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必须离婚。 昔日王者隐退三年,做了一个上门女婿

离婚,必须离婚。 昔日王者隐退三年,做了一个上门女婿

第1章 跟乞丐抢食

“一块钱,看你穿的也算是人模狗样的,也拿得出手,看到没有,我这里最低消费十块钱,穷光蛋一个。”

滨海大酒店门口,一个穿着破破烂烂,双腿跪坐在一张滑板,大约四十多岁的,浑身脏乱的乞丐,很是不屑的对着陈林说道。

陈林当场神情一窒。

刚才他来到酒店门口,看到眼前的乞丐就起了恻隐之心,掏出一块钱零钱准备给这个乞丐,没想到却被对方给嫌弃了。

“钱不要就还我。”陈林脾气也上来了,冷哼一声说道。

说着就弯腰,从地上捡起自己刚才扔给乞丐的钱。

乞丐一看从自己面前抢钱,这还了得,一把按住那一块钱,大声吼道:“抢钱了,有人抢钱了。”

陈林动作顿时一僵,得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不就是一块钱吗?我不要了。

刚要转身离开,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嘲讽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我们赵家鼎鼎大名的上门女婿吗?”

“是不是自己老婆给你的钱花光了,居然抢一个乞丐的钱,还是一块钱。”

“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当一个男人。”

随着声音望去,一个穿着笔挺西装,戴着一副眼睛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对着陈林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年轻男子叫做李博文,曾经是赵菲菲的追求者,却没想到最后赵菲菲嫁给了眼前这个窝囊废男人。

一想到这里,李博文心中就产生无边的怒火,每一次看到他就忍不住羞辱对方一番。

可惜的是,陈林对于李博文的话仿佛就像是没听到一样,表情平静,习以为常,因为这样的话,他已经听了三年。

也经受了三年的羞辱。

三年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没钱没势吃软饭的废物,窝囊废,却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什么?你说他是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靠,真他妈的废物,一个大男人,就算是去乞讨,也不能依靠一个女人活着,瞧瞧我,虽然没有双腿,但是我靠着乞讨为生,一样活得很好。”一旁的乞丐,一脸厌恶的看着陈林。

他本来还以为陈林只是一个穷光蛋,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没有任何尊严,吃软饭的窝囊废上门女婿。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再看车牌号,这不是滨海市最大企业浩天集团董事长张浩天的座驾吗?

“终于来了,我李博文足足瞪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了。”

李博文一脸激动,不由的朝着陈林看了一眼,一脸不屑。

李博文深吸一口气,做好了随时准备上前的准备。

车门打开。

赫然就是张浩天从车内走了出来。

就在李博文准备上前的时候,张浩天却一脸恭敬的站在车门口,扶住车门恭恭敬敬的等候着什么人一般。

紧接着车内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一身戎装,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铁血气息,年轻男子双目横扫,淡淡扫视了众人一眼,大步朝着酒店内走去。

刚走了几步,目光突然仿佛看到了什么大人物一样,浑身轻颤,一脸的惊骇,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军...军主。”

是他。

不,不是他。

太像了,太像那个人了。

那个曾经镇压异国,威震国际,如同一道旋风一样席卷全球,让全球所有势力在他的威压之下,俯首称臣,卑躬屈膝。

因为他是王。

他万古独尊,睥睨天下。

三年前一战,他更是一战定乾坤,彻底让异国势力俯首称臣,不敢跨越边界一步,甚至主动赔偿巨额赔款。

但是就在三年前,那最辉煌,最荣耀的一战之后,他消失了。

有的人认为他在那一战中身受重伤,选择了隐退。

也有人认为他死了。

但是他霍青却始终认为他还活着。

只等有一天,当国家有难之时,他必然会再一次出现,力挽狂澜,威震国际,守卫这一片锦绣山河。

“霍少,你怎么了。”张浩天疑惑的对着霍青问道。

霍青深吸一口气,刚要说些什么?

李博文拿着合同,一脸献媚的走了过来说道:“张总你好,我是李氏集团的李博文,我这里有一个绝对赚钱的大项目,希望你能够看看。”

李氏集团什么东西?

没看到自己正在接待贵宾吗?

这点眼力劲都没有。

张浩天脸色铁青,一脸愤怒,刚要叫保安来把李博文轰走,霍青突然转身对着张浩天说道:“你可认识站在门口的那个人,穿黑色体恤的那位,快,告诉我?”

“谁?”

“他?”

张浩天顺着霍青的目光看了过去。

赫然就是陈林。

端详半天,不认识,当即摇头。

“那个,我可能认识他。”一旁的李博文连忙说道。

眼前这位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刚才他看的出来,自始至终张浩天都对他毕恭毕敬,要知道张浩天是什么身份?

滨海市最大企业的董事长,这位霍少,该是何等身份。

“快说,他是谁?”霍青连忙问道。

李博文说道:“他叫陈林,是赵家的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

陈林。

他叫陈林。

霍青只觉得自己脑海顿时轰鸣一片,是他,真的是他,一样的模样,一样的名字,浑身上下散发的淡淡的气势,除了他还有谁?

李博文赶紧对着霍青说道:“霍...霍少,说起这个陈林,就是一个废物,没有工作,天天在家洗衣服做饭,有没钱,就刚才,他朝一个乞丐抢钱,这种人,也配出现在霍少面前。”

“霍少放心,我马上叫保安,把人给轰走。”

说着李博文就转身朝着保安挥挥手,大声吼道。

碰。

但是下一刻,他刚一张嘴,突然觉得自己胸口一疼,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自己这是怎么?自己怎么飞了起来,还有,胸口好痛。

“他也是你能够亵渎的。”

霍青满脸杀意的对着躺在地上,一脸蒙圈的李博文说道。

说着,便一脸恭敬的走到陈林的面前,对着他就深深的鞠了一躬,起身,敬礼,再鞠躬,再起身,再敬礼,一连三次。


第2章 昔日的王找到了

“军...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青啊!”

霍青,连张浩天这位滨海商界第一人都要毕恭毕敬的大人物,此时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泪流满面,毕恭毕敬。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我的眼花了。

捂着自己胸口,躺在地上的李博文使劲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远处的乞丐更是吓得浑身哆嗦,不由自主的悄悄地滑动自己的滑板车,想要逃离此处。

我的乖乖,我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不走,难道等死。

陈林看着眼前的霍青,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认识吗?”

认错人。

不,绝对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认错人。

要知道,当初自己可是亲眼见证了他一人独战一国的荣耀战斗,更是有幸跟他交谈过一句。

但是他为什么不承认了。

难道他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对,一定是这样。

霍青一瞬间想清楚了陈林的意思,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内心的冲动和喜悦,说道:“对不起,我可能真的认错人了,说实话,你跟一个我霍青这一辈子最崇拜的人很像。”

“可惜了你不是他。”

认错人了。

听到霍青的话,李博文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你认错人了,就活该自己被打,自己冤不冤。

也是,他要真的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会去赵家当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

一想到这里,本来对陈林就充满恨意的李博文,更是恨不得一巴掌将他给拍死。

“真不知道当初老太君怎么想的,偏偏要让这个窝囊废入赘到他们赵家,嫁给了菲菲。”李博文忍者疼痛,不忘对着陈林讽刺两句。

不过现在不是收拾你的时候,老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李博文连忙三两步走到张浩天的面前,说道:“张总,你看看这个项目,保证有着巨大的收益,张总。”

可惜的是,张浩天根本懒得理会李博文,在他的示意下,保安立马将李博文给拦了下来。

霍青此时满心激动,走到一旁,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很快电话通了。

“我是北境战区,王牌第一军团神盾上校,汇报北境战区指挥部,我找到军主了。”

“什么?找到军主了,他在什么地方?”

“在滨海,就在刚刚我见到他了,就是他。”

轰。

随着霍青这个电话打出去,整个国家震动了,整个北境都震动了,不是人甚至高兴的哭了起来。

找到了。

终于找到了。

他还活着,他回来了。

我们的军主,我们的信仰终于找到了。

“传我的命令,王牌第一军团,警卫团全体集合,前往滨海,我们去接我们的军主回家。”

“告诉军部,我们的军主找到了。”

“我要去滨海,我要接军主回归。”

“我也要去滨海。”

北境战区震动,一个个气团山河,桀骜霸道的军团长更是坐不住了,纷纷动了起来。

数百辆军用越野车离开北境战区,直奔滨海而来。

车上坐满了北境军中高层。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接回他们的信仰,接回他们的军主。

而此时,陈林正在滨海大酒店寻找着赵菲菲。

赵菲菲,赵家最宠爱的女儿,身材样貌那可是无可挑剔,当初追求她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但是,就在三年前,赵家老太君,偏偏逼迫赵菲菲嫁给了一个从没有见过一面,没钱又没权的窝囊废。

而今天赵菲菲跟几个闺蜜好友正在滨海大酒店吃饭。

“菲菲,你说你,三年前真不知道怎么想的,怎么就找了一个又没钱又没权的穷光蛋老公。”

“你看我,前不久我男朋友想我求婚了,定制版十克拉钻戒,花了我男朋友足足一百多万。”

“就是,还有我,这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车,最新款保时捷。”说着一个闺蜜拿出车钥匙来,放在桌子上。

“菲菲,你老公给你买了什么?不会什么都没有买吧!不过也是,他可是全职煮夫,整天在家洗衣做饭,工作都没有一个,平时花钱还是我们菲菲给了,他会有钱买东西。”

“菲菲,依我看,要不你把他给休了,重新找一个,我可是知道我们的周少可是至今都没有忘了你,是吧!周少。”一个闺蜜朝着对面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道。

年轻男子,也就是周少说道:“菲菲,只要你愿意,我一定娶你。”

赵菲菲脸色铁青,对于陈林他虽然讨厌,但是毕竟是自己的老公,被自己的闺蜜当场说出来面子上也挂不住。

“好了,不要说了,没看到菲菲都生气了。”一个闺蜜说道。

“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不过你们不要看自己男朋友买这麽多贵重的礼物,你们信不信,你们要是给自己男朋友打电话,他们保证找借口不来,或者干脆说自己有事,下一次买礼物给你们赔罪,菲菲的那个窝囊废老公就不一样了,一个电话,他保准屁颠屁颠的赶过来。”

“真的假的。”

“要不试试?”

“对,试一试,菲菲?”

“好吧。”

赵菲菲看到自己的闺蜜起哄,当即便给陈林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你们说,菲菲的老公多长时间能够赶来,我赌他半个小时过来。”

“我赌二十个小时。”

“我赌十五分钟。”

“我可说好了,今天谁输了,谁买单。”

“那就这样说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终于。

包厢的们被打开了。

赫然正是陈林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21分18秒,我赢了,你们都输了。”

“可以啊!菲菲,把自己的老公调教的不错,这麽快就来了。”

赵菲菲此时脸色铁青,因为他输了,按照家里到这里的路程,十五分钟左右就足够了,今天却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钟。

陈林浑然不知道这一切,连忙走到赵菲菲的面前说道:“老婆,我来了。”

“你迟到了。”赵菲菲冷冷的说道。

陈林顿时神情一窒,说道:“老婆,对不起,我路上遇到点麻烦耽搁了,我已经以最快速度赶过来了,我向你道歉,我下一次再也不敢了。”


第3章 我要跟你离婚

“下一次,你还有下一次。”赵菲菲冷冷的说道:“陈林,你没权没势,没工作,除了在家洗衣做饭,你还能做什么?你就是一个窝囊废。”

“给我跪下。”赵菲菲冷哼一声,突然说道。

“老婆,我。”陈林顿时浑身轻颤。

“没听到吗?我让你给我跪下。”赵菲菲再一次说道。

陈林摇着头说道:“对不起,我不能跪。”

赵菲菲顿时怒了,对着陈林就劈头盖脸的说道:“陈林,你不跪是吧!你说,家里距离酒店才多远,给你十五分钟该够了吧!你看看你花了多长时间,二十一分多钟,我看你眼里根本没有我,我赵菲菲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听了奶奶的话,嫁给你,既然这样,我们离婚吧!”

离婚。

这一刻,赵菲菲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离婚。

自己现在才二十七岁,依然青春年少,依然貌美如花,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自己,跟这个窝囊废离婚,自己再重新找一个,一定比他强百倍,千倍。

三年前她的奶奶还在世的时候,非要逼着他嫁给这个窝囊废,还说什么自己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

但是现在了?

他带给自己的是什么?

耻辱还是耻辱。

这一切她赵菲菲受够了。

陈林脸色巨变,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赵菲菲,离婚这个词就是从赵菲菲嘴里说出来的。

“怎么,不愿意离婚,还是说,要钱才肯离婚,也是,要不是为了钱,你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会选择入赘赵家,当上门女婿,说吧,要多少钱。”

“正好我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这可是你一辈子也挣不来的钱,拿着你的钱,给我滚。”周晓峰,一个一直对赵菲菲垂涎三尺的富二代,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来,不屑的说道。

“怎么?嫌钱少,给你你就拿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不要一分钱都拿不到。”

“菲菲,你愿意跟这个窝囊废男人离婚,嫁给我吗?”周晓峰对着赵菲菲说道。

“这。”

赵菲菲顿时语塞,她不止一次想过跟陈林离婚,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嫁给周晓峰啊!

“菲菲,嫁给他,嫁给他。”

一众闺蜜好友,看这架势,跟着纷纷起哄起来。

“陈林,你都看到了,菲菲根本不喜欢你,识相的拿着周少给的卡,立马滚蛋,一百万不少了,足够你重新找一个女人了。”

“看什么看,没听到吗?拿着卡给我滚。”周晓峰不屑的说道。

陈林默默的看了众人一眼,朝着周晓峰走了过去。

他动了。

他接受了。

一百万,果然是一个软饭男,为了一百万,连自己的老婆都可以不要。

废物。

真丢脸。

“窝囊废就是窝囊废,我就说吗?他入赘到赵家,就是为了钱,现在证实了吧!”

就在众人兴奋的目光中,陈林接过周晓峰手里的银行卡。

本以为拿到钱要离开的众人,却听到一声咔嚓身来。

银行卡被硬生生的折断了。

“陈林,你干什么?这可是浩天集团的金卡,折断了,不能补办的,你居然把他折断了。”周晓峰微微一愣,随后气的不轻。

“陈林,今天你要是不拿出一百万来,休想离开?”

众人听到周晓峰的话,也是一阵心痛,虽然大家都是富二代一个,但是也不能说把,一百万说扔了就扔了。

“菲菲,你这老公当真是疯了,这可是一百万啊!”

“菲菲,这种老公,早就该离婚了,你居然还等到现在。”

“离婚,一定要离婚。”

周晓峰指着陈林说道:“陈林,你个窝囊废,敢毁了我的一百万,好啊,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抢走你老婆的,不对,你们马上就要离婚了,菲菲马上就不是你的老婆了。”

说着,周晓峰一把朝着赵菲菲搂了过去。

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去搂这个男人的女人,就因为对方有钱,这个男人居然连动都不敢动。

这个男人还是不是男人。

就在众人摇头不已的时候,陈林动了。

仿佛犹如射出去的一支利箭一样,瞬间出现在周晓峰的面前,扬起巴掌,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周晓峰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响切整个包厢,所有人都愣了。

打人了。

陈林居然打人了,打了周晓峰。

赵菲菲更是脸色一阵惨白,对着陈林吼道:“陈林,你疯了,周晓峰可是浩天集团董事长,张浩天的外甥,你不要命了。”

疯了,彻底的疯了。

连周晓峰都敢打。

“陈林,你居然敢打我。”

反应过来的周晓峰整个人都疯了,滔天怒火在心中燃烧起来,对着陈林就大声吼了起来。

陈林看也没看周晓峰一眼,而是转身看向赵菲菲说道:“老婆对不起,这三年我让你受委屈了,跟我回家吧,我向你保证,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看不起你。”

“回家,你认为你还能回家吗?”周晓峰愤怒的吼道:“陈林,你死定了,我要弄死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告诉你,我舅舅是浩天集团董事长,张浩天。”

“我叔叔是警局副局长。”

“我妈是市政府高官。”

“赵菲菲,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让这个窝囊废跪在地上给我磕头,我周晓峰把话撩在这里,不管是你,还是你们赵家,我一定不会放过。”

骇人的身份。

疯狂的怒吼,顿时把所有人都震撼到了。

赵菲菲更是脸色铁青。

在场唯有陈林一人,一直一脸淡然,仿佛周晓峰的身份和背景,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老婆。”陈林伸出一只手,一脸期望的望着赵菲菲。

赵菲菲怎么也没有想到周晓峰的背景居然如此深厚,心中充满了震撼。

面对陈林的期望,身子不由自主朝后退了两步,躲开了他的手,摇着头,一脸厌恶的说道:“陈林,没听到周少的话吗?让你跪下来磕头认错,你自己找死,不要连累我们赵家,你就死了这一条心,我是不会跟你回去了,不,应该是你要给我滚出我们赵家。”


第4章 我就等着你抓我

“对不起。”陈林做着最后的努力。

“对不起,你除了会说对不起还会做什么?我怎么会嫁给你这样一个废物,三年了,你除了要钱,就是让我丢脸,你还会做什么?我赵菲菲跟你有仇是不是,你这样来祸害我。”赵菲菲一脸厌恶的说道。

“告诉你,陈林,要么今天给我跪下给周少赔礼道歉,要么我们离婚,给我滚出赵家,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

恶心。

居然恶心。

这就是自己三年来,任劳任怨,一心对她好,想要给他幸福的女人,他居然恶心自己。

还要跟自己离婚。

陈林深深的看着赵菲菲,凄凉的笑了。

自己三年的付出,等来的却是这个,让自己这个老公,给别的男人下跪道歉。

要么就是离婚。

“如果我不下跪了。”陈林说道。

这一刻,陈林对于赵菲菲深深的绝望了。

三年了,终于走到了尽头了?

“不跪你就给我去死。”

赵菲菲说着一巴掌朝着陈林就扇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一巴掌打中陈林,陈林突然抬起头来,一把抓住赵菲菲的手,满脸失望的看着赵菲菲。

“陈林,你干什么?你还敢跟我动手。”赵菲菲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林,一把抽出自己的手,气愤的说道。

“好大的胆子,菲菲,这种男人太放肆了,吃你的喝你的,还敢还手,马上让他给你跪下磕头认错。”一个闺蜜不屑的说道。

“现在不是流行跪榴莲吗?买个榴莲回去让他跪。”

“你那里来的老黄历了,还跪榴莲,现在跪遥控器,还不准换台,不对,跪键盘,打出一行字来。”

“陈林,听到没有,马上给我跪下,要不然我们就离婚?”赵菲菲冷冷的说道。

“好,我答应了。”

陈林说道。

“既然答应了,那就滚过来跪下,正好我的鞋脏了,给我舔干净。”周晓峰伸出一条腿来,对着陈林说道。

赵菲菲一脸厌恶的说道:“没听到周少的话吗?赶紧跪下,看着你我就想吐。”

“赵菲菲我想你误会了,我说的我答应,不是我答应下跪,而是我答应跟你离婚。”陈林说道。

他答应离婚。

哗!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哗然。

什么时候他陈林变得如此硬气,他不是打不赢离婚吗?他不是一个窝囊废吗?

陈林深吸一口气说道:“赵菲菲,我承认这三年,我没有给家里拿过一分钱,但是我这三年来,我陈林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给你叠床铺被,洗脚,哪一件事不是我做的,我自问我没有那一点对不起你赵菲菲,对不起你们赵家。”

“是,我没钱没势,所以我配不上你,那好,既然这样我们就离婚吧。”

陈林说完深深的看了赵菲菲一眼,摇摇头,转身就走。

“陈林,好,离婚就离婚,你个混蛋,我赵菲菲瞎了眼才会嫁给你,就你这种废物,就活该没有老婆,你就等着一辈子打光棍好了。”

对于赵菲菲的话,陈林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在他说出离婚的那一刻,赵菲菲已经跟他再也没有关系。

反驳,还是据理力争,他配吗?

“给我站住,怎么就这样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周晓峰面目狰猛的说道。

“打了我周晓峰,就打算这样走了,今天不给我磕头认错,把鞋子给我舔干净,休想离开。”

陈林站住脚步,转身冷冷的看着周晓峰说道:“怎么,你是打算打回来,还是说仗着你舅舅,二叔,把我抓起来。”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舅舅是浩天集团董事长,二叔是警局副局长,有钱有势,我好害怕。”

周晓峰冷冷的说道:“害怕就对了,什么玩意,敢打我周晓峰,赶紧给我跪下,看到没有,老子鞋都脏了,赶紧舔干净,然后给我滚,不要打扰我们喝酒。”

“就是这一双脚啊!”陈林说道:“的确是有点脏。”

“那就来给我舔干净。”周晓峰一脸讥讽的说道。

“就是陈林,没听到周少的话吗?不舔干净,就把你抓起来,让你坐牢。”

“坐牢,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坐牢。”陈林冷哼一声说道:“对了,我刚才的意思是,既然你认为你这一双脚有点脏了,那就不要好了。”

陈林说着一脚朝着周晓峰踹了过去。

“啊!”

周晓峰惨叫一声,咔嚓声响起,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剧烈的疼痛让周晓峰汗如雨下,脸色惨白。

“陈林,你死定了,你下半辈子就等着在监狱里面度过,我周晓峰说到做到。”周晓峰对着陈林吼叫起来。

“陈林你疯了,你居然还敢打周少。”赵菲菲气的浑身颤抖,对着陈林大声呵斥道。

陈林淡淡的看着赵菲菲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打算离婚了,你已经没有权利管我。”

“还有,不是要抓我吗?我在这里等着。”陈林说着就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林。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窝囊废上门女婿吗?

此时判如两人。

但是那又如何,敢打周少,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一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充满了不屑和幸灾乐祸。

“菲菲,你看看,这就是你的老公,什么玩意,好在你们要离婚了,要不然下半辈子你就毁了。”

“就是,菲菲,这种人,早就该赶出你们赵家了。”

几个闺蜜朋友纷纷你一嘴,我一嘴的贬低陈林。

而他们完全不知道,就在距离酒店数十公里之外,一排价值不菲,十辆粗狂大气的军用越野车快速的驶入滨海。

如此震撼的车队,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太不可思议了。

太震撼了。

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如此庞大,大气,充满震撼的车队。

所有人纷纷驻足脚步,看着这一辆车队的通过,议论纷纷,猜测不已。

滨海莫非是发生了某件大事不成。

还是说是某位大人物来他们滨海了。

对,一定是那位大人物来滨海了。


第5章 你确定能够打中我

“这可是北境战区,第一王牌神盾军团专用军用神盾越野车,一款民用车价值就是一千多万,全国只有七辆,专用军用车更贵了,至少一辆车三千多万,这里足足十辆之多。”

一个车辆发烧友不可思议的惊呼道。

“难不成是那位爷回来了。”

一想到这位爷,无不浑身震撼,关于那位也的传说至今在民间流传,威震寰宇,气吞天下,睥睨天下。

北境军主。

不败战神。

一己之力。

鼎定乾坤。

但是三年前,这位爷在荣耀无比,功成名就之时,突然销声匿迹,三年了,难道他人就在滨海不成。

车辆所过之处,一众车辆纷纷让道,数百辆神盾越野车,直奔酒店而去。

而在酒店之内。

陈林一脸淡定,云淡轻描的坐在哪里,好像得罪周晓峰的人不是他,要被周晓峰报复的人也不是他,他就是一个看客一样。

众人纷纷摇头不已。

“我说陈林你不但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傻子,得罪了周少,你还不赶紧跪地求饶,说不定待会儿还会从轻发落,关你几年就放你出来,你倒好,还跟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

“一个赵家的上门女婿,还这麽豪横,是我眼花了,还是时代变了。”

“不,不是你眼花了,也不是时代变了,而是这个窝囊废还不知道接下面要面对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看向陈林就像是看到一个傻子一样。

陈林淡淡的看着周围嘲笑的众人,一脸冷漠,对于他来说,你被狗咬了,难道你还要咬回来不成。

别人看他是傻子,是疯子。

在他眼里,他们何尝不是傻子,疯子了。

“碰。”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从门外走进来几个捕快,环视了一眼众人,问道:“请问谁是周晓峰。”

“我是。”

周晓峰忍着疼痛,举起手来说道。

“周少,我们奉了周局的命令,前来向你报道。”几个捕快说道。

周晓峰点点头,指着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居然敢打我,赶紧把他给我抓起来。”

几个捕快看了一样周晓峰的双腿和疼的变形,面目狰猛的脸,心领神会,转身对着陈林说道:“跟我们走一趟吧,你被捕了。”

周晓峰更是疯狂的说道:“陈林,你居然敢跟老子作对,还敢打我,我周晓峰说过,不弄死你我就不是周晓峰。”

“抓你,仅仅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更美味的大餐等着你了。”

“白痴。”

陈林对于疯狂的周晓峰摇摇头一脸不屑。

转身淡淡的看着几个捕快说道:“你们信不信,你们要是抓了我,到时候,不单单你们要脱下这一身捕快服这麽简单,恐怕整个滨海都要为之震动。”

“而你们的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三年的隐退,这一刻,他终于决定,回归自我。

军主一怒,伏尸百万。

亵渎军主,当诛。

“死,小子,你威胁捕快,罪加一等,又得罪了周少,看来你这一辈子只能把牢底坐穿了。”一个捕快说道。

“就是,这种人就该严惩不贷,一个上门女婿,窝囊废,也敢口出狂言,什么玩意。”旁边一个巴结周晓峰的人说道。

“我当什么人物,原来是一个上门女婿,也敢跟我们豪横,带走。”一个捕快一脸不屑,说着拿出手铐,朝着陈林就拷了上去。

看着这一幕的众人,无不一脸幸灾乐祸。

包括赵菲菲,面无表情,仿佛陈林被抓走,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一般。

眼看着这个捕快手中的手铐就要铐住陈林。

陈林突然动了。

众人只觉得一花,这位捕快就像是一个稻草人一样,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打人了。

怎么可能。

“陈林你居然敢袭击捕快。”

“你他妈的找死。”

“弄死他。”

其余几个捕快,顿时怒了,朝着陈林就冲了过去。

这一刻,周晓峰,包括赵菲菲都当场呆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疯了,他们的彻底疯了。

这一下,这个陈林彻底完了。

打了周晓峰,现在还打捕快。

但是下一刻,更惊讶,不可思议的等着他们。

陈林再一次动手了。

甚至众人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几个捕快齐齐发出一声声惨叫,便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你们要抓我,可不够资格。”陈林淡淡的说道。

“给我双手抱头,跪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捕快从腰间摸出一把枪来,对着陈林大声吼道。

“你他妈的敢袭击捕快,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这个捕快气疯了,他当了七八年捕快,还没遇到敢袭击他们的人。

“对,这种穷凶极恶的人,就该枪毙了他。”一旁的周晓峰嘶哑咧嘴的说道。

陈林冷冷的看着这个捕快说道:“你确定你敢开枪。”

“老子不干开枪,那老子就开枪给你看看。”这个捕快对着陈林大声吼道。

陈林依然冷冷的说道:“开枪,你可想过开枪的后果,而且你确认你能够打中我。”

“对,打死他,一枪打死他。”周晓峰更是大声吼道,面目狰猛。

这个捕快看到陈林如此不屑的看着自己,加上周晓峰的挑拨,整个人都疯了,抬起枪来,就准备朝陈林扣动扳机。

踏踏踏踏。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包厢微微晃动起来,一排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准备开枪的捕快当场一愣。

所有人都是一团雾水。

怎么回事?

随着众人疑惑的表情,从门外走进来一群身穿戎装,铁血刚毅,浑身散发着惊人煞气的军人齐齐的走了进来。

特别是最前面几个人。

可以清晰的看到肩章上那金辉麦穗,一颗颗将星闪闪发光,让人不自觉的被人吸引。

“大胆。”

“放肆。”

“给我住手。”

随着这一群铁血军人踏入包厢,第一眼就看到了手持武器,正对着陈林的捕快,顿时大怒,在人群中更是冲出一道身影,瞬间来到这个捕快的面前,一把夺过他的武器,而这个捕快也如遭电击,整个人软软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第6章 我们错过了什么

“末将东方胜特来迎接军主回归。”

“末将黄真...。”

足足五六位将军,齐齐的朝着陈林敬礼,还特来迎接他回归。

回归什么?

他到底什么身份,假的吧。

这些人是他找来的演员吧。

演的也太像了。

还军主,知道什么是军主吗?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众军之主,一声令下,数百万北境大军响应。

周晓峰不屑的说道:“陈林,你是不是傻,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群演员,还军主了,你怎么不说你是人皇了,更像。”

“你们说,有谁见过这麽年轻的军主,那位军主不是战功赫赫,气吞山河,睥睨天下之辈。”

“不过你找的这些演员演的还挺像的,这气势,遇到陌生人还当真了也说不定了。”

“放肆。”

“你是何人,居然敢如此对我们军主说话。”东方胜冷冷的看着周晓峰说道。

“靠,你还真的自己是个将军,这里是滨海,一群演员,也敢来放肆,信不信我周晓峰一个电话,让你们这些三流演员一辈子都接不到戏,赶紧滚,我要收拾的是他陈林,跟你们没关系。”周晓峰嚣张不可一世的说道。

“捕快同志,快把他们给抓起来。”周晓峰对着爬起身来的捕快说道。

这些捕快此时也是眼神不善,对着东方胜等人说道。

“你们是那个公司的演员,不知道冒充军人,特别是将军是犯法的吗?”

赵菲菲此时也是满脸失望,以前只觉得陈林没钱没势,没工作,整天只知道洗衣做饭,围着他转,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疯狂,白痴,外加演戏。

找一群演员,演军人就罢了,还演一群将军。

一个将军来到滨海就足可以让整个滨海震动,恐怕整个滨海各大势力豪门都要纷纷巴结,你倒好,偏偏找了一群。

“演戏,你认为我们是演员。”东方胜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见过狂妄的没见过如此狂妄的。

见过白痴的也没有见过如此白痴。

当即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件,朝着这些捕快递了过去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

一个捕快当即翻开证件。

看到证件,顿时浑身一颤,汗水顺着额头一颗颗流了下来。

北境战区第一军团长东方胜。

几个大字。

军中钢印清清楚楚。

难道是真的,他们真的是北境军人,而不是所谓的演员。

一旁的周晓峰说道:“捕快同志,你可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要想造假还不简单,他陈林什么人,我周晓峰太清楚了。”

“菲菲,你也说句话?”

赵菲菲点点头说道:“他陈林就是一个上门女婿,真要是什么军主,也不会入赘到我们赵家了。”

说着赵菲菲转身对着陈林说道:“陈林,你真让人恶心,我本以为你窝囊废也就罢了,为了让我后悔,为了嘲讽我,居然弄虚作假,你觉得有意思吗?”

“我真后悔怎么会容忍你三年。”

“住嘴。”

这个时候拿着东方胜递过来证件的捕快突然大喝一声,满脸恐惧和悔恨,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东方胜的面前。

扬起巴掌就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一边打一边说道:“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冒犯了诸位,我该死,我该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一起跪下,请求诸位大人的原谅。”

其余捕快当场愣了,这是玩哪一处。

他们的队长怎么当场跪了。

难道证件是真的,他们的身份也是真的。

一想到这里,众人哪里还站得住,纷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捕快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们认为证件是真的不成。”周晓峰说道。

“闭嘴。”

此时这些捕快看向周晓峰的眼神都不对了,“周晓峰不要以为你是周局的侄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证件是假的,你哪只眼睛证明证件是假的,我告诉你,这一次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但是你,你叔叔也要跟着完蛋。”

“怎么可能?”

“你们是开玩笑的吧!”

“他陈林就是一个上门女婿窝囊废,怎么可能认识什么将军。”

“他更不可能是军主了。”

陈林突然说道:“认错态度不错,就饶了他们,让他们滚吧。”

“听到没有,让你们滚。”东方胜冷冷的说道。

“是,是,我们这就滚,马上滚。”

滚字。

在这些捕快听来此时无疑是最美妙的声音,简直恨不得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包厢。

陈林转身朝着东方胜等人看了过去说道:“你们来了。”

“三年了,足足三年了,军主,我们好想你。”

此时这些铁血刚毅,气吞山河,桀骜霸道的军团长们,就如同一个个孩子一样,泪流满面,一脸激动的盯着陈林。

“好了,你们可都是军团长,各个麾下数十万大军,让自己的士兵看到了,还不笑死你们。”陈林笑着说道。

“不怕,能够重新见到军主你,能够继续在你麾下听命,被那帮兔崽子看到也没有什么?”东方胜等人摇着头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陈林摇摇头说道。

说着一马当先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此时包括赵菲菲在内所有人都一脸错愕,看着这一幕,完全惊呆了。

说好的一文不值的上门女婿吗?

说好的没权没势的窝囊废吗?

怎么突然变了。

变得如此神秘,如此让人捉摸不透。

他真的是北境军主吗?

那个气吞山河,睥睨天下,鼎鼎天下的不败战神吗?

他们错过了什么?

刚才居然讽刺军主?

疯了,自己真的疯了。

后悔吗?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

“陈林,我问你你到底什么身份?”赵菲菲终于忍不住问道。

陈林站住身躯,转身冷冷的看着赵菲菲说道:“三年了,我当初入赘到你们赵家,本想跟你好好过日子,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最幸福的女人,可惜的是你却不屑一顾,现在吗?三年时间过去了,我陈林回来了。”

“至于我是谁?对了,记得到到民政局签字。”


第7章 暂不回归

离婚。

三年了,换来的却只有离婚吗?

三年的感情,就因为没钱没势,你却可以因为自己耽搁了几分钟让自己下跪,你也可以因为别人的嘲讽,要打自己。

好啊!

你要离婚,我陈林就成全你。

陈林突然心中一动,笑着说道:“看来我们演的不错,不但那些捕快被吓住了,看样子你们也吓得不轻。”

“演戏,他们真的是演员。”

“陈林,你什么意思?”赵菲菲说道。

陈林一耸肩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一个没钱没势,没工作的上门女婿,窝囊废,怎么可能是气吞山河,睥睨天下的众军之主。”

“你不是早就要离婚吗?我成全你啊!记住现在是我要跟你离婚,而不是你。”

“陈林你卑鄙无耻。”赵菲菲气的浑身发抖。

“陈林,你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我们家菲菲。”

“你居然骗我们,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军主,吓死我了,不过也是,你要真的是军主,会成为赵家的上门女婿。”

众人听到陈林的话,无不是义愤填膺,纷纷对陈林进行谴责。

赵菲菲更是一脸失望的看着陈林,这就是跟自己做了三年丈夫的男人,好在现在终于可以离婚了。

周晓峰看向陈林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杀意。

而这一切,显然就是陈林想要的。

陈林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人,离开了包厢。

十辆豪华车队的到来,早就惊动了酒店董事长和高层员工,数位佩戴金色麦穗,将军军衔的军人出现,更是让所有人纷纷侧目。

这些大人物怎么会出现在他们酒店。

好在这些大人物来得快,去的也快。

目送着这些大人物拥护着一个年轻男子离开,酒店众人这才大松一口气,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早就汗流浃背,衣衫都打湿了。

“军主,三年了,你难道就舍得扔下我们吗?”一上车东方胜就问道。

“军部命令,北境大帅的位置一直为军主你留着,你随时可以就任,以表彰你的功勋。”

“是啊,军主你回来吧。”

“军主你有所不知,北境诸国听说你失踪,甚至传闻你已经死了,最近又有蠢蠢欲动的心思,恐怕大战一触即发,我们不能没有你。”

“没有你的镇压,一旦大战爆发,不知道又有多少将士血战沙场,马革裹尸。”

陈林淡淡的说道:“是啊,三年了。”

“军主,我想问你一句,刚才你临走的时候,为什么说我们都是演员。”东方胜问道。

陈林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军主三年前,你为什么失踪了,而且还到了滨海小小的赵家做了上门女婿,而且还...?。”黄真一脸期待的朝着陈林问道。

“还被人骂做窝囊废是吧!无妨?”

陈林说道:“那是因为我要隐退三年。”

“算起来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了。”

“隐退,军主,你为什么要隐退三年。”黄真问道。

“这个你们以后自然会知道。”陈林说道。

“东方胜。”

“属下在。”

东方胜连忙一脸恭敬的说道。

“好了,不用那么严肃。”陈林说道:“告诉军部,我陈林回来了,不过也告诉他,我还有未完成之事,暂不回归。”

“军主。”一众军团长顿时急了。

“好了,就这样定了。”陈林大手一挥,霸气的说道。

“是。”

军主之命,莫敢不从,他们对军主的了解,一旦军主做出了决定,便不可更改,只能领命。

“那,军主,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东方胜问道。

“当然是回家。”

回赵家。

赵家。

而此时赵家,也就是赵菲菲的父母却正在招待一位贵宾。

沈梦溪。

沈梦溪是赵菲菲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玩伴,这一次主要是因为沈梦溪回国,想起了赵菲菲特意前来看看。

当然最主要的是今时不同往日,沈梦溪前不久正式在政府工作,还是副局级别的高官。

“梦溪这是博士后毕业了,真的是年少有为,当年我就看好你和菲菲,可惜了,三年前,菲菲的奶奶硬要让她跟一个窝囊废结婚,要是你是我女婿就好了。”苏梅对着沈梦溪那叫一个赞不绝口。

沈梦溪一脸微笑的说道:“我听说菲菲的这个老公没有工作。”

“是啊!都三年了,整天只知道待在家里,洗衣做饭,收拾屋子,整个一个窝囊废,不像梦溪你,听说你一回来现在就在经贸局工作,还是副局。”

“三十岁的副局,年少有为,将来说不定可以进入帝都成为帝都高官。”苏梅笑着说道。

“对了,其实有一点我没告诉大家,虽然我们家菲菲跟那个窝囊废结婚,但是两人从来没有同过房,那个窝囊废一直睡保姆房,我们家菲菲现在还是处子之身。”

未经人事。

沈梦溪顿时双眼一亮,要知道对于赵菲菲他以前也很喜欢,可惜要出国留学,好几年没见了,这一次回来听说她结婚了,还颇为遗憾。

现在听到苏梅说赵菲菲居然未经人事,原本遗憾的心思顿时活络起来。

当即说道:“阿姨,菲菲什么时候回来。”

“你看我。”苏梅一拍额头说道:“我刚才跟菲菲打了电话,她应该快回来了,说起来你们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到时候好好聊聊,留个联系方式,多联系联系。”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嫌弃菲菲已经结婚了,到时候....。”

就在苏梅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透过窗户玻璃她看到了什么?一排豪车,不,应该是一排粗狂大气,价值数千万的神盾越野车,而且正缓缓的停在他们家门口。

“好气派的车队。”

“怎么会停在我们家们口了。”

“梦溪,这车是接你的。”苏梅不由问道。

顺着苏梅的指点,沈梦溪也发现了车队,我的乖乖,足足十辆神盾越野车,这该值多少钱啊!

太壮观了。

接自己,怎么可能,自己哪里认识这等大人物。

还是说,难道赵家有认识开这样车的人。

要是认识,苏梅也不会问自己了。


第8章 我王者归来

沈梦溪说道:“据我所知,这一款神盾越野车,全球限量版,在我国内只有七辆,这里一次性出现十辆,看起来应该是军用越野车,我倒是认识一位军中好友,他就在北境王牌第一军团当团长,我回国的时候跟他说过,什么时候聚一聚,难道是他来啦?”

听到沈梦溪的话,赵菲菲的父母眼睛都直了。

沈梦溪简直是他们心目中最合格的女婿人选,自己现在是副局不说,还认识这等有身份地位的朋友。

居然开着十辆神盾越野车来接他。

陈林那个窝囊废怎么就办不到,整天只知道洗衣做饭吃饭睡觉,不行,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两个离婚。

到时候说不定菲菲还有可能跟沈梦溪这孩子在一起,到时候,睡着也能笑醒。

一想到这里,苏梅看向沈梦溪的眼神瞬间不一样了。

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般,越看越喜欢。

“梦溪,快,我们快去迎接一下,到时候还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朋友。”赵菲菲的父亲赵友明连忙说道。

说着就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沈梦溪脸上顿时一凝,稍微有点尴尬,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十辆神盾越野车这个时候已经停顿妥当,车门打开。

赵菲菲父母和沈梦溪连忙迎了上去。

准备等候从车上下来的人。

一个,两个...三个...。

足足六个人。

一身戎装,最重要的是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佩戴者金色麦穗,闪闪发光的将星更是让他们所有人为之一震。

什么情况?

六位将军。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六位将军,下车之后站立两旁,好像在等候什么大人物一样。

能够让六位将军亲自等候的人,该是何等大人物。

赵菲菲父母不由朝着沈梦溪看了过去,这就是你哪位朋友,他真的还是一位团长吗?

沈梦溪也是一脸激动,因为此时他要亲眼见证这位大人物,如果能够认识就更好了。

一想到这里,沈梦溪深吸一口气,只等这位大人物下车,他立马上前问好。

下车了。

大人物下车了。

随着一只脚买了出来,众人更加激动。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全都一愣,因为这个人他们太熟悉了。

陈林。

“不会吧,这个人怎么是陈林。”

特别是赵菲菲的父母,更是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双眼,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对于陈林,沈梦溪自然不认识,深吸一口气,连忙走了过去,说道:“你好,我是经贸局的沈梦溪...。”

“什么,他是陈林?”

刚说道这里,沈梦溪正好听到来自赵菲菲父母的惊呼声,整个人瞬间呆滞,难以置信的打量着陈林,嘴巴张的大大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陈林对于赵家众人包括沈梦溪的动作表情都尽收眼底,就像是没看到一样,转身对着东方胜等人说道:“好了,我已经到家了,你们都走吧。”

“记住之前我说的话。”

“是。”

东方胜等人连忙敬了一礼,转身上了车。

车子缓缓的发动,快速离开此地。

震撼。

太震撼了。

什么时候他们家的上门女婿,窝囊废会有十辆神盾越野车接送,还受到六位佩戴将星的将军敬礼。

太不可思议了。

“陈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梅连忙问道。

“这些车是你的吗?你为什么会坐得起神盾越野车,还有他们六位佩戴将星的将军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他们是你请的演员。”

一连串的询问从苏梅嘴里问了出来。

陈林一耸肩说道:“神盾越野车,不过改装车而已,挂羊头卖狗肉,至于他们,不错,我请的演员,演技不错吧!是不是很失望。”

“演员,好你个陈林,说哪里来的钱请演员,又是扮演将军,又是十辆改装车,你整天在家洗衣做饭,没工作,你哪里来的钱,是不是偷了家里的钱。”苏梅一听顿时怒了,凶悍的问道。

“我就说嘛?前几天我一张卡找不到,说,是不是你拿的。”

陈林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梅。

见过如此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

如果是以前,陈林只会默默忍受,但是现在吗?

陈林一脸冷漠,就像是看好戏一样看着苏梅的激烈表演。

苏梅看到陈林一副冷漠的表情,顿时气不一出处,对着陈林就吼道:“看什么看,没看到家里有客人,还不滚进你自己的房间里,我没叫你不要出来。”

“我女儿怎么就找了你这样一个窝囊废上门女婿,你看看人家梦溪多好,留学博士后,现在更是政府部门高官,而且还认识北境战区王牌第一军团的一位高官,梦溪,什么职务来着。”

沈梦溪骄傲的说道:“他叫霍青,北境战区王牌第一军团神盾上校团长。”

“霍青。”

陈林微微一愣。

小青吗?

不正是刚才在酒店门口认出霍青吗?刚才来的时候,就是他开的车,只不过没下车而已,那是因为他没有资格。

有点意思。

沈梦溪继续说道:“你知道神盾军团吗?那可是精锐中的精锐,整个北境战区最精锐的部队,也可以说是东南西北四大战区最精锐的部队,异国精锐,听到他们的名头就吓得半死,要想收拾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陈林摇着头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认识霍青,不过你确认他真的敢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我。”

“陈林,你怎么跟梦溪说话的,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赶紧滚进屋里去,看着你就心烦。”苏梅没好气的说道。

“滚。”

“对不起,从此以后,我陈林再也不许任何人再对我说一个滚字,包括你也不行。”陈林淡淡的说道。

“反了天了,你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苏梅气的不行了,扬起手来就要打陈林。

陈林一把接住苏梅的手说道:“你知道吗?如果你现在不还是我岳母,你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放肆,太放肆了。

怎么说话的。

好啊!翅膀硬了是不是。

“陈林,你要干什么?”赵友明看不下去了。

陈林淡淡的扫视了一眼众人说道:“因为我陈林从今天王者归来。”


离婚,必须离婚。 昔日王者隐退三年,做了一个上门女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