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耀,燕京林家百年不遇的神童,自幼跟随大师修炼...

林耀,燕京林家百年不遇的神童,自幼跟随大师修炼...

第1章 恢复之日

一座豪华的别墅内...

有一个和这个别墅并不应景的小屋子,屋子里面只有简单的的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并没有其他的装扮。

这个小房间,比起其他的房间简陋太多,仿佛不应该出现在这座别墅里面一样。

床铺上,一个面色俊冷的男子,盘腿而坐,面色通红。

双眼紧闭,身上插着无数的银针,看上去尤为的骇人。

不多时,黑色的水雾顺着男子的身体慢慢的冒出,凝结之后,打湿他充满冷汗的皮肤。

“呀!”

林耀低吼了一声,身上的银针瞬间飞出。

银针从林耀的身上离开,直接射到周围的墙壁之上,竟然是直接刺入墙中,宛如钉子一般。

“终于清理完了!”

林耀轻吸一口气,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

清理那一掌带来的损伤,林耀居然花了足足三年的时间!

三年,何等漫长的三年!

林耀的家族本来是燕京的一个小家族,可不知为何,这个小家族偏偏被燕京里面另外一个大家族盯上!

不明原因,一场宴会,林家几乎全被灭!

林耀,是这一次灾难的唯一幸存者!

林耀仍然记得,云海楼上,那个男人一步步的杀死自己家族里面的人,当着自己的面!

他就是燕京云家家主云覆天,林耀记得,云覆天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然后自己就失去意识。

林耀应该是死了才对,不过林耀的师父却在林耀被运出去的尸体上找到一线生机,把林耀拉了回来。

那一掌,林耀的气脉受损,就连林耀的师父都没有办法。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每日用针灸之术,理顺你的气脉,或许假以时日,你就可以恢复!”

这是师父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为了能够隐蔽自己的身份,林耀成为盛家的赘婿,这三年!是他这辈子过得最为憋屈的三年。

“呵呵!云覆天,恐怕你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我还活着吧!等着吧!我很快就会找你复仇的!”

一句话中,带着无限的仇恨。

...

不多时,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快步跑回家里面,她看上去极为的狼狈。

林耀见到回来的女人,不禁眉头一皱。

这个女孩的脸庞十分俏丽,性感的长腿,上面穿着黑色的丝袜,身上黑色的衬衫配职业短裙,瀑布一般的长发垂至肩头。

来人正是林耀的妻子盛雯。

但是回来的盛雯面色并不好看,林耀看出盛雯狼狈的样子,在仔细一看,盛雯的脸上居然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谁打的?”

林耀忽然发出声音,把盛雯吓了一跳。

不过盛雯很快露出冰冷的表情,冷冷的说道:“这和你有关系吗?难道你还可以为我报仇吗?”

林耀入赘到自己的家里面三年时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让她能够满意的事情。

游手好闲,让她对林耀早就已经充满厌恶,如果不是因为婚约在身上,她早就已经和林耀离婚。

林耀自然也知道盛雯的想法,所以才觉得在很多的方面对不起盛雯。

“你先坐下吧!”

林耀扶着盛雯坐在沙发上,同时开始用手轻轻的揉着盛雯的太阳穴。

林耀今天怎么了?忽然这么关心自己?

盛雯半信半疑的坐下,并没有过多的反抗。

慢慢的,盛雯发现自己的脸庞并没有那么疼痛。

看起来林耀还有两下子,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见到他施展了?

“你这按摩的方法跟谁学的?”

“自学的。”

林耀淡笑一下说道。

“你有闲心学这个,还不如正正经经找工作,起码能够养活自己。”

第2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耀的按摩非常舒服,盛雯顿时感觉好多了,同时气也顺了,心情愉悦了不少。

“你今天是去参加会议了吧!他们怎么敢动手打人了?”

林耀的声音还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盛雯心里一怔,甚至都怀疑自己听错。

“汪直隆想要我们公司的股票,我没有同意。”

盛雯低声说道。

汪直隆?这个名字林耀倒是听过几次,汪家的少爷,对盛雯一直都有意思。

不过傻子都知道,汪直隆只是想要睡盛雯而已,毕竟汪直隆现在都已经有妻子。

“我知道了。”

林耀眯眼笑道。

“你知道有什么用?”

盛雯撅着嘴巴,嘀咕道。

...

夜晚,一辆豪车经过路面,坐在车上的男子,旁边搂着一个穿的少到极致的女人。

“汪少爷,盛雯好像不领情啊,你都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她还是死死守着自己的股份。”

女人娇滴滴贴在汪直隆的身上,汪直隆露出一抹冷笑。

“没事,今天教训了她,如果她不听话,那我明天只能继续去了!”

汪直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今天打盛雯的时候,可真不是一般的爽啊!

“那是谁?”

司机一个急刹车,女人和汪直隆两个人都向着前座一倾,差点没有撞到头。

“司机,你特么疯了?谁让你急刹的?”

汪直隆大声呵斥道,显然对于司机的做法不理解。

“少...少爷,前面有一个人!”

“谁?”

“不知道,挡在车前面了!”司机说道。

汪直隆不禁觉得有一些奇怪,谁敢在这个地方拦车,难不成是碰瓷的吗?

汪直隆还没有来得及下车,那道身影已经到他的车门前。

“你是谁?”

汪直隆疑惑的看向那道身影。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手一伸,“咔嚓”一声直接击碎车窗上面的玻璃。

一手拉住汪直隆的衣领,然后把汪直隆往外面拉扯。

“你...你做什么?”

汪直隆见到来人竟然如此厉害,不禁满脸恐惧。

女人害怕的大叫起来,司机赶忙下车想要从后面攻击那道身影。

林耀面色一冷,直接一脚踢飞司机。

汪直隆见到司机居然被直接踢飞出去,心都凉了半截。

“大侠!有话好好说!我好想也没有得罪过你吧!”

林耀并没有多言,用力一拉,汪直隆直接从窗户的碎玻璃里面被拉出来。

碎裂的玻璃擦过汪直隆的身体,留下数到血痕。

“啊!痛死我了!”

汪直隆的手臂、头部和腰部都是被玻璃划出长长的血痕。

林耀并没有多言,将他一把甩在地上,冷冷的问道:

“哪只手?”

“手?什么手?”

汪直隆一时间还没有明白林耀的意思,不禁疑惑的问道。

“今天打人用的那只手?”

林耀这句话,一下子就把汪直隆给惊醒了!

这人原来是替盛雯这个小贱人报仇来了,不过盛雯有个什么势力?

居然还敢叫人来报复自己!

想到这里,汪直隆自然不害怕。

“呵呵!原来是盛雯叫来的人!居然敢对本少爷下手,回去告诉她,她完蛋了!老子明天就...”

汪直隆的话还没有说完,林耀反手一巴掌打在汪直隆的脸上。

“啪”的一声之后,汪直隆的脸居然直接肿了。

“啊!痛死我了!你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第3章 救人

“哪只手?”

林耀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就像是一个机器一样。

“我是汪家的二公子....”

啪!

又是一巴掌,汪直隆的另外一边脸也肿了起来。

“别打了!别打了!”

汪直隆终于感觉到害怕,急忙求饶。

“那只手?”

林耀继续发问。

“这...这只手。”

汪直隆伸出一只手,林耀径直抓住这只手,然后微微使劲儿一拧。

“啊!”

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在这里响起,汪直隆的手臂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林耀随手甩开他的手臂,冷冷的说道:

“下次,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打她,就买好棺材吧!”

说完,转身离开...

望着拿到漆黑的身影,汪直隆身体不住的颤抖。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简直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司机捂着肚子,颤颤巍巍的跑到汪直隆的面前。

“痛死我了!快送我去医院!还有告诉我大哥,还有老爷子!我要整死盛雯他们一家!”

汪直隆怨毒的说道。

“少爷...你看清那个人的脸了吗?”

“天那么黑,怎么可能看得清楚!”

汪直隆也不知道这个煞星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但是此人肯定和盛雯有关系!

只要他收拾盛雯一家,那么他就肯定会现身。

...

林耀缓步回家,因为没钱,自己居然连一辆车都打不到,这真是太讽刺。

走着走着,便看见几名黑衣人,在屋顶上面跳来跳去,这架势,像是在追杀谁。

难道是在追杀自己吗?

汪直隆应该还没有这么高的效率,这恐怕是在追杀其他人。

这些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也不方便参合。

林耀自顾自的走在路上,这时,林耀忽然听到呼救声。

嗯?

林耀扭头看了一眼,一名少女和一名老人倒在地上。

那个老人一看便知道已经受了重伤,身上的伤口不住的流血。

“雪芽,快回去找你父亲!”

老人用一个艰难的声音说道。

女孩儿不住的哭泣,一边摇头一边说道:“爷爷!在等一下,爸爸和叔叔他们肯定快来了!”

“哎!你听话,快点走啊!”

老人本来想要推走女孩,但是女孩还是倔强的守在老人身边。

突然,女孩似乎是发现林耀。

“求你帮帮我们好不好?我可要给你钱的!”

雪芽对着林耀哀求道。

不过林耀并没有说话,面不改色的继续前行。

“一百万!够不够,不够两百万,三百万!”

数值一直在往上涨,但是林耀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冷血?

“好了,雪芽,不要为难别人了,你快走吧!那几个家伙快要来了!”

老人剧烈的咳了几声,让女孩快点离开。

“如果你救了我爷爷,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陈家的恩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说完,陈雪芽直接跪向林耀的方向,然后磕了一个头。

林耀无语了,这是真的讹上自己。

不过陈家在江城里面的名声还是不错的,没有想到居然也会被追杀。

罢了!就当是送给他们的一个人情。

林耀慢慢的走到陈雪芽的面前,看了一眼老人的伤势。

老人身上被捅了好几刀,恐怕命不久矣。

“年轻人!你带着雪芽快点走,我来拦住后面的人!”老人握住林耀的手,虚弱的说道。

“你还是先不要说话了,不然死的更快。”

林耀冷冷的说道。

“你说什么了?”陈雪芽不满的说道。

原本是找一个来帮忙的,但是林耀上来居然就咒自己的爷爷。

“雪芽,闭嘴!”

老人呵斥道,他知道林耀说的没错,不过现在他也没有选择了。

第4章 银针

林耀拿出一根银针,刺入到老人的伤口里面,紧接着,从自己布袋子里面拿出一些白色的粉末,撒在老人的伤口上。

“啊!”

老人感觉到剧烈的疼痛,脑袋上流出冷汗。

“爷爷!你这么了?你这个混蛋,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陈雪芽看见老人痛苦的样子,不禁大声怒斥道,一把把林耀推到在地上。

不过很快,老人的面色就缓和了。

“你...你是医生?”

老人伤口上流血居然神奇的止住,而且伤口也开始逐渐好转。

“好了,我先走了。”

林耀冷冷的说道,随即准备离开。

“等一下!雪芽,快点道歉!”

老人按住自己的伤口,对着陈雪芽命令道。

陈雪芽也是明白自己做错了,连声说道:

“先生,我错了!你不要走!你救一下我爷爷吧!求你了!”

身为陈家大小姐,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的求过人?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恐怕都要笑死。

不过为了自己的爷爷,陈雪芽也管不了那么多。

“他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我先走了。”

“小友,可否留下名字?”

老人急忙对着林耀问道,能够拥有这么好的治疗技术,绝对不是一般的医生可以做到的。

“不了,让你们知道,可能更加危险。”

林耀刚刚想走,几道身影从楼上一跃而下,宛如飞鸟一般落在三人的周围。

“怎么多了一个?”

黑衣人奇怪的望着林耀,似乎不太理解林耀的出现。

“不管了!全杀!”

黑衣人低声说道,这一次的行动他们谋划了很久,不可能就此放弃!

既然被看到,那就全杀,反而倒是干净。

“小友,你先到老夫身后来!老夫先把这些家伙清理干净!”

老头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想要凭借自己刚刚才好的身体进行战斗。

陈雪芽赶忙扶住老爷子,说道:

“爷爷,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能战斗!”

不能战斗?现在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这些黑衣人是专门取他们的命来的。

“雪芽闪开!”老人把陈雪芽往后面一推,紧接着朝着面前的黑衣人一掌打去。

老人的武功底子不弱,一掌带着足够的劲气,狠狠的拍在黑衣人的身上。

剩下几个黑衣人都是面露惊奇。

不是说这个老头儿已经身负重伤,不能战斗了吗?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彪悍?

“一起上,不要给他还手的机会!还有把那个小子宰了!”

黑衣人指了指一旁的林耀说道。

“小友,到我这边来!”

见到这些黑衣人居然想要袭击林耀,老人急忙对着林耀喊道。

这些黑衣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一等一的杀手,这一次专门来刺杀自己。

也是自己一时大意,才中了他们的暗算。

而林耀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林耀并没有动,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举着刀剑对着自己砍过来。

“小友小心!”

老人大声喝道。

铿锵!

刀剑在林耀的头部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而且是悬空停了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你看!这个小子,居然能够隔空挡住我们的刀剑!”

一旁的一个黑衣人傻愣愣的对着领头的黑衣人说道。

“这怎么可能?”

领头人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望着林耀。

陈雪芽轻轻掩着自己的红唇,吃惊的望着林耀。

第5章 鬼神之术

刀剑咫尺相距,只要在往前面一点,就可以取下林耀的小命。

可是这刀却偏偏停驻!

“不可能的!”

那个人拿起刀,再一次用力的朝着林耀砍过去。

林耀手臂轻轻一动,一道银光闪过,这一次所有人都看清楚了!

是银针!

那是一根细细的银针,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林耀居然使用一根,挡住他们的刀剑。

林耀随手一挥,银针刺入到那人的脖子上面,那人直接倒在底上,一动不动。

就像是死了一样!

“什么?这是什么?”

银针杀人吗?他们见过许多的暗器,但是银针杀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几乎是瞬间秒杀。

“快撤!”

发现林耀是高手,领头之人也不傻,赶忙下令道。

但是已经来不及,林耀手中的银针已经飞出,银色的光芒在月光下飞射。

不多时,这些人连声音都还没有发出,就倒在地上。

陈雪芽的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他...他们都死了吗?”

陈雪芽的声音有一些颤抖,她见过很多的高手,但是像是林耀这样直接秒掉一群人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只是麻痹了他们的神经,没有死。”

林耀淡淡的说道。

银针上面有一些可以麻痹人神经的毒素,只要刺入到相关的穴位,就可以让人瞬间昏睡过去。

效果和来一记手刀差不多,把人直接打晕是差不多的。

“多谢大师!”

老人面色激动的对着林耀鞠了一躬!

陈雪芽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对别人鞠躬,陈家的老爷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今天居然朝着别人鞠躬。

不过看起来林耀并不领情,自己慢步的回家,甚至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雪芽!记住他的样子了吗?”

见到林耀离开,老人赶忙问道。

“记...记住了一些吧!”

陈雪芽还在刚刚的震惊当中,还没有反应过来爷爷问自己的问题。

“拥有这样的鬼神之术,未来在江城里面肯定有一席之地!我们要为陈家先把这个高手争取到!”

老爷子嘿嘿的笑道。

今天能够见到这种大师,也算是因祸得福。

...

夜晚,林耀回到家中,一个五十来岁的阿姨倒在沙发上,看上去似乎极为生气。

林耀刚刚回来,就破口大骂。

“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连晚饭都不知道做了?怎么?想要饿死我们啊?”

林耀并没有多加理会,慢慢的走进厨房。

这个老女人就是林耀的丈母娘万秋芳,因为自己进入到这个家里,没有一天消停过,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和自己作对。

“哼!真是越废越难!天天游手好闲就算了,居然还到处乱跑,说!是不是出去惹事情了?”

林耀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开始默默地做着晚饭。

三年多,实际上林耀早就已经习惯。

自己在这个家里面并没有太多的地位,不单单是万秋芳不给自己面子,就算是那整个盛家,也没有给过自己任何的好脸色。

在他们看来,盛老爷子把盛雯嫁给自己,是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第6章 工作

晚饭席间...

万秋芳仍然没有给过林耀任何的好脸色看。

盛雯忽然抬头说道:

“林耀,去找份工作吧!”

盛雯实在是不想看林耀这么游手好闲下去,自己早晚会和林耀离婚,她不希望到时候林耀一事无成,连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都没有。

也算是尽了自己做妻子的义务。

“嗯?你要给我介绍工作吗?”

林耀颇有兴致的问道。

“他能做什么工作?回头过去了,别还让我们倒赔钱!”

万秋芳不屑的说道。

盛雯并没有同万秋芳理论,她知道万秋芳对林耀早就已经是深恶痛绝,所以无论林耀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免不了挨一顿骂的。

“我的闺蜜开了一个药店,你去那个地方帮忙吧!工作也不是很复杂,你完全可以应付的!”

林耀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

...

第二天,林耀带着盛雯给自己写的一个条子,来到万有药铺,药铺里面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孩子正在不断地忙碌着。

女孩身上穿着素色的衣裙,一头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放在自己的肩上,看上去宛如一名仙子一样。

女孩望了林耀一眼,面色淡然的问道:

“你就是雯雯叫来应聘的吗?”

这个女孩子叫苏萱萱,是盛雯的好闺蜜,没有想到自家老婆长得美若天仙,她的闺蜜也是差不到哪里去。

“嗯,请问我干什么工作?”

林耀低声问询道。

“在这里扫扫地就可以了,工资给你开三千。”

苏萱萱似乎完全没有把林耀放在心上,自顾自在包着药,然后捆起来放到药柜里面。

林耀并没有反驳,看起来苏萱萱对自己虽然没有敌意,可是也不太看得起自己。

不多时,药店已经开始聚集不少外来的人前来买药。

林耀扫完地,坐在椅子上面,静静的休息一会儿,如果在其他的地方,还没有这种闲情逸致。

店里面还有两个人在帮忙,一男一女,男的似乎是这个地方大夫之一,而女的是帮着苏萱萱包药,贩售。

“这包药是您昨天预定的!拿好!”

这个男人叫余辉,看起来在这里工作多年,做事情也是颇为娴熟。

“余医生啊!上一次你开的那个药,好像作用不大啊!我老伴吃了有一段时间,可是没有好转啊!”

一个老太太拿着药,对着余辉说道。

余辉有一些不高兴,淡淡的说道:

“老太太,这就是你不懂了,哪有吃了药一下子就好的?这个肯定需要一个时间,慢慢调理!”

周围人也是纷纷劝慰老太太,中医调理很重要,需要一些时间。

可是老太太却一下子大哭起来。

“余医生啊!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你这个药吃了总不好,我后面可能就没有办法来看病了!”

余辉面色有一些厌恶,没有钱来这个地方抓什么药?

不过面上依然还是很和蔼,温和的笑道:

“老太太,这个药可不能断啊!要知道,如果药断了,你老伴的身体岂不是很难好了!”

第7章 将死之人

周围的人也是觉得颇为有理,毕竟你没钱,总不能找医生要钱吧?

总不可能免费为你医治吧!

林耀抬了抬眼皮,淡淡的说道:

“你开了药,又给别人开一副反药,这种钱挣得未免有一些昧良心吧!”

一句话,所有人都安静了,这时人们才注意到在角落里面休息的林耀。

被林耀这么提及一句,余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你在这个地方瞎说什么?你一个扫地的,还跑来评论我们医生了?”

“怎么了?不能评论吗?”

林耀淡淡的说道。

“呵呵!你有行医资格证吗?在这个地方大放厥词?”

余辉冷笑道。

“没有。”

林耀确实是没有行医资格证。

听到林耀否认,余辉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都听到了,这个小子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居然还在这个地方捣乱!”

“萱萱啊!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药铺里面怎么还出来这么一个捣乱的?”

“是啊!坐在这个地方,搞得自己跟神医一样!”

苏萱萱见到外面的人议论纷纷,连忙出来说道:

“大家不要误会,他是我们这里新来的扫地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他说的话都是信口胡诌的,大家不要相信!”

听到林耀居然只是这个地方一个扫地的,大家更加确信林耀这个家伙是为了哗众取宠。

“这种人放在药铺里面不好吧!如果哪一天被当真医生,给人一通乱治,那怎么得了?”

外围的人吵吵嚷嚷,苏萱萱的压力一时间剧增。

不过也怪这个林耀,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忽然乱说话?这不是故意让自己难办吗?

想到这里,苏萱萱再一次把目光投向林耀,现在看来只有开除林耀才可以让这些人信服。

可是自己的闺蜜刚刚把人放到自己这里,开除了盛雯那边怎么交代?

就在苏萱萱难办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抬着一个病人跑了进来。

“徐老太太!不好了,你的老头子不行了!”

徐老太太正是之前那个来开药的老太太,她的老伴在家里不行,邻居赶忙跑出来找。

但是谁都没用钱,又担心送到医院里面去要自己掏钱,于是他们选择直接把人给抬到这个地方。

“老头子!”

徐老太太看见自己的老伴儿,赶忙跑了过去。

此时的徐老头还没有完全死亡,不过已经是奄奄一息,恐怕这条命就在朝夕之间。

“余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会慢慢好起来吗?为什么我家老头子就不行了?”

徐老太太趴在自己的老伴身上一个劲儿的哭,周围的人看见都是尤为同情。

“余医生!你赶快来这个地方看一下吧!”

“是啊,这里就你和苏大夫两个医生,你们先把人救回来吧!”

毕竟医者仁心,有病人死在药铺外面,那对于整个药铺的名声影响可是不小。

余辉也深知这对自己名声可是很重要的!

于是赶忙跑到病人的身边,然后俯下身子检查,此时的病人呼吸已经十分微弱,身体有一些发凉。

“怎么会这样?”

余辉心中不经一凉,这老人恐怕是无力回天。

“余大夫,到底怎么了?没救了么?”

众人看向余辉。

第8章 污蔑

“他给老人开的药里面,包含有相互冲突的成分,两种成分在老人的身体里面冲撞,让老人的身体受到重创。”

林耀慢慢的走过来,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又诬陷余医生?”

“真是人性恶毒!这个时候居然都不忘记诬陷余大夫!”

周围人对林耀投去一个鄙夷的目光。

余辉自然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是他怎么敢承认了?

林耀也是一名医生,对于穷苦人家自然颇有同情之心。

他本来想要上前救治,可是苏萱萱此时已经迈着大长腿走了出来。

“林耀,你已经被开除了!”

苏萱萱冷冷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立刻获得周围人的喝彩。

“苏大夫做得好!赶快救人吧!只怕是人等不了了!”

林耀一再口出狂言,而且还是诬陷她带来的医生,她也实在是忍无可忍,到时候盛雯问起来,自己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苏萱萱生气的想到。

随即赶快上前,摸了一下老人的脉搏。

当感知到老人的情况的时候,苏萱萱一下愣住。

“他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

苏萱萱看向老太太,疑惑的问道。

“就是正常的吃饭喝粥!没有吃什么别的。”

老太太赶忙回答道。

“可是在他的体内有一些冲突性的...药物?”

苏萱萱有一些不敢相信,为什么?

这和刚刚林耀说的如出一辙,可是刚刚林耀连病人的脉都没有把!就已经判断出来。

她疑惑地看向林耀,此时的林耀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不可能的!他怎么会这些。”

苏萱萱摇了摇头,继续把这脉搏。

可是面色却越来越难看,老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他体内的药性相冲,恐怕回天无力。

“不...不行,恐怕...”

苏萱萱摇了摇头,有一些痛苦的说道。

徐老太太慌了,直接放声大哭起来。

“你们必须治好我的老伴啊!我的老伴啊!就是吃了你们家的药,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吃过!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徐老太太在这个制造的舆论压力不小,不少人已经开始怀疑药铺里面的药有问题。

“不会的,我们药铺里面的药没有问题的!”

苏萱萱赶忙对着周围人解释道。

林耀带着自己的行李出来,看了一眼慌张的苏萱萱,冷冷的说道:

“你们的药确实有问题,而且人也有问题。”

没有想到林耀居然还能够放出这样的话,苏萱萱彻底怒了!

这简直就是被开除的报复!

“你口口声声说余辉有问题!那你说说他为什么这么做?”

林耀轻吸一口气,说道:

“为了钱,用这种药可以让病人处于一个要好不好的状况,这样子就可以经常来抓药,凭这个牟利罢了!不过我想余大夫的药量应该没有抓好吧!”

“你这是污蔑!你污蔑我!我可以去法院告你的!”

后面的余辉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的,大吼大叫起来。

林耀拿着自己的东西慢慢走到病人面前。

周围人都是极为诧异的看着林耀,虽然林耀说的有理有据,可是他们还是不能相信。

毕竟不少人都是经常在这个地方抓药。

看见林耀朝着老人走去,众人十分疑惑,林耀这是做什么?

林耀,燕京林家百年不遇的神童,自幼跟随大师修炼...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