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队退伍的林若风返回小林村,辛勤耕耘,滋养农作物……

山村透视狂兵-柚子云阅读
第1章 拿着这些钱,滚!

“小林村,我林若风回来了!”

一路长途跋涉,走过满是石子的山路,林若风看着不远处山脚下那个房屋错落的小村庄,眼中满是激动之色。

四年前,高中毕业,林若风毅然决然的参了军,不过前几日,因为在军队里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林若风决定退伍。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林若风向着小村庄冲去。

“咦,这不是大壮家的老大若风吗?不是去当兵了吗?咋回来啦?”

当林若风经过村庄前的一片农田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突然轻“咦”一声。

“张婶,是我,我现在退役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看到同村的人,林若风心中很是温暖。

“退役了?这么快啊。”

张婶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那张婶你忙,我先回家看看啊。”

林若风刚准备离开,张婶却是脸色一边,突然出声叫住他,“若风啊,你现在不能回家。”

林若风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能回家?为什么?”

“因为,因为,唉——”

张婶长叹了一口气。

“是不是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张婶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林若风面色顿时一变。

“这,这,村西的王秃子去你家了。”

张婶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王秃子?”

林若风双眼顿时立了起来,拔腿就跑。

王秃子名叫王猛,是村西的一个小混混,地痞流氓,在村子里偷鸡摸狗,因为头顶有一块鸡蛋大小的位置没有头发,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他王秃子。

因为帮别人顶包做了两年牢,出来后,人家给了他一笔钱,拿着这笔钱,王猛回到小林村,盖起了一间楼房,汇聚了几名同样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整天横行乡里,将整个村子搅和的鸡犬不宁。

他去了自己家里,肯定没有好事。

五分钟后,林若风看到了自己的家门,此时家门口围满了妇孺老幼,而自家院子里则传来孪生妹妹林曦的抽噎声。

林若风眉毛顿时立了起来,这个王秃子,这个畜生,竟然敢来欺负自己的妹妹!

好在自己回来的及时!

“各位相亲,让开一下啊!”

林若风挤开人群,进入院子中后,顿时目眦欲裂。

只见院子中,王秃子正在拽着他的妹妹林曦,而他年迈的爷爷则被两名小混混压着臂膀,动都动不了。

林若风并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想来父母如果在家的话,王秃子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欺负林曦。

“王秃子,你特么找死!”

林若风大怒,一步就出现在王猛面前,抬起拳头直接砸在了王猛的鼻子啊。

“啊!”

王猛大叫一声,仰天栽倒。

“还有你们,放了我爷爷!”

林若风再次将目光转向压着年迈爷爷的两名小混混,眼中凶光闪烁。

被林若风那凶残的目光盯着,两名小混混吓了一大跳,赶快松开老头子去将王猛扶了起来。

“爷爷,你没事吧?”

林若风走到爷爷面前,满脸担忧。

“你是,啊,你是若风,若风你回来啦,呵呵,真是太好了。”

林若风的爷爷林国根老态龙钟,眼睛也花了,直到林若风离他很近,这才认出这个大孙子来。

“哥!”

这时,林曦也是大叫一声扑进了林若风的怀中,肩膀抽动,将这几天所受到的委屈尽数的宣泄出来。

“卧槽!谁特么的打我?”

这时,在两名小混混的搀扶之下,王猛从地上爬起来,摸了鼻子一把,鲜血淋漓,顿时大怒。

不过当他看到是林若风时,一拍大腿,说道:“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

林若风眉头皱了皱,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虽然王秃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像这种白天公然来抢林曦的事情还是有些太出格了。

“哈哈,大舅子你刚回来,可能不了解状况啊。”

王猛颇为得意的来到林若风面前说道,“事情呢,是这样的。”

“你妈,也就是我未来的丈母娘,她不小心摔山沟沟里摔伤了,现在正在县医院里住院,手术费用需要几十万,你看你家这穷的叮当响的样子,如果不是你妹妹求我,从我这里借了三万块钱,可能你妈连医院都进不了,现在呢,借我的钱到期了,没钱还,我就只能来抢人了。”

“什么?我妈摔伤了?”

林若风大惊失色,拉着林曦急声问道,“小曦,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

林曦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也是,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向他借了钱。”

“你,哎,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啊?”

林曦也是为了父母,林若风也无法责备她。

“打电话给你所在部队了,部队说你出去执行任务,联系不上你。”

林曦小声说道。

林若风这才想起来,自己前几日的确出去执行了一项秘密任何,也就是在那次任务中,他掉落山崖,重伤垂死,弥留之际,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老人一指点在他的额头处,随后他就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伤势竟然神奇的痊愈了,同时脑海中突然多了大量的传承知识。

那是一种远古的传承,涉及风水、催眠术、透视、医术、兵法、修真、奇门八卦、天文地理方方面面。

就因为获得了这种神奇的远古传承,林若风这才想到退伍回到家乡发展。

摇了摇头,林若风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而是将目光转向王猛,冷冷的说道:“借你的三万块是吧?行,我还!”

“你还?你拿什么还?”

王猛冷笑,“今天就到期了,除非你能拿出三万块,否则今天这件事情没完。”

“三万块是吧?”

林若风打开自己的包裹,从包裹里掏出三沓钱,砸向王猛的脸上,冷冷的说道,“巧了,我退伍正好拿了三万块,拿着这些钱,滚!”

“你——”

王猛大怒。

“你什么你?不想被揍,就老老实实的滚!”

林若风冷哼,“我在部队这几年,什么没学会,打架倒是学了不少,你想再被揍一遍?”

王猛脸色僵了僵,想到刚才林若风一拳头砸在他的鼻子上时,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恨恨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钱,灰溜溜的离开。

第2章 瞎想什么呢?

王猛带着两名小混混离去后,看热闹的妇孺老幼也纷纷离去。

直到这时,林若风才有时间问林曦关于母亲的伤势。

经过林曦的叙述,林逍遥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一个星期前,他的母亲在田地里耕种的时候,从山上闯出来一只野猪,他的母亲惊慌失措之下摔入一个山沟,身受重伤。

因为小林村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交通困难,太过贫穷,所以村里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包括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

村庄里劳动力稀少,林曦无奈之下只能找王猛帮忙,利用拖拉机将身受重伤的母亲带到县城里的医院,因为要做检查,又要缴纳住院费,这才从王猛那里借了三万块钱,这才有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

第二天,林大牛听闻噩耗,赶忙暂时辞掉了手头的工作,赶回了县城,目前正在医院中照顾母亲。

将年迈的爷爷扶进房间,林若风发现屋中的米缸已经见底,而桌子上的碟子中只剩下腌制的咸菜了,想来母亲受伤上,令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再次雪上加霜。

掏出五百块钱交给林曦,林若风沉声道:“你去买点米和菜回来,好好照顾爷爷,哥回来了,想来王秃子也不敢再来我们家了,我待会就到县里去。”

“爷爷,你在家好好的,我去县医院看看我妈怎么样了。”

林若风将嘴巴凑近林国根,说道。

林国根年龄大了,不仅眼睛看不清楚了,就连听力也严重受损,必须要靠近他说话才能听清。

“哦,孩子,你去吧。”

林国根长叹一声,“我这个糟老头子,什么时候才能死啊,就这样半死不活的,只能成为累赘啊。”

“爷爷,您千万别这么想啊,要是没有您,就没有我爸,没有我爸,就没有我,现在啊,你就等等好好享福吧。”

安抚好林国根后,林若风走出家门。

想要离开小林村到外面的世界去,只有一条长长的崎岖的山路,想要步行离开显然不现实,在村里,出发到县城里去,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拖拉机。

林若风他家里向来贫穷,连个拖拉机都没有,每次耕种时都是借的乡亲们的拖拉机。

此时,林若风想要去县城,也只能去借。

在村子里,林若风和王大壮的关系不错,王大壮比林若风大上几岁,目前在外面打工,他的媳妇就在家种地,顺便带小孩上学。

当林若风来到王大壮家时,发现他家的房门虚言着。

“嫂子在家吗?”

林若风站在门外问道。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惊叫声突然间传来。

林若风面色一变,直接冲入房间,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间从上方落了下来。

林若风闪电般的伸出双手。

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

由于冲击力实在太大,林若风虽然接住了掉下来的身影,但是在冲力的作用下还是和怀中的身影一同摔倒在地。

“嫂子,你没事吧?”

林若风紧紧的抱着王大壮的媳妇叶柔水。

“啊?”

被林逍遥抱着,叶柔水只觉得浑身一麻,脸颊顿时火热了起来,心中更是无比的羞涩。

叶柔水的一声尖叫令林若风顿时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松手,无比尴尬的说道,“对,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关系。”

叶柔水俏脸红扑扑的,从林若风的怀中站起来,心中突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他的男人已经有三个月没回家了。

荒草地都荒了。

想到这里,叶轻柔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有这么羞耻的想法?

于是,她的脸更红了,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了。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小林村的女人虽然都要下地干活,但是林若风发现小林村的女人并不会被太阳太黑,反而一个个白皙细腻,皮肤比城里人还好。

此时望着白皙的脸庞白里透红,成熟少妇魅力尽显的叶轻柔,林若风心中突然间有一种冲动。

呸呸呸!林若风啊林若风,瞎想什么呢?那可是你嫂子!

为了缓解尴尬,林若风岔开话题道:“嫂子,你刚才在干嘛?”

闻言,叶轻柔指着梯子说道:“家里灯泡坏了,刚才我在换灯泡,结果你刚才在门外突然喊了一句“嫂子”,我脚下一软,就掉了下来。”

村里的房子房梁都很高,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对一个女人来说的确很危险,看来家中没有男人还是不行啊。

“我来帮你吧。”

爬到高处将灯泡换上后,林若风说明来意。

“行,没问题,哦,对了,若风,你你等一下。”

叶轻柔钻进里屋,几分钟后,从里屋中走出,手上拿着一个信封,递给林若风,说道:“若风,这里是五千块钱,我知道你家里困难,需要用钱,但我现在就只有这么多了,你别嫌少,你先拿着,先用着吧。”

“这使不得,使不得。”

林若风果断的摆手拒绝,也许在外面,五千块钱不当一回事,连个水果机都买不到,但是在小林村,可能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

“哎呀,有什么使不得的?”

叶轻柔硬是将钱塞在林若风的手中,“孩子他爸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嘱咐我无论如何要将钱给送到你家,只是这两天孩子有些拉肚,我没时间去你家。”

“那,那就谢谢嫂子了。”

林若风想了想,这毕竟是他们的一番心意,自己也不好拒绝。

接下钱后,林若风问道:“大宝拉肚子?带我去看看,也许我能治好。”

大宝是王大壮的儿子,二岁半,长的圆滚滚的,很是可爱,不过现在因为拉肚子,面色有些饥黄。

林若风脑中上古传承中就有医术这一方面的知识,将两只手指搭在大宝的手腕上,片刻功夫后,林若风内心已经了然。

第3章 请叫我老司机

“我们村子被大山所包围,昼夜分差大,大宝这是受了凉气,这才导致拉肚的。”林若风说道。

“啊?若风,你学过医吗?”

叶轻柔很是惊讶,没想到林若风只是将手指搭在大宝的手腕上就知道大宝拉肚的症状。

“这个,我在部队这几年,和部队的老中医学了一点皮毛。”

林若风含糊其辞的混迹过去,随后走到院子中,拔起两根狗尾巴草,又拔起其他几根常见的野草。

将狗尾巴草的根茎和其他野草的叶子摘了几片下来,递给叶轻柔说道:“将这些野草用一茶壶沸水煮上两个小时,冷凉后,给大宝喝上两汤勺,晚上睡觉前,再给他喝上两勺,明天早上就能止泻了。”

“啊?这些就是普通的野草,真的能止泻吗?”

看着手中的野草,叶轻柔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可以,嫂子,你可别小看这些野草,其实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只要利用的好,野草也能变废为宝。”

想到脑中那古老的传承,林若风很是感慨,可以说,那古老的传承让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行,那我就试试吧,若风,我觉得你当了兵回来,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了,感觉比我们家大壮有出息多了。”

叶轻柔看向林若风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好奇的光芒。

“咳咳,我还是我,其实我还是挺佩服大壮哥的,他一个人就能支撑起一个家庭,而我到现在还是个光棍。”

林若风挠了挠头,说道,“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行,那你路上慢一点啊。”

叶轻柔叮嘱道。

“呵呵,放心吧,我上小学时就会开拖拉机了,所以,请叫我老司机。”

林若风笑着说道。

老司机?

听着林若风的话,想到刚才两人无意间的亲密接触,叶轻柔脸上一红。

经过接近五个小时的颠簸,林若风来到了县医院。

“小姑。”

来到医院中后,林若风并没有看到父亲林大牛,而是他的小姑林娟在医院里。

“若风,你回来啦。”

“嗯。”林若风点了点头,拿过放置在床头的检测报告看了一眼后,面色凝重。

他的母亲伤的非常重,颈椎、腰椎遭受重创,压迫神经,造成全身瘫痪,必须立刻手术,否则的话,一旦神经受损过久,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看着躺在病床上白发苍苍、脸色憔悴的母亲,林若风内心刺痛。

紧紧的握着拳头,林若风内心暗暗发誓,现在他回来了,一定会让母亲康复,让他们后半辈子不必再操劳了,好好享清福。

“爸呢?”

林若风问道。

“你爸,你爸他说有个朋友很有钱,他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借些钱。”

林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有钱的朋友?

林若风微微错愕,他的父亲就是一出卖苦力打工的,能有什么有钱的朋友?

而且这个手术费用保守估计要三十多万,他那有钱的朋友能借给他三十多万?

显然这不现实。

不过林若风并没有去想这个问题,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立刻给母亲做手术。

之前医院没有给安排手术是因为没有林大牛没有凑齐钱,不过现在没那个必要了,因为林若风他自己都可以手术。

“不要管那么多了,不需要等我爸回来,我自己就可以给妈做手术。”

林若风沉声说道。

在他所获得传承中,的确有手术的方法,只不过和现在的手术方法略有差异而已。

“你可以给你妈做手术?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要是可以给你妈做手术,还要你妈躺在这里快一个星期了?”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间从房间里面传来,“躺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做手术,肯定是凑不齐手术费吧?哼,我看啊,还是早点抬回去吧,留点钱还能办个风光的丧事,哼,乡巴佬!”

听着那刻薄的言语,林若风面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这个病房共有两个病床,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里面病床边的一名陪床女子。

听着这个难听的话,林若风的小姑林娟怒气冲冲的说道:“前几次我都忍了,没想到你说话越来越难听,做人要留点口德,不要做的太过分。”

“呵呵,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刻薄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前几次都忍了?

看来自己的母亲住进这里以后,里面那一床的家属没有少欺负自己的家人啊,林若风心中的怒意更甚。

将目光转过去,发现躺在病床上的是一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于是淡淡的说道:“好像有钱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啊,现在还不是同样躺在这里?而且还这么年轻,估计啊,是不是赚的都是缺德钱,现在遭受报应了?”

刻薄女子听完更是大怒,躺在病床上的人正是他的老公,他的老公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仗着这里是贫困县,又和政府有些关系,所以经常压榨工人的劳动力,给很少的加班费或者就不给加班费。

前两日,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以至于私下里都有工人说这是报应。

现在这种话再次从林若风口中说出,刻薄的女子焉能不气?

“你别气,严重的还在后头呢。”

林若风淡淡的开口,“你别看他现在好像很正常的样子,指不定一会情况就突然恶化,然后被送到急救室了。”

“闭嘴,你这个乌鸦嘴。”

刻薄女子顿时大怒,刚想大骂林若风,就在这时,连接中年男子的仪器指针猛然间响起了报警声,而中年男子身体突然间抽搐,面上无比的痛苦。

“啊!”

刻薄的女子顿时吓的华容失色,赶忙按床头的求救铃声。

片刻功夫后,有护士、医生冲入病房,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的症状,医生面色一变,急声说道:“快,伤者的情况很不对劲,快将他推入急救室。”

护士赶忙将中年男子向急救室推去。

“医生,医生,是这个人咒我老公的,刚才我老公还好好的呢,结果就在他咒了我老公后,我老公情况就突然这样了。”

就在医生准备前往急救室时,刻薄的女子突然拉住医生,指着林若风,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位年轻人,说话还请留点口德。”

医生眉头皱了皱,说道。

林若风冷笑,淡淡的开口:“一个连别人都不尊敬的人还妄想得到别人的尊敬?真是笑话。”

闻言,医生深深的看了一眼刻薄的女子,刻薄女子住在医院的这两天里,是什么秉性他心里清楚的很。

第4章 自己手术

“若风,真是痛快!这几天,我真是受够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了。”

等到医生和女人离开后,林若风小姑李娟说道。

“像这种自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得的女人实在是太多。”

林若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若风,刚才你说你可以手术?”

这时李娟想起来了林若风和女人吵架的原因,开口问道。

林若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在部队这几年,和老中医学了一些医学上面的东西,不过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就算我想给妈做手术,医院也不会还给我提供手术室的。”

“是啊。”

李娟也很是担忧,医院并不傻,不说医院不相信林若风有这个能力,就算相信,也不会提供给他手术室的。

手术成功了,医院赚不到钱。

手术失败了,医院要承担责任。

这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林若风思考了很久,显然要想医院相信自己,那自己必须展现出非常厉害的手术水平才行。

就在这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隔壁床尖酸刻薄的女人回来了。

直接冲到林若风面前,女人伸出手掌就打向林若风的脸庞:“啊,都是你,我老公原来好好的,你一句话就说的他伤势复发了,现在抢救更是出现了生命威胁,你还我老公命来。”

林若风伸手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冷冷的说道:“我说话就那么灵光?那我现在说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屎啊?”

“你——”

女人大怒,现在医生都在抢救室里,他的丈夫出现了生命危险,无处发泄之下,他只能将气撒到林若风身上。

“你什么你?你想不想要你的老公活命?”

看着女人,林若风心中一动,沉声大喝道。

“想!”

被林若风的大喝声吓了一大跳,女人下意识的回答。

“好,现在只有我可以救你的老公,你想办法让我进入手术室,否则你的老公必死无疑。”

这时,林若风双眼中陡然绽放出两道紫色的光芒,这种紫光类似于催眠术,有催眠的效果,也是传承中的一部分,林若风趁着女人急躁之时趁虚而入,短暂的控制了她的心神。

虽然这么做有些卑鄙,但是林若风并没有觉得不妥,因为任由医生这么瞎折腾下去,她的老公真的可能会被玩死在手术台上。

他之前之所以说她老公的情况会恶化,就是因为从她老公那急促的呼吸声中听出了问题,而且他在透视之下,发现了她老公肺叶内部扎入了一块铁片,这个铁片不知道什么原因,医院并没有发现。

在林若风催眠的提示之下,林若风总算是有机会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悍妇。

女人竟然直接大闹急救室,将所有的医院和护士都从急救室中撵出来。

等到林若风进入急救室后,将所有医生、护士撵了出去,更是手持拖把拦在急救室的门口,谁上来就打谁。

医院的医生几次上前都被状若疯狂的女人手持拖把打开,还有一名医生比较倒霉,被拖把敲在了脑袋上,鲜血淋漓。

无奈之下,医院只能报警。

等到警察赶来时,林若风手术已经结束了。

这时,女人也反应过来。

“啊!我在干什么?”

女人大叫一声,扔掉了手中的拖把。

“你在干什么?你的丈夫有生命危险,你将我们全部从手术室赶出来,而让一个陌生人进入手术室这么久!”

主刀医生眼都红了,冲着女人吼道。

女人脑中轰鸣一声,两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她只是被催眠了一下,所发生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林若风说能救她丈夫的时候,她怎么就相信了?

而且还做出将医生、护士都轰出了手术室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哼!”

主刀医生冷哼一声,随后大踏入进入急救室。

“急救室岂是你能随便进出的?”

主刀医生刚想训斥林若风,但陡然间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手术台上睡的很是安稳的中年人。

“这——”

主刀医生目瞪口呆,看着那各项仪器上平稳的线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手术做好了!

之前中年人的伤情有多严重,他比谁都清楚,结果现在——

再次看向林若风,主刀医生满眼不可思议的光芒。

他是怎么做到的?

林若风是怎么办、做到的,自然不会告诉他。

此时林若风拿着从中年人身体内取出的金属片走到主刀医生面前,淡淡的说道:“伤者肺叶里有一块金属片,我想被你忽略了吧?”

看着林若风手中的金属片,主刀医生身体一震,好在有林若风,如果不是林若风救了中年男子,那么中年男子死后,尸检报告发现了金属片的话,对他来说,这就是重大的手术失误,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个医院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不仅在这个医院待不下去,就算其他医院也不敢聘请他,那他的职业生涯就毁了啊。

可以说,是林若风拯救了他的职业生涯。

摸了摸额头的汗水,主刀医生握着林若风的双手,非常激动:“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我也不想看着一个人死在自己眼前。”

林若风看着主刀医生说道,“现在我想请你帮一个忙,将我母亲送到手术室,我想亲自做手术。”

“可以,可以。”

主刀医生赶忙点头,林若风给他帮了这么一个大忙,他自然不会拒绝这么一件小事,甚至在此过程中产生的一些费用,他也一并帮忙付了。

半个时候后,林若风从手术室中走出,而他的母亲也被推回了病房。

“噗通!”

当林若风回到病房时,隔壁病床,嚣张跋涉的女人直接跪倒在林若风面前。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丈夫,之前是我有眼无珠。”

女人非常的后悔,同时心中也非常的后怕,如果不是林若风,她的丈夫可能已经死在了手术台上。

“起来吧,以后不要因为自己有点钱就看不起普通人。”

林若风淡淡开口,让一个比他大的女人给他下跪,这可是一件折寿的事情。

“我知道了,谢谢你。”

女人站起来,满脸的感激之色,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

“钱凑齐了,可以手术了。”

第5章 30万的来历

“爸!”

看着林大牛额头上那明显变瘦的脸颊和已经半白的头发,林若风内心发堵。

他的父亲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几乎以一己之力支撑起这个家。

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他父亲那如大山般的脊背却有些微微佝偻了。

“若风,你回来了。”

林大牛将手中的钱放在一旁,略显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恩,爸,妈的手术已经做过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什么?手术做过了?”

林大牛顿时愣住了,“哪来的钱?”

为了筹集做手术的费用,他绞尽脑汁,甚至于还签了协议——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凑齐了钱,林若风竟然告诉他手术做过了。

“我自己做的手术。”

林若风笑着说道,“我在部队里和老军医学习了医术,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对了,爸,你从哪里借来这么多钱的?”

林若风将目光转向林大牛,这可是三四十万的手术费,而不是三、四万啊,他不相信他的父亲能借到这么多。

“这个,这个——”

林大牛目光闪烁,笑着说道,“只要你妈做过手术那就好啊,既然钱用不到了,那我抽空就将钱给还了。”

看着林大牛那闪烁的目光,林若风就知道他在欺骗自己,不过他没有点破,而是不动神色的说道:“爸,你一定累了,还钱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你说你借了谁的钱,我去还就行了。”

“那,好吧。”

林大牛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递给林若风说道,“借来的钱我都记录在这上面了,明天你帮我还了吧。”

“那个战友的钱,就由我亲自送给他吧,你也不认识。”

“另外——”

说到这里,林大牛压低声音说道,“别让你妈知道。”

林若风看了一眼纸张上的姓名。

大姨家:500元。

小姨家:500元。

小舅家:1000元。

雷军:15000元。

张强:20000元。

苏依依:10000元。

朋友:30万。(159519XXXXX)

看着白纸上记录的具体数额,林若风心中真是五味陈杂。

他也明白了林大牛为什么不想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情。

林若风母亲排第二位,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他们三家都住在县城里,生活条件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结果呢,两个姨都只借给了五百块,而小舅也只是借出了一千块。

这哪里是借钱?简直是打发叫花子。

难道他们就没有想过他们是亲戚?而且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们的亲姐妹?

林若风觉得很好笑,原来亲情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

想到王大壮家那么困难,但还是硬塞给了自己五千元,林若风突然觉得古时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远亲不如近邻。

除了三个无情无义的亲戚,林若风又向下面看了看,特别是看到苏依依的名字时,面色无比的复杂。

雷军、张强、苏依依都是他高中同学,雷军、张强是他的好哥们,而苏依依更是他的初恋,不过最后迫于苏依依父亲的压力,林若风被迫和苏依依分手,也就因为那次分手,林若风一时伤心之下,才去部队当了兵。

至于林大牛怎么会借到他们的钱,从林大牛口中得知,原来是雷军因为发烧来医院里吊水时,无意间碰到了林大牛,这才得知林若风母亲韩梅住院的事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张强、苏依依,随后三人一同前往,硬是将钱塞在了林大牛的手中。

得知事情的原委,林若风很感动,这才是好兄弟,好——前女友!

林若风随后将目光定格在最后一个30万上。

三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以林大牛家庭的困境,一旦借给林大牛,很可能一辈子都还不起。

所以,能借给他三十万的朋友,必然是有着过命的交情。

只是有着过命交情的人,自然会有彼此的联系方式,怎么会将联系方式写在金钱的后面?

这绝对有问题。

“爸,我手机没电了,你将手机借给我用一下。”

林若风借故从林大牛的手中拿过手机,随后走出了病房,来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

林若风拨动了白纸上的按个号码。

片刻功夫后,电话接通,从电话中传来嘈杂的音乐。

“喂,大牛,又有什么事?不会想加钱吧?呵呵,一个肾只值三十万,而且我们是签了协议的,能将钱提前给你,那还是看在你的肾正好匹配的份上。”

林若风脑中轰然间炸响!

他的父亲哪有什么有钱的朋友,这三十万分明是他用一个肾换来的。

林若风心中很不是滋味,眼角湿润,鼻子更是发酸,林大牛为了这个家真是愿意付出一切。

不过好在钱是对方预付的,还没有动手摘肾,一切还能挽救。

不过在没有摘肾之前就将钱给了林大牛,显然是有恃无恐,根本不怕林大牛逃脱,如此看来对方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林若风久久没有回应,电话那头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冷冷的开口:“ 你是谁?林大牛的手机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林若风深吸一口气,这件事迟早都要解决的,于是沉声说道:“我是他儿子林若风,谢谢你的钱,不过现在手术的钱已经解决了,所以谢谢你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功夫后才传来对方冰冷的声音:“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肾不卖了?”

“对,不卖了,我现在就可以将钱送还给你。”

林若风沉声说道。

“呵呵,你说不卖就不卖了?”

电话里传来对方冷漠的声音,“合同都签了,你真当这是儿戏?你以为我们的三十万是那么好拿的?”

“哼,告诉你那死鬼老子,明天早上九点钟,黑龙夜总会,准时过来摘肾,这颗肾我们要定了。”

“如果明天早上九点钟没有看到你那死鬼老子,那么你那重伤的母亲在医院里随时可以发生什么意外。”

“啪!”

说完后,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该死!”

林若风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对方竟然用她母亲的安危来威胁。

为了父亲和母亲的人身安全,看来明天怎么也得去一趟黑龙夜总会了。

第6章 不死金身

林若风亲自动手手术,可以说手术非常的完美。

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调理。

夜晚,林若风来到医院的花坛中,挑选了几种野草的根茎,然后按照传承中的知识,选取各种野草可以用药的部分,挑选完毕后,又从中药店买了一些草药,随后在超市里买了一个迷你电饭锅,加上小半锅的水,开始熬煮。

第一次当水温加热到六十度时,将水倒掉,第二次当水温加热到八十度时,再次将水倒掉。

直至第三次将水煮沸后,保持沸腾状态半个小时,这才将电饭锅的插头拔下。

此时电饭锅里的水已经很少了,而且呈现一种碧绿色。

成了!

林若风面露欣喜之色。

这是他获得传承中一种可以加速骨伤恢复的药方,对骨伤的恢复拥有奇效。

做完这一切,林若风将小半碗的药液交给父亲林大牛,说道:“待会妈醒来的时候让妈将这半碗药喝完。”

将药液交在林大牛的手中后,林若风便离开了病房,在医院对面的宾馆开了一间房。

明天必须要去黑龙夜总会,很可能凶险万分,所以林若风必须确保自己有足够自保的手段。

而想要自保,林若风脑中自然响到了关于不死金身的介绍。

不死金身是一种纯粹修炼肉身的功法,按照传承中对于不死金身的介绍,如果能将不死金身炼至巅峰,仅凭肉身之力,一拳之下,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万物不可挡。

不死金身的修炼分为皮、肉、骨、血四个境界,而每个境界则分为入门、小成、中成、大成以及巅峰五个小境界。

林若风得到传承后,就一直在修炼不死金身,但奈何得到传承的时间并不长,短短数日而已,目前连第一层不死皮的入门境界都未达到。

不过虽然未达到不死皮的入门境界,但是林若风通过修炼,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皮肤的坚韧。

而只要进入不死皮的入门境界,普通刀锋将难以破开不死皮的防御,而且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能力都将暴涨。

修炼不死皮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将传承中介绍的一种药液倒入温水中,随后整个人浸入,让药液的药力通过接触的方式被皮肤所吸收,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修炼的目的。

在浴室的浴缸中放满水,林若风进入水中,随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瓶红色的药液倒入水中。

随着药液的倒入,林若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息顺着皮肤毛孔渗入身体内,灼热的气息进入身体后,开始在体内游走,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某一时刻,林若风身体猛然间一震,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以前很多次进入身体的能量在轰然间爆发。

“啊!”

林若风仰天大吼,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爆炸了。

与此同时,风浸泡在浴缸中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黑乎乎、油腻的物质。

成了!

林若风面露激动之色。

按照不死金身上的介绍,身体外出现的这种油腻的黑色物质,是人体内的杂质,随着人体内的杂质第一次被拍出,意味着修炼者正式进入不死皮的入门境界。

从浴缸中站起来,林若风将身体外的油腻物质清洗掉,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皮肤呈现出一种极弱的金黄色,这再次证明了自己已经入门。

握了握拳头,林若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体内那蛰伏如汪洋般的强大力量。

为了验证不死皮的效果,林若风亲自购买了一把水果刀,结果水果刀划过皮肤,只能在皮肤上留下一条白痕。

林若风很满意不死皮的效果,有了不死皮的保护,对于明天夜总会一行,林若风更有信心了。

来到医院后,他的母亲已经喝下了他熬制的药剂,正睡的香甜。

这几天,他的父亲和小姑一直在医院里轮流照顾着,都很疲惫,林若风便让他们前往宾馆洗洗澡,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经过一夜休整的两人再次来到医院。

“爸,刚才你那战友打电话来找你了。”

林若风不动神色的说道。

林大牛的面色为之一变,有些结巴的说道:“那,那他说什么了吗?”

“没说什么,他问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我就说一切顺利,连钱都没用上,我说要把钱还给他,那边沉默了一会,就同意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真,真的吗?”

林大牛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一会就将钱给他还过去。”

“不用了,这种跑腿的事情还是我去吧。”

林若风拦住林大海,笑着说道,“我要好好感谢他,在我们林家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

“那,那好吧。”

为了不让林若风怀疑,林大牛只得答应。

“那我去吃点早饭就将钱给人家送去。”

林若风撒了一个善良的谎言,将钱拎起来离开病房。

不过在离开病房后,林若风脸上的笑容消失,眼中更是迸射出两道冰冷的寒芒。

早上九点钟,林若风来到黑龙夜总会。

这个时间段,夜总会自然关门了。

林若风在门上拍了拍,一段时间后,一个黄毛一脸警惕的走来。

“你找谁?”

黄毛冷冷的问道。

“我是来还钱的,三十万!”

林若风扬了扬手中装钱的背包,淡淡的说道。

夜总会的大门被打开,在黄毛的带领下,林若风来到酒吧最里端的工作间。

令林若风凛然的是,工作间中还另有乾坤。

只见黄毛在一张桌子底下按了一下后,“轰隆”声中,一侧的墙壁竟然翻转,露出墙壁后蜿蜒向着下方盘旋的楼梯。

楼梯通道很黑,就像是一只张大嘴巴,择人而噬的怪兽。

“请!”

黄毛声音平淡,目光更是冰冷,看着林若风的目光中不带丝毫感情。

林若风目光闪动,他明白,从这里走下去,很可能将是刀山火海。

但是,他依然不惧。

深吸一口气,林若风目光坚定,一步迈入通道。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