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从天而降,砸到了人家女孩的浴桶里!

别人穿越古代,或者做所向无敌的大将军,或者是富甲商界的豪门巨鳄。


第1章 香艳惊魂

“砰!”

“咚!”

“噗通!”

顷刻之间,徐晓锋便看见水花四溅!

紧接着,就是一阵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诶呦卧槽!

我是谁?

我在哪儿?

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咋掉人家浴桶里了?

和我同在浴桶里的那个大声尖叫的妹子,又是谁?

就在他惊诧不已的时候,上面的几缕月光,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抬头一看,便发现了房顶上的那个大窟窿。

诶呦卧槽,我难道是从天上,直接掉下来的?

就在此时,一块巴掌大的砖石,便从上面掉了下来。

眼看着,就要砸到那女人的头上了。

徐晓锋也来不及多想,上前一把就环住了她的腰。

然后便将她整个身子,都拽了过来。

“噗通!”

随后,就看到那块砖石,紧擦着女人滑腻的肌肤,掉入了浴桶之内。

可那女孩,好像已经完全误会徐晓锋了。

当即便以为,这小子就是采花贼呢。

扬起了自己粉嫩的小手,随后便如雨点般的向着徐晓锋身上,砸了过去。

但是这会儿的徐晓锋,却恍若未觉。

因为他早被眼前的这一切,吸引的荷尔蒙爆棚了。

但见面前这女孩,约二十左右的年级。

乌黑亮丽的青丝,柔顺垂胸。

脸上罩着一块,粉红色的纱巾,也看不出下面所遮挡住的姿色如何。

在往下,就是她那白嫩如玉的脖颈,以及深不见底的沟壑了。

借着屋内微弱的烛光,水面之下的动人春色,隐约可见,无比撩人。

此时的她,正用力的捶打着徐晓锋呢。

如此激烈的动作,在加上他们两人如此暧昧的距离。

造成彼此之间的一些部位,若有若无的摩擦,也就在所难免了。

间接的,也把徐晓锋体内的无名之火,点燃了。

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手掌之下,正是怀中女子,温润如玉的肌肤。

眼神之中,仿佛已经看见了女人那清丽可人的绝世容颜。

鼻息咻咻之际,也将那女子如兰似玫的诱人体香,闻了个如醉如痴。

正当他想,更进一步品尝这世间美好的时候……

“咚!”

“咣当!”

此间屋子的门,居然被人给踹开了!

瞬间!

他身上,刚才还斗志昂扬的某个部位,顿时就软了。

紧接着就是簌簌的冷汗,沿着他的耳边,流了下来。

只见,此时闯进来的,一共五个人。

三女两男。

当前那人,是一个年级约为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只见她,一头的白发盘在了脑后,脸上的褶皱不多,双眼炯炯有神。

此时正恶狠狠的盯着,早已呆在了浴桶里的徐晓锋。

手持拐杖,一身暗紫色的古朴华服,昭示着此人的家世不凡。

此人便是沈家庄的庄主,沈老太君。

在她身后,则是一对劲装打扮的少女,此时正手按腰间宝剑,似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命令。

这会儿的徐晓锋,明显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不太够用了。

忍不住心道,这是在干吗?

拍电影吗?

还是古装剧?

片酬谈了没有?

给我多少?

我演的又是啥玩意儿?

咋完全没印象呢?

依稀记得,自己是和新交的女朋友,出来踏青的。

结果那丫头非要爬山。

结果自己,一开心,一激动,一个不小心,再加上脚一划,就从顶峰之上,摔了下来。

然后,他就掉在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就在他慌神的一瞬间,那个被他强行抱在怀里的女孩,也找准了机会,一把将他推开了。

可她的身上,此时还没有其他衣物呢,这会儿只能蜷缩在桶边,并用自己的双手,尽可能的遮挡住自己的身体。

徐晓锋听着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由得心中,也在隐隐作痛。

忍不住暗道,这妹子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真正的裸身下水戏呀。

只是她的脸上,却蒙着纱巾,这又是什么鬼?

洗澡不会别扭吗?

正在他无限YY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阴冷无比的声音。

“大壮二壮,你们先下去吧。”

“我有点事儿,想和这小子聊一下。”

靠近门口的那两个高壮男青年,一听这话,便转身出门了。

此时的屋内,就只剩下泡在浴桶里的二人,以及站在对面的三个女人了。

不知怎么的,徐晓锋就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妙了。

挣扎着起身,就想从浴桶里跳出去。

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

这时候,就听到那沈老太君暴喝一声道:

“好你个无耻狂徒,居然还敢跑到我们沈家来行这龌龊勾当!”

“沈秋,沈夏,这个人我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便把身子转了过去。

“嗡!”

随着两声剑鸣,两柄秋水宝剑,此时已经被那两个劲装少女,从剑鞘之中,抽了出来。

转眼之间,这二人,就已经来到了浴桶旁边。

一阵寒芒闪烁而过,刺的徐晓锋的眼睛,生疼无比。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锐利无比的剑刃,已经来到他的脖颈边上了。

徐晓锋大吃一惊,猛的扭头,才堪堪避过这一剑。

饶是如此,他的肌肤,也已经被这锋利的剑刃,划破了。

一丝鲜红的血滴,此时已经流入了浴桶里。

现在的他,才堪堪反应过来。

这特么哪里是演戏呀?这就是动真格的嘛!

这时候,他是真急了。

要是在想不出好办法的话,他的命,就彻底没了。

可他一个现代人,又不会武术,更不通剑法。

在这么个密闭的空间内。

又怎么可能逃出生天呢?

就在他无比绝望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虽然这法子,确实不太好,但被逼入绝境的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想到此处,他便猛的一弯腰,一下子就钻进了浴桶里。

当他再次把他头伸出水面的时候,刚刚那个趴在与浴桶边上,大声哭泣的女人,此时便又被他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这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确实让他无比兴奋。

但现在,却不是他品味美好的时候。

因为一个疏忽,他的小命,就没了! 

沈秋,沈夏也没想到,这么个穷途末路的无耻之徒,居然想到了这么一手。

第2章 惊闻噩耗

一愣之间,她们手里的宝剑,便在此时停顿了一下子。

可就是这么一瞬间,对于现在的徐晓锋来说,已经足够了。

只见他一脸兴奋的大声吼叫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反正老子也爽够了,无所谓了,你们过来呀!”

“过来呀!”

别看他嘴上叫的凶,其实心里,也怕的要死!

有这小妞在他怀里,虽然可以勉强作为人质,但他身处这二人的夹击之中,仍让他的心里忐忑不已。

沈老太君此时,虽然恨死浴桶里的那个年轻人了。

但久历于世的她也知道,在这么相斥下去,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自己那宝贝孙女的命,已经很苦了,如果在因为这事儿,继续受到什么伤害的话,那她……

想到这里,沈老太君已经不敢在继续想下去了。

于是只能两眼一闭,无奈下令道:

“沈秋,沈夏。”

“你俩先回来吧。”

那俩劲装女孩一听这话,心里也是不解。

但她俩还是听从了沈老太君的话,回到了她的身边。

当沈老太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之中的凌厉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温和一片。

“行了行了。”

“你不用再扯着脖子喊了。”

“你这么做的目的,不就是想让更多人听到。”

“进而盼望着我顾忌沈家威名,然后饶你一命吗?”

徐晓锋听完这话之后,也就消停了。

同时也在期待着她后续的话。

沈老太君见他不答话,于是便继续道:

“只要你把我孙女放开,我便留你一命!”

徐晓锋楞了一下,随即撇嘴道:

“我只要挟持这个女孩,想走还不容易?”

沈老太君冷冷一笑。

“那你就请便吧,看你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

说完,便向着身后挥了挥手,示意让身后的人,把门口让开。

徐晓锋看着漆黑的门外,不由得含糊了。

一者,自己没有丝毫武功,如果在逃走的过程中,一旦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自己就必死无疑了。

二者,自己对这里,一点儿都不熟悉,就算现在跑出去了,又能跑到哪里呢?

最后,经过了几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徐晓锋也想明白了。

或许现在,除了答应对方的要求之外,也没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只能无奈一叹,然后便把怀里的女孩,推到了浴桶的另一侧。

嘴里喃喃道:

“希望你说话算话,别……”

“诶?诶?”

“你们这是干啥?”

他刚把那女孩推出去,话还没说到一半呢,那俩劲装少女便如狼似虎的冲了过来。

扭着徐晓锋的胳膊,就将他扣住了。

任由他怎么努力,就是挣扎不开。

于是便只能大声咆哮着:

“你个老东西,怎么能说话不算呢?”

岂料,那沈老太君听后,只是冷冷一笑。

“我说的是,不杀你。”

“除此之外,我也没向你保证什么呀?”

说完,便看着那两个劲装少女道:

“沈秋,沈夏!”

“把这小子绑了,然后扔到柴房去!”

说完,便从浴桶里,把早已哭成泪人的女孩,抱了出来。

然后又用自己的袍子,把她的身体遮住了。

随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里。

……

在一间古朴的房间里,沈老太君正看着面前的那盏油灯出神。

沈家原本,是本地非常知名的商贾世家。

世代经营着布匹成衣生意。

沈老太君的三个儿子,也十分能干。

在他们的打理下,沈家的生意,也是越来越红火。

可这一切,都被十多年前的一场战事,给毁了。

沈家的三子,先后因为征兵,被派去了前线,自此便杳无音讯了。

独留下孤儿寡母,还有她这个伤心绝望的母亲,辛辛苦苦的维持这个家。

不过还好,长大以后的两个孙女,都十分争气。

特别是她的二孙女沈若瑶,不但长相绝美,而且天生就对这些商界之事,有着过人的天赋。

仅仅只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就从她奶奶的手里,接过了家族的商业大旗。

自此以后,沈家便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可这一切的一切,又在某一天的晚上,发生了重大变故。

莫名其妙的冲天大火,伴随着孙女那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但夺去了沈若瑶的如花娇颜,更夺走了她的欢声笑语。

自此以后,沈若瑶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整日浑浑噩噩的呆在自己的房中,一发呆就是一整天。

无论别人怎么开解,都没有用。

而沈老太君的大孙女沈若芸,在得知妹妹的情况后,也提前结束了自己在京城里的学业,开始主持家业大局。

万万没想到,本就命苦的沈若瑶,今天却遭到了这么一幢恶事。

就在她愁苦不已的时候,一个约三十多岁的女人,突然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

这人便是沈家管事徐长今。

看到沈老太君便一脸急切道:

“老太君,不好了,二小姐出事儿!”

沈老太君听到这话,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随后便感觉天旋地转的。

一把按住旁边的茶几,才勉强站稳身体。

随后声音急促道:

“徐管事,你,你说若瑶怎么了?”

徐管事紧张的,话说的都有些不利索了。

“刚才,我,我带着下人巡视府内,路过二小姐房门口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总能听到一种,断断续续,且还有些瘆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然后我就走到房门口问了几声。”

“见没任何回复,我便走了进去。”

“血呀!满地全是血呀!”

沈老太君听到这儿,眼泪便沿着脸颊,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

踉踉跄跄的向着门口冲去,嘴里还喃喃自语说着:

“离开她的房间之前,我也叫了丫鬟去看着她了呀?”

“怎么,怎么还会……”

待到沈老太君来到沈若瑶房间门口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随后,便看到了一堆下人,在那里擦拭着地面。

那殷红的鲜血,把他们手里的抹布,都洇透了。

第3章 可怕刑罚

此时的沈若瑶,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在她的手腕处,还包扎着厚厚的纱巾。

在她旁边,还坐着一个背着药箱,留着花白山羊胡子的老人。

此时正紧皱着眉头,抚摸着胡须。

见沈老太君来了,便立马上前行礼。

沈老太君语气急切道:

“王神医,若瑶她,她,她怎么样了?”

王神医听后,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发现的晚了,如果能早点的话,或许还有的救。”

“现在,现在失血过多。”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

那个王神医说到这里,也就不再说下去了。

这个王神医,本名叫作王有德。

可是这里,赫赫有名的妙手医者。

偌大一个沈家,有人生病也都是找他的。

此时听他这么说,沈老太君顿时就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了。

不住哽咽着来到孙女的床边坐下,然后抱起她的身体,任由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离自己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老太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于是便喃喃自语道:

“你到了那边,肯定会孤单的。”

“奶奶就找个人,过去陪着你好了。”

“既然,你是因为那人的原因,才寻短见的。”

“那他,也就不配活着了。”

……

这是一个乌漆嘛黑的地方。

一嗅之下,全是木材的清香。

徐晓锋已经被扔到这里好一会儿了,也没个人来搭理他。

弄得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也可能是被捆了太久的原因,他现在的手,已经麻了。

一阵微风,透过门口那稀疏的木板吹了进来。

打在他湿乎乎的衣服上,冻的他瑟瑟发抖。

那个老太太,真的会放过我吗?

那和我‘共浴’的小妹子,又是什么人呢?

洗澡的时候还带着纱巾,这又是什么怪癖?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柴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徐晓锋抬头一看。

又是那两个持剑的劲装妹子。

徐晓锋刚想开口套近乎,就被这俩妹子,拽着衣领拖了出去。

由于他现在的手脚被捆,所以他想要挣扎也动弹不了。

于是就只能嘴里抗议道:

“喂,我是一个人呀,你俩这样拖着我,还有没有点人性呀?”

沈秋听后,转头瞟了他一眼,冷哼道:

“你想说什么,就尽兴说吧。”

“否则过了今晚,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徐晓锋的心里,咯噔一下子。

随即便一脸惊恐急声道:

“你这话是啥意思?”

“难道,难道那老东西,要,要……”

“把我杀了?”

徐晓锋越说,声音越低。

待到最后,已经听不到了。

几分钟之后,二人就拖拽着徐晓锋,来到了沈若瑶的住处。

刚到门口,他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等他进入房间之后,他便彻底懵比了。

或许这事儿,放到现代,可能也就不叫个事儿了。

为了这事儿进而跑去自杀的,更显荒唐可笑。

可在这个时代,女子的名节就重于性命了。

所以沈若瑶会做这么,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看着躺在床上,生机渐无的妹子。

徐晓锋的心里,是既难过,又自责,又惊惧。

沈老太君一看这罪魁祸首来了,立马就暴怒而起!

身体轻颤,声音嘶哑道:

“我朝,有一项刑罚,名曰剐邢!”

“老身也只是听过,但从未见过!”

徐晓锋顿时就瞪圆了眼睛。

与此同时,自己的双手,也在玩命的挣扎着。

冷汗,自他的额前簌簌落下。

他的那颗心,也逐渐沉入谷底。

你妹的!

这特么也太狠了吧!

这真特么是最毒妇人心呀!

沈老太君看他那副惊恐之极的样子,心里顿时感觉无比舒爽。

“怎么的,现在知道怕了?”

“先前,你欺负我孙女的时候,不是嚣张的很吗?”

“我这府里的小川子,就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这门手艺。”

“但无奈的是,他却与府衙失之交臂了。”

“今天,我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展示他的这门手艺!”

“而你,就是他的第一个客人!”

“反正我这孙女,也不久于人世了。”

“我现在就让你,先下去等着她!”

“沈秋,沈夏。”

“你俩去把小川请来,顺便在让他把他老爹的那些东西,一并带来!”

那俩劲装少女听后,也不犹豫,一转身,便奔着门口走去!

剐邢这俩字,他也只在电视当中听到过。

相传那是要用渔网,把人扣住之后,然后在用小刀,一片片的……

想到这儿的时候,徐晓锋立马就本能反应似的大喊出声:

“等,等,等会儿!”

“你刚才说,现在你的孙女,还没死对吗?”

“如果这样的话,我或许能救活!”

其实,他也想学电视里那样,高喊一声,来吧,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死到临头的时候,人都是害怕的。

沈老太君听到他的嚷嚷,心里也是一惊。

虽然对他的话,也是不太相信,但为了自己的孙女,能有得一线生机,他还是把那俩劲装少女,叫了回来。

看向徐晓锋,面沉似水道:

“你真的有办法?”

徐晓锋一看她相信了,心里高悬的利剑,也算有着落了。

于是忙急声道:

“我的爷爷,早年的时候也曾做过医师。”

“对待一些疑难杂症,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方法。”

“事情既然因我而起,那我就想负责到底。”

沈老太君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过来试试吧。”

“如果你要能将我孙女救活,那你的这条命,也就保住了!”

随后,她又让那俩劲装少女,将绑缚在徐晓锋身上的绳子解开。

徐晓锋这才有机会,再次接近那个女孩。

通过简单的把脉之后,徐晓锋也大概了解沈若瑶的病况了。

失血过多这个问题,在现代,无非就是找到同样的血型,然后进行输血就好了。

但在这个时代,又怎么可能测出她的血型,进而给他输血呢?

徐晓锋抓耳挠腮的半天,最后只能决定,冒险用一下爷爷教给他的办法了。

第4章 意外之喜

徐晓锋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就让沈老太君拿来纸笔。

随后又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写下了一个药方,递到了沈老太君手里道:

“这药方,是我爷爷传给我的。”

“对于补气养血有奇效。”

“你现在就让下人去准备吧。”

“希望能把她的命,救回来。”

沈老太君不懂药理,所以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于是就把这个药方,递到了坐在一边的王神医手里,希望他能够看一下。

那个王神医接过药方看了一会,越看越是皱眉,越看越是摇头。

待到他看完之后,就把那药方团成一个团,然后冲着徐晓锋的脸上,就砸了过去!

“胡闹!”

“为了活命,难道你就能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吗?”

“我纵横医林数十载,从没见过如此离奇荒诞的药方!”

徐晓锋一听这话,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爽道:

“世上的药方千千万,你没见过也很正常呀!”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们就来打个赌,你看咋样?”

王神医皱眉不解道:

“打赌?”

徐晓锋点了点头。

“是呀,如果到时候,我的药方起作用的话,那你就倒立着,从这里走出去。”

“你看如何?”

那王神医听后,冷笑数声道:

“无知小儿,何故狂妄如斯?”

“那到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作用,你又当如何?”

徐晓锋摇头一叹。

“还能如何?”

“如果没用的话,不用你操心,估计我边上的这位,分分钟就能给我剐了。”

沈老太君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心里也矛盾起来。

因为她也不相信,就连赫赫有名的王神医,都无法解决的事儿,他区区一个毛头小伙子,就能解决的了?

可现在,她又能怎么办呢?

沈老太君想到这里,只能无奈一叹,然后便从地上把药方捡了起来,交给身后的下人,让他们尽快抓药去了。

看着煎好的汤药,被下人缓缓喂到沈若瑶的嘴里。

徐晓锋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了。

产地不同的药材,药性都有可能不同。

这幅药方下这样的计量,到底能否有效,他自已也无比忐忑。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天边也已经犯起了鱼肚白。

从梦中转醒过来的王神医,便用手搭了搭沈若瑶的脉搏。

这一搭之下,着实把他的心里,震撼的不轻。

前几次,沈若瑶的脉象,已呈逐渐衰落的趋势。

按道理来讲,如无意外,几个小时之后,这人便彻底没救了。

可现在,居然出现好转了。

虽然人还没醒过来,但只要接下来的护理得当,沈若瑶苏醒过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他把这件事,告诉沈老太君的时候,沈老太君顿时喜极而泣。

看向徐晓锋的眼神之中,也不再那样冷漠了。

随后便在丫鬟下人的搀扶下,回房去休息了。

临走之前还对徐晓锋沉声道,让他好好留意自己孙女的病况。

更不能趁她昏睡之际,撩开她的面纱。

如果稍有差错,他的命依然不保。

徐晓锋听到这话,悬着的那颗心,也终于落地了。

“老朽先走一步,如果在有啥突发情况,派人前去叫我就可以了。”

王神医的话音刚落,几个箭步就已经窜到了门口。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却叫住了他。

“老王呀,你这人的记性,咋这么不好呢?”

“难不成先前咱俩打的赌,这会儿你就忘了?”

那王神医听后,便一脸尴尬的站在了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念你年迈,所以这倒立爬出去的事儿吗,我就过去帮帮你好了。”

“来,把你那两条腿伸过来。”

徐晓锋边说着,边向那王神医,走了过去。

王神医一看,心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看来这回,自己这一世英名,可就全丢在这儿了。

正当他准备弯腰倒立的时候,没想到却被徐晓锋扶住了。

“小王呀,医道一途,博大精深,你又知晓多少呢?”

“所以嘛,做人,还是谦虚点儿比较好。”

“你说呢?”

“倒立就免了,你走吧。”

说完,就不在搭理他了。

王神医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被他称呼小王,心里也很不爽,但这时候的他,也只能认了。

这会儿,房间里就只剩坐在床边的徐晓锋,以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沈若瑶了。

徐晓锋怔怔的看着床上的少女,心中想了很多很多。

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又莫名其妙的掉进了这女人的浴桶里。

接下来的亢奋戏码,让他直到现在,都心醉不已。

那无比滑腻的肌肤,坚挺傲人的身材,直至此刻,他的手上,似乎还残留有美人的余香呢。

可接下来的事儿,没想到竟然这么……

徐晓锋有些呆滞的看着地上,那尚未干透的血红,心中仍有余悸。

……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沈若瑶终于苏醒过来。

这也让紧张了好几个夜晚的徐晓锋,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沈老太君居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倍感意外的决定。

那就是让徐晓锋,从此以后,入赘他们沈家!

沈若瑶对此,却毫无反应,或许她的那颗心,在经历过连番的劫难之后,早已经死了吧。

可徐晓锋却对此事,倍感意外。

按理来说,自己欺负了她家的孙女,并且还差点让她,羞愤自杀。

就算不杀了自己,把自己暴揍一顿赶出去,也是是情理之中的一件事。

可怎么还会把她们家的孙女,嫁给自己呢?

这难道……

是个阴谋不成?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便有府里的下人,把他叫去了沈老太君那里。

这是一间古朴的会客厅,所有的家居,几乎都是用红木制成的。

正上首坐着的,便是沈家的家主,沈老太君。

在她旁边,还各立着一对劲装少女。

清纯亮丽,英气逼人。

沈老太君见他来了,也不废话,当先就把让他来的缘由,说出来了。

“你与我孙女若瑶的婚事,你可有异议?”

第5章 暧昧惩罚

徐晓锋点了点头道:

“当然没啥异议了,不过您老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再说了,您的孙女她会同意吗?”

沈老太君幽幽一叹。

“我那孙女,本就是一个命苦的人。”

“原本清丽无匹,才华横溢的她,却因为一场意外之火,失去了所有。”

“自此以后,便终日以轻纱遮脸。”

“心中更萌生了想死的念头。”

“那天,又经过了这件事,我怕她身边,一旦离开了人,就会自寻短见!”

“此事既然因你引起,那就用你的余生,来偿还吧。”

“让你入赘,不外乎就是为了更方便照顾我孙女。”

“否则,会有人说闲话的。”

徐晓锋听到这里,也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如果让他娶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他当然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可让他去娶一个,被毁了容的女人,这……

“我……”

“我可以选择拒绝吗?”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

徐晓锋讪讪道。

沈老太君冷冷一笑。

“你说呢?”

……

窗外的鼓乐齐鸣,对比着屋内的清冷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徐晓锋一脸懵比的坐在茶几旁边,身着大红色的喜服。

而她的新娘子,此时则安安静静的坐在床头,头上盖着鲜艳的盖头。

一双纤纤玉手,自从徐晓锋进门之后,便安静的叠在了一起,一刻都没曾动过。

徐晓锋看着自己的新婚娇妻,心中五味陈杂。

心中虽然仍想,再次尝试一下那晚的销魂滋味,但刚走出去几步,脚下便停了下来。

犹豫了良久,才走过去把她的盖头,揭下来。

接着,映入眼帘的仍是,沈若瑶那粉红色纱巾。

不得不承认,此时沈若瑶的身材曲线,真的无比迷人。

配合着她身上的大红喜服,连带着那股似有似无的处子幽香,也都在往他的鼻子里钻。

渐渐的,他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但他也知道,现在可不是放纵自己情欲的时候,一旦自己这新娘子大叫出声的话,那他就会没命的。

现在的自己,虽然表面来说,是沈若瑶的夫君。

可说白了,就是沈家给这丫头,找的免费保姆罢了。

一旦自己不能让他们满意,那自己的人生,也就走到头了。

徐晓锋可万万没想到,自己曾幻想过N多次的洞房花烛,居然会过的这么悲催。

“你……”

“你先睡觉吧,我在这里喝一会儿茶。”

“这茶真好喝……”

临近后半夜的时候,他们二人终于挺不住了。

徐晓锋怕这丫头,在做出什么过激行动来。

于是便拿了一床被子,铺在了桌子上,准备先对付一晚,明天在想办法。

而沈若瑶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喝茶喝多了。

一阵尿急的他,便想起来去找厕所。

可面前的一幕,顿时就把他吓尿了!

只见原本躺卧在床上的沈若瑶,此时已经吊在了房梁上。

那两只小脚丫还在下面,左右摇摆着。

徐晓锋一个激灵,就从桌子上弹了起来,然后便猛的抱住了沈若瑶的下半身,将她的下颈从上吊绳上拿开。

然后又抱着她,坐在了床边。

万幸的是,徐晓锋发现的早,否则,沈若瑶便香消玉殒了。

沈若瑶在一阵轻咳之后,可算把这口气缓过来了。

见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徐晓锋抱住了,于是便开始用力的挣扎起来。

可她一个妙龄少女,又怎么会是徐晓锋这个,精壮青年的对手呢。

沈若瑶在他怀里,扭动了半天,非但没有从他的怀中挣脱,反而还把徐晓锋的心里,撩拨的乱七八糟的。

徐晓锋对这丫头,也是无奈的很,知道自己如果不将她镇住的话,说不定哪天,她又会寻短见的。

到那时候,自己也就没命了。

于是便用自己的双手,用力的搂住她的纤腰,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沈若瑶见挣扎了半天,仍没能从他的怀里挣脱,反而还把自己累的香汗淋漓的,索性也就不再挣扎了。

只是用着藏在粉纱之后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用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

徐晓锋见她不再折腾了,心里也就放心了。

于是便语气悠悠道:

“活着多好呀,干嘛非要寻死腻活的呢?”

“而且,现在咱们俩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死了不要紧,我也活不了呀!”

“拜托你就大发慈悲,放我一条生路,可以吗?”

在徐晓锋看来,如此有诚意的一段话,可沈若瑶回应他的,却是……

“哼!”

然后便把她的小脑袋,扭到一边去了。

只这一瞬间,就让他倍感恼怒。

忍不住心道,嘿,你个小娘皮的,好说好商量不好使了是吗?

那好吧,那你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反正以后,你这丫头死了,我也活不了。

倒不如趁现在,孤注一掷算了!

打定主意的徐晓锋,一把就将她的上半身,搬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就把嘴附在了她的耳边,轻声道:

“我接下来的动作,都是被逼所致。”

“如果你受不了的话,就答应我。”

“我便会停手的。”

沈若瑶听完这话,不由得呼吸为之一窒,一丝不妙的感觉,便自她的心里,涌了上来。

刚想继续挣扎,便感觉自己身后的圆润挺翘处,挨了一巴掌。

“啪!”

顿时,一丝异样的情绪,便在沈若瑶的心底,弥漫开来。

似羞涩,似凄苦,似无奈,似……

或许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在她羞处的一巴掌,非但没有让这丫头安静下来,反而却让她挣扎的更用力了。

徐晓锋见这招不好使,于是便又接二连三的又拍了几下子。

待到最后,他都下不去手了。

因为他听到了沈若瑶,那无比压抑的哽咽。

这就使得徐晓锋,心里慌乱了起来。

以为她被自己打疼了,于是便连忙在她耳边轻声道: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打的有些重了。”

“现在,我就帮你揉揉了。”

于是,一场‘另类的香艳治疗’便就此开始了。

第6章 邪恶警告

一揉之下,徐晓锋便感觉一片滑腻爽弹,不由得让他手上的力度,逐渐加大。

沈若瑶被他这异常另类的安抚手法,弄的芳心乱颤,羞不可抑。

可她经过了刚才的那段挣扎之后,早已累的香汗淋漓了,此时也没有了继续挣扎的力气。

只能默默的伏在他的怀里,紧咬朱唇,不住的小声抽泣着。

而此时的徐晓锋,一边嗅着怀里玉人的淡雅悠香,感受着她那娇躯的香软。

同时也回味着手掌上,传来的迷人感觉。

不知不觉间,就让他沉浸在了这无边的情欲之中。

以至于他的呼吸,也在此刻,变得异常急促起来。

“嗤。”

随着一声轻响,沈若瑶腰间那条火红色的束带,已经被徐晓锋,粗暴的扯了下来。

双手轻轻一拨,就将沈若瑶身上的大红色喜服,扯到了一边。

立时,一副鸳鸯戏水的动人画面,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徐晓锋知道,当他除去这件衣物之后,就可以策马奔腾了。

可当他扯住那衣物一角的时候,自己的那只手,便被沈若瑶的双手,狠狠的攥住了。

于此同时,在他的耳边,也传来了沈若瑶那异常凄厉的哭声。

紧接着,大颗大颗的泪珠,就犹如雨点一般,霹雳啪的掉落在徐晓锋的胳膊上。

直到此刻的徐晓锋才意识到,刚刚的自己,有多么的冲动。

如果自己强来,或许也能成功,但那无疑也会将眼前这个女人,彻底毁掉。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看着眼前,仍然悲泣不止的女人。

徐晓锋的心里,既自责,又无奈。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了,只能任由着她发泄心中的酸楚。

过了好一会儿,沈若瑶的哭声渐渐止住了。

“你可以先松开我吗?”

“我累了。”

“想睡觉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徐晓锋的怀里,传了过来。

徐晓锋怔了好一会儿, 才反应过来。

于是他一边点着头,一般缓缓的将搂着她的手,松开了。

徐晓锋知道,这时候还是先让她自己,冷静一会儿比较好。

如果在去贸然打扰她,鬼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于是他便从床上离开,缓步走到桌子旁边,刚想爬上去准备休息,可他的心中,还是担心沈若瑶。

于是便转头,准备在劝慰一下她。

可他刚把头转过来,就看到了令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只见此时的沈若瑶,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摸出来的一把剪刀。

正用一只纤纤玉手,紧紧的握着。

下一秒便向着自己修长的脖颈之上,狠狠的扎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的徐晓锋,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嗡的一下子。

随后他便如发了疯一样,奔着沈若瑶的秀床便扑了过去。

“咚!”

由于冲力过猛的原因,徐晓锋的脑袋,竟然一下子撞到了秀床之后的墙壁上。

不过好在,他的双手,此时已经牢牢的攥住了沈若瑶手里的剪刀。

不过沈若瑶的脖颈,还是被那锐利无比的刀尖,划出了一个小伤口。

此时,鲜红的血液,已经流了出来。

不过还好,出血不是很多。

徐晓锋面对眼前这个,一心求死的丫头,心里也是无奈的很。

可他在短时间内,又拿她没有丝毫办法。

按这样下去,自己别说去睡觉了,就算去方便,他都不敢了!

抚摸着头顶上的大包,徐晓锋现在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呀。

为了自己能有一条命在,这丫头是万万不能有事的。

否则,他们整个家族,都会和自己玩命的!

可现在又能咋办呢?总不能陪她一直这么熬下去吧?

看着沈若瑶仍在流血的脖颈,徐晓锋一把便将自己的内衣扯下来一角,然后便准备帮她把脖颈上的伤口,包扎一下。

可沈若瑶一看他,又对着自己伸出了罪恶的双手,于是便拼命似的将自己的身体,向后躲去。

徐晓锋也被眼前这个,既不听话,又倔强无比的女人,搞的心烦意乱。

于是就想出声,吓唬她一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好办法,却在他的心中,逐渐成型了。

“闹,你到是继续闹呀!”

“想死是吗?”

“好,我也不管你了。”

“要死,随便!”

说着,他便把那柄剪刀,又递到了沈若瑶的手里。

沈若瑶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便拿起了剪刀,向着自己的脖颈,便要扎下去。

可是这时候的徐晓锋,却说话了。

只见他,一改刚才的满脸紧张,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坏笑。

“哎,刚才的我也是傻,拦你做啥呢?”

“你活着的时候,对我的行为,或许还能有所制止。”

“可你死了以后,不就对我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吗?”

“等到那时候,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

“大爷我以前采花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样玩过。”

“虽然那些女人激烈的反抗,能够给我带来强烈的征服欲望。”

“但是总那么玩,也有够的时候。”

“况且那些女人,挣扎的那么厉害,有些姿势地方,也用不了呀。”

“今天,我或许就可以尝试一下了。”

“嘿嘿嘿……”

“快呀,你继续!”

“等你自杀以后,我就可以趁热了!”

“到时候,等我我玩完之后,在把你的尸首卖给那些同道中人。”

“估计当他们知道你是沈家二小姐之后,既是是你的尸首,估计他们也会很感兴趣的。”

如此恶毒的一番话,在沈若瑶听来,早已经超出她的心里极限了。

只见此时的她,拼命似的摇着头,把手里的剪刀,扔出去了好远好远。

同时也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了床脚。

似乎在那里,她才能找到一丝心安。

徐晓锋看着惊惧不已的沈若瑶,心里也是无奈的很。

如果这番话,能救了他们二人的命,那么他也不介意,去扮演这样的坏人。

虽然,看着瑟瑟发抖的沈若瑶,徐晓锋的心里,也很是不忍。

但情急之下,他也没啥更好的办法了。

第7章 一起抱抱

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

他们‘夫妻’二人,虽然晚上都会同睡一间房。

但这二人,几乎就没啥交流。

不是徐晓锋不想,而是沈若瑶根本不搭理他。

虽然沈若瑶的冷漠,让他感觉相当无奈,但至少现在的她,已经不去刻意寻死了。

这就让自从入赘沈家以来,一直都胆战心惊的他,安心了不少。

此时的徐晓锋,正在书房里练字。

不是他有多么的爱好书法,而是他除了干这个以外,真就没有别的事儿来打发时间了。

“姑爷,大小姐回来了,老太君让过去接一下。”

徐晓锋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身材中等,穿着家丁服饰的男人,正站在他身后,和颜悦色的笑着。

此人名叫沈福,是沈家专门负责传唤消息的佣人。

徐晓锋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因为即使在这个年代,上门女婿的地位,也很低下。

别看那些丫鬟家丁们,见了他也是一口一个姑爷的叫着。

其实私底下,都是不怎么尊重他的。

唯有这个沈福,一直都对徐晓锋,和颜悦色的。

“嗯,好,我这就跟你去。”

徐晓锋说完,便把手里的笔放下了,然后随他离开了这里。

……

用古朴深色的砖石,铺就而成的宽阔马路,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

此时的路面上,人烟稀少。

天色有些阴暗,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渐渐的远处,隐约出现了一支车队,约有数十人。

共计两架马车,其余那些人,都骑着高头大马。

待到那行人走近之后,沈家的众人,便在沈老太君的带领之下,迎了上去。

在打头那辆马车旁边,左右各坐着一个年轻公子。

左面那位,白皙的面庞,清秀的五官,一身蓝中带白的劲装,腰间悬挂一柄秋水宝剑。

当徐晓锋看向右面那人的时候,顿时便轻笑出声。

不为别的,就为他阴雨天还在拿个折扇,在那里犹如赶苍蝇般,漫不经心的摇着。

其人长相,也照左面那帅哥,差了不少。

肥嘟嘟的大脸盘上,眼睛小小的。

憨厚的大肚子,在配上他那一身绿的长衫。

就好像那猪八戒,硬要强装潇洒书生一样滑稽。

“这不是郭公子和柳公子吗?”

“你们二人,又怎么会跟若芸同行呢?”

当沈老太君看清这俩人长相的时候,顿时就和善的笑着道。

那白脸帅哥,乃是本地有名富商柳洪之子,名叫柳应元。

金陵城市区之内,近一半的商铺,都是他们柳家的。

而那个富有喜感的胖家伙,身份也是不低。

乃是金陵城县令家的独生爱子,名叫郭有才。

这两人,每个身后,带蕴含着无比庞大的能量。

所以沈老太君,是打心眼里,想与他们两家搞好关系。

而这二人,面对沈老太君,脸上的神情也不倨傲。

反而主动下马,来到沈老太君的身边行礼寒暄。

因为他俩都知道,只要把面前这老人哄好了,那他们攻略马车之内的佳人,也就容易多了。

“我俩在城外游猎的时候,恰巧就遇到了刚刚归来的若芸小姐。”

“于是便一路护送她回来了。”

沈老太君听后,连忙颔首回礼道:

“多谢二位公子了。”

随着一声,宛如黄鹂般的娇声响起,从马车里就快步走下来一个美丽女孩。

“奶奶,若芸好想你呀。”

缕缕青丝,披在她的身后,一张标准的美人瓜子脸上,五官极其清秀可人。

特别她的那两片诱人红唇,略显丰腴且极其性感。

优美的脖颈之下,是一串珍珠项链。

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搭配着翠绿绣花长衫,更显其优美动人的身姿。

此时的沈若芸,已经扑到了沈老太君怀里,脸上的神情,也极其激动。

如此美人,顿时就把徐晓锋看痴了。

心中不禁暗道,像这样的大美女,就算前世的什么选美小姐,超女啥的过来,或许都远不及她的一半。

要是能和这样的美女,春宵一度,那才不枉做男人一回呢。

正当他边YY,边吞咽口水的同时,沈若芸也离开了沈老太君的怀抱,转而将自己身边的沈若瑶,抱在了怀里。

虽然平时的沈若瑶,很少开口说话,对待别人,也是冷淡的要命。

但是在姐姐的面前,她却展示了平时所见不到的亲昵。

抱着姐姐的纤腰,就和她自顾自的说起了话。

徐晓锋看着亲昵不已的姐妹二人,心中不禁感叹道,看沈若芸如此这般的绝世容貌,就能知道,她这个妹妹沈若瑶,在没毁容之前,到底有多漂亮了。

可惜,天妒红颜呀。

正在他感叹不已的时候,姐妹二人已经分开了。

而这时候的徐晓锋,心里却激动了起来。

这抱完了奶奶抱妹妹,抱完了妹妹……

那自己这个妹夫,是不是也能享受到这同样的待遇呢?

想到这里,徐晓锋生怕她不认识自己,于是便一脸兴奋的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叫徐晓锋,是若瑶的相公,我……”

他本以为,沈若芸也会上前来和他热情的打招呼呢,要是能再来个热情的抱抱啥的,那就更好了。

可谁曾想,沈若芸听到这话之后,只是冷冷的白了他一眼,然后便把目光移开了。

把他弄得,这个尴尬……

……

在一间充满少女脂粉香气的房间内,沈家姐妹俩,正在促膝长谈。

“妹妹,我在信里也没有多问,那个叫什么徐晓锋的,到底是咋回事?”

沈若瑶看着姐姐那一脸急切的样子,心中也是凄楚无比。

虽然有些羞于启齿,但她还是把事情的经过,和姐姐说了一遍。

可听完叙述的沈若芸,顿时就不干了。

不禁绣眉紧蹙,一脸气愤道:

“奶奶怎么可以这样!”

“你也够傻的,你真要是自杀了,那我和奶奶咋办?”

“还不直接伤心死?”

沈若瑶有些压抑的叹了口气。

“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这声叹息,落在沈若芸的耳朵里,顿时便感觉异常难受。

于是强忍着即将流出来的泪水,拉起妹妹的手,便准备向外走去。

第8章 凄惨遭遇

沈若瑶心里一惊,随即连忙问道:

“姐,你这是要拉着我去哪里呀?”

沈若芸冷哼道:

“当然是拉着你去报官呀!”

“奶奶能留那个家伙一条命,那是她善良。”

“可我却咽不下这口气!”

沈若瑶听后,却一把拉住了姐姐的胳膊,不住摇头道:

“算了吧。”

“要是这事传扬出去,那咱们沈家的名声,可就毁了。”

“反正,在此之前,我的脸已经……。”

“现在,我已经认命了。”

沈若芸见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心里虽是气愤的很,但也无可奈何。

可她却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一个针对徐晓锋的报复计划,便在她的心里,逐渐成型了。

……

这一天的徐晓锋,吃完午饭之后,就趴在了桌子上,打起了瞌睡。

没办法,他的那个好老婆,既宅的要命,话又少的可怜。

这就让他每天的生活,都无聊的要死。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徐晓锋打开房门一看,就见到了一个家丁站在了门口。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沈若芸想叫他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想找他商量。

徐晓锋的心里,虽然纳闷的很。

但一想到沈若芸那张粉嫩的娇颜,他的那颗心,就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也出现了很多绮色念头。

听闻自己的这位大姨子,尚未婚配。

也不知道是不是待在闺中寂寞了,想要与我吟诗作赋谈理想呢?

诶呀呀……

想到这里的徐晓锋,立马就满脸兴奋的走出了房间,跟随着那名家丁,向着沈若芸的小院走去。

这是一个充满了花香的院子,四周都是用竹子围成的篱笆。

想必面前这个,墙壁之上爬满翠绿藤蔓的房子,就是沈若芸的住处了吧?

也不知道古时候,未出阁小姐姐的香闺之中,又是个什么样子呢?

嘿嘿嘿……

待会儿我进去以后,就知道了。

正当他准备上去敲开房门的时候,没想到却被身后的家丁,叫住了。

“姑爷,大小姐先让你去房后的菜地里等着她,她有些事儿,一会就到。”

徐晓锋听后一愣,随即心中疑惑道:

这又是啥情况?

让我去偷菜?

还是要干嘛?

这丫头的心思,可真难猜……

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徐晓锋跟着那名家丁,来到了后院菜地。

这里也不知道是啥情况,地上光秃秃的,一颗菜都没有种。

就在他疑惑纳闷的时候,那名家丁,就已经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渐渐的,他就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了。

因为他隐约的听到了不少狗叫声。

而这声,刚才自己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突然,徐晓锋猛的一个转身,就看到了三条狼狗,奔着自己便冲了过来。

眨眼之间就扑到了他的面前。

徐晓锋连喊叫都没来得及呢,就被一条恶犬,恶狠狠的咬住了胳膊!

吃痛之下,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堪堪把那条恶犬甩开。

可让他无比绝望的是,另外一条,又奔着他的大腿,咬了过去。

就在徐晓锋心惊胆战的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便从对面传了过来。

“大黑,好样的!”

“继续咬他,他就是一个坏人,对待他不用客气的!”

徐晓锋心里一惊,然后就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就见到他曾经YY过的沈若芸,此时正双手叉腰,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

只这一瞬间,他就明白是咋回事了。

此时的徐晓锋,不会丝毫功夫,如果说能打死这三条恶犬,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所以他现在,只能尽可能的闪避着那三条恶犬的攻击。

尽管如此,他身上的伤口,依旧越来越多。

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向外渗出丝丝鲜血了。

可那丫头,仍旧没有喝住这三条恶犬的意思。

于是他心中一急,然后便软语疑问道:

“大姐呀,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非要这样折磨我呢?”

“我好歹,也是你的妹夫呀,你难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立马就被沈若芸喝止住了。

“住口!”

“你还有脸说!”

“你那样欺负我妹妹,我这么对付你,都算轻的!”

沈若芸看着他那浑身带血,凄惨兮兮的可怜样子,心里的怒气,也消解了大半。

只是她还缺少一个,放过这小子的理由。

于是她便瞪着徐晓锋,声音清冷道:

“想我放过你,其实也容易的很。”

“只要你对我说三声。”

“姑奶奶,我错了,以后肯定会尽心尽力照顾若瑶的。”

“我就放过你!”

“否则,你就等着做它们的宵夜吧!”

此时的徐晓锋,心里那个恨呀,都要恨死了。

都怪自己,一个疏忽便上了她的当!

可现在,又能咋办呢?

如果再任由这三个狗东西,使劲折腾两下子,那自己这条命,可就真的没救了。

虽然向这小妞道歉,挺屈辱的,但总比被这三个狗东西咬死来的强。

大不了等以后有机会了,在想办法整治这无比嚣张的小妞,就好了嘛。

至于这三个狗东西,做成狗肉火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分析清楚之后,徐晓锋便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

然后冲着沈若芸的方向,大声喊道:

“姑奶奶,我错了,以后肯定会尽心尽力照顾若瑶的。”

“……”

当他喊完三遍之后,徐晓锋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哑了。

一阵银铃般的娇笑之后,沈若芸也将那三只恶犬,叫走了。

……

当他被抬回房间的时候,顿时就把坐在床边的沈若瑶,吓了一跳。

因为他此时的尊荣,实在太吓人了。

不仅满身的血污,而且浑身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没有一块好地方。

甚至比那些沿街乞讨的乞丐,都要狼狈的多。

沈若瑶来到他的身边,皱眉不解道:

“你这是怎么了?”

如果徐晓锋没记错的话,这是他们俩,自新婚夜之后,沈若瑶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

徐晓锋听后,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别人穿越古代,或者做所向无敌的大将军,或者是富甲商界的豪门巨鳄。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