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入狱,养父身死,至尊战神王者归来,誓要报血海深仇……

被害入狱,养父身死,至尊战神王者归来,誓要报血海深仇……

第1章 战神归来

“少帅,请务必和我们回去,杨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

“您父亲已经发出命令,务必让您回家,您若不回去,我们不好交待啊。”

一辆经过伪装的军用吉普内,后排坐着一个星目剑眉的青年男子。

车窗外,一名老者,对他苦苦哀求。

杨天坐于吉普车副驾驶,神情漠然。

“我就是一个孤儿的命,十多年前他将我丢弃,从那时起我便不再是他儿子,当初他把我像条狗一样丢掉,现在凭一句话就想让我回去,当我杨天是什么人?”

“少帅……”

“开车!”

冷峻的脸,刀削的眉,以及眸中隐隐透出的杀意,让前排的司机下意识打个寒颤。

七年前,他被张家陷害入狱,狱中,由于表现极为出色,后被挑送西北军区培养。

这些年来,他完成太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杀过太多不可能杀死的敌人。

让敌人为之颤栗,让西北军区的每一个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为之尊敬。

如今,他已是一方统帅,手握兵权,称北境之王!

他就是传说中,杀敌无数,立下军功无数,万军之中取敌人首及的战神,杨天!

五个小时后,吉普车停在华都一家殡仪馆前。

“少帅,军方那边已经查明,老爷子之死,和您入狱一事,与周家有关。只要您一声令下,周家倾刻间覆灭……”司机下车面对杨天,脑袋微微低着,语气十分恭敬。

“老爷子的死,我必须亲自处理!”

“可是……”

“再敢多嘴,自己领罚。”

此话一出,对方顿时紧闭嘴巴,额头流出冷汗。

而他望着杨天向殡仪馆走去的身影,最终却只能无奈驱车离去。

五天前,华都林家,云顶科技创始人,林北强老爷子,因为一场意外,死于心脏病突发。

殡仪馆内,有人面露伤痛,有人有说有笑,不过真正难过的,却没有几人。

“杨天!我林家对不起你,保护好林雪,我,可能活不久了……”

杨天脑中回荡着前几天,林北强打来的那个电话,一双手逐渐颤抖起来。

“爷爷,不管是谁,不管他有多高的权势,只要让我查出他的身份,我一定会为您报仇!”十几年养育之恩,让杨天不惜违抗军令,提前退伍,也要处理此事,查明爷爷死因!

林北强,虽不是杨天亲爷爷,可杨天早已视他为至亲之人。

十几年前,他的生父将年仅几岁的他,生生丢弃,那时他流浪到华都的林家,被林老爷子林北强看中,招其为上门女婿。

这十几年来,他对林北强,早已有了一种不可割舍的亲情!

如今林北强被陷害,他岂能不震怒,不去查明真凶!

“你是,杨天?”刚一进门,一名妇人便发现了他。

这名妇人目光足足看了杨天十几秒钟,才用颤抖的语气询问。

“妈,是我,我回来了。”杨天身体一颤,林北强儿媳,吴舒珍,也是他的岳母!

吴舒珍情绪顿时激动起来:“你还有脸回来?”

“这些年你说消失就消失,让我闺女守活寡,现在她爷爷死了你才回来,畜生,畜生啊,你这杀人犯,还有脸来参加她爷爷葬礼!快给我滚出去!”吴舒珍的身体似乎不太好,手中还有一根镶金拐杖,似乎这些天劳累不轻,都无法正常走路了。

说完她提着拐棍,怨毒的向杨天身上甩去。

砰的一声,杨天不闪不避,正中他的身体。

这一幕引来了其他人注意。

“杨天?真的是你?”突然,一名美到令人窒息的女子,激动的来到他们身旁。

她的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杨天心中一阵激动,但语气沉重:“是我,我来参加爷爷的葬礼来了。”

他的老婆,林雪,七年前,杨天刚给她做上门女婿,便锒铛入狱,这一走,就是七年,七年的时间,她依然还是那么漂亮。

“杨天?”

“他就是林家的那个上门女婿?我倒是忘了,林雪还有一个老公呢。”

“刚结婚就锒铛入狱,现在恐怕和林家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这杀人犯,回来的时间有点巧,该不会是回来争夺家产的吧?”

“果真无耻,家主在世七年,一次也没回来看过,老头子一死,立马回来抢夺遗产,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令人恶心的人吗?”

那些亲戚都知道了杨天身份,一时间议论纷纷,恶言相对。

而林雪听到这些议论声音,不由得俏脸一变,看向杨天的目光,充满敌意。

她怒道:“杀人犯,你还回来做什么?你滚吧!”

刚刚分开的那段时间,林雪确实对杨天有过一些幻想,可是时间一久,林雪心中便只有对杨天的恨,以至于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主动去打听过杨天下落。

刚刚她见到杨天时候,心中还有些短暂激动,但这很快被她略过,将那感觉,强行压下。

都是这个男人,带给她无尽痛苦!

“我不是杀人犯,这次我回来,是受爷爷托付,保护你的,顺便查一查,爷爷死因!”

“我用你一个杀人犯保护吗?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这里不欢迎你!”

这时,一名男子横在二人身前,他不屑的看向杨天:“你一个杀人犯,也想保护我妹妹?只要你不打我妹妹的主意,她就再平安不过了!”

林雪的哥哥,杨天大舅子,林飞龙。

此时他脸上尽是鄙夷,将林雪护在身后,冰冷的说道:“想趁着爷爷的葬礼,前来分遗产吗?就你,也配打这个主意?”

“我不会要爷爷半点遗产!”杨天沉声说道。

他堂堂西北战神,这些年做过许多不可能的任务,其赏金,更是普通人无法想象,一个林家的产业,与他个人财产相比,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既然你不要半点遗产,那就好说了,葬礼结束以后,你便去与小雪,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我也不会与小雪离婚!”

林飞龙气急而笑:“就你一个囚犯,也好意思再继续缠着林雪?我看你就是盯上我林家的遗产了吧?”

林飞龙的脸上尽是讥讽:“你不是杀了人,被判处无期了吗?为何这么早就出来了?该不会是听说我爷爷死了,担心分不到遗产,越狱出来抢遗产的吧?”

就连林雪,听了他的话,都觉得很有道理,要不是哥哥挡在她的身前,她早对杨天骂出口了。

越狱!

林家人听到这个词,看向杨天的目光顿时充满厌恶。

见众人向着他,林飞龙更加得意,大声质问:“穿成这样,我想你应该早就出来了,这么多年,你要是想来我林家,也早就来了,说,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出现,这些年,你又干什么去了!”

杨天脸色不变,语气铿锵有力:“这些年,我入伍参军,已经被封为西北战神!我之所以回来,是要查明,是谁害死了爷爷!爷爷不会白死!”

第2章 出言不敬,死!

“战神?噗……”

林飞龙口水差点没有喷出来,眼中尽是可笑:“战神?你告诉我你一个逃犯,仅仅过了几年,你便摇身一变,成了战神?小子,你吹牛也要吹的有分寸。”

“还查明爷爷的死因,就你也配叫爷爷?闭嘴吧你!”

真是可笑,一个上门女婿,还在几年前入了狱,这种情况下,要是成为战神,那他林飞龙早就一飞冲天。

战神?

其他人还有些不明就理,就连杨天的妻子林雪,也是面露疑惑。

“战神是什么?”林雪先是怒瞪杨天一眼,又噘着嘴,询问林飞龙。

“呵呵,要说战神是什么,这里周风最有发言权了,咱们大姐夫,也是他哥哥,曾在西北军区呆了一段时间,任职军统!曾经,差点有幸见到过战神!”

军统差点见到战神,这都能成为一种荣幸,这级别是有多高啊!

只要有任何一点关系,都能拿出来炫耀。

众人感觉头皮发麻,他们这个地位的人,可是连听都没听过这两个词汇,直到现在,才觉得杨天这个牛,吹的实在太大了。

周风!

杨天目光一凝,七年前,他就是被周家陷害入了狱。

就连爷爷的死因,都与周家有关,等葬礼过了之后,也该是清算时候了。

只见周风面带得意,似乎真的因为差点曾经面见战神,而引以为傲。

他的脖子几乎仰到头顶,目光中尽是自得,先是不屑的瞥了杨天一眼,随后对其他人解释:“战神,西北之王,其存在,就连我哥那个级别,都没有资格见他老人家。我哥曾告诉过我,我们大西北,有一个神秘的战神,一人,守护着我们华国!”

一人,守护一国!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存在吗?

“此前,我父亲曾经动用家族关系,都没有能够让我哥见战神一面,若是能见到他老人家,将是我哥无上的荣幸!可惜,最终没能成功。”周风眼中透出无尽的惋惜。

不过其他人却暗自庆幸,若真的让他哥成功的结交战神,周家很可能会因此崛起。

这里不乏其它家族的人,肯定不希望周家一家独大。

随后,周风双目通红,怒视杨天:“我周家用尽人脉,也不得见战神一面,瘪三,你现在告诉我,你就是战神?你是在羞辱我们的智商吗?”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如果你的哥权限足够大,就可以查出战神的名字!”杨天身为战神,自然无须多解释,今日说那么多,也是全看在林雪的面子上。

“哈哈哈,可笑,直到现在,你还不死心,好,我周某便让你死了这份心!今天,也让你开开眼界,让你知道战神的真正名讳!”

周风冷笑,随后掏出电话拨了出去:“喂,哥,能否查查,西北战神的名讳?”

“什么?你没有权限?这……”

杨天暗自摇头,看来他离开军区后,其身份就被列入了绝密,现在只要没有他本人的特许,谁都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连我周家,都查不出战神的名字,你却告诉我,你杨天,就是战神?”周风回到杨天面前,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现在,跪下,磕三个响头谢罪。”周风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

胆敢冒犯他心中景仰的人物,他发誓,一定不能轻饶杨天!

杨天冷声说道:“再出言不敬,死。”

“哈哈哈!好,杨天,你真有种,一个越狱的小角色,也敢反过来威胁我!”周风猖狂的哈哈大笑,眼泪都快笑了出来。

林飞龙与其余人在一旁兴灾乐祸。

不管如何,现在杨天都还没有与林雪离婚,现在林家家主已死,杨天极有可能会从中分得家产,现在他们巴不得杨天去死,这样他们就不用把家产分给外人了。

“三个响头,已经解决不了你犯下的错,这是你自找的!”周风眼中布满了恶毒,身体也开始紧崩,谁都看得出来,他要出手了!

就在这时,林雪淡淡的说道:“杨天,给他磕三个响头,你走吧,这里,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毕竟是她曾经的丈夫,她也不希望在父亲葬礼上,再有人去死。

“晚了!今天谁都无法阻止我!不知好歹的东西,要为他的不知好歹,付出代价!”

周风的身体一跃,如同猛虎一般,夹带恐怖无比的威势,让众人心中一紧。

杨天目光微凝,心中杀意起。

这一刻,原本气势强盛,要给杨天深刻教训的周风,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遍布全身。

他仿佛一个被猎人盯上的猎物,身体忍不住颤抖,一股无法扼制的恐惧,从内心深处发出。

“都给我住手!”突然,一道爆喝,让准备动手的二人身体一顿。

吴舒珍拄着拐棍向他们走来:“今天,是我公公林北强的葬礼!你们在我公公葬礼上动手,成何体统?有什么事情,离开殡仪馆之后再自行解决!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杨天心中一震,林北强,也算是他的爷爷,现在他爷爷的葬礼上,确实不宜闹出人命。

这也是他先前没有动手的主要原因。

不然,战神一怒,周风此时早就陨命当场。

而周风也是犹豫一下,对杨天不屑的哼道:“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今天我周风,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

林家虽然比他周家弱一点,但是周风又不是家主,面对吴舒珍,还是要尊重几分。

而且此时周风心中也惊疑不定,刚刚那一股从心底发出的寒意,给他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

“葬礼,开始!”

司仪的宣布,让众人都跟着整了整衣衫,面容肃穆。

然而杨天正要向里走去,林飞龙却站出来,神色难看的阻止道:“你不是我林家人,这个葬礼,你不能参加!”

第3章 身份恐怖

杨天不容置疑的说道:“爷爷对我有多年的养育之恩,我早已将他当成亲爷爷,今天,无论是谁,也不能阻止我参加葬礼!”

他是西北战神,任何事,任何物,都不能让他动容。

但唯独林北强不同!

“你找死吗?我没有把你赶出去,已经是对你莫大的恩赐!”林飞龙恼羞成怒。

“逃犯,你走吧,你不配参加林家家主的葬礼!”其他人也跟着怒喝。

“给你一个机会,滚!”

就连吴舒珍,也是拿着拐棍,用力敲打在杨天身上:“滚!畜生,你消失了七年,早已不是我林家的人,这里不欢迎你,逃犯!”

尽管吴舒珍语言恶毒,出手毫不留情,但杨天却没有丝毫闪避和反驳的打算。

吴舒珍,虽然对他不好,但也是他的半个母亲,因此,就算今天他被吴舒珍打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当然,以他现在的体魄,就算累死对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就是了。

“周哥,这逃犯太不要脸,还是请你出手,把他赶出去吧,至于怎么惩罚这瘪三,等葬礼结束,随便周哥。”拐棍敲在他身上都赶不走,这身体也太强了吧?

无奈之下,林飞龙只能求助周风。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周风面带迟疑,不过很快一咬牙。

仅仅是杨天看他的一个眼神,就让他心悸,他隐约感觉自己可能不是杨天对手,真动起手来会吃亏。

不过他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装作无视,只能强行准备出手。

突然,林雪别过脸说道:“既然他想要最后再祭拜一下爷爷,那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妹妹,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对这小子有想法?”林飞龙第一个忍不住了。

“我只是不希望爷爷的葬礼上再起风波,就这样吧。”林雪的美眸中,看向杨天的眼神满是失望。

“既然林雪都说了,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哼,一会儿再收拾你。”周风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杨天,心中却不屑的想到,小子,先给你一个机会,就算你身手好,难道还架得住人多吗?等着吧!

吴舒珍与林飞龙,齐齐长叹一声,而吴舒珍刚刚敲了杨天那么多下,心中的气也消了一部分,勉强没说什么。

只有林飞龙,满脸不爽。

葬礼开始,有人难掩痛苦,痛哭流涕,这其中数林雪最是伤心。

其余等人,都是为了林家的财产,各有心思。

而轮到杨天的时候,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沉痛的嗑了几个响头。

他杨天,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跪过谁,养育之恩,无以为报,他现在只能以此,表达自己心中的痛苦!

终于,葬礼结束,众人从殡仪馆出来。

“瘪三,葬礼结束了,咱们之间的账,也该算算了。”

“你说的对,虽然我准备晚点找你周家麻烦,不过现在我也不介意提前收点利息。”杨天脸上闪过凛冽之色,新仇旧恨,此时正好先收部分利息。

“真是搞笑了,提前收点利息,你知道吗?老子要你今天走不出此地!至于利息,你就下地狱收去吧!”

“有种跟我出来!”周风脸上当即闪过一道狰狞,一边向外走,一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都给我过来!”

杨天神色一动,现在他们还在殡仪馆,的确不适合在这里动手,因此跟着向外走去,而其他人则没再关注他们。

“还有帮手?”杨天淡淡的说道。

“对付你,还用不到我出手!”周风当然不会承认,他有可能不是杨天的对手。

“看,那些人是谁?”

此时殡仪馆外面一些闲散人员,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引起他们二人注意。

只见远处十多辆宾利齐刷的向他们这儿驶了过来。

还没到达近前,就又有人惊呼道:“看他们的车牌,五个8,五个9……”

那几辆宾利的车牌号竟然都是连号!

周风也反应过来,心中当即一惊,也忘记去找杨天的麻烦。

他似乎想到什么,震惊道:“这是军区的车,能开上这种车的人,来头肯定大的吓人!”

“军区的车?”

“我们华都,能开上这种车的人,都是军区的人啊!而且,这车牌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果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应该认识才对啊!”周风的脸上满是惊叹。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的级别,远远在他周家之上。

而这些人的车,刚好停在了殡仪馆面前。

对方极有可能是冲着林家的葬礼前来,又有着这种大气的排场,就算他周风,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那些车停在殡仪馆面前后,从中走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人,紧接着,其他几十名男人下了车,以这名老者为首,向殡仪馆走来。

这些人,身上无不穿着将服。

周风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瞪大了眼睛:“他是,华都军区师长,苏老爷子!”

周风脸上满满的不可思议:“他的身后,每一个人的职位,都比我高啊!这辈子,我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多高级将领!”

那些围观的人,也满脸震撼。

苏老爷子,大多数人心中都清楚这个称呼的分量,苏老爷子一句话,华都所有势力,都要跟着抖三抖。

可想而知对方有多恐怖。

随后周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我知道了,我也是内部人,苏老爷子,肯定是认识我爸爸,找我来了,他的身份这么高,我可不能怠慢了他!”

他又鄙夷的看了杨天一眼:“瘪三,看到了吗?你不是自称战神吗?今天,我周风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大人物,大场面!真正的上位者,不是你一个逃犯能想象得到的!”

说完他主动向苏老爷子迎去。

“苏老爷子,您来了……”周风为了巴结苏老爷子,脸上仿佛哈巴狗一样舔着笑,主动把手在身上擦干净,伸到对方面前。

“让开。”哪知,苏老爷子还没发话,身后一名年轻男子,便将他推到一旁。

而苏老爷子,则略过周风,径直走到杨天面前。

他脸上赔着笑,弯着腰,对杨天恭敬的说道:“少帅,大帅已经知道错了,他真的很想您,真心希望您能回去!”

第4章 他是少帅

殡仪馆门前,几十个人,排成两排,以苏老爷子为首,恭敬的候在杨天两旁,仿佛迎接一名王者,待他归来。

而一旁的周风,身体却猛然僵硬,脸上赔笑的表情,徒然凝固。

少,少帅,杨天?

华都一号人物,大帅请杨天回去?

“少帅?”远处围观的众人,一脸懵逼。

“那个年轻人是谁啊?他为何能有这么大排场?”

“苏老爷子竟然对他点头哈腰,这人身份是何等的恐怖!”

“那人是周家的嫡系周风吧?连这种人物见到苏老爷子,都要点头哈腰,可想而知他身份有多高,可苏老爷子,竟然会对一个年轻人,如此低姿态。”

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响起。

而此时,周风心中,也是不断的翻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涌起无边的恐惧。

他颤抖的指着杨天:“你,你是战神!你真的是战神!”

天呐,联想到杨天之前在殡仪馆内,说自己是一名战神,此时又有苏老爷子衬托,就算他再如何不想承认,也不能不信!

他周风,竟然得罪了一名战神!

战神!连他周家,动用一切人脉,都无法知道对方名讳,此时,竟然活生生出现在他的面前。

而且,就在之前,他竟然把这尊战神得罪的死死的!

他都做了些什么!

战神一怒,伏尸百万!他周风在对方的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杨天闻言,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苏老爷子顺着杨天的目光看去,顿时目光一怒,透出无边杀气。

“你,冒犯了战神!”

战神!

连苏老爷子都亲口承认杨天的身份!

周风脸色一白,双腿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对,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我……”

“来人,给我拖下去!”

苏老爷子可不会管他是谁,也不会理会他的求饶,敢得罪战神,他必须要付出凄惨的代价!

杨天眉头一皱,苏老爷子立即察觉,恭敬问道:“少帅,要如何处置?”

“我不想要太多人知道,让他消失吧。”杨天淡淡说道。

站出来的两人,立马去架住周风的身体,向远处拖去。

周风崩溃的叫道:“我不能死,我是周家的长子,你们不能杀我!杨天,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杨天!快让苏老爷子放了我!你要是真敢杀我,我哥周可知道这件事,肯定会为我报仇!”

几人无动于衷,周风又惊又怒。

“周家长子?今天,就算是周家的家主,他该死,还是得死!”苏老爷子的话十分霸气,丝毫没有商量余地。

敢得罪少帅,那就是在他苏某人头上拉屎!

周风,被拖下去了,绝望声中,他厮吼一声:“哥,替我报仇,杀了杨天!”

不管他心中再如何不甘与悔恨,得罪战神的下场,也只有一个!

况且,杨天入狱,就和周家有关,杨天也不可能再给他任何机会。

“少帅,跟我们回去吧,以您的身份还待在这里,实在是降低您的身份!”苏老爷子又对杨天祈求道。

“你们怎么又来烦我了?”

杨天呵呵一笑,笑容中带着嘲讽:“当初我还是一个年幼无知的少年时,他狠心将我丢弃,这些年来,我在部队里摸爬滚打,在战场上与敌人撕杀,甚至不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一个先到来,如今,我终于被封为北境战神,他说让我回去,我便回去吗?”

他,自然是指大帅,也是那个在他年幼时,狠心将他抛弃的父亲!

无数个日夜,杨天望着被别的长辈护在身后的孩子,无不渴望着父爱,那时他又在哪里?现在他被封为战神,那个人又来找他,他会回去吗?

就算杨天早已对从前所受的委屈忘记,但对其入骨的恨,又怎能轻易消弥?

“大帅说了,只要您回去,您一句话,周家的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些事情,我会亲自处理。”杨天冷漠道。

“这……”

“回去吧,我会考虑一下你的请求,短时间内,别再打扰我。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是!”苏老爷子这才作罢。

突然,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向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大喊:“是谁得罪了周少?给我出来!”

只不过当他们看到苏老爷子,以及附近的十余辆宾利的时候,顿时打了个冷颤。

这十多辆毫车,起码也得价值过亿,而那苏老爷子的身份,可能更加恐怖!

“你们是周风的人?”苏老爷子脸色一寒,他都活成精了,一眼就看出这些人的身份。

此时,竟然还敢有人来得罪杨天!

“是,是又怎样?”周风认得苏老爷子,不代表他这些手下也认识,虽然底气不足,但也没必要过于害怕。

“少帅,这些人要怎么处理?”苏老爷子再问。

杨天耸了耸肩:“一人断一条胳膊,让他们滚吧。”

苏老爷子脸色一寒,立即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

“我们是周家的人,想断我们胳膊,找死吗?”为首的那人,立即抽出棒球棍,狠辣无比的向苏老爷子挥去。

其他人,也没闲着,一起向众人出手。

虽然他们人多,但这些人可不怕!因为他们手中有武器。

他们既然做周风的打手,就不会害怕任何人,出了什么事,有周家兜着就是了。

“我看谁敢动!”刷的一声,几十个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啊!

周风的这些手下,身体顿时一颤,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

这华都,能这么带着枪出来的人,除了军区,也没人了吧!

就连他们周家,都没有这个权限!

“大哥,误会,都是误会。”

“饶命啊!”

杨天玩味的看了他们一眼,苏老爷子道:“既然,周家敢得罪少帅,那么这些人,也没必要留着了……”

这些人的身体,顿时齐齐一颤:“周少的哥哥周可是军统,对我们下手,他知道后一定不会饶了你们。”

杨天一摆手,淡淡道:“只是一些小喽啰,真正的大鱼,还在后面。让他们滚出华都,永远不要踏足此地,我要让周家,在以后的日子里,都要活在恐惧之中!因为这样,才能让他们后悔所做出的一切!”

经过他的调查,林北强的死,极有可能也与周家有关,只不过杨天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有时候,死,并不是对一个家族最严厉的惩罚!

他要让周家,为此付出十足代价!

“是!”

苏老爷子对杨天毕恭毕敬,后又对其他人吩咐道:“每人断一只胳膊,让其永生永世,都不得再踏入华都,否则,死。”

第5章 配得上我女儿吗

战神归来,华都军区师长,苏老爷子对其点头哈腰。

围观的人心中震惊不已。

“少帅,只要您有任何吩咐,随时可以打我电话,如果没有其它吩咐,我就不打扰少帅了。”苏老爷子恭敬的一弯腰,见杨天点头,他也就随同其他人离开。

只不过,这么多人离开后,却还有一人留下。

此人厚着脸皮,恭敬的来到杨天面前,几次想说些什么,都没敢开口。

“那人有些眼熟啊,难道是华都巨富马化云?”远处围观的人似乎认出了这人身份。

“居然是他!连他对战神,都恭敬无比,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马化云,就是那个从内部退役经商的人,富贾天下,只手遮天的人,欢喜传媒老总吗?”

“真是恐怖,今天我竟然有幸见到这么多大人物,回去一定要吹嘘一下!”

马化云犹豫着叫道:“战神……”

杨天眉毛一挑:“你有事?”

马化云,华都首富,如今已经年过半百,此时在杨天面前,紧张的仿佛一条哈巴狗。

“战神归来,降临我华都,小得与有荣焉,明日,我准备举办一场寿宴,不知能否,能否请战神参加,指导工作?”马化云尽量把巴结杨天,说的委婉一些。

现在战神刚刚回归,这个时候谁要是能与之结识,几乎会得到天大好处,他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叫我杨天既可。”

“先生若是方便,明日我便派专车,将先生接来。”马化云见他没有立即拒绝,心中狂喜。

“我刚刚回到华都,想清净两日,至于你寿宴一事,明日再说吧。”

“是,是,那我就先回去了,期待先生前去指导工作。”

临走前,马化云恭敬的递上一张烫金名片,见杨天接下,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待他离开后,那些围观的人,也就此散去,杨天,再次回到了殡仪馆中。

“你没死,还有脸回来?”殡仪馆的众人还没有散去,林飞龙见到杨天平安无事,顿时面露惊讶。

其他人,心中同样疑惑。

杨天面无表情:“刚刚周风似乎有急事离开了。”

“算你小子走运,不过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林飞龙顿时一阵恼火。

“既然回来了,就跟我回家吧,我们之间的事,就不要在这里说了。”林雪突然打断林飞龙,瞪着杨天说道:“别以为我是在给你机会!”

林家家主之死,遗产已经初步分完,只不过杨天的出现,为这件事情增加了变数。

因此,刚刚林雪与吴舒珍商量一下,决定先让杨天回去再说。

回去的时候,杨天是与林雪坐在一辆车内,不过他们现在虽还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毕竟几年没见,所以对他们来说,此刻仿佛陌生人一样。

车辆缓缓停在林家别墅面前,林雪一边往里走,一边对杨天说道:“希望你不要多想,不管你回来,是想要争夺家产,还是有其它想法,我劝你都打消这个想法。”

杨天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现在他说看不上这些家产,林雪肯定不信。

“咚咚咚……”林雪敲了几下门。

“小雪回来了?”

开门的是已经从葬礼上离开的林母吴舒珍,她瞧了瞧林雪身旁的杨天,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

林雪俏脸露出尴尬之色。

“杨天,你真的回来了?”

客厅内,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正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将目光放到一起进入的杨天身上。

“你还真有脸回来了?”

林雪父亲,林启明,也是杨天的岳父。

一句话,让客厅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爸,杨天刚回来,爷爷也刚去世,我和杨天的事,还是等缓两天再说吧。”突然,林雪轻叹一口气。

毕竟,杨天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就算不承认和杨天的关系,林雪也不希望把事情做的太绝。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忙着你爷爷的后事,没来得及参加葬礼,你的事,我岂能不管?”林启明板着脸,喝斥了林雪。

“知道了。”林雪嘟着嘴,走到一旁,打扫卫生。

接着,林启明放下手中报纸,继续对杨天说道:“虽说你们还有夫妻这层关系,可是七年了,你未曾出现,现在我林家云顶科技,和你杨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吧?”

“是。”

“刚刚我听林雪她妈说了,你说你在西北当兵,这些年来,可曾混到一官半职,身上军衔,是多高了?”

杨天缓缓摇头:“倒是有个兵王的称号,不过也算不上什么大官。”

“兵王?说白了,就是一个单兵作战能力比较强的士兵而已,往难听了说,这七年来,就是没有任何职位,屁样也没混出来喽?”

“那你这次回来,有什么发展计划吗?对于我林家云顶科技,你有什么感想?”

“暂时还没什么计划,我想先清净一段时间,再考虑其它事情。”

“入狱后又当兵,七年时间,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混到,现在都不准备找个工作好好奋斗,就你这样,能混出个人样都是稀奇,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大厅里,林雪弯着腰拖地,瀑布的长发垂下,身材优美,S形曲线纤毫毕现。

她的皮肤白里透红,一条薄薄的休闲长裤将两条修长的长腿衬托。

瓜子脸,大眼睛,高鼻梁。

清纯典雅,气质清爽,倾国倾城。

林启明留恋的从她身上移开目光:“看到了吗?我女儿,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就算那些当红明星,比起她也差点意思。现在她要是单身,追她的人不说绕地球一圈,排成十几里路还是有的。”

“就是因为你一个废物,让我女儿守寡七年。”

“爸,别说了。”

林启明继续道:“你呢,当初就是被林雪她爷爷收养的一个孤儿,什么都没有,离了我林家,你什么都不是。现在我若不是看在她爷爷曾经将你当亲孙子的份上,早就将你赶走。”

“你说,你什么地方能配得上我女儿?”

他话峰一转:“不过,毕竟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你虽然看不上眼,但好歹也要念一下旧情。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内,你找份正经工作,起码要爬上一个经理位置,证明你自己的能力,证明你有资格留在我林家。”

“我说到做到,如果你没这个能力,就趁早滚蛋。”

林雪脸色不太好看,她心里是对杨天有恨,不过她的恨,与父亲对杨天的恨又有所不同。

她也暂时没有将杨天赶出家门的打算,起码,杨天就算不算是她丈夫了,也算是她的半个亲人,毕竟两个人一块长大,父亲直接把话说那么绝情,着实让她为难。

“现在我要去开会了,今天就说到这里,走了。”林启明站起了身。

吴舒珍不快的问道:“咱爸的葬礼你都没参加,一会丧宴马上开始了,你也不去吗?”

“刚刚得到消息,华都首富欢喜传媒董事长马化云,准备举办个寿宴,据说西北来了个大人物,专程为那位大人物接风,这件事情十分重大,公司里都在商量如何讨好那位大人物。”

“这关乎到我们云顶科技的未来,也能让我有机会在以后爬的更高,因此不能有任何含糊。”

“咱妈那里,就替我解释一下吧。对了,杨天,你跟小雪一块去参加丧宴,你要是因此能讨好我林家的其他人,我也算是你的本事。”

“好的。”

杨天点头应下,随后跟着林雪下了楼。

车里,杨天目光静静盯着窗外,一言不发,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林雪以为她在为刚刚父亲的话生气,因此出言安慰道:“爸的话,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而且他说的也并不算错,你也老大不小了,一个男人,在你这个年龄,怎么也要混出一番模样。”

“你不是不想和我离婚吗?你总要混出一番成绩,才有底气和我复合吧?你觉得呢?”

林雪本想借机激起杨天的斗志,没想到杨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对她没有任何表态的样子。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烂泥扶不上墙!”

沁园春酒店到了,停下车前,林雪犹豫了一下,说道:“一会儿丧宴上,大姐夫周可也会到。”

“要是听到什么难听的话,听一听就好了,不要往心里去知道吗?”

第6章 烂泥扶不上墙

丧宴上,一桌桌丰盛大餐已经摆好,菜品都被银色餐具罩着。

来往客人络绎不绝,个个穿着华贵,气派十足。

林雪带着杨天,进入一个包间,对其中一个老人尊敬的叫了一声:“奶奶。”

吕影,林雪死去的爷爷,林北强老伴,也是林家现任家主。

“小雪来了,就等你呢,快坐。”

他又看向林雪身旁的杨天,眯了眯眼,疑惑的问道:“这是?”

林雪底气不足的说道:“他是杨天,我丈夫。”

“杨天?”

吕影哦了一声,又道:“刚刚我听飞龙说了,你出狱后,似乎去当兵了,这时候回来,也算是一件好事,也坐下吧。”

“谢奶奶。”

等杨天坐下,一旁的林飞龙面露不屑,出言挤兑道:“杨天,七年不见,刚刚在葬礼上,也没来得及询问你的情况,这七年,你混的应该不错吧?”

“还行吧。”

“还行吧?那你回来的时候,有领导接送,有战机护航吗?”

“他们要给我安排的,不过我不太喜欢大排场,就没让。”杨天摇了摇头。

林飞龙忍不住笑了:“你能别逗我了吗?从部队回来的人,只要稍微混出点人样,哪个不是有领导接送,有告别仪式,我看你是人品有问题,被开除军藉,不得已才回来的吧?”

周围的众多亲戚,纷纷讥诮的看向杨天。

他们的眼神中,多是不屑与瞧不起。

杨天没有多解释,林飞龙反而认为戳穿了杨天的把戏,继续讽刺:“不过也不用担心,毕竟你还是小雪丈夫,有小雪在,小雪就算能力再不行,养活你还是没问题的,起码饿不死你,这不正是你心里的打算吗?”

提到这事,林雪气愤不已,现在林雪的爷爷刚死,家主之位奶奶接手。

而奶奶上位后,明显是偏向老大与林飞龙两家。

表面上没说,林雪父亲林启明的困境,私下里都已经传开了,林飞龙就是故意借这个机会,羞辱杨天。

其他人笑着提醒道:“飞龙你胡说什么,林雪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她哪能去养活一个男人啊,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况且,杨天现在跟林雪的关系,也不像从前了吧?”

“我差点忘了。”林飞龙面露恍然,戏谑的道:“没想起这一茬,杨天你不会生气吧?”

随后他又道:“再怎么说,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让你这个妹夫没饭吃呢?你放心,只要有我一口气在,就有你一口饭吃,你不是想继续留在林家吗?不如二哥我给你在云顶科技安排一个扫厕所的位置,二哥做主,给你开双倍工资,七千,保你衣食无忧,你看如何?”

“都住嘴。”

吕影一拍桌子,林飞龙顿时得意的闭上嘴巴。

“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说这么难听。”

“杨天,飞龙的话是不好听,但也有道理,你现在一无所有,希望你能明白努力奋斗的重要性,你要是不混出一番成绩,以后,你就不要再出现在我林家了。”

林飞龙以及一众亲戚,笑呵呵的看着杨天出丑。

林雪羞愧难当,脸色煞白。

她这一生,可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丑。

至于杨天,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林飞龙的话,以及吕影的话当回事,依旧老神在在,我行我素。

吕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还真是饭桶!”

“滴滴!”

外面一阵鸣笛声响起,十几辆奥迪仿佛一条长龙,驶入酒店停车场。

其带头的那辆A8,分外惹眼。

“姐夫他们到了!”林飞龙兴奋的站起来,又转头讥诮的对杨天说道:“看到了吗?十多辆奥迪,看看姐夫的排场,再看看你的排场,都是当兵的,在你眼中,发生在别人身上,这是花里胡哨,在你的身上,就是不喜欢大排场,这就是你们之间的差距。”

“走吧,跟我去接你姐夫。”吕影摆手制止了林飞龙。

酒店门口,奥迪A8车门打开,周可与林梦研挽着手走了下来。

“奶奶,你还怎么到酒店外接我了,这不是折我寿吗?”周可连忙小跑到吕影面前。

“说的哪里话,现在你可是西北军统,我这平头老百姓,不是理当给你接风洗尘吗?”

“奶奶,跟我们客气什么啊,先进酒店吧。”

“行。”

酒店内,周可与林梦研,立马成为主角,众人将他们围起来,脸上挂着巴结讨好的笑容。

老太太让二人留在她身边说话,反而是林雪与杨天这儿,清冷无比,与周可二人犹如云泥之别。

众人寒喧过后,纷纷坐下,杨天正准备也坐下,吕影扫了他一眼道:“杨天,人多有些挤,这里你就别坐了,在门口等一会儿,人都吃的差不多你再进来吧。”

林雪气的紧握粉拳,但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杨天没有多说,起身就到了门口。

林梦研一直享受着众人的吹捧,待到稍微冷却,她又把目光放到了林雪身上。

“小雪,你成婚七年,我这才第一次见到你们两个在一块唉,不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嘛?”

林飞龙不屑一笑:“有什么好介绍的,就是一个被生父抛弃的废物,出狱后当兵了,现在似乎被部队赶出来了,只是一个窝囊废而已,提起来也怕影响姐的心情。”

“哇,不是吧,有这么惨的人吗?”

林梦研轻张小口,实则心中暗爽不已。

她长相不如林雪,能力不如林雪,从小到大,林雪一直被长辈当成她的榜样。

如今终于有机会打压林雪,顿时羞答答的对周可说道:“老公,你不是军统嘛,说起来,你们还算是战友呢,不如你就在北境给他找个差事做?”

周可眉头一皱:“不要搞错了,西北和北境,是两个概念,西北包含北境,但北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资格进入的。”

说完他叫了门口的杨天一声:“你有什么头衔?”

“北境战神。”

第7章 优秀的姐夫

北境战神?

这是什么军衔?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疑惑。

“我对北境不是很了解,不过据我所知,我们华都的体系,可从来都没有北境战神这个职位,倒是有个战神称号,杨天你别胡说八道了。”

众人松了口气,还以为杨天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

“原来是编的,脑子有坑吧,编也不编的像样一点?”

“连编制体系都没有搞清楚,就会胡说八道,我看他当兵的事都是假的吧?”

林雪羞愤的满脸涨红,此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杨天倒是淡然的说道:“有些编制的级别太高,不对外公示。可能是你没资格了解这些吧。”

哇哦……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门外的杨天。

他真是狂妄自大。

周可,可是西北疆域的军统,在部队里,一呼百应。放到以前,那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土皇帝。

就连奶奶吕影,都得对他客客气气。

杨天,居然敢说他没资格了解这些。

意思是他的级别,比周可,不知道高多少个层级喽?

“噗……杨天你要笑死我了!”

随着林飞龙的笑声,众人也都纷纷摇着头笑。

好狂妄的人啊。

“小雪,你能把你家这个满嘴狂言的老公带走吗?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林飞龙更是揄揶的对林雪说道。

周可也很是生气,沉着脸:“我并不会因为我的身份高,就会因此看不起你,毕竟,身份卑微,没有能力,你可以归咎到命不好。”

“但你的无耻,你的不知好歹,让我彻底对你失望。”

“滚吧,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听到了吗?滚!以后有姐夫在的地方,你就不要出现了!”林飞龙也是为其喝道。

最终,吕影见几人争吵不断,只得对林雪招了招手。

“小雪,你把我这碗菜端过去给杨天,让他到门外吃吧,顺便把门也关上。”

“哦,知道了。”

林雪咬着牙,把杨天拉到了门外。

而杨天,似乎对这一切恍若未觉,主动接过林雪手中那碗菜吃了起来。

林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脸吃饭!”

她红着眼气呼呼的说道:“到现在,你还跟没事人一样,你的脸是城墙做的吗?我都快被你气笑了。”

杨天自顾自吃着:“我没有说谎。”

“你还不认错?”

“以后你会明白的。”

包间内,直到杨天离开,吕影才露出笑容。

他笑眯眯的对周可说道:“周可,我听说华都来了个大人物,我想跟你打听一些事。”

“呵呵,奶奶,您一定是想打听华都那位神秘人物身份,以及马化云宴会的事情吗?”周可面露微笑。

“对对,还是周可聪明。”

周可道:“这一次,我听说首富马化云想要借寿宴的机会,巴结讨好那位大人物,那个大人物可不得了,据说上头想让那位大人物接任一把手,不过对那个大人物来说,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啊。”

“哦?一把手都要让出来,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呵呵,是天大的好事,也是天大的坑,原班人马,肯定不会服从新领导,底下的烂摊子,也等着收拾,因此,接任一把手的人,必须要有过硬的实力,也要有相应的身份,那个人肯定地位高的吓人。”

吕影眼放精光:“周可啊,你是西北的人,到时要是搭上线,你可要为我们林家,美言几句啊。”

“奶奶放心,到时马化云的宴会,我肯定有资格参加的,到时我一定提一嘴林家!”

“那我这个老太婆,可就厚着脸皮笑纳喽。”

“跟我还客气什么,我们继续吃。”

众人吃的其乐融融,气氛倒也不错。

觥筹交错之际,三辆加长林肯开到酒店,引起了众人注意。

这气派,来人肯定不普通吧?

吕影和周可对视一眼,连忙起身向外迎接。

加长林肯车上,下来几名穿着军装,身姿挺拨的军人。

他们举着一尊雕像,与两面旗帜,下了车,立即客气的来到吕影面前。

“老奶奶,恭喜您的孙女婿在北境达到惊人成就,我们是来特地给您孙女婿送锦旗的。”

北境?孙女婿?

吕影就杨天与周可两个孙女婿,马上反应过来:“哎呀,周可,不得了啊,原来你在北境名气都这么大了。”

不过周可却是满脸懵逼,他只是在西北军域,并没有权限进入北境,这些人,是不是搞错了啊?

“呵呵。”周可尴尬一笑。

他看向那三件物什,吓了一跳。

只见那雕像,是第一任华国军神雕像。

两面旗帜,一面写着:战无不胜。

另外一面写着:国之重器。

这三个礼物材质上不值钱,可是他背后意义太大了!

那军神雕像,就连华都一号负责人,都没资格拥有!

战无不胜,国之重器,更多是形容一个组织,或者一个群体,个人,根本不配也不可能享有这种称号。

周可心中疑惑不已,他是无意间讨好了某个大人物,还是成就真到了举国震惊的地步,才让上头,在这种场合给他送来这三个礼物?

吕影笑的嘴都合不上了,客气的说道:“哎呀,我孙女婿出息了,那可真是为我们祖上争光了,快收好,收好,回去一定要把这些裱在我林家祠堂内,明示先祖。”

北境来人,把三件礼物送出去以后,就匆忙离开了。

周可,再次成为万众瞩目的人。

众多亲戚,看向他的目光,有复杂,有羡慕,也有嫉妒,可是在心里,也已经打上永远也无法与之相比的标签。

而一旁的林雪,看着周可风光模样,又看向趁机吃饭的杨天。

嘴角不禁一阵苦涩,大姐的郎君,真的太优秀了,优秀到让人不敢相争的地步。

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男人有出息,哪个女人不想自己的男人让自己风风光光?

她嘴上不说这些,心里实则苦涩不已。

而正在埋头吃饭的杨天,满脸无奈:“真是胡闹,都说了我不喜欢这种排场。”

第8章 小丑的表演

丧宴上,不知不觉成了周可的专属秀场。

讨好周可的人络绎不绝,不时有人向周可敬酒。

再看杨天,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偶尔投来几道目光,都带着鄙夷。

待在杨天身边的林雪,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几次想要起身离开丧宴算了。

被这么多人挤兑,她根本就没脸再继续待下去。

滴滴……

杨天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林雪没在身边以后,就站在门外,接了电话。

“少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头已经决定,这一次,华都头号负责人,决定让你来接任。”

电话那头,是王云兵的声音。

王云兵,就是那天送杨天回来的随从,也是杨天部下。

“你不知道我的态度嘛,告诉上头,我现在不想担任谁的负责人,让他们爱找谁找谁去。”

“别,少帅,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不好违备啊,而且你也知道,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上头是不会找你接任的。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了。”

“那行吧,马化云的寿宴我就不参加了,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王云兵一声苦笑:“您这不是为难我吗?您不参加,那还有什么意义。”

“那我不管,要是想让我接任这个位置,就要按我说的来。”

“成成,您先别着急,我再找上面反应一下就是了。”

杨天挂断电话,正准备回到林雪身边,刚刚出去的林飞龙,也经过这儿。

闻言不由乐呵呵的道:“这是给谁打电话呢?一个人在这儿太尴尬,找人聊天去了?”

“临时有点事情。”

“你这种货色还能有什么事情?”

林飞龙不屑一笑:“你看看你,你再看看姐夫,同样都是当兵的,这差距,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我都已经跟姐夫说好了,明天,参加马化云宴会的时候,他同意给我也搞一张请帖,带我去见见世面。而你呢?就只能跟小雪干瞪眼,真是窝囊,不过你也别灰心,到时,我会给你们两个讲述一下宴会是多么豪华,让你们两个间接的体验那种体面感觉的。”

杨天惊讶,问道:“请帖不是已经搞的差不多了吗?他能给你弄到请帖?别到时候你参加不了,甚至周可都没有资格参加,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垃圾,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废物强的多。总比你什么都做不了强!”

附近的林雪,也听到他们二人的谈话,顿时满脸不愉。

她直接直到杨天面前,拉着杨天的手就说道:“我们走吧。”

“往哪走呢?妹妹,别急着回去啊,爷爷的丧宴还没完呢,你们这就回去,也太不尊重去世的爷爷了吧。”林飞龙阴阳怪气。

林雪没有回答,而是拉着杨天,迅速离开沁园春酒店,逃也似的上了车。

车上,杨天没说话,静静盯着外面的繁华都市,一直面无表情。

直到快到家时,林雪才酸酸说道:“你知道,今天你给我的亲戚,留下了什么印象吗?”

“什么印象?”

“废物,窝囊,逃犯,一无是处,无可救药,甚至说你准备吃我的软饭,让我养你一辈子。”

“嗯。”

“嗯?”林雪气不打一处来,紧咬薄辱:“你听到这些,难道就一点表示都没有吗?还是说,你早就已经习惯了?”

杨天出身不好,她作为女人,心中理解。

可是,这不是杨天对自己懦弱无动于衷的理由啊,她多么想,杨天能够奋勇直追,暴发上进心,就算最终什么都没得到,可态度已经拿出来了不是吗?

杨天继续面无表情,面前风景流逝,突然问道:“你知道我回来这两天,对身边发生的一切,有什么感想吗?”

林雪微愣。

杨天继续道:“我在战场上,每天面对着枯燥武器,与敌人尸体。有时候,抽支烟,喝杯酒,都是奢望,这七年中,我的眼里,只有血与火。”

“对我来说,这些,真的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反而让我觉得很有意思,那么多人在我面前,如同在演一场戏,我甚至有些想笑。”

嗯?

林雪轻张小嘴。

难道,今天这么多人对杨天嘲讽,自己的哥哥羞辱杨天,在杨天眼中来看,就像是一场戏剧,几个小丑的表演?

他,不是没有羞耻心,只不过对这些外在的嘲讽,下意识漠视了而已?

林雪突然觉得,面前的杨天,和印象中的杨天,有些不一样了。

现在的他,是心比天高,还是心里受到创伤,准备回来养老呢?

到了林家别墅,二人不再多言。

客厅里,林启明身边,摆放着许多礼品,文玩等。

此时的林启明,眼睛在众多物件中移挪,满脸愁容。

“爸,这是谁买的?”林雪惊讶问道。

林启明头也不回的说道:“已经确认了,明天首富马化云的宴会,由我代表部门前去参加,这些都是准备的礼物。”

他似乎想到什么,对林雪道:“小雪,我正头疼送什么礼物合适呢,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林雪面露苦笑:“我一个女孩子,哪里懂这些。”

突然,杨天笑着开口:“爸,这些礼物都太普通,也太俗。”

“哦?”

“比云顶科技有实力的公司肯定有,而且不少,他们送出的礼物,未必就比这个差了。所以这些,只能沦为大流。”

“说的有道理,那你觉得我送什么好呢?”林启明原本没有询问杨天意见的打算,不过杨天的话,却触动了他。

“北境秘酿!”

闻言,林启明深深皱起了眉头:“北境秘酿,就是我们华都那种低端劣质白酒,十二块一瓶的?”

“对。”

“为什么?”

杨天笑着说道:“北境秘酿的由来,正是起源于北境,这酒,品质不好,但却是北境子弟兵最喜欢,也最难得的白酒。如果那位大人物来自北境,又待民如子,他就绝对会喜欢这种白酒。”

“这么一说,似乎不失为好主意,那我就找人买一箱吧。”

林启明决定试一试。

这时,杨天手机又响了。

对面再次传来王云兵的声音:“少帅,上头已经答应,只要你愿意接任一把手,这场宴会随你折腾,不过就算你不出场,那你得找个人接替一下。”

“那行,我就任命你为这次宴会负责人好了。”

“对了,帮我弄两张请帖吧。”

“汗,您这个正主做嘉宾,我这个下属替您主持,那我在台上岂不是跟小丑一样了吗?”

“你弄不弄?”杨天淡淡问道。

“好,我弄,我弄,包你满意!”

“顺便,给我更改一下入场要求,并取消一个人的参加资格。”

“怎么?”

杨天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林飞龙,就不让他参加了,想办法,给我让周可和他的老婆出点丑。”

被害入狱,养父身死,至尊战神王者归来,誓要报血海深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