上官雪蝶去请陈阳,也大概能回到了。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收到消息。

再这样拖下去,最后他恐怕只能妥协。

毕竟老将军的性命,对华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是池内天野提出的条件太过份了。

“秦老头,这个条件已经很优惠了。”池内天野摆出一副吃定秦老的表情,他脸上尽是得意地说道,“我估计全世界,也只有我能救黄将军一命。而且我不怕告诉你,你越拖的话。到时候越难治疗。”

池内天野越说越得意。

秦老看着他那副嘴脸,他就觉得可恶。不过他还是把怒火强压下去。

如果陈阳还不出现,他就只能答应池内天野。

“秦老头,你就拖吧。到时候你们没办法,还不是要求我。”池内天野也看出秦老的心思,他就笑得更加得意。

秦老再看看时间,还没见人。他只能答应池内鬼子。

“池内医生,我答应你。麻烦你出手吧。”

秦老咬咬牙说着。

“不急,我们条件还没有谈妥呢。”池内天野笑道。

秦老的脸就阴了下来,“之前不是说好了吗?”

“确实是说好了。不过我现在想清楚了。除了上面的条件以外,我还需要一亿美元。”池内天野无耻地笑着。

无耻!

秦老心里怒骂着。

只是对方临时加条件,秦老也没得选择。

“秦老,别答应他。”

就在秦老准备点头之际,旁边响起一把洪亮的声音。

秦老听到这把声音,他不由得一喜。

终于还是赶来了。

抬头看去,他就看到陈阳正和上官雪蝶急匆匆赶来。

“秦老,没有迟吧。”

陈阳走近,他就向秦老问道。

“还来得及。”秦老答道。

“那行。我准备一下,马上进去救人。”

陈阳说着。

“喂,你算什么东西?你懂得医术吗?你救得了黄将军吗?”

池内天野听到陈阳两人的对话,他就不屑地问道。

陈阳看了池内天野一眼,他就露出几分厌恶说道,“我懂不懂医术,跟你这个鬼子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有我在的话。黄将军绝对不会有事。而且也不需要你这个鬼子出手。你可以马上滚蛋了。”

“呵呵。八格!”池内天野笑着骂道,“愚蠢的支那人,你们支那没人了吗?竟然让一个黄毛小子来救人。哈哈,可笑至极。”

池内天野狂笑着,他身边的助手也跟着笑了起来。

黄将军的情况,他们最清楚。

可能连世界名医来,都治不好呢。

如今一个黄毛小子过来,却说他能治。他们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秦老头,你就算找个人来演戏骗我。也得找一个上年纪的吧。现在找个小年轻来。哈哈,你让他来搞笑的吗?”池内天野笑得更加猖狂。

瞧着池内天野那副嘴脸,陈阳倒真有抽他的冲动。

“陈阳,不管他。情况危急。马上进去救人。”

秦老知道陈阳的脾性,他马上劝道。

陈阳点点头,准备推开手术室的门进去。

而他的手刚伸到门把上面,手术室的门就被拉开。

门打开以后,很快里面就走出几个医生。

领头的医生走出来以后,他就扯下口罩,一脸死灰地向秦老说道,“秦老,对不起了。我们尽力了。黄将军,还是走了。”

老医生说着这句话,无异于是晴天霹雳。旁边的人听到,脸色全都苍白起来。

还是来迟了一步。

“哈哈。愚蠢的人啊,搞那么多事,最后还不是救不回来。哈哈~~”

池内天野这刻笑得更加得意。

扑通!

池内天野还没笑完,他就被人一脚踢了出去。

众人转头一看就看到陈阳慢慢收回脚。

“在华夏还轮不到你们鬼子来撒野。”陈阳冷冷地说道。

接着他转头向秦老说道,“秦老,我觉得我还能试一试。说不定能救回来。”

“啊!”

陈阳的话犹如平地一声惊雷,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黄将军都走了,陈阳还能救得回来?

这不可能吧!

第4章 妙手回春

“你说你能救回黄将军?胡闹!”

老医生听到陈阳这话,他就质问着陈阳。

他可是华夏医学界的泰斗之一,张春仁。同时也是华夏医学国手。

他觉得自己方法用尽了,都救不回来。如今陈阳说他可以,简直就是胡闹。

“恩。或者可以。”陈阳说道。

“不可能。”张春仁摇头说道,“黄将军已经走了。我不能再让你去折腾他。秦首长,我不赞成。”

“是啊。秦首长,必须得三思。”

“黄将军都走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不可能再折腾他。”

张春仁身边的医生也纷纷说道。

他们觉得张春仁都没办法。像陈阳这样一个小年轻,根本不可能起死回生。

再说了,起死回生的事情,只存在神话故事里面呢。

秦老也是一脸为难的神色。

他看看陈阳沉声问道,“陈阳,你有几分把握。”

“六成。”陈阳答道,“可以赌一把。”

“六成?”张春仁他们都纷纷摇摇头。

被陈阳踢倒在地上爬起的池内天野更是狂笑着,“你吹什么牛。起死回生,你可以做得到吗?”

在所有人眼里,这都根本不可能。

秦老想了一下,他就做了一个决定,“陈阳,你去试试。”

“啊!”

张春仁一惊,他急忙喊道,“秦首长,你得三思。”

“出什么事。我负责。”秦老又向陈阳说道,“事不宜迟。”

陈阳点点头就往前走着。

“小子,我不可能给你进去。”张春仁却一把拦住陈阳,他激动地说道,“你说你能救治黄将军。你有什么办法呢?”

“针灸。”陈阳答道。

“不可能。用针灸救人。绝对不可能。”张春仁更加肯定地否认。

“你说不可能。那只能说明你见识短。或者学艺未精。”

陈阳说完,他就推开张春仁往里面走着。

张春仁听到陈阳这话,他就满脸涨红地激动地说道,“你说我学艺未精。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作为华夏医学的泰斗,却被一个黄毛小子说医学未精,这对张春仁来说,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当然了,在这张春仁等人看来,陈阳这就是狂妄无知。

张春仁快步跟着陈阳走手术室。

秦老,上官雪蝶,等人也跟在后面。

进到手术室,陈阳就走到手术台前。

此时他们已经给黄将军盖上白被单,陈阳伸手把白被单拉开。

拉开后,陈阳就看到手术台上面的老人。

一脸安详,不过已然没了声息。

陈阳捉着他的手,给他把起脉。

“八格!人都死了,把脉有什么用呢。”

池内天野在旁边骂道,“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池内天野说着这句话,张春仁等人都赞成地点点头。

他们都觉得陈阳这是在无用功。

“陈阳。怎样?”

这刻秦老看到陈阳收回手,他就叹口气说道,“要是没办法,我们就放弃吧。”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有八成把握了。”陈阳说道,“不过要给我找点针灸的银针来。”

八成?

张春仁等人再次呆住。

“简直就是胡闹。难道你要让黄将军走,都走得不安宁吗?”张春仁一脸怒色地说道。

“狂妄无知。”池内天野满脸讥笑地说道。

“针来了。”

上官雪蝶这刻给陈阳递来一包银针。

陈阳接到手上,他就走到黄将军身边,伸手捏起几枚银针,迅速在人中,神门,合谷几穴施了下去。

九枚银针一一施完,陈阳已经满头是汗。

嗡!

病房里面的人听到一阵阵低沉的如蜜蜂拍动翅膀的嗡鸣声。

“你们看,全部针都在动。”

这时一个眼尖的护士喊着。

众人看去,果然在老将军身的银针,不停地颤动起来。嗡鸣声正是银针发出来的。

“啊,你们看,有红线。”

“老将军身上出现红线了。”

紧接着又有人喊着。

这时施针的位置,呈现出一条条红线,红线从中间漫延出去,很快它就犹如一条条血管布满老将军全身。

目睹这一幕,张春仁都愣住。他看着陈阳施针的手法,他总感觉在那本书上看过一样。

而池内天野则冷笑一声,他心里暗想着,陈阳不可能成功。他之前替老将军治病时,已经暗中伤了老将军一条经脉。

果然,之前施针一直顺利的陈阳,这时紧皱着眉头,像是遇到什么麻烦一样。

但陈阳也是皱了一下眉头,接着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再捏起几枚银针往人中穴刺去。

重针刺穴!

哗!

旁人皆惊,他们的认识中,针灸的话,都是一穴一针的。陈阳如今却一穴几针。

这真的能行吗?!

“咳~咳~~”

嘟!嘟!嘟!

安静的病房里,响起仪器发出的声音。

“活了?”

“活了!!”

“真神医啊!”

小护士们一脸的不相信,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张春仁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可以了。你们给老将军正常提供营养液,到时候再按我写的药方吃一个月就没事了。”

陈阳脸色苍白地站起来说道。

陈阳说完,张春仁就快步走到病床前,伸手替老将军把起脉。

“奇迹啊!这绝对是奇迹!!”张春仁惊呼着。

“八格也路!这不可能。”

池内天野激动地说着,他也想走过来,给黄将军把把脉,看看是不是真的。

只是他没走到,陈阳就已经出现在他跟前一手拎起他,把他往手术室外面扯出去。

砰!

将池内天野扯到手术室外面,陈阳就将他重重一甩。

池内天野撞到对面墙上滑下来,他就当场吐出一口鲜血。

而陈阳跟上就一脚踩到他的胸口上面。

“八格。你想怎么样?”池内天野怒骂着。

陈阳冷笑一声说道,“你伤了黄将军一条经脉。今天我就双倍返还给你。伤你两条。”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池内天野听到陈阳这话,他脸上露出几分恐惧的神色。他以为他这一手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还是被陈阳发现。

啊!

只是他问完,却得不到陈阳的回答。陈阳一用力,他一种极烈的巨痛,传遍他全身。

池内天野受不了这种巨痛,他当场就晕了过去。

“陈阳,他交给我们处理吧。你现在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我让人备点酒菜,我们两人喝几杯,怎样?”

秦老走出来如释重负地向陈阳说道。

今天要不是有陈阳,恐怕黄将军就真的要走了。

黄将军离开人世,绝对是华夏的一大损失。

“恩。”

秦老这样说着,陈阳就收回脚点点头应着。

第5章 无法拒绝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病房里面,正在为黄将军检查身体的张春仁突然激动地大喊着。

他这样一喊,倒是把其它人都吓了一跳。

“张老,你想起什么了?”旁边一个护士问道。

“刚才他用的可是失传上千年的华佗九针啊。天啊,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华佗九针。难怪他骂我学艺未精啊,他骂得对。”张春仁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地说着。

这时他边说着就边往外面走着。

“张老,你要去那里。”

“我要去拜他为师。”张春仁喊着。

呃!

病房里面的人听到张春仁这话,全都呆在当场。

张春仁可是华夏医学泰斗之一,如今他却跑去拜一个小年轻为师。要是传出去的话,那得让多少人大跌眼镜啊。

张春仁冲出去,自然没有找到陈阳。

因为陈阳洗完澡后,他就偷偷地溜出医院。

偷偷离开,陈阳是害怕,到时候跟秦老坐下来喝了几杯,然后心一软,他就答应秦老回去。

如今对陈阳来说,他最想做的就是报仇,为家里人报仇。

三年前陈阳父母的公司被奸人所害,一夜之间破产。他的父母也受奸人所害,离奇死亡。同时陈阳家里收养的妹妹也离奇失踪。

当时发生这件事时,陈阳还在国外执行任务,听到这个消息,他就一怒之下回国,而且发誓要找出害死自己父母的真凶。

可让陈阳没想到的是,他遇到前没有的阻力。后面陈阳一怒之下,痛下杀手,杀了几人。

迫于压力,秦老这方面没办法,只能派人去把陈阳捉回来。

原本按照陈阳的罪行,他足够判死刑。

但秦老念旧情,他用了不少力量才把这件事情压下去。

这次再次获得自由,陈阳觉得自己不能再让秦老为难,务必要低调行事。

老干部疗养院是在一座环境幽静的山里面。

沿着山中小道走了一会,陈阳才走回大马路上。

在大马路上陈阳没走几步,他看到前面停着的悍马,他就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就快步走上去。

陈阳走近,上官雪蝶就打下车窗。

“美女,不舍得哥吗?专程在这里等哥。”

陈阳依在车窗边上,露出几分淡淡的笑意看着上官雪蝶。

“上车。”

上官雪蝶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我们是准备去开房吗?”陈阳笑着拉开车门,“如家,还是七天。哥~请~呃~”

陈阳车门拉到一半,看到车里面坐的人,瞬间他就哽住。

“秦老,你老也在啊。我有事要忙,先走了。”

陈阳说着,他又准备把车门关上。

“陈阳,上车吧。我有事想跟你聊聊。”秦老说道,“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好吧。”

陈阳看到秦老一脸凝重,他也没有拒绝。

关上车门,上官雪蝶就启动车子。

“秦老,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呢?”

陈阳问道。

秦老没有回答,而是在旁边拿出一个木盒子递给陈阳。

“这是什么?”陈阳拿着木盒子晃了一下说道,“该不会是什么证件之类的吧。秦老,我不打算回狼牙了。”

说完他就把东西递回给秦老。

秦老没有接回去,他淡淡地说道,“当年你父母在国外有一个保险柜。我通过关系,才在保险柜里面拿出这个东西。里面有一张婚约。是你父母跟你订的娃娃亲。我觉得很重要,所以我就给你。”

“什么?”

陈阳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他就摸摸鼻子笑道,“没有那么狗血吧。还有娃娃亲。”

“恩。你父母在一个那么重要的保险柜里面放着这个婚约。我估计他们是想你完成这门亲事。”秦老说道。

“不过我没兴趣。”

陈阳递回给秦老,他淡淡地说道,“我都是孤寡老人了。而且还有父母的仇没报,我可不想祸害别人家姑娘。”

陈阳觉得父母给自己订的这门亲事,应该对方的门户也不低。如今自己一无所有,还跑过去要找对方结婚的话,那不是等着被人耻笑才怪。

“陈阳,虽然这次还你自由了。但是我却没办法恢复你的身份。而且上面有不少人盯着,你出去的话,必须得掩饰好身份才可以。我觉得你完成这门婚事,是一个很好的掩饰。”秦老拍拍陈阳的肩膀,“而且我也想有人看着你,不让你再乱来。如果还发生几年前那样的事情,我可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秦老如此由衷地说道。

陈阳知道秦老这是为自己考虑。他感激地点点头。

“秦老,放心吧。这次我不会再给你惹麻烦。”陈阳说道,“保证低调行事,绝不乱来。不过这个婚,我真的不能结。”

“你先别急着拒绝。你先打开来看看吧。”

秦老向陈阳笑道,“说不定,你看完后,你不会拒绝了呢。”

“有什么女人我拒绝不了的呢。”陈阳笑着把木盒子打开。

前面的上官雪蝶冷哼一声,凡是漂亮的女人,你都拒绝不了吧。

在上官雪蝶眼里看来,某人就是流氓一个。看到漂亮的女人都喊开房。而且她还知道,陈阳第一次见苏嫣然就向苏嫣然求婚,并且还喊着要洞房,直接把苏嫣然吓晕过去了呢。

“秦老,这,这是真的吗?是同一个人吗?”

陈阳打开木盒子看到里面的婚约,他就目瞪口呆地问道。

“同一个人。”秦老点点头。

陈阳拿着木盒子点点头,如果真是这个人的话,他就真的没办法拒绝啊。

砰!

陈阳下了悍马,关回车门,他就向上官雪蝶笑道,“美女,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治病。呵呵,顶多房费由我付。”

“流氓!”

上官雪蝶冷哼一声,她就一脚踩下油门,载着秦老离开。

“秦老,你为什么让这个流氓去祸害别人家姑娘呢?”

在车上上官雪蝶还愤愤不平地问道。

“陈阳是好人。”秦老笑道。

“他是好人?那天下就没有流氓了。”上官雪蝶冷哼一声说道。

“雪蝶,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秦老说道。

“恩?”

“我想重组狼牙。”秦老淡淡地说道,“到时候我想让你靠近陈阳。利用他找回以前的旧部。”

“必要的时候,可能要你牺牲小我。”秦老又道。

“......”

上官雪蝶倒听明白秦老的意思,那就是必要时,自己要献身给某人啊。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421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