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开心地认为,这是他们白头偕老的好预兆

借我真心好不好-柚子云阅读

第1章 她要脸做什么?

夜。

总裁办休息室。

乔忆坐在床边,身子在微微地抖。

今晚,她要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出去。

难免会紧张。

一袭酒红色深V紧身裙,完美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

别说男人看了会口干舌燥……

就连她自己看着这副身体,都面热心跳。

只是,那么讨厌她的那个男人,会要她吗?

唇畔不由浮起一抹苦笑……

“嘭”的一声门响。

乔忆扭头望去。

她精致而温柔的五官,纤细却丰腴的身姿,惊艳了许聿深的眼……

可一想到她种种劣迹,他的眼底瞬间冰冷一片。

“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他厌恶的目光和语气,已经令乔忆煎熬了整整三年。

他们明明曾爱彼此如生命……

可婚后这三年,他却视她如垃圾,连家都不回……

乔忆死死压制着心底密密麻麻的痛,袅娜走到他身前,搂住了他的脖子,“可我想你啊!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呢。”

一向矜持内敛的她,用这辈子从没有过的风情,妩媚浅笑。

“要我一晚,我明天就和你办离婚,成全你和郑佳嘉……开心么?”

要在心上戳出多少个血窟窿,才能成全爱人和仇人?

她只能用放肆的笑,来麻痹锥心的痛……

“离婚”二字令许聿深的黑眸微微一缩。

他冷冷拿开她的手,满眼鄙夷,“乔忆,我从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女人。”

呵,她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做什么?

相爱一场,她总要知道身子被深爱的他占有是什么滋味……

不然她死都不能瞑目!

委屈和心痛令她不管不顾吻住他的唇,“要我……你今晚必须要我!”

许聿深嫌恶甩头,用力推她。

她竟直接把手摁在了他的某处……

小鹿一样漆黑清澈的眸子,氤氲着迷离的妖娆,“来呀,狠狠要我呀……你,行么?”

许聿深的心,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又痒又痛。

一向自制力极佳的他,忽然就失控了……

“既然这么贱……你最好受得住!”

他打横抱起乔忆,重重压下。

没有任何前奏的强势占有——

令两个人同时发声。

好疼……

整个人似被利刃劈分为二……

乔忆痛呼连连,本能挣扎着推拒。

她的反应却让许聿深更加失控。

本是怒火促使下的惩罚和宣泄。

可他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愉悦感,电流般直击四肢百骸的每一处神经,让他连头皮都是麻的……

短暂的冷静后,他报复般用起狠力来。

“算计我,就那么让你得意?”

乔忆已经痛到脸色煞白。

闻言,自嘲的笑比哭还难看。

“得意?是呢,我好得意啊……”

他们年少相识。

她自知身份低微,不敢离他太近。

是他锲而不舍,非她不要。

三年前,他更是不惜撕毁联姻、与家里决裂,也坚决娶她为妻,许她一生一世。

可领证那天因撞破一个惊天秘密,他们出了事故。

为救活脑死亡的他,她甘愿替他进行活体实验。

用千百次试药后的痛不欲生和她脑神经不可逆的重创,终于换来他平安康复。

然而故事的结局,并不是他们幸福的在一起……

那个秘密对他的摧毁力太大,为了保护他,乔忆不得不吞下全部委屈,半分相爱的过往都不敢提,任凭他被修整了记忆,认定是她阴险设计了他才被逼娶她……

她始终坚信,曾经爱她如命的他,哪怕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也一定可以重新爱上她!

可她输了。

怕是她熬到油尽灯枯,也等不回他半分温柔……

悲从中来。

乔忆强忍着他每一次冲击带来的剧痛,把全部的力气都化作了柔软的贴合,将他的身体攀附得更紧,更紧……恨不得永不分开……

她的主动,令许聿深快意更强,却也令他心火中烧!

算尽心机逼着他娶她。

他一出事便绝情消失。

见他康复又死缠烂打……

他真想把这个搅乱他人生的卑劣女人,彻底撕碎!

大概是身心痛到了极致,乔忆的脸,忽然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五官迅速扭曲变形!

第2章 他喜欢的样子,她都有

乔忆知道,面部神经完全失控的自己,比鬼还可怕……

而她死也不要许聿深见到她这副丑态!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有惊人的爆发力。

乔忆竟把已经攀上高峰的许聿深狠狠推出去,在他愤怒的低吼声中,抓起衣物,仓皇逃离。

颤抖着从口袋里摸到药丸,她急急吞下。

踉踉跄跄的乔忆,双手拼命捂住狰狞的脸。

身后忽然响起许聿深急沉的脚步声……

慌乱间,乔忆匆忙奔向安全通道,拉开一个工具间,死死拽紧了门。

蜷缩在逼仄的黑暗里,她身上每个关节,连同五脏六腑,都犹如有刀在剜,在剐。

真疼啊……

疼得她恨不得把头撞破……

她狠命咬住嘴唇,硬生生吞下那些满是血腥的呜咽,不敢让许聿深听见半分声响……

熬到脚步声彻底远去,乔忆已近虚脱。

她活不了多久了呢……

意识涣散间,她仿佛看见记忆深处那个阳光干净的少年,忍着满身为她受的伤,用他不算宽厚的怀抱紧紧护着她,“别怕,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乔忆心中渐暖,颤颤轻喃。

“阿深,我不怕。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

完全清醒后,天已蒙蒙亮。

乔忆挣扎起身,摇摇晃晃走出了大厦。

天空竟飘起了雪。

许聿深一定不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三年前的今天,他拽着她去领证的那一天——1月27号,也下着雪。

127,永爱妻。

他温柔宠爱的笑脸,他们白雪满头的依偎,犹在眼前。

可三年后的今天,却是他们离婚,和永别的日子……

原想在他怀里度过最后一个夜晚的。

上天却连这样小小的心愿都不肯成全呢……

乔忆捂住疼到发紧的胸口,颤手拨通了许聿深的电话。

深深吸了口气。

语气轻松的,没心没肺。

“嗨,醒了没有?下来一起吃个早餐再去民政局,好聚好散,你说呢?”

抽了一整夜烟的许聿深,怒火腾腾地窜。

不要脸撩他是她,半途扫兴也是她!

亏他昨夜还犯贱担心她出状况追去寻她……她却完全没事人一样!

他永远都不会告诉这个女人,纵然明知她有多卑劣,他还是不知不觉被她所吸引。

他喜欢的样子,这个女人全都有……

可郑佳嘉的不离不弃和救命之恩到底牵绊着他,他不得不用加倍的冷漠,死命压制那颗为她疯狂蠢动的心……

三年来,备受郑家的压力和内心的煎熬,他都没提离婚——

她乔忆,凭什么?

“既然招惹了我,你这辈子就别想好过!凡是你想做的,我都不会让你如意!我和你,就这么耗着吧,耗到有一个死为止!”

他愤然怒喝,而后狠狠挂断。

没听见乔忆在数秒后发出的,嘶哑的哽咽。

“丧偶不吉利……我只是,舍不得你不吉利啊……”

她仰头看着楼上。

冰凉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

不知怎的,竟化成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阿深,既然你不肯来,那我就……

走了……

这样的永别,也好。

干脆利落,真挺好的。

有他给过的那些温暖守护和忠贞誓言,她这辈子虽短,却值了……

乔忆擦着脸上越淌越凶的水,在清早寒冷的街头,跌跌撞撞地跑……

突然间,身后轰然响起一阵疯狂咆哮的引擎声……

乔忆惊慌回头——

一辆彪悍威猛的越野车竟冲上人行道,直直冲她飞撞而来……

第3章 她这一生,活成了笑话

死亡迎面袭来的那一刹,恐惧攫紧心脏。

乔忆的大脑如过电般痉挛……

她本能向一旁倒下,拼力蜷成一团……

只听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尖锐疯鸣。

劫后余生的乔忆,惊惧间抬头,正看见郑佳嘉那张扭曲的脸!

三三两两的路人远远围观。

急步奔向她的郑佳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满脸紧张关切地搀扶起乔忆,颤声惊呼,“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紧张误把油门当刹车……你没事吧?”

而她的指甲却死死抠住乔忆的手臂,咬牙切齿凑在她耳边低骂,“真是命大,这样都撞不死你!”

得知许聿深昨夜要了乔忆,本就日夜担心他们旧情复燃的她恨得发疯,立刻起了杀心……

不过一场交通意外而已,很容易摆平……

谁知她竟失了手!

乔忆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鄙夷,堪堪爬起。

呵……

这是有多等不及……

狗急跳墙要杀人了啊……

“让你失望了。”

乔忆掰开郑佳嘉的手,卯足劲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

乔忆母亲王萍是郑家的保姆,习惯了对郑家人低声下气。

所以从小到大,不管郑佳嘉怎么欺负乔忆,王萍都逼着她忍。她若有半分不甘,王萍便狠心打得她满身是伤……

那些黑暗的记忆啊……

乔忆的身体不由发抖。

眼下她都要死了,她还忍个鬼!

“你,敢打我?”

郑佳嘉完全愣住。

“打的就是你!你最好改改你这龌龊的嘴脸,否则早晚有一天阿深会看透你的真面目,一脚踹了你。”

“你……你放屁!”

郑佳嘉恼羞成怒,扬手就要打乔忆,乔忆冷冷一笑,“不演戏了么?”

“你……”

郑佳嘉人前从来都是优雅乖巧善解人意的公主……

她立即捂住脸,泫然欲泣……

那虚伪的嘴脸让乔忆想吐!

“阿深最讨厌表里不一的人,你的戏千万别太足,我倒真希望你一辈子别露出狐狸尾巴。好自为之。”

她说完便走。

扭伤的右脚踝疼得她直吸凉气。

可心更疼。

她是最巴不得郑佳嘉的丑陋人尽皆知的!

但既然她陪不了许聿深一生,既然许聿深把郑佳嘉记成了青梅竹马的爱人,她便希望,许聿深一辈子都不要失望……

她舍不得他过不好……

揣着五味杂陈的心,她匆匆拦了辆车。

妈妈是除了许聿深之外,她在这世上仅剩的牵挂。

她想扑到妈妈的怀里,最后再感受一次妈妈的温暖,叮嘱妈妈日后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便永远离开这座城……

下车的时候肿高的脚踝已经落不了地。

既然到了医院,她便先去外科处理了下伤处。

王萍正是在这家医院日夜护理郑佳嘉脑中风的外婆。

她还没上完药,王萍的电话竟打了过来,语气非常焦急,让她马上到某某病房去找她。

担心妈妈遇到了难处,她顾不上等药起效就赶紧一瘸一拐跑了出去。

谁知推开病房门那一霎,她竟看到郑佳嘉病恹恹躺在床里,郑母郑美玉脸色难看至极,王萍则冲到她面前,劈头盖脸冲着她的头一通狠抽!

乔忆连连躲闪,王萍竟狠劲扭住她的双臂,把她扯到了郑佳嘉床前!

“夫人,佳嘉,你们使劲打!今天就算打死这个丫头,我也不会心软半分!”

乔忆满眼错愕,“妈妈?”

霎那间郑美玉的巴掌已经狠狠扇了过来,郑佳嘉更是阴狠笑着,长长的指甲毫不客气往乔忆脸上划去!

乔忆被粗壮结实的王萍死死缚住,没有半分反抗的力气。

转眼已被那对母女打的满脸血迹……

可伤口再疼,哪比得过心疼?

想起从前。

每次醉酒的爸爸暴打妈妈,她瘦小的身体都固执拦在妈妈身前,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也要拼命护着妈妈……

做出试药决定那一刻,她第一时间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毫不犹豫写上了妈妈的名字……

可她护在心尖上的妈妈啊……为什么从来都爱郑佳嘉多于爱她啊?!

她这一生,大概是个笑话吧!

“你们够了!”

悲凉满胸的乔忆,颤声大喊。

王萍闻声,更是气狠狠把她掼到了墙角,摔得她眼冒金星……

门在这一刻,忽然被推开。

每个人的脸都变了。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第4章 那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许聿深焦急的声音传来,“佳嘉怎么样?”

郑佳嘉正埋头在郑美玉怀里,失声痛哭。

他大步上前,这才看到弯腰倚墙的乔忆,不由锁紧了眉,“你怎么也在这儿?”

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谁知在自己这样狼狈的时候……

乔忆背过身,不想自己留给他最后的样子,是这么难看。

她没应他,只是看了一眼王萍。

心,疼得直抽……

她死后妈妈能拿到的那一百多万赔偿金,就当是她尽孝了吧……

她也不必再牵挂了。

“妈,你……保重。”

她低着头便往外走,未料却被王萍一把拽住。

“聿深,我厚着这张老脸求你原谅。这丫头是我没教育好,早知她今天做出这么伤害佳嘉的事,我早就该对她狠下心来。”

王萍说着说着,竟掉了泪。

“这丫头嫉妒心极强,又爱慕虚荣,从小就处处暗地给佳嘉使坏,我打了她不知多少次。她之所以算计你嫁给你,不光是想麻雀变凤凰,她更是因为恨佳嘉什么都比她强,想看佳嘉不好受!”

许聿深盯着乔忆,悄然捏紧了拳。

语气凉凉,“呵,是这样?”

王萍的这些话,彻底把乔忆的一颗心,扎成了筛子……

她哽咽着,“妈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王萍恨铁不成钢地狠捶了她一拳,“别人看不穿你,我还不了解你?佳嘉性子温和善良,斗不过你,从小到大吃了你多少哑巴亏!郑家对我们有恩,我现在要是再不把实话说出来,我半夜会被鬼叫门啊!”

哀莫大于心死。

乔忆弯唇。

“好,你说,妈妈,我听听还有什么真相。”

王萍抹着眼泪,看向许聿深,“今天这个死丫头突然跑去找佳嘉,炫耀你们俩昨晚圆房了,还说你一辈子也不会和她离婚,你压根就没喜欢过佳嘉。佳嘉身子弱,又对你死心塌地,哪受得了这个刺激?这个傻孩子竟想自杀……我实在气不过,把她喊来让她给佳嘉道歉。谁知她还理直气壮,还敢打佳嘉……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孽种!”

许聿深深吸了口气。

他和乔忆昨夜的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他不同意离婚的话,也只对乔忆说过……

他还奇怪好端端怎么郑佳嘉会自杀,急急忙忙跑过来。

原来如此。

谁都有可能说谎,唯独母亲不会伤害儿女半分。

这个女人竟比他想象的,更不堪……

闹了半天,他竟是她折磨郑佳嘉的工具啊!

呵,亏他瞎了眼,动了心……

瞄着许聿深越来越阴沉的脸色,郑佳嘉面上伤心啜泣,心里得意的狂。

王萍的话,都是她交待的。

这个蠢货下人从来都是信她多过于信乔忆,大概天生的奴才都这样。

她软磨硬泡缠了许聿深三年,哪怕他把她当做昔日爱人和恩人百般温柔宠护,却依旧迟迟不离婚……

她于是在许聿深办公室和家里悄悄安了监控,本来是有着别的目的……

谁知竟无意间发现他要了乔忆!他们一旦有了身体的关系,他恐怕就更不会离婚了……

没关系。

不离婚,那就丧偶好了……

她还弄不死一个蠢下人的贱女儿?!

郑佳嘉从郑美玉的怀里慢慢抬起头来,眼底的恶毒瞬间化作哀怨。

她望着许聿深,虚弱哽咽的声音里,满含着无尽的委屈……

“深哥,我……我怀孕了。”

第5章 他要活活恶心死她啊

郑佳嘉的话无异于重磅炸弹,轰然炸响。

乔忆错愕回头,浑身发抖……

“我本想今天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可乔忆姐找我说了那些话后,我怕你是真的爱上她不要我了,才一时失控,想带着宝宝离开这个世界,不给你添堵……”

郑佳嘉的哀泣声断断续续响起。

微怔间,许聿深竟下意识地望向了乔忆。

她震惊目光中隐动的痛色,令他的心,倏然收紧。

呵,他一定是看错了吧。

这个始终算计利用他的女人,怎么可能痛?

他冷然移眸,大手搂住郑佳嘉,语气轻柔,“傻话,有孩子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叫添堵。好好养胎,不准再胡思乱想,嗯?”

紧盯着他的乔忆如同万箭穿心。

“许,聿,深……你怎么……可以……”

她知道他迟早会要郑佳嘉的身子,纵然她再疼再不甘,反正那是她死后的事……

可她现在还没死啊!

所以昨夜他进入她的,早就是出出进进过郑佳嘉那令人作呕的身体的……

他这是要活活恶心死她啊!

看着乔忆满是血痕的脸上那哀极的绝望,许聿深的心,竟没来由地一阵闷痛。

可这个女人,配得到他的心疼么!

他不由冷笑,“怎么不可以?我和佳嘉是要过一辈子的,我们计划要好几个孩子,但这和你有关系么?一个处心积虑破坏我们感情的第三者,你是哪来的脸?”

看着乔忆惨白的脸,他的心越发地撕扯揪紧,却也升腾着报复的畅快!

他的身体紧绷,双拳暴起青筋。

郑佳嘉的手,忽然柔柔摇了摇他。

“深哥,你别对乔忆姐这么凶……萍姨只是心疼我,才口不择言。乔忆姐从来没伤害过我,我一直把她当亲姐姐。”

郑佳嘉懂事善良的小白兔模样,就连钢铁做的心,恐怕也得融化。

许聿深连忙拥住她,她顺势一头扎进他怀里,泣诉连连。

“深哥,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随时可能变成精神病给你丢脸……或者突然哪天就死了,让你难过……深哥,不然,你和乔忆姐好好过日子吧……只要你们幸福,我就幸福……”

许聿深低声打断,“佳嘉,别说了。”

郑佳嘉抬起泪眼,用力摇头,“真的深哥,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是我不懂事,明知你们结婚了,还爱着你,还给你怀了孩子……都是我不好……我该死……”

她说着说着,情绪激动起来,竟打起自己的耳光来!

郑美玉急忙按住她的双手,哽咽开口,“聿深,如果你不爱佳嘉了,我就送她出国。再这样下去,佳嘉迟早会丢了命,你们的孩子也活不成!”

许聿深拧紧眉。

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曾那样深爱郑佳嘉。

唯独他把深爱她的那些记忆,模糊了……

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放着自己好好的女人不去爱,反倒移情别恋于一个阴暗不堪的心机女?!

他烦闷不已,低沉开口,“我从来,只爱佳嘉一人。”

抚摸着郑佳嘉手腕上的疤痕,他逼着自己下决心,字字坚定,“我会和她离婚,尽快娶你,不再让你受委屈。”

他被医生判死刑的时候,郑佳嘉割腕自杀陪他死。

知道国外有医学狂人可能能救活他的时候,郑佳嘉不要命地替他试那些没通过临床的药,严重损伤了脑神经,才会变成今天这样时常胡言乱语精神错乱,甚至时有抑郁自杀的倾向。

没有郑佳嘉,他许聿深早就是一捧骨灰。

他怎能忘恩负义……

见终于逼得许聿深同意离婚娶她,郑佳嘉心里乐开了花!

早知道孩子这么管用,她早给他“怀”个孩子不就解决了……

可她表面却依旧假意啜泣,“可,可是……姐姐的清白给了你,若是她不同意离婚,你怎么好抛弃她……呜呜呜……”

想到乔忆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把他当工具利用……许聿深眼中寒光闪动,“那是她自己犯贱。”

在门边墙角不停颤抖,被各种情绪煎熬,已近崩溃的乔忆,在听到深爱的人这声“犯贱”时,忽然就笑了起来。

笑出了满脸的泪。

如果她能活下来,她一定和这个心机婊斗到底!一定把她的男人抢回来!

可惜,老天不给她如果……

“郑佳嘉,我祝你——余生安宁,没有噩梦。”

“滚!!!”

许聿深倏然爆发的一声怒喝,吓得每个人都是一哆嗦。

乔忆捂住胸口。

心脏的地方,好疼啊。

泵出的血液,好像都堵在了胸口,快把她憋死了……

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想要对他说……

可是——

说出来,她就能活下去和他携手白头了么?

说出来,他若记起那被遮掩的秘密,被摧残到痛不欲生,她就开心了么?

更何况,他和那个女人,连孩子都有了啊……

一口鲜血“噗”的涌了上来……

乔忆捂住嘴,硬生生地,把血吞了下去……

她绝不能让许聿深知道她快死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327356 Second.